陸凡苦笑兩聲,現在的姑娘真是越來越厲害了,提前說都沒用。

任飛燕又往陸凡身邊靠近了幾分,道:「陸凡師兄,我能告訴你,這倒數第二難該如何通過。二爺爺的手段,我還是知道的。要是沒有人提點你,你肯定會吃大虧的。」

陸凡道:「哦?是嗎?說來聽聽。」

任飛燕道:「告訴你當然可以,不過我有條件。等你當上宗主后,請我吃飯。」 星谷憤怒,和手下出手,結果全部被秦羽擊殺,然後奪得了令牌。星谷大驚要跑,被秦羽重傷,要擊殺直接。二長老到來,星谷威脅。

秦羽冷笑,然後沒有擊殺對方。而是讓他看著。

而後看著二長老嘲諷不已,隨後出手直接雞,然後算賬,讓二張老知道,最後將其直接廢了。二長老憤怒。

而星谷震驚,秦羽冷笑。

而後二長老威脅他,說殺了他,三老祖不會放過他的。。秦羽點頭,說他也不會放的。然後直接將他擊昏然後裝起來。

而後看到星谷冷笑,然後將其擊殺。

-*-*-

秦羽感覺暗中有人而後離去。

-*-*-

星虎出現,看著這一切,皺眉、而後說出來,星傷出現,兩人對視。

星虎則是皺眉,然後直接出手,星傷也是如此兩人出手。星虎大驚,不是對手然後逃跑、

星傷則是冷笑,說跑的聊了,這區域已經背負了陣法了。

-*-*-

星虎逃跑,發現出不去憤怒,然後想著去擊殺星辰,然後威脅對方,看看對方如何。

-**-*-*

星辰帶著王語凝和一干手下,則是在裡面溜達,全然不顧。

看到蘭嬌被星州等人圍攻,也是沒關。星晴要幫助被星辰訓斥,王語凝要幫助,星辰不悅,而後拉著要走。

但是卻和王語凝吵了起來,最後打了王語凝,王語凝憤怒,和星晴離去。

星辰也是憤怒,然後要追擊的時候,突然間,星虎到來要殺他,讓他震驚,而後對抗后瘋狂逃竄。

星傷到來皺眉,然後追擊。

-*-*

蘭嬌此刻則是鬱悶之極,這些人不殺他,只是困住他,讓他不解。

而那星洲也是鬱悶,不知道星谷為何還沒回來。

於是嘲諷蘭嬌,派人去找一下、

秦羽到來,被星洲等人諷刺,秦羽冷笑,將星谷的屍體扔了出來,頓時讓他們憤怒,然後出手。星洲則是皺眉,然後看著秦羽擊殺那些人,強大無比,震驚。

而後出后威脅了蘭嬌。威脅秦羽。

秦羽冷笑,然後說他一定會死的。

秦羽知道星洲不敢殺,所以離去。星洲則是頂住了蘭嬌,然後被嘲諷,想下手,最後忍住,說抱歉了,他也是沒辦法。蘭嬌冷笑,說他一定會死的。

星洲看著他手下的屍體,覺得也是很可怕。隨後冷笑,說他秦羽隱藏實力,一定有問題。

想著出去彙報。

-*-*-

王語凝和星晴,則是憤怒,然後來到一處涼亭處,被安慰。這個時候三長老看到這一幕。起了歹念

本來就是喜歡王語凝和星晴。他們看到后,頓時覺得在這裡面姦殺之後,不會發現。他們起了歹念。

那伙人到來后,圍住了王語凝等人,然後威脅等等。關鍵時刻,三長老到來,訓斥他們,

他們這些人也是三長老的心腹,然後說讓個三長老了。123看書網

頓時三長老大笑。然後說他喜歡很久了。

-*-*-

關鍵時刻,秦羽出現直至,看到憤怒不已。

三長老嘲諷,說他還沒死。那些人也是嘲諷不已,秦羽冷笑然後直接全部擊殺。

三長老憤怒,出手,然後被秦羽直接擊殺。意念爆發,死了長老,外面是有感觸的。正好此人效忠於三老祖。頓時意念出現,看到了秦羽。

秦羽冷笑直接斬斷,沒在乎對反的威脅。

-*-*-*

三老祖憤怒,星辰閣主和二老祖詢問何事。三老祖說秦羽殺了三長老,還想要姦殺星晴和王。隱藏了實力此子心狡詐,必有所圖。

星辰閣主和二老祖則是皺眉,他們不相信。二老祖則是攔住說此時登出來在說,不急。三老祖冷哼,然後說此子出來必殺之。

星辰閣主也是皺眉,不說話。想著秦羽竟然這般強大,那麼他的身份到底是什麼?看向二老祖似乎早就知道,讓他疑惑不已。

-**-*-

秦羽沒在乎,此刻抱著王語凝。對方大哭不已,秦羽則是嘆息。然後安慰。王雖然記憶沒出現,但是也安慰不已。

-*-*-

星辰這個時候跑來,看到這一幕頓時大怒,然後呵斥。秦羽也是放開,然後訓斥星辰。星辰則說他殺了三長老還懂啊的女人,是什麼意思

和琴與爭鬥起來。秦羽憤怒,這星辰竟然敢打王語凝,此刻還威脅他。頓時讓他憤怒。。星晴也是訓斥,讓星辰心裡扭曲

然後要出售和星辰。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那星虎到來,然後要對星辰出售。星辰卻是一驚,然後猛然間,拉過了星晴,頓時星晴被擊中。

秦羽憤怒,星辰則是狼狽而逃。

星虎還想殺秦羽,但是星傷到來。看到這一幕受傷的星晴,詢問怎麼回事。秦羽告訴了對方,星傷憤怒,說此子不可留,星辰閣的禍害啊。讓他自生自滅吧、。

隨後也不去追擊,而後停留下來。看著星晴憤怒,然後運功療傷。

秦羽憤怒到了極致,看著一旁的王語凝,臉上的五個手指印記,讓他憤怒。殺星辰必然的了。但是現在不行,得等站台上見了。

-*-*-

星辰一路逃竄,被星虎攔截住。憤怒詢問對方為何殺他。星虎則是搖頭,然後看到星傷沒追來,然後說他不殺他,只是想威脅一下吧了。

星辰一愣,然後明白怎麼回事,知道了星虎是妖族老祖。然後震驚,隨後要殺回去。

被星虎阻止,告訴他,那個星傷也不簡單,他們星辰閣什麼時候出現的。星辰要說不知。

星虎點頭,而後說,他在秦羽身邊,是殺不了。只有出去到站台上殺了。

星辰點頭,而後說想讓前輩幫個忙,幫他散播一些消息,就說秦羽為了美色,擊殺三長老,然後傷了星晴。

星虎點頭,而後說星晴醒來怎麼辦,星辰一狠嘆息,然後說只有殺了。星虎詫異,然後說夠狠,隨後兩人各自離去。

星辰則是嘆息,要殺秦羽、

-*-*-*

隨後一些活著的人,都知道了,秦羽所做之事,紛紛前去征討秦羽。結盟起來。

蘭嬌知道后,頓時覺得可笑之極,秦羽會做這樣的事,而且也根本不需要。他提秦羽說話,頓時被人們嘲諷。而那星辰也是看著,冷笑。

蘭嬌與之爭鋒相對,星辰憤怒然後要擊殺蘭嬌。

蘭嬌威脅,星辰憤怒依然要擊殺。 一邊說話,任飛燕對陸凡還眨了眨眼睛,美態畢現,笑容燦爛,讓人如沐春風。

憑心而論,任飛燕確實是美女。只是陸凡見過的美女太多了,喜歡他的美女也太多了,所以就有點見怪不怪了。

淡淡的,陸凡道:「可以。別說一頓,十頓都行。」

任飛燕笑道:「挺爽快的嘛,附耳過來,我告訴你,該如何破虛!」

陸凡無奈只能將腦袋湊了過去。兩人親密的狀態,看的四周神煌一脈的諸位弟子連連嘆息。

唉!陸凡師兄真是太強了,連師姐都要倒追了。真是讓人羨慕。

唉!師姐的眼光真是高,非得是陸凡師兄這樣的人,她才看得上。難怪在此之前,師姐沒有看上神煌一脈之中,任何一人。

唉!這兩人要是在一起,其他人真的是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神煌一脈的弟子之中,誰能與陸凡過招。

就算是組團去,也只有被陸凡一一幹掉的份。

對此,許多人,雖然不忿,也只能接受。

不是他們不行,實在是對手太強啊!

吐氣如蘭,體香沁人心扉。任飛燕在陸凡耳邊輕聲道:「想要過二爺爺那關,你得全力以赴哦!」

陸凡微微張了張嘴巴,驚訝的看著任飛燕。

這也叫提點?這也是傳說中的過關方法?

陸凡一臉你在逗我的表情。這個不用說,他也知道啊!

任飛燕得意的笑道:「我還以為你真的是聰明絕頂,智勇無雙。沒想到,也會上我這個小女子的當啊。哈哈,不管你,我已經把我知道的告訴你了。你欠我十頓飯,我可記下了。陸凡師兄,加油哦!」

說完,任飛燕飄飛遠去,臨走時,又對陸凡眨了眨眼睛。

陸凡有點哭笑不得,感情就是為了騙他幾頓飯啊!

不過想來也是,這登天第八難,連陸凡都知道肯定是無比艱難的難關。怎麼會有專門的破解方法,還讓任飛燕知曉。

稍微想想,也該明白,任飛燕是騙他的。

陸凡體內九龍玄宮塔的聲音又響起。

「偉大的主人,我就說您碰到美女就會吃虧的。您只要碰到美女,就好像反應會慢上一點,這是某種詛咒嗎?」

陸凡平靜的回道:「老九,閉嘴!」

玉霄山,靈秀之山,風景迤邐。

幾位長老,已然落在了山頂上。此次,他們倒是不在停留半空了,而是選擇更加近距離的觀看。

畢竟是最後兩難,對於這些長老來說,這已然是他們挽回顏面的最後機會。

登天九難,最後一難是大長老設下,與他們無關。

他們也不清楚,大長老想幹什麼,是不是願意讓陸凡當宗主,誰也不知道,完全視大長老的心情而定。反正如果他們想要徹底攔下陸凡的話,這就是最後的機會。

幾位長老一字排開,除了昏迷過去的三長老與不知所蹤的九長老,其他長老全部都瞪眼看著陸凡。

至於跟來的神煌一脈的弟子,也紛紛落下。這一次,沒有人阻止他們,似乎這一難,他們近距離觀看也沒有什麼問題。

陸凡化作一道光,落在諸位長老面前,抬頭向四周看去。

此處,是玉霄山上難得的一片空地。一眼掃過,應該是個演武場,旁邊擺著兵器架,腳下還有陣法,青石鑄就,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陸凡又四下張望了一翻,出聲問道:「這八難入口,在何處?」

二長老朗聲道:「就在你的腳下。」

陸凡聞言用腳掌跺了兩下地面,一腳下去,石塊便開裂,陣法便動搖。這還是他沒用什麼力的緣故。倘若真的用力,恐怕整個山都要晃動起來。

陸凡笑道:「是要進山中嗎?挖個洞,然後進去?還是有門戶開啟?諸位長老,都已經第八難了,再玩那些小手段,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吧。」

二長老上前一步,點頭道:「是的。確實沒什麼意義。」

說完,二長老輕輕揮手。立馬腳下的地面,開始有了變化。

陸凡這才感覺到,他剛剛踩碎的青石,此書突然化作了黑白兩色的力量飄飛而起。天地之力退去,道之力退去,一切只剩下了混沌之氣。

只是一瞬間,陸凡體內的罡氣被壓回了丹田,抬頭往天空看去,只見守護整個避難所的光幕又再度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縷縷精純的混沌之氣,竟然透過光幕注入了進來。

似乎那光幕多了一道缺口,剛好就是這整個演武場大小。陸凡眼前一亮,道:「好精妙的守護光幕。居然還可以放混沌之氣進來。如此一來,神煌一脈的弟子,也可以在身上修鍊混沌之氣。不錯,不錯!」

二長老道:「你說的很對。整個避難所內,只有此處可以擁有一整個演武場的混沌之氣。而且還是最為精純的混沌之氣。陸凡,這第八難,非常簡單。就是從裡面走出來。沒有陣法,也沒有人會擋你。只要你當著大家的面,從這演武場中走出去,就算你過了。」

陸凡聞言,臉色沉了下去。

這聽起來很簡單的事情,實際上困難無比。因為此時,陸凡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軀無法動彈了。

並且,四周的混沌之氣還在增加。陸凡已經在恍惚中能夠看到,似乎有無數氣態的混沌之獸,開始凝聚。

二長老接著道:「陸凡,你已經過了前面的七難。哪怕是從整個九霄門歷史來看,你都已然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宗主繼承者。可是,既然是你選擇了登天九難,那就自然是要九難全過。儘力為之吧!」

說完,諸位長老的身影,已經徹底被混沌之氣淹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