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曉寧心中是憤怒的,他感覺自己的尊嚴被楊延宗如此肆無忌憚的踐踏,但他能說什麼?他只有默默的忍受,只要楊延宗能夠將這些照片的價值發揮出來,他即便是受多大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因為只要蘇沐倒霉,陸武就有可能重新啟用,那樣他的前途也才會變的燦爛。和這種希望相比,就讓尊嚴見鬼去吧。

楊延宗撫摸著厚實的信封,忽然起身走向書房,他現在就要運作這事。

陽關縣。

因為從嵐烽市出來的時間比較早,所以當蘇沐他們趕到陽關縣的時候,差不多也就是早上十點鐘左右,雖說西都省屬於較為貧困的省份,但也知道重視交通建設,這些年在國家和省里的雙重支持下,修建幾條國道和省道是沒有任何難度的。因此還算不錯的路況,加上車輛較少,讓蘇沐他們一路上走得很順利。

「這裡就是陽關縣,咱們要去的地方是湖羊鎮,按照時間算的話,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就能趕到。那裡距離縣城倒是有點遠,而且還是在山區中,所以說到了那可能有一些不方便。」蘇沐提前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難道說在你眼中,我是一個只能享福不能吃苦的人嗎?湖羊鎮或許會很困難,但再困難好歹也是一個鎮,再窮能窮到哪裡去?再說我以前去找你的時候,黑山鎮貌似也沒有多好。沒準人家這比你的黑山鎮還要差呢。」葉惜莞爾一笑不以為然道。

「呵呵,你說的不錯。」蘇沐剎那釋懷。

車輛繼續前進。

早上十一點鐘。

湖羊鎮。作為陽關縣中的一個鄉鎮,湖羊鎮的地位很重要,是附近所有村落和外界聯繫的交通樞紐。

你想要收到外面打工親人郵寄回來的錢物,只能前來鎮上的郵局。你想要往外郵寄東西的話,也只能來這裡。還有就是你想要買到點日常用品之類的,也要前來鎮上,在村裡面是沒有什麼小賣部的。即便是在某些村裡開了小賣部,進貨的話也只能從鎮上。

總而言之一句話,湖羊鎮地位格外重要。

在這裡。你要詢問去哪裡能夠取包裹的話,沒有誰會多想,肯定都會指向一個方向,那裡就是鎮中央的郵局。不像是大城市那樣有很多郵寄包裹的地方,這裡只有郵局一個點負責。

徐冰清現在就站在郵局外面的蔭涼處,她身邊跟隨著的是一個皮包骨頭,面色發黃,年齡大約十來歲的男孩。

他瞪大雙眼好奇的打量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群。但卻沒有想過要離開徐冰清身邊半步。他緊緊的站在徐冰清身邊,雙手使勁的攥著腳下厚實的蛇皮袋袋口。像是生怕有誰惦記上他的東西搶了似的。

「小猴,不要這麼緊張,沒有事的,一會老師的朋友就會過來,他們開著車,會幫咱們將書拉回去的。」徐冰清笑著道。

此刻的徐冰清要是讓徐春廷看到。非得當場熱淚橫流到不行。以前的她是那樣的光彩照人,宛如清晨對著太陽盛開的向日葵花。而如今呢?徐冰清整個人瘦弱得有些可怕,像是一陣風吹過來就能將她吹走。

她的臉色也不復以往的白皙嬌嫩,開始泛了焦黃,靈動的雙眼彷彿蒙上一層灰塵般。釋放出來的光芒,讓人感覺是那樣的柔弱可憐。以前即便不喜歡什麼華貴服裝的她,穿著打扮也是很時尚,哪裡會走這種村姑路線。

當然即便是村姑,那身碎花衣服穿在徐冰清身上也被演繹出一種別樣風情。

徐冰清整個人惟一沒有丟掉的就是那種氣質,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讓她站在這裡便是一道風景。來往的車輛,過來的人流,就沒有誰會忽視掉她的,都會情不自禁的多看兩眼。

有種女人天生就是用來鶴立雞群的,這說的就是徐冰清。

「徐老師,你說你朋友會開車過來,可是咱們村沒辦法開進去啊。咱們那裡的路,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得坐牛車才能走,這些年就沒有誰家的車能平平坦坦開進去過。」被叫做小猴的男孩叫做王侯,一個很牛掰的名字,也是徐冰清在湖羊村教學最青睞的學生。

最青睞,沒有之一。

不然徐冰清也不會讓王侯跟隨自己前來鎮上,而她也知道王侯的背景不簡單,因為能夠給他起這個名字的老人,讓她感覺到是那樣神秘,這個老人也是徐冰清在湖羊村的最大收穫之一。

這樣的兩個爺孫在湖羊村相依為命,他們之間的古怪舉動,多不勝數。王侯身上所擁有的奇迹舉動,時常會讓徐冰清有種難以抑制的驚艷。她也很想要得到王侯爺爺的身份,卻會遵守著最起碼的禮數,不會主動詢問。

「放心吧,他們的車應該能開進去的。」徐冰清笑眯眯道。

「哎呦,這是那裡冒出來的小妞,咱們湖羊鎮什麼時候多出這樣漂亮的一隻天鵝,嘿嘿,美女,大熱天的多熱啊,要不哥哥陪你去那邊休息下,弄點吃的喝的?」

就在這時一道讓人厭惡的聲音陡然響起。

徐冰清臉色陰冷。

王侯猛然轉身盯著前方出現的幾個男人,宛如一頭撲食的獵豹,戰意凜然。(未完待續。。) ※不日。四方腦會晤第次倉體會議正式召開六因為毒閉門會議,所以新聞記者只能在場外等候,趁參會人員進冉會場的時候提幾個全世界都關心的問題。

會議從8點刃分持續到口點刃分,除了吃午飯,中途只休息了3次。

中午的時候,剛就做了報道,某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美國官員在午休的時候向媒體表示,會晤並沒取得實質性進展,四方對印度的戰後問題仍然存在嚴重分歧,主要是中國元不願意對印度的政治體製做出實質性承諾。

此新聞一經報道,立即引起了全球重視。

已經談到印度的政治體制問題上了,四方腦會晤的進展還是蠻大的嘛。要知道,最緊迫的問題並不是印度的政治體制。而是口億印度人的生存與展問題,以及戰爭結束後印度的穩定問題。沒有這兩個前提,政治體制根本無從談起。既然四方腦會晤已經談到了政治體制問題,表明已經在兩個前提上達成了一致。

事實上的報道根本是子虛烏有。

當天下午。焦魁山在共和國駐莫斯科大使館召開新聞布會,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數百名記者通報了白天的會晤情況。四方腦主要討論的還是人道主義援助問題,因為美再堅持將人道主義援助與印度政治體制綁定在一起,所以會晤沒有取得多大進展。在回答記者提問的時候,焦氈山明確表示,共和國致力建設一個和平、穩定、繁榮、平等與民主的印度,高度重視印度的人權,而生存權是最大的人權,在生存權都無法得到保障俐情況下,討論其他任何問題都沒有實際意義。最後,焦般山沒有忘記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呼籲所有熱愛和平的人士高度重視印度的人權問題,幫助口億印度人走出災難,為口億印度人提供重建家園所需的人道主義援助。

在焦葳山召開新聞布會的時候,美國、歐盟與俄羅斯的官員也召開了新聞布會。

雖然說辭並不完全一樣,但是主要問題已經大白於天下。在共和國元王元慶積極主張先討論人道主義援助問題的時候,歐盟與俄羅斯都積極支持。只有美國總統布蘭迫諾堅持要求先討論印度的政治制度問題,導致白天的腦會晤無果而終。

先人權。還是先政治?

雖然在新聞布會上,美國總統新聞言人一再強調,沒有合理的政治體制。人道主義援助不但無法惠及口億印度人,反而會成為少數當權派奴役印度民眾的工具,必須建立民主政治體制,才能切實保證打手7億印度人的人權。但是這一理論根本站不住腳,因為人道主義援助迫在眉睫,而建立政治體制需要足夠的時間,總不能等到口億印度人餓死大半之後再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吧?

當然,美國的想法完全可以理解。

按照半島電視台針對美國言論做的評論,因為美國是最有能力為印度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的國家,印度卻在共和國的控制之中,所以美國將人道主義援助與政治體制綁定,是要共和國做出讓步,由美國控制印度



不得不承認,半島電視台的評論入木三分。

問題就在這裡,共和國會讓美國控制印度政治嗎?

美國不想白出錢,共和國不想讓印度再次落入美國手中,雙方都不肯妥協,四方腦會晤就不會有任何結果。

希望並沒破裂,只要四方腦會晤還沒結束。就有達成妥協協議的可能。

當天晚上。王元慶與布蘭迪諾單獨會晤。

面對這位被譽為美國最優秀政治家的總統。王元慶卻一點都感覺不到布蘭迫諾到底優秀在哪裡。當然,王元慶沒有輕視布蘭迪諾,只是在美國政壇。上到總統、下到議員,沒有哪一個不是為利益集團服務的。從根本上講,王元慶並不覺得美國的政治體制有問題。作為民眾選出來的政府。本來就應該為代表民眾的利益集團服務。雖然在外界看來,美國最大的利益集團是以美國財團為代表的各大企業,但是換斤。角度看,數以千萬計的美國勞動者與企業的關係極為密切,很多時候,維護企業利益。就是維護勞動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國勞動者也有自己的利益集團。即各行各業的工會。以美國鋼鐵聯合總工會為例。該工會有大約勸萬名成員,是美國最大的工會之一,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要想入主白宮,都得討好該工會,也就的為該工會服務,為勸萬勞動者服務。放下對美國的成見,沒人否認美國擁有最完善的民主制度,很多方面前值得其他國家學習。

事實上。王元慶也在學習。

在共和國推行政治改革,王元慶的終極目的就是要在共和國建立民主政治體制。讓政府成為公民的政府,成為維護公民利益的政府。暫且不說美國的「三權分離」體制是否能在共和國推廣,要讓政府為民眾服務,先就得讓民眾擁有否擊書來日澗書口四凹3卜田酬全目順生析以們的權就是選擇政府的權力六隻有當民眾掌在。背示大權」政府才能真心誠意的為民眾服務,成為民眾利益的代言人。而要讓民眾掌握這個權力,就得通過選舉來選擇政府。為了避免政府濫用行政大權。還得讓民眾擁有否決行政權的權力。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把立法權交給民眾,由民眾選出的議員來確定國家與社會的基本遊戲規則。為了確保法律得到包括政府在內的所有社會成員的尊重與遵守,肯定不能由政府掌握法律的尺度,也就必須把司法獨立出來。因為法律有其特殊性,絕大部分民眾並不具備執行法律的能力,也不可能讓所有人參與到執行法律的工作中來,所以在保持司法獨立性的同時,還得形成制約力量,即政府與議會都有影響司法的權力。而且必須做到

衡。

由此可見。民主制度不僅僅是一項制度,還是社會的基本遊戲規則。

王元慶努力舊多年,僅僅將行政與立法分離。遠沒完成政治改革。按照他的設想。共和國的民主制度不可能與美國一樣,畢竟政治制度與文化傳統、公民意識有很大笑系,共和國與美國的文化傳統完全不同。公民意識也相差很大,也就不可能複製美國的民主制度,必須建立適合共和國國情的民主制度。但是不管怎麼樣,民主制度的核心不會變,即由公民當家作主,由公民決定國家的未來。

事實上。王元慶做出的所有努力,就是最大限度的限制政府的權



政治改革走到如今,有一件事情是王元慶一直沒有碰的,那就是共和國國家元的巨大權力。

見到布蘭迪諾的時候,王元慶也很是感慨。

如果布蘭迫諾擁有共和國國家元那樣的大權。美國會不會走上另外一條道路?

可是反過來一想,如果美國總統權勢詣天,美國還是美國嗎?

還在給紀佑國當秘書的時候,妾元慶就在考慮這個問題:國家元要不要、或棄該不該擁有決定整個國家命運的權力?

毫無疑問。紀佑國與趙潤東都沒有給出答案。

雖然王元慶可以像紀佑國與趙潤東那樣。把問題留給下任元,但是王元慶知道,共和國已經非常幸運了,不管別人怎麼評價他,至少沒人否認紀佑國與趙潤東的功勞,兩位國家元都盡職盡責的完成了國家與民族給予的歷史使命。

問題是,能夠將國家與民族的未來放到一個人的身上嗎?

或者說。共和國還能幸運多久?

沒人能夠準確的預測未來,王元慶也做不到。

在誰也無法保證今後的國家元能否盡職盡責的完成國家與民族給予的歷史使命的情況下,必須用制度約束國家元的大權,把國家與民族的命運交給每一個公民,由公民決定共和國的未來。

印度戰爭爆后,王元慶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從很大的程度上講,魯拉賈帕尼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政治家,一度讓印度走上了正確的展道路。雖然誰也不能否認外界因素、特別是美國利益集團的影響,但是誰又能夠否認印度政治制度存在的漏洞才是印度走向災難的根本原因呢?

正是如此。王元慶猶豫過。

確定政治改革成敗的關鍵不是有沒有讓公民當家作主,而是建立起來的政治體制是否行之有效,是否能夠確保國家長治久祟,是否能夠讓公民真正掌握國家大權。

見到布蘭迪諾的時候,王元慶就相信,共和國沒有別的選擇。

必須用制度約束國家元!

只有任何個人都無法改變社會遊戲規則。只有絕大多數公民有能制訂與修改社會遊戲規則的政治制度,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主。

收起辛些紛亂的心思,王元慶把精力放到了眼前的問題上。

「元閣下,在我成為政治家之前就萬分佩服貴國前任元紀佑國,甚至將他當做學習的榜樣。不可否認,元閣下的政治改革已經取得重大成就。我也相信,元閣下將成為貴國歷史上最有成就的元之一。」布蘭迪諾的話很客氣,甚至客氣得有點過分,隨即話鋒一轉,說道。「只是有一點讓我想不明白。按照我的理解,閣下用畢生心血在貴國推行政治改革,還政於民,讓貴國公民獲得了參與國家大事的權利,而且是史無前例的權利,那麼閣下為什麼不能換位思考,讓印度人決定印度的政治體制呢?」

王元慶微微一笑,說道:「總統閣下,看來我們之間存在很大的誤會。」

布蘭迫諾微微皺了下眉頭,像是沒有聽明白王元慶的話。

等到翻澤說完,王元慶才接著說道:「如果貴國國務卿沒有錯誤傳達消息,那麼總統閣下應該知道,我們一直主張讓印度人決定印度的



如何才能決定印度的未來呢?毫無疑問。必須在印度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民主制度。而不是披著民主外衣的獨裁統治。每當我們向前看的時候,我們都得回頭看看歷史,吏教,避免犯同樣的錯許在總統閣下看震打手濺川與印度的矛盾不可化解,遲早會升級為戰爭。事實果真如此嗎?二十年前,一場原本不該有的戰爭改變了我國跟印度的關係,可是誰能否認,在隨後的十多年內,我國與印度的關係取得了長足進步,甚至一度出現了通過談判解決分歧的機會。問題是。為什麼最終再次釀成戰爭呢?其中某些原因。相信總統閣下比我還要清楚。我只強調一點,那就是印度的政治體制本身就存在問題,如果不是傳統勢力復辟,將主張和平展的新興勢力趕出了印度政壇,會有這場戰爭嗎?」

「不管怎麼說,印度的國家策略是由選民決定的。」

「是嗎?」王元慶淡淡一笑,說道,「也許總統閣下對戰爭鬥不是很了解。按照閣下的觀點,印度的國策由印度選民決定,那麼絕大部分印度選民支持與我國敵對,也就會全力支持與我國的戰爭。事實果真如此嗎?迄今為止,我軍並沒遭到印度民眾的大規模攻擊,佔領區也非常穩定。當然。魯拉貫帕足的死也能說明問題。事實上,印度平民並不希望與我國爆戰爭,也不支持與我國敵對。為什麼在絕大部分印度平民都不支持戰爭的情況下,印度會走上與我們對抗的道路呢?只能說明,印度的制度並不完善,當權者並不是印度人選舉出來的,而是某些利益集團、甚至是賣國集團的代言人。事實面前。任何辯駁都蒼白無力。不管是在戰爭爆前、還是現在、還是戰爭結束后,我都非常尊重印度人的選擇,我也相信,只要給印度人選擇的機會,印度將走上和平展的道路。」

「元閣下的意思是,將在印度舉行全民大選?」

「毫無疑問,不管是我,還是總統閣下,或者其他任何人,都沒有權力、也沒有能力決定十七億印度人的未來。」王元慶稍微停頓了一下,翻擇還沒說完,他就接著說道,「前提條件是,印度人必須獲得選擇的機會。也就是說,必須讓他們能夠參與大選,並且在不受任何干擾的情況下投出選票。為了實現這個前提,我們先就得為印度提供人道主義援助。讓印度民眾不受飢餓、疾病的威脅。」

「如何保證後者?」布蘭迫諾抓住了王元慶的漏洞。

「公平、公正、公開的大選環境是必要條件。但是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任何一個希望在印度推行民主制度的國家都有義務讓印度民眾填飽肚子。讓他們用大腦投票,而不是用肚皮投票。」

布蘭迫諾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按照元閣下的意思,只有在確定了人道主義援助之後,才會商討政治體制。」

「對我們來說,時間很充足。」王元慶呵呵一笑,說道,「因為我們都不用為生存問題擔心,談一個月、談半年、還是談一年,只要能夠談成。結果沒有兩樣。

可是對印度民眾來說,時間卻非常緊迫,如果人道主義援助不能儘快到位,成千上萬的印度人將受到死亡的威脅。在我們大談民主制度的時候,是否應該先為那些生活在死亡邊緣上的印度人考慮,是否應該讓他們活看見到大選到來的那一天呢?」

布蘭迫諾沉默了一陣,說道:「我完全能夠明白元閣下的意思,但是我更加需要一個切合實際的保證。」

「我國早就做出了保證。」王元慶稍微停頓了下,說道,「我也完全理解總統閣下的難處,畢竟這不是我們兩個人能夠決定的事情。我也相信。不但總統閣下需要一個切合實際的保證,貴國的納稅人也需要一個切合實際的保證。既然如此,我們可以同時討論人道主義援助與印度政治體制問題。前提交件是,必須儘快為印度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為此。我軍將在年內結束大規模軍事行動。這是我做出的第一個保證,而我的要求也很簡單,大規模軍事行動結束之後,人道主義救援工作就得立即展開。細節問題,可以由我們雙方的外交人員磋商。」

布蘭迫諾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因為政治體制關係到印度未來,所以我建議,由元會晤商討該問題,而人道主義援助則由外交人員負責。」

「沒問題。」王元慶沒多羅嗦,說道,「只要歐盟與俄羅斯不反對,我們可以正式商討印度的政治體制問題。當然。我也相信,總統閣下會敢促貴國的外交人員,畢竟人道主義援助的緊迫性遠過政治體制。」

「毫無疑問,我也相信將取得重大成果。」

會談到此結束,雖然兩人還對幾個與兩國有關的貿易問題進行了磋商,但是在大背景的情況下,都沒有表達出足夠的誠意。

當天晚上。王元慶與布蘭迫諾單獨會晤的消息就傳了出去。

在共和國與美國都做出了讓步的情況下。四方腦會晤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 次俄浦與,經討打手天的準備」。月刀日,四方腦今貽…北川大,同時商討人道主義援助問題與印度政治體制問題。從這個時候開始,四方腦會晤才進入主題。按照會前公布的日程安排,因為4位腦有政務在身,所以四方腦會晤最多持續到舊月為日。也就是說,要麼在此之前取得實質性的成果,要麼等到下一次會晤解決問題。

打手o月刀日,裴承毅結束了基層部隊的走訪工作,返回沃濟拉巴德。

見到到機場來接他的袁晨皓,裴承毅就知道有麻煩事了。

「國防部來的」。袁晨皓將一份文件遞到了裴承毅手上,「美國企業在印資產分佈情況,主要是分佈在印度南部地區的廠房,佔領區內的廠房已經在控制之中。按照國防部的要求,我調整了轟炸計戈

裴承毅微微皺了下眉頭,迅翻看了一下。「什麼時候來的?」

「三天前吧。」袁晨皓苦笑了一下,說道,「很突然,國防部要我們嚴格保密,聽說相關消息還沒有公布。」

「對作戰行動有沒有影響?。

「影響肯定有,只是不太明顯,主要是轟炸時避開這些廠房。用國防部的話來說,這些廠房都是我國企業拿錢買下來的,炸爛了,得由我們承擔損失。」

「如果被印軍蓄意破壞呢?」

「那就與我們無關了

裴承毅愣了一下,隨即說道:「怎麼刁能確定是我們炸毀的,還是印軍蓄意破壞的?」

「我怎麼知道?」袁旱皓看了裴承毅一眼,說道,「聽說這事是復,安排下來的,我們只管轟炸,其他的事情由軍情局負責

「這樣就好,反正對我們沒有多少影響

「基層的情況怎麼樣?」

「問題嚴重啊。

裴承毅嘆了口氣,說道,「怎麼說呢,官兵的思想情緒很複雜,大部分官兵考慮的並不是打仗的問題。知道我到基層后,官兵問得最多的問題是什麼?。

「什麼?」袁晨皓掏出了香煙。

接住遞來的香煙,裴承毅沒有急著點上,說道:「不管是士兵、還是基層軍官,都在問部隊改編的事情

「改編?」

「也就是傳說中的第三次軍事改革。」

袁晨皓立即皺起了眉頭。

「不得不承認,各軍軍長的思想工作做得很到位。」裴承毅呵呵一笑,說道,「雖然基層官兵的精神仍然很疲憊,有些部隊還有比較明顯的厭戰情緒,但是說到軍事改革,幾乎所有部隊都想儘快上戰場。」

「軍事改革到底是怎麼回事?」

裴承毅看了眼袁晨皓,說道:「我也是道聽途說的,大概意思是,這次戰爭后,元會大幅度縮減軍隊規模,主要裁減對象就是6軍。」

「裁減6軍?。袁晨皓立即露出了驚訝神色,說道,「太離譜了吧,6軍只有七十萬兵力,再減,還能剩下幾個?再說了,上千萬平方千米的國土、十多億人口才七十萬6軍,根本不算多

「6軍規模又不是由國土面積與人口數量決定的

袁晨皓愣了一下。沒有反駁。事實也確實如此,在國家戰略安全沒有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國土面積與人口數量都不是決定6軍規模的主要因素。美國的國土面積與共和國相差不大,其6軍總兵力在伊朗戰爭后裁減到了的萬左右;俄羅斯的國土面積比共和國大得多,其6軍總兵力也只有約萬;加拿大、澳大利亞、巴西更不用說了,6軍規模比共和國小得多。人口也是如此,印度人口口億,戰爭爆前的6軍規模卻是共和國的4倍;巴基斯坦人口乙多,6軍規模與共和國旗鼓相當;人口只有共和國鰓的伊朗,6軍規模卻不比共和國小。簡單的說。決定6軍規模的主要因素有兩個,一是國家戰略安全,二是國家的基本戰略。前者是一般國家的參考因素。後者則是大國的參考因素。換句話說,如果以保衛本土為要目的,6軍規模就應該與外部威脅相當;如果以對川用兵為主要目的,6軍規模就應該與可能爆的戰爭級別相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