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後面出現的自然是古魯,而前面的幾道灰影卻是長相奇特的很。

沈逸秋站立在一旁,看到了沈暮沉的全程操作。他詫異的看著沈暮沉,口中喃喃的說道:「沉沉,你這是從哪裡抓的魔獸!」

到了此時,沈逸秋也不知道沈暮沉到底有沒有請來援軍。但當他看到那幾道灰影的時候,心中總算是有了底。

只見在城牆上,正有幾個奇特的生物,佇立在那裡!它們的樣子奇特,每一個生物的鼻子都很長,就好像是大象鼻子一般。除此之外,其餘的地方沒有一點奇特之處。大大的鼻子拖拉到了地上,樣子倒是極為的滑稽。

「這是吸水獸!」沈暮沉看著面前的奇特生物,說道。

「吸水獸?「沈逸秋微微一怔,終於認出了這些生物。吸水獸是一種奇特的魔獸,級別不高,吸水能力卻是極為的強悍。除此之外,倒是沒有一絲的戰鬥力。只是有傳說,吸水獸修鍊到極致,甚至可以將天下的江河湖海全部都吸收進肚子裡面。只是,這終究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自來也沒有人去相信。

「你怎麼會抓這種魔獸!」沈逸秋問道。

沈暮沉沒有回答哥哥的問題,而是說道:「哥,你護著這裡的城牆,我要開始了!」說完之後,沈暮沉也不去管沈逸秋是否聽明白,便將手一招,將那幾隻吸水獸的長鼻子對準了大海。

不知道是不是沈暮沉運功的關係,那幾隻吸水獸的長鼻子都伸了出去,伸的筆直。那長鼻子伸出去之後,得失形成了一股股的氣流。那氣流直直的下去,鑽入到了下面的海水之中。

海水在氣流的作用之下,頓時變化的好似的沸騰了起來。又過了不多久,那海水突然形成了氣旋,如漩渦一般,向著吸水獸的鼻子里竄了過去。

再去看那些吸水獸時,水流自鼻子之中流入,全部都進入到了肚皮之中。它們的身子也頓時變化了起來,突然變化的巨大。顯然,那肚子裡面全部都是海水。但見吸水獸的肚子越來越大,漸漸的好似是真的變化成大象一般。

又過了片刻,才見那吸水獸的體型恢復了正常,只不過不知那些海水都去往了它們身體的何處。

《魔武女帝傳》無錯章節將持續在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青豆!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仙女,仙女……」帝君著急的喊著……

「聽了你的故事,我很遺憾,因為你不是第一個進入綠野仙蹤的人,不是第一個打開封印的人,所以,這份恩寵你是得不到了。呵呵,我只是想聽聽你的故事罷了,另外,喏,那也有人聽到了你的故事,我很期待後續哦……」仙女說完笑著離開了。

帝君向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一陣草波涌盪,天心從草叢中站起來,怒目相視,走向帝君!

「啊,天心,你怎麼在這?」帝君慌張的問道。剛才若她聽到,必然心思全變,那樣就沒有作為工作的價值了。

「我不在這,又怎麼知道你的真面目!」天心惡狠狠的盯著帝君。

「那只是,我對仙女的一面之詞罷了,你可不能信以為真……」帝君說。

天心猶豫了一下,終於強忍著收起憎恨的目光,露出以往的溫柔:「真的么?」

帝君使勁點頭。

「我不在乎以前,我只在乎現在,我要你保證……」天心說完靠近帝君。

「我帝君以性命發誓,從今以後摯愛之人只有你一個,決無其他……」帝君伸手朝天說道。

天心笑了,笑的邪惡,一把匕首閃著寒光,在火石電光之間插入了帝君的腹中:「你殺了我的族人,我要報仇!你去死吧!」

帝君連連後退,靈力護體,這毫無準備的一刀,讓他身體受損,他立刻還擊以靈力,擊倒天心。

這時候冥爵飛過來,抱住即將落地的天心。

「報仇,報仇,報仇……」這是天心留下的最後的話,之後陷入沉沉的昏迷之中。

冥爵深深的記住了。

「就算沒有你的叮囑,我也會報仇的。這不只是你的仇人,還是我的仇人。」冥爵放下天心,和帝君面對面,靈力迅速離手,攻擊對方。

「你,你竟然沒死?」帝君看到黃金冥爵十分意外。

「因為我已經收買了九山和青饒,收買你的人真是大快人心。」冥爵使用了離間之計。

「這兩個背叛的畜生!」帝君心有憤怒,損耗的身體修復的就更慢了。

「說到背叛,你可是第一人。」冥爵繼續激怒他。

「不過你不用擔心子嗣的問題,我來這裡之前,已經有人去照顧你的三位夫人了,那人扮成你的模樣,讓三位夫人心花怒放,現在她們都已經有孕在身,你回去就等著確定繼承人吧。」冥爵繼續說道。

帝君聽后,心頭怒起,最侮辱自己的就是綠帽子了,這一下子就是三個,真是戴不起啊,血氣上涌,一口鮮血噴湧出來,整個人也打了一個趔趄。

「我當時真該親手殺了你!」帝君吼道。

「那真是太遺憾了,不過我倒是聽喜歡你的愚蠢!」冥爵笑著,眼中充滿了殺意和怒意,他才是那個真正該生氣的人!

兩人對峙,旁邊躺著昏迷的天心,她一動不動,就像要隕滅在這美麗的仙境中一樣,身邊的帝君和黃金冥爵,四目相對,新仇舊恨全都寫在瞳仁之內,他們各自醞釀靈力,只等著最佳的出招的那一瞬間。

……

落月和紫年依然在暗處。

「你說冥爵說的是真的么?三個夫人的事。」落月問。

。 「我猜是真的,因為他曾經有幾次獨自離開了我們,說是去辦一些事……冥爵終究是黃金冥爵,對於仇恨,他有自己的報復方式,也知道這樣最能戳入帝君的疤痕,戳的最深。」紫年徐徐說道。

「我們怎的是低估了他的手腕了,不愧是黃金冥爵。」落月說。

「他能精準的找到敵人的要害,在不知不覺中完成,這一點的確令人驚喜也令人驚悚。他對天心一片痴情,也對族人故人之死一片慈悲。正是在意識海的日子成就這樣一個冥爵吧。」紫年頗有感慨的說。

「我們就這樣看著么?雖然帝君受傷,可他是個奸詐之人,說不定又弄出什麼法寶幺蛾子,我怕冥爵扛不住,再次落入他的圈套之中。」落月問。

「你別把冥爵想的太傻了,他不是那種會兩次犯同一個錯誤的人。最重要的,這是他的戰爭,是他的戰場,我想,他想親自了結帝君,這才是他想要的圓滿,所以我們不必插手了,還是靜觀其變吧。」紫年提議。

「好吧,年兒你說的有道理。」落月點頭同意。

「我知道你也挺討厭帝君的,當年我們隕落也是拜他所賜,看他那副樣子,真不是個好鳥。不過想想那麼多金銀的份上,就不動手了。」紫年說。

「哎呀,我的年兒又被金銀打敗了……」落月輕笑。

「小姑姑也好厲害,戳中了年兒的要害。」紫年也笑了。

……

黃金冥爵將他最深厚,最精純的靈力一步一步推送到手臂之上。

帝君一方面在療傷,一方面算計著怎麼能獲勝,他已經了解冥爵有著非一般的驚人靈力了。他還在慶幸,幸好自己隨身帶著的戒指里中裝有幾個罕見的機關,也許是用到的時候,要想好先後順序,然後自己不在這裡將他處死,只要能活著離開就是幸運的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回到仙界,整頓兵馬,新仇舊恨才是一起算的時候。

現在最關鍵的是逃命。

這裡自己勢單力薄,仙女會坐觀其變,而冥爵是個強大的人,自己又受傷了,只要能活著回就算是贏了!

看了眼躺在地上天心,她也是個不錯的砝碼,看樣子冥爵很在乎她……

帝君以驚人的細膩心思和洞察力,把一切都算計好了。

現在,黃金冥爵也對帝君有些了解了,他心思縝密,歹毒,老練,不惜一切,黃金冥爵也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只等著兩個人拉弓上弩!

周身靜謐如斯,聽到的只有風吹草叢的輕柔聲,就連彼此的心跳和脈搏都個自己屏蔽了,為的就是不讓對方察覺到自己的靈力醞釀到了什麼程度。

兩個高手決戰,落月和紫年樂意觀察,從決戰中能了解對方的招式,套路,模式,從而推斷出迎擊或者迴避的方法,若是日後對壘,也算是為知己知彼做點貢獻了。

突——

忽然,幾乎兩聲聲響同時從他們的體內穿出來,靈力上涌,從手腕噴薄,兩人被靈力衝擊的直旋向上數十米,幾乎看不到人影,卻感應到巨大的靈力在互相膠著……

。 體型恢復了正常,那些吸水獸又開始繼續吸水。來回的往複了幾次,終於它們不再繼續吸水了。

而此時,那些鐵騎洪流也開始了進攻。但見北境王國的指揮官一聲令下,那些鐵騎洪流便邁開了馬蹄,開始進攻。前排的鐵騎伸出了長長的長槍,直直的向著城牆衝鋒了過來。縱然他們的長槍無法刺破城牆的岩石,可是他們這種大無畏的氣勢,卻是衝天。

「放水!」眼見鐵騎開始進攻,寧港一方也開始緊張了起來,沈暮沉見狀,連忙高聲的喊道。那幾隻吸水獸獲得了命令,登時又將長長的鼻子一揚,鼻子之中的水流瘋狂的湧出,向著西面的高山而去。

那吸水獸的體型在吸水之後變大,也沒有特別的誇張,加上數量不多,在吸水的時候也沒有受到敵人的注意。知道它們鼻子之中的水流噴射而出,才被敵人發現到。那些水流在天空之中交織到了一起,彙集成一股巨大的水柱,轟然一聲衝擊到了西面的高山之上。

那水流落地,頓時形成了地面上的水流。半空之中的水流沒有停歇,一個勁的往西面高山衝擊著。如此一來,那地面上的水流登時變化,變成了滔天的流水。

水流自西面高山而下,裹挾著山上的石頭花木,向著那鐵騎洪流沖了過去。水流藉助地勢,再加上那不停涌過來的水流,登時一發不可收拾。

此時,若是在遠處看去,寧港的北面上空就好似是有幾道水流組成的鎖鏈一般。而城牆之外,水流肆虐,已然成為了一片澤國。那水流順勢而下,向著東南方蜂擁而來。

那些原本衝鋒的鐵騎洪流,登時被這滔天的水勢所震懾。縱然個人的實力再強,在洪水面前也無招架之力。那些鐵騎洪流終究沒有抵擋住水流,哪裡還有一絲一毫的進攻意思,都紛紛轉頭,各自逃命去了。

在巨型的洪水面前,所有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力,甚至是有些軟弱。但見洪水席捲大地,不多時便將那些鐵騎洪流全部衝散,再也形成不了一絲的戰力。

洪水奔湧向前,在到了那城牆之畔的時候,城牆上的法師頓時發動起來,將那洪水裹挾在外,不對城牆造成一絲的傷害。洪水如此的兇猛,就宛如猛獸一般。可即便如此,那些洪水也並未對城牆造成多大的損傷,反倒是那些鐵騎洪流,屁滾尿流,潰敗了下去。

當洪水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明白了沈暮沉的戰法。終於,那吸水獸漸漸的放慢了水流,最終也沒有一絲的水流釋放出去。那些水流在地面上沖刷,將原本頗為肥沃的土地沖成了白地,再也不復之前的樣貌。

至於那些鐵騎洪流,倒是有一大半被沖入了海水之中。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他們一入海中,登時就沒有了反抗之力,即便是有些會泅水的,在那如此強大的漩渦之中,也漸漸的失去了掙扎的勇氣。

「好一場大水!」沈逸秋看著如此狼狽的敵人,口中喃喃的說道。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第1517章業務能力應該沒那麼弱

王展銳被蘇蔓這麼一問,微微一怔,隨即說道:「外圍我們會清除乾淨,等你們內部情報一清晰,我們能立馬包圍並突圍……」

話還未說完,蘇蔓便輕笑一聲:「那王展銳大校是否知道太陽城的安檢很嚴格,嚴格到就差人和物品一樣過安檢儀。」

王展銳沉默了……

默默聽著共享頻道內容的其他星際戰隊們更加沉默了,這也正是王展銳針對雷霆特戰隊的關鍵所在,這些通訊設備明明帶不進去,卻還要雷霆提供第一手情報。

若今晚行動失敗,他們完全有理由相信王展銳轉身會向星際聯合會參上一本,理由就是雷霆特戰隊偵察能力不足,錯失良好時機。

星際聯合會的那些人可沒空閑來調查事件的詳細經過,此刻瀚宸星球又處在晉級二等星球的關鍵時刻,所有人巴不得能拖住瀚宸星球的後腿。

這邊,蘇蔓見王展銳不出聲繼續說道:「我想燁仁星球和捷成星球的星際戰士業務能力應該沒那麼弱,不可能不知道這麼重要的情報,所以這明擺著是給我們瀚宸星球出大難題啊。」

燁仁星球和捷成星球的星際戰士們臉上瞬間火辣辣地燙,而其他星球的星際戰士們則忍不住想要偷笑,一顆顆吃瓜的心更重了。

「不過我們瀚宸星球是個有信譽的星球,既然應下當先鋒、探情報,自然就會想法設法去克服困難。」蘇蔓繼續漫不經心地說道。

耳麥里大夥彷彿還聽到了蘇蔓拿矬甲刀正在磨自己手指甲的細微聲音,咬牙得更咬牙了,憋笑地繼續憋笑。

王展銳深深吸了一口氣:「那,請問蘇蔓戰士,你們什麼時候能傳遞情報出來?」

蘇蔓磨指甲的聲音一停,問道:「今晚太陽城裡的人都能滅嗎?還是說裡面有正常來遊玩的正經人?」

眾人:「……」

半晌,王展銳磨著后槽牙出聲:「我有安排專人負責疏散,你們雷霆只要將裡面的情況傳遞出來即可。」

「哦~~~~」蘇蔓拖著長音回了一聲,「那請靜候佳音吧,畢竟堂而皇之或者安然無恙混進太陽城本身就是個難題。」

說完,她對霍彥霆打了個手勢,倆人同一時間默契關了通訊頻道。

監控一直跟隨著他們的胡半仙看見蘇蔓對霍彥霆的手勢后耳麥出聲提醒核心組其他人:「大夥切換至雷霆頻道,不用理會其他阿狗阿貓。」

其實不用胡半仙提醒,大夥早就默契地切換了回來,繼續剛才他們的進程。

這邊,被蘇蔓氣得火冒三丈的王展銳在指揮室里暴躁地來回踱步,然後沖底下人問道:「查,查查看蘇蔓與霍彥霆在哪?這倆人該不會還躲在房間里,尼瑪!這倆人該不會……卧槽!」

顯然氣得不輕的王展銳腦海里的思想已經染上些許黃色,也正因為如此,心頭的怒氣更重了。

不一會兒,底下的星際戰士顫巍巍地向他彙報:「大校,從監控來看,雷霆的人到了太陽城附近的那家酒店后就沒出來過。」

(本章完) 第1518章完全不放眼裡

「艹!」王展銳氣得猛一腳踹在桌角上,「好!我就等著!等著他們怎麼傳情報出來!只要過了今晚,我一定要把雷霆特戰隊在星際戰隊的紅榜上拉下來!」

指揮室一眾人面面相覷,然後默默低頭,繼續自己手邊之事……

這邊,蘇蔓和霍彥霆開始在太陽城裡玩嗨了,倆人一路從最簡單的玩起,「賭玩」幣越來越多,籌碼也越押越大,漸漸的倆人已經混到了今晚太陽城的最中心賭桌。

說是最中心賭桌,其實就是一張圓桌,且是能容納100人同時入座的大圓桌。

參與中心桌的賓客,除了原本就攜帶巨款到來的玩家外,還能讓今晚在這裡賺得滿餑餑的普通玩家參與。

當然,這種情況十分罕見,365日天天營業的太陽城一年中也並未能碰到這麼一次幸運或有實力的普通玩家。

但今晚蘇蔓與霍彥霆的奪目表現無疑也吸引了太陽城的管理人員。

他們查看監控,發現這倆人並未一同前來,而是在最初最低級的遊戲區,「不打不相識」般漸漸達成聯盟合夥一起闖到現在的!

對於這樣的人出現,管理人員除了查看倆人的行蹤外就是細細觀察這倆人是否有出老千。

而一番細細查看,均是沒發現任何不合規矩之處。

殊不知,倆人在太陽城閑逛辦事的監控早就被胡半仙進行了處理,至於這倆人在賭玩上的表現則純粹屬於常規默契操作,蘇蔓用神識將不管明裡、暗裡的牌面均辨識得一清二楚,而霍彥霆則負責出智商推算一系列數字,倆人配合默契,且看上去絕對真材實料。

既然查不到任何可疑之處,太陽城自然得履行對外界的承諾,讓蘇蔓與霍彥霆倆人進了最中心賭桌的專屬豪華套房。

普通玩家進不了這個房間,但能通過一張巨型屏幕將中心桌上發生的一切飽覽無餘。

原本眾人對於這樣頂級的賭局只是抱著羨慕的心態,但今晚異軍突起的普通玩家也進入中心桌一事,令在場所有人都興奮不已,也不顧之前蘇蔓和霍彥霆從他們身上贏走了多少錢,此刻他們只希望蘇蔓與霍彥霆這兩位貌不驚人的小夥子能繼續延續好運氣,在中心桌上也贏得滿餑餑,為他們本次賭玩之旅畫上完美的ending符。

屏幕里,蘇蔓與霍彥霆今晚賺的錢只夠一個名額坐中心桌前,於是裝作萍水相逢的倆人一番謙遜禮讓后,最後由蘇蔓坐在中心桌前,而霍彥霆則坐在她的身後側,看上去倒是有背後軍師的錯覺感。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湧入這間專屬豪華套房。

蘇蔓並未抬頭正視打量這些人,而是像鄉巴佬一樣對太陽城準備的食物表現出極大興趣,吃一口慕斯蛋糕,又嚼一條鴨舌,將眼前這些大佬們完全不放眼裡。

就在這時,房間里進來一人。

聽著眾人對他的稱呼寒暄,霍彥霆和蘇蔓不約而同抬起了頭。

(本章完) 「呵呵,僥倖而已!」沈暮沉口中微微一笑,說道。說完之後,她便將手一招,將那幾隻吸水獸收回。當然,那古魯卻是沒有回到金磚之中,而是在沈暮沉的肩頭趴著,看著面前的地面。

對於洪水的威力,任何人都感到意外。那對面的敵人遭受到了這次大敗之後,已然沒有士氣。那鐵騎洪流十損其九,唯有少部分在北面的高地上沒有被洪水沖走。至於那萬骨森林一方,雖然沒有直接參戰,但也有少許的野獸被沖入到了大海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