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碟形戰機與機器人畢竟是人造之物,其種種手段,種種攻擊。種種能力。更多的還是依靠程序。是一種有規律的攻擊。

這種規律非常非常複雜,這自然不用多說。不然的話也無法應對瞬息萬變的戰鬥了。

想要真正了解這種規律,別說只是看了這麼一下子的戰鬥,就算是將這他們解剖,通過觀察起程序的本體,恐怕也無法找到。

但這光頭壯漢卻不用完全了解其規律!

他只需要了解一下在攻擊一瞬間,在攻擊過程中所選擇時機的規律就可以了。

這次如此精妙躲閃的機會,便是他觀察結果的完全展現!

若是平常,這碟形戰機的攻擊根本不可能如此輕易的被躲閃,因為在出手之前就一定會預料到這光頭壯漢提高速度或者減慢速度或者橫移,下降的可能……

但現在,卻是光頭壯漢做出了某種假象,誤導了碟形戰機的判斷。

因此而讓這碟形戰機的攻擊失敗。碟形戰機失敗之後,並沒有放棄繼續攻擊光頭壯漢,另一波攻擊又來了。

那光頭壯漢並沒有回頭,藉助身體的感知便知道有著巨錘從上方向他轟過來,那力量之強,甚至超過了他之前所感受過的任何一次攻擊。

恐怕不用擊實,只需要被擦上一下,便足以讓他粉身碎骨了!

雖然如此危險,但這光頭壯漢卻沒有一絲絲的擔憂!因為他知道,那機器人會幫助他的!

果然,就在這一瞬間,一聲巨大的轟鳴聲轟然爆響。

接著,他感到那上方向他襲來的勁風忽然一爆,產生一股強烈的衝擊波。將他的身體推向下方。

眼角一掃,他便發現,上方那金屬錘並沒有任何東西擋住,之所以會忽然一爆,乃是因為這金屬錘忽然停滯下來,那勁風,乃是在慣性的作用下而轟然爆開的!

而之所以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他也已經看出來了。

原來是在原處,那機器人正在攻擊著那碟形戰機!

此時,那機器人身體在半空中不斷的轉著圈,一拳又一拳的轟向那碟形戰機,那碟形戰機扭動自己的金屬錘。不斷的躲閃著。

只是因為只有一個金屬錘。運轉間不時很完美,所以卻是無法完全擋住拳頭的轟擊,不時的便有一拳轟在那碟形戰機的本體之上,雖然沒有造成損傷,卻讓那碟形戰機產生一次又一次的震蕩。

這時。那一根轟向這光頭壯漢的攻擊。便是在這種情況下被召喚回去,從外面攻向那機器人!

「果然如此!」光頭壯漢心中大喜。

毫不遲疑的向著伏翔所離開的方向颶射而出。

又是一秒間,颮射出百多米距離。

這時,一種無比危險的感覺從後背襲來。

那危險的感覺來得快速無比,讓他瞬間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躲閃開來的機會。

一運轉體內的氣,身體一轉化為元素體,轟

「哧」。

一陣劇痛從後背產生。

一根利刃從背後直接穿過他的身體,從他身前直直衝出去。

「噗」。他的元素化並不完美,根本無法承受這種穿透性的攻擊。這一瞬間,便受了輕傷,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

「媽的!果然又是這樣」。那光頭壯漢心中大怒,但也只能無奈的承受。

「轟轟轟,」

巨響響起。

聽聲音似乎是那碟形戰機佔了上風。

光頭壯漢一聽這聲音,便知道之前是那機器人攻擊自己,而再之後,那機器人再想攻擊的時候,那碟形戰機抓住機會,對機器人施加攻擊。讓他逃脫一劫。

皂已預料到這情況的他毫不停留,繼續用自己的最快速度向前衝去。

就這樣,幾乎每一秒。他都受到了只需要他應對稍差,只需要他反應稍慢便會全身粉碎的攻擊。

但每一次,他都只是受了點輕傷,那攻擊便被另一具機械所擋住。

如此交替進行,隨著他向前直衝而不斷出現。

這時,光頭壯漢已經發狠了。

對於那機器人的攻擊,他知道那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是他所能夠擋住的。因此,將身體元素化,不管不顧不擋的承受著利刃的一次又一次攻擊,而每次攻擊雖然都不是毫髮無傷。但至少他是沒有因此而身死。

而對於那碟形戰機的金屬錘,那力量實在是太強,卻不是他所能夠擋住的。

他若是用對待那機器人的方法來對待其攻擊,那等待他的,只是化為肉醬的命運。

好在這碟形戰機的攻擊力量雖強,但速度卻比起那機器人慢上許多。雖然依然是超過了光頭壯漢的反應速度,但卻已經達到了光頭壯漢處心積慮的情況下能夠躲過的地步!

因此,他對於那碟形戰機的攻擊卻是用盡一切力量,用盡一切手段的去躲閃。

效果也是頗為斐然。

就在這種情況下他前進了足足有一分多鐘時間!

所跑過的距離,甚至比起伏翔和朱雀兩人所逃跑的距離還要遠。

而在這過程中,他受到利刃的穿梭次數。足足超過了三十次!

此時的他,早已是滿口鮮血,滿臉猙獰。

每一次利刃的穿梭,都讓他的身體受到一點傷害。三十次疊加在一起,卻已經達到了他不能忽略的地步。

若是就這樣停下戰鬥的話。他都必須花費近一個月來休養才能夠痊癒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的面色能夠好看,那就有鬼了。

「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你就算再怎麼跑,我也要將他們引到你那你」。這是這光頭壯漢此時心中唯一擁有的念頭。

正是這個念頭支持著他來到這裡。

也正是這個年頭,驅使他做出這種看是十分不智的行為,居然寧願自己受傷,也一定要將這事兩具機械引到伏翔的身邊!

「靠!怎麼到這邊來了」。伏翔回頭一看,大罵一聲。

此時,他已經和朱雀離開了原地。

但,因為他覺得危險已經大概過去了,只要小心點再不會被發現。所以卻是放慢了自己的速度。

和之前相比。他也只是走了幾百米而已。

因此,後面的震蕩爆響,卻是傳入了他的耳中,讓他發現後面兩咋。瘟神居然一起到來。

「找到你了!享受一下我所享受過的痛苦吧!」那光頭壯漢雙眼一亮,口中發出一聲巨大的吼聲。

很顯然,他已經是發現了伏翔和朱雀的身影!

原本,伏翔和朱雀雖然已經放鬆了許多。但警懼尚存,絕不會大大咧咧的在街道上走,而是這裡拐拐,那裡轉轉,用各種手段隔絕背後的視線,讓人很難發現他們的身影。

但這光頭壯漢此時全部心思都是要報復伏翔他們。精神之集中,觀察力之強,已經達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

只要有一點點線索,就能夠推出伏翔的所在。

故而,一轉眼間,便發現了伏翔他們的身影。

「哧」。隨著他這一聲巨吼,一道銀色的光芒從他的胸前衝出,帶起絲絲縷縷的鮮血。

卻是那機器人的攻擊忽然到來了!

受了這攻擊,那光頭壯漢卻面色不改,反而是大笑著,向著伏翔這個方向快速衝來。

因為心中焦急,他的速度卻是比起之前快上了幾分。只是花了不到兩秒之間,便靠近了伏翔。

「來啊,他們在這裡啊!快攻擊他啊」。那壯漢大吼著。轟!

一聲巨響響起,一把巨大的金屬巨錘從天而降,瞬間便拍在那壯漢的身上。

氣爆聲響轟然響起,鮮血四處飛濺,火焰熊熊燃燒,產生了這金屬巨錘。

而那壯漢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便整個身體一散。卻是被那金屬巨錘給轟碎,甚至連肉醬都沒有成型,只是被熊熊燃燒的火焰一灼燒,便化為一火焰元素。四處崩散,轉眼間就消失在空氣之中。 但他被他的女兒們給阻止了。

看到哭的滿臉是淚的女兒們,他心軟了。

他雖從沒愛過趙蔓露,但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他和趙蔓露一直維持著表面的和平。

他對趙蔓露沒什麼感情,對趙蔓露為他生的三個女兒,卻一片慈父心腸。

那是他的女兒,他一天天看著成長起來的親生骨肉。

趙蔓露有錯,他的女兒們卻是無辜的。

如果他殺了趙蔓露,讓他的女兒們如何承受親生父親殺死她們的親生母親這個殘忍的事實?

逗著玩玩玩成神 為了他的女兒們,他沒辦法,只得饒了趙蔓露一命,迅速的和趙蔓露離婚,將趙蔓露趕出了嚴家。

他一直覺得,雖然段阮阮的事情,趙蔓露也知情,但趙蔓露不是主導者。

主導者是他的父親。

他父親瞧不起阮阮,想讓他娶一個名門閨秀。

即便沒有趙蔓露,也會有別的女人。

所以,趙蔓露只是他父親手中的傀儡,有情可原。

至於他的女兒們,更是無辜的。

段岩冰憤怒時對他吼,說趙蔓露派人糟蹋過他的母親。

他不信。

他父親臨終時告訴他,段阮阮是被他給偷偷放走的,趙蔓露並不知情。

等他父親病重時,趙蔓露還沒能生齣兒子,他父親急了,暗地裡派人去找段阮阮母子,卻怎麼也找不到。

他以為,他父親派了許多人去找,都找不到段阮阮母子,趙蔓露怎麼可能找到?

而且,在他心目中,趙蔓露一直是端莊大氣的女人。

雖然趙蔓露配合他父親騙了他,但他覺得,那是因為趙蔓露太愛他了,所以才做錯了事。

他並不覺得趙蔓露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會派人去糟蹋段阮阮。

他覺得,是段岩冰弄錯了。

段岩冰一定是太恨趙蔓露,所以疑神疑鬼,把趙蔓露想的太過惡毒。

而且,潛意識裡,他並不願意相信段阮阮曾被人糟蹋過。

在他的心目中,段阮阮溫柔善良,純潔美好,她肯定是冰清玉潔的,一定沒有被人侵犯過!

他拒絕相信段岩冰的猜測,堅信他的阮阮由始至終只是他一個人的阮阮,從沒被其他的男人侵佔過。

可現在,他看到了什麼?

他看到了段阮阮被人糟蹋的視頻!

他只覺得胸口血氣翻湧,眼前發黑,喉頭腥甜,幾乎吐出血來。

他雙手攥的死緊,猛的抬頭看向段岩冰,眼眶充血,睚眥欲裂:「哪裡來的?視頻是哪裡來的?」

段岩冰勾唇,譏嘲的看著他說:「從你無辜的好女兒嚴攸楠的手機里找到的!」

「攸楠?」嚴文清下意識搖頭:「不!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段岩冰冷冷質問:「你是說,我在撒謊騙你?用我母親最恥辱的經歷騙你?」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嚴文清慌忙說:「阿岩,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肯定被人給騙了!攸楠雖然任性一些,但她……」

「但她什麼?」段岩冰厭惡的打斷他的話:「但她和她的母親一樣,陰狠毒辣,心如蛇蠍!」 ?鼻意忘形,不外如是,伏翔的在百忙?中,居然世滯兒思感嘆。

他的眼力是何等驚人,自然是能夠看出來,以這光頭壯漢的實力,原本不該如此乾脆的便被那金屬巨錘搞定的。

雖然沒有見到,但他卻可以想象,這一種攻擊,這光頭壯漢已經是躲閃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既然前面那麼多次能夠躲閃過去,這次正常來說也應該是躲閃得過去的。

只是,這光頭壯漢在看到自己的時候心情實在太過激動,因此而使得動作有了一絲絲的遲滯,而正是這一絲遲滯,讓那後面的金屬巨錘抓住了機會,由此而造成了如此不可收拾的結果!這。分明便是得意忘形的典型肌,

這反面教材,即便是伏翔已經清楚的認識到得意忘形不好,也不由得心中凜然,再度在心中勉勵自己。不可得意忘形。

「糟糕!被發現了!」朱雀此時也是看到了這般變化,不過她所注意的,她所注意的,卻是此時的危險情況!

是那正在向他們兩人襲來的。那種幾乎死必死的危機。

「另一個東西好像也很可怕,我們是不是有些弄巧成拙了?!」朱雀拉著伏翔道。

伏翔自然知道她的意思,無非是說本想要將追擊他們兩人的機器人引到別人身上,自己脫身而出,卻不想居然將另一種同樣危險的攻擊拉到自己身上。

只是,雖然明白朱雀的意思,伏翔卻並不認同這種說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