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非常罕見的現象,頓時引起了各界的極大興趣,報名者踴躍如潮。

「這是事關香港問題能否解決的關鍵一步」必須要有最堅實的準備。大總統正在北京密切的關注是事態的每一步進程。」蔣介石陰冷著臉說道:「如果事情沒有辦好,你也就不用再繼續在軍隊中任職了!」

「是!」謝倚響亮的答道:「請特派員放心,謝倚此去,絕不辜負國人信任,絕不辜負大總統信任!必然把事情真相公佈於眾!」

「好了,去吧!」蔣介石揮了揮手,隨即有些疲憊的坐了下來。

謝倚大步走了出去,此時的他,心中寫滿了激動自豪。

這將是一個足以震動世人的時刻。儘管中方判斷,比爾必然會在英方的唆使下,竭力否認當具在沙田生的一切,但自己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也堅信一定能夠成功。

這是香港問題解決的第一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無論對於中方或者英方,都將是至關重要的。

2,年7月2o日。聯合調查組宣布各界參與公開詢問人員已經確定,對比爾少校之公開詢問將於,口2,年7月28日正式開始! 「什麼!」

前面的案桌在鞠義雄渾的掌力下被劈成了兩斷,怒髮衝冠啊,雙目通紅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要他現在撤回去,鞠義不甘心!

公孫瓚的首級就在眼前,他不甘心就這樣放公孫瓚離去。

「先生教我!」

見到帥帳外站著的沮授、田豐二人,鞠義似乎見到了救命的繩索,當即上前數步,緊緊的拉著二人的手,神色間帶著希冀,雙目中更多的是不甘。

「還是回去吧。」

良久后,沮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一旁的田豐也相當的無奈,當初最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雖然在意料中,但真正事到臨頭了,依舊會感到錯愕,誠如鞠義所言那般不甘,他們何曾甘心過?

沮授深深的看了鞠義一眼,在他看來鞠義這些日子來著實驕傲了….

未曾把他們二人那日對他說的話記在心底。

潛在在骨子裡面的驕縱終究還是釋放出來,觸及到了袁紹的眉頭。

「真的要如此?」

「只能如此。」

聞言,鞠義頹然,瞬間坐在地面上,神色間藏著不甘與瘋狂,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后,鞠義從地面上緩緩起身,拍打著衣服上的灰塵,平淡似水的眼神落在那張國字臉上卻有著幾分的不協調。

「好。」

「某回去。」

平靜不能在平靜的話從鞠義的口中說出時,沮授、田豐心底嘆氣,在他們看來鞠義還是太年輕了,不懂的如何收放而已。

袁紹可不是韓文節,時下的冀州也不是以前的冀州。

鞠義欲要在冀州掀起一陣風浪,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

「退了!」

堅持月余的公孫瓚有點狼狽,但在怎麼狼狽也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

剩者為王!

看誰能笑到最後,顯而易見的是,他熬到了最後,所以他贏了。

「兄長恭喜!」

陳歡起身拱手恭賀,月余的時間,他可以說看著公孫瓚進行了一場蛻變,起碼身上的那股目中無人的傲氣收斂了起來。

人生中需要一場敗!

不然在大敗的時候,就註定了一蹶不振。

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在失敗中站起來。

「哈哈哈~~~」

從未這般痛快過,就算當初坐上北平太守之位,率領數萬兵馬擁據一方,成為一方諸侯,甚至到了後面瞬息間攻下中山郡國,公孫瓚都未曾這般興奮過。

似乎一道瓶頸被打破了!

整個人的精氣神一下子變得舒爽了不少。

「劉公山這封信恰到好處,直接勾起袁紹的多疑,不過留在中山郡國的先登死士廢了。」

「叔弼何出此言?」

本就精神高漲的公孫瓚立即拉長了耳朵想要從陳歡這邊到聽出個一二來。

「何為先登?」

「一往無前不懼生死罷了。」

「然而需一人帶頭,傳遞精神,恰如眼下的鞠義,他在先登死士才是能威脅到兄長的先登死士,他若不在,那麼先登死士就是一個笑話。」

精氣神!

恰如當年的孫堅一般…

「倒是可惜了。」

雖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但並不妨礙英雄之間惺惺相惜。

「主公,為何不把鞠義牽制在中山郡國?」

忽然,司馬朗冒出來的一句話,令公孫瓚眉頭微皺。

「妙!」陳歡眼睛一亮:「欲要剷除鞠義此計甚妙。」

如今袁紹只是對鞠義起了疑心罷了,還未想過要對鞠義出手。

欲要讓袁紹對鞠義下死手,首先就要把鞠義的價值給體現出來,越是獨一無二,越是必不可缺,就越接近死亡。

當年的武安君因何身亡…

一番微微道訴的解釋,公孫瓚眼前一亮,如此甚好,同樣的也能把這些日子來的窩囊氣給散散。

「等吧….」

等到鞠義離去之際,就是公孫瓚反攻之際。

初平二年,八月初十

天微微涼,入了八月,就正式入了秋,秋風蕭瑟,樹林中的楓葉發紅,隨風落下,砸在馬兒的背上,落在騎在馬背上的人的身上,只是兵馬齊動,聲勢浩蕩。

直接衝破濃濃的秋意,濃濃的悲意。

「隨我殺!」

一馬當先!

公孫瓚一襲白袍首當其衝,身後的白馬白袍緊隨在公孫瓚身後。

旗幟拉起,公孫二字迎風搖曳。

蒼天可鑒

白馬為證

義之所在

生死相隨

風中傳遞的陣陣的呼聲,曾經縱橫邊疆的白馬義從又回來了!

「敵襲!」

城池下,一聲驚呼,緊接著就是一陣破空聲,箭矢直接插進哨兵的喉嚨,帶著不甘心以及難以置信的眼神摔下了城樓,直接摔了個屍骨全無。

「守住!」

代替鞠義的是高覽,然而在面對公孫瓚的白馬義從時,高覽並未如鞠義一般輕輕鬆鬆,反而有一種無形的壓力直接衝擊著心口。

他怕了!

「先登死士何在!」

當即想起了什麼,高覽高呼一聲,都傳聞先登死士乃公孫瓚白馬義從的死敵,今日正好拿公孫瓚這廝來祭旗。

「開城門!」

………….

城樓上的高覽不敢置信,這是白馬義從的剋星白馬義從?

扯犢子吧!

砍瓜歇菜!

被他寄予厚望的先登死士直接被公孫瓚收了一波韭菜,城樓上的高覽張大了嘴巴,心裡一時間五味雜陳,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才好。

「守住!」

大吼著揮舞著手中寶劍,砍斷眼前的箭矢,高覽立即命盾甲兵上前抵擋住箭矢,躲在盾牌后,高覽則是陷入了沉思中。

一時半會,他還有信心能守得住這座城池,畢竟他也乃是當世名將,三兩下的就要繳械投降是不可能的事情。

「來人立即回鄴城,告知主公此間情況。」

「諾!」

太突然了,完全讓高覽沒有反應過來,直接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直接讓他懵了。

不過,高覽很快就冷靜下來,立即調動城中兵馬,死死守住城池。

一旦丟失,他定然會被袁紹給問責。

況且失了這座城池,豈不是在袁紹等人面前自認為不如與鞠義這廝?

驕傲存於心!

高覽豈能低頭?

ps:要努力碼字,責編大大都以為嘟嘟不知道啥時候上架的講…

o(╯□╰)o… 。?年7月?日。公開詢問會正式召,化※

這是香港歷史上永遠不會被人忘記的一天。

穿著一身軍裝的英國海軍6戰隊比爾少校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起碼從外觀上來看,比爾少校顯得非常沉穩鎮靜。

「請回答以下問題,菲擴普比爾少校。」藍森的表情顯得非常嚴肅:「在口2,年6月8日這天,對於您來說意味著什麼?」

「一個很普通的日子。」比爾少校鎮靜地說道。

「在這一天,您都做了一些什備。」

「和往常一樣,接受總督的命令,巡視香港。維持地方秩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這一點,我的部下和總督閣下可以給我證明。」

盧泰拿出了一張證明:「這是前任總督司徒拔先生親筆書寫並且簽名的證明,菲力普比爾少校的確接受總督閣下的命令,負責巡視香港。並且維持當地秩序

藍森此時問道:「我想您一定知道生在沙田的慘案,菲力普比爾少校。有人說,您參與了此次事件。您承認嗎?」

「不,我不承認!」比爾顯得有些激動,但隨即又鎮靜下來二

「先生們,女士們,我是一個大英帝國的軍官,我從小受過良好的教育,同時,我還是一個虔誠的教徒。

上帝可以證明,我從來沒有參與過任何一次屠殺事件,更加沒有參與沙田針對罷工工人的任務屠殺,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我以一個軍官的身份,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面誓,我,菲力普比爾。大英帝**官,我也許不正直,但我誠實;我也許熱愛戰鬥,但我不喜歡血腥;我也許喜歡看到敵人倒在我的槍口下,但我絕不會屠殺任何一個平民。我過去沒有,將來也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因此生在沙田的一切,都和我與我的部下沒有任何關係!」

停頓了下,好像意猶未盡:

「先生們,女士們,對於那些工人的遭遇,我感到震驚、遺憾,對於生在香港的一切,我也同樣希望儘早結束,恢復香港之繁榮以及秩序。但是如果這一切要把不存在的罪名,強加到一個誠實而又高貴的英**官頭上,不,決不!,小

掌聲,從旁聽的英國人手裡響了起來。

這些英國人大聲歡呼,不斷為比爾出喝彩。而盧泰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讚許的微是

等到掌聲喝彩聲平息,謝倚平靜的舉起了幾張照片:「菲力普比爾少校,如果你否認沙田慘案和你有關,那麼你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這幾張屠殺工人的照片上會出現英國海軍6戰隊以及軍警的身影?。

「我不知道,這是荒唐的誣衊比爾聳了下肩,接著輕快地道:「誰知道呢?或許是一些崇拜英**人,但又無法加入英**隊的中國人,穿上了英國的軍裝,好讓自己過一把癮呢?」

英國人中又傳來了一陣陣諷刺的笑聲和掌聲

謝倚絲毫沒有被比爾的態度所激怒:「菲力普比爾少校,你能確定你和你的部下,沒有參與口2!年6月8日對香港罷工工人的屠殺嗎?」

「我再重複一遍,我沒有」。

謝倚緩緩的舒出了口氣:「我提請傳召證人,英國海軍6戰隊軍官,維克多史克托上尉作證」。

「呼」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坐在聽眾席中,比爾少校的部下史克托上尉的身上。

「我反對!」盧泰大聲說道:

「今天是來公開詢問菲力普比爾少校的,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又多增加個人,這是在那不斷的侮辱大英帝國的軍官!」

謝倚微微笑了一下:「不是在侮辱。反而是在竭力想要證明菲力普比爾少校的清白。既然少校從來沒有做過那些事情,為什麼還要害怕自己部下的作證呢?。

「我同意」。出人意料的,比爾大聲說道:「我願意讓我的部下來證明我的清白!」

比爾充滿了自信,部下一定不會出賣自己的,尤其對同樣是大英帝**官的史克托來說更是如此。調查組將一無所獲。而且,自己坦然惡私的心態,明天很快就會被刊登在各大報刊的頭版頭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