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安神香好像是起了作用,程連津的眼神漸漸的有些模糊起來,接著就直接閉上了眼睛,躺在了皇後娘娘的懷中。

皇後娘娘貼心的照顧程連津躺在床榻上面,然後吩咐人好好的照顧程連津,不要讓人來打擾,並且吩咐人皇上如果回宮的話立刻來通知她,結果剛剛說完就聽到侍女前來稟告說皇上回來了。

絕代冰王 皇後娘娘直接氣勢洶洶的就去了皇上的書房。

「皇後娘娘到。」太監的話剛剛說完,就看到皇後娘娘一個箭步就衝到了皇上的書房。

皇上已經料想到皇後娘娘前來是因為什麼,甚至於都沒有抬頭就問道:「朕已經知道你來的目的,皇兒可還好?」皇上開口詢問。

「皇上,既然你關心皇兒的話,為什麼還要對皇兒下如此重的刑罰?你可看到皇兒被你打的成什麼樣子了?」皇後娘娘委屈的看著皇上。

皇上走到皇後娘娘的身邊,摟著皇後娘娘安慰的所:「朕這麼做也是因為讓皇兒氣急,否則的話朕也不會這麼做,這裡面的事情你聽朕慢慢跟你說……」

皇後娘娘一開始還在推脫皇上,後來聽到皇上慢慢說起來這件事情的經過,也明白了皇上的意圖。「皇上,你真的把沐瑤送走了嗎?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如果讓皇兒知道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皇後娘娘想著程連津一直說想要回去見秦沐瑤,結果聽到的竟然是皇上把秦沐瑤給帶走了,並且還不知道會送到哪裡去,想著這件事情讓程連津知道的話,恐怕一定會傷心不已。

「朕這麼做是為了皇兒好,難道皇后你想要日後我們會失去皇兒嗎?」皇上義正言辭的跟皇後娘娘解釋道。

皇後娘娘一開始是不認可,但是後來經過皇上的勸說,也同意皇上這麼做,因為她不想要失去皇兒,所以跟秦沐瑤比起來的話,他們更加的在乎程連津這個皇兒。

「就讓皇兒在皇后寢宮好好的休息,等到皇兒清醒過來的時候,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無法改變。」皇上說道。

皇後娘娘點點頭,想著皇上說的也對,索性就任由事情這麼發展好了。

承王府。

秦沐婉知道皇上來過帶走了秦沐瑤,因為想要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她就親自的去跟蹤看看,看看皇上到底想要帶著秦沐瑤去哪裡。

秦沐瑤在的那輛馬車突然在前面的一個樹林裡面停了下來,然後這兩個人就從樹林裡面直接挖了坑,兩個人看了看坑的大小,互相點點頭,接著就有兩個侍衛抬著昏迷的秦沐瑤下了馬車,然後他們兩個人竟然把秦沐瑤放在了那個坑裡面。

其中一個人說道:「真的要如此做嗎?」此人有些不忍心,畢竟這麼做的話有些太不人道,所以才會有些猶豫。

「你我都是皇上的侍衛,自然是要聽命行事。」另外的一個人其實心中也是有一樣的猶豫,但是因為是皇上的命令,他們兩個人又不能夠違抗皇上的命令,但是他們也真的不想要如此的傷害一個姑娘。

「不如這樣……」兩個人咬耳朵商量了一下,然後就把秦沐瑤放在了坑裡面,並且放了一封信在秦沐瑤的身邊,大概的意思就是說希望秦沐瑤不要回去,為了保命的話還是離開,永遠的不要回到臨月國,這樣才能夠保住性命。接著這兩個人就走掉了,想著這裡的話,到時候秦沐瑤醒來的話,或許應該不會找回來,他們兩個人也好回去交差才是。

兩個人臨走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看,發現秦沐瑤還是沒有醒過來,這才放心的離開。

「娘娘?」秦沐婉身邊的丫鬟有些吃驚的叫喊道,想著剛剛那兩個人是準備要活埋別人嗎?這樣的話豈不是太殘忍了嗎?

秦沐婉直接用眼神看了一眼身邊的丫鬟,然後讓丫鬟跟著自己來到秦沐瑤的身邊說道:「你去把她的手腳都綁起來。」秦沐婉擔心秦沐瑤可能隨時隨地會醒來,所以才會這樣吩咐侍女。

侍女按照秦沐婉的吩咐去做,因為不知道秦沐婉要做什麼,侍女做完之後就看著秦沐婉問道:「娘娘這是要做什麼?」侍女不忍心的問道。

「你去前面看著,如果有人來的話,告訴我。」秦沐婉讓侍女去前面盯著,然後她自己一個人費力的拉著秦沐瑤竟然走到了懸崖邊,她特意看過這裡的地勢,樹林的前面就是懸崖峭壁。

秦沐婉直接用力的拍打著秦沐瑤的臉蛋,想要讓秦沐瑤醒來。

感覺到有人似乎在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秦沐瑤睜開眼睛,結果竟然看到了面前的秦沐婉,感受到自己的脖子很疼,想到好像是有人從後面突襲了自己,但是她記得沒錯的話,那個人好像是皇上的侍衛才是,怎麼自己現在面前的人是秦沐婉呢?剛想要起身動,結果秦沐瑤竟然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住,根本就不能動,秦沐瑤憤怒的盯著秦沐婉問道:「秦沐婉,你想要做什麼?趕快放開我。」秦沐瑤掙扎了幾下,發現並不能夠把繩索掙扎開,甚至於掙扎的時候有些疼痛。

「秦沐瑤,我的好姐姐,怎麼沒想到我會在這裡吧?」秦沐婉一副居高臨下的感覺盯著秦沐瑤笑容滿面的問道。

「秦沐婉,放了我。」秦沐瑤感受到一股恐懼的氣息正在向自己迎面撲來。

「我想要做什麼,你難道不了解嗎?我當然是想要你死了啊?」秦沐婉直接就按著秦沐瑤的腦袋來到懸崖邊,讓秦沐瑤盯著下面看。「怎麼樣是不是害怕了?」

這會不用秦沐瑤感覺了,明顯就是秦沐婉想要把自己從這裡推到懸崖下面去,眼下這裡荒無人煙,連個人都沒有,就算是秦沐瑤想要呼救的話,恐怕也沒有辦法,因為根本就不會有人聽到她的求救。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怎麼樣?害怕了?」秦沐婉看著秦沐瑤不說話的樣子,心情大好的沖著秦沐瑤繼續的說:「怎麼,害怕了?你求我啊,你求我的話,那我就考慮一下,放過你,如何?」秦沐婉故意的這麼說,無非就是想要享受一下秦沐瑤懇求的自己的畫面才是,但是從她的心中壓根就沒想……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三章存在很悲哀承王府。

秦沐婉處理了秦沐瑤和自己的侍女之後,自然是十分的開心,心情也是相當的愉悅,回到了王府之後就命令下人好好的準備飯菜,她就算是一個人的話也想要好好的慶祝一番,自己終於處理了秦沐瑤,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總算是去除,她怎麼可能不高興呢?想到這些她就覺得心中的高興之情難以平復。

……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四章衝動行事 「就是他們兩個人處理了沐瑤,皇兒你可以追問一下,他們是如何處置的沐瑤?」皇上直接的說。

程連津二話不說衝到這兩個人其中一個人的面前,揪起來這個人的衣領,怒氣的問道:「帶我去見沐瑤,沐瑤在哪裡?」

侍衛們有些害怕的說:「求王爺饒命,王妃被……」

「說,如果不說的話,我現在就殺了你。」程連津充滿威脅的對著面前的說。

侍衛們自然是感受到害怕,擔心稍有不慎的話,程連津就會殺了自己,於是解釋的說:「屬下帶王爺。」兩個侍衛互相看一眼,然後趕緊的跟程連津說。

「走。」程連津直接命令的說,完全沒有去看自己的父皇,也不在乎父皇會怎麼樣的看待自己。

「皇兒。」皇上直接走到程連津的面前問道:「如果沐瑤已經死了呢?皇兒你準備怎麼辦?」皇上盯著程連津的眼睛問,想要知道程連津會怎麼樣做,會不會真的是程連津自己說的那樣,真的會隨著秦沐瑤去了嗎?

程連津看著父皇解釋的說:「父皇,兒臣不孝,如果沐瑤真的去了的話,那父皇真的會失去兒臣,如果沐瑤沒有事的話,那父皇永遠不會失去兒臣,父皇你不應該這麼做,就是因為兒臣太喜歡沐瑤,你就要這樣的對待沐瑤,那父皇只喜歡母后一個人呢?又有誰對父皇做了什麼?如果說今日出事的人是母后的話,父皇會怎麼做?會不會比兒臣做的更加的過分呢?」

程連津心情複雜的盯著自己的父皇,他在僥倖的想,秦沐瑤肯定會沒事的,如果秦沐瑤真的有事情的話,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他真的沒有辦法接受,所以老天爺不要對自己如此的不公平,一定不能夠讓沐瑤有事。

皇上被程連津問的竟然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程連津離開去尋找秦沐瑤,然後嘆了口氣默默的說道:罷了,讓他死心也好,這樣的話,他的心也就能夠放下來。

程連津盯著兩個侍衛問道:「你們如何處置了沐瑤?」

「王爺,王爺,屬下也是害怕所以並沒有對王妃做什麼,只是把王妃放在一片樹林裡面,並沒有真的傷害王妃。」

兩個侍衛有些害怕的解釋道,這個時候他們兩個人突然覺得還好沒有對王妃做什麼,否則的話,他們兩個人的小命早就不保了,他們也沒想到承王爺竟然如此的在乎這個承王妃,之前他們分明聽說過承王爺已經給了承王妃休書才是,結果沒想到今日竟然見到如此憤怒的承王爺。

「所以你們兩個人真的沒有傷害沐瑤?」程連津聽到兩個侍衛這麼說,心中真的是鬆了一口氣,想著還好沐瑤沒事,否則的話自己真的會殺了眼前的這兩個人。

很快就到了侍衛埋葬秦沐瑤的那一片樹林。

「人呢?就是這裡,屬下真的把王妃放在這裡,然後屬下看周圍也沒有人,就走了。」侍衛們趕到這裡的時候,發現秦沐瑤並沒有在這裡,甚至於都沒有秦沐瑤的身影,他們兩個人自然是十分害怕擔心程連津會對他們怎麼樣。

程連津直接拔出來隨身攜帶的劍放在侍衛的脖子上:「說,沐瑤到底在哪裡?如果你們不說實話的話,那本王手中的劍可是不會客氣,趕快說!」

侍衛們趕緊的跪下來看著程連津求饒的說道:「求求王爺放了屬下,屬下只是聽命於皇上,屬下真的沒有傷害王妃,或許是王妃醒來之後自己離開了啊,你說是不是?」其中一個侍衛趕緊的推了推旁邊的侍衛說道。

「你們真的沒有傷害沐瑤?」程連津看著面前的兩個侍衛的樣子也不像是撒謊的表情,於是再次確認的問道。

兩個侍衛趕緊的點點頭,並且發誓的說:「王爺,屬下發誓,真的沒有傷害王妃,屬下都是膽小的人,所以並沒有傷害王妃,當時屬下只是打暈了王妃,等到屬下走了,王妃醒來的話就會自己離開了,你看這是屬下當時寫的書信。」其中一個眼尖的侍衛看到當時他們兩個人走的時候留下來的書信,然後趕緊爬著撿起來雙手交給程連津解釋的說。

程連津打開了書信,看到了裡面的內容,知道這兩個侍衛確實沒有傷害秦沐瑤,這麼說起來的話,或許真的是秦沐瑤醒來之後自己走了。「滾,立刻給本王滾。」程連津對著面前的侍衛說道,既然這兩個人真的沒有傷害沐瑤的話,那唯一的解釋就是秦沐瑤離開了這裡,不過這樣也證明了秦沐瑤還活著的事情,所以這樣程連津心中還有點希望才是。

兩個侍衛看到程連津讓自己離開,當然是二話不說的話趕緊的連滾帶爬的消失在程連津的面前才是。

程連津看著地上也沒有什麼痕迹,於是就想要說沿路尋找一下秦沐瑤才是,結果就走到了懸崖下面,這裡靠近懸崖,沐瑤應該不會到這裡來吧?程連津出於好奇心,直接抬頭往懸崖下面看了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的話,程連津整個人瞬間有些緊張起來,因為懸崖旁邊的一棵樹上竟然有掛著一塊布料,程連津一個飛身就從樹上拿到了那塊衣服的布料,如果在沒有拿到的時候,他還在祈禱這個衣服只不過是看著像而已,並不是沐瑤的,但是在拿到之後,他記得這個衣服上面的味道,如果說是衣服像的話可以欺騙自己,但是如果連味道都一樣的話,按豈不是不可能嗎?

程連津看著手中的布料瞬間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一個衝動在程連津的腦海中形成,他想要跳下懸崖去看看,但是他又擔心如果秦沐瑤沒有來到這懸崖下的話,那自己這樣跳下去的話,豈不是就會失去了見到沐瑤的機會了嗎?想到這些程連津隨即打消了這個想法,然後快速的回到王府,他要不遺餘力的去尋找秦沐瑤,讓更多的來跟自己一起尋找秦沐瑤才是。

「王爺?如此著急的你這是去哪裡了?」秦沐婉看到程連津回來之後竟然立刻的召集了王府所有的侍衛家丁,讓秦沐婉覺得有些奇怪,上前關切的詢問道。

「立刻去這個地方尋找沐瑤。」程連津吩咐所有的侍衛,然後給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張紙,上面畫著地方,這些人也都見過秦沐瑤,所以對於秦沐瑤的容貌自然是不用在給他們。

「是,王爺。」侍衛們趕緊的雙手抱拳行禮的說,然後很快這些侍衛們就一下子都離開了王妃。

「王爺,姐姐怎麼了?姐姐不見了嗎?」秦沐婉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甚至於在聽到程連津這麼說的時候,臉上表現出一副痛苦的表情,繼續的說道:「王爺,不管怎麼樣你一定要找到姐姐,千萬不要讓姐姐有事,姐姐如今剛剛失去了孩子,現在一定很傷心,如果姐姐出事的話,那怎麼辦?」

秦沐婉故意的刺激程連津說。

「沐瑤不會有事的,她一定沒有事。」程連津聽到秦沐婉這麼說,黑著臉對著秦沐婉說道,然後突然一下覺得眼前一黑,竟然暈倒了。

秦沐婉叫喊道:「王爺,王爺,快來人,王爺暈倒了。」程連津說完就讓下人扶著程連津去房間,然後叫人趕快請太醫才是。

太醫本來就在王府,所以來的速度也是相當的快,直接就給程連津把脈。

「太醫,怎麼樣?王爺可有事?」秦沐婉看著太醫給程連津把脈,一臉凝重的樣子,表面有些擔心,但是心中卻在想如果程連津就這樣下去的話,那倒是省的自己動手了,只不過這次看到程連津暈倒倒是讓秦沐婉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對付程連津。

「側妃娘娘,王爺是心力交瘁,再加上精神遭受巨大的打擊倒是氣血不足的暈倒,王爺的身上有傷,不能如此的勞累奔波才是,更加不能夠焦慮不安,一定要讓王爺的心情變好,老臣先給王爺開幾副調理的藥材給王爺服用。」太醫解釋的說,然後就開了一個方子交給了秦沐婉,讓秦沐婉照著方子上面的藥材去抓藥才是。

「來人,送太醫離開。」秦沐婉吩咐人去準備藥材,然後照顧躺在床榻上面的程連津,看著昏迷的程連津,秦沐婉說到:「王爺,你就這麼擔心姐姐嗎?聽到姐姐出事,你竟然這樣,竟然不顧自己的身體也要闖到皇宮去,如果姐姐知道你對她如此重的一番心意,一定會很開心的,所以王爺你可千萬不要有事才是,因為姐姐還的等著王爺你去尋找才是。」秦沐婉故意的說,然後就這樣守在了程連津的床榻前,等著程連津醒來。

當程連津醒來的時候,發現秦沐婉竟然趴在自己的床榻前睡著,並且看著天色已經很晚了,看起來自己這是昏睡了很久才是,程連津覺得口有些渴了,想要起身去倒水,結果不小心碰到了秦沐婉。

秦沐婉抬頭看著程連津關切的詢問道:「王爺,你醒了?你想要做什麼?」

「我沒事,我想要去喝水。」程連津搖頭,然後就要起身下去。

秦沐婉趕緊的扶著程連津說:「王爺,臣妾去,你不要動,太醫說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你現在身上還有傷,這種事情就不要自己動手去做,就讓臣妾好好的服侍你,好不好?」秦沐婉趕緊的倒了杯水放在程連津的手中,看著程連津一口氣喝完。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我這是怎麼了?睡著了嗎?」程連津都不記得自己怎麼了,只是記得自己吩咐了侍衛去尋找秦沐瑤,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王爺,你暈倒了,一定是姐姐失蹤的事情對你的打擊太大,所以你才會這樣,王爺,我知道你擔心姐姐,但是也請你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好不……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六章不會放棄尋找的程連津看著牧城手中的發簪,這個發簪他自然也是認識,「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簪子而已,怎麼能夠確認是沐瑤,這個簪子或許是很普通的一樣東西而已。」程連津還是不想要承認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秦沐瑤,所以才會這樣的給自己找借口找理由,讓自己相信秦沐瑤沒事,沒有死,自己眼前的這個燒焦的……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七章屍體不是她 秦沐婉沒想到程連津竟然發如此大的脾氣,瞬間放在門上面的手無力的垂下來,然後對著門口的牧城說:「現在連我也無法進去,現在能夠讓王爺振作起來的人就只有皇上和皇後娘娘了,你去皇宮告訴皇後娘娘,讓皇後娘娘親自的來,否則的話,王爺在繼續這樣下去的話,身體真的會吃不消。」秦沐婉吩咐的看著牧城。

牧城點點頭。「娘娘說的對,屬下這就進宮去,還請娘娘在這裡照看好王爺,屬下一定會請皇後娘娘前來。」牧城說完就快速的轉身離開,用最快的速度去皇宮。

「沐瑤,你可願意本王隨你一同去了?」程連津直接看著秦沐瑤的屍體說。

此刻房間裡面一股十分濃厚的酒味,昨夜的時候程連津離開過,去拿了一些酒回來,只不過是悄悄離開,所以牧城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程連津喝了一夜的酒,屋子裡面全是酒罈子,但是縱然是喝了這麼多的酒,程連津依舊感覺自己的腦子十分的清醒,根本就沒有醉。

「沐瑤,我等了你這麼久,你為什麼不回來看看我呢?你就這麼恨我嗎?已經恨我到連來看看我都不願意了嗎?」程連津自言自語的繼續說,宛若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沒有往日的風采,完全就是一副頹廢的樣子。

「既然你不想要見我的話,那我就去見你,好不好?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人就永遠都不分離了。」程連津說完就直接拿過隨身的佩劍,然後看著燒焦的屍體就想要動手了結了自己。

「皇兒!」皇後娘娘衝進來的時候竟然看到了程連津揮劍自刎的樣子,一個健步就衝到了程連津身邊,雙手握著劍盯著程連津叫喊道。

程連津的精神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如果不是皇後娘娘手中的鮮血喚醒了程連津的話,恐怕此刻程連津還是沒有恢復神智。

「母后?」程連津看到自己母後手中的鮮血,趕緊扔掉了手中的劍,拉著皇後娘娘的手顫抖的說:「母后?您為何會突然的來?來人,太醫,太醫。」程連津說完就撕扯過自己身上的衣服給皇後娘娘隨意的纏繞上,叫喊道。

皇後娘娘直接拉著程連津的手說道:「皇兒你剛剛要做什麼?你可知道你還有父皇和母后,你怎麼能夠這麼做呢?你怎麼能夠為了一個女子就捨棄你的父皇和母后呢?你這樣做是讓母后怎麼辦?」皇後娘娘說完就趴在程連津的懷中哭泣起來,她是聽到牧城說程連津現在的狀態不好,精神不好,但是也沒想到程連津竟然會做這種事情,結果剛剛趕到的時候,剛剛的一幕讓她差點無法相信。

「老臣見過皇後娘娘,王爺。」太醫給皇後娘娘和程連津兩個人行禮的說。

程連津直接拉過太醫,讓太醫先給母后包紮傷口。

「嘶。」剛剛的時候自己真的沒覺得疼,但是現在太醫上藥的時候,自己竟然覺得有些疼痛感。

「娘娘,您忍著點。」太醫解釋道,然後在接著給皇後娘娘上藥。

很快太醫就給皇後娘娘包紮好傷口,然後就拎著東西退下。

「你們也都下去。」皇後娘娘吩咐道,然後就看到了躺在門口的燒焦的屍體,吩咐道:「把這個也抬出去。」

「不要,母后。」程連津直接爬到了屍體面前,然後死死的抱著屍體不鬆手,說什麼也不讓別人動秦沐瑤的屍體。

皇後娘娘示意手下人先退下,然後自己走到程連津的身邊問道:「皇兒,沐瑤就對你如此的重要嗎?已經重要到讓你可以放棄一切,甚至於性命嗎?」皇後娘娘從來沒有想過程連津會隨著秦沐瑤而去,如果說她知道的話,她真的不會讓皇上這樣的處置秦沐瑤,至少讓秦沐瑤留在程連津的身邊,程連津不會有事,現在秦沐瑤死了的話,那程連津也不會獨活,自己豈不是要失去程連津了嗎?想到這些,皇後娘娘真的是很擔心緊張。

「母后,兒臣真的很痛苦,這裡很痛,痛不欲生,兒臣想要用酒來讓心不這麼痛,但是沒有用,兒臣喝了這麼多的酒,這裡依舊很痛,母后,你告訴兒臣,兒臣應該怎麼做,才能夠不這麼痛了?」程連津直接抱著自己母后的衣裙,苦苦哀求的問道。

皇後娘娘躲在程連津的面前,安慰的說:「皇兒,母後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是你要知道你的人生中不是只有兒女情長,你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你肩膀上的責任很多,這些事情你都想過嗎?」

「兒臣不想要想這些事情,兒臣的心很痛,現在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兒臣在一起,兒臣只想要沐瑤在身邊,現在沐瑤死了,兒臣的心也死了,這樣的兒臣活著就如同行屍走肉一樣,那兒臣還不如隨沐瑤去了。」程連津似乎想要離開的心已經定了,所以才會說出來這些話。

皇後娘娘聽到程連津這麼說,直接就從桌子上拿過一壺水,然後在程連津的頭上直接的澆下去。

「程連津,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多麼的懦弱,你簡直就不配做皇家的人,縱然你父皇那個時候也沒有你這個樣子,你太讓母后失望,好啊,如果你想要隨她而去的話,那母后成全你,不在阻攔你,你去吧。」皇後娘娘說完就直接拿過剛剛程連津扔下來的劍放在了程連津的手中,然後盯著程連津說。

或許是一壺水讓程連津清醒了一些,然後盯著面前一臉憤怒不已的母后,並沒有接起來劍,反而是仍在了地上說道:「母后,兒臣很痛苦。」程連津說完就用力用力的捶打自己的胸膛,表示自己的心快要痛死了,此刻他才真正的體會了什麼叫痛不欲生,他此刻就是這種感覺。

皇後娘娘蹲下來看著程連津語氣溫柔了一些,說道:「母後知道,母后了解你此刻的心痛,母后允許你痛苦一段時間,但是這個時間不要讓母后和你父皇等的太久,沐瑤總是在你房間裡面也不是個事情,母后幫你處理,可好?」皇後娘娘詢問的看著程連津,想要看看程連津的意思。

「母后,兒臣想要親自處理沐瑤的事情,兒臣會處理好,母后你放心,只是母后你的手?」程連津有些自責的盯著皇後娘娘的雙手,因為是自己的原因才讓皇後娘娘雙手受傷,他心裡自然是不好受。

「如果說母后這雙手能夠換來皇兒你的性命,那母后覺得非常的值,母后沒事,不用擔心,不過就是一點小傷而已,這點小傷母后還不會放在心上。」皇後娘娘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此刻已經被包紮好了,沒有任何的事情,雖然稍微動一下的話還是有些疼痛,但是在皇後娘娘看起來的話,這樣一點點的小傷能夠換來程連津的性命的話,那真的是非常的值。

「母后……」程連津直接靠在皇後娘娘的懷中,或許是因為突然的舒適讓程連津的心情有些放鬆下來,然後竟然不知不覺的躺在了皇後娘娘的懷中睡著。

「皇後娘娘?」秦沐婉突然開口的說。

「噓。」皇後娘娘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後低頭看了看躺在自己懷中的程連津,看著程連津睡的如此的好,這才吩咐人把程連津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面,然後看著秦沐婉吩咐道:「這幾日你要好好的照顧皇兒,如果皇兒有任何的事情,本宮就拿你試問。」

「皇後娘娘請放心,青衣一定會好好的照顧王爺,一定不會讓王爺有事,只是姐姐的屍體?」秦沐婉指著門口的屍體,有些擔憂的問。

「既然皇兒想要自己親自的處理,那就先讓人準備好東西,然後聽從皇兒的安排就好。」皇後娘娘吩咐的說。

「是,娘娘。」秦沐婉說完就直接故意在皇後娘娘的面前露出來自己的肚子,此刻自己的肚子已經明顯的有些大。

「你現在肚子裡面有皇家的骨血,你自己的身子也要當心,你要知道你要的所有東西都在你的肚子上,如果你的肚子有任何的閃失,你就是失去一切。」皇後娘娘看了看秦沐婉的肚子,算是警告秦沐婉,讓秦沐婉好好的照顧肚子裡面的孩子,否則的話秦沐婉想要任何的東西都無法得到。

秦沐婉給皇後娘娘行禮的說:「娘娘的意思臣妾明白,臣妾一定不會讓娘娘失望。」秦沐婉自然是明白皇後娘娘的意思,她現在所有的都在自己的這個肚子裡面,如果說自己的肚子夠爭氣的話,生出來個皇子的話,那她就可以母憑子貴,不過就算不是皇子的話,她也會想辦法變成皇子來。

皇後娘娘看了一眼秦沐婉,在看了看程連津,本想要先留下來等程連津醒來在離開但是此刻程連津恐怕是因為太累了,一時半會的話估計不會醒來,自己又不可能總是留在王府這裡,畢竟自己的身份是皇后,不可以這樣在皇后外面逗留,所以才會有些不舍的看著程連津。

「臣妾恭送娘娘。」秦沐婉給皇後娘娘行禮道,然後就看著皇後娘娘離開皇宮,不過心中卻是在想,如果當時皇後娘娘沒有來的這麼及時的話,那或許程連津真的會為了秦沐瑤離去,那這樣的話,自己就會成為人生最大的贏家,但是此刻看起來的話,根本就不是這樣,一切的起源都怪皇後娘娘,果然皇后就是自己的絆腳石,從以前開始的話,皇後娘娘就是自己的絆腳石,阻攔自己嫁給程連津,結果現在一樣阻攔自己成為王府的繼承人。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請大家收藏:()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更新速度最快。「來人,準備一副上好的棺材,然後讓姐姐先入館,不能夠總是這樣留在這裡。死者為大,總是這樣的話,也是對姐姐的不尊敬。」

秦沐婉用絲絹捂著口鼻,然後隱忍著對著王府的下人吩咐道。

「側妃娘娘,剛剛皇後娘娘吩咐讓等到王爺醒來之後在……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五百九十九章失魂落魄「你怎麼了?怎麼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程連津看著秦沐婉竟然不說話,但是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彷彿有什麼事情一樣。

秦沐婉搖搖頭,「我沒事,我只是有些擔心你和姐姐,我擔心你會因為姐姐的事情而繼續的傷心。」秦沐婉此刻心中是十分的害怕……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第六百章硬闖 因為甜馨一個人,根本就無法掙脫面前的兩個丫鬟,於是甜馨叫喊道:「側妃娘娘,您還是讓奴婢來吧?」甜馨想要看看秦沐婉到底在搞什麼鬼,但是沒想到還沒等她看到,秦沐婉竟然已經快速的整理好,然後直接就打開了房門對著程連津一臉溫柔的說:「王爺,我知道姐姐生前對我多有誤會,我現在這麼做就是想要讓姐姐能夠走的安心一些,日後你的事情我會照顧好的,我跟姐姐都已經說了,就讓姐姐入土為安吧?」

程連津點點頭,然後說道:「我親自抱著沐瑤去。」程連津說完就準備直接抱起來秦沐瑤。

「王爺?」甜馨叫喊道,但是因為有秦沐婉的丫鬟在阻攔她,所以程連津根本就沒有回應甜馨,甜馨只能夠干著急,眼睜睜的看著程連津離開,不過秦沐婉這樣做也正好體現了秦沐婉內心的事情,甜馨想到自己一定要查到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如果你在多嘴的話,娘娘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好自為之。」秦沐婉的兩個丫鬟對著甜馨警告的說,然後就轉身離開,警告甜馨不要胡亂的說話,否則的話,秦沐婉一定不會放過甜馨才是。

程連津抱著秦沐瑤的屍體輕輕的放在棺材裡面,然後親手的關上了棺材,親自的送秦沐瑤入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