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還不解氣地添了一句,「一點小事都磨磨蹭蹭,還以為多厲害,真是沒用!哼!」

甩手又走了。

青剎臉上漫不經心的笑慢慢僵硬,良久,忽而一把推開站在跟前的林翰,朝白靈離開的方向喊,「小白,我告訴你!這河東獅你要是敢娶回去,我跟你沒完!」

不知從哪裡傳來白靈的聲音,「要你管!滾蛋!」

「我!」青剎噎住,「好,我沒用是吧?不就堂堂第一殺手堂么,今晚不叫他滅門,我就給你們當狗!」

說完,也一躥沒影了。

林翰依舊站在原地,片刻后,看拐角處,聲音陰狠低冷,「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紅魅從那裡走出來,沒說話,轉身再次隱沒。

林翰皺了皺眉。

只覺眼前一團亂麻。 。













轟——

根本就是徒勞而已,川島高志也就是化勁中層次的水準而已,周飛連化勁高層次的都能一腳踹飛,何況是他這樣子的,或許對於其他人來說,川島高志已經是非常強悍不可能打過的存在,但,在周飛的面前,他不過是一層泡沫而已,一擊就能粉碎。

川島高志伸手想要擋住周飛,不過他的手臂剛剛撐起來整個人就被周飛踹飛了出去,像是一枚炮彈一樣朝著後面飛了出去,轟的一下砸在了鋼板上面發出砰的一聲,老大老大的聲音,然後整個人就這麼後背靠著鋼板像是麵條一樣滑落了下來,本來梳的一絲不苟的頭髮都凌亂了。

「咕嘟……」

這一幕,實在是太突然,一旁的梁偉朝還有梁坤都是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卧槽,這什麼情況,人形暴龍啊,要知道,川島高志可是化勁高手,就這麼被踹飛了,你他么逗我!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境界,抱丹高手難道是?

一想到那個可能性,他們都是內心倒抽涼氣。

梁坤更是嚇得不行,差點腿一哆嗦給跪下了,別看他是一個明勁高手,還是什麼梁家的某少的,不過,碰到這種場面,他是真的不行。

梁月婷也是美眸亂顫。這麼厲害。她心中非常的忌憚。這個人,得罪不起,太恐怖了,就算是他們梁家應該也是得罪不起的,還是老老實實的好。

噠噠噠……

周飛朝著川島高志走了過去,對方已經產生了怨恨情緒,手掌一抓,朝著川島的頭顱抓了過去。掌心藏著一隻奴蟲子蟲,直接刺破了川島的肌肉,進入了川島的大腦當中,本來,川島被周飛一腳就踹的暈暈乎乎的,這個時候,又被周飛挾制,更是無力,化勁一吐,直接將他的化勁整勁打散。奴蟲自然輕而易舉的便進入了他的身體當中,立刻就盤踞在了他的腦袋中央。將其控制,奴役!

鬆開手,川島高志的表情已經變了,不過,周飛幾個眼神,他立刻就知道是什麼意思,裝作很平常的樣子在一邊,猛烈的咳嗽著,有些害怕的樣子看著周飛,躲在遠處。

周飛自然不會暴露能夠控制人的秘密尤其是在這些陌生人的面前,要是這麼做才是犯傻了。

當然了,暴露也沒有什麼,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好。

「你們都暈一下吧!」

周飛忽然說了一句,梁月婷他們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周飛已經從原地消失了,像是一道閃電一樣,快速出現在了梁月婷的身邊,一記刀掌劃出,直接拍在了梁月婷的脖子上面,梁月婷想要反抗可是根本來不及反應,他就看到周飛消失然後就是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接著,周飛又是快速出現了梁坤還還有梁偉朝的面前,然後同時切出手刀,動作那是相當的迅捷,快的無邊,梁偉朝還有梁坤連梁月婷都不如,自然更加擋不住了,雖然因為周飛在梁月婷後面才攻擊他們,讓他們看到了周飛過來,不過看到周飛過來,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周飛的手刀殺過來,他們那一刻就感覺自己全身的肌肉都是不能動的,完全只能幹看著,只能看著周飛靠近他們。

砰砰——

兩下,梁偉朝還有梁坤直接昏了過去,接著,周飛又竄向了那些保鏢,一個個全部砍昏了過去,有些保鏢剛剛聽到動靜過來,不過,裡面的保鏢都是高水準的都被周飛幹掉了,外面縱然是拿著槍也不過如此,哪裡會是周飛對手,來了全部給周飛打昏,當然了,這邊動靜還是蠻大的,周飛也沒有繼續鬧下去的想法,將門一關,讓川島高志過來搭把手,快速的將所有的古董連這箱子扔進了空間戒指還有洞天戒裡面,裡面的空間裝這些東西還是綽綽有餘的,很快,整個船艙裡面這些東西就消失了,至此,梁月婷他們打撈上來的東西全部都是周飛的了,當然了,周飛一點愧疚的意思都沒有,沒有殺你們已經是給你的臉了,他只是打昏了梁月婷他們,沒有取走他們的性命,這在周飛看來,已經是給足了他們臉面。

「主人!」川島高志忽然拿出那個玉質的爐子出來,遞給了周飛。

周飛也是意外了一下,這什麼情況,怎麼還有一個爐子,隨意掃了一眼,周飛就看出了這個爐子不怎麼樣,雕工一般,像是前人自己雕著玩的,從手藝一眼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不經常雕刻的人並且在玉雕上面很隨意,基本上就是粗略的學習了一點皮毛的那種的作品,不過新手能夠雕的這幅樣子還算是可以了,並且,雕刻這個東西,誰規定了一定要這樣子才是好,那樣子才是壞了,在一些人的眼中,縱使是這樣子的東西,也是有著無與倫比的價值的,就好像是你愛的人的遺物,你愛的人贈給你的禮物,這些,都是價值無法衡量的存在,對於每個人的意義是不同的,就好像這個爐子,對於他的原主人來說,或許就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存在,當然了,這些對於其他人來說,自然不算什麼。

玉質也是一般般的,中等樣子,分量不錯,光看分量還是值幾個錢的,這種玉料在現今可是很多的,現在的技術,在開採方面自然不是以前可以比擬的,許多玉料都是比較充足的,雖然已經經過了瘋狂的挖掘很多玉料都開始變得很少,但,其實還有很多地方都挖不到,那裡才是真正的難點,那邊開採的代價太大,許多珍惜的玉料都還在深山高山之中,想吃吃不到的。

「咦,不對!」周飛似乎看出了什麼,到底是古董大師,發現了一些貓膩。

不用川島高志提醒,周飛快速的在爐子上面摸了幾下,掂量掂量,彈出手指敲擊了幾下,他的手指非常的堅硬,像是金石材質,發出清脆的聲音。

「這裡面有東西!」

「沒錯,主人,這裡面有東西!」

感謝訂閱支持!!(未完待續。。) 回頭看那雲輓歌所住的大殿,不知這少女,到底會在這泥水渾濁、陷阱密布、險境重生中,尋出怎樣的一條出路來。

空間內。

雲輓歌抱著大白蛋,茫然地靠在靈泉邊。

一手無意識地在蛋殼上摩挲逡巡。

蛋殼裡,那細長的小影子,愛戀地隔著蛋殼,蹭了蹭那溫熱的手心。

良久。

聽到一聲低低似哭似嘆的聲音,「痴子,為何又這般,現下該如何?能捨得他去了么……」

隨後的話語,輕飄散入白霧之中。

無一悄悄從霧后偷偷看過去,就見那少女,像是累極了,靠在靈泉邊睡著了。

想起還在葯泉備受折磨的鳳離天,再見此番察覺真相卻又煎熬痛苦的少女。

良久,無聲嘆氣搖頭,引了一注靈霧,將雲輓歌圍攏。

葯泉里。

鳳離天躺在紫羅瀲灧的水底,緊閉雙眼。

周身青筋凸顯,似乎隨時都會爆出肌膚,炸裂這個絕塵如仙的男人。

他的雙手握拳成鐵,能看出極大的隱忍與忍耐。

他原本已經半解的百媚香被他這次強行激發血脈之中的天靈之力,而再次毒發。

混沌之困也驟然發作。

他身心俱創,不得已以葯泉壓制毒素,混沌之困的魔障,卻還是要他自己去闖。

渾渾噩噩中。

再次回到了那個吃人可怕的人間煉獄。

什麼酆都城?什麼陰陽兩界的交界點?什麼歷練?什麼強大?

他眼前的。

分明就是一個個比惡魔還可怕的人。

他們滿身的血,獰笑著,哀嚎著,一次次地追趕自己。

將他逼入絕境。

逼他動手,親自一個個地,屠戮了這些人。

血水像花雨一樣,不停地在他眼前灑落。

那些日子,暗無天日。

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遮天蔽日的紅。

紅到最後,他麻木了,僵硬了,冰冷了,沒有生氣了。

那些可笑的族人,還在往他跟前塞人。

直到……

那一次,出現了一個讓他怎麼也無法想象的人。

池底的鳳離天驟然露出痛苦的神情。

池邊的紅魅就聽他,極其艱難地喚出一個名字,「挽挽……」

紅魅掐住指尖,良久,無力地靠在後頭的葯閣邊。

……

三日後,雲輓歌才從空間出來,直接前往龍向山頂的皇都武堂,參加第二輪甄選測試。

其他人直到去了所住宮殿,才發現她已經走了。

倒是沒有出大動靜,唯一青剎是在雲輓歌走後一個時辰,拎著一大包人頭,跑到杏圓跟前。

給她噁心得差點嘔出來,跳著腳就去打白靈。

鬧得這行宮還稍微有點人氣模樣。

紅魅蹲在葯池邊,面無表情地調試池水藥效。

一抬頭,竟見池底的鳳離天睜開了眼,一雙紫眸流轉生輝。

立刻屈膝,「殿下。」

鳳離天來到水面,卻並未出水,靠著池壁,神識淡淡一掃殿內,隨即眉頭一蹙,「人呢?」

紅魅垂頭,「小姐前往皇都武堂,參加第二輪甄選了。」

雖然褪去那清霜冰絕的傲冷顏色,恢復了本來樣貌,可紅魅還是聽出——鳳離天並未恢復記憶。

又道,「第二輪甄選乃是抽選任務,以試各參選者的武力與耐力,並不會有多困難。小姐拿下后,便是第三輪甄選。」

見鳳離天不說話,便繼續道,「第三輪甄選,則是測驗各通關試煉者的屬性根本,然後由各門主選入門下,也可自行選擇師門。」

鳳離天妖冽的臉上一片冰寒。

坐在水中,聽著外頭杏圓與白靈的打鬧,還有青剎不嫌事大的湊熱鬧。

片刻后,緩緩道,「加強藥效。」

紅魅一驚,「殿下,這已是……」

「無需多言,加。」鳳離天閉眼,再次沉入水底。

紅魅皺眉,良久,還是將手中藥瓶里的粉末,全部倒入了池水中。

原本紫色的池水,忽然呈現出一種暗紫帶黑的顏色!

連空氣中,微微飄繞了一層紫霧。

水底下,鳳離天原本暴露的青筋,驟然猙獰,像一條條爬在他肌膚下的巨蟲,瘮人又可怕!

他咬緊牙關,任由意識,再次將他帶入那個可怕的地方。

讓他再去眼睜睜看著自己,掐斷了一個將尖刺戳進他胸口的小孩的脖子。

那是小孩子么?

滿嘴的血牙,張牙舞爪,只曉得發出獸吼的咆哮。

他最後麻木冰封的心,終於,慢慢被黑暗浸染了。

……

皇家武堂的第二輪甄選,是在皇都武堂外的練武場進行。

雲輓歌抵達的時候,見到偌大的廣場上,僅剩餘數百人,較之前幾日的千人無數,得以進入第二關試煉的,簡直鳳毛麟角。

她甫一抵達廣場,便見一半以上的人,都朝她看來,眼中神情意味各不同。

她也並不理會,找了個無人的地方,剛剛站定,一身紅衣的龐麗就滿臉是笑地沖了過來。

「輓歌!你來了!」

雲輓歌朝她微微一笑,上下打量,「你沒事了?」

龐麗得意地甩了甩袖子,「我爹去珍瓏閣買了一瓶藥效好神奇的靈泉,我喝了后,當晚就好啦!還漲了一階修為,現在已經是大圓滿武者啦!」

靈泉?

雲輓歌心中微動,面上卻不顯。

「你怎麼樣?」龐麗又去拽她的胳膊,「我被打暈了也沒看見,今天一到這,就聽好些人說,你被一個白衣高人給救了?是不是你家那位天公子?」

往常說起這人時,雲輓歌眉眼中總有一抹遮掩不住的歡喜。

可現在……

龐麗笑意收斂,「怎麼了?你們吵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