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白動也不動,嘴裡吐出一個字:「死。」

十七道白氣飛出。

以前,袁白每說一個字,只能吐出一道白氣。現在,他血氣雄渾無匹,又有著精細的控制手段,已經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這種聲音秘術想吐多少道,就吐多少道,再也無需連連出聲。

白光如電!

瞬間就追上藍慶玉等人,穿透了他們的身體。

「噗——」

鮮血飛濺中,十七個半步宗師齊齊倒地。

「你……」

藍慶玉勉強轉過頭,盯著袁白說道:「你殺了我,你也活不了,裁決所的人,很快就會找你的,哈哈哈……」

– 「武者裁決所,我又有何懼。」

袁白曬笑一聲,吐出一道白氣。

「噗!」

藍慶玉的腦袋登時爆開。

廣場上面的人,才發現死了人。

登時,驚叫聲,尖叫聲,議論聲混在一起,整個廣場亂成一團。

對面。

一座七層的高樓之上。

一個面容清瘦的中年人站在窗邊,此人,正是城衛隊的丁辰宗師。丁辰旁邊,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白衣青年,青年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先天真氣波動,一臉貴氣,一看就是身份不凡之輩。

丁辰笑道:「一拳打死凌空雲,一口氣擊殺十七個半步宗師。公子,這袁白,已經擁有宗師榜強者的實力。」

白衣青年微微點頭,說道:「實力倒是不錯,不過這性子就有點桀驁不馴,在東雲城中,都敢大開殺戮,連貴族都敢殺。這完全不把我城主府放在眼裡吶。」

丁辰笑了笑,說道:「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可以先把袁白收服。他這性子嘛,可以慢慢打磨,慢慢調教的。」

「再說了,桀驁一點,也不是壞事。我們可以把袁白當做一把刀,專門清理那些老貴族。這些老貴族,越來越肆無忌憚,連王室都不放在眼中,死了也是活該。」

白衣青年微微點頭。

老貴族,絕大部分是王朝剛剛建立時,所分封的貴族。

經過數百年的經營,這些老貴族建立了一個個龐大的家族,勢力越來越大,已經嚴重影響到王權。

現在,也該清理一番了。

丁辰看著外面,眼神中閃爍著精光,說道:「凌空雲,藍慶玉,明如光及文獨鋒四人乃是貴族。袁白殺了他們,很快會就引來武者裁決所的人,等袁白無法應付的時候,我們再出面。」

「武者裁決所強者如雲,有不少的老怪物,根本不是袁白所能應付的。只有他腦子沒問題,他就只能加入我們……咦,來了!」

廣場之中,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隊黑衣人,像是幽靈一般。

這些黑衣人,手持長劍,渾身上下帶著一種殺伐氣息,遠遠看上一眼,就感覺到全身不舒服。

他們一出現,廣場上的人,都生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紛紛避開。

一些識貨的武者,見到這隊黑衣人,更是臉色大變,連熱鬧也不敢看了,趕緊退出了廣場之外。

「這,這是裁決者!這是武者裁決所的裁決者!」

有人低聲驚呼起來。

「什麼!這是裁決者?」

「天啊,裁決者都到了,有大事發生了!」

「趕快離開!這些裁決者,都是武者裁決所培養出來的殺戮機器,他們專門殺戮武者,根本沒有感情!我們湊近看熱鬧的話,被他們一劍斬了,死了也是白死!」

「走走走!」

武者們一個傳一個,紛紛退避。

一個衣領之上,綉著四把金色小劍的黑衣人,環掃全場,冷冷喝道:「武者裁決辦事,閑雜人等速速退去,否則後果自負!」

此言一出。

一些好奇心重的人,又或者藝高膽大的人,也趕緊退避。

幾個眨眼的時間,原來沸沸揚揚的廣場,就變得空蕩蕩的。

袁白站著不動。

事實上。

他殺死藍慶玉等人之後,要想走的話,有大把時間可以走。他沒走,就是在等這些裁決者。

武者裁決所威名極大。

數百年來。

也不知道有過多少武者,被他們審判處死。

其中,不泛宗師級的存在。

可以說,整個越林郡的武者,對武者裁決所都忌憚不已,平日里,根本就不敢提起這五個字。

不過。

在袁白眼裡,武者裁決所,只是一個強大一點的組織,只要有足夠的實力,就完全不用懼怕。

他站在這裡,就是想解決他們,一舉解決麻煩。

呼呼呼!

破空之聲響起,十二個黑衣人,如同一張網圍了過來。

袁白也不動,任由他們把自己團團圍住。

一道道氣勢湧起,盤旋。

殺氣騰騰!

氣氛緊張無比。

廣場之外圍觀的武者,一個個屏住氣看著。

「裁決者不會輕易出動,這次跑到廣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是來審判袁白的!袁白是流雲武院的老師,乃是一位煉體宗師。他剛才連續殺了十八人,包括貴族宗師凌空雲,還有貴族出身的半步宗師藍慶玉,明如光和文獨鋒……」

「老天爺!這位袁老師太猛了吧!連殺四位貴族,難怪裁決者都來了。」

「這袁老師殺了人,為啥不逃呢?」

「呵呵,逃?能逃到哪裡去?數百年來,被武者裁決所盯上的人,從來沒有能夠逃掉!一個也沒有!」

錯愛總裁的復仇契約 「是啊是啊,被裁決所盯上的人,根本逃不了,就算宗師也是逃不了!你們看,帶頭的兩個裁決者,領口處有四把金色小劍,這是四級裁決者的標記!四級裁決者,相當於武道宗師!」

……

高樓之上。

丁辰和白衣青年,都站到了窗口,遠遠看著。

白衣青年微微動容,說道:「兩個四級裁決者,十個三級裁決者!看來,裁決所的人,對袁白還是挺重視的。」

丁辰點頭同意。

四級裁決者,相當於宗師。

而三級裁決者,相當於半步宗師。

為了對付袁白,武者裁決所居然出動了兩位宗師,還有十位半步宗師,可見他們對袁白的重視。

白衣青年又說道:「四級裁決者極為神秘,一心只修鍊殺戮之術,戰鬥力遠勝普通宗師。袁白被兩個四級裁決者盯上,估計連十招都接不下。丁辰,你盯緊一點,袁白落敗之後,以城主府之名把他保下。」

丁辰點點頭,說道:「我明白的。」

場中。

一個衣領上綉著四柄金色小劍的黑衣人越眾而出,冰冷的靴子踩在地面之上,喀喀有聲。他冷冷的盯著袁白,說道:「袁白,你在東雲城中,肆意殺戮,連殺四位貴族,無視貴族尊嚴,罪行深重,還不速速散去力量,接受審判!」

裁決者的聲音,冰冷無比,在廣場中回蕩。

廣場外面的武者,一個個噤若寒蟬,屏住了呼吸,他們的目光,都落到袁白身上,想看看袁白如何回應。

袁白沒有出聲。

他直接就是一拳,往裁決者的腦袋砸去。

——-

明天真的上架了,時間是中午12點,大佬們花幾分錢訂閱一下唄。。。

——- 誰都想不到,重圍之下,袁白還敢主動出手。

龐大的血氣,化成血紅色的璀璨拳芒,拳芒轟出之際,越變越大,化成四五米高的拳影。巨大的拳影,如同天外流星撞下,方圓百米內的人,只感覺眼前全是刺眼的紅光,如同看到了一輪太陽!

「轟!」

附近的四個三級裁決者,當場被打爆,整個身軀像是西瓜一般爆開,鮮血和身軀碎塊雨點一般的灑下。

巨大的拳勁如同波浪一般衝擊而出,又把周圍的幾個三級裁決者震得原地跳起,鮮血直噴,慘不忍睹!

廣場外面的武者,都驚呆了。

任他們做夢都想不到,袁白一拳之下,就把一群裁決者打得這麼慘。

「大膽!」

「放肆!」

狂亂的氣浪中,兩個四級裁決者齊齊變色,一左一右殺奔而來。

左邊的四級裁決者,手執長劍,長劍揮動間,一道璀璨的劍氣如電而至,虛空像是被裁成了兩截!

裁雲劍法!

裁雲劍法修鍊到極致,可以揮劍決浮雲,一劍之下,無人不可斬,無物不可破,乃是裁決所的至高劍術!

而右邊的四級裁決者,手裡握著的,則是一柄長槍。此槍長達一丈二,長槍刺出,如同衝出火山的毒龍!

裁決者都是殺戮機器,他們修鍊的,都是簡單高效的招法。這一槍,看似簡單,實則無論是角度,速度還是力量,都達到了一種完美境界,看到長槍的時候,長槍已經臨身,無可抵擋!

一劍,一槍,極盡殺伐之能,斬宗師如斬草!

袁白眉頭一挑。

這兩個四級裁決者,實力確實不錯,隨便拉出一人,都比凌空雲強大得多。

不過。

也只是如此罷了。

兩人發出來的攻擊,每一絲細節,都逃不過他的耳朵。如此一來,再璀璨,再恐怖的招式,又有什麼用呢?

袁白出拳,左拳迎劍,右拳撼槍。

「轟!」

像是雷霆炸開,拳頭和槍劍之間的交擊之聲,響徹天地,震得大地抖動,千米外的樓層都嘩嘩顫抖。

兩個四級裁決者只感覺一道強大得難以置信的力量,從兵器上傳過來,長劍彎曲,長槍扭曲!

「這道力量,至少也有十五萬斤!」

「這真的是人的力量?」

作為一個殺戮機器,兩個四級裁決者早已經沒有感情,眼神從來都是冰冷一片。但此刻,他們冰冷的眼神中,滿滿都是驚駭之色。

袁白的力量,嚇到他們了。

就在兩人驚駭時。

袁白真正的攻擊來了。

虛空中,兩道血紅色的小刀一閃,直取兩人咽喉!

血色小刀乃是血氣所化,小雷音訣的手段催發之下,和聲音一般快!

兩個四級裁決者只見紅光一閃,血色小刀已經飛到咽喉一尺之處!

危險!

極度危險!

兩個四級裁決者同時感覺到了危險,頸部詭異的一扭,竟然在間不容髮間,避開了血色小刀。

「嗖!」

血色小刀擦著兩人的皮膚飛遠。

兩人齊齊生出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後背涼嗖嗖的,卻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一身冷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