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皓軒點點頭,他走上前去,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然後站了起來,葉皓軒的外婆過世的比較早,所以葉皓軒對她的印象比較模糊,依稀記著她是一個利索的老太太,刀子嘴,豆腐心。 見到金翅魔猿主動後撤,寒夢瑤等人立即壓力一松,精神一振,緊緊地纏著金翅魔猿,不讓其得逞。

片刻功夫,杜風便已是趕至,五行劍一揮,朝著金翅魔猿斬去,同時對寒夢瑤等人道:「你們四人去幫助其他人,速速解決對手,然後集中力量攻打某一處,幫助裡面的人。」

「你自己小心!」寒夢瑤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溫柔與關心,朝著杜風輕聲說道,而後與包圖等人迅速後撤,朝著銀影、鶴舞等人所在撲去,幫助他們穩定局勢。

寒夢瑤四人一解放出來,場上形勢立即大變,寒夢瑤加上鶴舞、銀影兩人的戰團中,包圖加入雨純和齊族強者的戰團,敖勝加入黑衣老者的戰團,對陣綠袍男子,方臉中年人則是加入另一個戰鬥之中,如此一來,瞬間將局勢控制住。

片刻之後,絡腮鬍子與另一名幫手兩人合力對付綠袍男子首先有結果,二人原本便是完全佔據著上風,此時金姓女妖被杜風斬殺,這名綠袍男子大驚之下,被絡腮鬍子一掌擊中,隨後便被同伴一刀劈過,斬成兩半,連同元神一齊斬殺。

金角老者臉色無比陰沉,而其他的妖修亦是大為擔心,不少人面露驚色,看向金角老者。

臉上有著淡淡銀色符文的老者沉聲道:「金兄,形勢恐怕要脫離控制,接下去如何是好?」

「既然不能殲滅這些外來者,看來只有談判一途了!」片刻之後,金角老者終是嘆了口氣,沉聲說道。

「談判?」

「什麼,談判?」

猴頭獅身妖修、白毛怪人、臉上有著淡淡銀色符文的老者聞言均是一驚,旁邊的其他一些妖修亦是大驚。

「不錯,我們無法斬滅殺這些外來者,同樣,他們也別想將我等趕走,從而獨吞這裡的寶藏,既然如此,雙方便談判吧,這才是最終的解決之道。」金角老者臉色凝重,有些不甘心,但是看看如今身前的光幕,在裡面這些外來者的猛攻之下,已經搖搖欲墜了。

而外面還在激戰的幾處,都已經形勢不妙了。

這幾位中級尊者境的妖修均是一陣沉默,金角老者說得有理,他們不得不接受這個局面。

啊!

又是一聲慘叫傳出,與敖勝和黑衣老者對陣的綠袍男子亦是被殺。

若是愛,請等待 之前其同族的強者被絡腮鬍子兩人斬殺,令其又驚又怒,如今戰意一減,更是不堪,被敖勝二人斬殺。

「所有人後撤!」

終於,金角老者下令了,原本操控著大陣的眾多本大陸妖修聞言,紛紛抽身後退,而金翅魔猿等與人激戰的妖修,亦是極力後撤,不過,依然又有一人被斬殺。

轟!

巨大的白色光幕在青州各族的攻擊之下,終於是抵擋不住,完全破碎,大陣被破!

青州各族強者大喜,身形一晃,便是出現在杜風等人身邊,與金角老者等遙遙相對。

「外公,風兄!」杜風滿臉激動,來到風行烈、風清業還有那名中年美婦身前,與二人打招呼,至於那名中年美女,他直接無視,而風行烈亦沒有給他介紹的意思。

對於杜風的無禮,中年美婦神色有些陰沉,怒氣一閃而過,不過卻是不敢說什麼,剛才的戰鬥,她也是看到了,中級尊者境的人魚女妖都被杜風斬殺了,她可不敢觸其霉頭。

風行烈亦是大為激動,百餘年後再見外孫,竟然已經是與他同階的強者了,實在是太令人震憾與激動了。不過他按下了杜風後面的話,而是沉聲道:「待會兒再說!」隨即將目光投向前方。

杜風亦是知道此時不是敘舊的時候,按下心情,神色一冷,看向前方的金角老者等眾妖修。

「諸位外來者,我們都是來尋寶的,老夫以為,沒有必要再打下去了吧?」金角老者緩緩開口。

「哼,老怪物,之前你怎麼不說這話,將我等困在大陣中時,你怎麼沒想過這點?現在才來說些,不覺得太遲了嗎?」雷族的強者滿臉怒色。

他們雷族已經死了兩人了,其中一個還是他這一脈的嫡系後人,自然是心中憤恨難平。

「如今你們雖然脫離大陣,但是,你我雙方若是真的要打起來,我想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結束的吧?而且,雙方必然都將會死傷眾多,這一點,大家都不願意看到吧?」對面猴頭獅身的妖修冷冷開口。

此妖這話一出口,立即引起眾多議論,青州各族及本地妖修不少強者均是意動,顯然這一點打動了他們的心。

畢竟大家來此都是為了匠神門的遺迹而來,期望能夠在這裡找到一些寶物,獲得機緣,沒有誰希望死亡的。

之前雙方勢如水火,那也是建立在本地妖修掌握了大局,困住了青州各族,有望將他們一舉殲滅之故。如今形勢變化,無需再拚命的話,誰還願意打生打死呢?

「不錯,之前是我們被困,不拚命就會死,自然是要拚命,如今既然可以和談了,那就沒必要打了。」有人表示認同猴頭獅身妖修之言。

「哼,人家有能力殺你時,你跟人家拚命,人家沒能力殺你了,你就放過人家?這就是你的思維嗎?」也有人立即反駁,表示憤怒之意。

……

聽得眾人議論之聲,金角老者面無表情,青州各族這邊,雨族的老者、蛟族的中年強者等幾名中級尊者都是默不作聲,暗暗思考著。

「況且,你們也殺了我方不少同伴了,大家的損失都差不多,我想,再打下去,形勢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吧,難道非要搞到最後,雙方只剩下五六個人嗎?」臉上有著銀色符文的老者亦是出聲。

「若是雙方和解,請問,這裡面的寶物怎麼辦?現在不打,待會兒找到寶物了,雙方不是照樣要打起來?」杜風淡淡的問了一句。

「不錯,還是要搶寶物的!」立即有不少人跟著說道。

這話算是問到了關鍵之處。

金角老者目光陡然一冷,看向杜風,雙眸之中精芒令人不敢直視,與此同時,金角老者身上氣息大盛,高級尊者的威壓瞬間釋放,沿著一個方向朝著杜風壓下。 高級尊者的威壓如同一座山嶽般朝著杜風重重壓下。

青州各族強者大吃一驚,風行烈亦是臉色一變,身形一晃,便是準備護在杜風身前。

杜風卻是朝著外公微微一笑,右手伸出,攔住風行烈,而後看向金角老者,目光一冷,重重地哼了一聲,「怎麼?想殺我嗎?恐怕沒那麼容易吧!」

話聲中,杜風身上金光一閃,一層金色的鎧甲便是穿在身上,同時其雙手握拳,在身前一個交錯。

轟!

低沉的爆鳴聲響起,一層狂暴的衝擊氣浪以杜風為中心,朝著四周急劇盪開,而身處爆炸中心的杜風卻只是上身微微一晃。

金角老者雙目一凝,看向杜風的目光更加慎重了,杜風能夠斬殺那金姓的人魚,實力定然非凡,他剛才試探之下,亦是知道了,換成一般的初級尊者,在他這威壓的壓迫之下,就算不受傷至少也得後退數十步,可是杜風卻只是上身微微一晃,跟個沒事人一般,可見法力之深厚了。

金角老者心中對杜風有著極大的恨意,若是這個年輕的人族小子,以金姓女妖以及金翅魔猿出手之下,這些外來者的援手都將被殺個乾淨,如此一來,沒有了外援,大陣里的外來者終將被他們所殺。

可是,偏偏出現了這個年輕人,雖然只有初級境界,實力卻是超強,連斬初級境的赤炎蛟與中級境的金姓人魚女妖,破壞了他們的大事。

金角老者也是想殺了杜風,可是,剛才這一試探,他不禁大為凜然,這個年輕的人族,不是那麼好殺的,就算是自己動手,沒有數百招恐怕還拿不下此人。

「果然是年輕有為啊!」面對杜風的嘲諷,金角老者卻是淡淡一笑,隨即看向青州各族的強者,道:「既然是來尋寶的,那自然是有危險有爭奪的,也是有死亡的危險的,諸位身為尊者,難道是一直待在宗族之內修鍊至今的嘛?又有哪一位不是經驗豐富千辛萬苦,獲得各種機緣,方才有今日之成就?」

雙方眾人均是點頭,不錯,能夠成就尊者境,哪個不是天才輩?但是每個人也是付出了努力,和宗族內的其餘天才爭資源,爭機會,和外界的對手爭造化,爭機緣,全都經歷各種磨難。

就算是杜風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說得有道理,他自身的經歷更是充分驗證了對方的話語,他可是從來就沒有可依靠的家族、宗派,能夠有今日的成就,雖然和身上的血脈有關,但是,若沒自己的努力與堅持,辛苦與廝殺,怎麼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便進階尊者境了。

見到眾人都是對自己的話表示贊同,金角老者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麼發現寶物之後,自然是各自憑機緣、各自憑本事爭奪了。」

許多人點頭表示贊同,然而,也有不少人則是臉色一變,雨族的老者冷哼一聲,冷笑著道:「你說這放自然是無比輕鬆了,在場的這麼多道友中,就你一個人是高級境界,只要你出手,誰還能與你爭啊!」

不錯!許多人隨即醒悟過來,是啊,就這個金角老者是高級尊者,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初級境界,根本不可能與之爭奪嘛!連原先表示贊同的人也開始搖擺起來,臉色陰晴不定。

「呵呵!老夫知道諸位的擔心,這樣如何?老夫提個建議,諸位看看如何,然後再做決定!」金角老者卻是一點都不生氣,依舊是笑呵呵的。

青州各族當中,雨族的老者、雷族強者、霸天虎族的老者等中級尊者都是默不作聲,看著金角老者,而本大陸的妖修中,猴頭獅身妖修、金翅魔猿、白毛怪人、以及臉上有著銀色符文的老者亦是面無表情,只是眼光偶爾掃過金角老者,顯然都是在看此人會提出什麼建議。

金角老者凌厲的目光緩緩掃過全場,所有初級尊者均是受不住那種強大的威壓,或低下頭,或轉過臉,不敢直視,只有那些中級以及像杜風、風行烈這種實力超的初級尊者方才能夠坦然面對這種威壓。

「這樣,在這個超凡殿以及神兵閣、神匠爐、萬丹坊等主要地點,老夫每個地方只出手一次,其餘的便由大家各自爭奪了,如何?」金角老者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不少人立即眼睛一亮,超凡殿等各個地方,所收藏的寶物定然不少,若是這個金角老者只是和他們爭奪其中一樣東的西話,倒也是相當可以的。

大不了,就是每個地方內最為寶貴的那樣東西他們不去搶嘛,交給這個妖修了,其他的,便可以自由爭奪了。到時,各憑本事,他們就不相信,會什麼都得不到。

眾人大是心動,眼中露出一絲熱烈,準備答應。

青州各族均是沉默,特別是幾個大族,雨族的老者、雷族的強者、雲族的強者、霸天虎族的老者、蛟族的中年強者、飛鶴族的中年女子,這六人都是中級尊者,而五色孔雀一族的儒雅中年強者,還有風行烈,兩人則是不遜於中級尊者的存在,八人已經隱然成為了各族的頭,此刻眾人均是將目光投向這八人,等待著他們做出決定。

「諸位以為如何?」雨族的者率先開口,神色肅穆,聲音頗為低沉。

按照金角老者的說法,他們這些人都將失去與此人爭奪最為寶貴的物品之機會,身為大族的他們,自然是不甘心的,可是,若不答應,其餘各族恐怕亦會不高興,反而令青州各族離心離德。

風行烈等人自然明白雨族老者話中隱含的意思,亦是神色凝重,認真的思考著。

金角老者面帶微笑,心中甚是篤定,他相信,這些外來者不得不答應他的提議,而對於他來說,一切寶物都是次要的,如何突破眼前的境界,再進一步,達到聖階才是最主要的。

而這個契機,定然也是隱藏在這些地方中的某一處,只要發現了,他就會毫不留情的出手。所以,一次機會就足夠了。

果然,半刻鐘后,雨族的老者微微抬頭,看向金角老者,沉聲道:「好,我們答應你的提議,同時也希望,所有人都能夠遵守規定,不許私自下黑手,否則,便是全體同道的敵人,必將群起而討之!」 風行烈原本是反對這個提議的,不過杜風卻是制止了他,暗示他無需反對,雖然不明所以,但出於對杜風的信任,風行烈便將要說的話收回去。

接著,風行烈耳邊傳來杜風的聲音,「外公,屆時若有必得之物,你我二人聯手,當可擋住此妖,再聯繫一兩名幫手,擊敗此妖定然可行!」

風行烈又驚又喜,不錯,以自己外孫杜風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力壓中級境界的強者不在話下,已經超出自己一大截,二人聯手對付此妖,自保應當無礙,再有一兩個強有力的幫手,壓制住此妖也是不無可能之事。

想到此處,風行烈心中大喜,便開始考慮找幫手,誰更合適。

既然雙方已經達成了和解,接下來便是進入超凡殿內了。

超凡殿是一個名稱,但卻並非只有一個殿,而是一片宮殿群,大大小小的建築,至少有十餘座,其中最為雄偉自然是中間的那處大殿了。

遠遠看去,此殿約有兩百丈之高,正面也有七八十丈寬,整座大殿像是一座塔的外形,共分九層。

青州各族及本大陸眾妖修站在遠處望著此殿,心中大為感慨,同時又是有些興奮,終於進入此地了,這裡不知會有什麼寶物在等他們。

很快,雙方近百人的隊伍便是散開,有的朝著中間的大殿而去,有的則是對著周圍那些副殿奔去,畢竟,誰也不知道哪裡會有真正的寶物。

當然了,中間大殿內存放重要寶物的機會肯定是更大一些,不過那裡競爭也更激烈,沒看到金角老者還有那些中級境界的強者都是朝著中央大殿而去嗎?

杜風、寒夢瑤、包圖三人與風行烈、風清業還有那名中年美婦一組,同樣朝著中央的大殿奔去,五行劍的劍靈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想要獲得最為重要的傳承,便只有前往這裡。

在跨入超凡殿外圍的圍牆瞬間,劍靈便告訴一件事,「我又感受了那種感覺,這裡,有像我一樣的存在,而且,他應該比我還要高級。」

杜風身形一滯,神色疑惑,用神識與劍靈交流著,「什麼感覺?你在說什麼?什麼比你還要高級?」

劍靈嘆了口氣,道:「你也知道,唯有神器方可孕育出器靈,不過器靈也有等級高低的,普通的只是有神智,如同常人般,強大一點的則能協助主人,操控神器,學習一些技能,再高級一點的,便是像我這樣的,不但能學習強大的神通,還能自創神通,精通煉器、煉丹等某一技能。」

杜風身形再次朝前飛奔,一面繼續與劍靈交流,「嗯,這個我知道,之前你有說過。像你這種屬於第三個層次的,極少極少,只有少數上品神器的器靈才有這種能力。」

劍靈的聲音變得有些凝重,緩緩道:「其實還有第四個層次的,只不過之前從沒出現過,因為大家都認為不存在,所以我便沒說。如今卻是有了!」

「第四個層次?那是什麼樣的?」杜風一驚。

劍靈深深地吸了口氣,有些激動,片刻之後,方才道:「第四個層次只有聖器才有,聖器的器靈便是屬於第四個層次,它不僅能夠學習創造神通,還能控制!控制比它低級的法寶與器靈!還有相關的空間,這個才是最為可怕的。」

杜風亦是讓劍靈的這番話給驚到了,身形不由得停了下來,滿臉的震驚之色。

「怎麼了?」寒夢瑤時刻都在關注著杜風,當即關心地問道。

「府主?」包圖亦是愣住了,看著杜風。

「小風,怎麼啦?」

前方的風行烈等人聽到動靜,亦是回過頭來,關切地問道。只有風族那名中年美婦有些不高興,大家都在全速趕往大殿,好爭奪寶物,此時怎麼能停下呢?

「沒有,繼續前行!」杜風搖了搖頭,平復內心的震動,此等事太過重大,就算是自己的外公也不能說出來,更何況還有其他人在場。

「只有聖器才有?那你的意思豈不是說,這裡真的有著聖器存在?」饒是杜風使勁壓下心中激蕩的情緒,依然是忍不住心緒難平,因此,神色間的表情頗為奇怪,像是極為激動的樣子,卻又在極力忍住,看得寒夢瑤等人頗為奇怪,不時將秀眸望杜風。

「不錯,正是此意!原先我還有些懷疑,如今基本上可以確定了!我感覺到他了,就在這大殿里,他也早就感覺到我的存在了!」劍靈點了點頭。

杜風邊走邊以神識同劍靈交流,「你詳細說說,這個聖器器靈的本事。」

劍靈亦是從原先的激動緩緩平息下來,略微沉吟片刻,而後組織著語言,道:「能夠像我一樣學習創造神通技能,這一點你已經知道了,我就說說最重要的區別,或者說他最強大的地方。」

「在匠神門那些大宗師的研究與推斷里,他們認為,聖器一旦孕育出器靈,此器靈在最初階段便能夠學習創造神通,接著他能夠控制身邊比他低級的法寶,也就是神器與靈器,哪怕這些神器當中有著器靈。」

「最厲害的是,器靈能夠令聖器與整個宗族所在地界相連,比如匠神山!從而能夠控制這個地方。」

杜風已經被劍靈所透露出的信息給驚呆了,隨即想到了什麼身體一震,「那你認為,這個聖器的器靈是否已經控制了整個匠神山?」

「我還無法確定,從目前所知來看,無法得出什麼結論,但是,有著聖器的存在,這是必然的!」劍靈搖了搖頭,語氣很是堅定。

「那這件聖器在這個大殿里嗎?」杜風抬頭看向前方不遠處的巍峨大殿,眾人正飛奔在路上。

「就在這個大殿內,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了!」劍靈聲音有些奇怪,激動中帶著不安。

「那你能感覺到這個器靈的態度嗎?」杜風眉頭微皺。

劍靈略一停頓,而後道:「目前尚不得而知。去看看吧,我也很想見識一下,聖器還有聖器的器靈,究竟是如何強大的。」

杜風亦是有些激動,「好,那我們就進去見識一下。」 中央大殿的第一層極為寬廣,正面七十餘丈寬,縱深也有七十餘丈,總共佔地約七十畝左右。

第一層的布局很是簡單,中間一個大殿,擺放著幾張桌子椅子,兩邊幾個房間,除此之外,便無其他了。

這一層看起來像是用於接待或者開會商討之用,兩邊的房間則是用於休息。

部分強者已經在大殿里尋找寶物,有些人則是試著破除房間外的禁制,進入裡面。

金角老者只是目光一掃,便是朝著第二層而去,還有不少妖修也是跟著此人上了二層,而青州各族當中,同樣是大部分上了二層。

「外公,上去之後,我們便分開,各自行事,萬一有事,立即傳訊與我!」在劍靈的提示之下,杜風與風行烈等人分開,畢竟,此事事關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

「等下你們二人一起行動,尋找寶物,不用管我!」杜風又朝著寒夢瑤與包圖吩咐道。

寒夢瑤與包圖點了點頭,包圖眼中亦是有著火熱,躍躍欲試,而寒夢瑤則是柔聲道:「你自己小心點!」

第二層的布局大同小異,不過,大間大廳內的一幅畫卷卻是立即引起了一番爭奪,七八名強者同時出手,爭奪那幅畫卷。

那畫卷原本是掛在大廳的正後方位置,乃是下品神器級別,只不過卻是沒有器靈罷了,不過就算如此,亦是引得七八名尊者出手爭奪,瞬間便在大殿內打了起來。

杜風沒有任何停留,直直往上沖,第三層、第四層,……一直到第九層,方才停下。

第九層的布局與下方几層都不相同,分成了九個房間,在劍靈的指引下,杜風直接衝進了中間的那個房間。

杜風的身影消失片刻之後,又上來幾道身影,這其中便包括那名金角老者、猴頭獅身妖修,以及雷族的強者、霸天虎族的老者等人。

這些人身為中級尊者境的強者,下方各層不過是略略停留,稍一搜索,發現沒有心怡之物,便是繼續往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