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英格蘭王室的影響和安全問題,黛卿卿倒不怕,已經窮得恨不得一英鎊當兩英鎊用的英格蘭王室,是不會拒絕基拉尼女勛爵領地繁榮之後的大把王室獻金。何況這個偏僻得讓人連地名都不一定拼得出來的地方,也許除了某些慕名前來的愛爾蘭權貴,幾年內是不會有人關注的。

再不濟,作為領主的黛卿卿,自然有資格雇傭一支武裝為自己的領地安全效力,相比之下,愛爾蘭各地的英格蘭貴族們幾乎個個都養著一支規模不等的私人雇傭軍,理由自然是鎮壓隨時可能出現的愛爾蘭人叛亂。相信華美陸軍外籍軍團那裡未來是可以淘出一批要錢不要命的兵種子的。

也許不久之後,這個在17世紀的愛爾蘭還屬於最荒涼的角落,將成為未來獨立的愛爾蘭國家經濟最發達的地區。

……

此時此刻,在遙遠的百慕大島,華美陸軍外籍軍團第一營的官兵終於結束了最新一期島嶼作戰訓練。370多名官兵開始在碼頭集結,準備登船前往瓜德羅普蝴蝶島雙子港市。在那裡,他們將再進行最後一期為時一個月的熱帶叢林戰訓練,然後就將投入到西島的肅清作戰中。

而他們的指揮官斯科特上尉,則已經返回了西點鎮,將和自己的女兒度過一段家庭生活。(~^~) 本站收錄的所有均由本站會員製作上傳,純屬個人愛好並供廣大網友交流學習之用,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識產權,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指出,本站在確認後會立即刪除。

本站僅提供存儲空間,屬於相關法規規定的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的網路服務提供者,且未直接通過收費方式獲取利益,

適用於接到權利人通知後進行刪除即可免除責任的規定。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Copyright?2013263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權所有執行時間:0.394447秒

ICP備案號:湘B2-20100081-3互聯網出版資質證:新出網證(湘)字11號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文網文[2010]129號

「不知幾位公子還有什麼需要吩咐的?」看到再次出現的小炎子等人,左千雲恭聲問道。

「你就是漠鐵傭兵團的大當家左千雲?」冷血背著雙手看向左千雲問道。

「正是在下!」聽到冷血的話,左千雲回應之後不禁看向小炎子。

看到左千雲的話,小炎子往前走出一步,道:「這位就是我大師兄,冷血!」

「原來是冷公子,有什麼需要我漠鐵傭兵團去做,冷公子儘管開口!」知道這位看上去極具威嚴的男子就是花舞飛揚的大弟子,左千雲滿臉堆笑的說道。

「左大當家,今日我們前來你這裡,只是想向你打聽一個地方,還希望你能如實回答。」聽到左千雲的話,冷血臉色也有些緩和。

「是是是,不知冷公子有什麼需要問的?」聽到冷血的話,左千雲急忙應合道。

「十萬大山,你知道在哪裡嗎?」冷血直接開門見山的看向左千雲問道。

聽到冷血的話,左千雲臉色明顯一僵,最後強笑道:「不知道冷公子怎麼會突然問及十萬大山地處何地?」

「不是你該問的,你最好不要問,只需要如實回答即可!」聽到左千雲的話,水凌志沉聲道。

看到對方聽到水凌志的話后,臉上的怒氣,儘管一閃而逝,小炎子輕笑道:「左大當家,實不相瞞,我們師兄弟幾人經過秘法推演,算出吾師此時被困十萬大山之中,故此想要前去一探,看看該如何救出吾師。」

聽到小炎子的話,左千雲一臉恍然之色,不過隨即想到眼前幾位是那位大人的弟子,師傅都被困,作為弟子如何援救,難不成師傅還不如弟子?不過還是將自己知道的說出來,道:「十萬大山乃是一處險地,但是說是大凶之地也不為過,相傳曾經無數至尊曾在那裡發生戰鬥,經過不知多少歲月,那裡已經演變成為一處凶地,在我剛剛踏入修鍊一途不久,曾有大批前輩高人到那裡尋寶,結果卻只有一人以重傷的代價活著出來,且沒有多久便坐化而去,直到今日,十萬大山仍舊是人們心中一處魔地。」

「行啦,如果是一般之地,如何能夠困住吾師?」聽到左千雲的話,水凌志不耐道:「左大當家,你只需把坐標給我們就好,其他就無需擔心。」

「是是是,是我多慮啦!」聽到水凌志的話,左千雲笑道:「從這裡往西南方向直行,會有一座名叫萬山城的城池,然後以萬山城為基點,向著南方前行一百里便到了十萬大山邊緣之地。」

「呵呵……!」聽到左千雲的話,小炎子輕笑道:「左大當家,我師弟為人是很隨和的,只是因為我師尊的緣故,說話有些不當,還望你海涵一二。」

在得知自己等人需要知道的消息后,小炎子再一次唱紅臉,給左千雲兩拳之後再給三兩顆甜棗。

離開漠鐵傭兵團之後,冷血幾人直接朝著左千雲告知的方向而去,只在空中留下五道耀眼的虹芒。

第二天下晚時分,冷血五人終於來到左千雲曾經提起的萬山城,一番打聽之後,在城外南邊一百裡外確實是有一片草木不生的群山,此起彼伏,連綿不絕。

「雪兒,凌志,清風你們三人早點休息,我與小炎子出去打聽一二,明日便動身前往十萬大山。」說完之後,冷血便與小炎子一起朝著市集走去,而雪兒三人卻是轉身走進身邊一家客棧。

一個衚衕中,道路兩旁擺滿各種物品,冷血與小炎子走到這裡之後,掃視所有人一眼后,走向一個穿著邋遢,瘦若干柴的老者,問道:「老人家,你這裡可有關於十萬大山的信息?」

聽到有人問自己,邋遢老者抬起頭打量一眼冷血與小炎子兩人之後,才有氣無力道:「有,不過很貴,你們有靈石嗎?」

「靈石,我們有,就看你的消息能夠值多少?」小炎子看著老者露出一絲冷笑。

聽到小炎子的話,抬起頭看到小炎子嘴角掛著的那一絲冷笑,老者直接丟出一本有些泛黃的小冊子,道:「一百靈石。」

「靠,你坑我呀,就這麼一本快要爛掉的小冊子就想要一百靈石?」聽到老者的話,小炎子當即跳起來吼道。

「我的信息就是這個價,要與不要,你自己決定,不要就走開,不要在這裡打擾我做生意。」聽到小炎子的話,老者面色不耐的說道。

「你這個關於十萬大山的信息不是現在的吧?」在小炎子說話的時候,冷血合上冊子后看著老者說道。

「呵呵……!」聽到冷血的話,老者輕笑道:「現在的十萬大山還真沒有幾個人敢去,所以也沒有新的信息可以出售。」

「師兄,還要不?」小炎子轉頭看著冷血問道。

「算啦,這本冊子對於我們用處不大,買來也是雞肋。」說完冷血轉身就走啦。

看到冷血轉身就走,小炎子追上來急聲道:「師兄,那我們可以問問其他人吧?」

「沒用的,現在的十萬大山根本就沒有人敢進去。」冷血說完之後,掃視周圍一圈后,湊到小炎子耳邊輕聲道:「剛剛那本冊子上的內容我已經全部記住啦。」

「啥?」聽到冷血的話,小炎子瞪著雙眼看著前面的冷血,半晌都沒有說話,心裡卻是一陣不可思議的想到:「原來大師兄還有這樣的一面呀?!」

「喂,師兄等等我!」

一片一眼望去就看不到邊際的山坐落在萬山城的南邊一百里處,草木不生,連綿無延,被一片濃霧籠罩著。

十萬大山外部區域的半空中,冷血五人站在半空中,看著眼前此起彼伏的山體,臉色一片默然。

「師兄,我看這裡沒有十萬的山體吧?」看著眼前一片,小炎子皺眉道。

「在那次至尊戰之前,這裡確實有十萬座,只是那一次大戰,很多山體被打殘甚至化成塵埃,現在沒有十萬之數,但是卻也已經變異,有一種無形的場域終日影響著這片區域。」聽到小炎子的話,冷血點頭沉聲道。 本站收錄的所有均由本站會員製作上傳,純屬個人愛好並供廣大網友交流學習之用,作品版權均為原版權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識產權,如果版權所有人認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會損害你的利益,請指出,本站在確認後會立即刪除。

本站僅提供存儲空間,屬於相關法規規定的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的網路服務提供者,且未直接通過收費方式獲取利益,

適用於接到權利人通知後進行刪除即可免除責任的規定。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Copyright?2013263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權所有執行時間:0.394447秒

ICP備案號:湘B2-20100081-3互聯網出版資質證:新出網證(湘)字11號網路文化經營許可證:文網文[2010]129號

「場域?」聽到冷血的話,小炎子四人一臉迷惑的看向冷血問道:「什麼叫場域?」

「場域,是一種無形的能量干擾某一區域的規則與秩序,讓這一區域處於混亂之中。」

「難道這裡之所以會形成場域,真與很久遠之前的那場曠世大戰有關?」小炎子一臉驚恐的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當年那一戰該是有多麼的驚天動地,驚神泣鬼?」

「我想與那場大戰應該有所關聯,正是因為大戰中各大至尊皆是全力以赴的出手,導致能量混雜,久久不能消散,久而久之便形成如此場域,讓這一地獄變成令人驚悚的險地。」冷血說完之後道:「接下來就由我與小炎子進入十萬大山,而你們三人則只要留在外面即可。」

「師兄,我們不能讓你們前去冒險,生死與共。」聽到冷血的話,水凌志皺眉不悅道。

「沒事,你們留在外面還有艱巨的任務。」聽到水凌志的話,冷血搖頭輕笑道:「我們此次進去不是歷練,主要任務是尋到師尊,而你們需要在外面接應,不然按照師尊都要迷失在裡面,我跟你二師兄又豈能安然出來?」

「這……!」聽到冷血的話,水凌志沉吟一下,抬起頭笑道:「好,一切就按照大師兄所言!」

「你們三人需要小心,提防他人偷襲!」說完之後,冷血看向小炎子,看到小炎子點頭回應之後,兩人同時各自帶起一道虹芒消失在原地,沒過多久便消失在十萬大山之中。

深入十萬大山沒有多久,冷血與小炎子便從空中艱難的降落在這裡。

看著眼前這一片亂石之地,小炎子后怕的道:「師兄,這裡不能飛行難道也是因為場域之故?」

「我想應該是與場域有關。」聽到小炎子的話,冷血沉默之後,不確定的道:「據我所知,每個地方的場域都不盡相同,所以引起的負面作用也是不同的。」

「不知道師尊現在身在何處?」聽到冷血的話,小炎子眉頭再一次緊皺起來。

「我們還是儘快找到師尊后離開,不要再在這裡逗留,不然後面會發生什麼我們也不知道,畢竟按照老爺子的話,我們也只是知道師尊是被困在這裡。」說著冷血率先朝著深處走去。

在這裡,雖然冷血兩人不能凌空飛行,但是身體素質卻依舊強過凡人,所以行進速度還是很快的。

兩個時辰之後,兩人出現在一個山谷前,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禁一陣好奇與迷惑。

「師兄,這裡是有一座活火山嗎?」小炎子看著眼前時不時就會從地面之下噴射出一些石子,小的如鴿蛋,大的有人頭大小,神色震驚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此地危險遠遠高於剛才我們所經過的地方所發生的一切,且噴射出的這些石頭,速度與力度都很有破壞力,如果有誰不小心被這些石子射中,下一刻就會被射成篩子。」聽到小炎子的話,冷血也是一陣心驚。

「是嗎,沒有你說的那麼玄乎吧?」聽到冷血的話,小炎子彎下腰撿起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扔進山谷中,並沒有看到有石頭撞上被拋進去的這塊石頭,卻莫名的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

「嘭……!」

沒過多久,那塊被扔進去的石塊便發出一聲脆響后變成無數塊落在山谷中。

就在石塊剛剛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頓時引得山谷再一次噴射石塊。

看著眼前的一切,小炎子震驚道:「威力這麼大,看來還有用肉眼看不到的小碎石。」

「在這十萬大山中,處處存在著危險,我們還需要更加小心,剛剛如果大意間闖進去,結果不堪設想。」說完之後兩人轉身繞過山谷,繼續深入十萬大山之中。

再過一個時辰之後,兩人來到一片沼澤地,四周依舊是泛著灰白色的石頭,而在兩人身前的這塊地卻是一片石頭被風風化后形成的迥然不同的沼澤。

石灰中加入水般,給人一種黏稠無比的感覺。

啪……

小炎子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扔在沼澤上時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下一刻,小炎子的雙眼圓睜,只看到那塊被自己丟出去的石頭就那樣的化成粉末混合在其中。

「這,真夠奇怪,還有這樣的危機?」小炎子說著便在再一次的扔一塊石頭,看看剛剛是不是純屬巧合。

「嘶……!」

再一次的證明小炎子看到的是真實的。

「看看這個是否也能熔化?」看到小炎子的舉動后,冷血手中出現一把武器,想也沒有想便丟到沼澤中。

「哈哈……!」

看到躺在沼澤上的武器依然還在,小炎子一陣大笑道:「原來只是土屬性的東西會被熔化。」

就在小炎子剛剛說完,之前平靜的沼澤地突然之間翻滾起來,就像是一位強者被惹怒,咆哮著。

剎那間,被冷血扔出去的那把武器便被化成一團精華,沉入沼澤底部。

「這……!」看著眼前一切,小炎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忍不住磚頭看向冷血。

看到小炎子看向自己,冷血不由搖頭一嘆,道:「原本還想從此過,現在看來只能再次繞路啦,真不愧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十萬大山。」

不知不覺冷血兩人進入十萬大山已經是第二天,兩人已經走過不知道多少里,也不知道已經無奈的繞路多少次。

第二天中午,兩人出現在一片平常不過的峽谷前,看著眼前的一切,小炎子不由呼出一口氣,放鬆道:「終於遇到一處平常的峽谷,不然每次都神經緊繃,都快麻木啦。」

說完之後,小炎子便閉上雙眼,好像是在細細地品味一道來之不易的菜肴般,滿臉的愜意與享受。

看到小炎子這般表情,冷血剛剛浮上臉龐的笑意再一次退去,冷聲道:「可能你的願望要落空啦。」

「嗯?」聽到自己師兄的話,小炎子迷惑的睜開眼,當看到眼前的一切后,臉色也瞬間大變,陰沉似水的冷聲道:「看來還真不能消停,也罷,我們一路前來都能避則避,既然如此,現在就好好的活動一下。」

「在這裡一切都要小心,千萬別陰溝裡翻船。」聽到小炎子的話后,冷血也沉聲提醒道。

「嗯,放心吧,師兄!」聽到冷血的告誡后,小炎子點頭投以一個笑容,之後便盯著前方過來的一群石怪。

看到前方為數不多的十幾個石怪,冷血道:「一會兒不要戀戰,離開這裡才是最重要的。」 1626年3月21日,周六,農曆二月二十四,春分。

一年一度的春耕終於開始了,經過一個嚴冬的惡劣雪災洗禮的北美大地,終於給予了中華美利堅共和國一次苦盡甘來的大回報。雪融后的土壤營養水分充沛,病蟲死翹翹,又十分容易翻耕。

從南方的澤西鎮,到北方的波特市,再到幾百公裡外的青城市,全國各地一片片規整的農場里,聲勢浩大的春耕拉開了序幕。一排排重型挽馬拖曳的農機器械以既定的路線前進,一片片黝黑的土壤被破開,然後蓄力聯合播種機又以極高的效率將精心處理后的麥種埋入土層,最後再撒下用鯨骨粉、鯨乾粉以及若干天然原料配製的綠色化肥。

畜牧草場中,一群群牛羊在牧羊犬的亢奮跑動下,悠然地咀嚼著春季第一茬最鮮嫩的草料。能熬過一個酷寒嚴冬的牲畜,個個都有著極強的體質,再加上不斷的優秀品種進口,只需要半年的時間,去年冬天的損失就能繁衍彌補過來。

站在波特市區官邸的陽台上,看著遠方那一片片國營農林漁牧集團農場里的熱鬧場景,市長林朝恩是意氣風發。經過兩年艱難的開拓建設,波特市終於正式啟動國家農業核心基地經營計劃。

去年波特市的農業種植面積還不到8000畝,今年就直接超過了3萬畝,農業蓄力機械的使用率也是全國最高的。全市目前1600多居民里,農業人口更是佔了三分之二以上,受僱用的周邊各印第安部族僱工,也達到了近千人。等到夏收之時,各類農產品的收穫量將直接把之前一直得意洋洋的澤西鎮給打趴下,到明年這個時候,農業經營土地面積又將擴大到5萬畝,到時候整個波特市宋河兩岸都將是一望無垠的農場和牧場。屆時僅一個波特市,就將養活全國人口還綽綽有餘!

同時,一群群來自曼城市、西點鎮的那些如「蒼蠅」般的私營小貿易商,也在這個開春的時節涌到了波特市。他們將以這裡為基地,撒網般進入周邊的各個地區,乃至遙遠的西面的易洛魁人的地盤。華美的印第安貿易商們將從那些苦熬了一個冬天的印第安部族村落手裡收購各類毛皮、土產甚至是狗頭金、自然銅,然後波特市又將成為國內最大的印第安貿易中心,從而為波特市並不專長的商業貿易氛圍添磚加瓦。為此駐紮在波特市陸軍軍事基地的一個營的陸軍部隊和本地的國民警備隊將分批護送,以保證本國商人的利益。

遺憾的是,波特市北方10多公裡外那片早就勘探到位的高品位淺層磁鐵礦和無煙煤礦,將繼續雪藏著。要開發這些礦產,必須要等到通往礦區的簡單道路完成後才能進行,為此林朝恩一度和榆樹鎮的毛建展開了「較量」,以爭奪來自蝴蝶島的戰俘勞役以及年度移民配額。但鑒於交通的問題,榆樹鎮的鐵礦開採價值和難度會更有利,所以林朝恩的大手筆被政府內閣果斷打壓。

其實林朝恩一點都不用擔心波特市會被輕視,作為國家北方戰略布局的核心城市,許多政策和建設開發項目都直接來自政府內閣,基本上移民和勞力安置都是最優先順序的。而且經過兩年的「奢侈而浪費」的國家級重點投入,波特市的某些市政基礎建設的完整性與合理程度甚至比首都曼城市還要高上一籌,加之獲得內閣批准的優厚的農業土地私營承包租賃政策,波特市是唯一一個允許並鼓勵小規模私營農場(300畝以上,1000畝以下)的本土城市,對國內遷居國民尤其是華裔的吸引力非常足。

諸如此類,波特市今年的城鎮人口定居指標,林朝恩直接定在了3000人,而早在半年前,相關的市區擴建已經開始了。

當林朝恩一個人躲在官邸里滿腦子歪歪的時候,在波特市西南郊區的一片林場邊緣,華美木業公司的造紙廠一旁,一處坡丘地形的養殖場里,一大堆孩子在飼養員的保護下,正圍著一群奇怪的動物在玩耍,而毛茸茸的動物也非常乖巧地不斷嗅著小孩子的頭髮,甚至還舔著孩子們的臉,引起了一陣陣歡笑。

假如此時有個穿越眾在場,估計會直接喊出「草泥馬」三個字,嗯……確實是草泥馬。這種來自南美高原山區的珍貴羊駝,自去年正式引進后,如今已經有200多頭安置在了波特市的畜牧區。羊駝是後世極為優質的毛纖維與肉類畜牧品種,習性非常溫和,長相可愛不說,進食習慣也極佳,對牧場幾乎不存在什麼破壞習性,更對波特市的氣候適應能力極強。

據說這批羊駝的毛料產出已經早早被楊雯雯的紡織廠給預定了,甚至長期和南美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打交道的任長樂夫婦還將獨立引進更多的羊駝,並以合資的方式委託給國營農林漁牧集團蓄養繁殖。今年開始,羊駝毛將作為高檔毛料成衣的原料進行加工,以滿足暴發戶們的「上等人奢華情結」。

除了羊駝,一處大規模的養馬場也在波特市宋河東岸正式建立,到時候除了澤西鎮的馬匹繁育場,波特市將擁有國內第二家,甚至是最大的一家馬種繁育基地,未來的內陸開拓所需的大量優質馬匹,除了高價進口外,就指望波特市的產出了。

……

以波特市為代表的春耕大運動在這個周末如火如荼的展開著,吸引了國內包括《曼城周報》和曼城廣播電台的全程關注。但這不代表這個日子裡沒有更多讓人感到振奮的事發生。

此時此刻,在曼城市長島西區的海軍基地軍港內,五艘披紅掛綠、漆著華美國海軍經典黑白雙色迷彩的機帆輕巡洋艦正在做著出航前的準備。碼頭邊,軍樂隊已經就位,若干政府官員或市民嘉賓也翹首以待。

一字排開的五艘機帆輕巡洋艦,分別是去年10月恢復入役的憲法號,完成大修改裝升級的共和號、西點號,以及整個建造工期和海試提前半個月就完成的寶石級機帆輕巡洋艦的首艦藍寶石號和同級艦貓眼石號。

有著更加漂亮的飛剪船首的兩艘寶石級機帆輕巡洋艦,是華美國海軍最新銳的主力戰艦。這種滿載排水量達到1450噸,採用2組320馬力蒸汽機的戰艦,在海試中用純蒸汽動力直接跑出了9節的巡航時速,比憲法號還快了1節,純蒸汽動力全速航行更是創造了14節的記錄。而且經過更嚴格的質量管理,該型戰艦的海試表現比憲法號當初顯得更加自信。

今天,五艘輕巡洋艦將組成迄今為止第一支全混合動力編隊,前往瓜德羅普蝴蝶島,代表海軍參加西島肅清戰役。

隨著軍樂隊的鼓樂齊鳴,「藍寶石號、貓眼石號入役暨艦隊出航儀式」就這樣開張了,在五位艦長的帶領下,編隊全體官兵整齊列隊,接受海軍司令王鐵鎚少將的檢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