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些琴奴也被這些狂暴的攻擊給轟得面目全非,缺手斷腳,重重的砸在旁邊的宮殿牆壁上!

待攻擊過去,眾人這才看清那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琴奴,頓時瞪大了雙眼。

「這!」一名地宮守衛長老面色驚愕的盯著最前方那名琴奴,「這是蘇長老的琴奴!」

眾多守衛長老平時沒事經常切磋,自然對彼此的琴奴都非常熟悉!

這名守衛長老一叫,其他幾名守衛長老也跟著看了過來,頓時也認出了那名琴奴!

不僅如此,她們還認出了其他好幾名琴奴,都是分屬於另外幾名長老了!

顯然她們攻擊錯人了!

這些人根本不是偷潛入地宮的賊人,而是她們自己人!

「剛剛那名弟子呢?!」一名長老瞬間回過神來,厲聲喝道。

她這一喝,其他人也紛紛回神並想通了其中的關節。

「快!抓住剛剛那個人!她才是真正潛入地宮的賊子!」

他們疾聲呼喊著,猛然回頭,想要尋找君雲卿的蹤影,卻只看到了一道青色的身影迅疾無比的掠出地宮大門。

君雲卿這時已經脫了妙音宮的偽裝,變成了之前喬裝的男身。

身形瀟洒而靈動的往外掠出的同時,她手中摺扇一打,特意壓低而顯得低沉微啞的聲音大笑著回蕩在眾人耳中:「多謝你們送我出來!告辭了!哈哈!」

她說著袍袖揮動,當下人便如青柳拂擺,瞬間乘風而起,扶搖直上,一下就衝出了地宮。

「追!」

那名領頭的地宮守衛長老面色鐵青,想到自己的疏忽竟然放跑了真正的賊人,頓時心中說不出的悔恨。

她從牙縫裡狠狠的擠了一個字,身形瞬間舒展開,無形的領域之力遍布全身,只是一個晃眼,就出現在君雲卿剛剛所在的地方,朝著後者離開的方向追去!

其他人連忙跟在她身上,跟著朝君雲卿追去。

沒人注意到,一道銀色的身影在地宮大殿廣場之上一晃,瞬間就沒了蹤影!

那正是隱藏了身形,準備在關鍵時刻幫君雲卿的夜十八!

從君雲卿進入地宮開始,他就一直隱藏在這間大殿廣場之中,若不是君雲卿及時出來了,只怕他還會使出之前撕裂巫峽之淵生死境的能力,直接破開地宮深處的防護!

雖然這樣會耗費他很多能量,但夜十八對此並不在意。

他從天梵谷的至寶天神玉舍利中,吸取了很多能量,即使多耗費了一些,也沒什麼的。

「夜十八!」察覺到自己身邊瞬間唰的多了一個人,君雲卿一驚轉頭,正看見男人野性帥氣的面容,頓時鬆了口氣。

她剛想通過水滴耳墜問問夜十八在哪呢,人就出現了!

省事了!

「快走!妙音宮留守的兩名司音長老正在趕來!」夜十八的話語言簡意賅。

他的語調平板低緩,即使是在說這樣危急的情況,也聽不出一絲一毫的急促之處,這樣的語氣,很容易給人信心。

君雲卿聽了點點頭,身形衝出地宮之後,便瞬間往上拔升。

只要回到雲傾天宮,就安全了!

憑藉雲傾天宮的防禦和隱蔽,別說司音長老,就是妙音宮本人在此,也別想發現!到時候,她自然可以從容離開!

不過因為地宮的存在,妙音宮方圓千米的地方,都被籠罩在一種莫名的神力磁場之中,若是雲傾天宮驀然靠近,很容易引起妙音宮上下的警覺,所以君雲卿之前將它停在了妙音山山腳不遠處。

這會卻是要跑出妙音宮的磁場籠罩範圍,才能回雲傾天宮。

「唰唰唰!」

在君雲卿的身形掠上天空之時,早已經等待在附近的儲浩等人的身形也在同一時間衝天而起,向她這邊匯聚而來!

在他們趕過來時,地宮之中的守衛長老和弟子們也沖了出來。

「混賬,放下聖物!束手就擒,否則,死!」 最先衝出來的那名守衛長老看著天空之上的君雲卿等人說不出的憤怒。

對方竟然混了那麼多的人進來,自己宗門卻毫無所覺!實在是該死!

今日過後,她一定要稟報宮主,讓她整頓防護,彈劾負責今天宗門防禦的長老!

「哼!到了我手上的東西,就是我的!你們妙音宮自己都是雞鳴狗盜!就不要做出這麼一副憤慨的樣子了!禮尚往來,我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君雲卿揚聲道。

少女一雙星眸微眯,唇角微翹,精緻如畫的眉眼經過喬裝后,顯示出幾分雌雄莫辯的英氣,此刻說話時眉眼間隱約透出幾分狡黠之色。

——君雲卿是打定主意要讓天梵谷的人背黑鍋到底了!所以才會說出這麼一番似是而非的話!

她這話不是說給這些妙音宮的人聽的,而是說給四域城內的妙音宮主等人聽的!

如果她沒猜錯,妙音宮主等人現在應該已經和天梵谷的人衝突上了。

等她回來聽到自己的這番話,那麼就有好戲看了!

君雲卿一番話說完,身形沒有半點停留,和儲浩等人迅速往妙音宮外衝去!

「給我留下!」

眼看她們要走,那些長老顧不上思索君雲卿話中的意思,手一揮,便帶著妙音宮的眾人向前衝去,同時手中一起奏響了各自的樂器!

「咚咚咚!」一道道沉悶的響聲連綿不絕的響起,卻是那些琴奴腳掌狠狠的踩踏在地面上,在那些碎石飛濺之中,整個人身形陡然暴起,以絕對強悍的力量瞬間增強速度,猶如離弦的箭一般搶在妙音宮眾人面前,沖向天空之上的君雲卿等人!

這一下足足有近千人飛撲而起,嗬嗬嗬的怪叫聲充斥著整片天空,配合他們揮動的蘊含著雄渾力量的拳頭,令得儲浩等人都赫然變色。

面對這樣恐怖的圍殺,君雲卿面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

對於怎麼混入妙音宮以及得手后,如何逃出並且在這過程中順利嫁禍給天梵谷,她和夜十八有過完整的推演,目前這樣的圍攻也曾經推演過!

至於脫身的辦法……

「皮皮,看你的了!」她說著,單手按住了衣襟之中的皮皮。

「啊?」

看它?看它什麼?!皮皮瞬間瞪大了一雙小綠豆眼,瞬間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預感成真——它被君雲卿抓著,一把丟了出去!

「嗷嗷嗷!」皮皮渾身的鳥毛都在風中凌亂!

君雲卿的聲音在這時束成一線,傳進了它耳中:「不要變身,用力朝我們噴火!」

皮皮一雙綠豆眼一瞪,想也沒想的直接一個深呼吸,整個身體猛地像皮球一樣的鼓起,隨後驀然一張口。

轟!

一股無比炙熱,瀰漫著洶洶高溫,猶如烈日驕陽直落而下的恐怖熱浪,猛然從它口中噴了出來!

這股熱浪,連一般的玄聖境都不敢硬抗——皮皮這傢伙,一緊張,把自己儲蓄許久的本命金火,都給吐了出來!在此刻白晝之下,更是牽引了天空之上高懸著的太陽炎力下來!令得它的火焰溫度再度暴漲了一個檔次!

君雲卿唇角狠狠的一抽:這傢伙,讓它用力噴,這也太用力了啊!它是想燒死他們嗎?其實這傢伙是妙音宮派來的卧底吧?!關鍵時刻來團滅他們的!

君雲卿都不知道該怎麼說皮皮好了!

這隻賤鳥!

好在她這邊早有準備。

「夜十八。」她看了旁邊銀衣黑髮的男人的一眼,這一次的脫身嫁禍計劃,最大的關鍵就在夜十八身上!

只要他能夠擋住這一輪攻擊,他們就可以從容離開!

夜十八一臉的面無表情,在君雲卿出聲之時驀然一步跨出,借著皮皮噴出的火焰將眾人全部吞沒,遮擋了所有人視線的剎那,身形迅速變高變大,同時樣貌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只是瞬間,一道極為龐大,頭頂擎天,腳踏大地的銀甲天神身影便出現在那烈烈燃燒的火焰之中,隨手一抓,就將君雲卿等人保護在了巨掌之中,隔絕了皮皮吐出的本命金火!

與此相比,那些暴沖而來的琴奴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嗤!嗤!嗤……」一些實力稍弱的琴奴,直接扛不過皮皮本命金火的灼燒,在穿越烈焰的過程中,身體赫然汽化!

而那些僥倖扛過本命金火的灼燒,衝到烈焰中心君雲卿等人所在地方的琴奴也沒好到哪去。

他們狠狠的撞到了那幾乎擎天立地的巨大天神身影之上,在一聲聲「砰砰砰」的爆響中,猶如一隻只被噴了殺蟲劑的跳蚤,雨一般的落了下來!

有些更是直接被撞得在空中爆成了一團碎屍肉塊!暗黑色的血液潑灑了一地!

烈焰之中,夜十八變成的巨大天神身影隱隱扭曲著,看起來似實還虛!

「天道請神術!」看著前方烈焰中的巨大天神身影,妙音宮的眾人俱都驚呼起來,「是天梵谷的人!」

天梵谷的人雖然低調,甚少出谷,但每年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弟子外出行走的!

中央天域的眾人對於天道請神術的特徵也有一些了解!

眼前這天神身影如此龐大兇悍,顯然這附近有精修天道請神術的天梵谷強者接應!

不然怎麼解釋這突然出現的天神身影?

要知道中央天域之中,很多特殊的功法都可以喚出神魔虛影,但只有天道請神術有化虛為實,將之變成天外身外身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天梵谷的人施展天道請神術所幻化而出的天神形象俱都十分相像,都是那種女的仙氣飄飄,姿容曼妙,男的則威武不凡,形如金剛怒目!一看就是同出一脈,其他特殊的功法想模仿也模仿不來!同樣的,天梵谷的人一出手,也無法隱瞞自身功法出處!

眼前這個天神身影的相貌分明就是天梵谷一脈!

搶奪她們妙音宮聖物的,是天梵谷的人!

這個認知,深深的紮根在了妙音宮眾人的心底,再加上君雲卿之前那些似是而非的話的暗示,天梵谷這個黑鍋註定背到死也洗不清了!

這才是最高明的嫁禍之計!

君雲卿什麼都不用多說,甚至不用高聲大叫我是天梵谷的人什麼的,就已經讓妙音宮的人深信搶奪聖物的人是天梵谷的人!

就算天梵谷的人日後辯解不是他們,甚至拿出各種證據,妙音宮的人也不會相信,只以為是他們狡辯!

因為人總是更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東西! 「走!」君雲卿手一揚,一股勁氣將不遠處的皮皮一把攝過來。

夜十八抓著他們,直接向外掠去。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忽然傳來一聲冰冷的喝聲。

「既然來了,何必急著走呢?我們妙音宮可不是別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說話間,天邊一聲爆響,伴隨著無比磅礴浩瀚的氣息爆開,一道碧綠色的光芒瞬間從遠處急馳而來!

「噹噹當!」待那道光芒掠到眼前,眾人才看見那是一個碧綠的小鍾!

其周身紋飾著漂亮的紋理,流光溢彩的,中間的撞芯是金色,飛行之中急速的撞動著!如同一道碧綠的紅光,直朝夜十八所變化的天神身影撞了過來!

——天梵谷的天道請神術優勢明顯,弱點也明顯,一旦請出的天神虛影被強力破掉,玄者本人也會遭受重創!

玄尊境的強者有自我開創的世界做為庇護,請出的天神在面對強力攻擊時,可以退入世界之中退避,但玄尊境以下卻沒有!

當然,請出的天神身影是天梵谷的人最強的攻擊手段,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破掉的!不自量力的話,很容易會反傷!

重生後夫人每天福氣爆滿 但很顯然,這個碧鐘的主人對自己有這個自信!

「轟!」那碧鍾掠行而過的地方,無形的領域之力外放,直接縱橫切割,將無數空間給爆成碎片,那****而出的恐怖力量,一般的玄聖境強者也要被擊傷!

這麼恐怖的力量,說話之人的身份昭然若揭——是妙音宮的司音長老來了!

「八長老!」看見天空之中暴轟而來的碧綠小鍾,下方眾多的地宮守衛長老和弟子們面上都露出驚喜無比的神色。

「是八長老來了!太好了!」

在妙音宮,能用數字代替姓名放在長老二字面前的,只有妙音宮主之下的司音長老!

她們按照實力從一往下排!

很顯然,君雲卿他們對上的這位,是實力在妙音宮排名第八的司音長老!

在這名八長老出現之時,妙音宮後山的某處,一道比她稍弱上一些的氣息也瞬間爆起,朝這邊急掠了過來!

又是一名司音長老!

不過妙音宮的後山距離地宮這邊有一段距離,這名司音長老沒那麼快趕到!

而地宮深處密殿的偏殿之中,兩名司音長老的氣息爆發之後,剩下那些緊閉的銀色棺柩猛然打開了四副!

棺蓋翻滾著被轟飛,四道流光爍金的身影瞬間從中爆射而出,沖向密殿大門!

正和琴奴王者在密殿門口對峙著的紫冠火凰鳥見狀大喜,「是鎮守的第八長老和第十二長老接到消息趕過來了!」

這四個天琴奴,正是兩人的專屬琴奴!

可惜琴奴王者坐鎮密殿大門,那四名天琴奴剛衝過來,就被他直接轟飛,半天爬都爬不起來!

紫冠火凰鳥看著氣怒不已,卻也萬般無奈——琴奴王者在妙音宮傳承了近萬年,其他天琴奴根本無法與之爭鋒!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想著它又有些慶幸,還好那個搶了聖物的人並沒有將琴奴王者也帶走,不然妙音宮這次可真是虧大了!

要是兩大鎮宮之寶都被人順走了,它估計也就不用活了,直接自裁還能死得輕鬆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