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看到葉鋒睜開眼睛后,開口對著葉鋒說道。

只是他的話剛出口,便發現,原本包裹著葉鋒的,猶如霧氣般的濃郁靈力都被他瞬間吸入體內,而且隨著他的吸入,更多的靈力開始向著他彙集。

「突破?」

看著這瘋狂彙集的靈力,老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古怪。他沒有想到葉鋒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

其實葉鋒也沒有想到會這個時候突破,要知道,他雖然到了三階巔峰,但距離上次突破還沒有幾天的時間,這麼快又突破一階嗎?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不過想想,這一百零八種手法的神奇。便也就釋然,在秘境中這麼濃郁的靈力,而且這一百零八種基礎手法,貌似都有聚集靈力的功效。

而且隨著手法演練的越多,聚集起來的靈力也越多。

其實,葉鋒不知道的是。煉丹手法幾乎都有彙集靈力的功效。

這瘋狂的靈力一直持續了一個時辰才緩緩散去。

這也幸虧秘境內靈力濃郁,如果是在外邊,他恐怕只是吸收靈力也得吸收半天,這還得包括吸收靈石。

四階真武者,所需的靈力可不是一般龐大,而且葉鋒的靈力本就十分凝練,這本身就需要更多的靈力。

老人看著葉鋒,心裡也微微嘆了口氣。

丹道三關,其實是他們宗門招收真傳弟子的考核。在他以前的宗門,每天最少幾百人前來考核,但是能完美過這三關的人,百年不一定有一個。

要知道,凡是參加這三關的人,都有一定的丹師基礎,甚至煉丹幾十年的人都有,有的人還有一定的名氣。算得上是一個煉丹大師,但就算是如此。百年能出一個完美通過三關的人都是萬幸。

再者,這三關更在這秘境里設立萬年之久,但是卻一個通過三關的人也沒有,可見這三關的厲害。

但是現在被一個十七歲的年輕人,只用了幾天時間通過?

何況,他認識葉鋒。知道葉鋒武修也不過才接觸兩年的時間,那丹藥方面更沒有接觸過,現在居然通過真傳弟子的考核了嗎?這簡直是難以想象。

這得需要多麼強悍的煉丹天賦才能有如此成就啊!

在他以前的宗門,能辨別一百種草藥,控制兩條鯉魚。一年能掌握二十種手法,就能加入丹宗的外門。

而能辨別五百種草藥,同時控制三條鯉魚,一年內掌握五十種手法就有資格加入丹宗內門。

辨千草,控制五條鯉魚,一年內掌握這一百零八種基礎手法,就有資格成為真傳弟子。

而葉鋒可以說超額,完美的通過了考核。

其實老人在這裡設置三關,就是希望選出真傳弟子。

本來他自己都沒有抱著什麼希望,但是沒有想到真的出現了。

「難道天佑我萬草一脈?」看著葉鋒,老人心裡暗自想到。

「林老……」

葉鋒突破完后,起身對著林老躬身行禮說道。

看到這一百零八種手法,葉鋒才知道他猜想的果然沒錯,丹藥一道,果然不是這麼簡單,就這一百零八種基礎手法的博大精深就超出了他的想象。

雖然他演練出了這一百零八種手法,但他只是照葫蘆畫瓢,根本沒有深入理解,要想把這一百零八種手法悟透,可不是幾天就能辦到的。

「葉鋒,我問你,你可願意成為我丹宗萬草峰第二百五十八代真傳弟子!」

聽到葉鋒的話,老人點了點頭,一臉肅容的對著葉鋒問道。

要是葉鋒通過第一關,第二三關,就算沒有通過,也會有一些丹藥的傳承給他。

但是現在葉鋒卻完美通過三關。

如此天賦的弟子,老人自然不願意錯過。

「丹宗萬草峰嗎?」

聽到老人的話,葉鋒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

「林老,我怎麼沒有聽說過這丹宗呢?」既然疑惑,葉鋒自然便問道。

他雖然對大陸了解的不多,但是卻也知道,整個大陸被四大勢力把持,就是宗門勢力中也並沒有丹宗。

「丹宗啊!並不在這個大陸,他在一個遙遠的地方,你現在實力太弱,還不宜知道的太多,等你達到所謂的宗師境界后,才有資格知道這些,否則對你的修鍊沒有任何好處!」

「別打大陸?」

葉鋒聞言,不由得渾身一震,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未完待續。。) 葉鋒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大陸並不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大陸,要知道,這天狼大陸已經大的超乎他的想象,這樣的大陸在這個星球上居然還不止一個?那這個星球到底有多大?

「你現在不宜知道的太多,你只要知道,這個世界非常大,大的超乎你的想象,天狼大陸?呵呵……..你以後實力到了,不想知道也會有人告訴你!」

看到葉鋒震驚疑惑的神色,老人對著他解釋了一句。

「林老,可是…..我不想加入任何宗門!」

葉鋒聞言臉上露出了一絲為難的神色說道。

「嗯?為什麼?」

聽到葉鋒的話后,老人的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老人雖然已經老到成精了,但還是猜不透葉鋒的想法。

葉鋒聞言,便把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哈哈……」

聽到葉鋒的講述后,老人大笑起來。

「幼稚!」

「只有弱者才會如此想!」

老人笑完,看向葉鋒的時候,臉色一冷說道。

「在這個世界,那裡又不存在束縛呢?束縛只是對弱者存在,只要你夠強,無論如何也不會有束縛,如果沒有實力,就是不加入任何宗門束縛也時時刻刻存在,如果你夠強大,這天都要向你低頭……唯有強者才有資格談不被束縛,弱者沒有任何資格談,談了在別人眼中也就是個笑話!」

「所以唯有變強才是唯一的出路,無論是加入任何宗門其目的都是變強,等你成為這個宗門的最強者,這個宗門所有的束縛都將對你沒有任何作用!」

「小葉,想不被束縛,這個心是好的,但是你現在還沒有資格談,這個世界太大了……大到你無法想象。就算是你獨自成為宗師又如何?有的人生下來都比所謂的宗師強大,所以變強吧!為了以後不被束縛,現在被束縛一下又如何呢?如果不能變強,束縛不束縛都是一樣!」

「想要真正的不受束縛。那就不擇手段的變強,這才是這個世界的本質!」

聞聽老人的話,葉鋒的心頭巨震,臉色更是青一陣白一陣,讓他的心裡也煩亂不已。

啊…….

片刻,葉鋒站起來,仰天長嘯一聲,發泄了心中的煩悶之氣才覺得好了一些。

老人看到葉鋒的樣子后,並沒有停止,而是繼續道:「就像是你。你感覺現在沒有束縛,但連真實的實力都不敢爆發出來,這難道就不是束縛了嗎?而且年輕人,不要一味的隱忍,這對修行。對心境沒有任何好處,當爭則爭,當狂則狂,依照本心,勇往直前,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

「就算暴漏本身的實力又如何?這只是一種磨礪,你現在的路才剛剛起步。如果一直保持這樣的心態,那麼你的成就也將有限!更別說成為強者了!」

「加入一個宗門,加入一個勢力,這只是你變強路上的一個過客而已,當你強到遠遠超過這個宗門,這個勢力的時候。你會發現,這個宗門籠罩在你身上的束縛早已經消失不見!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虛妄,唯有自身的實力才是根本!」

「當然,也不是說讓你什麼宗門勢力都要加入,對自身實力提升沒有任何幫助的宗門勢力。加它作甚?」

老人說完后,便再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葉鋒。

如果葉鋒連這一點也看不透,那他的成就終將有限。

葉鋒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老人的話,讓葉鋒感覺他一直以來的堅持變得有些可笑。

尤其是老人隻言片語中,透漏出來的那個龐大世界,更是讓葉鋒嚮往。

過了一會,葉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堅定,道:『林老,我想知道丹宗萬草峰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存在!』

老人聽到葉鋒的問話后,臉上漸漸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他聽出葉鋒話中的鬆動,但是卻還是有自己的想法,這讓老人十分滿意。

如果因為這一番話,葉鋒馬上便要加入丹宗萬草宗,他反而會低看葉鋒一眼。

強者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如果頭腦一熱,容易衝動的話,就算天賦再好也不會在這條路上走遠。

「丹宗,相對來說並沒有多少束縛和要求,因為丹宗是一個鬆散的組織,當初是一百零八位丹道大師,聯合組成的一個丹師聯盟!」

「而萬草峰則是當初一百零八位丹道大師,萬草真人的一脈,當初的丹宗強大無匹,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也沒落了!」

「萬草峰也在凋零,如果你加入萬草峰,那就是萬草峰唯一一位真傳弟子,而加入萬草峰不需要你做什麼,遇到什麼事情,能幫就幫一把,最主要的就是把真傳弟子一脈傳下去,唯有真傳弟子才掌握著萬草真人一脈的精髓!」

聽到葉鋒的問話后,老人對著葉鋒講述起來。

「那林老你是?」

葉鋒聞言后,好奇的問道。

聞聽葉鋒的話后,林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道:『我曾經是萬草宗的真傳弟子,但是當年當我成為這丹仆殿的主人時,前塵便跟我一筆勾銷…..我只能算是萬草峰傳承者!』

「那……」

「好了,有些事情還不適合你知道,等你足夠強大的時候,我會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

「現在該你做決定了…..」

老人看著葉鋒,這樣的一個好苗子他可不願意錯過,萬年來的第一個,要是錯過了,可能就不會有第二個。

「我願意加入萬草峰!」

葉鋒聞言后,略微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

「哈哈……..好!」

老人聞言大笑了起來,萬年的等待,現在終於等到了,這如何能讓他不高興呢?

……………………..

葉鋒完美闖過三關,老人給了葉鋒三份靈藥,當然給葉鋒的也是一般的靈藥,因為其他的靈藥。即便給了葉鋒也沒有任何用處。

老人眼中的普通靈藥,但是在葉鋒的眼中已經是極品,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葉鋒,丹宗弟子不禁止任何弟子加入其他勢力。可以說,這個世界任何宗門勢力,只要你夠強,為了更強,加入其他更強大的宗門勢力都不會有人去管,否則的話,那些真正的強者沒有人會願意加入一個勢力,加入任何勢力,對擁有強者之心的人而言都是一個過客!」

「當然,如果你沒有達到最強的時候。就加入別的勢力,被追殺也是應該的!」

葉鋒聞聽老人的話后,點了點頭。

遇到老人,傳承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則是讓葉鋒有了一種蛻變。

丹仆殿的丹房內。

「凡丹分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丹藥,奪天地之造化,把這種造化融入一爐是為丹……..」

剩下的一天時間,老人對著葉鋒講起了丹道的一些知識,這些都是葉鋒所欠缺的。所以葉鋒聽得十分認真。

一天的講述,讓葉鋒對丹道知識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而且越聽,葉鋒心中的疑惑越大。

因為老人的講述簡直顛覆了他的認識,只是每次詢問,老人都以他太弱,告訴他不但沒有任何好處。反而會害了他,只告訴他,等他有能力走出這片大陸的時候,才把一切都告訴他。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這天,葉鋒站在丹仆殿的廣場上。對著老人恭敬的行了一禮。

一天的講述讓葉鋒的眼界大開,從老人對丹藥的講述,就讓他知道了這個世界的神奇。

這個世界甚至比他想象的還要神奇。

「葉鋒,這是一枚令牌,是這丹殿的令牌,有什麼疑問,把靈力灌注進令牌就會來到這裡,這枚令牌可以保護你不受這裡規則的限制,但是只能保護你一天的時間,而且一個月只能來一次!」

丹殿前,老人拿出一枚令牌交給了葉鋒。

「我看你《金身淬體決》已經大成,這是一本煉體秘籍《玉身決》,要勤加修鍊!」

看到葉鋒接過令牌,老人又拿出一本秘籍交給葉鋒。

「多謝林老!」葉鋒接過秘籍后,對著老人恭敬的行了一個禮。

葉鋒這次的收穫超乎想象的大,不說那些靈藥,這丹道的傳承對葉鋒的影響可是十分巨大的。

甚至讓他的眼界都提高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

按照老人的說法,丹殿這裡已經不是試煉秘境的內圍,而是屬於核心地帶,萬年來,來到丹殿的人不少,但是無一例外都在第一層失敗。

而且葉鋒也已知道,老人存在已經萬年之久。

當葉鋒聽到這個的時候,著實吃驚,要知道,普通人能活到一百歲,就已經算是高壽,武者最多也就一百一二歲,一萬年,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存在。

當然按照老人的說法,他現在已經不算是人,而是依照另外一種形式和丹殿融為了一體。

就算是葉鋒已經見過了這個世界的神奇,但是依舊對此難以理解。

葉鋒和老人正在聊天的時候,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到了葉鋒的身上。

老人也感覺到了這股力量,於是對著葉鋒,道:『丹藥一道,不但需要天賦,也需要勤奮,煉丹一次不行就千次萬次,任何一個好的丹師,都是在大量的實踐中產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