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來不及去細想這些,那黑袍男子的一聲大喝,當先一拳就已經打了過來。

「來的好!」見到對方如此強大,葉雲倒是瞬間就被調動起盎然的戰意,腰身一擰,左手成拳,力道之法運轉之下,使得他這一拳頭打出去的時候,力量在迅速的不斷遞增。

若是說在打出去的時候他用了一成的力量,那麼在拳頭要靠近對方的時候,這一拳的力量已經底層到了千倍百倍,虛空化作了一個巨大的黑洞,被他的力量打破!

「轟!」一聲巨響,拳拳相交,力量的摩擦碰撞,產生了毀滅性的力量,四下擴散。

兩人之間的交手,打的星空都成了真空地帶,一旁的青衫男子負手而立,先不說會不會插手,而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插手這兩大絕世強者之間的廝殺! 這裡正在發生這曠世大戰,可是在整個天玄宗的勢力範圍內,同樣是在展開了瘋狂的廝殺當中。

要不是先前葉雲已經部署下去,讓全員備戰的話,恐怕就真的會被突然衝進來的混沌一族大軍,給殺了個人仰馬翻,措手不及了。

而現在混沌一族因為早就等待在了天罡九玄大陣的外圍,現在見到了天玄宗的「烏龜殼」,終於是被破開了,當真是興奮不已。

使得這一百年來低迷的士氣也的得到了提升,簡直就是殺紅了眼,統統都像是一頭頭的餓狼,向著天玄宗的修者,張開了他們的獠牙。

四處都在展開了廝殺,而天玄宗的傷亡,也在變得慘重起來,這是一百年來,都不曾發生過的事情。

哀鴻遍野,透著一種種悲壯,尤其是昔日還在自己身邊談笑風生的同伴,就這麼在自己的面前,形神俱滅,血肉精華也全部都被混沌一族的強者給吞噬乾淨了。

看來這一次,混沌一族是真的拚命了,目前簡直就是不顧一切,也要滅絕九極星空所有修者的生機。

「殺!」現在無疑就是瘋狂的,很多修者殺紅了眼之後,即便修為不如混沌一族的強者,也拼盡全力的要將對方抱住,一個不行,就兩個,三個……

從第一個開始,不斷的發出了自爆,即便第一個不能夠傷害到對方,那麼如此前赴後繼之下,就是混沌一族,也根本就用沒有辦法避免傷亡存在了。

要知道,混沌一族侵略九極星空,在如此曠世大戰之下,最吃虧的不是修為和實力,而是這人數。

正所謂,蟻多咬死象,有些時候,一個高階至尊級別的混沌族強者,將要面對的就是一群初階至尊級別的修者,一番殺下來,也終於是將混沌族的貿然闖入。做出了一些有效的緩和,並且開始穩定戰局,井然有序的開始布置陣法,進行反攻。

葉雲焦急不已,現在的戰局,拖得越久,對於天玄宗來說,就越是不利,修為和實力,這是整個天玄宗過的一種弊端。

可是偏偏現在的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將要面對的,就是兩大就是強者的聯手廝殺。

不管他如何的強橫無比,始終是分身乏術,和混沌一族不一樣,又怎麼能夠照顧到他人的生死。

「殺!」現在只能夠期待,那邊的廝殺,可以遲一點分出勝負,眼下就只有全力應付面前的兩大強者了。

葉雲咬著牙簡直,和兩大強者交叉廝殺,即便是他,都感覺到了絕對的吃力,這一魔一道的絕世強者,組合在一起之後,簡直就是天作之合,一點破綻和漏洞都沒有。

一個是肉身強悍,力量變態到了極致,和葉雲的鴻蒙道體在一起廝殺,也是到了一個分庭抗禮的地步,而另一個人,則是道法玄妙萬端,變化莫測,葉雲即便可以施展出強悍無比的道法,可是在對方的面前,簡直就是被壓著打,處處受到了限制。

這樣的情況,也就導致了葉雲最後實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渾身上下被打了數次,狼狽不堪,鮮血淋漓。

可是這些疼痛,對於葉雲來說,並沒有達到多麼嚴重的傷勢,以鴻蒙道體的恢復力度,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

「轟!轟!轟!」碰撞繼續,打的昏天暗地,不過混沌一族,也同樣是鬱悶不已,根本就沒有想明白,為什麼以兩名巔峰主宰的修為,都沒有斬殺了賀剛,包括葉雲。

現在也僅僅只是拖住了葉雲而已,當然拖住了葉雲,這對於混沌一族來說,自然是形勢大好。

趁著葉雲現在還脫不開身,混沌一族神情振奮,攻勢也變得更加猛烈無比,這也瞬間就拉大了整個天玄宗的傷亡。

可以說道尊境以下,根本就沒有辦法倖免,統統都丟了性命。

現在都被打到了家門口,葉雲就算想要將那些留下一絲分魂的修者,恢復過來,也是有心無力。

因為現在的他,在兩大強者的圍攻下,極為狼狽,甚至是放不開手腳,只有被迫的防禦。

畢竟只要對其中一個動手,另一個就會趁勢攻擊而來,這都是巔峰主宰,實力更是毋庸置疑,就算葉雲的肉身強悍無比,又能夠及時的修復肉身。

可是這麼一直被動挨打,實在是太憋屈了,而葉雲的心中,其實還有另一個想法,這兩大強者,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會對九極星空的修者動手,但是一身強悍無比的巔峰實力,絕對是毋庸置疑的。

若是真的能夠控制住這兩大強者,為天玄宗所用,那麼絕對是一大助力!

想到這裡,葉雲的氣勢,也終於是完全的爆發起來。

眼下,七大分身融合進肉身,根本就不會再有什麼隱患,若非真的遇到了生死關頭,葉雲自然不會再嘗試融合剩下的分身,那簡直就是等於找死。

「乾坤五行大陣!」葉雲低喝一聲,右腳一跺,四周的天地為之一緊,又驟然爆發出璀璨的光華,力量流轉之下,迅速的交織,蔓延向整個星空,將兩大強者統統的籠罩住。

「兩個一起,本主沒辦法收拾,現在我一個個收拾你們!」或許是因為被打狠了,從來就沒有這麼狼狽過,葉雲也是惡向膽邊生,就算不殺了這兩人,也絕對要好好教訓一番。

以葉雲現在修為,布置下的乾坤五行大陣,尤其是那麼容易突破的?

而且葉雲現在根本就不會給對方機會,就讓日月星三大分身融合為一,坐鎮乾坤五行大陣之中,而他則同樣是融合七大分身的力量,衝進了金屬性的世界之中。

乾坤顛倒,五行流轉,相輔相成,而今第一個收拾的,就是那魔道的巔峰主宰。

葉雲驟然出現在對方的面前,可不管對方是何等的霸道,他更是感覺到,出氣的時候到了。

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之後,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讓你丫的敢用拳頭打本主?本主現在就好好讓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葉雲簡直就是揚眉吐氣了一揚,可不管對方究竟是誰,一巴掌拍了過去之後,頓時就使得那黑袍男子慘哼一聲,幾顆牙齒,連帶著鮮血噴飛了出去。

單對單的時候,這一魔一道的兩大巔峰主宰,絕對不會再能夠配合的如此默契,那麼就只有被自己【蹂】【躪】的份了。

因此,葉雲摩拳擦掌,手腳更是不停,瘋狂的一拳接著一拳,拳拳到肉,真的實在是太爽了! 乞丐嫉妒的永遠都是別的乞丐,而絕不會是皇帝。

當兩個人之間的差距懸殊到一定程度,除非殺父奪妻,否則像嫉妒、討厭、不滿等這種淺薄幼稚的小情緒很難再繼續維存。

更何況,這位張巡檢家中可是雀州城有名的豪商富紳,生意也涉及好幾個行業,不過這點底子哪夠跟一位財神客棧的財神爺鬧不痛快的。現在或許尚不明顯,但丁保只要在扶搖峰經歷一次財神峰會的考驗成功走下來,單憑手裡的資源、人脈、能量,分分鐘就能叫張家一貧如洗,光著屁股討飯去。

張巡檢人雖年紀不大,但算是很拎的清楚輕重,也知曉自己有幾斤幾兩,興許因年輕氣盛曾對某人某事有過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但腦子轉的很快,很快就重新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單從這點上看,這位張巡檢可是要比拉不下面子,兀自尷尬僵立、猶如木偶般的谷教諭、黃訓導強多了。

丁保倒是沒說什麼,象徵性地拿杯子跟張巡檢碰了下,沾唇淺抿了抿,算是接受致歉和善意,而在張巡檢誠惶誠恐地幹完杯中酒轉身離開時,丁保還笑著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一瞬間表現出的涵養和大度,讓張巡檢受寵若驚同時又自慚形穢,神情一肅,二話不說,提起手中小壺,自斟自酌了兩滿杯,這才朝丁保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而這一次,從過來到離開,自始至終,都未朝蘇戈那邊瞧過去一眼。

有了張巡檢帶頭,院內諸人也都很快活泛起來。但跟之前聽聞丁保榮升縣尉之時不同,這回氣氛相當僵硬壓抑,面對他,大家都有些縮手縮腳誠惶誠恐,即便丁保拿出前世縱橫酒桌的本事,有意活躍氣氛,但收效卻是甚微。

便索性不再管了,只跟主桌上的這幾位有的沒的慢慢聊著。

羅知縣、白百戶、馬縣丞、李主薄這幾人表現雖稍正常些,但也均是食不知味,心思複雜,無論說什麼總是反應慢半拍,一副神思不屬的樣子,倒是捕神老懷大慰,拉著丁保很是喝了幾杯。若是沒有他和蘇戈這對師徒陪著,估計丁保早起身離開了。

這頓中秋夜宴,除了丁保、蘇戈、捕神三人還算正常外,其他人均吃得很彆扭。

主桌上的幾位心思沉重,院內諸人則是誠惶誠恐坐立難安,一個個緊盯著丁保的手,丁保舉杯,他們也舉,丁保放下,他們也跟著放。

丁保感覺很無趣,跟蘇戈、捕神交流了一下,正準備起身告辭,那位獃滯僵坐了一晚上的黃訓導猛地起身,將杯中酒盡數灌入喉間,嗆得滿臉通紅,眼淚鼻涕齊出而不自覺,狠狠一拍桌面,目含深深怨毒,狀若瘋癲,指著丁保猙獰咆哮道:

「憑什麼?!究竟憑什麼!論學識,本人是僅次三甲的前榜舉子,而你位列榜尾差一點名落孫山!論人緣,整個華陽誰人不贊我志趣高潔溫文爾雅,知州大人昔日下訪也俱是由我作陪,而你,今晚之前還只是個被人戳盡脊梁骨的書獃子假探花!」

「我是縣學訓導,你不過是小小一教員!我知交好友滿天下,你足不出戶鄰里不聞!我每年含辛茹苦連妾也不敢納省下銀子去雀州各衙門打點,你到現在怕是連雀州有幾個城門都不知道!可憑什麼最後是你做縣尉,憑什麼蘇家白家都來搶你,憑什麼連那勞什子財神客棧也看好你!他們都瞎了眼!這不公平……」

所有人被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忽而,半空中一道暗金之光嗡鳴閃過,黃訓導整個身子一震,胸前突然多了一個核桃般大小的血窟窿,而那道暗金之光,透體而過卻勢不稍滅,「錚」的一聲扎入石牆半尺有餘,尾部猶自嗡嗡嗡嗡顫鳴不已。

竟是一支暗褐色的金屬小箭,比尋常箭矢略短,比弩箭略長。

捕神最先反應過來,在那金屬小箭尚未及到黃訓導身體之時,已然騰空而起,猶如蒼鷹怒隼般想要趕去撲救。

但當空又是一隻小箭朝他襲來,勢道之沉、速度之快為他平生僅見,大驚失色,匆忙之下,半空中猛地一扭身,籍著小臂上的一對鑌鐵護臂,呈十字狀絞擋過去。

喀嚓一聲,左臂鑌鐵護臂應聲而裂,捕神乾瘦的身子一顫,就像是被颶風吹落,沿著原有路線直直跌落回來,轟隆一聲,把之前座椅砸成碎片,整個人勉力想穩住樁子,竟未成功,一屁股蹲坐於地。

而那支金屬小箭受此重阻,卻猶有餘力扎入木樑三寸,箭尾嗡嗡低鳴,其力道之巨,速度之快,由此可見一斑。

捕神這一進退兔起鶻落、轉瞬即逝,所有人均未反應過來,直到他頹然墜地,那邊黃訓導才感到疼痛,整個人劇烈一晃,低頭看了眼胸前血流如注的創口,滿臉難以置信,張開嘴,噴著血沫子,想說些什麼,卻是再未能夠,樁子般直直朝側一倒,轟隆隆,將整個圓桌砸翻在地。

「啊,殺人啦!」

「死人啦,快來人,救命啊!」

……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狂呼而散,但嗡嗡嗡嗡,像是群蜂出巢,一連兩撥,近十支金屬小箭當空飛來,噗噗噗噗,最先反應過來想要站起逃竄的七八人全部被無情洞穿,轟然倒地。

這一下,院內其餘眾人,嚇得是屁股尿流肝膽俱裂,不知誰先起頭,竟全部鑽到桌子底下去了。

照壁之外,緩緩走入一個一身戎裝的中年兵士,面容滄桑,相貌普通,背後背著一大一小兩個箭匣,兩隻巨獸般粗壯的裸露手臂呈「八」字狀左右張開,每隻手掌的指縫裡,各握捏著兩三支未及發出的金屬小箭。

第一時間拖著蘇戈藏身石階之後的丁保,瞳孔猛就是一縮,如此勢大力沉莫可匹敵的箭矢,這人居然是拿手甩出來的!

「老矢!你,你來這裡……這,這是在做什麼?!」

白化威突然見了鬼一樣,猛地從遮擋物後站起,指著進來的這名奇異兵士,結結巴巴道。

「你認識這人?」丁保心中猛地一動,疾聲問道。

「他……就是衛所里專門負責打制弓弩箭矢的那位老矢啊,已經在這華陽衛所待了十幾年了,是資格最老的勞卒……」

「靠!又是天兵!」

丁保怒罵一聲,毫不遲疑,雙腿彈力勃發,竄起一腳將兀自傻傻呆立等著「老矢」回聲的白化威一腳踹翻。

嗡。嗡。兩支金屬小箭分別擦著白化威的屁股和丁保的腳底,嗡鳴而過,直直扎入內堂后牆之中,咔嚓嚓,棗木匾框嵌制的《猛虎下山圖》應聲碎裂為幾瓣。

而,那兩支露在牆外的箭尾,兀自嗡嗡嗡嗡顫鳴不休。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說來也奇怪,從頭到尾,葉雲從看到這一魔一道的巔峰主宰開始,就沒有聽到兩人說過什麼話。

就是現在被自己暴打的這個魔道主宰,也只是一副慘哼的樣子,還是一句話都不說,這種感覺實在是太奇怪了。

這是葉雲第一次打人打的這麼古怪,本來還很爽,可是後來簡直就是在打沙袋,除了悶響,就一點成就感都沒有了。

所幸葉雲就在對方的元神之中,種下元神烙印,完全的控制住對方,而且同時展開了攝魂術,立刻就汲取了對方的記憶!

「啊?」只是匆匆一瀏覽對方的記憶,葉雲就愣住了,緊接著驚叫出聲。

他的額頭上,更是流出了汗水,今天真的是把這輩子的狼狽全湊一塊了,因為他通過對方的記憶,發現了面前兩個巔峰主宰的身份!

魔道主宰正是九煞魔域的老祖宗古魔,也就是九煞魔尊的父親,上官傲雪的爺爺。

「呃……」葉雲真的是滿腦子黑線,非常尷尬,這要是讓九煞魔尊知道,自己連他老父親都給狠揍了一頓,那麼就絕對會天翻地覆了,這可都是一家人啊!

相對來說,他的古魔分身,又是古魔經的傳承者,等於是古魔的弟子,現在連師尊都打了,那豈不是等於欺師滅祖么?

想到這個後果,葉雲實在是不敢去想了,渾身都忍不住一個哆嗦。

至於另一個被困住的人,正是玄凌的父親玄祖……當然吊打對方的話,葉雲自然是沒有什麼心理負擔的,畢竟上官傲雪的母親,也正是命喪他手。

現在倒好,兩人分明就是對頭,現在竟然聯手對敵。這還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兩人當初離開了九極星空,去了外太空混沌一族,一直都杳無音信。

可是誰曾想到,現在竟然就真的遇到了兩人,兩個互看不順眼的對頭親家,現在倒好,竟然聯手殺敵,確切的說,殺的是自己人。

不過先解決了古魔之後,葉雲便忙不迭的將玄祖也給收拾了。

現在倒好,兩人老老實實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卻又是一聲不吭。

看著兩大絕頂強者,葉雲真的是無奈不已,若他不是鴻蒙道體的話,恐怕還不知道,這兩人都被極為強悍的混沌力量,封印住了元神,也就是說,兩人都擁有戰鬥的本能,看是很多方面,卻沒有了正常人的思維。

而兩大巔峰主宰元神上的混沌力量,讓葉雲都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若非元神足夠強大,恐怕都要在那強大無比的氣勢下,魂飛魄散了。

不過甫一面對,葉雲的元神一個哆嗦之後,也很快的就元神上出現了耀眼奪目的紫金色光華,將那混沌力量的元神威壓抵擋在外了。

「這個氣息……」葉雲眉頭微微為一挑,倒是從其中感覺到了有一絲熟悉,不禁就沉吟思索了起來不。

僅僅只是沉吟了一下,葉雲的臉色變驟然大變,因為這氣息,確實是來自一個熟人,而此人,就是混沌滅世體,萬破天!

「奇怪……」就這麼因為這氣息和猜測,頓時就讓葉雲有些迷茫了起來,因為按照他的猜測來看,前段時間的萬破天還是脆弱不堪,在萬道之墓中,還險些在自己的手上丟了性命,又怎麼會是一個巔峰強者,甚至連古魔和玄祖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從這兩人元神上的封印氣息來看,這時間上推斷,就已經是幾個紀元之前的事情了。可那個時候的萬破天,分明就還在上古遺迹世界之中,尚未孕育而出……

而若是萬破天真的有鎮壓封印古魔和玄祖的實力,現在的萬破天,又是怎麼一回事?

這下倒好,頓時就讓葉雲愈發的迷惑了,實在是想不明白,這問題之中的關鍵來。

想不明白,葉雲也就只有先按耐住心中的想法,眼下天玄宗面對的是生死存亡的時候,還是要先將古魔和玄祖元神上的封印給解除了,使得兩人恢復自由,這樣的話,才能真正的守護九極星空。

葉云為了能夠輕鬆的解決封印,同時還融合了八大分身的力量,將實力提升到了極致,咬著牙,迅速的以元神之力解決了兩人元神上的禁制。

「唔……」禁制接觸了之後,就好像兩人身上一直壓著的巨大高山,被挪移開來了,使得兩人身上的氣勢,也變得更加的強悍無比。

「好強!」即便現在擁有了戰勝兩人的實力,葉雲還是忍不住誇讚一下,畢竟整個九極星空,還真的沒有幾個人能夠是這兩個老古董的對手。

當兩人的意識恢復清明的時候,正好就見到了面前的葉雲,前思後想,也是明白了其中的來龍去脈。

葉雲不禁有些尷尬,這兩個老傢伙,剛才可都是被自己狠狠的湊了一頓的。

要說古魔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失手被打的話,那麼玄祖可就有些冤枉了,因為葉雲在知道兩人的身份之後,還是沒有厚此薄彼,甚至下手更狠了。

只是兩人被痛打了之後,並沒有被傷及根本,皮肉傷對於擅長生命之道,又有通天神樹的葉雲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不過兩個老古董,現在看著葉雲的目光,可就真的古怪非常了。畢竟按照兩個人的身份來說,整個九極星空,就沒人敢這樣對他們的。

玄祖陰沉著臉,就是連那仙風道骨的氣息,都變得有些陰沉起來,要不是看在葉雲救了他們的份上,估計這傢伙都會一言不合,直接向葉雲拔劍了。

葉雲也有些尷尬,甚至心虛,搓了搓手,不夠卻也厚著臉皮,沒有多說什麼,此刻倒是氣氛顯得有些尷尬起來了。

就是古魔雙眼都瞪得滾圓,看著葉雲的目光,簡直就恨不得將他給吃了,這小子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自己怎麼說都是他老婆的爺爺吧?

這下手可是一點輕重都沒有,嘴裡的牙齒掉了幾顆,雖然已經被葉雲修復了,可是怎麼就感覺到牙根還在隱隱作痛呢?

不過以他的身份,按照輩分來說,自然也不會和葉雲置氣,當下目光一轉,朗聲笑道:「你小子,不錯,很好,非常好!」

葉雲真的是有些莫名其妙,這明明還是尷尬的時候,你說你突然說這麼一句話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