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塵一聽『陸仁』二字,再看看說話之人,的確有些面熟,只是幾次跟陸仁碰面,此人都站在後面,所以烏塵沒怎麼注意到他。

只見他面色一沉道:「不好意思,什麼路人,道人,我都不認識。我看你真認錯人了。」

「認錯人?你別以為死不承認,我就沒有辦法。

我一定會給陸仁師兄報仇的!你給我等著。

我們走!」那人說著向身後幾人擺了一下頭,擦著烏塵肩膀走了過去。

「烏塵,沒事吧。這些好像都是葬愛靈門的人。」凌璧虎走上前來道。

烏塵點點頭笑了一下道:「我不會連累你們的。」

「烏塵,你這是哪裡話?」凌璧虎有些不滿的看了烏塵一眼,接著低聲道:「

當日的情形,我們都看的清楚。

是那陸仁先要置我們於死地,到最後被你所殺,又能怪誰?

再說他們想要對付你,也要有證據,我就不相信,他們無憑無據能拿你怎樣。」

烏塵想了一下,覺得不無道理。

接著眾人帶著那個跟瞽天童子相仿的怪人回到客棧。

那怪人洗過澡,換過衣服之後整個人精神不少,咋一看還真看不出是一個盲人,只是從他木然呆板的臉上看不出有多大年紀。

烏塵又請這怪人飽吃一頓,準備讓他離開。

哪知道這怪人吃完之後,竟然不肯離去,口中發出咿呀的怪聲。

烏塵沒辦法只好給這怪人也開了一間房間住下,那怪人才不再吵鬧。

轉眼間又是入夜,烏塵回到房間,準備入睡。

忽然,哐啷一聲,門被推開。

一個中年男子,後面跟著數個凶神惡煞的青年,走上前來道:「你可是陳武?」

把烏塵當成陳武的,大都是一些並不是熟悉的人。

烏塵不由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中年男子,打量了烏塵一眼,厲聲道:「是就好。來人啊,給我拿下!」

「是!」幾個兇惡青年答應著,衝上來向烏塵抓來。

烏塵冷哼一聲,身軀一閃,從窗子跳到院中。

中年男子帶著人追了出來。

這院落乃是個天井,四個方向都是客棧的住房,幾個人的動靜,登時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凌璧虎等人也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準備和烏塵聚在一處。

卻見烏塵向他們微微搖了搖頭,這才止步。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要抓我?」烏塵冷聲道。

中年男子見烏塵面色如常,還反問自己,不由心中一怒道:「明知故問,待我抓住你,看你如何狡辯!」說著又想動手。

烏塵聽中年男子話中有話,不由道:「且慢,閣下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卻總是不說緣由。

閣下雖然比在下高出幾籌的修為,在下若是想走,你們未必攔得住。」

這中年男子乃是侯靈七重修為,那幾名青年在侯靈四重左右。

笑話,烏塵可是能從相當於武聖的蠻族族長的眼皮底下逃走的主兒。

雖然烏塵身體還在處於虛弱階段,但在這幾個人的圍攻下,逃走還是不成問題的。

此時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議論起來。

那中年男子向左右看了一眼,又望向烏塵,冷聲道:「我且問你,我葬愛靈門的陸仁,你可認得?起過衝突?」

烏塵點一下頭道:「見過幾次。衝突不記得了。」

「好,那何樹昌,周樹雨,葉樹雲,可認得?」中年男子見烏塵承認,神色更篤定了一些道。

「不好意思,不認識。」這三個名字,還是烏塵第一次聽到。

那中年男子,道:「那我換一種問法,今日你可是遇到三個葬愛靈門的弟子,並且起了爭執?」

看著中年男子,言辭鑿鑿的樣子,烏塵莫名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仍誠然道:「是遇到幾個葬愛靈門的弟子,說了幾句而已,算不上爭執。」

中年男子,似乎料到烏塵會如此說一般,冷笑一聲道:「那你可知道,陸仁死在通路之中?」

烏塵見中年男子,目光冷然,彷彿吃定自己,搞不好是個陷阱,遂道:「我又不是葬愛靈門的人,那陸仁的死活,我又怎知道?」

中年男子聞言,擊掌冷笑道:「好好好。陸仁的死你不知道。

那今天白天跟你起爭執的何樹昌,周樹雨,葉樹雲三名弟子,就在剛剛也被人殺害。

你是不是也準備說不知道?」

中年男子話里話外的意思,任誰都能聽得出來。

周圍數十道目光落在烏塵身上,都把他當成了殺人兇手。

若不是凌璧虎等人一直跟烏塵在一起,恐怕他們也認為是烏塵動的手。

烏塵沒有著急爭辯,在聽完中年男子的話語,他感覺到似乎有一張網正在向自己撒下來。

(未完待續。。) 但見烏塵面色不定,中年男子因為烏塵心虛默認,笑了一聲,向左右看了一眼道:「各位高門子弟,親眼見證。非是我葬愛靈門倚勢欺人,實在是此人罪大惡極。

殺我門人一個,還不夠,到了聚靈城還敢肆意逞凶,連殺三人。

此罪當誅!

我葬愛靈門雖然門小勢弱,但卻不是一個接引弟子就可以欺壓的。」

說著中年男子看向烏塵道:「陳武,事到如今,你還有何話說?」

烏塵面色沉凝,望著那中年男子道:「你的門人被殺與我無關。

正午回來之後,我一直在客棧里。有我的朋友可以作證。」

「不錯,我們可以作證。」凌璧虎上前一步道。

那中年男子笑了一聲,道:「你的朋友當然會偏向於你。

你以為我會信嗎?」

烏塵面色一沉道:「話我已經說了,至於信不信,就是你的事了。總之人不是我殺的,你如果認為是我殺的就拿出證據來。」

「對啊,你有什麼證據?」凌璧君也是頗為氣氛的看著那中年男子。

他們一直跟烏塵都在一起,烏塵又怎麼可能是殺害葬愛靈門三人的兇手?

「你我門中弟子起了爭執,就是證據,你自己也承認了。」那中年男子眼中寒光閃爍。

「哼哼,既然如此,也沒什麼可說的了。你們能抓住我,算我無能!」看著那中年男子的樣子,烏塵心中一怒,這種憑空而來的罪名讓他難耐,費了這麼多口舌,最後還是要靠拳頭來解決。

「來人,拿下!」

那中年男子看到烏塵不願多言的樣子,正中自己下懷。

唰唰幾個身影落到烏塵周圍。

烏塵還是第一次面對幾個靈道弟子的圍攻,還不知道東川靈道有何玄妙。

就在這時,只聽一個冷冽的聲音響起:「住手!」

那中年男子心中一震,說話的人不是他面前的烏塵而是另有其人。

他轉過頭望去,卻見一名面帶輕紗的女子,一雙美眸中寒光閃爍的看著葬愛靈門眾人,走了出來。

「這位小姑娘,這裡沒你事。不要自找麻煩。」中年男子看著冷幽顏,嘴角現出一絲不屑道。

「冷姑娘你…」烏塵話說到一半,只見冷幽顏來到包圍圈中他的面前站定。

冷幽顏的出現,讓周圍圍觀的人們,不由議論起來,紛紛猜測兩人究竟是什麼關係。

凌璧虎和凌璧君也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一路上他們都是得益於烏塵的照顧,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位一開始就跟烏塵一起出現的女子真正出手。

一陣淡淡的香氣傳來,烏塵看著這道擋在身前的美麗身影,正想說話,卻只聽冷幽顏如同蚊蠅一般的聲音道:「今天你不能有事!」

烏塵聞言怔了一下。

卻只見冷幽顏環顧四周,最後目光落到前方的中年男子身上,聲音如斷冰切雪一般道:「如果不想死,就馬上離開!」

中年男子從冷幽顏身上沒有感受到一絲強者的氣息,鼻子一哼道:「小姑娘,勸你最好不要自找麻煩。

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冷幽顏目視前方,對於中年男子的話語,仿若未聞道:「說話之前,先看看你們的身上。」

那中年男子聞言一震,低頭一看,卻見一層如同蜂窩一般的淡綠色斑點,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身上。

其餘幾名葬愛靈門門人,也跟他一樣。

中年男子眉毛一挑,就想上前質問冷幽顏。

可是剛一抬腳,卻忽然發現腳底好似生根,竟是無法邁動半步,其他人也是這般。

「你,你究竟做了什麼?你這妖女。」中年男子面色大變道。

「星纏木毒。

先是感覺到全身禁錮,無法移動,再是全身燒灼潰爛。

若是一時辰內,沒有服下解藥便會化為膿水而死。」冷幽顏冷冷的道。

此言一出,圍觀的人們不由同時向後倒退了一大步,生怕自己也會被毒傳染。

那中年男子正好感覺到全身如被禁錮,應該是星纏木毒第一個階段毒發的癥狀,不由有些難看的道:「你,你究竟想怎樣?」

「離開這裡,不然你們就等死吧。」冷幽顏道。

那中年男子身上被禁錮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最可怕的是隨著禁錮感覺的加強,一絲的燒灼感從身上各處傳來,難道真是要開始燒灼潰爛?

中年男子想到此處,額頭不由冷汗涔涔道:「好,我答應你,我們馬上離開。但是你要給我們解藥!」

冷幽顏掏出一個小瓷瓶,向那中年男子一扔道:「這是一半解藥,另一半等你們離開再給。」

中年男子接過小瓷瓶,馬上倒出一粒黃豆大小的黑色藥丸,吞了下去。

那藥丸兀自下肚,中年男子的腳步,就可以移動。

中年男子又驚又懼的看了冷幽顏一眼,迅速走到一個弟子跟前,給那弟子餵了一枚藥丸,並把小瓷瓶交給了那名弟子。

那弟子服下藥丸,也恢復行動,又給其他幾名弟子服下解藥。

這幾個弟子恢復行動后,走到中年男子面前,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

他們這多人,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姑娘給拿捏在手掌中,當真是丟臉到家。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身前的弟子道:「你們先出去。」

隨著葬愛靈門弟子都走了出去,只剩下中年男子一人。

「他們都走了。現在可以把另一半解藥給我了吧。」中年男子道。

冷幽顏沒有說話,又是一個小瓶扔出。

那中年男子面上一喜,抬手接了小瓶,打開一眼,卻是面色一沉道:「為什麼少了一粒?」

冷幽顏轉過身來,向屋中不疾不徐的走去,邊走邊道:「你修為精深,只需要一粒解藥足矣。輔以運功三日,自可把餘毒化解乾淨!」

那中年男子看著冷幽顏越走越遠,說完最後一句已是邁進房中,關上了門。

中年男子,緊緊握著小瓶,卻是敢怒不敢言,誰知道這裡還沒有其他地方下毒?

只見他轉過頭來,狠狠瞪了烏塵一眼道:「陳武,今天算你走運,這件事絕對不會這麼算了。」

(未完待續。。) 摩西馬龍倒也確實振奮起來,在之後的比賽幾乎化身為全能戰士,導致火箭隊在易主后的成績不降反升,這也為他在成為今年的mvp打下了基礎。

其實趙塵的用意主要不是這個,除了好好在美國宣揚一下天下社的資金雄厚外,另外就是給nba其他球隊老闆樹立一下人傻錢多速來的形象。

於是,得到了許可的火箭隊總經理經常揮舞著支票,用球員外加美元攻勢,從其它球隊那裡換來選秀權。分別是開拓者的明年首輪選秀權,公牛隊84年首輪選秀權,費城84年首輪選秀權,爵士84年首輪選秀權。

由於今年才剛進入1982年不久,且這些球隊現在也沒幾個球探,自然不會猜到84年會是籃球選秀大年。至於開拓者明年的選秀權,開拓者本身其實也並不是特別放在心上,畢竟按照戰績的話他們明年的首輪選秀權將會在十名開外。只是他們或許也不會想到,這個首輪選秀權選到的其實是德雷克斯勒這個未來巨星。

當然,為了避嫌,某人更是購買了其它幾個選秀權,基本上都是可有可無的,首輪末尾或者二輪秀。

於是在趙塵的有意無意的情況下,火箭隊總經理在未來恐怕也要大大出名了,其實哪怕是現在也一樣,實在是以後那段時間揮舞著支票尋求交易還是nba歷史第一次。

只是到底誰會是傻子,或許也只有趙塵心裡最清楚,畢竟那些首輪選秀權可是能夠選到喬丹、巴克利、德雷克斯勒和斯托克頓,再加上火箭明年和後面的首輪狀元選秀權,則是桑普森和奧拉朱旺,以及現在的摩西馬龍。簡直就成了傳說中的未來巨星集中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