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會兒,村裡許多房間,傳來各種驚嚇,慘叫的聲音。

驚嚇聲音是女人的,慘叫的是男人。

唐果望著天空中,彎彎的月亮。

她身邊的小鬼也很好奇,學著她抬起頭,望著那一輪彎月出神。

整夜,村子里都是各種慘叫的聲音。

許多男人從屋子裡跑出來,但依舊被小鬼們纏住,或許是學唐果的,她們弄死那些男人之前,總會幫他們回憶一下,當初她們是怎麼死在他們手裡的。

一直到天亮,村裡死了一半的男人。

那些麻木的女人,躲在屋子裡不敢出現。

就是那些沒有被報復的男人,也都不敢出來。在見證昨夜的場面,他們也害怕了。

「也不知道捉鬼道士什麼時候來。」

天亮了,這些人才敢出來,看著周圍橫著的屍體,心裡毛骨悚然,要不是天邊升起的太陽照過來,他們根本就不敢出來。

「應該很快吧,希望早一點來。」

這一次,村裡人沒有誰懷疑鬼的存在了。

「我們多去弄點黑狗血,還有童子尿,晚上大家在一個屋。」

唐果還是坐在屋頂,看著他們商量。在她的身邊,圍著一群小鬼,先前唐果和他們說,坐在她的身邊,不會怕陽光,還有些懷疑。

但現在是一點都不懷疑了。

「阿彌陀佛,因果循環,一報還一報。」

「既然報仇了,你們去那邊吧,那佛修不會傷害你們。」唐果指了指很遠的地方,「那個路口你們應該還記得,佛修就在樹上。」

大部分小鬼還是願意投胎,對著唐果拜了拜,便飄過去了。

當他們接近那棵樹的時候,魂體不由自主的飄進佛像。比起之前接近佛像會給他們刺痛感,這一次他們只感覺到了溫和的力量。原本內心的狂躁,以及身上的怨氣煞氣也在慢慢的消散,彷彿來到了一個非常溫暖的地方,舒服得想要睡過去。

唐果的身邊,還剩下幾隻小鬼,「真的不去嗎?」她問道。

「我們自願跟著您。」

「行,既然你們不願意再世為人,那就做鬼修吧,我這裡正好有鬼修的功法,你們拿去修鍊吧。」

唐果想到接下來要去辦的事,有幾個手下使喚使喚,還是不錯的。

「你們也去樹下修鍊,他不會趕你走。」

幾隻小鬼得了功法,對唐果拜了拜,歡喜的飄到佛像那邊。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陸沉在黑岩城連續的呆了幾天,鬼谷竟然沒有什麼動靜,而陸沉則是在哈維提供的小屋之內修鍊起來,而哈維近也將他的一些心腹帶來見陸沉。

一天,陸沉剛剛修鍊完畢,哈維就急忙的跑了進來「少爺,而鬼谷的和水月宮的人則秘密的出城,魅影宗也跟著出去了」陸沉將哈維的稱呼給改了,少主好像要稱霸天下的意思,陸沉可沒有那個意思,便讓他叫少爺。

陸沉站了起來道:「那本城的三大勢力,還有獨孤家的動向如何」

哈維回道:「獨孤家的人也跟著出城,但是三大傭兵團的人好像還是正常運轉」

「好,你們呆在城內,我跟著出去看看情況,希望這次乃是進入黑森林內」陸沉道。

哈維給了陸沉月谷等人出城的路線,陸沉則是離開小屋之內,哈維則繼續的監視城內的情況。

陸沉這次很是小心,他可不想有上次的經歷,不過一路上到沒有什麼動靜,陸沉很的就跟在了鬼谷很水月宮的身後,而他們所去的地方正是陸沉上次前往的那個山脈之中。

「看來這次他們真的要動手了,」陸沉望著前面鬼谷很水月宮的人,不過他的眼睛很是亮,因為在他的前面還有幾處魅影直閃。

「魅影宗要那白玉老虎有什麼用,不就是一個異獸的心核,雖然是九級異獸,但是也沒有達到這麼一個程度吧,」陸沉望著在前面隱藏著的魅影宗弟喃喃的說道。

其實陸沉不知道,白玉老虎是九級異獸,但是他卻是一種特殊的異獸,乃是少有的光明異獸,而這白玉老虎的心核乃是一種對於修鍊武能者特別重要的一種心核,所以各個勢力都比較的重視。

「長老前面我們就會進入異獸的出沒範圍,自從那白玉老虎出現,周圍就出現了很多七八級的異獸,」閻松經過一個月的修養已經恢復,此時看著前面的森林說道。

「繼續」突然鬼手將自己的氣勢瞬間的散發出來,周圍的異獸好像感覺到了這股氣勢,立刻的消失不見。

此時在那山脈之中一處森林之中,一頭白色的老虎,正盤卧在一處土丘之上,周圍沒有任何的異獸敢騷擾這裡,因為他是這裡的王者,它那睜開的眼睛發散者王者的威嚴,它就是九級異獸白玉老虎。

鬼手他們好像知道路線似的,他們徑直的向那白玉老虎的方向走去,經過一個月的探索,他們知道了白玉老虎的準確位置。

鬼手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使得沿路之上的,異獸都遠離著他們,武帝級別的高手,對它們是有生命威脅。

陸沉則是靠著隱身的,躲避了許多的異獸,而獨孤家,他們卻在森林之外徘徊,並沒有直接的進入,陸沉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所以沒有過問,繼續的沿途跟蹤著。

「大家注意了!前面就是白玉老虎所居住的地方,」閻松神情嚴肅的說道。

「你們先退下,在周圍給我布下陣,我和百花娘進入其中,有什麼動靜,立刻的發信號給我們」鬼手說道,並且和百花娘兩人進入了白玉老虎的區域之中,而後鬼谷和水月宮的迅速的將這個小型的山脈給包圍了起來。

陸沉此時隱藏在一處灌木叢中,望著將那山脈圍著的水月宮和鬼谷的人,而原本在周圍的那幾個魅影宗的人,卻已經消失,「那些傢伙消失的到」

就在鬼手和那百花娘進去不久的時間,森林內出現了一聲巨大的虎吼之聲,頓時那寫鬼谷的弟和那水月宮的弟身體不由的抖動起來,而陸沉卻乘此機會迅速的進入了森林內。

陸沉剛到森林內,突然一股熱量瞬間的就從迎面而來,陸沉趕忙的一個翻身,一個巨大的光球從他的身邊穿過。

「這麼的時間,就打起來了」陸沉將自己的臉給蒙了起來,朝著那聲音的發源地趕去,此時在森林內形成一處空地,百花娘則是站立在一邊,防衛著似的,出手的只有鬼谷的鬼手,此時的鬼手,身上的殺氣,形成了一個區域,而他那乾癟的手指,此時卻發散著幽藍色的光芒。

武帝鬼手,修鍊的就是他的手上功夫,並且身上發散著凌厲的氣息,全部向前面發出白色光芒的老虎籠罩過去。

陸沉只是的看著那白玉老虎,一身白色,發散的光芒,此時怒氣直放,剛剛陸沉所遇到的那光明球,就是它剛剛釋放的。

此時他怒視著鬼手,手爪之中的光明的力量猶如絲線一般,兩人就這樣對峙著,九級的異獸,相當於武帝初級的實力,但是白玉老虎,乃是一種特殊的異獸,他的實際實力絕對的達到了武帝中期的實力,而且恢復力極強。

「老鬼,別在耽誤時間,恐怕有變」百花娘說道。

「幽冥鬼手」鬼手在百花娘說完的時候,就開始攻擊,在半空之中出現了無數的發散著藍色光芒的手,向那白玉老虎的頭頂攻擊而去。

白玉老虎身上的光芒突然的大盛起來,瞬間的將自己形成了一個光球,光明系的白虎,乃是防禦力極強,並且對鬼手還有一點克制的作用,鬼手乃是武帝後期的級別的高手,他小看了那白玉老虎的光芒防禦#**小說/class12/1.html。

他的攻擊,竟然完全的被消擋在了那光球的外面。

而那白玉老虎,在鬼手完成攻擊的那一刻,身體突然的越了起來,衝下了鬼手,那散發著光明氣息的虎爪,向離他不遠處的鬼手給抓了過去。

「哼!」鬼手在一擊之下沒有擊碎那白玉老虎的防禦之後,看到那白玉老虎向他攻擊的時,冷哼一聲,一拳的轟向那襲擊而過來的白玉老虎。

那白玉老虎的虎爪在和鬼手接觸的時候,突然的冒出了一股強大的光芒,從它的虎爪中心爆發出來。

鬼手一時大意,被那巨大的光球給擊中了,而後那白玉老虎的虎爪好像突然的從它的爪上脫離似的,急速的向被光球擊中的鬼手襲擊而去。

「砰砰!」

五聲響聲過後,光霧也消失不見,鬼手此時身體有點狼狽,黑色的衣服有幾處破裂,而他的手中卻好像抓著什麼似的。

「桀桀」鬼手發出了陰深的聲音,望著前面的白玉老虎,空氣好像一瞬間停頓住似的「起」鬼手突然的大吼一聲,白玉老虎的身體竟然緩緩的升了起來,原來武帝級別的高手有一個氣場,在一定的範圍之內,可以控制事物,達到武神級別的高手就會出現域。

白玉老虎的眼中現在出現了恐懼,不斷的扭動自己的身體,鬼手在那白玉老虎上升的一瞬間,身體速的移動到了白玉老虎的身下,一掌鬼手直接的穿進了白玉老虎的腹部之下。

「吼!」

白玉老虎猶豫腹部的疼痛,使得它一瞬間的就擺脫了鬼手的控制,巨大的尾巴朝著鬼手揮擊而去,鬼手一隻手還在那白玉老虎的腹部之中,沒有來得及抽出,那巨大的尾巴,直接的將他給抽出了老遠,身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烏痕的傷印。

鬼手穩住身形,眼神之中發出寒光望著眼前的白玉老虎,九級異獸果然的強大,不過這次白玉老虎的傷勢加的眼中,胸口之中不斷的流淌著鮮血,身上也不像剛剛那麼發散著關澤,全身的毛髮全部的豎了起來,一團光暈正在複合它胸口的傷,但是鬼手的一擊很重,一時間根本就恢復不了。

百花娘此時眼神則是注視著四周,她的目的乃是防止白玉老虎的逃跑和突然出現的不速之客,但是她也沒有想到這個白玉老虎的實力竟然這麼的強悍,鬼手一擊之下,竟然沒有殺掉它。

此時的白玉老虎,身體的毛髮全部的豎了起來,毛髮之上閃爍著極其危險的光芒,而那雙眼見散發出恐怕的攻擊**。身體呈現攻擊的姿勢,如果鬼手一動它就會攻擊而上。

鬼手則是眯著眼睛卻發散著精光,而他的那雙手不知不覺之中逐漸的開始變成幽藍色,原本那幽藍色乃是覆蓋在他的手表面之上,而現在則是內部。

「給我去死吧——幽冥之手」突然鬼手凌空的越了起來,一個巨大的手掌出現在了白虎的上空,白虎在鬼手攻擊的時候,也開始動了起來,從他的口中噴出了一個巨大的能量光球轟向迎面而來的巨手。

可是那巨手直接的將那光球給捏碎,並且拍向了白玉老虎的腦袋,白玉老虎還沒有反應過來,鬼手的巨手已經拍了下去。

「砰!」

巨手直接的將白玉老虎的頭顱給拍碎了,而那心核被拍出來,滾到了一變,散發出溫和的光芒。

鬼手立刻的向那光明心核趕去,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鬼手的面前,另一個藍衫的大漢則向那心核拿去,在一旁的百花娘,可不是閑著的,她在那藍衫出現的時候,就到了那白玉老虎的心核面前。

手打小說盡在- 第801章變成鬼的女生(16)

中午過後,村裡的人處理好屍體,擔憂的望著慢慢下落的太陽。唐果嗤的一笑,他們也有怕的時候啊。

「來了,來了,捉鬼道長來了。」村外有人大喊,緊跟著唐果就看到三人走進村子。

一個穿著道袍的年輕男子,一個是不到二十歲的女孩,正是寧相思,最後是村裡的三娃子,他滿臉興奮,「這個小道長很有本事,一定會將那些髒東西抓住。」

村裡人下意識的先注意到寧相思,眼赤果果的眼神,讓寧相思有些不舒服,她抿了抿唇,「你們這些人,別想有什麼心思,我們過來只是不想讓鬼作惡。」

幾人在知道,昨晚村裡死了一半的人,臉色都很沉重。

尤其是寧相思,村長和人販子不都被抓了嗎?怎麼她還不放過這些人。她也討厭這些人,但她更討厭鬼。

她因為體質特殊,從小特別招鬼。

要不是後來遇到高人,也就是方雲馳的師父,可能早就被鬼吞了。

所以對鬼,她有偏見,就算知道村裡人不是好人,她恨是恨,也想將他們抓緊監獄。但這裡的鬼,她認為也需要整治,尤其是昨天晚上隨便殺人的惡鬼。

「方大哥,那鬼之前救過我,你把她抓起來,也別傷害她,送到寺廟去,讓她醒悟就可以。至於其他的惡靈,就不要放過了。當時我有危險,也只有她才出手,也算我報了她的恩情,我不想欠著別人的。 總裁的33日孕妻 她看起來神志清晰,和那些怨靈也不一樣。」

真要看著方雲馳將唐果消滅了,她心裡還是過意不去,怎麼說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哪怕她再厭惡鬼。

「好。」

方雲馳回答,他並非是遇鬼就殺,很多時候抓到的鬼,他們更願意送到寺廟去接受感化。

當然,惡靈就排除了,基本遇到惡靈和厲鬼,他們從來都是誅殺。

他從前都是跟著師父出去,這一次師父閉關,他和寧相思又熟悉,聽說這裡有鬼,似乎並不怎麼強大,便拿著行頭跟來。

唐果聽到這些,並不在意,小鬼們不會再出現了,方雲馳滅鬼也得有鬼才行。

當然,她還是會出現的。

這天午夜,方雲馳,寧相思,以及村裡所有人都聚在一間屋子。

原本這個村也有接近一百多人,如今只剩下不到一百。

想起昨夜的一切,許多人都是一臉后怕。

「你們不用怕,有我在,那厲鬼不會傷害你們。」方雲馳說。

就在這時,大門被推開,方雲馳握住桃木劍,神色嚴肅的盯著門口。

當唐果走進來的時候,他愣了一下。

唐果穿的衣一身運動短裙,腳下是一雙小白鞋,這是原主當時死時候穿的衣服。

沒有人燒給原主新衣服,只能夠一直穿這個。

「小道士。」唐果笑眯眯道,「我勸你離開這裡,別管這裡的人,那些死了的人,那是他們活該,他們手裡可不止一條人命。」

「所以,這就是你殺掉他們的理由?」方雲馳皺了皺眉頭。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獨孤策想乘火打劫,可不是那麼容易的」百花娘看著藍衫大漢說道。原來出現的藍衫大漢乃是獨孤家的第二高手獨孤策。

「魅影宗的魅無痕,你也來了,沒有想到你竟然會和獨孤策合作,白玉老虎乃是我親手所殺,難道你們想搶東西嗎?」鬼手停行望著眼前的黑衣人,他們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了,所以他也沒有急著進攻。

「哼,白玉老虎是你所殺不錯,但是竟然來了,當然是各憑本事說話,動手獨孤策」魅無痕突然的說道。

「百花娘接我一劍」獨孤策身後的長劍凌空出鞘,一劍的劈向百花娘,獨孤家乃是使劍名家,獨孤策所修鍊的乃是八級劍法【擎天一劍】所以一出手威力很驚人,百花娘雖然到達了武帝中期的實力,但是也不趕硬接武帝初期的獨孤策的全力一擊。

身體迅速的後退,而她身旁出現兩條彩帶,攻向半空之中的長劍,不過兩條彩帶遇到空中的長劍很的被劈成了兩半,不過卻使得長劍在空中停頓了一會,百花娘的身影已經逃出了那長劍的攻擊範圍。

「轟!」

獨孤策的攻擊帶起來地面上的千層浪,而就在浪掀起的時候,一個黑色身影瞬間的就到了那心核的面前,伸手將心核給拿在了手裡。

「什麼人找死,鬼旋斬」鬼手也看到了那黑衣人。一道黝黑的弧形刀氣向黑衣斬去,而百花娘原本打算攻擊獨孤策的一條彩帶,也迅速的向黑衣人後背攻擊而去。

「砰!」

兩道力量瞬間的就攻擊在了黑衣人的背後,這兩股力量將黑衣人給拋上了天空,黑衣人在空中吐了一口鮮血,而獨孤策的一劍也出手,向那黑衣攻擊過去,就在劍氣要攻擊到黑衣人的時候,黑衣人的身體一扭轉,將後背朝著劍氣。

「砰!」這次黑衣人沒有掉下來,而是乘這股劍氣凌空的飛向了森林深處。

「不好,追」鬼手突然大叫一聲,其餘三人頓時的醒悟,立刻的向那黑衣人墜落的地方趕去,可是當他們進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發現黑衣人,四人眼神犀利的掃視著周圍的情況。

四人掃視了一會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蹤跡。

「哈哈,老鬼,沒有想到你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我先走一步」魅無痕首先離開,而獨孤策也不敢久留他可怕鬼手的怒火會發向他。

「百花娘我們走」鬼手竟然什麼話都沒有說立刻的帶人離開,他知道,剛剛他和百花娘兩人合力攻擊,在加上獨孤策的一劍都沒有將來人給殺掉,能夠做到這一步的,實力絕對的在他們的前面。

現在魅無痕和獨孤策走了,他們兩人留在這裡也沒有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