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羽劍眉一挑,身影猛然間身後暴退而去,暴退的同時,手中的劍也是猛然間一劃。

頓時,一道銳利的劍光也是瞬間激射而去。

鏘!

劍與掌相交,頓時傳來一道銳利的聲勢。

然而,一切都在楚天羽的意料之中,那道強悍的掌勢並未被楚天羽的一劍給直接化解掉,反而繼續朝著楚天羽轟擊而來。

氣息也是不斷的攀升而起,彷彿不擊中楚天羽誓不罷休一般!

看著那不斷朝著楚天羽逼近的掌勢,位於身後的中年長老也是一臉的陰冷之色,同時眼底深處之中也是有著戲謔。

呵呵,僅憑這一手段就想傷我?太天真了吧!

楚天羽輕蔑一笑,直接施展出移形換影之法,瞬間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而本體卻是化為一道光速朝著中年長老的身影而去。

看到這一幕,這長老的眼神之中也是有著抹駭然之色。

「好快的度!」

心中驚呼出聲,同時手中也是不停,體內武魂之力也是不斷的暴發而出,頓時,這中年長老也是手勢成爪,直接施展出一套爪式功法。

「九龍探爪!」

一聲暴喝,中年長老也是瞬間出手,直接朝著那道瞬間襲來的光影而去。

此時的眾弟子根本不可能發現楚天羽的本身已經徹底的離開了,直將楚天羽那道殘影當成了楚天羽。

然後看著那道強大的掌勢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而去的時候,這些楚家弟子個個興奮的快要叫出聲來。

噗!

一聲低沉的聲音響起,那道掌勢也是瞬間將楚天羽在原地留下的殘影給破散,頓時,看到這一幕的楚家眾弟子也是興奮的大叫了起來。

「啊,長老贏了,啊,長老萬歲!」

「太厲害了,第二次,長老終於將那個傢伙給擊敗了!」

眾人興奮的同時,那三名最強大的弟子也是突然間發覺不對,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那道殘影消失的空間。

「恩?有些不對勁,怎麼那個傢伙被擊敗了,屍體都沒有留下,而且,一絲鮮血都沒有,這太奇怪了吧?」

「好像是哦,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那最強的幾位師兄的疑惑后,有弟子也是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們快看!」

就在這時候,有人驚呼道,一行人聽到這人的話后,目光也是跟著這人,齊涮涮的朝著此時中年長老的身影看去。

頓時,便是看到中年長老突然間對著空無一物的虛空處轟出一道巨大的爪印! 喬斯年的態度很堅決,他又不是軟柿子,吃可以,捏不行。

「過不下去就分手,行不行?」葉佳期嫌他話多。

「當然不行,我們之間並沒有過不下去的理由,除了……長期沒有X生活之外。」喬斯年義正詞嚴,「不過這個可以解決,我們倆都不存在問題。」

葉佳期差點被一口菜嗆到:「你不能讓我好好吃頓飯?」

「當然可以。」

喬斯年不作聲了,既然吃飯,那就好好吃飯。

他剔了一塊魚肉,夾到她的碗里:「這家餐廳的魚味道很特別,異常鮮美,刺少肉白,用料也很講究,你嘗嘗。」

葉佳期一直沒吃魚,他知道她最怕魚刺。

小時候被魚刺卡過,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再不愛吃魚,除非他給她仔細剔掉魚刺。

她就是這樣的人,如果被什麼東西傷過,寧願把那喜歡的東西從骨子裡剔除,也不要再碰。

對魚肉如此,對他也如此。

不過,只要是他給她剔過的魚肉,就絕不會有一根魚刺。

「這家店裡做魚會用一種很特別的香料,從泰國進口的,但又不會做出泰國菜的味道來。你嘗嘗就明白了。」喬斯年又剔了幾塊魚肉給她。

葉佳期動了動筷子,終究還是夾起吃了。

他剔的魚肉,她可以放心地吃。

「好吃嗎?」他問。

「還行。」

喬斯年唇角揚了揚。

她吃菜的時候,他又給她剔了不少魚肉,一直很耐心。

「附近有個公園,晚上很熱鬧,小孩子很多,我帶你去走走。」喬斯年道。

她沒吭聲。

「如果覺得這家菜很好吃的話,我明天還可以帶你過來,不過紐約好吃的店很多,我可以每天陪你吃不一樣的。」

葉佳期淡漠地抬頭,笑了,笑中卻帶著清冷:「喬總對紐約很熟。」

「……」喬斯年似是明白了什麼。

「這家店,你上次來的時候……是跟誰呢?」葉佳期漫不經心地撥動碗里的海帶。

「先吃飯吧,吃飽再說。」

葉佳期沒有再執著,畢竟她是真餓。

她低下頭繼續吃。

吃了大半,她扯過菜單,又胡亂點了幾樣山珍海味:「這個,還有這個,這個都要。」

「大晚上吃這些容易腸胃不適。」喬斯年提醒。

「我腸胃好得很,倒是你,一樣沒點,捨不得嗎?」

「我這就點。」

喬斯年叫了服務生來。

葉佳期瞪了他一眼。

喬斯年覺得她鬧脾氣的時候還是跟從前一樣,這一點倒是沒變。

葉佳期不管再怎麼餓,終究是女孩子,吃著吃著就飽了,她喝著喬斯年給她點的果茶,有幾分酒飽飯足的滿足感。

以前再不會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了。

葉佳期淡漠地打量著這包間,包間挺大,裝飾也很豪華,牆角擺放著一隻吉他。

喬斯年吃完后,優雅地擦了擦手,看向她:「要出去嗎?夏天的夜晚很涼快,出去散散步。」

葉佳期盯著他看。

喬斯年皺眉,他有什麼奇怪的?

可她不說話,只是看著她。 隨著那道巨大的爪印轟出之後,突然間,虛空震顫一道身影也是直接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道身影的主人正是楚天羽。

當一眾楚家弟子看到楚天羽的身影后,也是一臉見鬼的表情,傳出一道道驚呼的聲音。

「我說剛剛長老的那一掌打在對方的身影上怎麼沒有一絲的血跡流出,原來那根本就不是他的本體!」

「這個傢伙太強了,竟然擁有如此詭異的身法,長老應該早就發現了!」

「哼,長老可是武尊境強者,區區身法而已,再詭異長老也能在第一時間內發現!」

「說得沒錯,那小子的實力雖強,但長老絕對不會比他弱的,我敢說,很快這小子就會敗在長老的手上!」

「沒錯,我也相信長老的實力,這個小子狂妄不了多久了!」

周圍之人彷彿在給長老打氣一般沸騰了起來,但這些人的話語卻是從側面體現出了他們對楚天羽實力的震驚。

畢竟,如果只是一個弱小的青年,他們會這樣為他們的長老加油打氣嗎?

答案是肯定不會的,只有在感受到兩人的實力相差無幾的情況之下,才會用這種方式來掩飾自己內心的緊張。

轟!

楚天羽的身影瞬間出現,一股強大的劍勢也是轟然而至,直接與中年長老的爪印轟擊到了一起。

隨後,楚天羽的身影再度消失,出現時已然來到了這位長老的身後,隨後手中的劍也是鏘的一聲瞬間直擊而去。

此時的中年長老眼皮一跳,瞬間感覺到身後一股危機襲來,體內武尊之勢猛然間爆發而出,瞬間朝著前方暴掠而去。

以此躲過楚天羽突然間的襲擊。

在躲閃間的時候,中年長老心中也是驚駭莫名。

那小子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連他這個武尊境的強者都無法在第一時間內反應過來,由此可見,對方的武魂應該是屬於某種風屬性的武魂。

思忖間,其身影也是瞬間暴掠到了前方,而身後的楚天羽卻是沒有任何的停留,緊隨而來,因為速度上的優勢,瞬間便是緊隨而來。

此時的中年長老感受到那繼續襲來的劍勢,那顯得有些冷然的臉上此時也是布滿了陰沉,他自從踏入武尊境之後。

還從未如今日這般被一個小輩逼得如此狼狽,而且經過如此長時間的一戰,卻依舊無法擊敗對方,甚至連傷對方都做不到。

此時的中年長老已經沒有了之前的信心,之前的他還覺得剛剛自己受傷是因為自己太過大意了,但經過此時的一番交鋒之後。

他已經隱隱間感覺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實力絕對在他之上,即使是戰鬥經驗還是技法,都比他只強不弱。

此時的他算是真正的感覺到了一股危機之感,若再這樣斗下去,自己終究是要敗的!

當著這麼多楚家弟子的面落敗,想到這裡,中年長老臉上也是有些火辣辣的。

不行,無論如何都得撐到家主和大長老他們到來,否則,我今日可是丟人丟大發了!

念頭一起,中年長老看向楚天羽的目光也是瞬間從遲疑變成了銳利,戰意也是瞬間騰起,隨即體內的武魂之力也是盡數沒有任何私藏的全部釋放了出來。

就在楚天羽身影瞬間襲來的時候,中年長老身上的武尊之勢與武魂之力也是盡數的釋放了出來。

隨後,其身影之後也是直接一道巨大的武魂暗影出現在楚天羽的眼前。

那是一頭雙眼赤紅,擁有一對巨大飛翼的鷹形武魂,雙翼一殿彷彿一座小型的院落一般。

兩道尖銳而銳利的鷹爪彎曲著,看上去攝人無比。

楚天羽看到對方的武魂之後,臉上浮現一抹輕蔑之笑。

這傢伙的武魂竟然是一頭鷹類武魂,雖然屬於攻擊型武魂,但其速度上依舊對武者本身擁有加成的。

但剛剛的楚天羽卻根本沒有感覺到對方在速度上的優勢,原因很明顯,因為楚天羽的速度比之快了太多太多了。

在常人眼裡,這中年長老的速度已然算是非常的快了,但若是遇到楚天羽,他這種鷹武魂的速度依舊不夠看。

楚家眾弟子看到中年長老連武魂都施展出來之後,個個眼神之中釋放著崇敬和熾熱的目光。

畢竟,武尊境強者的武魂可是不多見的,他們今日能得之一見亦是非常難得的。

「黃階高階武魂,傲空長鷹!」

看了一眼對方的武魂,楚天羽沒有任何的停頓,手中的劍也蓄勢待發,銳利無比。

唰!

伴隨著一道極其銳利的劍勢之聲,頓時,一道強烈的劍勢也是兇猛無比的激射了過去。

「八方雲劍訣!」

伴隨著楚天羽一聲低喝,頓時,那道劍勢也是瞬間襲去,聲勢無比銳利。

同時,楚天羽的身影也是揮著劍緊隨其後,沒有任何一絲因為對方釋放出武魂之後變得凝重。

彷彿對方即使施展出武魂,對楚天羽的影響也並不大。

在楚天羽看來,既然你連自己的壓底箱都拿出來了,那麼,楚天羽也不再留手,接下來,準備狠狠的將之踩在腳下!

感受著那無比銳利的劍勢,中年長老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凝重,感覺自己還是太過小視了對方。

所釋放出的劍訣竟然是一式比一式狠,一道比一道強。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青年,簡直就是一個劍道世家啊。

現在的他已經根本不認為自己會是對方的對手了,只希望自己可以撐到家主和大長老他們的到來,只有這樣,他才不會在眾弟子的面前丟人。

心中震撼的同時,中年長老也是瞬間與武魂合體,頓時,其身上的氣息也是再度暴漲,變得強勢了許多。

但面對那瞬間襲來的恐怖劍勢,其心中依舊感覺到有些難以應對。

「特么的,究竟是哪個家族培育出來的妖孽!」 掌控現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