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門,蕭紫抱著一疊文件放在喬斯年的辦公桌上。

在看到葉佳期的時候,她詫異了一下,但隨即又平靜下來。

「佳期,好久不見了。」

「是啊,好久不見。」葉佳期笑道。

蕭紫知道葉佳期在京城,但她不知道的是,喬爺會把葉佳期帶到辦公室來。

「喬爺在開會,可能要好一會兒,你要是無聊的話,可以去頂層的陽台走走。那裡養了不少景觀魚,很漂亮。」

「不了。」葉佳期搖搖頭,「我看視頻就好。」

「好,那我先下去。」

「你忙吧。」

蕭紫來去匆匆,她是真沒想到喬爺會把葉佳期帶過來,而且還讓她留在了京城。

一出門,正好看到孟沉。

她小聲道:「佳期怎麼在。」

孟沉彎了彎唇角:「男人對撒嬌的女人,一向不會有什麼抵抗力。」

「喬爺沒這麼不理智。」蕭紫是不相信的。

「理智?如果男人真有這麼理智,就不會有紅顏禍水一說了。」

「喬爺不是你。」

「小紫,不要用女人的想法來看待男人。」孟沉緩緩道,「喬爺不例外。」

蕭紫還是不信,她自小認識喬斯年,雖然接觸不算太多,但她知道喬斯年身邊向來沒有什麼鶯鶯燕燕,他對女人也沒有太大興趣。

會撒嬌的女人太多,要真是撒嬌就管用,喬斯年就不是喬斯年了。

蕭紫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孟沉,離開。

中午。

用餐的時候,助理帶著葉佳期去了餐廳。

喬斯年已經在等她。

歐式餐廳,宮廷復古風,整體是低調的古銅色,奢華而不張揚。

喬斯年正站在窗邊打電話,葉佳期進來時,他電話正好打完。

脫了西裝外套的男人身材愈發修長,得體的西裝褲包裹著他兩條長腿,他的影子就這樣落在地板上。

還沒來得及收起手機,葉佳期一個箭步跨過來,撲進他的懷裡。

喬斯年眉頭蹙了蹙。

「我在你辦公室坐了半天,哪裡也沒去,是不是很聽話。」

「是。」

「所以我中午要吃蝦,有嗎?」

「想吃什麼都有。」

葉佳期雙手環住他的腰,忍不住踮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

親完,下意識道:「抽煙了?」

「嗯。」喬斯年沒否認。

葉佳期的小爪子在他後背摸來摸去,就這麼趴在他懷裡,不肯起身。

陽光傾瀉下來,照在他們的身上,打了一層淺淺的光。

有時候,她就想這樣抱著他。

抱著就好。 雲明要做出菜單上三鮮粉,可不能用簡單的食材,不能去普通的菜市場,而是要去高級食材市場。

這個世界雖然是以武為尊,但還追崇著民以食為天生活態度,各種高端的菜肴並不比靈藥差,同樣可以幫助修鍊,助長修為。

所以,這種售賣高級食材的市場還是不少的。

總的來說,只要有足夠多的銀元、靈石、靈晶,就可以買到高端的食材,高級靈獸的肉都可以買到。

從白雲飯館到高級的食材市場,大概有半個小時的路程,主要是他的實力太差,只有凡人境一重,不然的話,可以節約一些時間。

半個小時以後,雲明來到高級食材市場,看到各種本來實力很不俗的靈獸,最終淪為食材,被擺在攤位上,或者已經被大卸八塊,還有那些瀰漫著芳香,靈氣環繞的果蔬,不由得嘖嘖稱奇,感嘆這個世界的奇妙。

而他現在不過是窺視到世界的一個角落,不過冰山一角而已,還有更多神奇而未知的事情,等著他去發掘,等著他去探索,讓他心中充滿了期待。

「五十個年頭的八珍雞。」

「用靈泉澆灌三十年的茄子。」

「用靈力溫養二十年的香芹。」

「我勒個乖乖,這些菜的年份比我的年齡都大。」雲明感嘆起來,簡單在食材市場里走一圈,所見所聞,都足以讓他大開眼界。

不過,這些食材價格也是賊高,都是用靈石為基本單位,銀元根本不入流。

這樣的高級食材市場,根本不是平常的老百姓能夠來的地方,隨便一斤菜的價格,都足夠他們花費一年,估計還有結餘。

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

雲明想要變強,還是要付出,根本不是心疼的時候,就算他現在的存款不多,也要先投入。

他現在兜里的十枚靈晶,乃是他父母這些年經營飯館所積攢下來的,一直捨不得花。

在聖天大陸,一個靈晶可以兌換一斤靈石,一兩靈石可以兌換一百銀元,也就是說一枚靈晶可以兌換一千銀元。

值得一提的是,靈石和靈晶蘊含著天地靈力,可以直接用來修鍊,當做修鍊資源。

雲明現在所持有的十枚靈晶,對於平常人家來說,算是一筆非常多的財富,但是走進這樣的高級食材市場,只能算是窮人一個,一點說話的底氣都沒有。

雲明不想耽擱時間,走到對應的攤位上,購買做三鮮粉所需要的食材,還有一些調料、配菜。

當他把所需要的食材購買完畢,兜里就只剩下一枚靈晶,瞬間變成窮光蛋。

「但願飯館的生意快點火爆起來,不然我連購買下一批食材的本錢都沒有。」雲明在心中嘀咕起來,提著食材走出食材市場,趕回白雲飯館。

雲明回到白雲飯館,就沒有絲毫猶豫,心情激動,充滿期待,提著食材走進廚房,開始忙碌起來,處理購買回來的食材,準備開始第一天營業。

廚神系統給了雲明菜單,不僅讓他了解這道菜的做法,所需要什麼食材、食材的分量,同時還讓他掌握各種步驟和技巧,不用再額外花時間去琢磨,完全就是順手拈來,就可以的發揮很高的廚藝。

「對了,做三鮮面可是要消耗靈力的,以我現在的實力,一天能夠做多少份三鮮面?」雲明詢問廚神系統。

「宿主目前凡人境一重,每天只能做兩份三鮮粉,凡人境二重可以做三份,三重就是四份,以此類推……」廚神系統回應。

「這樣不是每天限制我賺錢嗎?看來實力是非常關鍵的。」雲明感嘆一下。

「菜肴的級別和宿主的實力是掛鉤的,想要做出連聖人、不朽都動容的絕世美味,宿主的實力也必須達到那等境界,所以說你不僅要做一個廚師,還要做一個強大的廚師。」

「說到底還不是廚師!」雲明無語,想起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我煮出來的菜肴,我可以免費品嘗,不用花錢購買吧?」

「作為對宿主辛苦的饋贈,讓你更有動力做菜,你可以每天免費品嘗一道菜,其餘的則是要付費,會給你八折優惠。」廚神系統解釋這個要求,連話語聽起來都溫和了不少。

「坑,真尼瑪的坑!」雲明更加無語。

對於雲明的無語,廚神系統沉默以對,沒有回應,沒有動靜。

因為現在一天只能做兩份三鮮粉,雲明就處理兩份三鮮粉的食材和配料,一份準備對外售賣,一份準備自己吃。

反正,賣出去飯菜所得到的收入,還要和廚神系統進行分成,還不如免費便宜自己。

有便宜不佔王八蛋!

準備好了食材和配料以後,雲明並不著急,就在飯館的櫃檯里坐著,等待第一個客人到來,迎來第一筆生意。

當然,他沒有浪費時間,趁著現在沒有客人上門,琢磨烙印在腦海里的《梵天練氣決》。

梵天練氣決,是一部沒有等級的功法,有的人修鍊它,相當於一種凡品功法,而有的人修鍊它,卻像神級功法,完全因人而異,看修鍊者的天賦,還有其它方面的因素,包括血脈、領悟力、身體是否排斥。

「但願梵天練氣決對我來說是神級功法,適合我修鍊。」雲明喃喃自語。

他稍稍調整狀態,深呼吸一下,就開始運轉梵天練氣決,進行修鍊。

因為飯館現在的布置,都是一些很高級的物品,盆栽是靈藥,瀰漫的靈氣,要比外面濃郁兩倍,在裡面修鍊的話,簡直就是事半功倍,有莫大的幫助。

雲明剛剛運轉梵天練氣決,就感覺到瀰漫在飯館里的靈氣被吸引過來,自己的身體宛如一個旋渦,拉扯周圍的靈氣,送入到他的體內,讓他覺得體內的靈力充盈起來,有著說不出的舒服感覺,妙不可言。

他驚人的發現,自己修鍊這個功法,進入如魚得水,沒有絲毫困難,簡直就是為他量身定做。

「要是按照這樣的修鍊速度,恐怕不到一個小時,我就可以突破,晉陞到凡人境二重。」雲明心中震撼,激動起來。 雲明就像一個旋渦,瘋狂吸收飯館里的靈氣,納入體內,充盈著他的身體。

半個小時過去,他達到了凡人境一重的巔峰。

呼~~

雲明深呼吸一下,又瘋狂吸收一股靈氣,直接衝擊凡人境二重,沒有絲毫難度,輕鬆就突破,晉陞到凡人境二重。

就這樣晉陞到凡人境二重,雲明感到驚訝,睜大眼睛,覺得不可思議。

「就這樣達到凡人境二重,我是不是傳說中的修鍊天才?!」雲明摸了摸下巴,露出得意的笑容,傲然說道。

當雲明突破凡人境一重,晉陞到凡人境二重的時候,正好有兩個人路過白雲飯館,感應到這股波動,不由得對此有點詫異。

這兩個人分別是一個青春少女,一個中年男子。

少女大概十五歲的樣子,身段苗條,穿著一襲藍紫色的束腰裙子,膚色白皙,已經長得出落大方,長發烏黑柔順,扎著一束馬尾,擁有精緻的五官,柳眉細長,眼睛大且傳神,鼻子挺翹,櫻桃小嘴,看起來可愛,又不失冷傲的氣質,清秀脫俗,想必是大戶人家的小姐。

而少女身邊的中年,看起來三十五歲的樣子,五官並不突出,穿著一身黑色衣服,身材中等,並不高大,也不消瘦,和面容一樣,顯得比較普通,放進人群裡面並不起眼。

不過,他的樣子雖然普通,實力卻是不凡,散發著不俗的氣勢,修為估計起碼達到先天境界,甚至還要更高。

「凌叔,你有沒有覺得奇怪,這家飯館里剛剛有人突破,卻沒有半點停滯,簡直就是一氣呵成。」紅裙少女在白雲飯館前駐足,轉身過來,看著這家算是偏僻,而且沒有客人的飯館。

張傲月本來並不關注白雲飯館,完全是因為雲明在裡面修鍊,輕鬆就突破,引起她的注意。

等到她轉身過來,看到白雲飯館里的裝修時,不由得有些詫異,沒有想到這樣一條巷子里,居然有這麼一家如此雅緻的飯館。

先不說裡面的裝修如何,就是門口那裡的兩盆盆栽三色堇,就足以引起別人的注意,畢竟那可是有很高年份的靈藥,誰會擱在門口當做盆景欣賞,收起來當做寶貝還來不及呢!

「確實如此,此人的實力雖然不高,但是突破境界的時候,就是水到渠成,沒有絲毫停滯,看來是一個天才,值得栽培。」凌山平靜說道,也轉身過來,觀察白雲飯館,並沒有什麼波動。

顯然,白雲飯館這樣的裝修,還不足以讓他感到驚訝。

「凌叔,你可是很少誇讚別人,今天倒是難得呀。」張傲月莞爾,露出好看的笑容,就像綻放的三色堇,極為好看。

「我只是實話實說!」凌山不苟言笑般的回答。

「這家飯館倒是不錯,有點意思,我們進去看看吧。」張傲月輕笑說道,隨即邁開蓮步,踩著輕盈的步伐,向著白雲飯館走進去。

隨著他們走進飯館裡面,可以看清楚裡面的裝修,知道噱頭不僅是兩盆三色堇而已,桌子和椅子都很別緻,都是用不錯的材料製造而已,牆壁上掛著靈器當做裝飾,讓張傲月有點詫異,意想不到。

最為讓他們驚訝的是,將餐區域和廚房隔開的屏風上畫,年輕俊傑站在懸崖邊緣,眺望著的遠方,留給人一個背影。

不只是張傲月驚訝,連凌山都覺得驚訝,睜大眼睛,看著屏風上的水墨畫。

「這副畫不簡單,蘊含著道韻!」凌山開口點評,有點動容。

縱然他平日里總是很深沉的,但是看到這種東西,足以讓他動容。

「貴客來臨,歡迎歡迎~~」雲明剛剛突破到凡人境二重,就看到張傲月和凌山走進飯館,沒有怠慢,立即迎了過去,笑臉相迎。

這可是他的第一單生意,可不能搞黃了,那樣多不吉利,必須來一個開門紅。

「本飯館今天剛剛開張,二位是頭兩位客人,要不要來一份招牌三鮮粉,保證好吃!」雲明像足了一個小二,完全放低姿態,繪聲繪色的充當角色。

「你們這家飯館倒是有點意思,用三色堇當盆景,用蘊含道韻的畫來做屏風,格調倒是有了,就是地段比較偏僻,不然不至於這麼冷清。」張傲月環視周圍一圈,把目光投在雲明身上,開口說道,聲音很好聽。

「正所謂酒香不怕巷子深,我相信總有一天,我這家飯館生意肯定很火爆。」雲明笑著說道,自信十足,沒有半點心虛。

「你是這家飯館的老闆?」張傲月有些疑惑,看著雲明,問了出來。

在她看來,能夠布置出飯館如此格局,能夠弄來擁有道韻的水墨畫裝點飯館,肯定是修為不凡的人,絕對不會是一個和自己年齡相當的少年。

「正是!」雲明點頭回應。

「那你這家飯館是誰給你裝修的,你別告訴我是你自己搗鼓出來的,除非你是某個大家族的公子,不然沒有這等底蘊。」張傲月看著雲明,逼視著後者,無形中有一種威壓。

她和雲明的年齡雖然一樣,但是修為比雲明要高不少,畢竟從小就開始修鍊,而雲明修鍊的時間不過半個小時,根本不能比。

「那是一個高人說與我有緣,要賜我一場機緣,就給我布置了飯館,讓我好好經營下去,然後他就離開了。」雲明並沒有被張傲月嚇到,隨便扯了一個理由。

「原來如此,這樣就說得通了。」張傲月明了。

「我是開門做生意的,你們如果不是來吃東西的話,我可沒有時間陪你們閑聊,你們請便吧。」雲明聳了聳肩,不想被張傲月不斷盤問,浪費不少口水不說,自己還不能撈到好處。

「呵,你不過想要做成第一筆生意而已,我就幫你這個小忙吧,你這裡有什麼拿手好吃的?」張傲月覺得雲明有點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