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無數毒蠍毒蟲爬進了她的衣裳,她發出了一聲聲慘叫,原本還算白皙的皮膚,頓時染上了各種顏色,這些毒蟲從她的皮膚中鑽進了肉體,疼得她想要喊叫都沒有力氣了。

越來越多的毒蠍毒蟲,甚至還有毒蛇,不斷的往她身體裡面鑽去。

不知道為何,就算再多的毒蟲鑽進了她的身體,都沒有將她的身體撐破,甚至她還活著。除了先前的驚恐,她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沒有直覺了,只能夠聽到那種蟲子鑽入肉體的聲音,嘩嘩嘩的,她感覺到自己的血肉,正被這些毒蟲吃掉了。被吃掉的地方,反而就是由這些毒蟲代替。

臉也是蒼白的顏色了,秦玉柔已經停止了反抗,默默地接受這一切,就算是防抗,她依舊沒有任何力量。如果此刻剝去她的衣裳,就能夠看到她的皮膚下面鼓起了無數移動的疙瘩,這些東西就是那些鑽進她身體的毒蟲子。

忽然,她狠狠地握住了自己的脖頸,就在這個時候,手臂上也鼓起了兩條粗粗的,長長的東西,她眼中除了恐懼,都不知道是什麼顏色了。

周圍源源不斷的毒蟲還在增加,她卻無能為力,不知道過了多久,所有毒蟲都消失了,如果她不是親眼看到這一切的話,不會相信這些毒蟲全部進入到了自己的身體。 第923章挖坑(二)

元成帝對後宮之事自有章法,哪怕當初最受寵的蕙貴妃,也從沒越過皇後去。

可是如今陛下居然選在十五這日去越妃宮中,怕是過了今夜,人人都會知道皇后失了帝心,而皇后也會成為整個宮中的笑話了。

「還愣著幹什麼?」元成帝皺眉。

周錄連忙道:「奴才這就去。」

……

宮中李廣延出宮前,還藉機坑了皇后一把。

他知道元成帝對他有愧,說話間就有意誤導元成帝,讓他以為他是因為皇后才出的宮,這樣不僅能夠撇去自己的懷疑,還會讓元成帝對皇後生厭。

元成帝本來就厭煩五皇子這段時間越來越頻繁的動作,定會藉機懲戒皇后,他自然不會讓李廣延背著惡名,而想要撇開李廣延又能懲戒皇后的,無非就是拿其他妃子來讓皇后丟臉。

容妃是七皇子的生母,元成帝知道李清澤跟他交好,定然不會去挑容妃出頭,而最近和五皇子一樣蹦達的二皇子的生母越妃,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李廣延幾句話,不僅讓皇后失了帝心,還挑撥了她和越妃的關係。

等到傳旨的人去了皇後宮中之後,皇后只會以為這事情是越妃挑撥。

二皇子和五皇子之間,為了皇位勢不兩立。

皇后和越妃為了各自的兒子,也早沒了之前的和煦,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兩人算是徹底結上了仇,外間他借著丁自鳴讓得二皇子和五皇子針鋒相對,如今再加上越妃和皇后。

那兩人怕是更會斗的頭破血流。

李廣延回了住處之後,做事做全套,他並沒有急著立刻出宮,而是又在宮中住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就聽說皇後宮中被砸了一大堆的東西,而他出宮的事情告訴永寧宮后,皇后根本就無暇顧及,她只顧著對付奪了她「恩寵」,讓她丟盡了臉面的越妃,根本就沒在意李廣延,只是隨口應了一句就放他出了宮。

而元成帝知道他出宮之後,為了彰顯恩寵,還特意命了宮人相送。

可謂是讓李廣延佔盡了便宜。

……

李廣延出宮的事情,姜雲卿這邊第一時間收到。

姜雲卿正坐在榻上吃著點心,聽到君璟墨的話后,不由抬眼:「也就是說,他不僅撇了嫌疑出了宮,走前還坑了皇后一把?」

君璟墨點點頭:「差不多吧,皇后現在跟越妃斗的不可開交,二皇子和五皇子也為了拉攏丁自鳴,幾乎到了眼紅的地步,他這一手借刀殺人,挑撥離間,可用的是順手的很。」

姜雲卿聞言嗤了聲:「也就是沒人戳破罷了,皇后沒那麼蠢,這會兒殺紅了眼,自然將他放在了一旁,等回過神來之後,未必就不會懷疑上他。」

「而且別看著他現在好像是站了上風,借著被你廢了手以退為進,得了元成帝的好,可這也註定他不能露出半點野心來。」

「除非他永遠都不在明面上來爭那個位置,否則他一旦露出半點心思,前仇舊恨清算起來,到時候別說是皇后,就算是元成帝那邊也有的他受的。」

(本章完) 「你們記住了嗎?」

木冰雲將接下來要做的給二人仔細的講解了一番,蒼鬱倒是明白了,表示沒有問題。

澤帝想了一下,又問了幾個問題之後,也明白了所有:「沒有問題了。」

「好,那麼我們開始吧,能不能夠成功,就看接下來的一切了。」

澤帝有些緊張,握住自己的拳頭彷彿在為自己打氣。這麼多年來,每次被吵醒,都沒有人能夠幫他出去,對於這一次,他十分的期待。

他有一種預感,一定能夠成功!!

他終於能夠出去了。

「好,我們開始吧!「

隨著木冰雲的話落,三人迅速的散開,奔往各個地方的匾額,她這一次的目的,就是將這片宅院的布局打破,只要打破了布局,就能夠破解以宅院為憑藉形成的陣法了。

不是他們不願意將整座宅院拆除,這片宅院上的東西都十分的珍貴,如果能夠拆除的話,其他的人恐怕早就下手了。

也不用她在這裡多費口舌了,正是因為拆除不了,所以才會讓澤帝被困在這裡許多年。

雖然不能夠拆除宅院,但是她能夠改變宅院的格局,隱形的將陣法破解了。

對於這種新的嘗試,她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卡在仙陣十一階的瓶頸都有了些眉目,對於神道秘境也更為期待了。

木冰雲三人跳躍在宅院的各個地方,速度飛快,當然三人的動靜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不少人都跟在了三人的後面,想要看出個所以然。

然而三人的接下來的動作,卻讓他們都摸不著頭腦,就算是李婉彤也看不出什麼來。

李婉彤在發現木冰雲之後,一直就跟在她的身後,看到她不斷的在周圍轉悠,時不時的搬動一些東西,就覺得十分的奇怪。

「莫非她是在找什麼寶貝?」

墨伊兒輕聲說道,卻被李婉彤聽了進去。她也有些猶豫,難道真的是因為找什麼寶貝嗎?

可是她總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三人速度不停,不管誰和他們說話,他們都不會回答。

木冰雲將面前的物體重新擺放了一番,頓時感覺到屋外的匾額上的力量少了很多,眼前一亮,看來她的猜測並沒有錯。

如此的話,以物布陣,並非是弱,只是多年來被人忽視了。想到自己久久不能夠突破到仙陣十二階,難不成就是因為自己沒有領悟到這一層嗎?

如果是的話,她不介意花費時間研究。

「木姑娘,不知道你……」

李婉彤看到木冰雲站了起來,連忙想要問點什麼,還沒有問出口,木冰雲一下子就從她的身邊掠了出去,速度快得她想要阻止都不行。

「喂,木冰雲,你到底在弄什麼?難不成在找什麼寶貝,難道是那個紫袍公子告訴你有什麼寶貝?」

當然,回答墨伊兒的依舊是木冰雲的背影。

墨伊兒在身後氣得跳腳,指著木冰雲消失的地方罵道:「哼,神奇什麼,有什麼了不起的,你們想要找寶貝,我也找,我就不相信,我墨伊兒找不到。」

墨伊兒連忙吩咐保護她的那些強者,讓他們去各個地方翻弄。李婉彤一直在沉思,目光忽然望向了宅院的周圍,眼底也有些遺憾,除了能夠挪動的東西他們能夠拿走,建造宅院的材料,他們根本就無法取下來。

忽然,她想到了什麼,卻只是一道亮光在腦子裡面滑過,並沒有捕捉到具體的東西。之後不管她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了,她卻知道自己一定忽視了,甚至是錯過了什麼東西。

「婉彤,你想到了什麼?」

玉蟬不懂陣法,更是無法想出什麼來,然而木冰雲三人的行跡十分的可疑,不得不讓她懷疑,他們這麼做是有什麼目的。

李婉彤搖頭:「宮主,婉彤實在是想不明白,或許他們真的如墨姑娘所說,是在找什麼寶貝!」雖然這話她自己都不相信,卻能夠說此話來忽悠下玉蟬。

玉蟬對李婉彤確實是比較信任,畢竟如今的李婉彤只能夠依靠玉鼎宮,對於她的話,也沒有懷疑什麼,只是吩咐人去尋找,期待能夠找出是什麼來。

這邊所有人在懷疑三人的目的,木冰雲三人卻一一的將宅院的布局全部破壞了。

在眾人還在尋找宅院有沒有寶貝的時候,三人已經在宅院的大門齊聚。先前匾額上的投下來的神秘力量已經消失了,澤帝依舊不敢輕易的過去,畢竟每一次他過去,那塊神秘力量形成的擋板都會出現,將他阻擋,眾人看起來他沒有事,然而被那道力量阻擋之後卻十分的難受。

「澤帝,陣法已經被破壞了八成,接下來只能夠靠你自己的力量了。由於宅院的特殊,我只能夠做到這個地步。」

澤帝明白,木冰雲確實儘力了,他也有些感激,點了點頭道:「那我試試。」

這個時候,其他的人也陸續的趕往過來,看到三人的樣子,以及澤帝想要再次闖出去,心頭卻有些嘲笑了。他們才不相信,三人就到處亂翻了一會兒,就能夠將這道神秘的力量去除,讓澤帝出去了。

「難道他們之前的動作,就是為了他能夠出去?」

「應該是,不過有用嗎?」

對話的是兩個仙陣師,對於木冰雲的名氣早有所聞,正所謂同行相輕,他們又沒有真正見識過木冰雲的本事,自然只覺得她虛有名頭,所以對她的行為十分的不屑.

「雖然她雙雲府厲害,可是木冰雲這陣法,卻沒有見得多厲害,不過是雙雲府有權有勢,請了幾個厲害的仙陣師罷了,外界傳了她的名頭估摸著是她故意誇大。」

越來越多的仙陣師看不起,畢竟木冰雲從小仙界上來之後,確實很少展露自己的實力,整個仙界的人知道木冰雲的名頭,多是來自雙雲商行旗下各種。

自然而然,關於她實力的事情,就讓人有點酸了。家大業大,實力強大,還有陣法天賦,隨便一樣都是所有人羨慕,甚至嫉妒的,估摸著他們也是想要尋找點平衡。

誰又知道,她能夠得到這一切,都是一步一步實打實走過來,從未想過走捷徑。

「看,他動了。」 隨著一道聲音落下,眾人停止了討論聲,目光緊緊跟隨著澤帝的身影,這一次澤帝走得很慢。本來兩步就能夠走到大門,他卻花了十息的時間。

望著外面並不怎麼好看的風景,尤其是橋的對面有一棵倒塌的柳樹,湖水並不青澈,裡面隱約流動的鱷魚,更是時時刻刻的等待著後面來的人。

咬了咬牙,他的右腿一步邁出了大門,眾人屏住了呼吸,不敢眨眼睛,生怕錯過了一點點。澤帝並沒有快速的邁動第二步,而是在身體上升起了一道道防禦罩,這讓眾人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了。

木冰雲也有些緊張,成敗就在此一舉了。如果澤帝成功了,他們就能夠得到兩塊碎片,如果澤帝失敗,就必須從頭開始。

她忽然發現旁邊的男人是最鎮定的了,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怎麼不緊張。」

蒼鬱對著她露出笑容:「因為我相信冰兒。」

她好笑:「我可不是是神,不可能什麼都能夠成功吧!」

「直覺,他一定能夠走出去。」

木冰雲不說話了,對於這個男人如此盲目相信她,她也不是經歷一兩次了。

「郁,你這麼相信我,就不怕我哪天騙你了?」

「不怕,被冰兒騙,也是一種福氣。」

她咬著牙,忍住自己的笑聲,心頭卻有些暖。縱然這個男人不怎麼說話,可是每一次說話,都能夠給她帶來無限的愉悅,尤其是他無條件的信任,對她來說就是最寶貴的財富了。

能夠遇到她,不知道她上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

「冰兒,澤帝要動了。」

聞言,木冰雲表情嚴肅了,甚至有些緊張,這一次不僅僅對澤帝很重要,對她來說也十分的重要。只要澤帝成功了,對她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突破。她已經隱約摸到了衝破十一階的突破點,到時候恐怕不需要陣字碎片,就能夠在陣法上取得突破。

她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隨後將肺部的廢氣排放了出來,再次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比在場每一個人都要緊張。

澤帝感覺自己加固的防禦罩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終於緩緩地將左腳抬起來了,慢慢的往外面踩去,剎那間,眾人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本來想做一個深呼吸的,都忍住沒有呼出氣來。

眼睛直直的望著澤帝的左腳,眼看澤帝的左腳就要踩踏在門外的地面上,忽然他們感覺到了一道光芒從上方的匾額散落下來,心頭略有些失落,看來木冰雲三人之前的行為,並沒有改變什麼。

這個時候,澤帝兩腿都邁了出去,匾額上的光芒正照耀在他的身上,在眾人失落的同時,他們驚訝發現,這一次澤帝並沒有被那道光芒給拋出來,頓時忍不住驚訝了。

這……李婉彤也是瞪大了眼,其他的仙陣師也是一副見鬼的樣子,恨不得馬上過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等等,你們看那道力量在排斥他!!」有眼睛尖的人,立馬發現了,澤帝現在的情況並不妙,雖然整個人都邁出大門,卻沒有出去,而是被這道力量給困在了那裡,看樣子是要將他給弄進宅院裡面來。

木冰雲緊緊的握住拳頭,眼中略有喜色,總得來說,她的猜想是正確的。現在就看澤帝能不能夠憑藉自己的力量衝出去了,如果澤帝成功了,那麼這道力量就失去了禁錮。

眾人在這瞬間也明白了些什麼,這一次澤帝的情況不一樣,雖然被這道神秘的力量困住了,他們明顯能夠感覺到這道神秘的力量比起之前更加的弱,並且不是弱了一點點,至少弱了大半。

這個時候,他們既有些興奮,也有些害怕。如果澤帝成功了,那就意味著木冰雲二人能夠再次得到一塊碎片,實際上他們不知道二人能夠再得到兩塊碎片。

如果澤帝失敗了,他們還有機會能夠幫助澤帝出去,從而得到那塊碎片。

可是,試問每一個人的心頭,他們卻很遺憾的表明,他們確實沒有那個本事幫澤帝出去,所以這個時候,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十分的複雜。

原本嘲笑木冰雲的那幾個仙陣師,已經是面紅耳赤,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們私以為木冰雲不過是徒有虛名,卻不知道人家之前的動作有什麼含義,看不懂,就說明他們的實力不知道比木冰雲要低多少。

一個個面露難看的顏色,也不敢再說話了。

玉蟬望著澤帝艱難的與那道神秘的力量對抗著,問道:「婉彤,你覺得他能夠成功嗎?」李婉彤狠狠地握住拳頭,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個時候的心情了。

「宮主,以這位神秘公子的實力,照這個樣子來看的話,多半會成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李婉彤也感覺到口中有些干苦的味道,實在是難以形容這種感覺。

玉蟬深呼吸一口氣,餘光掠過李婉彤不怎麼甘心的神色,似乎並不生氣:「我知道你已經儘力了,以你目前的情況,確實敵不過她。」她的聲音化作了一條線傳入李婉彤的耳中,「就讓她暫時得到又如何?」

一句話,讓李婉彤眼睛一亮,「宮主的意思是,藉助她的手得到碎片,然後再?」

辣妹也純情 「為何不可?」

「還是宮主深謀遠慮。」李婉彤心裡好受些了,再次看木冰雲的時候,少了幾分嫉妒,多了些運籌帷幄,好你個木冰雲,就算你運氣好,總不能夠永遠都好吧?

只要玉蟬願意幫助她,她就不怕從木冰雲那裡得不到東西!!

這個時候,澤帝不斷的在力量中掙脫,隨著他本身的力量與神秘力量對抗,眾人發現神秘力量竟然出現了裂縫,隨著澤帝的攻擊越來越兇猛,神秘力量黨裂縫也越來越大。

一聲聲巨響與撕裂的聲音響起,聽得讓人頭皮發麻,澤帝卻越來越兇猛,一點也不覺得身體吃不消,感受到對方越來越弱,他更加的高興了。

他似乎能夠感受到外面的空氣了,是多麼的美妙。 第924章真是個妙人兒

之前君璟墨廢了李廣延的手,李廣延以退為進的確是當時最好的辦法。

但是他太過貪心,既想得了元成帝的好,借著帝王的愧疚之心在朝中謀利,又想再後宮里攪弄風雲,讓皇后和越妃徹底對上,挑撥二皇子和五皇子殺紅了眼。

這在姜雲卿看來,他暫時的確像是一箭數雕得了便宜,可是所留下的隱患卻是太多。

元成帝那人有著帝王心思,雖然算不上剛愎自用,可也絕對容不下有人欺瞞他將他戲弄著玩。

李廣延這次借著元成帝的愧疚之心,謀了戶部的差事,又得了帝心,害了皇后,順勢也坑了越妃一把,看著處處佔了上風,可要是有朝一日被元成帝知道李廣延的心思,甚至知道他被李廣延騙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