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元聖尊一邊在猜測,婉兒所說的另一個人會是誰,一邊輕輕的點頭。

姜婉兒接著說道:「那個人姓馭,駕馭的馭,名叫馭無極,他是雲夢閣朱雀靈尊的弟子,上次婉兒跟著師尊去參加拍賣會的時候,婉兒跟他認識了,後來也是巧合,又見過幾次,嗯,婉兒覺得,他很好。」

「姓馭?」

御元聖尊臉上起了些疑色,「中嶽大陸之中,似乎並無馭姓家族?」

姜婉兒說道:「的確沒有,他的名字,馭無極,乃是朱雀靈尊給取的,所以不是來自於家族姓氏。」

「哦。」

御元聖尊點了點頭,「能被朱雀靈尊收為弟子,修鍊天賦應該甚佳,不知馭無極,如今修為到了哪個境界?」

姜婉兒微笑回道:「師尊,無極他今年才二十八歲,還處於少年階段,雖說修為沒法跟同年出生的御蒼穹相比,但也不弱,現在已經達到了一階分身境。」

御元聖尊又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二十八歲的一階分身境,很難得了,縱觀整個中嶽大陸,寥寥無幾。只是,婉兒比他大了二十來歲,他不介意這一點吧?」

其實五十多歲配二十多歲,並不見怪。

五十歲到一百歲屬於青年階段,過個二十多年,少年也到了青年階段,一對青年男女,有什麼不可以呢?所以青年配少年,自然是可以的。

聽到師尊在考慮這個方面,姜婉兒臉上起了紅霞,「師尊,還沒到那一步的呢,也不知道他心裡怎麼想,對婉兒喜不喜歡。」

御元聖尊心中在想:

如今御蒼穹翅膀硬了,眼裡已然沒了我這個御氏老祖,早知他是個忘本之人,當初就不該將九鼎塔之造化賜予他身,哎,可惜事已至此,追悔莫及。

不過亡羊補牢為時不晚,婉兒自然是不可再考慮許配給御蒼穹,何況婉兒明確表示不喜歡他,豈可將婉兒的終身幸福斷送在他身上?

既然婉兒看中了朱雀靈尊的弟子馭無極,這倒是個大好事,正好可以,以此來跟朱雀靈尊走近些,可謂兩全其美。

朱雀靈尊的結拜大哥南嶽大帝重黎,已先一步成就神靈境,想必他定會幫助朱雀靈尊成神,倘若跟朱雀靈尊搞好關係,或多或少都能受益,說不定能藉此機緣,讓我御元打破桎梏,得以成神。

御元聖尊暗自想了一陣,思路漸漸清晰,決定不再只寄希望於御蒼穹,而是兩手準備,另開一條路徑,去攀交朱雀靈尊。

御元聖尊正是假九靈鼎和天馭手的布局之人。

馭山所得到的那套九靈鼎,正是他照著九鼎塔所仿製,而真正的神秘之物九鼎塔,他將之給了御蒼穹,因得了九鼎塔之造化,從而御蒼穹才有了今日之修為成就。

九靈鼎之附屬物九靈玉,也是御元聖尊所仿製,真正的九鼎塔,也是有一件附屬物的,但不叫九靈玉,而是稱為魂玉髓,魂玉髓乃九鼎塔器靈所在,既能宿於九鼎塔內部,又能獨立存在於外界。

而御元聖尊所仿製的九靈玉,原本只是為了存放假九靈鼎的指引信息,後來被南嶽大陸那一脈御氏老祖御風雲和御幽影,用來設下陷阱,伏擊靈兮女帝。

伏擊靈兮女帝的五名分身境高手,乃中嶽大陸某殺手組織中人,御風雲找中都麒麟閣裡面的御氏族人,為他引見了這個殺手組織,這個殺手組織派出兩名魔修、兩名巫修、一名聖修,去執行伏擊靈兮女帝的任務。

御蒼穹從星月大陸半月島到南嶽大陸之後,御元聖尊去過南嶽大陸兩次。

第一次是因為九鼎塔的器靈魂玉髓表示,九鼎塔之主——天御主,已現身南嶽大陸,御元聖尊依照魂玉髓的指引,找到御蒼穹,將九鼎塔給了他。

第二次是為了去給御蒼穹送一塊極品靈髓,用以輔助他修鍊,去到南嶽大陸時,正逢御蒼穹準備帶領他無欲城的軍團北上,於是順手幫他將無欲城整體納入九鼎塔內部空間第一層,當時無欲城上空浮現的九道虛影,正是御元聖尊的九個分身。

御元聖尊之所以布置假九靈鼎和天馭手之局,乃為了給真正的九鼎塔和天御主打掩護。

而假九靈鼎和天馭手,則最終落到馭山身上。

從而御元聖尊交代御蒼穹,切不可讓馭山死在南嶽大陸,馭山的作用在於中嶽大陸,需要他身懷九靈鼎和背著天馭手的身份,將中嶽大陸各方大勢力強者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以此來讓御蒼穹安然成長,免遭盯上,也就是讓馭山充當背鍋俠的意思。

卻未料到御蒼穹尚在南嶽大陸,就已經達到半神之境的高度,如此一來,何須掩護。

所以御蒼穹對御元聖尊的布局掩護,根本不在乎了。

馭山死了,也無所謂。

對於今日御元聖尊的當面質問,御蒼穹心中十分不爽。

其實御蒼穹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從南嶽大陸來到中嶽大陸,但他並沒有第一時間來中都麒麟閣,向御元聖尊彙報情況,而是先去南都、東都、北都、西都逛一圈,直到半年後的今日,才出現在御元聖尊面前。

鑒於御蒼穹的種種行為,御元聖尊已然看出,御蒼穹沒有要加入中都麒麟閣的意思,而是準備另起爐灶,建立一個勢力。

女神的貼身男秘 御元聖尊所慮沒錯,御蒼穹正在做此盤算,不然何必花時間在外面逛半年,去了解整個中嶽大陸的情況。

無疑,御蒼穹所謀甚大。 南都,百花閣。

百花閣成立尚未滿一年,閣主是一位臉龐俊美邪魅的少年,除了他之外,整個百花閣全是年輕女子,女子數量超過百人,個個貌美如花,絕對擔當得起百花閣之名。

卻是不知,百花閣到底從事什麼。

一開始有人以為那是一個新開的青樓,準備去捧捧場,結果吃了個閉門羹。

從那以後,百花閣乾脆一天到晚大門緊閉,很少有開門的時候。

數月前來了個刁蠻公主,在百花閣大門口耍橫,說是如果閣主不親自出來迎接她進去視察,當天便讓百花閣不復存在。

別人要是說這話,興許只是嚇唬嚇唬人的,但這位刁蠻公主,說到絕對可以做到。

南都鳳皇獨女鳳莎莎公主,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是個誰也不敢招惹,遠遠見到最好早點避開的存在。

後來百花閣閣主,那個俊美邪魅的少年,出來了。

然而他卻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沒向公主行禮,二沒開口打聲招呼,直接走到公主面前,伸手握住公主的小手,色眯眯的湊到嘴唇邊,親吻了一下。

嘖嘖嘖!這還得了!

可結果卻是怪哉得很。

沒想到莎莎公主非但沒有鳳顏大怒,反倒咯咯笑出聲,稱讚少年是個很好玩的人。

就這樣,兩人成了朋友,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路邊少年,攀附上了鳳皇之女莎莎公主。

少年名叫馭瘋瘋,人如其名,膽子瘋狂的大,年方二十八,修為已至一階分身境,天賦也是瘋狂得很,此等超級天才,縱觀南都,乃至整個中嶽大陸,寥寥無幾。

於是不少人明白了,光膽子大,未必有用,若無妖孽天賦這種本錢,敢去碰公主的手,那叫一個找死。

如此才叫南都的年輕才俊心裡好受多了,不然,一個個的後悔不已,為何自己就不膽子大一點呢?瘋狂一點呢?去親吻一下下公主的小手呢?

漸漸的也終於搞清楚了,百花閣到底從事什麼。

原來百花閣,是專門給貴婦和千金小姐訂做衣裳的地方,同時還出售一種十分特別、十分受女子歡迎的香水。

不過百花閣卻非打開門做生意的那種,而是專門只做上門服務,只對地位尊貴的大客戶服務,且每次都是閣主馭瘋瘋親自上門接單,回來交給那百餘名心靈手巧貌美如花的女子,去加工製作。

攀上莎莎公主之後,百花閣名聲大噪,很快成了南都貴婦圈、小姐圈的最愛,生意好得不得了。

而且還沒人敢找茬。

因為莎莎公主放出話,誰敢去百花閣找茬,那就是跟她過不去。

上個月,莎莎公主還命令官府,給百花閣劃撥一大塊地皮,用於開辦手工坊,擴大生產規模。

可當百花閣旗下的手工坊辦起來之後,未見從本地僱用一個人,手工坊裡面卻莫名有了好多人,具體有多少,誰也不清楚,那手工坊佔地方圓十多二十里,全封閉式,閑人免入。

所謂的全封閉式,乃是有護衛軍團站崗守衛。

百花閣的這個護衛軍團,竟多達五萬名軍士,如果往裡面添加一些分身境修為級別的統領的話,可相當於南都治下一個郡縣城主府所擁有的兵力。

南都鳳皇宮,坐北朝南,背靠鳳山,鳳山盤踞百里,完整視為皇族私家之地——後山後花園。

皇宮東西兩側,均有一個小湖泊,稱之為東湖、西湖,至於是天然形成還是人工挖出來的,歲月太久,已無法查證。

東湖南岸有一片方圓二十里的草原,原本是個供城民閑暇之餘去踏青遊玩的場所,如今劃撥給了百花閣,稱為百花閣旗下的手工坊,雅稱「藝術莊園」。

百花閣總部也隨之搬遷到藝術莊園,建了一棟坐東朝西的五層豪華閣樓。

新閣樓一落成,便成為了貴婦、小姐的常去之地,甚至在哪裡過夜也是常事。

誰都知道,百花閣中皆女子。

從而那些貴婦的丈夫,小姐的父母,很放心。

不過往往最放心的地方,未必就不是最容易出問題的地方。

殊不知,馭瘋瘋是誰,他有何「光榮」事迹。

此少年,曾有「雅號」瘋魔少,給人戴綠帽子不是新手,嗜好美婦,不拒少女,可謂通吃,甜言蜜語會哄人,床上功夫迷醉人,一旦被他入手,等於醉入深淵,一發不可收拾,無法自拔。

百花閣共有一百二十六女。

之中三十六女,身份為馭瘋瘋的六妻三十妾,靈兮、靈穎、洛離、飛妹、劉瑩、劉濕為正妻,其餘為侍妾。

另外九十女,出身於遙遠的九州界,由靈兮從九州界帶到星月大陸,再從星月大陸帶到南嶽大陸,最後從南嶽大陸帶來中嶽大陸南都。對這九十名少女,馭瘋瘋還是做得比較好,寧願將一個個南都貴婦弄上床,也絕不沾染她們,因為馭瘋瘋怕沒法跟馭山本尊交差,因為馭瘋瘋只是馭山的一個分身。

馭瘋瘋源於馭山,卻因修鍊「萬魔幻影」功法而性情大變,尤其在女-色方面,變得難以自控,用無女不歡還不足以形容,得改一個字,改成無女不行。

不過好處也是有的,且是大大的好處,他御女越多,修鍊「萬魔幻影」功法效果越好,修為晉級飛快,明面上雖顯示為一階分身境級別,實際上已至九階分身境巔峰。

今日一早,莎莎公主又來找瘋瘋玩。

瘋瘋就像預感莎莎今日回來似的,早早就從某位留宿貴婦的客房中出來了,準確來說,應該說是早早就從那位貴婦的身上爬下來了,算算時間,瘋瘋是在寅時初摸進這位貴婦房中的。而丑時,瘋瘋則是在另一位留宿貴婦的客房中,再往前推,子時,亥時,都在不同的貴婦房中,昨夜,共有四位貴婦在百花閣過夜,據說她們的丈夫這段時間都不在家。其實昨天戌時、酉時,瘋瘋也沒閑著,待在主卧中,超大床上,無比賣力的安慰自己的六位正妻,硬是達到讓六位妻子紛紛投降告饒的效果,讓六位妻子主動說出口,瘋瘋你去別的房間吧,我們真的招架不住了。

莎莎公主飛快的跑上頂樓,進入瘋瘋的書房。

跟莎莎公主預想的一樣,瘋瘋果然在認認真真的看書,無比投入,整個人都沉浸在知識海洋中。

莎莎公主輕手輕腳的走過去,生怕打擾到瘋瘋。

可是因為剛剛上樓時跑的太快了,所以氣喘的大,心跳的快,胸脯晃動得厲害,動靜沒法不大。

莎莎公主只好自己伸手按住胸前,不讓胸脯起伏波動。

人都走到身旁了,瘋瘋仍然沒發現。

於是莎莎公主耍了個調皮,繞到身後,伸出雙手捂住瘋瘋的眼睛。

呵呵,瘋瘋哪會沒發現她來了,正等著她來捂眼睛呢。

當纖纖玉手觸及過來,某人故意將頭前傾,令到莎莎公主不得不伸出手臂,這手臂一伸長,整個人就貼到某人背上去了。

當一對某某,柔軟的壓在背上,某人壞壞一笑。

而莎莎公主玩得太開心,完全沒注意到這一點,嘻嘻說著:「猜猜我是誰?」

壞人壞笑壞壞說到,「誰呀?是哪家的仙子呀?嗯,好香好香!難道是從花朵中蹦出來的無敵美少女小公主?」

「是呀!正是從花朵中蹦出來的無敵美少女小公主呀!」莎莎鬆開手,晃到前面,然後準備伸手拉瘋瘋站起來。

可瘋瘋這個壞傢伙,竟然伸手攬住莎莎的小腰,一把將她抱過來放在大腿上,不待莎莎反應過來,一個熱吻堵住她的雙唇。

然後,嫻熟的技巧,瞬間讓公主又害羞又無法抗拒的陶醉其中。

但當覺得火候一到,某人停住,移開嘴唇。

無比的甜蜜突然中止,莎莎睜開美眸,支支吾吾,「瘋瘋,我,我的初吻,這麼短的時間,你,你怎麼不繼續了?」

「莎莎,不能太長時間了,我怕你會懷孕的。」壞人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懷孕!」

莎莎公主嚇了一跳,連忙脫離懷抱站到一邊。

其實她的年紀不小了,比馭瘋瘋要大二十來歲,去年剛進入青年階段,可她是真的不太懂男女之事,之前也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對於女人怎樣才會懷孕這個方面,至今一知半解。

不過一知半解不代表啥都不懂。

莎莎公主細細一想,微微皺眉說,「瘋瘋,我倆離百歲之齡還差得很遠的呢,不到百歲之上,怎會懷孕?你是不知道,還是在故意騙我?」

馭瘋瘋笑著伸出手,張開懷抱,「我是真的不知道呀!現在知道了,所以不擔心了,來吧,莎莎,我們繼續。」

莎莎公主臉龐一紅,撇撇嘴,「不跟你玩了,你這個小壞蛋,你你,你占我便宜。」

「真的?不玩了?」

馭瘋瘋緩緩放下手。

見他放下手,莎莎公主生氣的哼一聲,轉過身去,背對著他。

馭瘋瘋默默一笑,輕輕起身,輕輕靠近,無比溫柔的從後面抱住莎莎。

被這樣的一擁抱,莎莎情不自禁的閉上雙眸。

馭瘋瘋嘴唇湊近她的耳邊,輕聲道:「莎莎,我喜歡你,喜歡到無以形容,我不捨得,一點點都不捨得,粗魯的對你,我只想輕輕的抱著你,這樣,就像這樣,我就已經很知足了。」 無盡的山脈,神秘的山谷,古老的村莊,八個月前有一個黑袍少年來到這片山脈,他在山脈中尋找了一個多月,終於找到這個山谷,這個村莊。

然而剛踏入村莊里,他無端端受傷了,傷的很重。

不是外傷,沒有斷手斷腳,也沒有流血吐血。

是他的修為,在短短一段時間內,連續跌落六次,大跨度跌落,從一階分身境級別,跌落到無級靈體境。

在聖界,不管是星月大陸,還是南嶽大陸、中嶽大陸、北嶽大陸,所謂的無級靈體境,屬於最底層,屬於仙靈之體中的凡夫俗子,相當於九州界的底層平民。

這片山脈,位於中嶽大陸西都之西,名為祖巫山。

山脈中有數不清的神秘山谷,統稱為巫谷。

巫谷村莊,年代久遠,十分古老,黑袍少年所在的那個村莊,叫作巫老莊。

他離開南嶽大陸之前,從巫修老者衲可口裡得知,衲氏老祖追魂老嫗在中嶽大陸西都祖巫山巫老莊,所以他找到這裡來了。

他來此為了找追魂老嫗。

找追魂老嫗是為了,有可能被追魂老嫗帶走的烏苗苗和司若茹,和,遭截殺身亡之後有可能被追魂老嫗聚魂的那些人,張檬、花語、虞葉、蕭瀟,談化和珠兒,琅穹和柳兒,鋥致和沫兒。

他正是馭山本尊,黑袍馭山。

繼分身馭無極、馭瘋瘋、馭星月之後,馭山又分出六個分身,馭無憂等六個銀甲馭山。

馭無極,早在兩年多前就已經跟隨朱雀靈尊來了中嶽大陸。馭瘋瘋,比馭山本尊略早些時日來了中嶽大陸。馭星月,以黑斗篷裹身掩面裝扮,去了星月大陸,隱居於紫森林崑崙口,守護往返九州界的通道。

馭無憂,以銀甲、面具裝扮,去了南嶽大陸南邊,隱居於星辰府,守護往返星月大陸的跨大陸傳送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