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莉亞連忙將周圍的機器人們都甩開,依洛娜見狀連忙回過身來將那些機器人都踢開,擺脫了束縛的希莉亞準備與依洛娜一起將澤特救出,誰知澤特對她們喊道:「走!我是不死的神!她們沒辦法傷害我的!你們快走!」

依洛娜又踢飛幾個機器人,用那隻剩上臂的手勾著希莉亞說道:「走!」

就這樣,依洛娜帶著兩人飛離了這裡,以她現在的速度根本沒有誰能追得上她們,於是一群機器人也就只有愣愣地看著依洛娜她們離開。

基地的門打開,剛才那女生走了出來說:「沒想到你們能夠從那裡面倖存下來……」

「我不是說了嗎?我可是你們的神明啊……」澤特說道:「就算你們全部死了,我也不會有事。」

「是嗎?你的意思就是我們殺不了你咯?」女生好奇地問。

澤特一甩頭,笑道:「當然,有什麼辦法儘管使出來吧。」

那女生也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那麼……她能不能殺死你呢?」

對方讓開身子,從她身後走出來了一個身影,澤特雙眼瞳孔猛一收縮,愣愣地說道:「怎麼……怎麼是你?」

……

「能夠限制澤特和依洛娜的力量……」哈尤米沉吟道:「那可就糟糕了,能夠與地球人戰鬥的力量之中最強的就是依洛娜和澤特,現在依洛娜受了重傷,澤特被俘虜……莫非這個世界真的要被地球人侵略了?」

愛莎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他們說的地球人是什麼,但是從他們的神情看得出來現在的狀況不容樂觀。

「哈尤米,你知道我爺爺在哪裡嗎?」琴姬說道:「或許現在只能依靠我爺爺才行了……」

朗烏姆是這個世界最強的人類,就算是在三大種族之中也是最強的,當初澤特都被朗烏姆揍成了豬頭,或許朗烏姆有辦法對付那些地球人。

「我們之前聽說他現在好像已經回卡姆依村了。」哈尤米說道:「但是讓他去真的合適嗎?你爺爺現在已經是七十歲的老頭子,要是稍有閃失……而且對方的實力到底多強我們不知道,只知道像希莉亞這麼厲害的人在她們那裡只是一個普通的雜兵,我們胡亂前去只是以卵擊石。到時候連你爺爺都犧牲了的話,這個世界就真的徹底沒用了。」

哈尤米說得也有道理,原本以為澤特能夠解決,但是現在澤特也被對方俘虜了,這個世界還能選出可以與地球人作戰的存在嗎?

「龍族……」厄洛斯想了想,又說:「不行,就算是最強的龍王也打不過希莉亞,所有的龍族加起來也沒用……」

「人類就更別說了,除了朗烏姆以外基本上就沒有可以派出的戰鬥力,魔族那邊的魔法師雖然強大,但是感覺也派不上用處……」哈尤米陷入了沉思。

「如果孫圓或者綈勒還在就好了……」琴姬說道:「他們兩個都是很厲害的存在,如果可以有他們的幫忙的話,或許……」

那兩個人是澤特的師兄弟,厲害是自然的,但是他們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了,沒有澤特也沒有誰可以聯繫上他們。

「琴姬!」哈尤米突然說道:「你上次召喚綈勒的那個召喚陣!你還記得嗎?」

那個召喚陣的圖案雖然被澤特銷毀了,但是琴姬的腦海之中似乎還記得一些,如果能夠按照印象排列出那召喚陣的話……或許就能召喚出澤特的師兄弟了! ?莫邪站在天梯前,凝視著層層石階,這些石階是真是假?當年在禁地祭台時,石階就是亦真亦假。

抬腳凝空,莫邪眼裡出現一片火海,滾滾的岩漿從石階上流下。瞬間,石階化成岩漿流,流入腳下的石縫。

莫邪嚇得沒敢落腳,這一腳下,腳丫子不得燒沒了。抬頭看著火岩長虹,這一定是幻覺。

一腳踏上,嘶嘶嘶!一陣肉皮火燎聲。瞬間,莫邪的臉變了形,腳下鑽心的痛,吱吱的燃起火焰。

啊!莫邪大叫一聲,抬起燒了半截的腿向上飛遁。嘶嘶啦啦!兩條腿燃起大火,慢慢的吞噬半個身子。莫邪的臉都烤成了豬頭,隨著火焰騰起。一道輕影從火團中衝出來,飛身遁上火岩路。

嗖嗖嗖!上了半山腰。山下尊祖們看向天梯,只見,莫邪依舊愣愣的站在天梯下。好利害!小靈士竟然破了九曲火魂陣。難怪大長老讓他參加「血魂節」。

莫邪咬著牙,飛遁而上。感覺整個人都要烤化了,數個時辰后,火影出現在山腰大殿前。腳下岩漿消失,莫邪愣了,奇怪自已怎麼還站在下山,剛才是幻覺。鎖著眉頭,看眼不見盡頭的天梯,一腳落在石階上。眼前白光閃過,身影落在閣樓前。

莫邪回頭看了眼,就這麼上來了?

啪啪啪!巴掌聲響起。兩位老靈士笑呵呵的坐在門前。「莫邪子長老念力果然了得」。

莫邪回過神,急忙見禮。老靈士捻著鬍子笑笑,連說:「不必了,不必了」。

笑容凝住,老靈士變成兩副猙獰的骨架,伸出骨手掐向莫邪脖子。

莫邪感覺一陣冷風,凝出「幽冥神鏡」。啪!啪!鏡中飛出兩道飛舞的火煉,將兩架骨屍包裹在煉火中。

骨屍掙扎兩著,隨著火煉爆開,骨屍失去了蹤影。

莫邪凝神閣門,兩位老靈士依舊笑呵呵的坐在門前,輕輕的搖著頭。指著一側的光門。「莫邪子進吧」!

又是幻境?莫邪驚出一身的冷汗,這些人幹什麼,盡裝神弄鬼。謝過後,莫邪走到光門前,回頭示意二老,只見兩位老靈士已經無影無蹤。

好詭異!莫邪有點毛骨怵然,后脖子嗖嗖的冒冷風。一座藏經閣弄的神神秘秘,想嚇死一兩個呀!青光閃過,莫邪身影消失在光門內。

浩渺天穹,群星閃爍,斑斑駁駁的點點星光超然於暗空之上,似詭秘的目光俯視宇內的寧靜。

莫邪目中跳躍著點點星辰,有如漸行漸遠的片片飛絮。

這無數的星光就是一部部典籍,目光凝住星辰。啪!一片飛羽落下,莫邪手中多了一部經典。看眼手中化珠為軸的青影,幾道光字閃現,莫邪搖搖頭。此書並非「血城秘境」。

放眼無數的星辰,莫邪傻了眼,這麼多,別說十天,十年也找不過來。

「呵呵呵!好念力」!蒼勁的聲音回蕩在空域,莫邪感覺腦袋嗡的大了一圈,眼珠子差點就爆了。

轉頭看去,一位青衣靈士站在身後,心裡咯噔下,靈祖什麼時候出現的,竟然沒有感應到。急忙見禮,說明來意。

青衣靈士凝視會莫邪,微微的點頭。「在下是藏經閣閣老,小靈友這麼找,怕是要找個萬年了」。

莫邪傻傻的笑笑,請靈祖指點一二。

青衣靈士走近,凝視著漫天星辰,悠然的說道:「小靈友是大長老推薦,當然要照顧,可是藏經閣有規矩不能破呀」!

莫邪明白了。「靈祖請講,弟子一一照辦」。

青衣靈士滿意的點點頭。「這規矩千萬年不破,就是想查閱秘典,必須用秘典交換,這血城秘境正是本閣秘典」。

莫邪為難了,他那有秘典可以交換,猶豫著。青衣靈士斜眼莫邪,嘴角凝出點笑意,大長老說對了,看來這小子真有點寶貝。

「術法是否可以」。

「可以,但必須是本閣沒有的,有的不算數」。

莫邪心裡罵了句,這也太他媽的苛刻了,這不是難為人嗎?想想時間不多,只好硬著頭皮幹了。珠光一閃,小小珠影出現在兩指間。「靈祖,你看此技如何」?

青衣靈士瞪起眼睛,這是何術?接到手中凝視一眼,嘶!吸了口寒氣。「透空魔幻爪」?失傳絕技之一,此技怎麼會在莫邪手中。「你確定」?

莫邪被問愣了,點點頭。青衣靈士激動的手有點抖,又怕莫邪騙他,凝珠放在眉心間,數個時辰過後,滿意的點點頭。連說:「不錯!不錯」。

青衣靈士隨手抓向空中星辰,一道晶軸出現在手裡,交到莫邪手裡。「你還有九天時間」。

九天?莫邪嚇了一跳,自己剛進來一會兒,怎麼就過去一天。青衣靈士嫣然一笑,提醒莫邪不能再等了,說完轉身離開。

莫邪不解,又想不了太多,拿起晶軸化影成珠,按在眉間。

時間一晃而過,眉心晶珠爆起一縷清霧飛上空域。莫邪愣愣的看著慢慢凝成的星辰,心裡罵了句。這藏經閣也太黑了,說收就收,一點機會都不給。

青衣靈士出現在身前,微微笑的看著莫邪錯愕的臉。「別怨天怨地,只怨你看得太細,血魂城『萬魂之骨』無規律可尋,一切都在自己把握」。

莫邪眉心舒展,他已經看過「血城秘境」要義,只是路引,點到為止,萬變不離其中,全在個人把握。謝過靈祖,莫邪出了藏經閣。遠遠看到,小月徘徊在林邊。

「月兒」。

小月飛奔而來,撲入莫邪懷裡,不停的怨著。「這麼久才出來,擔心死了」。

莫邪抱著柔軟的身軀,心裡熱乎乎的。十天不見,小月變了個人似的。摸著柔順的秀髮。「走回家」。

小月懟了下他,羞紅著臉。「說什麼哪?那有家」?

「子爵殿呀」!莫邪呵呵大笑,拉著小月奔向遠域。

「莫邪哥!慢點好嗎」?小月柔情脈脈的看著莫邪急切的臉。

「不能等,我要到大長老殿報名」。

小月拉著他,遲遲不願跟著,莫邪沒有細想,他已經掌握「血城秘境」要髓,不想再耽擱時日,只有早早進入秘境,才能在眾修者殺擄前,進入血魂城。

莫邪來到大長老殿,數位弟子守在殿外,看到莫邪迎上前。「莫邪子,速到副城主殿」。

莫邪看到眾弟子急切的眼神,心裡不解,不容細想,轉身飛跑而去。小月在身後汗淋淋的跟著,不停的喊著慢點。

莫邪停下,鬆開小月。「月兒,你先回子爵殿,我回來找你」。

小月遲疑著,眼裡凝著晶瑩的淚花,懇求的看著莫邪的眼睛,輕輕的搖著頭。

莫邪意識到此去險境重重,何況,小月的境界太低了。「聽話,此去事事難料」。

小月的話哽咽在喉嚨中,流著淚,一個勁的搖著頭。

莫邪不忍再看,飛速的向副宮主大殿奔去。

「莫……」。小月的臉變成青色,像似被一雙大手卡住了脖子。痛苦的眼神凝著遠去的身影,木納的走向一處殿宇。

數位弟子見到小月,想上前打招呼,看到她陰沉發青的臉色,嚇得躲到一側。

「月兒」。幹將拄著石杖走來,看到小月激動的熱淚盈眶。

小月的臉色平緩過來,撲到幹將的懷裡。「爺爺,你怎麼來了」。

「還能怎的,爺爺一直在找你,看到你,我就放心了」。幹將呵呵的笑著,推開小月,端詳著這張幼嫩的臉。

小月慌張的躲開爺爺的眼神。「爺爺,我還有要事,你去找莫邪」。

幹將愣了下,看著小月陰著臉轉身離去,心裡十分疑惑。月兒不應該這樣,為什麼讓他去找莫邪?莫邪在哪兒?幹將喊了聲。

「副城主殿」。

莫邪來了?幹將激動起來,看眼孫女遠去的身影急速離去。小月既然知道莫邪在副城主殿,不可能不去找,這不是小月的性格。幹將對孫女小月太了解,這些年在靈域,一直扮成醜女,如今不裝了,這裡就有問題了。不行,幹將越想越不對勁,猛然想起小月那青色的面容和短暫的笑容,心裡有點慌,急速奔向副城主殿。

副城主殿前,立著血魂節大旗,空中閃著光屏,書寫著參加血魂節條件。

數萬凝魂境弟子聚在光屏下,小聲的議論著。劍靈宮封宮了,怎麼還會參加「血魂節」?是呀!這事,眾弟子也想不明白。不過,從參加條件看,反而放寬了不少,聚魂境都准與參加。

眾弟子搖著頭,凝魂五階也不敢呀!就是凝魂六階弟子去了,也未必能得到「萬魂之骨」。沒有絕對的實力,根本沒有進血魂城的機會。

莫邪走到光屏下看了眼,快步走向副城主殿。

眾弟子目光聚來,有人小聲的喊道:「快看,快看,那不是莫邪子嗎」?

「真有託大的,這是要打頭陣呀」!

莫邪回首一笑,來到光門前,向尊祖見禮。「弟子莫邪子前來報名」。

尊祖點點頭,心裡罵道:「娘的,就等你了」。 琴姬已經按照自己腦海中的記憶用石頭在地上擺好了召喚陣,哈尤米為其點燃了火堆,準備好了召喚儀式。

看上去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那麼就開始吧……

琴姬走到火堆之前,按照之前的做法開始了召喚儀式,滴血吟誦咒語,然後召喚陣之上有了反應,看起來一切正常,如果可以的話接下來應該就要召喚出誰來了。

如同之前那樣,召喚陣之中形成一個圓形,射出一道直衝雲霄的光芒,待一切過去之後,在那召喚陣之中站立著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十齣頭的青年。

那青年頭髮蓬亂蹭油瓦亮,就好像是一個多月不曾洗過一樣。皮膚偏黑,臉上有些許肥肉,一身簡單的服飾就是那種死宅的打扮,他推了推那被他扣得掉了漆的眼鏡腿好奇地問道:「你們做什麼啊?突然之間召喚我來做什麼?」

這個人說的話是哈尤米他們能聽懂的大陸通用語言,但是看他的服飾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於是琴姬對他問道:「請問一下,你是不是澤特的師兄弟?」

那眼鏡男撓著他那蹭油瓦亮的頭髮說道:「是啊,怎麼了?」

「那麼你能不能幫我們救出澤特?他現在被布倫米瓦大陸上面的地球人抓住了。」

「我說……」眼鏡男指著自己說道:「你們看我這樣子,你們以為澤特的師兄弟就全部都很厲害嗎?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而已,你們在場隨便一個人都能把我當孫子打。」

怎麼會這樣?澤特的師兄弟不是都很厲害嗎?難道說是他不想幫助他們?

眼鏡男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突然說道:「我大概知道現在的狀況了……不過按理說劇情發展不應該是這樣的啊……莫非是她插手了?」

幾人靜靜地看著眼鏡男,等待著他繼續說下去:「既然你們把我召喚出來了,那麼我就幫一下你們吧。你們不是認識兩個鬼族嗎?好像是叫什麼萊茵和塞茵的。」

哈尤米點點頭回答說:「認識的,他們怎麼了?」

眼鏡男指了指琴姬、厄洛斯、希莉亞還有依洛娜她們四個說:「你們四個趕快去找到那兩個鬼族,然後把事情告訴他們,帶他們一起去布倫米瓦大陸。」

萊茵和塞茵?他們兩個確實很厲害,但是以他們兩個的實力連希莉亞都打不過,去了又能如何?

「不用問多餘的事情,他們去了就可以救出澤特。」眼鏡男說:「如果你們不相信我說的話那就算了,但是如果你們願意相信的話就快點……萊茵和塞茵現在在彭丹城。」

知道已經沒有時間浪費了,如果去完了澤特很有可能就會遇到危險。這人是琴姬召喚出來的,除了相信他以外沒有別的選擇。

於是四人連忙飛向了彭丹城去尋找萊茵與塞茵。

看著四人飛遠,眼鏡男這才對哈尤米說道:「哈尤米是吧……你的事情我知道,現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不知道你能不能辦好。」

「什麼事?」哈尤米知道這傢伙讓琴姬她們四個去找萊茵而留下自己與愛莎肯定是有原因的,但是他找自己能有什麼事?

眼鏡男坐到地上的石頭上說:「你知道我是誰的吧?我是澤特的師弟,最小的那個……現在這個世界面臨著巨大的危機,如果不將地球人徹底打敗,你們的世界就會被地球人佔領。你們人類,魔族以及龍族都會被消滅。但是澤特因為那個結界的原因無法使用能力,依洛娜也不是那些地球人的對手,能夠拯救這個世界的人,只有你。」

「我?」哈尤米啼笑皆非地指著自己問道:「為什麼說是我?我可不覺得我有什麼能力可以打敗那群機器人。」

「不,除了你以外沒有誰可以打敗地球人,只有你才有辦法拯救這個世界。」眼鏡男繼續說道:「你是天才,你是這個世界的救世主,是這個世界唯一的希望。」

哈尤米也跟著坐在了石頭上,問道:「你說說我有什麼辦法拯救這個世界?」

「這就需要你自己去想辦法了,但是我能保證最後拯救這個世界的人就是……」

話還沒說完,哈尤米就嘆道:「你說話真是有意思,明明有澤特那麼厲害的人在,為什麼你會覺得我才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呢?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靈男,我今年才十六歲而已……你讓我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去承擔拯救世界這種責任……」

「這是老師定下的,你的命運就是如此。」眼鏡男說。

老師?澤特的那個老師好像是一個神明吧?哈尤米記得澤特十分害怕他的那個老師,但是哈尤米自己與對方並沒有什麼關係,不需要害怕。

「你們那個老師會不會是個弱智啊?」哈尤米罵道:「我再說一遍,我今年才十六歲,還是未成年人,你那個老師讓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去承擔拯救世界的重任,讓一個連自己最基本的責任都沒有辦法承擔起的傢伙去負責整個世界數十億生命的死活,你們老師的腦子該不會是被門夾過吧?」

眼鏡男沒想到這個哈尤米竟然在這時候說出這種話來,於是又說:「如果這次你能夠拯救你們的世界的話,老師他會收下你作為第十四個學生,給予你神的身份。」

哈尤米猶豫了一下,說道:「打敗地球人的事情我會去做……」

眼鏡男點了點頭,隨後哈尤米又說:「但是當你老師的學生或者當神什麼的我拒絕!保護自己的家園是我的責任,即使這對於我來說太過沉重。如果我有幸沒死,那麼我一定要找到你的老師,然後好好問問他,他那神奇的腦迴路是怎麼想到讓一個十六歲的孩子去拯救世界的!你讓他好好等著吧……」

說實話眼鏡男此時不知道應該是怎麼樣的反應才好,不過既然哈尤米已經答應了去解決掉那群地球人的話,那麼他就完成了老師交代的事情了。

眼鏡男一轉身便從哈尤米他們的視野之中消失,哈尤米一腳踢開身邊的石子,氣憤道:「為什麼偏偏是我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