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玄老人淡淡道:「天極榜道友,你不必生氣。雖說你也可以堪稱一代神物,但是放在更高的世界裡面,那你也就不算什麼了。」

秦南心神微震。

這一句話,透露出來了不少的信息。

以天極榜之靈所處的層次,放在青穹連接的那個神秘世界裡面,都不算什麼的話,那這個神秘世界,將有多麼恐怖?

「天極榜道友,我現在開始回答你剛才的問題。諸仙帝瞳,也就是離兒,乃是我們諸仙神碑專門守護的。」左玄老人道:「另外,諸仙帝瞳決不能存在於大上界之中,必須得回到諸仙神碑,回歸原位。」

天極榜之靈冷笑一聲,道:「倘若我硬要將她留在大上界呢?我在你們的那個世界裡面,的確不算什麼。但是,青穹離大上界不算很遠。我要是執意留下她,你們諸仙神碑也擋不住。」

左玄老人點點頭,道:「不錯,你要是拼著必死的決心,的確可以留下離兒。不過,天極榜道友,你能夠留下她多久?諸仙帝瞳如今已經開始覺醒,如若她不歸位諸仙神碑,那麼不出三十年,她將會徹底覺醒。」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她若在大上界才徹底覺醒,那你們整個大上界,必然覆滅!」

左玄老人最後的四個字,宛如雷霆一般,震響整座仙宮。

秦南只感覺靈魂一顫,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副滅世的畫面,一座座的小仙域的本源之力,率先開始崩潰,各種各樣的大劫,一一降臨人世。那整個天地間的規則,大道,也隨之齊齊崩潰……

「這左玄老人好恐怖的修為,僅僅只是一句話,就差點讓我陷入了幻境之中!」

秦南突然驚醒過來,心有餘悸。

「不過,真沒有想到,離兒的來歷,竟然如此的可怕。天極榜前輩他……」

秦南神色漸漸凝重。

只見到,天極榜之靈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下來,一股恐怖的氣勢,在他身上釋放開來,震動整個大殿。

那虛空之中,更是響起了無數神魔的咆哮之聲。

左玄老人神色平靜,不以為動,自顧自的喝茶。

過了良久,天極榜之靈身上散發的氣勢,緩緩平靜下來,道:「倘若離兒化作諸仙帝瞳,歸位於你們諸仙神碑之後,那她是不是就會不存在了?」

秦南心裡一緊,這便是最關鍵的問題。

「是的。」左玄老人淡淡道:「她本來只是諸仙帝瞳的靈性所化,既然已經徹底歸位了,那她豈會存在?」

天極榜之靈死死盯著他。

「當然了,正所謂,人定勝天。看似一切不可為,實則一切都可為。世上無定局一說,只是你的手腕,你的力量,那都遠遠不足罷了。」左玄老人道。

秦南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

看似一切不可為,實則一切都可為!

這句話,簡直是震耳發聵!

「諸仙帝瞳不慎墜落你們大上界,此事我有一部分的責任。若是這次讓右空老祖,讓諸仙帝瞳徹底歸位的話,那這就算是他的大功績,將會對我非常的不利。」

左玄老人道:「先前你們看到的那金色大手,便是右空老祖對你們出手。原本他是想要以強硬的力量,直接讓離兒歸位。但是,他沒有料到,你和你身邊的那位小友,都是相當不凡。」

「後來,我從中阻截,才沒有讓離兒立即歸位。」

天極榜之靈眼睛一眯:「所以說,你的意思是……」

左玄老人道:「不錯,我想讓你們送離兒歸位。如此一來的話,他便拿不到這份大功績。只要你們能夠成功做到,我便可以告訴你們,讓諸仙帝瞳歸位之後,可以用什麼方法,讓離兒從中脫離出來,徹底成為一個人。」

天極榜之靈沉默片刻,隨即嘴角一勾,道:「左玄道友,既是這樣的局勢,我為何要站在你這邊的呢?剛才我進入這諸仙神瞳的時候,右空老祖可是非常盛情的邀請了我。」

說到這裡,天極榜之靈伸出了手掌,手心中凝練出來了一枚奇特符號。

通過這枚符號,他便可以直達右空老祖所在之地。

左玄老人看了一眼,完全不以為意,放下了茶杯,道:「既然我肯告訴你這些,那麼我就是有了十足的把握。右空雖說現在佔據了上風,但它存在的時間,還是太少了。」

「我存在的時候,諸仙神碑還不在青穹,而是在那個世界裡面。我這一生之中,不知見過了多少人傑,多少帝皇,碾殺了多少恐怖的存在。」

「離兒的問題,只有我知道解決的方法。」

「這樣,你還會站在右空老祖那邊嗎?」 而坐下之後白晝卻道:「不是露易絲和蓋爾的速度快,是齊夜王兄的速度快。」

話落,只見白晝輕蹙這眉心嘆了口氣:「本來我們都以為齊夜王兄失去了傭兵團這個合作夥伴,至少會給自己一些時間喘口氣,結果沒成想,露易絲和蓋爾被派出去的時候,齊夜王兄已經接洽了兩個國際性的殺手組織。」

簡艾聞言,不由當即冷笑出聲:「哼,看來他是真的很著急要你的命。」

「不過,以我的猜測,你這個王兄應該沒有那麼容易找到下家吧?畢竟國際傭兵團在國際上的勢力已然不俗,連他們都沒有完成任務,齊夜世子肯定是要找比傭兵團更出色的組織才行,但是這世上比傭兵團還出色的組織,只怕是寥寥無幾。」

簡艾曾因為傭兵團暗殺白晝的事特意調查過他們的實力,也從漢斯首領那親口得到了一些關於這世界上殺手組織的情報和信息。

傭兵團不論是規模還是勢力涉及範圍,以及委託完成率,在整個圈內都是佼佼者,能和其爭鋒者少之又少,凌駕於他們之上的更是鳳毛麟角。

況且就算是有這些組織存在,但他們背後也基本都有固定的金主,所以齊夜王子想要找到實力又強又沒有資助者的組織,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白晝聞言,笑著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這兩個組織雖然也都是很有名的殺手組織,但是最後齊夜王兄並沒有資助他們,向來原因也不會有其他的,就是因為實力不如傭兵團,所以才放棄了。」

赤煉在一旁冷笑:「丟了西瓜撿玉米,我看你那王兄的腦子也有些生鏽,竟是在沒有找到下家的情況下就放棄了傭兵團,現在保不齊已經後悔了!」

白晝笑了笑,擺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所以我為什麼這麼快就決定了要資助傭兵團,其中一個原因也是杜絕他後悔了吃回頭草的可能,雖然傭兵團被放棄了一次,但只要我王兄給足資金,漢斯首領未必不會心動,所以我才先下手為強,把他的這條路堵死!」

簡艾對白晝的果決深表贊同,畢竟求斯國這幾個世子都不缺錢,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

「漢斯首領說,讓我們暫且不要打草驚蛇,他那邊會密切關注齊夜王兄的一切行動,一旦有準確消息了,會第一時間告訴我們的。」白晝又道。

簡艾幾人點了點頭,漢斯首領這般盡職盡責,肯定也是為了表達自己對於這次合作的重視,讓白晝看到他的能力和誠意。

而且現在是他們佔據了更有利的一方,不擅自冒頭就是最好的隱藏,這也是白晝一開始就拿定的主意。

餃子很快出鍋,眾人一掃嚴肅的神色,紛紛起身來到餐桌前。

「哦呦,這幾個奇形怪狀的,怕不是安德魯包的吧?」見那盤子里幾個風格獨特的餃子,赤煉笑道。

安德魯撓了撓頭,羞澀的笑道:「形狀是有點隨心所欲,不過應該能吃。」

大家紛紛圍坐,白晝開了紅酒為幾人一一倒上,才舉杯開口:「來,大家喝一個,今兒這餃子是艾琳和安德魯點的,在這華夏,尤其是北方,逢年過節基本上都得吃餃子,好兆頭,你們會點菜!」

眾人見狀,紛紛笑著舉杯相碰,氣氛一時間熱烈又融洽。

另一邊,王允仲本來心情非常不錯,主要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被王允梅邀請參加生日聚餐這件事,眼下處理完公司的事兒,正打算回家將這個好消息告訴老爺子。

誰知,人還沒離開公司,就接到了老爺子打來的電話。

電話里,老爺子火急火燎的讓王允仲趕緊回家,說是出大事了!那語氣像是天都塌下來了一樣,聽的王允仲是一陣心驚,下意識的就以為是徐倩倩出什麼意外了。

沒來得及多問,掛了電話就往家裡趕!

回到家,客廳里二老都在,老爺子陰沉著個臉坐在一側,而另一邊,老太太則拿著手絹在那抹淚,不知道的還以為誰死了!

聽見聲音,老兩口同時抬起頭,一見王允仲回來了,老太太頓時哀嚎一聲,起身就撲上去:「允仲啊!允發出事了,你可得救救他,你幫幫他啊……」

王允仲本來還以為是徐倩倩出事了,眼下一聽是王允發的事,第一反應就是不悅的皺起了眉:「咋的了他又?」

語氣之中帶著些不耐。

老太太哭的傷心,聞言道:「他惹事了啊允仲,你是哥哥,這次你得幫他啊,不然他要坐牢了……」

老爺子也已經先一步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當下也站起身對著王允仲語重心長的開口:「老大,允發再不懂事,那也是你的弟弟,打斷骨頭連著筋的,你好歹幫著想想辦法,不能就讓他就這麼進去了,那李霞還懷著孕呢,娘倆還活不活了!」

王允仲聽著老兩口的話,卻是一頭霧水,因為誰也沒告訴他到底是咋了。

可是卻也不難聽出,這允發這次是闖了大禍了,因為老太太連坐牢都說出來了!

「不是……你們把話說清楚啊!」王允仲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當下不禁連忙道:「允發到底咋了?他是殺人了還是搶劫了,總得讓我知道是什麼事,我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啊!」

老太太此時整個人都崩潰了,除了哭根本聽不進去任何話。

老爺子見狀不由怒吼一聲:「你別嚎了!」

嘎……

老太太的哭聲戛然而止,嚇的立馬縮到一旁站著去了!

老爺子見狀瞪了她一眼,才又對著王允仲長話短說:「他和人打架了,其中一個傷的比較嚴重,人還在醫院躺著,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呢……」

「允發被公安局帶走了,說是得進一步調查,這事兒要是處理不好,他怕是要吃牢飯的!」

王允仲聽著,表情深深的皺了起來,這允發,真是沒有一天能讓人省心的!

可這事兒他能怎麼幫?他只是一個小小公司的老闆,他又不是萬能的,真把他當齊天大聖了? 秦南內心一震。

帝皇?

那是什麼境界?

超越了無上天尊的存在嗎?

「那你說說,我們如何送離兒歸位。」天極榜之靈輕吸了口氣,緩緩說道。

「稍等片刻。」左玄老人站起身來,屈指一彈,打出了一道光芒,沒入了虛空之中。

大約百息之後,整座仙宮劇烈顫動,一名身穿藍色長跑,白髮盤起,一絲不苟,神色嚴肅的老者的虛影,緩緩浮現而出,散發出來了一股恐怖的氣勢。

比起左玄老人,似乎都要強上不少。

此人,便是諸仙神碑的另外一個器靈,右空老祖!

「天極榜道友,左玄這個老匹夫,可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他口中的話,十有**都是假的,你與他合作,無疑是與虎謀皮!」右空老祖冷聲說道。

「右空道友,你可知讓離兒歸位之後,有什麼辦法讓她重新為人嗎?」天極榜之靈立即問道。

右空老祖沉默少許,便道:「不知。這個世上,不存在這樣的方法!諸天帝瞳歸位之後,它誕生出來的靈性,也會隨之湮滅!」

左玄老人淡淡一笑,道:「右空,你自己無知,卻要說它不存在?」

右空老祖冷哼一聲,不予回答,而是道:「天極榜道友,只要你不參合此事,我便可以給你一場大造化,讓你得以窺探帝皇之妙,徹底執掌整個大上界!」

天極榜之靈搖了搖頭,道:「右空道友,抱歉了,我意已決。」

右空老祖冷笑道:「天極榜道友,你可要三思!這個老匹夫,十有**是在欺騙你,別到時候什麼也未得到……」

沒等他說完,左玄老人就開口打斷:「右空,局勢已定,我請你過來,不是來吵架的。」

右空老祖挑了挑眉,道:「左玄,你想怎麼做?」

「很簡單。」左玄老人淡淡笑道:「天極榜道友他們護送諸仙帝瞳歸位,你若親自出手,我便也會親自出手阻攔你。雖說如今你強過我,但我要是鐵了心,攔你半個月不在話下吧?」

左玄老人繼續道:「這樣一來的話,你我都會損失較大,沒有任何好處。所以,你劃下道來。讓天極榜道友等人去闖。要是他們闖過了,那就讓他們護送帝瞳歸位,你不得在出手阻攔。若是他們沒闖過,那便讓你護送帝瞳歸位。如何?」

右空老祖沉思少許,便道:「你這個主意,倒還算是不錯。既然如此,就讓他們闖諸皇之墓。」

左玄老人目露鄙夷,道:「右空道友,你是認真的嗎?諸皇之墓,別說是天極榜道友,哪怕是請動一位帝皇前來,那也絕無可能闖過去。你要是沒有誠意的話,那就算了,就看你我手段吧。」

右空老祖呵呵一笑,道:「我這不是在與你商量嗎?諸皇之墓不行,那就真龍九道。這總可以了吧?」

左玄老人眉頭微皺,盤算了一會,才道:「真龍九道的話,那還算可以。」

「我的話還沒說完。」右空老祖冷笑道:「有關於真龍九道的一切,你不得告訴他們半點,不得幫助他們絲毫,要他們憑藉自己的實力去闖。其次,他們不得找來無上天尊相助。並且,只能有十天時間。我就這麼幾個條件,你要是不能答應,那也就算了。」

左玄老人臉色一沉,道:「二十天。」

「最多十五天。」

兩人僵持下來,大眼對小眼,過了好半餉,左玄老人才嘆了口氣,道:「十五天便十五天罷。不過,有言在先,他們若是闖過了真龍九道,那我便可以出手,將他們送至歸位之地。」

右空老祖臉色稍緩,道:「那是自然。總不能誤了正事。不然的話,你我都承擔不起。」

說到這裡,他又瞥了天極榜道友,道:「道友,還請三思。真龍九道那個地方,不是開玩笑的,很可能你就會一命嗚呼。」

說到這裡,他不再多言,身形一晃,消失不見。

左玄老人看向天極榜之靈,神色凝重,道:「道友,右空老祖所說不錯,真龍九道非常危險,九死一生。你確定你要去闖嗎?」

天極榜之靈神色淡然,道:「確定。」

左玄老人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多說了。現在諸仙帝瞳,正在吸納先天帝紋。你且前去尋她罷。等她吸收完了之後,我會降下法力,讓你們直入真龍九道。」

「好!」

畫面到此,開始消散。

秦南輕輕吐出了口濁氣。

「你怎麼看?」天極榜之靈看向秦南。

「我覺得吧,我們肯定可以闖過真龍九道。」秦南說道。

天極榜之靈沒有隕落在真龍九道裡面,那肯定就是闖過了。

「那是當然。」天極榜之靈傲然道:「左玄老人肯答應,那就是我們有機會闖過真龍九道。只要有機會,那我們必然可以闖過去。」

秦南眉頭皺起。

既然他們可以闖過去,那麼左玄老人就會告知他們方法。

這樣的話,為何第兩千五十年的時候,天極榜之靈會下達一個任務,尋找一個一名金瞳少女?

宮女謀 為何天極榜之靈不直接出手,找到那名金瞳少女,以至於她被殺害?

那位金瞳少女,就是小離自己嗎?

「這一切問題,很可能就出在左玄老人所說的那個方法上了。只有弄清楚了左玄老人所說的方法,才能夠知道答案……」

秦南心中暗道。

「另外,曉之,現在還有一個很嚴峻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