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按在腰帶上,陸凡道:「關寒,你要見識我真正的實力是嗎?那便讓你看看!靈獸附體!」

說著,陸凡心神微動,腰帶內的小黑聽到了陸凡的叫喊,當即化作一道黑光沒入了陸凡體內。

黑炎洶湧,足足升起三丈高,被火焰籠罩的陸凡,眼神都變成了火紅色,臉上開始出現一道道黑龍紋路。

「哈哈,原來這才是你的依仗。靈獸附體,你還有靈獸在身。陸凡,我現在越來越喜歡你了。」

關寒放聲大笑,笑聲直灌蒼穹。

陸凡的身影忽的原地消失,再關寒還未反應過來之時,手持無鋒重劍,直接斬在了關寒的胸前。

「神魂之力,爆!」

天地中,力量漣漪盪起。

關寒身上的冰晶寸寸碎裂,被一劍轟飛出三丈遠。

陸凡身法再展,如同瞬移一般,再來到關寒面前。

但這一次,關寒卻甩手一把冰劍擋住了陸凡的無鋒重劍。

臉色帶著狂熱與興奮,關寒的冰劍忽的化作千萬朵綻放的冰蓮。

「千劍殺!」

這才是關寒真正的實力,陸凡卻不閃不避,硬抗出手。

重劍訣,赤炎龍吼劍!

劍出,火焰對寒冰。

兩人如同火神與冰神對決,炸的演武場,天翻地覆! 「五少爺,其實你不用擔心太多,事情都往好了方向去想,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聽到阿狼的話,夏天轉過頭,與阿狼對視。

阿狼不由老臉一紅。

臉紅個雞脖。

夏天搖搖頭,然後又想了想,忽然臉上浮現一抹喜悅:「也就是說,一切都沒發生?」

阿狼點點頭,但沒說什麼。

夏天深吸了口氣,直接來到阿狼身邊,一把將其摟在懷裡,然後照其臉上親了一口,頓時讓阿狼站在原地,在風中凌亂。

夏天見阿狼那副好像剛被凌辱過的模樣,嘿嘿一笑,他這會覺得心情極其的好。

但隨後他忽然想到什麼,問:「那你是怎麼能在他不發現的情況下做到的呢?」

阿狼神秘一笑:「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當年我可以為了你違背一次他,現在為什麼不可以呢。」

夏天當然知道阿狼說的是什麼,他現在記憶已經恢復了百分之九十八了,剩下的八分之二他估計自己也猜的不錯,所以當然知道阿狼這會說的意思是什麼。

還不是當年他被稱作黑暗魔君的時候,因為在外面屠殺世界,建立了黑暗王朝,被大人抓回來后,關在天堂山下一百年的時候,阿狼因為求大人放了夏天。

但結果卻是被訓斥,然後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天堂山,可阿狼違背了命令,依舊每天去陪著夏天,為夏天送去食物,結果被大人發現,他主動交出了族長之位,這才讓洛基傑克遜當了族長。

看著阿狼,知道一切的夏天十分感動,要不是此刻害怕他倆的對話,可能會被那個無所不能的大人知道,他真想抱住阿狼喊一聲老弟。

可他忍住了,阿狼也頻頻給他使眼色,讓他不要衝動。

「謝謝。」

隨後忍住了的夏天,對阿狼真誠的到了謝。

阿狼搖搖頭,沒說什麼,而是嘆了口氣,然後仰望夜空,看著那一顆星星都沒有的夜空,他望著那有些暗的月亮道;「你看這夜空,真的好像天堂島最初的時候,那時候天堂島只有大人一個人。」

恢復記憶的夏天,自然知道天堂島的發展史,因此也看向夜空上的月亮,目露沉思,半晌后,阿狼忽然問道:「五少爺,你為什麼要組建自己的勢力啊。」

夏天聞言一怔,看向阿狼,半天他忽然笑道:「只是玩玩而已,沒什麼想法。」

「哦。」阿狼點點頭:「那你準備怎麼發展?」

夏天道:「這還沒想好。」

然後看著阿狼:「你不是有意見嗎,要不敗家團就交給你了吧,你來幫我發展?」

「那你呢?」阿狼問。

夏天道:「我就當個甩手掌柜,去當我的富二代,去敗家,讓我管理團隊,我好像沒有這個天賦。」

阿狼聞言沉默,半晌后,他點頭道:「你要是能信得過我,那我就幫你弄弄敗家團。」

夏天點頭:「當然信得過你了,那狼叔,你告訴我,你要怎麼弄敗家團,怎麼發展?」

阿狼道:「我都想好了,靈氣復甦后,敗家團將化整為零,每個人單獨修鍊自己的,反正他們都是富二代都有錢。」

「那怎麼才能統一他們呢?讓他們不忘記自己是敗家團的人呢?」

夏天問。

阿狼道:「這就需要咱們敗家團有吸引力他們的東西了。」

「吸引他們的東西?」夏天蹙眉。

阿狼:「五少爺,靈氣復甦后,什麼東西最吸引人啊?」

夏天道:「當然是靈氣了。」

阿狼道:「那就是了,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掌握靈脈,到時候他們不想留在在敗家團,也會因為敗家團靈氣多而留下的,而且想讓那靈氣多,不全都是五少爺你說了算的嗎。」

夏天道:「我體內的日月神珠,真的是地球的靈氣本源,促使靈氣復甦的源頭?」

阿狼認真的點頭:「沒有錯。」

「那這就好辦了。」確認了自己體內的日月神珠,就是促使地球靈氣復甦源頭的靈氣本源,夏天就更有把握,敗家團得人加入了,就不敢輕易退出。

「五少爺我還想了,咱們敗家團在靈氣復甦后,也可以設立積分制。」

「就和復星會一樣?」

「沒錯。」阿狼道:「他們那些富二代不是有錢嗎,到靈氣復甦之後錢依然是最重要的,因為靈脈,靈石功法都需要錢,所以就讓他們去購買一些修鍊資源來建設咱們敗家團,按照貢獻的資源來給予積分。」

「那積分有什麼好處呢?」夏天問。

阿狼道:「到時候積分可以換取在五少爺您身邊的修鍊資格啊。」

「嗯?」夏天疑惑,換取在我身邊的修鍊資格。

阿狼點點頭:「沒錯五少爺,靈氣復甦之後,你體內的日月神珠將會徹底開始運轉,然後以你為中心,向外界擴散靈氣,到時候在距離你越近靈氣不是越充足嗎。」

「額。」

聽到阿狼的話,夏天有些懵逼,他這是行走的靈氣源?

以他為中心,向地球擴散靈氣,那到時候他不得被靈氣給撐死啊。

他向阿狼提出了這個疑問。

阿狼道:「日月神珠與您已經融合,現在只不過還未正式運轉而已,等待正式運轉那天便是靈氣復甦的日子,至於五少爺您說的會被靈氣撐死那是不存在的,您是靈氣本源,你就是靈氣,靈氣就是你,怎麼會自己撐死自己呢。

「那我會不會精,哦不,靈氣盡而亡呢。」夏天想,以他為源點,開始向外散發靈氣,那會不會有一天把他給榨乾了呢?

阿狼道:「日月神珠之所以有日月二字,他便是白天吸收日光,夜晚吸收月光,而後才轉化為靈氣的,所以日月不沒,五少爺您是不會精盡,哦不會靈氣盡而亡的。」

「哦怪不得,原來是這個樣子的。」夏天明白了日月神珠的意思,也明白了,是他體內的日月神珠何時開始運轉,靈氣何時才能復甦這件事情。

「咦。」

突兀,夏天想到什麼:「那既然是我體內的日月神珠何時運轉,靈氣何時復甦,那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能控制日月神珠,讓靈氣提前復甦,或者慢點復甦,又或者隨時釋放靈氣,隨時關閉呢?」

(本章完) 白色的煙霧自煙霧場中不斷升起,遮住了不少人的視線。

氤氳霧氣之中,則不斷傳來陸凡與關寒的交戰聲。

火紅色與冰藍色不斷相撞,每一次撞擊,都能將演武場炸出一個大缺口。

早就坐在了台下的曾胖子也沒有說什麼,任憑兩人摧殘著。看他淡定的模樣,似乎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實力稍強一些的觀眾還能看清楚台上的急速戰鬥,而實力稍弱一些的,則就完全看不到了陸凡與關寒的身影。

韓楓的面色還是有些緊張,他也清楚的知道,陸凡的實力可是靠丹藥強行提升上來的,比之正統修鍊的,還是有些差距。這種消耗戰,恐怕會吃不消的。

果不其然,就在韓楓師兄為陸凡焦急之時,台上再度一聲碰撞。這一聲碰撞比之前都要清楚太多,整個演武場都跟著劇烈搖晃了一下。

陸凡與關寒的身影出現。一人面帶憤怒,一人渾身是傷。

陸凡就是渾身是傷那個,重劍撐在地上,全身的傷口深可見骨。

不過傷口處卻沒有鮮血流出,仔細看去,便會發現,傷口全然被冰晶凍住。

關寒臉上的憤怒,則是因為他臉頰的上的那一片凹陷。

陸凡的招式並沒有給他造成多大的傷害,卻打了他的臉。

「陸凡,你好膽!」

關寒厲聲道。

看不出來,他倒還是一個愛美之人。

陸凡加強自己的體內罡氣的運轉,九龍玄宮塔也跟著開始幫忙修復傷勢,旋即身上的氣勢再度為之一震。體表的傷,也開始迅速的癒合。

關寒都有些驚訝陸凡的恢復速度,與罡勁強韌度。

那簡直是他生平所見最強韌的罡勁,打不爛,擊不散,恢復速度還挺快。

眼看自己的顏面都有些受損了,關寒乾脆開始祭起自己的殺招,不再與陸凡糾纏,務必一招殺死。

冰劍從袖中出現,這一次,不再是用罡勁凝成的劍,而是一把綉著巨蟒的長劍。

看著陸凡,關寒道:「陸凡,能死在此劍下,也是你的榮幸。記住它的名字,此劍名為吞靈!」

言畢,關寒全身的罡勁便注入進了吞靈劍中。

肉眼可見的,吞靈劍上的巨蟒活了過來。

陸凡挺直了腰板,死死的盯著關寒的吞靈劍。

就聽著體內九龍玄宮塔叫喊道:「好東西啊,偉大的主人,奪下他的劍,奪下來。」

陸凡暗罵一聲:「這也要奪的下來才行啊!」

忽的,冰雪從四周飄落。

無端端的,天空居然下起了小雪。

關寒一劍揮出,巨蟒霎時與他身後的冰晶蛟合二為一,直接向著陸凡殺來。

陸凡此時,只抬起了自己的無鋒重劍,體內罡氣瘋狂的運轉!

撐住,撐住!

轟!

巨蟒吞噬了陸凡的身影,關寒臉上帶著笑容。

「一招搞定,蚍蜉之力也想撼樹,幼稚!」

輕聲說著,關寒的目光已經看向了吞靈劍的劍柄,他已經等著吞靈劍將陸凡的精血帶回來了。

沒錯,他是魔修。但卻不是正統意義上的魔修,他只不過是有了把魔修的劍而已,能夠吞食剛死之人的精血為自己所用,以此提升修為。這也是他如此年輕,便能練到如此高深境界的原因。

不過等了一會兒,吞靈劍還是一點反應沒有。

關寒皺眉向陸凡看去,只見陸凡此刻又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關寒登時眉頭緊蹙,大聲呵斥道:「你倒還是一個打不死的蟑螂。」

說著,劍光再出。

冰雪雙龍劍!

罡勁化風,兩道巨大的龍捲風又撞在了陸凡的身上。

陸凡的罡衣直接被撕開,強橫的力量也衝進了陸凡的體內。

陸凡在心中苦笑出聲,他這段時間的勝利,是讓他有些自傲了,太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裡。以至於還是沒有算好關寒的實力,就強行戰鬥,哪怕有丹藥相助,哪怕是有小黑幫忙。他還是陷入了被動。

但是,想要贏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喝!」

爆喝一聲,陸凡本能的引動了天地之力,與此同時衝進他體內的力量直接被罡氣推出了體外。

無鋒重劍上的道域,又亮了一下,陸凡「眼睜睜」的看著所有的力量都被道域逼開,像是水流碰到了石灘,只得繞路而行。

兩道龍捲風從陸凡的身邊呼嘯而過,帶著可怕的巨響聲,將演武場拉出深深的溝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