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武臉龐微微一抽,隨即恢復了常態,淡然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霸武門能不能滅門,恐怕雲舒兄,你們是看不到的了。」他竟然極為鎮定,看來有所依仗。

話音方落,一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頓時全場所有修者,猶如心頭壓著一塊巨石一樣,一道偉岸的身影自虛空中出現。

雲舒終於臉色微微一變,冷笑道:「原來你們霸武門的老祖孟非今日也來了,恐怕只有天魔宗被你們給賣了吧?不然我們方才的攻擊又怎麼會讓他們損失慘重。」

突然他話鋒一轉,冷漠的說道:「今日便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雲家和五行門真正的底蘊!讓你們明白螻蟻和巨象之間的差距!」

霸武門的老祖乃是一個身材魁梧的老者,方一降臨,便以強大的氣息,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然而還沒有得意多久,五行城廣場上突然間出現了兩道讓人心悸的力量,這一股力量如同狂風暴雨,讓人感覺到了自己的渺小。眾人心中駭然,尤其是霸武門的老祖孟非早已經變色。這兩人出現的氣勢,竟然與他相同,說明了同樣是道王境巔峰的強者。只有到了他們這個境界的人,才會被後人稱之為「老祖」。

葉雲心中駭然,看來當初自己還是小瞧了雲家以及四大家族,天雲宗僅僅只有一名老祖,可是雲家隨意就出現了兩名老祖。

雲家的兩名老祖一出現,氣息便鎖定了孟非,淡漠的說道:「今日就拿你霸武門,以振我雲家之威!受死吧!」一朵烏雲席捲而出,與雲舒的淡然氣息截然相反。

孟非瞳孔收縮,臉色大變,暴喝道:「孟武,我們走!」他當機立斷,若是再次被兩名道王境巔峰強者堵住的話,那麼真的要霸武門所有強者都交代在這了。

雲舒服用下雲家的療傷丹藥,氣色依然不好,目中閃爍著殺意,冷笑道:「你們當五行門的五行大陣是吃素的不成!」

雲家兩名老祖同時圍攻孟非,要將對方迅速的留下。而一旁的五行門早已經與天魔宗混戰在一起。天魔宗宗主楚天墨雙眼充血,渾身顫抖,在兩大門主的圍攻之下,他只能保護住自己的兒子楚行和戚無夜。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宗內弟子,在自己的面前倒下,卻無力相救。

在五行城上空,交戰中的焦峰、鬼刃早已經臉色大變。焦峰怒吼連連:「看來這一次你們五行門和雲家蓄謀已久,處心積慮的要將我們幾大勢力一網打盡!」

金豐冷然道:「要怪就怪你們當初聯手覆滅天雲宗,這才讓我們決定剷除你們!」

紫陽老祖臉色也極為震驚,沒有料到五行門和雲家這麼強橫的手段,以道武大會的名義,將幾大勢力全部在五行城以五行大陣圍困,確實等於瓮中捉鱉,若是不能衝出大陣的話,後果只有一個,全軍覆沒!

金豐似乎看出了紫陽的顧慮,淡然道:「紫陽兄,你且放心,五行門和雲家不會為難天雲宗,不然也不會幫你們抵擋外敵了。我們最好還是抓緊時間聯手,斬殺了他們。」

紫陽目光掃視全場,點了點頭說道:「金兄說的有道理,今日便叫這些邪修,統統留在這裡!」

焦峰咆哮道:「就怕憑你們,還不夠!鬼兄,轟擊五行大陣,將門人解救出來!這五行大陣並非五行門的護山大陣,威力有限!」

… 鬼刃的雙眼跳動著鬼火般的光芒,看向下方光芒籠罩的五行城,陰惻惻的笑了一聲,身形一閃之下,便要擺脫了紫陽的糾纏。

「哪裡走!」紫陽一聲大喝,一揚手,天運鍾滴溜溜的一轉,蕩漾起恢宏的鐘聲,使得鬼魅般的身影也為之一顫,鬼刃竟然無法擺脫紫陽,想要轟擊五行大陣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焦峰怒吼道:「五行城的五行大陣,連道王境的強者都能束縛,但是也僅限於此了。你我都是超越了道王境巔峰的存在,不需要多少下,這個五行大陣定然唄攻破!」

鬼刃忍不住就想跳腳,氣急敗壞的說道:「他娘的這個五行大陣,有那麼好攻破的話,你他娘的倒是轟破他啊!別說轟開五行大陣,你就是甩開他們,也不可能啊!」

焦峰一聲狂吼,龍尾擺動,捲起狂風陣陣,怒吼道:」別保留了,今日你我就算保留,萬妖山和鬼冥宗都會毀於一旦!釋放最強攻擊吧!就算毀滅了這一片天地,也最多只是同歸於盡罷了。「

「好!」鬼羅臉色慘白,一咬牙,也只有認可了焦峰所說的話,下方被殘酷屠戮的鬼冥宗眾弟子,若是在這樣下去的話,遲早會全軍覆沒,而且鬼冥宗這一次來的,都是屬於宗門內中等的存在,若是死傷殆盡,那麼鬼冥宗也會元氣大傷。

鬼刃怒吼一聲,「三煞陣,鬼刃萬千,鬼哭天泣!」鬼皇級的神兵,鬼刃一出,黑雲翻滾,萬千冤魂張牙舞爪,撲向五行大陣,然而都被一聲洪亮的鐘聲擋住。「當!」一聲脆響,萬千鬼魂被鐘聲敲擊之後,不斷的搖曳,似乎要被鐘聲消聲滅跡。

「可惡!」鬼刃尖聲喊叫,奈何天雲宗的天運鍾實在神妙,根本躲閃不過去,簡直就是鬼冥宗的剋星。更何況,天運鍾之上,散發的道道雷威,使得他也心有餘悸,那一種毀滅的氣息,根本就不像是道武大陸所有。

焦峰神色同樣焦急,萬妖山以他為尊,然而就算自己活著離開了此處,萬妖山的眾多強大妖獸,都死了,還有什麼可以值得他去耀武揚威?萬妖山也從此名不副實,元氣大傷reads;。

「金豐,你們五行門若是就此不插手今日之事,我萬妖山自然不會與你們計較!可是若再不罷手的話,老夫寧可魚死網破!」焦峰終於害怕了起來,然而金豐卻不為所動。

金豐冷笑連連的說道:「現在你說這些話,還有什麼用么?到了現在還沒有覺悟,還把自己當做高高在上的前輩?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們萬妖山都只有滅亡這一條路。」

「殺!」既然五行門和雲家早已經決定了要滅亡三大勢力,現在連帶著還有一個霸武門,又怎麼會心慈手軟?金豐的金劍發出振聾發聵的劍鳴聲,刺破虛空,虛空就如同瓷器一般,龜裂。

「吼!」焦峰已經豁出性命了,一聲龍嘯之後,巨大的龍尾狠狠的抽向金豐,竟然要拼著被金劍重傷的情況下,也要將五行陣轟開。

「嗤!」一聲輕響,焦峰的身軀,依然被鋒利的長劍劃破,龍血飛灑,而金豐並沒有什麼不滿,相反對於今天的表現,極為滿意。

「轟隆隆!」五行門布置的五行大陣,被強大的力量灌注,搖搖欲墜,似乎隨時會被強大的力量毀滅。然而五行大陣光芒閃爍,只是光芒搖曳了一下,便恢復力量原貌。

「豈有此理!」焦峰顯然沒有想到五行大陣如此難纏,僅僅只是五行門護山大陣的翻版,就已經使得妖王境巔峰的強者無可奈何。

金豐已經對焦峰失去了耐心,傲然一笑,低聲喝道:「斬!」一字出口之後,天地間似乎都被縱橫的劍氣貫穿,「嗤嗤」聲不絕於耳,鋒利的長劍瞬間劃破了焦峰強大的肉身。

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

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

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

鮮血飛濺,焦峰的肉身被金劍劃開,皮開肉綻,仰天一聲狂吼,想要擺脫束縛,然而金豐本就是道王境巔峰恐怖的強者,根本無法擺脫,僅僅只是數個呼吸的工夫,焦峰已經處於弱勢。

… 「轟!」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一聲轟然巨響,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所有房屋在爆炸聲中化作了齏粉。

五行城的五行大陣,只是五行門按照五行門護山大陣,模擬建造而出,起最多也只能抵擋住道王境的攻擊。而孟非不惜自爆也要讓自己的後人衝出去,這武王境巔峰自爆的力量,已經達到了的道皇境初階強者的全力一擊。

在強烈的爆炸之中,雲家的兩位老祖,直接被掀飛了出去,幸而他們反應及時,雲家和五行門的核心人物並沒有什麼損傷,而鬼冥宗的弟子,與霸武門距離的較近,爆炸直接將他們淹沒。

而那一股自爆的力量,也在最後的一刻,轟破了五行大陣。

「逃!」這個時候,哪裡還有人去管誰死誰活?天魔宗、鬼冥宗、萬妖山、霸武門四大勢力,若是還在此地停留,恐怕會真的被五行門和雲家殺的片甲不留。

「天魔血遁!」天魔宗宗主楚天墨,雙眼閃爍著凶獸一般的血光,瞬間整個人如同血人一般,竟然是燃燒了本命精華,不惜損傷修為,帶著一行人,迅速逃遁的無影無蹤。

霸武門門主孟武同樣帶著孟九眾人逃離,只是他們的心情更為慘痛,經過今天一戰,霸武門已經失去了老祖級的人物鎮守,在幾大勢力之中,已經屬於最弱的實力。便是已經覆滅的天雲宗,霸武門都比不上。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道武大陸上,沒有老祖級別的強者守護,很快便會遭到其他勢力的瓜分和蠶食。

孟武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五行門和雲家如此恐怖,甚至布置了這麼一個殺局,他們就算不站在五行門和雲家的一方,也會選擇中立。然而這一次四大勢力聯手,依然大敗虧輸。霸武門今後將要面對許多的危機,回到霸武門之後,霸武門將會徹底封山,收縮勢力,以求自保。

「老祖,絕對不會白白的死去!五行門和雲家,都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孟武神色猙獰怨恨,他作為一宗之主,卻將霸武門的未來毀去,當務之急,便是傾盡宗門所有,儘快的將門內的強者之中,培育出一個老祖級別的強者。

「可惜了孟非道友……」金豐龐大的神念,一直關注著下方,見到霸武門老祖困獸猶鬥,盡然不惜身死道消,也要自爆,毀壞五行大陣,同樣身為老祖的他,也不禁感到惋惜。

當然鬼刃和焦峰,兩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可不會在這個時候同情,幾乎是在下方自爆的同時,焦峰一聲咆哮,風雲滾動,將幽夢女王一卷,迅速逃離。

而鬼刃同樣盪起一陣黑色煙霧,將鍾際塵帶走,若是讓下方的雲家兩位老祖上來的話,恐怕他們四人一個都別想跑了。

「可惡!這一次還是讓鍾際塵那個老匹夫跑了!」嚴松對鍾際塵恨之入骨,然而兩人修為相當,鬥了半天,也奈何不了對方。

紫陽搖了搖頭說道:「今日能重創四大勢力,倒是我們來此之前,都沒有想到的。現在四大勢力也應該老實一點了,而我們天雲宗則要極快的提升實力,培養後輩,如此方能有機會重建天雲宗。」

金豐淡然一笑,說道:「這一次對四大勢力的襲擊,對他們來說也是恥辱,定然會加倍奉還,所以金某還是提醒一下紫陽兄,萬萬小心啊。」

當眾人來到了五行廣場的時候,五行廣場早已經被夷為平地,巨大的五行城,若非有五行大陣保護的話,以道王境巔峰強者自爆來說,直接抹除整座城市都是極有可能的。

金豐毫不在意,能打壓四大勢力,一個區區的五行城算的了什麼。隨即下令,盤查損傷,搜索四大勢力的餘孽。

雲家的兩位老祖早已經消失了蹤跡,似乎並不想與眾人見面。

紫陽帶著天雲宗眾人,同樣離去,他可不敢在此地久留。就沖著葉雲三人今日的表現,也害怕雲家和五行門聯手圍攻他們。

李家,因為紫陽眾人的到來,紛紛奉為上賓,今日五行城所發生的事情,以他們的身份,根本無法參與。然而對於事情的經過,他們還是很清楚的。尤其是葉雲三人大展神威,斬殺三大勢力的少主,讓他們熱血沸騰,自今日起,恐怕再也沒有人敢小瞧李家。

葉雲在修鍊室內,閉目沉思,這一次的戰鬥,他並沒有完全暴露實力,但是越級斬殺了鬼冥宗的少主,也同樣暴露了自己的天資。恐怕現在幾大勢力都在想著怎麼剷除自己,而自己將要面對的最大對手,還是鬼冥宗的報復。

「戚無夜……我能感覺到,現在的你,極為恐怖。若是完全爆發的話,我想要戰勝你,都非常困難。可惜,不能與你一戰。等我踏入道王境,便不用再如此遮攔!五行門和雲家倒是好算計……看來他們想要一統大陸!」葉雲目光閃爍,想到了雲家和五行門聯手最主要的目的,心中忍不住顫抖,這兩大勢力的底蘊……

葉雲嘆了一口氣,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陰謀都會顯得無力,今日一戰,見證了眾多道王境巔峰強者的實力,他可以想象得到,若是放開手腳一戰的話,恐怕真的天崩地裂!

「實力,我的實力還不夠!最起碼在這些老祖面前,我連說話的資格都沒有!鍾際塵,我定然會抓到你,從你身上得到弟弟的消息,弟弟你究竟在哪?」葉雲緊握雙拳,今日的道武大會,讓他感觸頗多。

整理了一下思緒之後,他抓緊時間開始修鍊,同樣決定,明日開始,便要遊歷大陸,用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從而也要想辦法找到一些自己弟弟的蹤跡線索,現在的他若說不能斬殺道王境的強者,但是全部手段施展出來的話,老祖級別的強者都奈何不了他。

「鴻蒙……」葉雲漸漸地進入了入定狀態,腦海中不斷的參悟「鴻蒙」這兩個字。要知道自己乃是天地間唯一的鴻蒙道體,便是連鴻蒙天道訣,都是以鴻蒙道體為根本,若是不能參悟「鴻蒙」二字。又怎麼能修成無上大道?

五行城道武大會發生的一切,早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傳遞了整個道武大陸。而所有勢力,也同樣的發出聲明,聯手對抗雲家和五行門這兩尊龐然大物。甚至所有勢力的修者,漸漸地收攏,整頓。

整個道武大陸的散修,同樣被各大勢力開始約束,甚至被迫加入宗門。一時間,道武大陸各個角落,掀起了腥風血雨。

… 在李家休整了幾日之後,葉雲便想要獨自遊歷,然而李蘭詩說什麼都不願意離開葉雲reads;。葉雲沒有辦法,只有帶著李蘭詩。

更讓他意外的是,笑三少、火望、陳玉、賀剛都要與葉雲隨行。

笑三少吧嗒吧嗒的抽著煙,一臉壞笑的說道:「葉師弟,你不會怪我們打擾了你二人吧?」

「這個……」葉雲哭笑不得,突然發現笑三少一旦恢復了原來的性格,還真的讓他有些吃不消。

火望卻是說道:「眼下各大勢力都已經亂了,道武大陸一亂,也正是我們出頭之日。正所謂亂世出英雄,我們現在幾人一同隨行的話,互相之間也有個照應。」

葉雲點了點頭,說道:「尤其是現在每個勢力更想藉機除掉我們。若是被他們盯上的話,單獨一個人,絕對難以有活路。天雲宗只剩下了我們幾人,絕對不能再有什麼損失!」

賀剛咧著嘴毫不在意的說道:「老大,怕什麼,只要有我在,布下什麼殺陣的,坑死那些想要殺我們的混蛋,讓他們來多少,死多少!」

眾人哄然大笑,想到了賀剛的陣法之後,眾人心中更是輕鬆了許多。要知道,賀剛的陣法,就算道帥境級別的強者遇上,也只有飲恨當場的份。

「老大,我們先去哪裡?」陳玉這一句話,問到了點子上。

葉雲稜角分明的眼眸,閃過一抹鋒芒,鏗鏘有力的說道:「我們先去鬼冥宗!我需要去一次鬼冥宗,仔細的調查一下我弟弟的下落!」

「好,鬼冥宗!」眾人齊聲應道,他們深知葉風在葉雲心中的地位,正好眾人對鬼冥宗發恨意,最為明顯。

火望沉聲道:「葉師弟,現在道武大陸一片****,我們是否需要隱藏身形前往?」他較為沉穩,做事考慮的較為仔細周全。

葉雲擺了擺手道:「經過這一次道武大會,恐怕道王境的強者,也不會輕易出現。而我們若是隱匿身形的話,根本達不到修行磨練的目的。就讓他們知道我們的行蹤吧,不管是哪一個勢力,只要敢對我們動手,也別怪我們下狠手!」

笑三少抖了抖煙斗中的煙灰,隨意的說道:「戰,兄弟幾個同進退!這一次西行鬼冥宗,也能揚我們兄弟幾個的威名!」

「嘿嘿……」賀剛和陳玉相視一眼,誰也不知道這兩個傢伙壞笑,在打什麼主意。

「出發!」葉雲摸了摸懷中的冰狐,一身黑袍的他,懷中的冰狐顯得極為顯眼。而五階妖獸靈蜥,一聲咆哮,龐大的身軀恭敬的趴伏在眾人面前。

五階妖獸作為代步坐騎,如此陣仗,尋常的修者又怎麼可能擁有?而靈蜥見識了葉雲的強大之後,更為恭敬。尤其是葉雲毫不吝嗇的給了他一根千年夜香藤,使得他的妖丹凝鍊了許多,他能清晰的感覺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晉陞為六階妖獸。

龐大的靈蜥,如同一頭千古巨龍,身影騰空而起,五行城許多人都注意到了這股強大的氣息。王家的一處僻靜的房舍外,王霸傲然而立,抬頭看向虛空,以葉雲在他魂魄內留下的烙印,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方才那正是葉雲一行人。

「主人……」王霸緊握雙拳,喃喃低語,經過道武大會一戰,他對於葉雲的實力有了大概的了解。沒有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勢力少主,在葉雲的面前,完全沒有還手的機會,就算對方祭出了強大的皇級神兵,也被鎮殺reads;。

王霸自此再也沒有任何忤逆的心思,對葉雲從心裡有著絕對的臣服。他知道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根本無法跟在葉雲的身旁。

「我定然會努力修鍊,成為主人征戰大陸的左膀右臂!」王霸絕對是一個野心勃勃之人,尤其是見識到了葉雲的不凡之後,他堅信,只要跟著葉雲,定然會有一日,站在整個大陸的巔峰。

「臭小子,本王等了你這麼久,你終於還是出現了!」五行山脈之中,一道藍色長袍的大漢,雙眼閃爍著藍色的光芒,看著虛空,冷笑連連。

本來還在靈蜥背上喝酒的眾人,突然間意識到了不妙,尤其是靈蜥龍西和冰狐,感觸最為深刻。

「主人,不好了。有一股來自魂魄的強大威壓,讓我忍不住渾身戰慄。」靈蜥顫抖著聲音說道,龐大的身軀不停的顫抖,險些就要從高空中墜落。

葉雲雙目一凝,同時清晰的感受到了懷中的冰狐,全身雪白的絨毛都豎立了起來。只見冰狐尖聲喊道:「主人,我們快逃,這是冰猿妖王的氣息!」

冰狐常年呆在水域冰原之中,對妖王冰猿的氣息最為敏感,甚至從妖獸本身來說,這股強大的王者氣息,對他們有著深深的壓制。

葉雲雙眼鋒芒閃爍,冷聲道:「真沒有想到,這個妖王陰魂不散!」

若非實力不夠,葉雲絕對要斬殺了對方。然而現在能做的,就是儘快逃離對方的追殺。

「小子,這一次本王看你往哪裡跑!」一道冰藍色的身影,從虛空中出現,他被金豐傷了本源,雖然看上去傷勢痊癒,但是修為卻已經大打折扣,沒有個百年的光景,根本難以恢復。

只見冰猿妖王一揮手,十幾名強大的六階妖獸,騰空而立,將眾人圍困在了中間。

冰猿妖王放聲大笑道:「小子,你若是交出萬年夜香藤的話,本王饒你不死!」萬年夜香藤乃是他得以突破天地所限,成就妖皇之位的天地靈藥,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奪得在手。

葉雲毫無懼色,一攤手,聳了聳肩說道:「真是不好意思,萬年夜香藤,被我吃了!」

「你說什麼?被你吃了!」冰猿妖王雙眼一瞪,怒吼道,強大的氣息瞬間使得天空中的氣溫瞬間下降了許多。

雲朵瞬間凝固,化作了雪花飄散,使得眾人忍不住一個哆嗦。

冰猿妖王隨即搖頭道:「不可能,以你一個小小道宗境的小子,又怎麼能吸納萬年夜香藤的藥力?萬年夜香藤的藥力,絕對會將你撐爆了!」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希望就這麼破滅了。

葉雲淡然道:「和你說實話,你又不信,還廢話那麼多。不如你就動手來捉拿我,若是抓到了我,自然知道我身上有沒有萬年夜香藤了。」

冰猿妖王雙眼一瞪,咆哮道:「小子,受死!都給我上!」一揮手,便要指示十幾名強大的六階妖獸衝上去。

葉雲面不改色的說道:「冰猿妖王,你被五行門金門主傷了本源,修為大減,只有妖王境中階的你,連自己動手的勇氣都沒了。窩囊的可以,今日便讓你看看我的手段!」

… 「混賬!」被一個道宗境的小子這樣奚落,冰猿頓時變得狂暴了起來,當然他擔心自己出手的時候,葉雲會施展虛空之術逃跑,那要是再想找到葉雲,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驟然間,一股龐大的威壓以葉云為中心,出現在了場中。原本閃身要撲上來的眾妖獸,幾乎是瞬間便止住了身形。

那一股龐大的威壓,讓他們有一種想要禮頂膜拜的衝動。就算冰猿,臉色也變了,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怒吼道:「好小子,你居然有一柄皇級神兵!」

一柄散發著淡淡金光的大弓被葉雲握在手中,浩蕩的皇氣出現,那是以後一種唯我獨尊的氣勢,葉雲如同天地間的皇者,就算是在他身旁的李蘭詩,都有一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就憑藉一柄皇級的神弓,就想以螻蟻之力翻天了不成?今日殺了你之後,這柄神弓,也屬於本王的了!」冰猿妖王只是錯愕了一下,隨即便放聲大笑了起來。

「咻咻……」葉雲可不會與對方客氣,先發制人,以他現在的肉身之力,拉動落雲弓也不會如同當初那般費力,他不敢大意,彎弓搭箭,力道之法施展而出。

道力幻化的箭矢,劃破虛空,飄渺難尋,就連火望眾人都未曾反應過來,便只聽到了「噗噗」之聲,接二連三的慘叫發生。

強大的六階妖獸,堪比道帥境級別的強者,竟然紛紛中箭。尤其是六階初級的妖獸,腦袋在箭矢強大的衝擊力下,瞬間崩裂,鮮血飛濺。只是一個照面,十幾名強大的妖獸,便被射殺了三名。

當然妖獸僅僅只是被葉雲毀掉了肉身,妖丹自肉身中飛出,想要逃遁,卻沒有料到,一個高大的身形,帶著興奮的色彩喊道:「哎呦,竟然是六階妖獸的妖丹,這回發了。老大多射幾個,尤其是那個長的跟烏鴉一樣的那個!」

原本肅殺的氣氛,被賀剛這麼一喊,頓時又變了味道。眾人哭笑不得,賀剛果然屬於那種守財奴的性格,見到寶貝就率先出手,穿梭在妖獸之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手搶奪妖丹,生怕被其他人給搶走了。

最為惱火的估計就是被賀剛伸手指著的那位妖獸,他確實渾身漆黑,毛羽發亮,簡直就是烏鴉的巨大版,但是被一個道師境的小子這樣指著,無論如何都是一種丟人的事情。

只是還未等他惱火,一股危險的氣息,頓時襲來,破空之聲響起,根本容不得他多想,一隻箭矢洞穿了他的腦袋。而賀剛身形一閃,大笑道:「嘿嘿,這個妖獸的肉身,烤起來吃,肯定滋補!」

眾人目瞪口呆看著賀剛連連揮手,將被葉雲射殺的妖獸,連屍體都不放過,統統的收進了儲物袋之中。

「該死的!」最惱怒的可以說是冰猿妖王,他低估了葉雲的戰力reads;。若是尋常的道宗境五階修者,或者武宗境九階巔峰的武者,使用皇級神兵落雲弓,也不會有這樣的威力,六階巔峰的妖獸,被射中也會重傷。那豈不是說,葉雲若是與他同境界的話,也能將他一箭射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