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已經有不少中箭倒地受傷的,但也有一些幸運的沒事,聽到他的話,立刻追了上去。

而此刻,葉諍抓著冉小玉的手,在這個寧王府中橫衝直撞。

四周的守衛森嚴,他們衝出去便遇上了前來阻攔的,幸好這個時候,兩個人的心中也早有準備,根本不用說話溝通,直接衝上去,兩人兩手,一眨眼的功夫便打翻了幾個。

踩著這些哀嚎的人,葉諍帶著她繼續往前飛奔。

終於,走到了一處牆角。

可冉小玉一抬頭,就嚇了一跳,那裡還站著幾個人,她下意識的腳步一滯:「那是——」

「葉大人,冉姑娘,快!」

那些人對著他們用力的揮手。

葉諍說道:「自己人!」

說完,抓著她飛奔過去,冉小玉這才看清,這些人是跟著葉諍來的。

兩邊一碰頭,他們立刻便扶著葉諍他們翻牆出去,冉小玉雖然被關了這麼久,身手倒是一點都不弱,矯健靈巧得像是一隻貓,立刻便翻牆出去。

而牆外,還有一群人在等著他們。

這些人他們都是黑衣勁裝,身後背著長弓,顯然,剛剛那一批箭矢,就是他們射出來的。

冉小玉道:「剛剛,是你讓他們——」

「沒錯。」

葉諍知道她要問什麼,不等她說完便回答道:「我跟他們約定了,到了這個時間放箭,擾亂裡面的人的行動,我再趁著這個機會將你救出來。」

「可是,他們什麼都看不到,就這麼亂射,萬一——」

萬一射中你怎麼辦?

葉諍卻轉頭對著她一笑:「你放心。你看你現在,不是完好無損嗎?」

「……」

「我會保護你的。」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有些嬉皮笑臉的樣子,冉小玉也知道,他是為了讓自己放鬆,可是,她卻不由得想起剛剛,將自己攬在懷中,幫自己擋避箭矢時的他,那堅毅的,不可撼動的樣子。

感覺到臉頰一熱,她下意識的將臉偏向一邊。

而這時,外面等候的人已經牽來了一匹馬,葉諍立刻帶著她騎上馬背,將她抱在懷裡,兩隻手環過她的腰,握住韁繩。

其他帶來的人,也都翻身上馬。

聽著那一邊,祝煊他們派來追擊的人已經到了,葉諍立刻一抖韁繩:「駕!」

頓時,座下的馬就像是離弦的箭一般,飛馳而去。

冉小玉只感覺一震,整個人往他的懷中撞了一下。

身後的人卻沒說什麼,只彷彿笑了一下似得,將她抱得更緊了。

若是平時,她一定會一個胳膊肘,狠狠的撞他一下,讓他別這麼得意,但這個時候,她當然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

駿馬在飛馳,讓他們有一種風馳電掣的感覺。

眼看著周圍的景緻飛快的往後移,而身後,祝煊的追兵也已經跟了上來。

冉小玉道:「我們現在去哪裡?」

(本章完) 賀統領所說的煉體之法非常的恐怖,但柳玉凰卻是深以為然,神魔煉體,也是講到要用極致的環境來鍛煉自己的身體,她模擬小聖神魔之體,便有這種感受,小聖神魔幼年之時,受到的磨礪比這隻強不弱!

做人,便要做最強的人,成神,亦要成最強的神!

柳玉凰並不懼怕,她正愁沒有一個好方法更好地激發小聖神魔體和遺民血脈,現在正好!

往萬米寬的大瀑布往下看去,她看出了些門道,這瀑布之中凸出了許多的石頭,這些石頭從上面依次地排列到下面,各有不同的高度,承受著不同水壓的衝擊。

她朝瀑布走去。

「喂喂,你幹什麼,你該不會真的要按照瘋老頭的辦法去做吧,那會死人的!」賀小南哇哇地叫著,覺得柳玉凰這簡直就是要去找死!

柳玉凰回頭:「對於某些只會大呼小叫的,這自然是找死,對我卻不同。」

她這句話說得非常的實在,但卻把賀小南氣得哇哇直叫,其餘三個少年也很是不服氣,他們是村裡公認的天才,他們更是聽說,他們的潛力拿到外面去那就是絕世天才,天才,總有傲氣!

不過,柳玉凰卻沒有給他們解釋什麼,一個飛躍,跳到了一個高石階上,這個石階因瀑布常年噴濺,石頭異常打滑,不過她尚且能夠站得住,飛流下來的水波迸濺在她身上,如同刀子刮體!

這個上古的瀑布的水和現在也不一樣,水重,且寒!

柳玉凰不敢大意,運轉五行霸體,小聖神魔之體,逐步地坐在了瀑布之下。

轟隆隆!

無盡的水流衝下,從天而降,簡直就像是一蛟之力,也就是五百萬斤的巨力衝擊下來,砸落在她的頭上,砸得她渾身一個激靈,冰寒的氣息瞬間瀰漫,無孔不入!

瀑布之力,如同無數的巨石,敲打她的身心,讓身體如同撕裂一般的鈍痛,耳旁傳來的轟隆隆的聲響,也變得格外的清晰,簡直是震耳欲聾!

為了抵擋這股氣息,她只好不斷進行抵抗,在這個過程之中,小聖神魔之體被帶動運轉,變得越來越凝實,一直未能有的突破契機,再度開始降臨!

柳玉凰感受到了這種好處,而且在這種極致的情況之下打坐還有其它的好處,便是這飛瀑流湍之下,那本就蘊含在那上古世界之中的潛力開始徐徐被激發起來!

為什麼上古神魔多,便是這裡的環境能夠不斷激發潛力,不斷地變得更加強大!

柳玉凰開始略微適應了這種水壓之後,她便開始修鍊太極心決,努力的做到物我兩忘,眼觀鼻,鼻觀心。

剛剛修鍊,便觸摸到好處。

那空氣之中的靈氣不像在外面世界,而是抽水一般的聚集,並且這些靈氣之中蘊含了一些難以捉摸的奇妙物質,令得她精神大震!

花貓、狗娃子、二牛和賀小南震驚地看到柳玉凰整個人都在耀耀發光,無數的晶瑩如同螢火蟲一般的物質朝她聚集,而她全身像是打開了一個個的小型黑洞,抽水般地吸收著這些靈氣!

「這——」

他們雖然不懂,也覺得這景象十分的不尋常,十分的驚人!

「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

賀統領也不由得震驚起來,他是肯定柳玉凰的潛力的,但是卻萬萬沒有想到她的潛力居然強到了這個地步,甚至連他都感到羨慕了!

「外煉筋骨皮,內煉一口氣,眾人以為筋骨皮重要,但最重要的,卻是那一口氣!而放在這個環境,這一口氣,就是進化之氣,就是蛻變之氣,它吸引著遊離在這個環境之中的連神魔子嗣都可以進化的進化之氣,他能夠成長到什麼程度?!」

賀統領感到不可思議!

「神魔子嗣第一次修鍊,在上面能夠堅持一分鐘便是不錯,他能夠堅持多久?」

賀統領表示非常的期待!

柳玉凰端坐在那石頭之上,在經歷了最初的肉體劇痛之後,那些靈氣水流般涌動,衝進身體,填補四個源泉,整個人進入一種非常奇妙的狀態,那些金燦燦,閃耀耀的因子進入她體內之後,和神之遺血一接觸,便像是烈火遇到大風,勢必要發生驚天動地的變化!

她感到,自己每個細胞,身體的每一處都在進行著一種全新的蛻變!

她身體產生一股股的熱潮,很奇妙的,在這種冰寒刺骨的瀑布之下,她身體產生的熱流居然散發成陣陣的熱氣,整個人居然如同放入蒸籠之中,頭頂發出陣陣霧氣,這些霧氣變成了雲霧,飄散開來!

而進展緩慢的小聖神魔之體便頓時像是久旱逢甘露,如同機器遇到動力,瞬間得到了一種質的提升,整個小聖神魔之體完成了最重要的一步蛻變,整個小聖神魔體成!

柳玉凰渾身光燦燦,閃耀耀,身上似乎多了一層虛影,這個虛影頂天立地,腳踏之下,山河崩裂,揮動長棍,捅破天穹!

「這——這是——」

賀統領震驚,他恍如看到了一個真正的神魔子嗣!

四個少年也感到了來自於靈魂的悸動,他們像是被一雙神眸盯住,渾身動彈不得!

小聖神魔體成,柳玉凰十分高興,不管怎樣,她終究是邁出了這一步,往後,只有通過不斷的歷練,才能夠從本體那裡獲得屬於小聖神魔的神通能力!

她正想要從這種修鍊當中退出,但是眼前卻又出現了一個畫面!

在一望無際的汪洋之中,一頭神魔在裡面載浮載沉,這頭神魔,在水中遊動,其露出來的背部,便可載一個大陸,而它忽而飛起,直衝雲霄,張開的翅膀,鋪天蓋地,遠遠地看上去,竟然只見局部不見全身!

這是——

柳玉凰知道,她開始第二階段的模擬,這又是一頭神魔,只是看著畫面,就已經震撼異常,而稍稍模擬,那不知在多少時空之外的本體察覺到有人在模擬它,撒下億萬念頭,其中一個念頭轉瞬即到,猛地擊打著柳玉凰的腦海,要將她的腦海打得粉碎! 柳玉凰認得出來,這頭神魔乃是鼎鼎大名的鯤鵬神魔,在柳玉凰成為神皇之後,鯤鵬神魔也是她只能遙想的超級霸主,虛空之中的至強者,統率無數星域,億萬時空!

柳玉凰再也想不到,第二個模擬的對象,居然是它!

鯤鵬神魔何其可怕,何其強大,億萬念頭之中的一個,就能夠將她斬殺!

「何方宵小居然敢模擬於吾!」

一道浩浩蕩蕩,鋪天蓋地,橫貫古今的念頭充斥於她的腦海,隨時都會將她給摧毀,這個念頭何其的強大,何其的可怕!

柳玉凰想要退,但是她發現退無可退,神魔煉體決似乎並沒有考慮到修鍊這個功法會遭到反噬的問題。

眼見著,她的腦子就要炸成一團漿糊,但就在這時,暗夜在混沌寶典之中一聲冷喝:「小小鯤鵬,豈敢在本座面前撒野!」

這一聲冷喝,煌煌之威,照耀古今,星空之下,萬域之中,無窮時空,都響起了這個聲音。

鯤鵬神魔的這個念頭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震驚,猛地縮回了意志,那個念頭也徹底不敢要了,切斷了聯繫,那個意志的巨大神威便散發成純粹的思維,被柳玉凰的腦海自動吸收起來,當作了養分!

柳玉凰意外至極,這鯤鵬神魔的大名她如雷貫耳,說是霸主也不為過了,但是面對著暗夜一喝居然若如受驚,那暗夜是個什麼身份就極為值得考究了!

只是,她把這些念頭壓下,利用這難得的好機會,快速地模擬了一個鯤鵬神魔的形體!

一頭似魚又似鳥的巨獸浮現在腦海,它身上布滿了閃耀輝光的鱗片,一雙羽翅,根根羽毛如鋼似鐵,眼神銳利,周身閃耀神環……

又十分鐘后,她才睜開眼睛,身體極度疲軟,立即飛下了瀑布。

「二十分鐘,足足二十分鐘……」

賀統領喃喃。

四個少年大受刺激,覺得自己一定能夠堅持更久,但花貓一上去就被瀑布拍下,站立不住,險些拍下大石,立刻躲了。

狗娃子剛剛做好,就被瀑布拍得躺在石頭上,非常狼狽,冰寒之氣將他凍僵,如不是賀統領把他撈過來,他已經被凍死了。

二牛稍微堅持了會兒,算是勉強坐在了瀑布下面,只不過還沒有過上一秒,就受不住,被賀統領提了出來。

賀小南咬牙切齒,漲得臉紅脖子粗,終於堅持了二十秒……

他們走出來,看柳玉凰的眼神就像看一個怪物!

畢竟前兩種測力量測速度他們還差不多,怎麼到了這一關,柳玉凰超越得讓他們都不敢想了!

只有賀統領深知原因,這就是成長潛力!

柳玉凰現在年紀小境界低,但她每成長一步,都相當於別人十步,百步!

賀統領沒有把這話講明,免得打擊了四個少年自信心。

在這上古之地修鍊了一日,五人的所有力量都被炸干,每個人都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就算柳玉凰堅持得最久,但是賀統領像是在針對她,往死里操練她,她再有潛力,這時也被榨乾了,沒有一點力氣。

出了上古之地,幾人回家,柳玉凰猛一回頭,發現神樹渾身光彩耀耀,倒不是她第一日那樣看到的不穩定狀態了。

五人又累又餓,花貓,狗娃子,二牛分別回到了自己的家,而賀小南和柳玉凰回到茅屋,便看到了院子之中的案板之上擺滿了食物,足足有數千斤,且上面光芒陣陣,顯然都是高星靈幻獸肉食,而且還添加了大量的靈植!

柳玉凰和賀小南兩眼放光,天知道,她從來沒有這麼餓過!

神魔之所以是神魔,除了吸收靈氣,在食物之上,也是另外一種補充!

一顧景滿樓 特別是這種鍛煉的初期,必須要通過食物補充!

「吃吧吃吧,今天可把你們累壞了吧!」

女主人溫柔地說著,她心疼地看著柳玉凰,這麼個長相雋美,細皮嫩肉的,越看越像自己死去的女兒,雖然是個男孩子。

她忽然看到柳玉凰身上有一些擦傷,勃然大怒,一巴掌拍在了賀統領的後腦殼上:「你在亂搞什麼,玉凰這麼個可愛的孩子,你把他弄傷了,老娘和你沒玩!」

賀小南提著只巨獸的腿子,頓時愣住了,瞅瞅自己,每一處好的,這柳玉凰不過是擦傷,頓時感到了差別待遇,長得好看了不起啊!

「你是我娘親么,我真懷疑我是不是隔壁老王家的孩子,我都渾身是傷的,你居然視而不見!」

女主人聽罷,怒氣上涌,和賀統領兩個人同時出手,吊打賀小南!

「你這腦殘崽子,你說的什麼話呢!」

「隔壁老王,我草你隔壁老王!」

柳玉凰看著這熱鬧的一幕,心中溫馨,又有些羨慕。

桌上的食物很快就一掃而空,柳玉凰和賀小南吃飽喝足,各自回到了房間。

晚上,雪白小獸踩踏著月色,又不知從哪裡鑽回來,它兩隻爪子之中各自抓著兩朵血色晶瑩的靈植,同樣已經到了靈粹的程度,一朵拿著自己啃,另外一朵則遞給了柳玉凰。

柳玉凰驚奇不已:「你從哪來找來這麼些靈粹?」

小獸立刻停下吃東西,雪白爪子一陣的比劃,不斷點指著方向,不過它尚且幼小,不能完整表達,就算用心念,也如幼兒學語,說不了幾個字。

頓時,雪白小傢伙急得團團亂轉,不斷打滾。

「好啦好啦,說不出來就算了。」

柳玉凰忙伸手撫摸它的小腦袋,安撫著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