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名選手已經入場,然而周菲菲身邊的零號煉器台此時卻依然空空如也。周菲菲目光掃過身邊的零號煉器台,唇角突然好看地扯動了一下,聰明如她,其實早就已經猜出,這個零號席位,是為皇族的天才皇子,昀王子,準備的!

宮廷首席器師藍威緩緩起身,目光巡視了一番以後,大聲說道:「肅靜!肅靜!」

藍威的聲音中夾雜著玄氣,聲音好似雷聲一般傳了出去,偌大的廣場頓時安靜了下去。藍威清了清嗓子,緩緩說道:「今天是皇城器師選拔大賽的第二場,非常感謝大家的關注,我代表主辦方對於你們的支持表示由衷的感謝!大家一定都在奇怪,那張零號煉器台的主人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出現。因為,他的身份比較特殊,現在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這次選拔賽零號排位的擁有者,帝國皇家驕傲,昀皇子,登場!」

藍威話音剛落,一個身著黃色器師服裝的青年人緩緩走上高台!廣場頓時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掌聲和歡呼聲,站在角落裡的丹軒見到此情此景,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完全沒有想到,這位傳說中的昀皇子,竟然會擁有這麼高的聲望!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三百章,值得慶祝慶祝,求推薦,求打賞 廣場上,歡呼聲陣陣而起,從人群的反應來看,可見這位昀皇子在人民的心中擁有著極高的聲望。

昀皇子走進屬於自己的零號煉器台,至此,所有通過第一輪選拔賽的青年器師們都已經就位,就等待藍威宣布比賽的規則!

廣場上吵嘈雜聲漸漸小了起來,藍威的目光在廣場上巡視一番,最終將目光停留在高台上,高聲宣佈道:「下面由我代表大會主辦方宣布第二場選拔賽的規則,與以往的規則有些相似,這一次的第二場選拔賽,依然採用淘汰制度!現在,每個參賽選手的煉器台上都擺放了齊全的煉器器具,以及包括水鋁石、剛玉等在內的七中煉器胚料,相信只要是器師,大致都能知道,這七種煉器材料是用來煉製二階玄器「鍛玉劍」的胚料,段玉劍屬於二階玄器之中較難煉製的一種玄器,對於器師精神力量和銘文技巧的要求都很高!我們設定的比賽規則很簡單,以兩個時辰為限,每名選手需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斷玉劍」的煉製,請注意,每個選手面前的煉器胚料只夠使用一次,也就是說,你們每人只有一次嘗試的機會,規定時間內煉製成功斷玉劍,便是通過考核,煉製失敗,便是考核失敗,請自動離場!」

藍威話音微頓,高台上,眾位參賽選手開始竊竊私語起來,很多對於煉器術較為了解的人都知道,斷玉劍在二階玄器中已經屬於極難煉製的類型了,普通的二階器師煉製失敗率甚至高達五成以上!

和往屆相比,這一次考核題目出得明顯有些難了!

藍威伸出手止住眾人的討論聲,緩緩說道:「這一次考核相較於往屆確實有些偏難,不過我們旨在選拔優秀的青年器師進入第三輪選拔賽,那些一級器師就不要妄想著可以混入第三輪考核了!如果有哪些人覺得這次的題目有些過難,那麼,現在就可以離場而去,我們絕不阻攔!」

藍威的聲音再次停頓,目光掃過高台上的眾人。此時高台上的選手中,胸前掛有一級器師徽章的選手,包括丹軒在內,大致有二十幾個,多數選手都是二階器師的實力!然而藍威如此一說,高台上的那些一級器師竟然也沒有一個人離場,大家都抱著奮力一搏的心理,想要撞撞大運!

見無人離場,藍威面色微微有些緩和,接著說道:「看來我們的選手都很執著!那麼,既然無人退出,那麼,下面我就來宣布一下我們的評級標準!在每一名選手的煉器台上都一個玄器檢驗裝置,每個選手在煉製成功之後,只要將玄器插入檢驗裝置中,裝置前面的晶石如果沒有反應,則代表煉器失敗,如果顯示綠,則表示『鍛玉劍』煉製成功,不過鍛玉劍的質量顯然不好!而如果顯示紅色,則表示鍛玉劍完成的質量極高!也就是說,晶石顯示的顏色越是貼近於綠色,表示鍛玉劍質量越差,而晶石的顏色越是貼近於紅色,則表示玄器完成的質量越高!依照此方法,我們來評判選手煉製出的鍛玉劍的質量等級!」

廣場上聽到這般評判標準,竊竊私語聲再次掀起,這樣的規則明顯要比人為評判更加透明直接,避免了徇私舞弊的現象!

藍威見所有選手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示意屬下再次吹響了牛號,沉重的號聲壓下了廣場的嘈雜聲,所有人開始望向高台上方,等待一場激烈的考核即將展開。

號聲終止,藍威大聲喊道:「那麼,我宣布,皇城器師選拔大賽,第二輪考核賽,現在正式開始!」

藍威話音剛落,高台上所有選手便開始忙活起來。畢竟時間只有兩個時辰,時間上還是很緊迫的!

丹軒並沒有急著動手,而是目光依次掃過煉器台上的器具,煉器台上,七種胚料整齊擺放,用於熔煉的瓷爐擺在中央,左手邊是鍛造台,右手邊是銘文台,擺放都是極為整齊。

丹軒深呼一口氣,正準備煉製的時候,突然有一聲爆破聲響了起來,丹軒轉頭望去,煉製才剛剛開始,已經有人熔煉的時候控制不好,導致瓷爐爆炸了!

「嘭嘭嘭!」第一聲的爆炸好像是一根導火索一般,接下來的十分鐘之內,接連有十幾人的瓷爐也相繼爆炸開來。

高台下方,眾人發出一聲驚呼,一股緊張的氣氛似乎正在蔓延。比賽才剛剛開始一刻鐘不到,已經相繼有十二個人的瓷爐煉製失敗!他們中有十一人是一級器師,還有一人是二級器師,而且那名二級器師丹軒恰巧認識,正是器族周家五長老的獨子,周長順!

丹軒皺了皺眉頭,隱隱感覺這次考核似乎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因為丹軒十分清楚,在熔煉過程中,一級器師由於無法很好地控制堅固胚料的熔煉,而導致失敗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身為二級器師的周長順斷然沒有理由這麼快就導致爆爐,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別的原因!

遲遲沒有動手,丹軒目光如電般望了一眼周長順的煉器台,眼見是一片狼藉,不過從散落的胚料來看,周長順應該是在煉製水鋁礦的時候出了錯!

丹軒皺著眉頭拾起煉器台上的水鋁礦石,仔細查看之下,還真被丹軒發現了一些問題!首先,水鋁礦石明顯雜質較多,和市面通用的水鋁礦石相比,明顯是次等貨色!其次,水鋁礦石的分量有些偏少,也就是說,水鋁礦石的供給量並不是嚴格按照「鍛玉劍」的器方要求的用量,而是少了一些!水鋁礦本來就雜質較多,再加上供給量少,那麼豈不是水鋁礦的用量要少上許多!

丹軒目光掃了一眼看台上面無表情的首席器師藍威,心中突然升起一絲感覺,這一次的選拔賽不會是故意針對器族周家的子弟吧?

「嘭!」

然而,就在此時,又有一人的瓷爐爆裂開來,丹軒定睛望去,心中忽地一跳,這一次爆爐的人竟然又是一名器族的子弟! 「果然如此!」丹軒心中暗叫一聲,比賽到現在,已經有二十三人爆爐離場,其中僅有三名二級器師,然而這三名二階器師中,就有兩人均是器族周家的子弟!這麼大的概率絕對不可能是巧合,最讓人信服的解釋,就是這一次選拔賽,主辦方有意在壓制器族周家的子弟!

細想一下就能想明白,器族周家的子弟在煉器術上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思維定式和不懂變通!

他們從小接受的煉器教育都是嚴格遵照器方的標準,從來沒有懷疑過器方的準確性!這樣也就導致器族周家的煉器術,在初期增長快,可是一旦達到三、四級器師以上,煉器術的增長速度就會明顯變慢,除了天賦限制的原因,丹軒認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器族對於子弟的填鴨式教育!

目光掃過高台中央,周菲菲已經完成四種胚料的熔煉過程,面色依然從容不迫!而處於她右手邊上的昀王子面色則有些冷峻,不過雖然熔煉進度要落後於周菲菲,但是卻沒有絲毫慌亂!昀王子胸前並沒有佩戴器師徽章,但是從他的控火技巧來看,丹軒隱隱感覺,這位傑出的皇子很有可能也是一名四級器師!

「嘭!」又有一名器師煉製失敗,瓷爐爆破。

丹軒緩緩收回目光,心中開始謹慎起來,他先是仔細檢查了一下煉器台上的七種煉器胚料,從分量到純度等一系列情況做了準確的測算,最後丹軒發現,他面前的材料確實不是嚴格按照「鍛玉劍」的器方提供的,有兩種材料在分量和純度上都存在問題,就是藍威在開始講話的時候提過的「水鋁礦石」和「剛玉」。

水鋁礦石純度低且分量小。然而剛玉的情況卻恰恰相反,純度極高,且分量要比器方上規定的分量大出很多!

那麼,如果器師僅僅按照供給的用量機械地煉製「斷玉劍」,那麼就會導致前期的熔煉過程存在困難,並且同樣會導致胚液融合的時候,胚液間能量的衝突過大,就算憑藉強大的精神力控制強行達到融合,也會對後期的銘文造成不小的困難!

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呢?丹軒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此時廣場上再次發出一陣驚呼,因為素來富有天才之名的器族周家子弟周允竟然也爆爐了!

看台上,周家家主周世雄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斜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宮廷首席器師藍威,冷哼一聲,說道:「藍大人,不知你這是何意?為何我器族會有這麼多子弟失敗,他們的煉器術是好是壞,我心中自然有數,一個小小的鍛玉劍豈會難住他們,為何到了藍大人這裡,怎麼都紛紛爆爐了呢?」

藍威輕哼一聲,說道:「老夫並沒有針對誰的意思,考核內容可以保證絕對公平,技不如人又有什麼好說的!」

「你!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麼花樣,我器族子弟如此優秀,會被你這一個小小的『鍛玉劍『難住嗎?真是笑話!」周世雄咬牙切齒。

藍威輕笑一聲,並未答話,目光掃了一眼高台上正在努力熔煉的器族子弟們,心中卻是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們器族能有幾人看破我設置的難題!

此時高台之上,在熔煉階段就爆爐的選手已經多達三十人,其中胸口處佩戴一級器師徽章的選手除了丹軒,其餘都已經失敗離場!

此時,比賽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時辰,留給丹軒的時間不多了!

高台的角落裡,丹軒做了一個深呼吸,終於開始著手煉製「鍛玉劍」。他首先選擇熔煉的胚料同樣是水鋁礦石。

右手白色光芒閃過,白色的玄火彷彿精靈一般懸浮在丹軒的右手上,虛影一閃,火焰便被送入瓷爐之中。

丹軒抓起器台上的水鋁礦石,並沒有急著放入火焰之中,而是雙手捏在水鋁礦石上,驟然發力,整塊水鋁礦石竟然被丹軒掰成了七八塊小礦石!

看到丹軒這個反應,廣場上人群忽地再次爆發出一陣驚呼。廣場上觀看的人雖然不見得都是器師,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器師在熔煉礦石的時候,需要精神力的絕對凝聚,如果精神不夠集中,分心多用,很有可能造成熔煉失敗!然而,這些人眼見丹軒竟是將一整塊的水鋁礦石掰成了數塊,不禁均是疑惑起來,難道這小子是想一起熔煉七小塊礦石不成?他莫不是傻了嗎?

就在許多人心中同時升起這般疑問的時候,丹軒用實際行動答覆了他們!丹軒竟是果真將八塊小礦石同時扔入瓷爐之中,白色玄火迅速包裹其上,丹軒竟是緩緩閉起了眼睛。

看台上,藍威見到丹軒這般反映,緩緩眯起了眼睛,題目是他出的,他自然知道丹軒這麼做的真正目的!通過將整塊水鋁礦石分散成數個小塊,用來提高水鋁礦石的熔煉精度,從而達到減少材料損失的目的,這樣做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水鋁礦供給量不足帶來的弊端。但是,這麼做雖然有好處,但是缺點也是相當明顯,同時熔煉八塊礦石,對於器師精神力量的考驗可謂是極大的,就是一些四五級的器師,在面對同時熔煉八塊礦石時,也都是不敢說有多少把握熔煉成功,更何況是這個胸掛一級器師徽章的少年了!

「真是自不量力,這麼做無疑等於玩火自焚!」周世雄見丹軒這般做法,嗤之以鼻。

藍威則是淡淡掃了一眼周世雄,不咸不淡地說道:「我看倒不見得,難道周家主沒有看到他的控火術嗎?這般嫻熟的控火技巧,就是你我之流也不見得能夠做到吧!」

「那又如何?左右不過仍舊是一級器師!」周世雄寸步不讓,雖然他自己都覺得這話說的有點勉強。

藍威則是輕蔑一笑,搖了搖頭,不再理會周世雄,目光在周菲菲、昀皇子以及丹軒之間遊走了一番,他心中隱隱有種感覺,一場龍虎之爭即將在這三人之間展開!

凌瑤公主坐在藍威與周世雄中間,耳邊傳來兩人對於丹軒的討論聲,她的目光也不自然地停留在了丹軒身上,清澈的瞳子中倒映著沉靜如湖水一般的模樣,凌瑤公主只感覺心中的某個地方又是沒來由的一疼,像是失去了什麼摯愛的東西一般,疼痛不止!

要知道,這不是一個可以後悔的年代,凌瑤公主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 身處高台的角落位置,其實注意到丹軒的人並不多,然而,丹軒竟是將水鋁礦石分成數塊同時熔煉的做法,還是引起了廣場上一些人的驚呼。

然而丹軒卻置若罔聞,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水鋁礦石的熔煉上,細細感知著火焰中每一塊水鋁礦石表面的細微溫度變化,丹軒不敢有絲毫的分心。

時間在流逝,半晌之後丹軒終於將水鋁礦石的熔煉過程完成!這是熔煉所有材料之中最為艱辛的一步!丹軒長長出了一口氣,算是完美完成了。

接下來,丹軒就要熔煉質地堅硬的剛玉!剛玉本身質地堅硬,再加上選拔賽提供的剛玉由於質地過純,所以極難熔煉,很多二級器師之所以失敗離場,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剛玉難以熔煉,導致精神力量過度消耗而爆爐!

在這種困難之下,丹軒打算採取兩種解決辦法:第一,減小剛玉的熔煉分量,因為本身選拔賽提供的剛玉相較於「鍛玉劍」器方上的分量就過大,如果整塊熔煉,肯定會耗費較多的時間,而且耗損精神力;第二,丹軒同樣打算分塊煉製,但由於剛玉熔煉困難,不能分塊過多,同時要提高火焰溫度,好在丹軒現在是八星靈衛的實力,玄氣激發而出的玄火威力較大,再加上玄天真焰的威力本身就大,熔煉剛玉應該不是問題!

拾起那塊剛玉,丹軒並沒有直接投入玄火中,而是將剛玉放置在鍛造台上,二話不說,掄起鐵鎚就朝著剛玉砸去!

「砰砰砰……」

耳邊傳來敲擊聲,看台上的一干大人物均是將目光投向丹軒,只見那個少年竟是在鍛造台上掄起了大鎚,有人輕笑,有人疑惑,有人譏諷,有人鄙夷。

周世雄不屑一笑,好像看到笑話一般,說道:「真是出了鬼了,還有人這麼煉製玄器的?掄大鎚砸礦石,哎呦呦,丹家主啊,您這孫子是朵奇葩啊!」

丹青聞言面色一寒,盯著周世雄冷哼一聲,道:「就算是朵奇葩,也是能夠以一人之力戰勝三名周家子弟的奇葩,怎麼的,周家的子弟中就沒有這樣的奇葩吧,老夫是該同情還是該祝賀呢?」

周世雄聞言雖面色微寒,卻也只是冷哼一聲,說道:「那又如何,我倒要看看你這奇葩孫子能有什麼手段,他要是能夠憑藉這一級器師的水準,奪得選拔大賽的第一名,老夫我親自送上黃金千兩,作為他前方古胤王朝的盤纏!」

「此話當真?」說這話的人並不是丹青,而是一臉微笑的藍威。

周世雄被藍威臉上怪笑弄得心中咯噔一聲,心中忽的有些忐忑起來,不過目光掃過那個高台上正粗鄙地掄著鎚子的少年,周世雄一咬牙,冷哼一聲,說道:「當真又如何!他丹家的小崽子要是真能奪得這一屆選拔大賽的第一名,我周世雄送他黃金千兩有當如何!」

「好!好!周家主好魄力,公主和眾位大臣、家主都在這裡呢,我相信周家主就算萬一輸了賭約,也定然不會賴賬!」藍威的臉上突然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

命之途 周世雄重重地哼了一聲,不屑道:「笑話,我周世雄豈會說話不算話!我就怕這小子沒有這個實力!」

藍威輕輕一笑,目光最終定格在那個手持大鎚砸在整塊鋼玉上的少年,眼裡忽的泛起一絲男人尋味的讚賞,低聲喃喃道:「竟然能夠想到這招,這小子果真有想法……」

巨大的敲擊聲引來了許多人側目。廣場上許多人望著丹軒好像傻子一般掄錘狂砸礦石,都以為丹軒是不是煉製不出來玄器,被逼瘋啦!

「你看那個角落裡的一級器師,竟然在狂砸礦石!他莫不是傻了嗎?」一個並不認識丹軒的青年人大笑道,面上滿是譏諷。

另一個青年女子也是大笑道:「他到底會不會煉器啊,還沒熔煉完成就跑去掄鎚子了?這個一級器師是怎麼混入第二輪選拔賽的,還不如我呢?我要是蒙過了第一輪選拔賽,現在肯定比他強……」

……

高台下方,議論聲陣陣而起,而高台上,丹軒也是足足掄了十幾鎚子,才將整塊剛玉硬砸成了四塊。

眼見剛玉終於碎裂,丹軒哪還敢怠慢,立刻挑選了其中的兩小塊,扔入瓷爐之中,白色玄火包裹其上,開始了剛玉的熔煉過程!

其實,整個高台上,只有丹軒一家使用的是白色火焰,實際上還是很特別的,但是許多人都知道,對於有些偏門的器師而言,總是喜歡在瓷爐之中加入一些幫助熔煉的藥劑,也會改變火焰的顏色,所以,丹軒的白色火焰也並未引起許多人的注意。

然而,境界到了藍威這個地步,自然能夠看出丹軒的玄火之所以呈現白色,並不是因為加入了藥劑的緣故,而是他真實的火焰顏色!雖然奇怪,但是藍威也並未深究,畢竟葯族丹家是一個奇怪的家族,似乎出生在這個家族裡的人都是與普通人不同!

此時高台中央,周菲菲和昀王子同時熔煉完成了第五種胚料,現在擺在二人桌子上的兩種胚料,就剩下最難熔煉的兩種胚料,剛玉和水鋁礦!二人的熔煉安排明顯都是先易后難,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為了逐步增加熔煉難度,容易完成熔煉!

其實,周菲菲與昀王子的熔煉安排是正統的煉器規律,但是顯然丹軒這個並未接受過正統煉器教育的半路出家者,對於這些基本的道理並不懂,丹軒所了解的煉器術除了九級器師的手札,就是近乎於超越聖器的陣法熏陶,他對於煉器術的理解可以說很深很遠,但對於一些低級器師們需要掌握的小技巧,丹軒確實是無從知曉。

但是其實這些技巧對於煉器的作用,實際上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大。

高台中央,周菲菲與昀王子同時對視一眼,二人眼裡均是泛起一絲競爭的味道,接著,二人近乎於同時拾起整塊水鋁曠石投入瓷爐中,爐中玄火迅速包裹其上,炙熱的火焰開始緩緩熔煉水鋁礦石!

然而,越是熔煉,二人越發現,水鋁礦中似乎存在許多干擾雜質,導致玄火之中陣陣輕響,也幸虧二人身為四級器師,精神力量都不弱,否則也定會跟那些離場的器師一樣,爆爐而導致煉製失敗。

然而,玄火的不穩定還是很明顯,周菲菲和昀皇子二人都在極力控制著玄火,小心翼翼的熔煉,不敢有絲毫分心。

時間在這裡似乎再次變得緩慢起來,就在二人終於熔煉完水鋁礦石的時候,丹軒也終於將第二種胚料「剛玉」熔煉完成!

至此,周菲菲與昀皇子均是還只剩下一種剛玉未曾熔煉,而丹軒卻剩下了整整五種胚料還未曾熔煉,然而規定時間卻已然過半…… 在進度上,丹軒儼然已經落後太多!丹軒還剩下五種胚料未曾熔煉,而周菲菲和昀皇子卻只剩下一塊剛玉未曾熔煉。

必須要加快進度了!丹軒在心中這般想著,迅速將下一種胚料的投入玄火中,開始繼續緊張的熔煉過程!

一刻鐘之後,丹軒終於熔煉到第五種胚料,還剩兩種便熔煉完成,他長長出了一口氣,抬起頭來掃了一眼高台中央,這一看之下,丹軒眼睛忽地眯了起來,因為他發現,周菲菲與昀皇子已經雙雙進入了胚液融合階段!

此時的高台上,僅剩下三十幾個人還在緊張地煉製,然而其中胸前掛有一級器師徽章的選手,就只剩下丹軒一人了!

丹軒穩了穩心神,強迫自己不為外界所擾亂,開始強迫自己進行第六種胚料,箣纖草的熔煉!

高台上的氣氛越來越緊張,此時高台上剩下的只有少部分的真正精英,這些人仍然在抓緊時間煉製,兩個時辰的時間已然過半,如果不能在一刻鐘之內完成胚液融合過程,那麼留給鑄造和銘文的時間則會不足!

丹軒終於將最後一種胚料熔煉完成之後,然而此時,廣場上突然爆發出一陣極大的歡呼聲,丹軒定睛望去,原來是周菲菲已經率先完成胚液融合,準備進入鑄造階段了!

然而,零號位置上的昀皇子,此時還在胚液融合過程中,不過看胚液的色澤,應該也快要完成融合過程了!

其他還在場上的選手中,多數都在緊張地融合胚液,只有小部分跟丹軒一樣,胚料熔煉完成,還沒有進入胚液的融合階段。

看台上,周世雄望見周菲菲竟然率先完成了胚液融合,臉上不禁泛起一絲笑容,他太了解周菲菲的煉器實力了,這個場中的青年器師們,除了那個昀皇子,恐怕沒有一人會是她的對手。

「融合后的胚體呈現淺紅色,看來周菲菲的這次融合很是成功啊!」候族的族長司馬劍陽眯著眼睛說道。

周世雄聞言得意一笑,目光橫掃了一眼丹青和藍威,臉上的得意越來越明顯。

已經落後太多,丹軒強行讓自己高台中央收回目光,目光依次掃過整齊擺放在面前的七個烏玉瓶,丹軒也開始準備進行了融合了!

猛地一震桌子,七個或大或小的烏玉瓶被丹軒震入面前的空氣中,丹軒忽地運足玄氣爆發而出,七隻烏玉瓶齊齊爆裂開來,各色的胚液在強大精神力量的控制下懸浮在火焰上方,並漸漸互相擠在了一起!

這一次的融合進行得較為順利,因為丹軒前期的熔煉過程已經做足了鋪墊,除了少量的水鋁礦液需要分心控制之外,其他六種胚液幾乎都是稍加控制,便緩緩融合在了一起!

在這段時間裡,又有三人的瓷爐爆裂開來,他們都是在胚液的融合過程中出了差錯,趕巧的是,這三人之中又有兩人是器族周家的子弟!

比賽進行到這裡,丹軒總算可以稍微放鬆一下心情,前期的熔煉和融合過程,丹軒可以說完成得非常完美,此時沒人注意到,丹軒所融合而出的胚體是代表著融合最為成功的火紅色!

身為器師都知道,胚液融合之後的胚體不同地顏色代表著不同融合等級,紅色代表極為成功,而黑色則代表勉強地融合,中間壞到好一次為灰色,綠色,淺紅色和火紅色!

之前的周菲菲,將胚液融合成了淺紅色,已經是代表比較成功了!然而,丹軒卻將胚液融合成了火紅色,就說明此次的融合極為成功!

然而,廣場上,甚至看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激烈競爭的周菲菲和昀皇子身上,沒有人注意到,丹軒此時已經融合完成,而且融合出的胚體是最為完美的火紅色。

此時的時間還只剩下半個時辰多一些,周菲菲和昀皇子都已經完成了鍛造過程,正在進行著煉器的最後階段,銘文!

廣場上,由於周菲菲和昀皇子近乎於針鋒相對的對決,引發了人群的陣陣歡呼聲和叫好聲,兩大天才器師也並未讓所有前來觀看的人們感到失望,二人的所有環節都是在寸步不讓的比拼中完成,完成的質量也是其他選手們所無法比擬的!

而對於丹軒而言,時間已經不夠充裕了,如果再不加快後面兩個環節的進度,很有可能再規定時間內無法完成煉製。

沒有時間考慮了,單手一震,火紅色的胚體便出現在砧板上,丹軒必須在一刻鐘之內將武器鑄造成型,這樣才能保證有足夠的時間進行銘文。

整個鍛造過程要比丹軒預想的好,待到丹軒終於收錘長出一口氣的時候,廣場上再次呼聲四起,原來,周菲菲與昀皇子竟然同時完成了「鍛玉劍」的煉製!

然而,丹軒還差最後一道工序,銘文,此時的時間還剩下短短的一刻鐘多一些,應該說如果不出問題,時間也僅僅是剛剛夠而已!

可是接下來,丹軒又有些猶豫了,由於融合過程中水鋁礦的缺少,如果按照鍛玉劍的器方上規定進行銘文,絕對無法彌補由於材料缺少而導致的固有能量衝突,這樣的玄器絕對用不過半年,就會碎裂開來!可是身處比賽之中,包括周菲菲和昀皇子在內,誰也不會去在乎這一點,畢竟只要煉製完成的玄器能夠堅持一分鐘,也算煉製成功!

可是身為器師,丹軒從成為器師的第一天里,接受的教育就是要讓自己煉製的每一件玄器達到最為和諧狀態,這才是一個器師在煉製一件玄器之前最應該想到的事情!

所以,儘管時間已然不夠充裕了,但是出於固有的思維,丹軒還是決定要通過銘文,將此時銘文台上的鍛玉劍身內的固有衝突解決掉!

其實,身為高級器師都知道,通過銘文技巧來改變玄器本身的能量矛盾衝突,是真正六、七級以上的高級器師才具有的基本素質!

然而,在古胤王朝器神殿內的那些七、八級的老器師們,恐怕誰也不會想到,在奧克帝國這樣一個跟芝麻一般小的國家裡,竟然有一個十九歲的少年,正打算通過銘文技巧來壓制玄器本身固有的能量矛盾衝突…… 誰也不會想到,此時正在高台角落裡,那個望著銘文台上的鍛玉劍怔怔出神的少年,此時心中所想到的,卻是如何通過銘文技巧來壓制鍛玉劍本身固有的矛盾衝突!

這種只有高級器師才具備的基本素質,這個十九歲的少年竟然妄想要做到!也就是說,丹軒需要根據目前胚體中固有的能量矛盾衝突,在極短的時間,在原有的銘文方法基礎上,對整個銘文過程進行重新規劃改革,用全新的銘文方法來壓制胚體本身固有的能量衝突!

說的簡單,其實,這個過程是極其複雜的,需要器師本身對於所融合玄器胚體的固有詬病,具有充分的了解,並且對於銘文一道有著極深的領悟,才有可能做到!

丹軒通過在南冥山龐大的保羅萬象銘文陣法的熏陶后,如今的他對於銘文一道的理解可以說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境界!這種境界甚至要超過許多侵淫煉器術數十載的高級煉器師!通過重新規劃銘文來壓制玄器胚體中固有的矛盾,對於此時的丹軒來說,並不是天方夜譚!

緩緩將銘文筆從銘文液中提了起來,丹軒竟是閉起了眼睛,此時,外界所有的歡呼聲、吶喊聲、諷刺聲等等一切紛繁的聲音,似乎都被丹軒隔絕在他的世界之外,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不斷交織演變的銘文字體,許多種能量轉化的可能在丹軒心中進行著精確而繁複的演變,他硬是要將這件本身有缺陷的玄器,煉製到完美的境界!

時間在迅速流逝,轉眼整個比賽還剩下短短的十分鐘,此時高台上,包括閉目養神的丹軒在內,還在緊張煉製的器師,就只剩下少數的七個人而已。在這段時間裡,又相繼有近二十名器師煉製完成,雖然不知道他們煉製而出的鍛玉劍是好是壞,但是起碼已經完成了整個煉製過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