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失敗了,後果可非常嚴重,小命不保都是小事。

就怕會連累到家族一起被滅。

這不是他們想要看到的事情。

機遇跟危機並存,這是一次難以抉擇的事情。

沉默,猶豫,舉棋不定!

會議現場的氣氛有些沉悶。

「龍皇,既然他們膽小不敢與狂獸山為敵,就別用他們了。

我死葬隊的成員,會用生命為龍皇您攻下狂獸山。

讓他們徹底臣服於您!」

傷勢早已經好全的花星魂,站起來大聲對林天佑說道。

「不錯,我跟星魂隊長會用盡平生所學,將狂獸山一切不服龍皇您的傢伙,全部滅殺。

讓他們知道,敢招惹我們幽冥花一族,敢招惹您龍皇的下場,是多麼的慘重!」

花魂殺也站了起來,大聲保證。

「好,要的就是你們這樣的氣勢!」

林天佑拍手叫好。

果然他沒有看錯人。

能從幽冥宮主的手裡借到花星魂跟花魂殺,真是一件幸事!

「本少向你們鄭重的承諾。

若是能成功收服狂獸山,我必將以天帝之位回報你們二人!」

林天佑許諾道。

他從來不是一個小氣之人。

王的寵妃 誰對他效忠,他便對誰以百倍、千倍的好處回報。

「什麼?以天帝之位回報?」

眾人聞言,皆是傳出了驚呼聲。

饒是那叫野熊的大佬,也是駭然失色。

凌霄七天帝,那可是天道主宰之下,最尊貴的存在。

不光地位尊貴,就連資源也比任何家族,任何勢力要多、要珍貴。

尤其是成為天帝之後,每年都能從天道神宮得到一縷天道之力。

這才是當天帝最大的好處!

現在龍皇竟然說,能讓收服狂獸山的功臣當上天帝,這是什麼概念?

「龍、龍皇大人,您剛才所說的承諾,當真能實現嗎?」

野熊咽了咽唾沫,難以置通道。

「我龍皇說的話,那就絕對能實現!」

林天佑擲地有聲,語氣嚴肅。

眾人都能感覺到他語氣里的肅殺之意,容不得他們不信。

「機會已經給你們了,願意抓住機會的人留下,不願意的人,現在就可以離開了!」

林天佑也連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就這樣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等著這群人下決定。

會議室里,又是沉寂了幾分鐘。

獎勵跟危險都是這麼的巨大,很多人捨不得放棄。

終於,在漫長的考慮當中,有人表態了。

「我中域之地雲家,願意為龍皇收服狂獸山而戰鬥!」

雲家的大佬率先出聲,他對林天佑隊了敬畏之外,還有一絲嚮往。

神域強者千千萬,能抱大腿的強者卻少之又少。

如果這次能抱住龍皇的大腿,那一朝登頂,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也願意!」

有人起了個開頭,其他家族的大佬或是代表,也都站了起來。

為龍皇辦事,成功了就有無限大的好處等著他們。

他們想冒一次險!

「我們家族也願意!」

「還有我們家族,願意受龍皇驅使!」

不一會,會議室里所有家族豪門的人,全部表態,紛紛同意為龍皇攻下狂獸山而努力。

「好,現在你們幾個家族聯合一起,選一個人當你們的代表,以後就由你們選出來的代表與我聯繫。

到時候你們需要做什麼事情,我都會通過那名代表向你們傳達!」

林天佑說完,便站起身來,他對著花星魂招了招手。

「後面的事情,就由你負責。

我先回去休息了!」

他相信花星魂的能力。

今天他出面,只是讓大家知道他龍皇的決心而已。

決心已經表露完,那他自然可以離開。

「是!」

花星魂站起身來,目送林天佑離開。

他知道,大概率收服狂獸山的事情,會由他來負責。

這是龍皇對他的考驗,更是對他的信任。

畢竟他有過滅殺第六天帝的壯舉,只憑這一點,他就不可能被龍皇小看。

「星魂隊長,龍皇大人讓我們與狂獸山為敵,那您有什麼好的辦法沒有?」

野熊見林天佑離開,便站起身來,開口詢問。

「先按兵不動,目前咱們的力量不足以正面與狂獸山為敵。

我會在這幾天去狂獸山的區域,暗殺一些他們的高層長老。

等他們的高層死掉,那狂獸山的弟子便是一群烏合之眾,咱們可以輕易打敗!」

花星魂開口回答。

他最拿手的就是暗殺。

要讓狂獸山臣服,就必須把那些不聽話的狂獸山高層滅掉。

留下聽話的人就行。

「這個辦法好!

我聽聞星魂隊長是暗殺方面的天才。

就算要暗殺天帝,都不成問題。

狂獸山的那些高層長老,可要倒霉了!」

野熊興奮的笑道。

「你們選個代表出來吧,我好去跟龍皇彙報。」

花星魂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

「還選什麼代表呀?

星魂隊長實力如此之強,你當我們的代表就好。

只要是星魂代表的命令,我們都會尊守!」

野熊說道。

「沒錯,我們服你!」

其他人也沒有任何意見。

花魂殺非常羨慕,果然有隊長在,什麼事情都能順利辦下來。

接下來的幾天,林天佑並沒有下達什麼命令。

對付狂獸山的行動,林天佑全部讓花星魂去辦。

如果遇到無法戰勝的人,林天佑才會出手。

這樣做,一來可以避免被天道主宰發現他的存在,另一方面則能試出狂獸山到底有多少實力。

關鍵一點,那就是狂獸山的主子,狂邪之主。

這個人的名字他聽了無數次,但關於狂邪之主的事迹,以及實力都沒有任何人知道。

林天佑覺得此人太過神秘。

雖然他並不懼,可也要小心,萬一此人與天道主宰有什麼聯繫,可就不好辦了。

「狂邪之主的身上有一顆星辰珠。

醉酒仙人指名要我搶到手。

星辰珠跟星辰元劍,又有什麼聯繫呢?」

林天佑獨自一人躺在草地上,看著湛藍的神域天空,陷入了沉思。 地球。

某市小區。

孟安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眉間緊鎖著,她很不安,雖然她不了解那位玥大人,但是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想看到她出事。

北寒邪坐在沙發上,非常無奈的看向了孟安:「別轉了行嗎,我都快被你轉頭暈了。」

「你不也是神嗎?怎麼他們戰鬥的時候,你不去幫忙呢。」孟安的語氣明顯有些埋怨。

當然,這都是被北寒邪給慣的。

「主神大人出現了,我又能幫什麼呢?我連我姐姐都鬥不過,我又怎麼幫她呢?」北寒邪搖了搖頭,他的那些引以為傲的東西,頂多是玩弄一下人類。再說了,他的屬下,早就已經死個乾淨了。

這時,司容從屋裡出來,冷冷說道:「我出去一趟。」

「站住!」孟安盯著他,不知為何,自從跟了這些神,她的身子骨好多了,甚至比普通人還健康。

「有事?」司容勾起紅唇,譏笑了一聲。

「你出去做什麼?」孟安皺眉詰問道,她對司容,一向沒有好感。

「不關你事。」司容冷冷說道,然後出門去了。

「穿上帥氣的西裝,肯定是去勾引女孩子了。」北寒邪懶洋洋的說道。

「什麼?」孟安心中一驚,「不行,我要跟過去看看。」

說罷,孟安便出了門。

「唉,真是傻丫頭。」北寒邪無奈的搖了搖頭。

下一秒,屋內就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北寒邪臉色一變,他立刻站了起來,心裡緊張又期盼著什麼。

他的身前,穿著紅黑色大長袍的男子,邪氣逼人,邪佞和陰狠在他的身上簡直是渾然天成。他是天生的王者,與生俱來的殺戮者。

「父親大人。」北寒邪臉色再次一變,真的是他,他來了。

「那個叫孟安的小姑娘呢?叫他來見我。」無痕隨意且優雅的坐在了沙發上,並且翹起了腿。

「她剛剛出門去了。」北寒邪說道,心中卻止不住擔憂,為什麼他會讓孟安見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