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畏懼幽龍的可怕,但捉鬼龍王的強大,他同樣也畏懼。

猶豫片刻,冰掣開口了:

「林少,之前葛如龍得罪了您,但被您滅魂了,這件事,不如就這樣算了。

畢竟我們身後有一個龐大的組織,通靈會。

如果你非要問根尋底,到時候,想必你也會惹上不小的麻煩。」

冰掣覺得,搬出通靈會來,應該可以給林天佑一些壓力。

因為在整體實力上來說,通靈會比北派茅山還要強大一些。

林天佑可以不將北派茅山放在眼裡,但卻不能不將通靈會放在眼裡。

兩者還是有很大的實力差距的。

「哦?你這是在威脅本少嗎?」

林天佑冷笑一聲。

冰掣感覺身上的魂力威壓加重,連忙解釋道:

「林少,你誤會了,這不是威脅啊,這只是我的一個提醒,我的本意只是想跟您和氣的將這件事擺平。」

他對林天佑非常了解,知道這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少年,所以說話的語氣,無比的恭敬。

「也好,既然你們通靈會這麼有面子,那我就給你們一個面子,但是,你需要接我一招七星掌!

一掌過後,如果你還能活,那今天的事情,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林天佑的話一出,冰掣頓時面色大變。

他驚駭欲絕,連求饒道:

「林、林少,您的一掌,我根本接不下來啊,要不、我這就把幕後主使人告訴您,只求您……」

「不用了,這一掌,你逃不掉!」

冰掣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天佑打斷。

左手隨意的揮出。

頓時五顆星芒出現在掌心之中。

冰掣還沒有資格讓林天佑打出七顆星芒,五星已經是看的起他了。

嘩!!

掌勁如龍,全力向著冰掣壓來。

劇烈的魂力席捲全場,帶著驚天一樣的肅殺之氣,在冰掣驚恐萬狀的表情之下,轟然拍落。

頓時,冰掣的腳下大地震顫,好像發生了地震一樣,轟鳴聲不絕於耳。

當初北派茅山萬掌門手持七星龍泉劍,都無法扛下林天的七星掌。

更別說冰掣這麼一個小小的七萬魂力的天尊境。

在七星掌勁的籠罩之下,冰掣胸口骨骼早已經扭曲變形,面上七竅流血,樣子駭人至極。

冰掣倒在地上,嘴裡大口大口的嘔著鮮血,心頭對這個捉鬼龍王的畏懼,已經達到了平生巔峰。

面對林天佑的七星掌,他幾乎用出了吃奶的力量去防守,但仍然被一掌拍斷胸口骨骼,差點連小命都丟掉。

實在恐怖至極。

林天佑看著滿臉是血的冰掣,不屑的一笑,道:

「在挨了本少隨意的一掌還能活著,這不是你的命大,而是本少覺得你還有點用,所以沒殺你。

聽著,你回去之後,立刻以通靈會副會長的名義,通告驅魔界,以後通靈會的老大,將是中州林天保。

如果你不照做,那你的小命就此終結!」

林天佑負手而立,居高臨下的看著冰掣,說道。

冰掣心頭悚然,這個狂妄的天才少年,竟然公開說出要搶通靈會老大的位置。

這是通靈會建會以來,第一次遇到。

「是、是,我一定會照做!」

冰掣不敢拒絕,連連點頭。

他是七階天尊,哪怕是幽龍,也做不到隨便一掌將他打成這樣。

可林天佑卻做到了,這種實力,早不知道超過幽龍多少倍,他再去拒絕,那就真是在自尋死路了。

「把手機留下,然後你可以滾了!」

林天佑目光盯著冰掣的口袋,冷聲道。

冰掣只想快點離開這裡,也不想林天佑為什麼想要他的手機,連想都沒想,直接從口袋裡取出了手機,恭敬的遞到林天佑的手中,這才像條喪家犬一樣,瘋狂逃離。

林天佑對敵人,向來不會手下留情。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冰掣還有點用,他根本不會留冰掣的小命,那一掌,早滅其魂了。

翻開手機,在通話記錄里,他看到最近的一條信息,上面顯示的名字是幽龍。

林天佑已經可以猜出其中的大概,這個幽龍不出意外,就是冰掣所說的幕後主使人。

手指按了撥號。

沒等兩秒,對方便接通了電話。

「冰掣,七星龍泉劍拿到手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這麼一句問話。

林天佑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果然跟他猜的一樣,幽龍就是那個幕後主使人!

「七星龍泉劍在本少的手中,想拿的話,就自己親自過來吧,本少在兵族山谷的門口等你,如果你沒種,就別來!」

林天佑那霸氣而又狂妄的聲音傳出。

電話那頭頓時沉默了足足半分多鐘。

許久,才傳來一句試探性的問話。

「閣下是捉鬼龍王?」

「不錯,本少在這裡等你,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過來吧!」

林天佑冷笑。

「什麼?」

幽龍以為自己聽錯了,林天佑居然敢主動向他宣戰?

要知道,林天佑連他的底細都不知道,而他卻把林天佑的一切都打聽的清清楚楚。

在這種情況下,那個少年依然這麼狂妄嗎?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又知道我的實力有多少?就敢這麼挑釁我,難道不怕陰溝裡翻船嗎?」

幽龍的聲音變得冷了下來。

他上次在看到林天佑滅殺真紋屍王的時候,都敢出手向林天佑動手,雖然最後被萬法天尊阻止,但這說明,他並不畏懼林天佑。

現在受到林天佑的挑釁,更是不可能畏懼。

本書來自 更新時間:2012-10-05

信仰大廳的房檐屋角之處,驟然出現無數包裹在綠色大球之中的獨眼,猶如綠色的波浪,氣勢洶湧的漫過神殿。

「克弗諾斯之眼……」沃恩低聲呢喃,隨即便不屑的一笑,「這種渣一般的戰鬥力,妄想擋住我們么?」

馬蹄騷動,騎槍平放,灰燼騎士沃恩一聲高呼:「榮耀!」

咔咔咔咔……面甲拉動聲此起波伏,槍尖林立,旌旗飛舞,透過厚厚的金屬面甲,無數怒吼震顫天地。

「榮耀!」

深紅之怒騎士們呼應著指揮官的衝鋒命令,放鬆韁繩,催動坐騎,隨軍神官們讚歌嘹亮,無數光華自天而落,輕柔的揮灑在衝鋒的騎士們身上。

沃恩並沒有動,埃霍恩的將軍們也沒有動,面對戰鬥力無限接近於零的克弗諾斯之眼,並不需要耗費太多精力。

綠色的大球自天而降,它們晃悠悠的跳下屋頂,迎面撞上衝鋒而來的深紅之怒騎士。

比爾·柯林斯下士那位擁有一個極為搞笑名字的小隊長——爆你菊花·爽不爽斯基在薩麥爾戰役之後被任命為新的衝鋒引導官,這足以讓他在那些好友里吹噓許久,要知道,作為一名探索者,能在軍隊之中成為一名低階軍官,在他的朋友圈子可說是獨一無二的。

衝鋒引導官俯低身子,減少了空氣的阻力,長長的騎槍握在右手,眼睛死死的盯著最前方的那隻克弗諾斯之眼。

近了,進了,他默數著雙方的距離,終於,進入了「衝鋒」的範圍,技能圖標已經點亮。

「榮耀!」

位於整個騎士隊形最前列的衝鋒引導官一聲怒吼,身上光華暴起,帶著身下坐騎,化作一道肉眼可見的流光,瞬間便跨越了數十碼的距離,銀色騎槍對準已到身前的克弗諾斯之眼,猛然遞出。

重生王妃狠傾城 轟……

氣浪翻飛。

爆你菊花·爽不爽斯基忽覺眼前一滯,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迎面撞來。

噗,一口腥臭的鮮血噴上面甲,視網膜中的血量條瞬間減半。

「怎麼回事?」衝鋒引導官有些詫異,他從地上爬起,卻發現身周已被濃濃的綠色煙霧所籠罩,身側響起隆隆的馬蹄聲,可他卻看不見任何戰友。

「警報,您已感染衰敗瘟疫,每五秒失去一點生命值。」

「警報,您已感染衰敗瘟疫,所有屬性下降百分之十。」

耳旁突然響起系統的提示聲,「衰敗瘟疫?」衝鋒引導官只覺得莫名其妙,在薩麥爾的時候,克弗諾斯之眼死亡之後可不會這樣,今天這是怎麼了?

轟轟轟……

無數猛烈的爆炸聲從戰鬥第一線猛然響起,隨即無數綠色煙霧四散開來,不過片刻,就將戰鬥第一線死死籠罩,煙霧翻滾,猶如一頭來自地獄的魔鬼,將一個又一個深紅之怒騎士吞噬。

「怎麼回事?」看著前方驟然出現的綠煙,沃恩眉頭緊皺,「那些綠色煙霧是哪來的?」

身周屬下卻都沉默不語,面對指揮官的詢問,他們在腦中努力搜尋關於克弗諾斯之眼的資料,雖然在薩麥爾大戰之後,他們都已惡補了往生者各兵種的資料,但是該死的,克弗諾斯之眼根本沒有釋放眼前綠煙的能力啊!

「停止衝鋒!」沃恩果斷下令,面對未知的威脅,他可不會讓自己手下去冒險。

衝鋒之中的深紅之怒騎士們緩下了身下坐騎的速度,最前列的騎士撥動馬頭,擦著綠霧邊緣險險掠過,在他身後的騎士們則分為兩隊,一隊向左,一隊向右,在快要衝進煙霧中時堪堪避過,繞了一圈,又在軍官們的呼喝聲中回到了指揮官身旁。

遠處綠煙翻滾,不時從中還傳出深紅之怒騎士們的哀嚎,凄慘無比,瀕臨死亡。

沃恩與一眾同僚們面面相覷,綠霧太濃,其中景象在外根本無法觀察,不過從那些傳出的慘嚎聲可以聽出,沖入綠色煙霧之中的深紅之怒騎士們可不會有什麼舒服的享受。

「大人,快看!」身旁的薩魯法爾突然扯了一下自己的主人,隨即伸手指向遠處的濃霧。

沃恩連忙轉頭望去,卻見遠處濃霧翻滾,一個身影若隱若現,正緩緩接近。終於,他步出了綠色的煙霧,蹣跚著向獨立第一騎兵旅本陣行來。

天吶,那是怎樣的一個「人」啊?身上紅色的深紅之怒兵團制式鎧甲破爛不堪,外表蒙著一層淡綠的煙霧,散發出陣陣腥臭,而他胸前甲片凹下去一大片,讓人實在難以想象他竟然還能呼吸!暗紅色血跡自面甲之下蔓延而出,在凹陷處彙集成一片夾雜著暗綠的血污。

暴君四蹄翻飛,在主人的策動下迅速接近逃離濃霧的騎士。

噠噠噠噠……急促的馬蹄聲再次響起,衝鋒引導官強行睜開紅腫的雙眼,只見一匹下半身環繞著熊熊豁然的黑色獨角戰馬疾奔而來。

「沃恩……」衝鋒引導官認出了來人的身份,與自己一樣也是探索者的血腥王座騎士團第二副團長——沃恩·馮·格魯吉爾,自今年年初「尼斯的漫長之旅」以後,這位進階灰燼騎士的探索者橫空出世,就連官網上也有宣傳他的資料,當然,這是為了印證探索者也可以加入遊戲中的政權,並引導歷史走向。

只見那位已經出名的灰燼騎士翻身下馬,一把扶住搖搖欲傾的衝鋒引導官。

「沃恩……」有著怪異名字的衝鋒引導官呻吟了一句,這讓灰燼騎士異常驚訝,自己的屬下大都叫自己沃恩大人,今天倒是第一次遇見直呼其名的屬下,不過現在他可沒有時間計較這些。

「你還好吧?裡面什麼情況?」

一道白光自天而降,灑落在衝鋒引導官的身上,灰燼騎士轉頭看去,原來綠神官凱瑟琳跟隨著薩魯法爾也過來了,當然,還有許多其它人,比如說雙手環抱的灰白使徒繆斯。

已經快要降到底的血條終於恢復了一些,但衝鋒引導官也僅僅能保持不死的狀態,身上來自死亡力量的詛咒讓他暫時無法完全恢復,不過倒是還可以開口說話:「克弗諾斯之眼會爆炸,那些煙霧就是它們爆炸之後出現的,有毒……」

「爆炸?有毒?」扶著衝鋒引導官的沃恩猛然一驚,克弗諾斯之眼竟然有新的變化。

「是的,衰敗瘟疫,能造成持續掉血,身體機能也會下降。」衝鋒引導官糾結許久,終於將遊戲用語轉化為德魯尼亞的原住民們能聽懂的語言。

霧中慘嚎漸漸消失,整個空間突然變得靜悄悄的,猶如一隻吞噬一切聲音的巨獸,壓在眾人身上,簡直喘不過氣來。

沃恩皺著眉頭,繼續問道:「還有倖存者么?」

「不知道……」衝鋒引導官遺憾的搖了搖頭,隨即繼續說道:「那霧太濃,看不清。」

「大人!」身旁的惡魔劍手突然一聲驚呼,雙手握劍,戒備而驚訝的看著前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