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他的主要任務仍然是以熟悉公文和相關資料為主。

郭青雲昨天晚上告訴過他,今天下午關於他的工作分工會拿到常委會上討論。

也就是說,今天下午,關於他的副縣長分工就將有一個確定的結論。

在等待中,時間總是過得很慢,甚至算得上是一種煎敖。即便是以趙長天這種久經磨礪的強大心裡素質,他不時的也會看看腕上的手錶。

終於到了中午,趙長天在縣政府附近找了一家環境相對較好的飯店,吃了一頓午飯。

吃完午飯之後,他沒有急著回辦公室。而是打算散散步,促進一下消化。

他順著馬路隨意的走著,打量著道路兩旁的景色,和路上來往的行人。

觸目所及的景象,處處都流露著落後的氣息。馬路兩旁,樓房並不多見,而且幾乎見不到超過五層的樓房,還都是年頭不短的老樓。

整體上,基本還是以平房為主。

城市的公共設施很差,馬路上坑坑窪窪的。道路兩旁幾乎看不到垃圾桶。一些散亂的垃圾就那樣的堆積在道路兩側,發出陣陣難聞的惡臭。

據趙長天所知,每隔幾天甚至一周,才會有垃圾車過來將之拉走。

這是一個經濟非常落後、環境極度糟糕的城市,說是城市,但在趙長天看來,還比不上一個南方沿海城市的鄉鎮發達。

也許,自己應該為這坐城市做些什麼。不僅僅是為了撈取政績,也為了曾經的一個夢想吧。

重生前,趙長天進入順城發展之後,在一次宴會中,他和一個順城本地的富豪隨意聊天的時候。當那個富豪知道他是昌縣人的時候,說出來的話,讓趙長天一直銘記於心。

他是這麼說的,「昌縣,那地方太窮、太落後了,我做生意都不會到那你們那裡。我去過很多地方,但從來沒有見過那麼落後的城市。你們那裡,我一輩子都不會再去了,那不是人能住的地方。」

就是因為這幾句話,當時趙長天把手中酒杯里的酒潑在了他的臉上,即使因此將會損失一樁生意也毫不在意。

迎著那個富豪驚恐憤怒的目光中,趙長天這樣說道:「無論有多落後,但那是我的家鄉,你說那不是人能住的地方,難道老子不是人嗎?王八蛋,老子潑你一杯酒都是輕的。如果今天不是在這個場合,我打你個生活不能自理。」 第一百一十五章眼前一亮

那次在宴會上發生的事情,趙長天一直當成了一種恥辱記在心裡。

從那以後,他心裡就一直有一個夢想。

如果有機會和能力,他一定會為改變這個縣城的貧困、落後面貌而貢獻一份力量。

但在重生前,這個夢想只能是夢想。一個城市的發展,哪怕僅僅是一個小縣城,也不是他那樣一個小人物可以參與改變的。

如今呢?他成為這個城市管理者中的一員了。雖然曾經的恥辱記憶早已淡化,但畢竟還是留下了一絲印記。雖然,那個夢想相比於他如今的仕途發展已經不那麼重要。

但是,現在他卻多了一份領導者的責任感。

也許,這份責任感加上那曾經的夢想,將驅使自己去做一些事情。

雖然,在短時間內,他一個普通的副縣長仍然不具備改變一些事情的資格。但他相信,在不久之後,他一定可以具備的。

或許,在實現夢想和執行領導責任的過程中,會有各種各樣的困難。但無論如何,只要他去做了,無論結果如何,他都問心無愧,對得起這坐城市和重生前的自己。

在一種莫名的思緒中,趙長天走出了很遠。走著走著,他的心情逐漸平靜下來,因為等待常委會討論結果而產生的浮躁逐漸消退。

就彷彿,他完成了一次重要的心靈洗禮。

等到他返回辦公室的時候,心情已經完全恢復了平靜,可以專心致志的熟悉那些公文,而不再總是心神不寧的看錶。

下午三點半,常委會結束了,趙長天的工作分工終於確定了下來。

他正式接到了通知,他將主管農村工作,分管農業、民政、水利、林業等工作。

常委會上的情況與趙長天和郭青雲原先的預想有著很大的不同。

原本,郭青雲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如果馮長遠態度堅決的反對,他會在某些方面做出妥協,以換得他在這件事情上的支持。

但常委會上的進程,幾乎可以說完全超出了郭青雲的預料。

在這次常委會上,對於郭青雲關於「趙長天工作分工「的提議,馮長遠居然破天慌的沒有提出反對意見。這項提議,非常順利的獲得了通過。

事後,在和趙產天的分析中,郭青雲認為:可能是馮長遠對於他在此事上的態度做出了錯誤的判斷,認為他會向以前那樣堅持到底,認為他會把提議拿到常委會上表決。

如果真要在常委會上表決,馮長遠根本沒什麼勝算。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昌縣雖然是農業大縣,但農業上卻非常落後,主管農村工作,很多時候都是吃力不討好,很難做出成績。

即便是聽了郭青雲這樣的分析,趙長天仍然感覺有些疑惑。

根據他的了解,在昌縣歷來主管農業的副縣長不但排名靠前,而且是接任常務副縣長的第一人選。相對其它副縣長來說,無疑獲得升遷的機會更大一些。那麼,馮長遠怎麼會把這樣的好事如此輕鬆的就放在了自己身上呢?

但無論如何,疑惑歸疑惑,不論馮長遠打的是什麼算盤,這個結果正是他最想要的。

第二天,趙長天和原來主管農村工作的副縣長王平辦理了交接。所謂的交接,其實也只是一個形式上的東西。代表著從此以後,趙長天將正式接管農村工作,可以調動相關資源,真正的擁有了相應的權力。

「趙副縣長,我算是解脫了。這項工作不好乾啊,你以後就知道了。」

王平這樣對趙長天說道。

正式接管工作之後,趙長天開始了忙碌的工作。首先,他要熟悉自己分管工作的相關文件,了解自己的工作範疇和職權範圍。

除此之外,他要熟悉自己分管的各個部門以及各個鄉鎮的自然狀況。

經過一天時間的整理和熟悉,當他對自己分管的工作有了一個總體上的了解之後。

趙長天才有了一種恍然的感覺,他接管的農村工作,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爛攤子。

他明白了王平為何會在交接的時候說出了那樣的話,明白了他為何如此配合郭青雲的安排,提前退休進入人大。

要知道,王平雖然不屬於馮長遠的嫡系,但相比與郭青雲,他也是與馮長遠的關係更為親近一些。

他終於明白了馮長遠為何在常委會上沒有給自己製造任何麻煩。

同時,他也間接的清楚了一點:郭青雲在政府工作上真是有一些甩手掌柜的意思。他是真正的做到了只抓人事大權。

如果不是如此,他不會對農村工作上有那麼多的問題,居然只是有一些表面上的了解。關於深層次的東西,他肯定是毫不關心、過問。否則,他一定會發現問題,更會提前告訴自己。

對於這樣的工作風格,趙長天實在是不敢苟同。書記抓人事沒錯,但如果對政府工作不發揮一定的領導能力,不保持必要的關注和影響力,那這個書記是失職的。甚至,會影響到他在仕途上發展。

也許,這裡面有馮長遠有意為之的因素。但趙長天還是認為,郭青雲是不稱職的。

可是,即使他對郭青雲的個人風格有再多的意見,但既然已經接管了農村工作,就沒有了回頭路。

當務之急,是要先把這堆爛攤子清理一遍,然後再根據實際情況,逐一的找出應對的辦法。

他梳理了一下,發現他要面對的問題還真是有不少,而且都是一些積壓了許久的老大難問題。

其中,最麻煩的就是關於提留費的問題。

由於昌縣在歷史上就是一個農業大縣,改革開放以後,一直都是如此。

因此,市裡一直沿用著「農業大縣」的標準對縣裡下達提留費徵收任務。

而事實上,如今的昌縣只是掛著一個農業大縣的名頭而已,根本就不具備農業大縣的實力。

在去年和前年的統計資料上,趙長天發現,18個鄉鎮中只有大河鎮完成了縣政府下達的任務。這也就難怪,大河鎮為何連續兩年受到了縣裡的嘉獎。

其它的17個鄉鎮,能夠完成百分之八十以上提留費任務的,只有五個。

在這種情況下,縣政府怎麼可能完成市裡下達的任務?如果完成了,那就真叫有鬼了。

最近五年,每年縣裡都沒有完成市裡下達的任務,累積下來,拖欠市裡的提留費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完不成任務,就意味著主管領導的失職,意味著想要在相關項目上爭取市裡的實際支持,將非常困難。

完不成任務,還將意味著縣裡的財政狀況將越來越差。

因為昌縣的工業和商業狀況都非常糟糕,在縣財政收入中,所佔的比例不大。實際上,縣財政收入主要還是依靠農業,也就是提留費自留的那一部分。

財政收入差,帶來的是一連串的問題,直接影響到了包括城市環境在內的諸多社會問題。但這些,暫時和趙長天還沒什麼關係。

除了這個大難題之外,其它的,諸如林業、水利等,都有一些遺留下來的老大難問題。

但相對來說,都沒有這個問題嚴重和具有代表性。

這個問題看起來解決的辦法很簡單,只要提高農民收入就可以了,估計馮長遠和王平,都能輕易的認識到這一點。

但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是無比艱難,提高農民收入哪裡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飯要一口口吃,路要一步步走,經過一番思考之後,趙長天決定先下鄉去實地考察一番,了解一下各個鄉鎮的實際情況,然後,再因地制宜的拿出解決的辦法。

但在這之前,趙長天要先和馮長遠請示一下。無論他們兩個有多少私人恩怨。但如今自己卻是受到對方的領導,是不錚的事實。一些該走的組織程序,還是必須要走的。

更重要的是,他還有一些其他的用意,很可能要在馮長遠面前做一番表演。

趙長天來到了馮長遠的辦公室,兩個人的辦公室隔著一個樓層,也就是不到一百米的距離。

敲門之後,趙長天推開門走了進去。

巧合的是,政府辦主任劉廣田也正在縣長辦公室。

看到進來的人是趙長天,馮長遠和劉廣田對視了一眼,顯然都稍稍有一些驚訝。

「趙副縣長,怎麼有時間到我這裡來啊?你現在應該是在熟悉工作才對啊。」

馮長遠的語氣不冷不熱的,似乎是在對著陌生人說話。

言語之間絲毫沒有流露出請趙長天坐下的意思。

每次看到馮長遠,趙長天都會感嘆於對方的長相。拋去個人的好惡不提,站在客觀的立場上評價,馮長遠絕對算得上標準的美男子。180公分的身高,稜角分明的臉龐,古銅色的皮膚。雖然已經四十歲出頭,但歲月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絲毫痕迹,一點皺紋也見不到。

劉廣田眨巴著眼睛,坐在椅子上,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按照常理,副縣長來找縣長談話,他這個政府辦主任顯然是不適合再繼續留下的。

但他偏偏就沒有離開,對趙長天的藐視顯而易見。

這種待遇,絲毫沒有讓趙長天感覺氣憤,反而有一些喜悅。

一方面,如果他的對手就是這種城府,喜怒如此行之於色,那對付起來的難度也許就沒有預想中的那麼大了。

另一方面,劉廣田的出現,更是讓趙長天眼前一亮。這個傢伙出現的時機真是太恰當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持續進攻

「馮縣長,我剛接手工作,對於下面鄉鎮的實際情況還不是清楚。因此,我打算下鄉去實地考察一番,來你這裡和你打個招呼。」

趙長天拉過劉廣田旁邊的一張椅子,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一邊說著,還拿出煙,點上之後,抽了起來。

「趙副縣長,你和辦公室打個招呼也就是了,用不著到我這裡來請示吧?」

馮長遠不滿的看了趙長天一眼,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鼻子。

整個縣委縣政府甚至各個鄉鎮的領導都知道他不抽煙,而且特別反感抽煙。因此,沒有人會在他的辦公室抽煙。他相信,趙長天不會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習慣。

這種情況只能說明,這個混子出身的小子素質非常低下,根本不懂得一些做人的基本禮貌。

「馮縣長,是這樣的,除了要向你彙報下鄉的事情,我還想請求您給我安排一輛專車,以方便我開展工作。

您要知道,我當初在鎮政府工作的時候,日常出行都是有車的,只是檔次差了點,就是一台破吉普。

既然到了縣裡工作,我考慮為了符合我現在的身份,能否給我配一輛奧迪車?這樣,我出去辦事,也能顯示一下咱們縣政府的排場,不給縣政府和馮縣長您丟臉。」

趙長天一邊不停的噴雲吐霧,一邊滔滔不絕的表達著自己的「美好意願」。

馮長遠的心情越來越糟糕,那該死的煙霧直往他鼻子里鑽。

更加讓他惱火的是,那個他討厭的小子簡直是不知所云。

給他配一輛專車?還要奧迪?

如果不是顧及到自己的身份,如果不是一再的壓制內心的怒火,他真想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後讓他趕緊滾出去,最好是有多遠滾多遠,永遠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

馮長遠長吸了一口氣,在三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對方素質差,自己不能也跟著差。

「趙副縣長,我想你也不是第一天來縣政府了。縣裡的情況你應該也清楚。一共就那麼三台車,一台郭書記用,一台是縣長在用,還有一台是在人大。

你想要縣政府專門給你配一輛車,你認為現實嗎?另外,縣長和郭書記的車都是捷達,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坐過奧迪。你認為你的提議不是在痴人做夢嗎?」

沒等馮長遠開口說話,一旁實在聽不下去的劉廣田激憤的說道。

如果說,因為前兩天那次的事情,他認為對方是白痴的話。那麼,經過剛才這片刻的時間,他修正了對對方的看法,這個傢伙是個傻子,腦筋不正常的傻子。

聽到心腹愛將說出了自己心裡想說的話,馮長遠不為人知的嘴角微微翹起。

「劉廣田,我和馮縣長說話,有你插口的餘地嗎?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級別,一個科級幹部膽敢這樣和一個處級幹部說話,你不覺得自己是以下犯上嗎?我配不配車?配什麼車?是你能決定的事兒嗎?由你指手劃腳的餘地嗎?我看你是越老越糊塗了。」

幾乎是不停頓的,趙長天的嘴巴象機關槍一樣不停的冒出令劉廣田感覺難以置信的語言。

但這還不算完,末了,趙長天又嘀咕了一句:「不懂規矩的老東西!」

「胡利,你的老闆為你出氣了。」趙長天心裡默默念道。

劉廣田的臉色劇烈的變幻著,眼睛幾乎已經瞪出了眼眶。

這樣的侮辱,他這一生,活了五十多年,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哪怕是當年他下鄉的時候,向一個小寡婦求愛時遭到拒絕,也沒有這樣的難堪。

「你。你」

劉廣田滿臉通紅的顫抖著聲音,手指哆嗦著指向趙長天。

「你什麼你,難道我說的你沒聽清楚,還想再聽一遍。看來是人老了,連耳朵也不好使了。趕緊退休回家得了,省得在這裡丟人現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