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林躍和賀幼藏開車返回了昆明,路上還是林躍開的車,這回在林躍時刻注意警示牌的情況他們很幸運沒有走錯路,開了十個小時的車趕昆明。

到了昆明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為了怕打擾家裡人,兩人孩子能在賓館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才各自回到了家裡。

林躍回到家的時候,秦瑤瑤和李清夢又去了林躍的家鄉。

在家休息了一上午,林躍去榮樂軒找自己的師傅賀常和,他想和自己的師傅聊聊賀幼藏和花如煙的事情。林躍覺得這件事還有有必要告訴自己的師傅的,畢竟他和賀幼藏兩人的能力很小,有自己師傅這個翡翠王在任何事就好辦了。

林躍知道這件事賀幼藏肯定不會告訴他爺爺,所以這件事只能由他來說。

「師傅!」林躍剛進了們就沖著賀常和深深鞠了一躬。

「來了,坐吧。」

賀常和躺在他的躺椅上,笑著說道,然後指了指旁邊的一個凳子。

等林躍做好之後,賀常和說道:「給我講講盈江的事情吧。」

林躍點點頭,然後將盈江法術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自己的師傅。當然他不會說自己打人的事情,只是講了那些搶毛料和解石的事情。

聽林躍說完,賀常和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和由此在宋全山這件事情上處理的不錯,他是揭陽的地主,有他在你們以後去揭陽賭石會少很多麻煩。」

「師傅還有一件事……」

林躍遲疑的說道。

「什麼事?」

賀常和看著自己最滿意的弟子疑惑的問道,他還見過林躍如此的為難。

「幼藏喜歡上一個女孩。」

林躍語不驚人死不休,立刻讓賀常和從躺椅上跳了起來。

「什麼?」

賀常和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林躍,眼珠瞪得大大的。

林躍嘴角露出一絲苦笑,他料到自己跌師傅反映會很強烈,但沒想到會這麼強烈,於是站起身,將他師傅扶到躺椅上,說道:「幼藏卻是喜歡上一個女孩,不過這個女孩的身份有些特殊。」

「哈哈……什麼特殊不特殊的,只要幼藏喜歡就行,回頭我給他上門提親,這小子真是戰鬥噶了,我還以為他那種性格永遠不會喜歡人呢。看來我離抱孫子的日子不遠了,哈哈……」

賀常和開懷大笑道,看來賀幼藏也是他心中的一塊心病,而現在這個心病終於好了。

「師傅,我覺得您還不能高興的這麼早。」

林躍苦笑著說道。

「什麼意思?你今天怎麼婆婆媽媽的,拿出點男子漢的硬氣來!「

賀常和雙眼一瞪,林躍立刻嚇了一跳,心中立刻警醒,他一直和別人打交道,因為不知道別人的路數才這樣一句話拆成好幾句說,目的就是為了讓別人摸不透自己。但是和自己的親人就沒必要這樣了,幸好自己的師傅提醒的早啊,要不然自己對親人也不信任了。

林躍記下教訓,整了整心情說道:「對方是三大世家花家的繼承人,花如煙。當初在翡翠城的時候……」

林躍將事情全部告訴了自己的師傅,包括賀幼藏被人打的事實。

「幼藏被人打了!他奶奶的,竟然有人打我的孫子,秦家人就了不起了!這個仇一定要抱!」

賀常和聞言立刻破口大罵道。

聽到自己的師傅罵髒話,林躍不僅沒有那種為老不尊的感覺,反而有一種老頑童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罵了一陣后,賀常和才消了一點火氣,對林躍道:「下回碰到秦家那兔崽子狠狠的打他一次。」

林躍連忙點頭,他恨不能現在就去打秦末一頓。

「師傅,那花家……」

「秦家我都不怕還怕花家嗎?這個親我去提,不過不是現在,等短時間看看情況,現在這三家的關係還不好說。」

賀常和皺著眉頭說道。

聞言,林躍大喜,有了自己師傅的支持,賀幼藏和花如煙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這下他就放心了。

「師傅,我還有一件事,您相不相信這世界上有滴血翡翠?」

林躍想起了自己在盈江的最大發現,正好他今天帶來了。

「滴血翡翠?」

賀常和聞言一愣,然後說道:「這種東西只在書上見過,我學賭石的時候也聽自己的師傅說過,但是沒有人見到這種翡翠,所以大家只當一個傳說,不過我覺得,能記載的肯定有些事實根據,大千世界無奇不有,說不定真的存在,你問這幹什麼?」

賀常和疑惑的看著林躍。

「師傅你看看這個是什麼。」

林躍從口袋裡掏出了龍鳳玉佩。

賀常和先看到了那透明的翠肉,並沒有覺得什麼,這樣的翡翠他沒見過八百,也見過以前了,但是當他看到那相對而生的兩個紅色印記的時候,眼睛都直了。

賀常和一把從林躍手中搶過龍鳳玉佩仔細的看了起來。

越看,他的眼睛瞪得越大,臉上震驚之色也越加明顯。

「這……這是你從拿得到的?」

賀常和滿臉驚駭的看著林躍,手因為激動不斷地顫抖著。

「在盈江的翡翠城的一個攤位上。」

鑽石軍婚【完】 林躍如是的回答道。

「攤位?」

賀常和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攤主將這塊翡翠當成紅翡來賣的。」

林躍趕緊補充道。

「快把放大鏡給我!」

林躍這句話似乎停提醒了賀常和,他激動的向著林躍伸手。

林躍趕緊從身上掏出了他出門必帶的放大鏡遞給了自己的師傅。

賀常和接過放大鏡對著滴血翡翠看了起來,看完之後又跑到榮樂軒的門口對著太陽看了看。

最後,他滿臉震驚的走了進來,目光有些獃滯,整個人都處於一種驚呆了了的狀態,連走路都是機械的。

林躍看到自己師傅的樣子,嚇了一跳,立刻跑了過去,焦急的說道:「師傅,師傅,你沒事吧?」

賀常和就像一個魂游其外的人一樣,獃獃的看了林躍一眼,而後眼睛才逐漸的清明起來。

「沒想到傳說竟然是真的!」

賀常和清醒過來激動的看著手中的兩塊玉佩。

「師傅,您的意思是這是……真的?」

林躍聞言心猛地一跳,震驚的問道。

即使他能看到裡面是液體也仍然不敢確定,如果自己的師傅都說是真的,那就肯定是真的了。

「真的!當然是真的,和書上記錄的完全一致,你說能是假的嗎?」

賀常和的手摩挲著玉佩的表面。

真的!

林躍就像被雷劈了一樣,獃獃的站在原地,他腦海中就只剩下了連個字:真的。

真是真的?

自己得到了傳說中的滴血翡翠?

林躍狠狠的掐了一下,這才確定這一切都是真的。 第275章再遇羅坤

「你的運氣始終是那麼好,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福星下凡。」

賀常和搖搖頭感嘆道,似乎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能出現在林躍的手中。

今天更是大開眼界,連傳說中的滴血翡翠都能弄到,自己真是找了一個怪物徒弟。

「你打算怎麼處理這塊滴血翡翠?」

賀常和擺弄著手中的滴血翡翠問道。

林躍清醒過來之後,看著自己師傅手上的滴血翡翠小心翼翼的問道:「如果我打算把這兩塊滴血翡翠賣了,師傅您不會說我敗家吧?」

「不會,看過即擁有,這句話最適合賭石的人樂,恩?」

賀常和這才反應過來,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你不會打算賣了吧。」

「我就是這麼想的。」

林躍鄭重的點點頭,確定自己的的師傅不會批評他后,也就放下了心。

「你怎麼回想著賣掉它呢?」

賀常和有些看不懂自己的徒弟了。

林躍缺錢?

簡直是笑話,林躍這幾個月賺的錢比別人一輩子的都多,他會缺錢?

那他為什麼要賣掉這個滴血翡翠呢?一般人得到首先想到的就是收藏,自己留著寶寶的把玩。

難道說自己的徒弟好開始貪財了?

賀常和又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可能,但是隨即被他否定掉了。

自己徒弟的脾氣和斌性他很了解,根本就不是貪財的人。

不懂啊,真是搞不懂現在年輕人的想法。

「我現在缺錢,想得到一大筆前。」

林躍如實的回答道,他確實缺錢,非常的缺錢。

「缺錢?缺多少?」

「幾億或者十幾億,我也不太清楚。」

林躍的話讓賀常和嚇了一跳,急忙關心的問道:「你需要這麼多錢幹什麼?」

「我有一個計劃……」

林躍附到賀常和的耳邊將自己並不完善的計算大體的說了一下。

聽完之後賀常和立刻呆住了,臉色非常震驚,比看到滴血翡翠還要震驚。

「你……你真是這麼想的?」

賀常和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跌徒弟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他現在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孩子就有了這樣想法,簡直讓其他的人汗顏。

本來賀常和以為林躍心已經夠善良了,但是現在看自己對他了解的還是不夠。

什麼是大善,林躍就是大善!

林躍點點頭,「嗯」了一聲。

「唉」

過了很久,賀常和重重的嘆了口氣,擔心道:「你這個想法很好,但是太難了,很難得到別人的支持,而且到最後很可能就剩下你一個人了。」

「我知道,不過我會一步一步來的,最壞的結果就是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是我還要努力的去做,所以我需要很多的錢。」

林躍語氣中充滿了堅定。

「放手去做吧,到時候師傅一定支持你。」

賀常和將滴血翡翠放到了林躍的手上,然後拍拍林躍的肩膀鼓勵道。

對於這樣的一個徒弟他真的無話可說,現在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徒弟了。

以前他絕有著這樣的一個徒弟值得欣慰了,但是他的感覺卻是有這樣的度低是他的福分,賺了,賺大了!

「如果你想賣的話去拍賣會賣吧,緬甸的公盤近期你是參加不了了,不夠你可以參加揭陽的公盤,在哪裡會碰到很多有錢的人,而且那裡有比較豪華的拍賣會,在那裡正好可以將滴血翡翠出售,呵呵,碰巧你這次認識了宋全山,你找他他可以幫你,不過在這之前你要有一個宣傳工作,必須讓其他人知道你有滴血翡翠並相信你的是真的,這個就有些麻煩了。」

「放到榮樂軒的翡翠店去宣傳吧。」

林躍靈機一動說道。

聞言賀常和一愣然後「笑道:「榮樂軒這次要沾你的光了,這件事你和幼藏商量著來吧,沒其他事了吧,來,讓我看看你的瓷器堅定功夫倒退了沒有。」

說著就拉著林躍向著櫃檯裡面走去。

林躍笑著收好滴血翡翠后然後笑著收到口袋裡,然後跟著自己的師傅進了櫃檯後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