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飆車回家,韓伊雪被嚇得尖叫連連,洛雨倒是興奮要死,很久沒這麼快活地開車了,不知道那個地下賽車還有沒有,有空的時候去看看,再去虐虐那幫什麼都不懂的有錢少爺。

軍訓還有幾天就要結束了,剩下的幾天時間洛雨白天睡覺,下午去酒吧調戲調戲韓伊雪,晚上上網玩遊戲,順便和深夜寂寞少婦,日子很快就過去了。

網上到處都是梁嫣下個月演唱會的消息,鋪天蓋地的,最大的噱頭就是梁嫣要在演唱會上說出一個自己的秘密,而且這個秘密關係到一個男人,於是下面的評論都是關於這個神秘男人的猜測,這時候就可以體現國內粉絲團的力量了,洛雨剛剛說了句這小妞不怎麼樣,不過1分鐘就被近千條留言罵得狗血淋頭。

這幾天里許星東也打過好幾次電話給洛雨,說是要和姐夫出去見見世面,洛雨都以很忙為理由拒絕了。

「叔叔忙著照顧小妹妹,沒空。」洛雨直接關機,繼續躺床上做他的群p大夢。

學生兵歸來的日子那浩浩蕩蕩的陣勢下了洛雨一跳:「居然活著回來了。」

幾十輛軍用卡車源源不斷湧進學校,中海市電視台進行了最詳細的全程報道,全國直播,數千經過訓練新生排著整齊的隊伍魚貫而下在操場上站的整整齊齊,整齊劃一的動作贏得了前來參觀的市級領導的熱烈讚揚,禿頂校長也是滿面紅光,嘴巴樂得都何不攏了。

接著是什麼訓練成果展覽,洛雨問了一下相關人員才知道正式結束要等到晚上,期間不許任何一個新生擅自離去,於是洛雨也就打消了立馬去找唐婷婷的衝動,走回房子繼續睡大覺去了。

眼睛才閉上沒多久手機就不安分地叫了起來,看了一眼來電人洛雨忙不迭按下接聽鍵。

「哥……」傳來那略帶哭腔的額聲音聽得洛雨心裡暖暖的,「我想你。」

「嗯,過會兒我去接你。」解釋了下情況后洛雨連忙又開始穿剛剛脫下的衣服。

「晚上我要和哥一起睡,聽說哥早就跑掉了,壞人。」唐婷婷略帶嗲嗲的聲音柔柔的。

「好的好的。」洛雨完全沒覺得哪裡有什麼不妥,「晚上我去接你。」

和唐婷婷聊了一會兒后洛雨開始準備晚上怎麼過了,這麼大的房子,兩個男的,洛雨深深吸了口氣:「我是柳下惠我是柳下惠。」

洗澡沖涼的時候手機又響了起來,洛雨一看是薛凱那小王八蛋的,直接無視。

「等你哪天聲音也嗲了我就接。」洛雨砰地關上浴室的門開始了沖涼。

「沒人接,這小子哪裡去了?」薛凱看著胡天青、黃曉文奇怪道。

「大概是打飛機傷著了。」胡天青猥瑣地笑著。

洗完澡洛雨猜回了簡訊過去說晚上一起吃飯,下午洛雨沒有去酒吧,唐婷婷回來了,韓伊雪洛雨就懶得管了,不過許清那丫頭居然沒來過問,這倒是讓洛雨感覺有點奇怪。

遠遠聽到汽車集體的轟鳴聲,洛雨拉開窗帘看看夕陽,見時間差不多了就往學校方向走去。

不少穿著迷彩服的新生往飯店走去,個個眼裡閃著綠光,看起來這幾天日子是苦樂他們了,幾乎都黑得像塊炭似的,黑暗中笑起來只看見發亮的眼睛和一排雪白的牙齒。

突然一個還算熟悉的人影從遠處閃過,旁邊還有幾個男生,洛雨眼睛一亮秒內記起了那個女孩子的名字,自己開學第一個認識的新生——方潔。 並沒有沈萬三的一番話就做出了決定,不過對於大嬰」的沃土,范蠢卻是抱著濃厚的興趣,正所謂狡兔三窟,他范蠢在楚國固然門生故吏不少,就算是離了相位,仍得楚皇看重,時不時的還會進入皇宮裡與項羽談些時政,可以說聖眷仍隆,讓他徹底離開楚國,到大夏范蠢是自然不願的,但是正如同沈萬三所說的那般,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一個商人都富可敵國,可是很容易引起人的窺覷的。

狡兔三窟,范蠢雖然無法徹底的離開楚國,但是再在大夏安一個家也未嘗不可,而且經過沈萬三的一些介紹加上沈六帶著范蠢到處的走走看看,大夏和大楚之間的差距一目了然,在大夏經商擁有規範的制度,甚至是皇室帶頭遵守,而且商人的地位也並非下作,反而繳納稅賦達到一定程度還會被封賞,皇帝親自冊封商貴頭銜。

可以說在大夏經商一切都有法理可依,而不需要擔心會被官府責難,或者是地方為難,甚至官府還會保護守法商人,只要一切都按照規矩來,那麼你能賺到多少錢都是你的本豐。甚至在大夏有錢不需要藏著掖著。要知道商人都講究一個財不露白,就是怕人知道而招惹麻煩,哪怕是他,楚國前承相,大將軍,廣夏侯,就算家有敵人國之富也要遮遮掩掩,以免被人惦記。

但是大夏不同,大夏的財富是明面化的,皇室帶頭公布自家的財產有多少,甚至在提拔官員的時候,家中財富多寡也是一個參考標準,一個有能耐的人連自己家都照顧不了,又如何能管理國家,有錢的不一定都有本事,但是有本事的肯定都有錢,不管這是不是歪理,但確實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大夏目前的官場,而且大夏的官員每家都有不菲的財富,自然不會有人犯糊塗的去挪用公款,貪墨成風,因為大夏對於貪官的懲辦幾乎可以用嚴苛來形容。

敢在任上貪污十兩銀子都要被罷官,罰銀百倍,百兩就直接抄家,家人盡數貶為奴,一邊是寬鬆的經商環境,一邊是嚴苛的刑法,可以說大夏吏治大治,官員清廉,百姓自然也就安居樂業,大夏國力想不提升都難。

這樣的環境幾乎可以說是商人的聖地也不為過,而隨著這幾年中原大亂,大批的中原商人都攜家帶口帶著自己的家財前往大夏,極大的促進了大夏的展,范蠢也是一個商人,自然敏銳的嗅到這其中最大的商機,在楚國經商要提心弔膽的,那麼索性將大部分生意都搬到大夏來,而在大楚只留下一部分,而且他是南方人,習悄了南方的氣候,到了北方難免不適應,偶爾小住還可以,畢竟鄉土難離,除非是象沈萬三這樣有著不得不離開的理由,否則他是不會離開的。

大夏皇宮,夏羽看著桌面上一張大致的地圖,這是一張大夏東南圖,包括朝鮮搬到西部,以及現的日本九州,這張地圖很簡陋,不過也可以理解,畢竟對於這個方向,大夏並沒有太多的探索,何況烽火大6雖然是在地球的基礎上擴大十倍,但十倍的擴大,河溝都已經變成了不小的河流,山包都成了高山,這大海拉長的十倍,很可能就是一介。難以跨越的鴻溝。

要知道在這之前,大夏之前也曾派遣一些船隻去探尋日本群島,但是卻都無功而返,當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當時的造船技術還不高,船隻多是四桅的海船,加上沒有具體的航路坐標,一切都靠揣測。所以這日本群島雖然大概知道位置,卻一直都不曾有船到達過,這一次可算是第一次登6到日本九州,並且帶回了一些詳細的資料。

日本位於大6板塊的結合帶上,多火山,地勢狹長,平原狹物資匿乏,不過日本也有一些盛產的東西,比如黃金,白銀,硫磺等等,黃金,白銀無論放在什麼時候都是硬通貨幣,如果能用一堆土燒的瓷器賺取大把的真金白銀,傻瓜還會不去,何況從得到的情況看,這小日本內部也太不平,各地大名眾多小相互征伐不斷,不過戰爭的規模卻是有點不夠看了小地方就是小地方,擴大十倍也改變不了。

夏羽正盤算著要怎麼掠奪小日本,一陣香風迎面撲來,周紫晴跪坐在夏羽的對面,也湊過腦袋看向桌上的地圖,道:「又在研究怎麼殺到小日本的島上,都多大年紀了,還跟一個憤青似的,丟不丟人」。夏羽輕哼了一聲,道:「女人家家的懂個啥,我這可不是為了殺幾個小日本出出氣,這小日本的島子不大,資源豐富啊,不說那些真金白銀,就是人力資源也十分可觀,而且那地方窮啊,咱們隨便賣點絲綢,賣點瓷器換回的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還有漂亮的日本娘們,誰會嫌棄自己家銀子多,再說咱們每年支出軍費那麼多,不得找個法子賺回來,尤其是守著邊疆的將士,可是苦的很啊!,小

周紫晴看著夏羽越說越沒個正行了,不由地給了夏羽幾個大白眼,這男人肯定是受了日本文化的毒害,滿腦子都是齷齪的思想,不過想起夏羽晚上折騰人的時候,周紫晴不由地臉上一紅,狠狠剜了夏羽一眼,要是換了以前,周紫晴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言語,不過現在周紫晴可有一個身為皇后的覺悟。

「瞧你那眼神,我這也是為了軍隊謀福社,順便減少小日本的人口,你說到小日本那做奴隸貿易會不會很賺啊!最近不少的礦場主都抱怨說缺少勞動力!」夏羽摸著下巴,勞動力問題不容忽視啊,光靠目前的奴隸勞力根本就無法滿足大夏目前的展。尤其是沒有先進的科技,這挖礦可都是靠人來乾的,而大夏偏偏最缺少這種苦勞力。

周紫晴點了點頭,道:「恩小現在那些礦場主甚至肯花一百個銀圓去買壯勞力,咱們現在的幾個大型官礦也都缺不少人手,因為需求旺盛,供應不足,最近原料又漲了,那些礦場主現在都恨不得能多弄些人補充擴大規模,不過現在哪有青壯去礦場里累死累活,除了那些僂人,不過咱們大夏境內的僂

不到百萬。如果能從十州那邊弄到大批的僂人奴隸。錯,不過這事情還得看看,畢竟咱們跟九州那邊也沒有多少了解

「不是已經準備了船隊去九州那邊么」小

「恩,第一回去,去探探路,而且如今我們只在登山建立起一個補給碼頭,沿途可還有上萬海里的路程,所以估計還得建一些中途補給,這條商道要想建立起來,沒個兩三年怕是完成不了。」周紫晴道。

「慢慢來吧,先在沿途建立起中轉碼頭,如果能貿易就貿易,實在不成就派兵打過去,那邊不是也是亂成一團么,咱們也去摻和摻和!」夏羽嘿嘿一笑:「對了,你這時候不陪著你兒媳婦?」

彈指一揮間啊,時間如流水匆匆,一眨眼自己兒子都娶起老婆了,可真是老了,周紫晴聽夏羽說起兒媳婦,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不管這烽火大6是否真尖,但在這裡的人卻都已經沉入了新的角色:「讓她陪著麒兒聊天呢,呵呵。那李世民這個小女兒倒如傳言一般,溫婉可人,性情柔順,而且落落大方,怎麼看怎麼合眼。」

「呵呵,這倒是,我看著也不錯!」夏羽呵呵也附和了一句。

周紫蜻卻是以防色狼一樣的看著夏羽道:「這可你兒媳婦,你要是敢亂打主意小心我咯嚓了你!」夏羽那叫一個大汗,委屈的要死的道:「我在你心目中就這形象,那可我兒媳婦!」

周紫晴輕哼一聲,道:「諒你也不敢」。自古皇室最是荒淫,象李廣,欺嫂霸母,李世民這個歷史上大明君,不也搶兒子老婆,他兒子李顯不也娶了李世民的老婆為皇后。還鬧出一個武則天出來。

「你打算怎麼安排麒兒,是放到地方還是軍中再練!」周紫晴詢問的道。

夏羽沉吟了一下,道:「麒兒早晚都要接我的班,放在身邊也歷練不出多大的能耐,如今除了皇城之後,新立兩輔都,燕都和海都。我想了想,將麒兒放到順天府燕都去主持日常工作,那邊設置了小內閣」小六部,架子卻是跟中央一般,雖然許可權小了點,但勝在全面,而且順天那邊正亂,也正好考驗麒兒的能力。」

「這不好吧!」周紫猜微微皺了下眉頭,夏羽這個安排倒是不錯,但是卻有點鋒芒畢露了,雖然夏麒才網就位皇太子,就擔任這麼重要的角色,難免會惹人非議,而且她也知道國無二君,這將夏麒放到輔都的那個位置,那不是上火架上烤么,那個位置太敏感了,而且小孩子提拔的太過,難免會生出一些其他的心裡來,畢竟夏羽如今身強體健,在活個三四十年沒有問題,太早給皇太子權利。反而不美。

如果不是知道夏羽對這個兒子也很是寵愛,周紫猜都要懷疑夏羽是別有用心了:「不行,麒兒才就位皇太子,你就將他放在輔都的那個位置上,那不是放火架上烤么。」

夏羽拍了拍額頭,道:「看我,麒兒可比我這個當父皇的有能耐,不過提拔的太快反而不美,我大夏以武立國,不如就讓麒兒在禁軍中擔任一個武職吧,在戰場上打磨兩年,然後在調到其他地方磨練,恩,我看這日本海貿的事情就交給麒兒辦!」夏羽也是有些想的簡單了,最是無情帝王家,如果在現代,夏羽有這麼一個出息的兒子肯定會將家裡產業都交給他,自己則清閑養老,不過他如今可是一國之君,且不說他願意不願意讓位,就是那些利益團體也不會同意,畢竟一朝天子一朝臣,牽扯太大。

周紫晴這才點了點頭,開通九州海貿這個事情可能要耗費三五年時間,但是卻是厚厚的功績,而且還能與6軍,海軍以及商人打交道,對於鍛煉太子的能力在好不過:「恩,聽你的!」

夏羽呵呵一笑,這周紫晴就是狡猾,既達到了目的,又裝作一副乖乖老婆的樣子:「對了,回頭你去見櫻妃。櫻妃手裡練著不少僂女,這些人或許能用的著。」

又跟周紫睛說了會話,免不了又要動動手腳,等周紫晴離開,夏羽這才坐起身,拿起一旁的幾份摺子又看了起來,摺子上的東西都蝶樓遞上來的,內容卻是關於左良玉的。

左良玉在吳國覆滅后,依靠了清國,並快的坐大,佔據了吳國西部十數州,不過左良玉如今的日子卻一點都不好過,大夏佔據了吳國京畿之後,經過一年時間的穩固。在吳國京畿設立順天府,管轄目前佔據的吳國中部大片疆域,而隨著柔然覆滅,雲集西北方向的兵馬6續撤回進入新建的大名府和順天府以及北面的昭君塞,形成一個半月形包圍著左良玉以及瓦山黃巾等勢力。

出雲山西口是一馬平川,往日草原部落南下都會從此處南下。如今這裡幾乎被大夏佔據,可以說大夏兵馬一從草原南下,就好像一把懸著的劍,吊在了左良玉的頭頂,而左良玉佔領的地盤內部,瓦山黃巾還在折騰。南面與南卞黃巾的羅家大打出手,接連敗了幾場,丟了不少地方,而這個關頭,清國因為滿漢之爭又鬧的國內大亂,已經是顧不得他這個聽宣不聽調的異姓王了。

這個時候,左良玉雖然沒有被逼入絕境,但處境也是堪憂,左良玉、在地方上也並不得民心,這個閻王將軍可不是叫出來嚇人玩的,所以左良玉就找到了大夏門上,也不知道怎麼知道大夏太子大婚,派了密使前來談判。

左良玉的姿態倒是沒有擺的很高,不過對於左良玉這個人夏羽卻不怎麼稀罕,而且以左良王、目前的狀況,大夏並不需要去安撫這麼一個。殺人如麻的魔王,大夏此刻拉攏民心還嫌不夠,又怎麼會去為了這麼一個聲名狼藉的傢伙去談什麼條件,不過左良玉派人過來,卻也讓大夏看到了左良玉的虛實,而蝶樓上的摺子就是一道裡間拉攏分化的計策。讓左良玉的勢力自己土崩瓦解,而大夏直接漁翁得利。,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眺忙,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喲,好熱鬧啊。」洛雨看到在林**上幾個高大的男生把方潔和另外一個女孩子圍在了中間。

幾天不見方潔沒有晒黑,略微消瘦的臉龐讓她顯得更加楚楚動人,此刻正拉著女伴的手被那幾個男生堵在裡面。

「洛雨!」看到洛雨懶洋洋走來,方潔好像是看到了救星,兩忙叫道。

「原來還記得我啊。」洛雨嘿嘿一笑往前走著,猛然被兩個男生迎面一撞往後退了一步。

「臭小子,別多管閑事。」一個長發男生似乎是領頭的,「不想死的話就滾遠點。」

「洛雨……」方潔急得快哭了,訓練的時候就老是被這個長發男生糾纏,有教官還好點,沒想到回了學校他居然這樣肆無忌憚了。

「哎呀呀,現在不是法制社會嗎?」洛雨很沒形象地挖了挖鼻孔,手指一彈一小團黑影落到了長發男臉上,「我是來圍觀的,你要對我怎麼樣?」

「你!」長發男感覺臉上一癢,伸手摸一下黏糊糊的,頓時勃然大怒,「媽的,給我往死里打。」

「現在的小孩子真是沒禮貌啊。」洛雨看著迎面而來的兩個男生撇撇嘴,「不知道尊老愛幼?」

兩個男生揮拳就要到洛雨臉上,方潔捂著臉不敢看下去,長發男則是陰笑著準備看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臉上開花。

洛雨跨前一步兩隻手猝然而起卡在對方的脖子上:「替我向你們老母問好。」洛雨輕輕一聲,隨即手臂一甩將兩個至少150斤的男生同時甩了出去,兩個倒霉蛋飛了7、8米,又在水泥地上滾了4、5米才停了下來,手肘、膝蓋、臉頰都被磨破了皮,躺在地上直哼哼。

突然的變故讓長發男一時間張大嘴呆立在那兒,旁邊其餘兩個男生也傻了眼,兩個人是凌空飛了起來再重重砸到地上,這場面絕對夠震撼。

「好呀!」見洛雨打倒兩個壞蛋,單純的方潔開心地叫好,壞蛋果然是要受到懲罰的。

洛雨挑釁地看著長發男:「繼續,這次換你好不好?」

看到自己的同伴往後面縮了縮,長發男一咬牙正要發作,突然旁邊傳來自己熟悉的聲音:「怎麼回事呀?」

聽到這個聲音長發男好像吃了春藥一樣一臉諂媚地跑了過去:「東哥,您怎麼來了,我正在教訓一個不長眼的小子呢。」

看了看遠處還趴在地上的兩人,許星東手插在褲袋裡:「是誰這麼不長眼敢打我小弟?」

「就是那個王八蛋,咦?怎麼不見了。」長發男指了過去卻發現洛雨已經不在原地了。

「小東啊,你在幹什麼?今天的作業做了沒有?」

「姐夫!」許星東心裡歡喜,找他老人家可是好幾天了,電話也打不通,今天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就是他,東哥,就是他!」看到洛雨一臉欠扁的笑容,長發男因為有許星東在膽子大了不少,捋著袖子就往洛雨衝過來,還沒走上兩步就感覺領子被人用力一扯,整個人往後跌了過去。

「東哥……」長發男揉著屁股站起來,一臉的委屈。

許星東一個巴掌甩到長發男臉上,「啪」清脆一響聽得周圍人都捂著自己的嘴巴。

「他是我……」

「朋友!」洛雨忙接上話,姐夫只是個玩笑,要是被唐婷婷知道自己還不完了。

「嗯,是朋友。」許星東被洛雨摟上肩膀,頓時一陣酸麻的感覺讓他臉色一變,不知道哪裡又得罪了姐夫,許星東只能順著洛雨的話講下去,「快向我……朋友道歉。」

被許星東眼睛一瞪,長發男捂著嘴巴哭喪著臉對洛雨道:「大哥,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

「嗯,知錯就好。」洛雨一邊說著一邊把長發男全身上下口袋掏了個遍,一包未拆封的中華,一把小刀,還有幾張紅紅綠綠的票子,洛雨沒有客氣全部揣進自己褲袋裡,「下次看見長輩要記得講禮貌,這些就當學費好了。」

長發男心痛一下,但也只能陪著笑臉:「大哥要我當然沒話說,我還有事先走了,大哥慢慢玩。」說完忙不迭拉著幾個同伴跑了。

洛雨沒有高興看他,朝一邊還站在那兒的方潔招招手:「小潔,你怎麼在這兒。幾天不見又變漂亮了,嗯,很漂亮了。」

寶寶太囂張:腹黑總裁狠狠愛 方潔心思單純,被洛雨這麼一說臉就紅了,那可愛模樣看得一旁的許星東直咽口水。

「下次小心點,下次再遇到這樣的混蛋就打電話給這個草包,這個草包在學校還是有點名頭的。」洛雨一把把許星東扯了過來。

「你……你好……」許星東結結巴巴。

「你好。」方潔甜甜一笑。

方潔旁邊那個像發霉了的肉包的同伴洛雨直接無視。

「姐夫,我有事和你說下。」許星東回過神來,扯扯洛雨衣袖,「你過來下。」

見許星東神神秘秘的樣子,洛雨向方潔打了聲招呼就和許星東走到一邊:「幹嘛,我很忙的,還有幾百個饑渴少婦等著我去安慰呢。」

「是這樣的。」許星東一陣暴汗,你去和唐婷婷約會誰都知道,現在居然變成去安慰幾百個少婦了,姐夫不愧是姐夫,有臉皮,有膽魄,「爸爸和我說了,所以姐夫你不要忘了過幾天吃飯的事,整死那個小白臉。」

在許星東極力的提醒下洛雨才想起許浩剛不滿意那個什麼市委書記二世祖兒子當女婿的事情。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去和你老子說,他這次占我便宜我遲早要討回來的。」洛雨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遭,婷婷要等急了,喂,我先走了,方潔你不許打她注意。」

跑過去和方潔說自己有急事,以後常聯繫的話后洛雨就跑遠了,許星東在原地站了一會兒突然一拍腦袋:「我日,他是我姐夫,應該和我姐姐約會,怎麼跟著別人走了,難道他們夫妻不和,還是姐夫不能滿足姐姐而被姐姐踢出家門了?」

一路疾走跑到校門口,遠遠就看到一個清麗的女孩兒朝自己招手:「哥,我在這裡!」

ps:收藏啊收藏 聖元七年。九月。大夏皇太子麒大婚。也意味著夫賀唐之間建立起了姻親聯盟,而邁出這一步后,大夏已經開始緊鑼密鼓的大肆屯兵西北,準備聯合大唐,對抗屢次侵邊的蒙古忽必烈。

而在大婚之後,大夏與大唐之間的聯盟的盟約也正式畫上了句號,其內容主要如下:一,大夏與大唐互派使臣,建立使館,以互通消息加強貿易,允許雙方商人在雙方疆域範圍內建立作坊。開採礦藏。三,各自出兵五十萬,組成聯軍,四

盟約一共有十餘條,不過這個看似平等的盟約。其實內部卻有著極大的不平等性,儘管三晉大唐乃是皇國中較強的一個,李世民的雄才大略也不是吹噓出來的,但是李世民畢竟是古人,他的眼界在高也有時代局限性,所以大唐的統治雖然也是蒸藏日上,日益繁華,但是大唐的繁榮卻遠不比大夏。

大唐雖然不禁農商,民風開放,極大的促進了繁榮,但是對於從根本上,大唐仍然帶有濃厚的封建帝國的氣息,儒家文化盛行其道。導致農商階層依舊是社會最低階層,可以說大唐的繁榮只是被動的繁榮,只不過是給予了一個寬鬆的展環境,而大夏卻不同,大夏的國策就是重農重商的國策,對內大幅度提升工匠,商人的地位,建立嚴格的法製法令,並推動商業的展。對外不斷的打通商路,海路,可以說大夏的展是有目的的推進。

在烽火前期,古代的君主明顯具有優勢,因為這些君主在歷史上都擁有極大的聲望,號召力很大,所以在前期,這些君主可以快的招募到大批的良臣名將,百姓也會爭相依附,勢力就象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而與之相比,現代人在前期的展卻只能用舉步維艱來形容,而且現代人無論是體質還是對冷兵器時代的適應上都遠不及古人,甚至很多人都分不清五穀,在這樣一個戰亂的大陸上,現代人存活的幾率可以說很差,就更別提能混出名堂的了。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諸侯的勢力漸漸的崛起,站在古人肩膀上的現代人的知識就開始揮出了優勢,中華大地,儒家文化一支獨大。儒家的士農工商被奉為鐵律,導致工。商零落,不受重視,而且對於海洋領土素來都持著不屑的態度,正是這種思想。限制了中國對外的擴張,而大夏不同,從一開始,在大夏還弱小的時候,夏羽就已經開始準備征服海洋,並不斷的儲備匠人人才,十年努力。十年耕耘,才有如今大夏縱橫海洋,貿易八方,各地的金銀源源不斷的匯聚的繁榮景象。

確定了盟約之後,大夏的戰爭機器在停息了數月之後再次的隆隆開啟,源源不斷的物資開始從各處運往到大復西北。

柳國,雜水城,這座柳國的王城如今已經是滿目瘡癮,那厚重的城牆也已經坍塌多處,城門樓上,那象徵著柳國的旗幟依舊在飄揚,而在這面旗幟的下方,柳國的士兵和大夏的將士依舊在城牆之上,城內巷子展開了最後的激戰。

桑水城之圍已經持續了一年多,然而守將太史慈卻是堅守不降,柳國境內大部分州縣都已經在地方叛軍的攻打下淪陷,而大夏幾乎兵不血刃的就奪取了柳國大片的土地,而忠義太史慈卻依舊固守著柳國這最後一塊領土,做著困獸猶鬥。

公孫康並沒有強攻桑水城,而是如同南部攻打墨門一樣,採用大批量的器械對著桑水城圍攻,桑水城外的護城河被填平,厚重的城牆面對日日不停的炮轟,石砸也漸漸的被動搖,而這長時間不間斷的打擊,對於城內守軍絕對是一個噩夢,但是太史慈卻堅持住了。

不得不說太史慈是一個名將。哪怕是在這種逆境仍然能激勵起士氣,並幾次三番的偷襲大夏營盤小如果不是公孫康將大營扎的結實,還真要被太史慈得逞了,但就算是這樣,每一次都讓太史慈的麾下將士士氣大漲,圍城足足一年,城內終於糧盡。公孫康做了最後一次勸降,太史慈依舊給予了拒絕。

大夏聖元七年八月,公孫康終於動了對桑水城最後的一戰,五萬兵馬如洪水決堤,洶湧的撲上已經殘破的桑水城,朵水城防快的淪陷,這個時候的柳**隊已經斷糧數日,無論是士氣還是戰鬥意志都已經降低到了最低,而城外的大夏將士卻是養精蓄銳,正是士氣高昂的時候,不過柳國的將士依舊給大夏將士造成了不小的阻撓,但大勢已定,已非是人力可以逆天。

太史慈身著蟒蛇盤龍鎧,手中一把盤龍吐珠槍,手中槍影如電,一道道的鮮血順著槍尖那毒蛇口彪射而出,圍攏在太史慈身側的大夏將士,可謂是死傷慘重,接連有七八人倒下。十數人受傷。

「刀盾手,盾陣,長槍手給我上!」一個大夏隊指揮使看著已經是氣喘吁吁,隨時都可能倒下的太史慈,終於暴怒了,就是這麼一個明顯沒有多少力氣的敵將,居然接連要了他手下將士七八條人命,還有十餘人受著不同程度的輕重傷,簡直太可惡了。

刀盾手的盾牌很快被圍攏了起來,長槍穿過盾牌豎起一道槍林,圍攏的圈子越來越劇烈喘息的太史慈滿頭汗珠,城內已經斷糧足有三日,就連他這個主將每日也只有一碗清寡的可以看到碗底的米湯,就算是太史慈有通天徹地的本事,這肚子里沒食。他也沒有力氣啊,看著漸漸聚攏上來的長槍。

太史慈低吼了一聲,體內再次湧出一絲力量,將長槍交在左手。右手緊握腰間寶刀的刀柄,鵬踉一聲,太史慈身若陀螺,轉動了起來。手中的寶刀削鐵如泥,噹噹當的一陣碰撞之後。那長槍就斷去七八,太史慈左手長槍一個盤蛇探底,正鑽入一個大夏將士的護腿,士兵站立不穩,倒口田孫。8o酬泡書舊不橫的體驗!

大史慈瞬間魚躍而起,單腿友著那十兵的身體,就甑的包圍。

不過這個時候的太史慈也是力竭,打著滾的離開盾陣數米,支撐著戰刀勉強的站立而起:「再來!」

「停手!」就在太史慈徹底的體力不支,身上已經多出十數道傷痕,鮮血浸潤著那王蟒鎧甲。顯得越的詭異,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指揮戰鬥的隊指揮使扭頭望去,卻是鎮守使公孫康。

公孫康穿過圍攏的里三層外三層的將士,走入困內,望著已經全身浴血的太史慈,也是敬佩不已,如此名將,如果就此隕落,實在是太過可惜了:「太史慈,將軍府已經陷落了,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了,只要你肯放下武器,我就讓你一家團聚。保證不會有人為難你們一家。」

太史慈喘息著,臉上分不清那是血水還是汗水,太史慈哈哈大笑起來:「想要我投降,可以,我要趙相的人頭,只要你能將他的腦袋拿來。我太史慈就願降!」

公孫康目光閃爍不定,太史慈所說的趙相就是柳國的承相,也是柳國主和派的領袖人物,可以說大夏能這麼容易的拿下柳國,這個趙相的功勞可是不而太史慈與這個趙相之間的恩怨卻可以說是數不清了,兩人幾乎就是針尖對麥芒,甚至柳國老國王的死,也跟趙們有些關係。

公孫康快的盤算著這其中的利和弊,無疑太史慈比起一個軟骨頭的趙相爺更加有用,不過這趙相爺畢竟在這次攻打柳國的作小的功勞,而且此人在柳國文官士子階層可有著不小的聲譽,沒有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就殺了,可又會平添不少麻煩,不過公孫康只是皺眉想了一下,道:「好,我答應你,不過人頭我沒法現在就給你。」

太史慈聽言,呵呵一笑,道:「且信你一次!」說著太史慈終於再也沒有一絲力氣的倒了下去,公孫康看著太史慈,搖了搖頭,道:「送到醫護營,好生照顧,不得怠慢。」

大夏聖元七年,柳國王城破,駙馬太史慈重傷降,柳國滅亡,隨著柳國的滅亡,山東七大王國,黃子國降,柳國滅,赤眉軍也已經煙消雲散,只剩下一些武兵敗將被退往泰山深處,投靠了黃巢。

而在山東西部,八千里水泊梁山,以玉麒麟盧俊義為的老梁山和以宋江為的梁山也終於分出了勝負,宋江雖然號召力不但是梁讓畢竟是盧俊義經營的老巢,而且此刻的梁山將領也大多物是人非,跟隨宋江者不過七八,加上太平道鼓動的黃巾亂民,才有了一番聲勢。而盧俊義卻有著大夏在背後支撐。無論是兵甲,兵器還是其他都遠勝宋江不止一籌,接連數戰,宋江這個草包接連敗北,最後依託著黃巢軍才得以生存。

不過梁山與黃巢軍也開始大打出手,宋江雖然爭鬥上失敗,在軍事上也沒有出眾之處,但掄起謀略卻還是有幾分的,宋江大肆宣傳梁山勾結與夏,導致梁山很是被動,水泊外圍地盤接連被奪占,可以說這兩年梁山的日子並不好過,幸好有著最後一道水泊阻擋,才沒有讓梁山覆滅……大當家,好消息,剛刊得到的信,柳國徹底的倒了,大夏十餘萬兵馬盡數屯駐孔國邊境。」

盧俊義聽聞了這個消息,也是拍案而起,接過傳來的消息,快的掃視了幾眼,不由地的哈哈大笑起來,道:「各位當家,咱們的苦日子總算是熬過去了,南府鎮守使公孫將軍已經屯兵孔國邊境,而孔國內部如今也是爭執不休,這個時候也是時候該我梁山大展身手的時候了,來人傳令,召集四十六寨當家。」

梁山這兩年雖然頻頻受到打壓,水泊外圍州縣接連被四周的諸侯吞併,而為了避免損失,梁山只得頻頻收縮兵力,放棄外圍州縣,靠著大夏馳援而來的工匠打造出來的水軍固守水泊。不過梁山上下雖然憋屈無比。但是呆在水泊內部卻並非每日無事可做。

大夏雖然已經將在山東的貿易集市都關閉掉了,但是多年的經營的通道卻仍在,尤其是這兩年大夏的強勢已經越來越明顯,加上大夏不並金錢的拉攏分化,很是得到了一批人的投效,而柳國的鄰居孔國就如同之前柳國內部一樣,充斥著主戰和主和兩派,大夏沒有打到孔再家門口的時候,孔國內部主戰派佔據上風,但是主和派也有一定的勢力,大夏利用主和派的勢力將大批的物資走私到梁山並不是難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