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得嗎?」

「嗯,放心吧。」容錦承寬慰他,「而且他手機里沒什麼照片和視頻,是嚇唬你的,當年……我沒有拍過那些東西。」

韓雨柔沉默了。

一提到當年的事,她的心情就沉到谷底。

「你不信我?」容錦承見她不說話,蹙眉。

「沒有。」韓雨柔否認,「謝謝你。」

「有生之年還能聽到你跟我說謝謝,我是不是死而無憾了?」

韓雨柔岔開話題,聽他的聲音不怎麼對勁:「你是不是感冒了?」

「有生之年還能聽到你關心我。」容錦承笑得更厲害,他是感冒了,好像還挺嚴重,頭昏昏沉沉鈍痛,鼻子堵得厲害,說話都覺得費勁,但語氣依然輕飄飄的,「我是感冒了啊,沒藥吃。」

「你為什麼不去買葯?」

「睡過頭了……大小姐,沒力氣怎麼買葯?」

「你住哪?我給你送葯吧。」韓雨柔想還他人情,還一點是一點,不然心裡頭總是記著。

容錦承睜眼看向自己住的這個地方,又窄又矮又小又不幹凈,他房間里還算好,外面的院子更是慘不忍睹。

他想了想,還是算了吧:「不用了,我舍友等會兒回來會給我帶葯。」

「舍友?你還有舍友嗎?」

「嗯……還不止一個。」

韓雨柔不解。

他在紐約還有朋友嗎?是不是那幾個小混混?

「那你……再睡一覺吧,多喝點水。」韓雨柔平靜道,「謝謝你了。」

「多喝點水……」容錦承自言自語,看了看,哪有水。

「嗯,多喝點水,儘快吃藥。」

容錦承摸了摸額頭,真燙。

他這是重感冒了?

沒什麼力氣,他幽幽道:「我再睡一覺。」

「你記得吃飯。」

「嗯。」

容錦承心裡頭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很奇妙,就像是羽毛輕輕撓著他的心口。

他抓著手機不肯放。

這是他認識韓雨柔這麼多年來,她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跟他說話,雖然是感謝他,有所求,但他心裡頭仍然有別樣的感覺。

很奇妙的感覺,很多年很多年沒有過。

如果說有,那也是五歲之前的事了。 「仙道聯盟?」

秦浩嘴角帶著笑意,望著自己身後的八尊大帝,頓時有一股橫掃寰宇的豪氣陡然自胸中盪起!

「那諸位不知道有沒有興趣與我且去會一會仙道聯盟的諸多強者呢,畢竟,太囂張被打壓才是常態」

「當然要去,而且要帶禮物去,比如,仙道聯盟十座分會分會長的,項上人頭!」

巫道老人眸光一閃,陰惻惻說道,

「英雄所見略同,我也正有此意」

秦浩對於巫道老人這個決定舉起雙手雙腳贊成,

飛雲仙人面有難色,還是點了贊成票,就這樣在愉快的氣氛中,全票通過了新天地革命委員會的第一個紅頭文件。

(斬殺仙道聯盟十座分會分會長的項上人頭作為禮物送給仙道聯盟)

一道道時空之門陡然開揚,血腥之氣擴散天地蒼穹!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是仙道聯盟極光域的總領事,我的父上是仙道聯盟的高級長老,你殺了我,仙道聯盟會!」

一道湛然的光芒陡然斬出,聲音陡然戛然而止。

「極光域清掃計劃完成!」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回蕩著,一個巍峨胖子身影轟然倒地,而這一幕幕在仙道聯盟各個域之下都在上演著。

並且這些長老都紛紛殺紅了眼,

稷下學宮與仙道聯盟之間的關係豈止是血海深仇可以形容,都是萬年累計的世仇,得了秦浩的命令,殺到起興了,真的是殺的停不下來,說好的十個,到了後面,卻是足足殺了一百個!

一百個面目猙獰的人頭壘成了人觀,最次也都是道境強者,最強的則是神海強者,濃烈的血氣穿透蒼穹!

巍為壯觀!

秦浩滿意的點了點頭,

看來大家的階級覺悟性還是非常可以的,那就該啟程前往仙道聯盟,上演一場打臉大戲了。

「嗡!」

秦浩衣袖一揮,那百頭人觀便被秦浩收進了系統內,再一揮,一道空間之門陡然出現。

此門通往仙道聯盟總部,眾人相視一笑,殺了這麼多人,算是徹底上了這艘賊船了,那就走一遭吧!

「踏踏踏!」

眾人紛紛踏步而出,進了空間之門,一道空間氣息盪起,空間之門也消失在了原地。

~~~~~~~我是分割線~~~~~~

仙道聯盟,

天武凌的眉頭皺成了一團,就在方才,仙道聯盟座下一百道分會被攻破,會長統統被格殺!

首級被砍下,

仙道聯盟的勢力瞬間萎縮了三分之一,但更令天武凌不爽的是居然連兇手的一絲一毫的蹤影都探尋不到,這,簡直是豈有此理!

「盟主,實在是找不到啊!」

「求盟主大人恕罪,屬下們一定竭盡全力尋找真兇!」

「盟主大人,給我三天,三天,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啊!」

看著底下跪成一排,唯唯諾諾的屬下,

天武凌便感覺有一股怒氣陡然自心中湧起,要不是這些廢物還有點用,天武凌保證會將這些傢伙的頭毫不留情的砍下!

「滾!滾!都給我快滾!三天後,本尊再見不到結果,你們都要死!」

天武凌一甩衣袖,咆哮道,一排排的強者面帶懼色慌忙退出了大殿,只有天武凌一人獨立在大殿中,面帶怒色!

「天武,沒必要這麼惱怒,我知道,是誰在害你,甚至,你我的性命也在也已經危險了」

一道關切的聲音陡然響起在密室中,一道身影出現,一襲白衫,丰神俊秀,卻是失蹤了許久的方天道!

果然不出秦浩所料,

方天道來到了仙道聯盟,躲避行蹤,因為他與天武凌是多年好友,甚至,之前經常在暗中傳輸了一些稷下學宮的絕密文件給天武凌,來換取巨額利潤。

也正是因為如此天武凌方才十分愉悅的接受了方天道,以企圖從他口中套出更大的消息。

但還沒等到,就出了這趟爛事!

「怎麼說?」

天武凌眉頭皺起,

以他的聰慧自然也是猜到了這一切與他面前這位密友方天道有著密切關係,聲音也不由得冷了下去。

「去把仙道聯盟的老傢伙叫出來吧,待會,恐怕有一場惡戰!」

方天道嘆氣道

話音未落,一陣澎湃的氣息陡然便升騰在了仙道聯盟外,如若大日炎炎,氣息強大到了無可匹敵!

「稷下學宮來訪,仙道聯盟,可有大人在啊!」

一道張狂至極的聲音響徹雲霄,方天道一聽便知道是秦浩到來,只是不知道帶了幾尊大帝!

天武凌神色陡然一變,

與方天道相互交換了眼神后,一道金色符文陡然自天武凌袖中飛出,分化萬千金影,飛向了仙道聯盟中沉睡的老怪物。

仙道聯盟作為諸天萬界最強大的實力,

大帝強者足足有著七尊,加上外來的方天道,也算是湊齊了八尊大帝,這讓天武凌心中還有著一絲蔚然!

他倒是想看看,稷下學宮到底是得到了多強的外援,居然敢如此放肆,也好,就在今天把稷下學宮徹底埋葬!

「轟!」

「轟!」

天武凌與方天道的身影瞬間便騰飛上了天穹,但旋即,他們的面目就是一僵,露出了尷尬神色。

除卻秦浩,另外還有著八人傲立在蒼穹之上,若隱若現的大帝氣息在這八人體內浮現著!

八尊大帝!

兩人心中都是狂震著,他們知道稷下學宮會有備而來,卻沒有想到稷下學宮的準備居然如此充足!

瞬間便趕超了仙道聯盟無數年的積累!

「飛雲哥,你怎麼來了,來坐啊!」

方天道取出了一個紫檀座椅,但飛雲仙人眼觀鼻,鼻觀心,眼神一絲不動,絲毫不理會方天道的拉攏。

「敢問,諸位來到仙道聯盟所求為何?」

天武凌謹慎問道,畢竟,他的大部隊還沒有來,如果貿然與稷下學宮起了衝突,吃虧的還是他自己。

「當然是來給天武盟主送一份大禮和講一件事情!」

秦浩帶著淡淡笑意道

「大禮?什麼大禮?」

天武凌眉毛微微一跳,一絲不妙的感覺躍然心頭。

(哈哈哈,畫面感十足有沒有!) 「敢問,諸位來到仙道聯盟所求為何?」

天武凌謹慎問道,畢竟,他的大部隊還沒有來,如果貿然與稷下學宮起了衝突,吃虧的還是他自己。

「當然是來給天武盟主送一份大禮和講一件事情!」

秦浩帶著淡淡笑意道

「大禮?什麼大禮?」

天武凌眉毛微微一跳,一絲不妙的感覺躍然心頭。

秦浩微微一笑,雙手一揮,

那藏在系統空間中的百人人觀陡然便浮立在了虛空之中,無盡的血腥之氣瀰漫,那一道道猙獰的面孔似乎向人們訴說著他們的悲慘死況!

「這些,都是仙道聯盟魚肉百姓,不尊長輩,貪污枉法的一些分舵主,就是因為這些傢伙,仙道聯盟因此名聲大損!」

「我秦浩氣不過啊,雖然我也沒什麼大本事,但還是替仙道聯盟把這些盈盈之輩繩之以法,就地處決,做成了一具百人人觀,特此來送給天武盟主,以後我們仙道聯盟就是大大的正派了」

秦浩的聲音郎朗傳開,攜裹著靈力,瞬間便在仙道聯盟的小世界中傳揚著!

頓時一陣陣吞咽口水之聲在仙道聯盟不絕於耳,方天道,天武凌也是冷汗淋漓,一時無言。

實在是太霸道了,殺了仙道聯盟上百位分會長,摧毀了仙道聯盟布局百年的大局勢,但實際上還是為了仙道聯盟的名聲著想?

霸氣測漏,真是不得不服氣啊!

「那,那本座多謝秦浩兄弟的好意!收下了,收下了!

天武凌也是一個人精,現在仙道聯盟的諸多強者還未到來,不適合與秦浩起衝突,先與秦浩虛與委蛇一番。

等到仙道聯盟的勢力到了之後,再與秦浩周旋!

「但,天武盟主身邊有著大奸之徒還未清除,這是秦浩所不能容忍的事情!今天來到仙道聯盟,也正是因為此事而來!」

秦浩眸光一動,望向面色大變,冷汗淋漓的方天道,「不知道,天道兄對此事怎麼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