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也快要醒來了。」袁世仙眨了眨眼睛,道出一聲之後走了出去。

大家來到胡小月的洞穴處,她躺在香草鋪成的床上,全身散發著聖潔的光。

她的雙眼開始眨動,像是一個就要醒來的人般。

大家都屏息靜氣的等待,尤其是袁世仙,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

呼!

突然一道聖光衝天而起,將整個洞穴都籠罩在聖光之中。

胡小月的身軀飄了起來,最後所有的聖光匯聚到了一起,那剌眼的光芒令人睜不開眼睛。

但是袁世仙的視線卻是隨著胡小月的身影而移動,他要親眼看到自己心愛的人再化人身。

嘩!

那些凝聚在胡小月身上的光芒,眨眼如一片片潔白的羽毛在飄落,光芒凝聚到了頂點,如一輪懸天的月亮璀璨到了極致。

這一刻,那光芒有點剌眼,胡老閉上了眼睛,其它的小狐狸也閉上了眼睛。

因為那光芒太奪目了,令他們不由自主的閉上,眼睛也睜不開。

就連袁世仙都眨了眨眼睛,感覺眼睛剌得生疼。

當光芒凝聚到了頂點,旋即如炸開的火藥,聖光四下擴散,在空中一道如天仙般的身影顯現了出來。

胡小月的人身終於再顯,那傾國傾城如天仙的臉蛋中卻還是有幾分蒼白之色。

「小月。」袁世仙發出激動而又深情的吶喊,臉上洋溢出激動的笑意,他張開雙臂,如等待著胡小月的擁抱。

「世仙!」胡小月從空而降,一把撲來,撲在袁世仙的懷中泣不成聲。

「好了,一切都好了,我來晚了,讓你受苦了。」袁世仙深情的說道。

「顏弟呢?他怎麼樣了?他還好嗎?」胡小月從袁世仙的懷中離開,看著他們急切的問道。

「他受了點傷。」袁世仙答道:「小月你不要擔心,顏公子現在恢復的很好,我想要不了多久就會好起來了。」

「我要去看他。」胡小月拔步往洞穴門口跑去。

來到了歐陽顏的住處,看到躺石床上一動不動,胸口微弱的起伏,令胡小月差點哭出來。

「我每天以聖猿金杯中的金汁玉液為他療傷,他恢復的不錯,小月不要擔心。」袁世仙安慰道。

「他是傷了神魂,在天地陽剛烈火之中被焚燒了那麼久,一定是傷了本源,我能不擔心嗎?他是為了我仙狐族,為了皎月她們才造成這樣的,恢復談何容易,我怎麼向雲仙子交待。」胡小月哽咽著,心中非常的難過。

他與歐陽顏經歷了血衣衛的博殺,那場生死較量之中,她看到了歐陽顏的不顧一切,捨生忘死。

若不是歐陽顏的這種付出,自己現在怎麼可能還會站在這裡?

胡小月內心非常的慚愧,內疚,看到歐陽顏憔悴的面容,她很心疼。

她從行雲的口中,知道歐陽顏的神魂天賦異稟,以無師自通的能力修得神魂出竅的境界。

但是在與血衣衛的博殺中,完全的不管不顧,以神魂姿態對抗五百血衣衛,並且將其屠盡,自己也在天地陽剛之烈火中被焚燒的幾乎灰飛煙滅的程度。

如此重的傷,在胡小月看來,是完全束手無策了,畢竟神魂受傷是何其難以恢復的。

有句話叫,魂飛魄散藥石難醫,回天乏術。

胡老急忙在旁開口說道:「小月,世仙已經將天地奇珍聖月皎蓮採回來了,這是對神魂修復有著起死回生妙用的神物,要麼……」

袁世仙臉色有點不好看的「看」了一眼胡老,令他後半句話沒有再說出來。

胡小月一點頭,臉色湧現一抹喜意,看著袁世仙說道:「世仙,要想救顏弟,這是唯一的辦法,將聖月皎蓮用在他的身上吧。」

「小月,這是為你準備的,只要你有了聖月皎蓮,你就可以修成天狐聖魂,成就真正的天狐仙子,衝擊天輪星竅境的第二重境界。」袁世仙語氣有點激烈,說到底他是真心想讓胡小月使用這朵他歷盡艱辛,跋山涉水上百萬里,在兇險之地,地老山採集而來的奇珍。

與歐陽顏相比,他當然更在乎胡小月,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這些都不重要,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救回顏弟,世仙給他吧。」胡小月看得出袁世仙的糾結,她堅定道。

嗷嗷嗷!

十二隻小狐狸都發出乞求般的叫聲,水靈靈的眼睛望著袁世仙。

它們都希望如此,因為它們對歐陽顏的恩情太大太大了。

「真的要這樣嗎?」袁世仙嘆了口氣,眉頭緊鎖,俊俏的面龐很難為情。

「必須要這樣,沒有顏弟,我現在或許成了血衣候的刀下鬼了。」胡小月語氣一再堅決。

「這樣的話,你眼前就失去了一個蛻變的大機會,你要知道你的時間不多,年關一過,行動就要開始了。」袁世仙繼續勸說,對他而言,胡小月太重要。

「沒事,我現在只想救回顏弟,其它的先放在一邊。」胡小月的語氣有點生氣,她道:「哪怕我不蛻變,我們的計劃依然可以進行,這一點是絕對不會變的。」

「世仙啊,我知道你擔心小月目前的實力還無法應對整個計劃的進程,但是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小月的個性,如果顏公子有個意外,我想這會成為小月心頭的一個魔障,到時候還會出大問題。」胡老在旁嘆息道。

PS:求收藏求推薦。 第1874章蓮心會館

「在下,在下不想耽誤了公子的大事。」

「……」

聽到她這麼說,祝烽說不出話來。

魔尊獨寵:仙妻太妖嬈 之前那話,也是自己跟他說的,卻沒想到……

他雖然生性嚴苛,但並不對女人嚴苛。

畢竟,沒本事的男人才在女人面前耍威風。

再看看薛運虛弱無力的樣子,因為自己一句話,讓她受累成這樣,他的心裡還是有些過意不去,說到底,人家還是為了給他解毒而來的。

便輕咳了一聲,只說道:「你們趕緊把她送進去,立刻找大夫過來看看。」

「是!」

一行人急忙扶著薛運走了進去。

葉諍站在旁邊,看著那亂糟糟的一團,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走到祝烽身邊,帶著輕蔑的口吻笑道:「皇上,就這——這也太弱了吧。」

祝烽瞪了他一眼,葉諍立刻改口:「公子,公子!」

「哼,」

祝烽道:「你以為,世上每個女人都能跟貴妃,跟冉小玉一樣嗎?」

葉諍輕咳了一聲。

又道:「不過還好,她沒一路上叫苦,給我們找麻煩。」

祝烽看了那背影一眼,淡淡道:「算她骨頭硬。」

說完,一行人走了進去。

這蓮心會館的確是白龍城中首屈一指的商埠,外面的大門看上去十分的普通,走進大門,繞過門口巨大的石屏,裡面的風景就映入眼帘。

一時間,他們恍惚的以為,自己置身於溫潤的江南。

這裡面小橋流水,亭台樓閣,建築風格精緻又小巧,而且還從護城河中引了一條水,濾過之後流淌進這個會館,河水清澈,蜿蜒曲折如同一條玉帶,纏繞在這個如畫的景緻里。

祝烽走進來,看了一眼,道:「這個地方還不錯。」

葉諍笑道:「原本以為,英紹那個木頭過來,只怕會挑選一些跟他住的地方一樣,簡陋又破舊的房子,沒想到,他居然挑了這麼個好地方。倒是難得。」

顧以游也跟在他們身邊,四下看著。

祝烽對他說道:「你看看,這裡如何?」

顧以游笑道:「美不勝收。」

祝烽道:「朕倒是沒想到,這遠離中原的西北蠻荒之地,竟然有人會修建這樣優美的庭院,倒是讓人又重回金陵了。」

顧以游道:「其實,這裡的人,大多數就是從南方來的。」

「哦?」

「聖祖高皇帝統一天下之前,連年戰亂,百姓流離,不少人只能背井離鄉躲避戰火。南方人擅長經商,往西走便是他們的生路。」

「嗯。」

「他們在此地定居,可以販賣中原的貨品到西域,也可將西域的東西引入中原,時間一長,即使中原已經安定,他們也不願回去了。」

「……」

「不過,這些人也心念故土,在此地修築這樣的庭院,只怕也是想念南方的山水風景吧。」

祝烽點頭道:「嗯,那薛家似乎就是南方來的。」

幾個人一行走一行說,不一會兒便過了河上的一座小橋,看到了裡面的庭院。

竟然還種了竹子。

顧以游嘆道:「這主人家倒是花費了不少心思,若不讓人鑿出這條河來,這庭院也不能有這樣的生機,更難養活這樣的青竹了。」

這時,英紹走上前來。

他對著祝烽行了個禮,然後輕聲道:「皇上——」

話沒說完,祝烽一抬手就阻止了他,沉聲道:「朕讓人交代的,你們都忘了?」

「呃,」

英紹遲疑了一下,才道:「公子。」

「嗯。你要說什麼?」

「公子身上也淋了些雨,不如先去換上衣裳,修整一番。」

祝烽低頭看了看自己。

他的衣裳也是被淋濕了,不過對於身體強壯的自己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只是葉諍和顧以游,兩個都是傷病在身,這麼跟著自己出來,已經有些勉強。

他們兩人不能再病了。

於是道:「走吧。」

便帶著他們往前走去。

英紹雖然看著粗狂,但做事謹慎,每個人的住處都安排得十分妥當,自然,也是因為這個蓮心會館本來就精緻周到。

為了保密和安全,英紹沒有用這個會館里本來服侍的人,只留了一些粗使丫頭打下手,這些人也都麻利妥帖,要水要茶,頃刻就送來了。

很快,他們都清洗了一遍,換上了新的衣裳。

葉諍他們幾個的官服,也都晾曬好了。

天色也暗了下來,英紹原本在大廳那邊擺了一桌飯,因為大家都累了一天,便也不聚在一起,只讓廚房將飯菜送到了每個人的房中。

祝烽幾口吃完,又走出來看看。

剛走到橋邊,迎面就遇上了薛運。

「黃公子?」

她提著一隻燈籠,燈光殷紅,映照在她原本還有些蒼白的臉上,也給她的臉色添了幾分紅暈。

她看到祝烽,眼睛都亮了一下。

祝烽道:「你怎麼又出來了?」

「……」

「受了傷,不是應該好好的休息的嗎?」

他說著,打量了薛運一眼。

她又換了一身青色的長衫,顯然不是她自己帶的,因為她的衣裳包袱在馬車落水的時候已經都濕透了,這個時候都送去漿洗,身上的衣裳,是蓮心會館的人給的。

意外的是,竟然十分合身。

也不知道,是為哪一個身材瘦小的公子做的,倒是讓她穿上了。

聽到他這麼說,薛運低下頭去,輕聲道:「多謝黃公子關心。」

「……」

「在下只是覺得,給黃公子添了麻煩,特地過來說一聲。」

祝烽淡淡的一擺手:「不算什麼。」

「……」

「只要你明天不給我添麻煩就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