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酒,好酒!」幾乎是紫陌撕開酒封的一瞬間,那胖老頭就已經在轉醒了,嘴裡還迷迷糊糊的喊著酒。

紫陌得意的向夜凡揚了揚小下巴,嘴上挽起一抹弧度。

夜凡看的直冒冷汗,這老前輩可還真是個奇葩,看來自己以後若是有求於他,酒還是必不可少的。

胖老頭撲騰的爬到了櫃檯上,雙手就向紫陌手中的酒抱去。

不過紫陌迅速收手,沒給他得成,「哎,臭老頭!喝酒可是要辦事的!」

胖老頭一聽就不樂意了,撅著嘴瞪起了眼睛,「你個鬼丫頭,又想幹什麼?」他說話間彷彿就沒看到夜凡一樣。

夜凡也不敢開口,是得站在一邊苦笑,這師徒倆任誰看到了都不會認為他倆是師徒。

紫陌又換上了一股甜甜的笑容,「給我一本上好的身法武訣,好不好嘛,師傅!」那股撒嬌的語氣聽的夜凡腳都發軟了。

果然,美少女戰術還是很成功的,那老頭擺了擺手,「好好好,我給你還不行么。」

紫陌看了眼夜凡,給他敗了個搞定的手勢,夜凡也哭笑不得的回應了她一下。

當然,這些小動作肯定被那個胖老頭察覺到了,他這才轉頭看向夜凡,臉上又換上一副高人的神色,「是你小子蠱惑我乖徒弟這麼做的?嗯!?」

夜凡被這目光瞅到的時候只感覺渾身都被看穿了一般,汗毛都有些紮起。

但他還是強做鎮定,彎腰抱拳道,「晚輩想向前輩借一本身法武決,還請前輩成全!」

「不借!」矮胖老頭轉過身去,不在看他,不過此刻老人眼中卻閃過了一絲不著痕迹精芒。

夜凡看了看紫陌,苦笑了一下。

紫陌瞬間瞪起了大眼睛,「臭老頭,你以後別想喝我的好酒!」說著便就要將酒作勢收起來。

「哎,別別別!」聽到這句話胖老頭瞬間轉過身來,「我給,我給還不行嗎?」

紫陌這才又掛上了笑容,「這還差不多!」

站在旁邊的夜凡和胖老頭都不禁感嘆,「真的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胖老頭從戒指中取出了三本武訣,像丟垃圾一樣扔在了夜凡面前,「你現在還沒到真丹,就先修鍊靈介上介的武訣吧。」

夜凡眼睛都直了,這靈介武訣竟然被向扔垃圾一般丟了出來。

他連忙俯身想要答謝,不過卻被紫陌給攔住了,「臭老頭,你糊弄我是不是?靈介你也拿得出手?還不把你王介武訣給我拿出來?」

胖老頭一聽就苦笑的道,「真不是我不給他,是他實在境界太低,靈介上級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紫陌還要說什麼,卻被夜凡攔住了,「謝謝紫陌姐的好意,靈介我就很滿意了,不用太破費。」

開玩笑,王介放在哪那都是重寶,一道王介武訣可以讓真武境那樣的強者都受用無窮,他夜凡才哪到哪啊。

紫陌這才嘟了嘟嘴,點了點頭,「那好吧,那你就先修鍊這些,要什麼需要就來找我,姐姐我這裡好東西多的是!」

一旁的矮胖老頭氣的都快要吹鬍子了,「什麼你的,明明是我的好不好!」

心裡這麼想,他嘴上還是說到,「你先把酒給我,我都給他了,你快給我!」

紫陌這才笑眯眯的將酒給了胖老頭,「不許多喝!」

夜凡也連忙說道,「夜凡謝過前輩。」

胖老頭早已經將頭塞進了罈子里,那裡聽到他在說什麼,只是擺了擺手。

紫陌將那三本武訣遞到夜凡跟前,「你全部拿走吧,反正仍在他那放著也是放著,都快發霉了。」

夜凡搖了搖頭,「紫陌姐,我一本就足夠了,這次謝謝你。」

「不用謝,你要是有空,下次幫我帶些好吃的就好了。」

三本武決,鬼走,雷閃還有一本夜影步。

鬼走,練成之後如同鬼魅,難尋蹤跡。

雷閃,如驚雷奔走,快如閃電。

唯獨這本夜影步上只有一個快,讓夜凡看的頭都有些大。

「拿夜影步!」一道毫無感情的聲音在夜凡心中響起。

夜凡皺了皺眉,不過他還是選擇相信這個神奇的胎光之神,選了夜影步。

在他選夜影步的時候,紫陌的眼神有些古怪,隨後就平復了下來,「就這本么?」

夜凡點了點頭,並沒有在意到紫陌的眼神變化。

「那我先走了,日後再來謝過。」夜凡向紫陌揮了揮手,嘴角掛著笑。

紫陌也拜了拜手,「夜凡你要常來玩哦,我等你!」

聽的夜凡腳下有一個趔趄,心裡直呼道,「妖精。」

夜凡的背影消失在二層樓梯口,天訣閣內又恢復到了往日的平靜,只留下一個可愛的少女和一個矮胖老頭。

此時老頭已經從酒罈子里出來了,他砸吧砸吧嘴,眼神中有一絲光芒,「他終究還是堅持下來了,並沒有自甘墮落啊。」

隨後他又看了看還在踮著腳撅著屁股向樓下望去的紫陌,搖了搖頭,「這丫頭,還是接觸的人太少了,這麼快就被那小子給拐的胳膊肘往外拐了。」

「氣死我這個老頭了!」不過他又笑了笑,「這小子或許真有可能能達到那一步。」

… 一路上,夜凡快速離去,他並不想在這裡停留太久,因為這裡實在給他帶來了很多不太好的回憶。

不過夜凡嘴上現在掛著一副笑容,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因為他遇見了一對有意思的師徒,一想到紫陌甜甜的笑,夜凡就覺得有些開心,第二當然是他懷中的夜影步了。

雖說介紹只有一個字,可能讓胎光神提醒的東西,想必不可能會差,夜凡相信只要將夜影步練成,即使是遇到真丹境,他即使不敵也足以安然離去。

夜凡為了不遇見族人,抄小道返回了草屋,坐在了竹床上夜凡拿出了夜影步閱讀了起來。

書有些有些泛黃了,顯然是有了年頭了,書面不只是用什麼真獸皮做成的,摸起來質感還不錯,上面寫有三個字,夜影步,說實話,若不是夜凡寫字水平也如同腳畫的一般他還真認不出來這幾個字是夜影步。

翻開書面第一頁有一行字,夜影步,靈介上級武訣,練至大成,快。

這個快字,實在是讓夜凡有些無語,這也太節儉了。

再翻開第二頁,上面也有字,寫的實在是一言難盡。

不過夜凡還是將其翻譯了出來,第一句話是吾乃夜天王,夜凡看的眼睛都亮了,好一個夜天王,敢如此稱呼自己。

然後他迫不及待的看向後面幾句,不過越看,夜凡的臉色越青,最後氣的鼻孔都要冒煙了,因為書後面寫到。

吾生平所盜之處,不留金銀絲毫,一生酷愛劫富濟貧,希望所學此訣者,能將劫富濟貧發揚光大。

「靠!這就是一個小偷,胎光神你這是坑我啊!」夜凡大呼苦惱。

再翻開下一頁,吾曾經在西北一帶一夜連盜十幾家,所得金銀無數……

夜凡頭都大了,他又翻到下一頁,然後繼續往後,結果發現整本書都是這個夜天王的盜賊日記,還有賬本。

「完了,我真被坑了,這是一本小偷的日記,那老前輩不會就是夜天王吧,他把他日記給我做什麼?」夜凡欲哭無淚。

「以靈魂觀之!」似是聽到了夜凡的抱怨,胎光之神又寥寥幾字回應了夜凡。

「靈魂?可是我靈魂還不能外放啊?」

要知道靈魂外放至少也要形成真丹才能施展出來,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沒法用這樣的方法。

「以呼吸之法,用心感受!」又是幾個字回應了夜凡。

夜凡呼了一口氣,「那我試試吧。」說著他閉上了眼睛,呼吸逐漸慢了下來,漸漸的夜凡像是與周圍融為一體一樣,體內的經脈又開始散發起淡藍色的光芒,那些光芒在夜凡體內流動,夜凡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空明的狀態之中。

忽然,夜凡眼前一亮,他明明沒有睜眼,卻能感覺到周圍的事物,他能看到桌子上那本夜影步。

一陣微風,將夜影步吹的自己翻動起來,在快速翻動時,書上竟然出現了武動的小人,那步法玄妙精湛,似影似形又無影無形,讓人難以琢磨,夜凡一時間竟看入了神。

只是短短几分鐘,那個小人便已經將夜影步演示完了,書再度閉合,夜凡也猛然睜眼。

夜凡翻開書,看到的又是那一行行行竊日記,讓他幾乎以為剛才的一幕是幻覺。

可當夜凡閉上眼時,彷彿又有一個小人在他腦海中飛閃,讓夜凡驚訝不以,他走出屋內,就在草屋前的空地上按照回想也踏了起來。

很奇怪,他看過一次之後彷彿就將那小人刻在了腦海中,他努力讓自己將那小人的步伐還原出來。

可是無倫他腳上速度多快,他都只得其形難得其神,夜凡滿頭大汗,那高速的移動很是費力,即使他的四肢已經打通了魂皇經的經脈力量充盈。

夜凡閉上眼睛,一幕幕回放,在靜站一個多時辰后,夜凡睜開了雙眼,「我明白了,我太認真了,不夠隨意,所謂的夜影步其實並沒有太過拘束的步法,而是講究隨心而為,連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會做出怎麼樣行為的步伐的步伐才是最難以捉摸的。

明白了這一點,夜凡開始讓自己儘可能的全身放鬆,開始隨意的踏起了夜影步,他沒有按照小人那般踏,而是想踏哪步踏那步,漸漸的他進入到了一種狀態。

他的腳步開始變的飄忽起來,看似慢其實在在這短短几秒,夜凡已經踏出了十幾步。

就這樣,夜凡愈來愈熟練,漸漸的,夜凡身後竟然出現了殘影,不過是道虛影。

夜凡注意到了自己的變化,似影隨形又無影可循,這種難以琢磨的狀態終究還是讓夜凡摸到了一些門道。

在不到半個時辰內,夜凡已經踏出了萬步之多。

「不行,這裡地方還是太小,不如去百元林吧,那裡倒是一個練身法的好地方。」

收拾收拾東西,夜凡順著北大街出了城向百元林的方向走了去,他務必要在族比之前將夜影步練出一些成就,他族中的人那些人,可都盼望著他出醜呢,他自然是不能太過讓他們失望。

而與此同時,在武羅帝國東邊,一座恢宏的大山屹立,整座山直插雲霄,雲霧繚繞,頂部有著霞光若隱若現,左邊金環獻瑞,右邊水泄中堂,前瞻華亭鶴宇,后附翠山枕玉,山上隱約有著房屋樓閣,可謂是仙山瓊閣,美不勝收。

這裡就是武羅帝國最神聖的地方,三聖山。

三聖山,也是三聖宗的所在地,能夠來到三聖宗,就代表著你已經拿到了通往強者的門票。

因為三聖宗不但招收弟子條件苛刻,而且已經有近七千年的歷史,底蘊之豐厚遠勝十大家族,實力之強勁凌駕於皇族之上。

就連武羅帝國當今帝王都是這裡的學生,這裡是整個武羅帝國的聖地,是無數王權貴族擠破頭都想將孩子送進來的地方。

不過,三聖宗只招收天才,他們的招收規定是在十四歲之前達到淬體七重且通過天源路者才有資格。

曾經有著貴族想仗著自己位高權重將孩子送進去,不過直接是被趕了出來。

之後他想動用自己的權利對這裡進行一些恐嚇,不過第二天全國上下就收到了他被滅門的慘案,一時間舉國震驚。

武羅帝國帝王立刻下令,對聖宗不敬者,誅九族。

從此,三聖宗在武羅帝國內的地位一直達到頂峰。

而就在這三聖山中,一道石門緩緩開啟,石洞內傳來了厚重的腳步聲,「噠噠噠!」

這人身高竟然兩米以上,宛如鐵塔一般,渾身上下散發著猛獸一般的氣息,這個人**著上身,那如同虯龍般的一道道傷口布滿著他的身體,這些都是他常年與真獸搏殺形成的。

他的肌肉在太陽的反射下射出鋼鐵一般的光芒,那充滿著暴力狂野的肌肉不斷衝擊著人的視角。

他站立了片刻,長嘯了一聲,就在那一剎那,一股強悍的波動從他體內涌了出來,如同一尊魔神,轟雷般的長嘯震的彷彿整座聖山都在顫抖。

長嘯聲在山間久久回蕩,鳥獸皆驚。

這是,一道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恭賀師尊出關,弟子在此等候多時了。」

那是一位身著銀袍的青年,整個人一頭烏黑的頭髮,面龐俊朗,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而且,他與夜凡隱隱有些相似,這位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夜家的大少爺,號稱夜家數百年來的絕世天才,夜珂。

兩年前他便以優越的天賦進入到了三聖宗修鍊,而且深得三聖宗屠雄聖尊喜愛更是將他收為了弟子。

這位俊朗的青年與哪位鐵塔般的中年人完全是向著兩個極端發展的,他倆走在一起會讓人很難想象這是一對師徒。

這位高大的中年人自然便是屠雄聖尊了,他此次閉關已有一年之久,而且氣息愈發強橫,顯然是實力大進。

屠雄看了眼夜珂,「有消息了?」

夜珂咽了口唾沫,師尊僅僅盯了他一下,他幾乎就要背氣過去,他這位師尊如今愈發恐怖了。

不過他沒有絲毫疑遲,立馬答到,「有消息了,他好像就躲在夜家,我真沒想到,他竟然在我們夜家躲了這麼多年。」

屠雄聖尊猛然轉了過來,盯著夜珂,夜珂瞬間感覺如同被一隻凶獸盯上一般,頭上已經滲出了水珠。

片刻后,屠雄尊重哈哈哈大小起來,「好!你做的不錯,拿著這個,去換你想要的東西吧。」

夜珂看到遞來的東西,眼中絲毫不加掩飾的興奮,那是聖尊旨,用此物就連王介功法都可以換到,他夢寐以求這東西很久了。

「弟子謝過師尊,哦對了,師尊,九天之後,我們夜家就要開始族比了,我想回去一趟。」

「族比?沒問題,你可以回去看一下,順便也可以物色些天賦好的族人,來年通過天源路,便可以拜入我三聖宗。」

夜珂連忙點頭稱是,「師尊,天源路還有半年開始,弟子即刻就啟程回家,挑一些好苗子。」

屠雄擺了擺那如同鐵簸箕一般大手,「嗯,你下去準備吧!」

夜珂應了一聲,恭敬的退走了。

在下山的路上,夜珂眼中有著忍不住的興奮,「哼,有了這個,月凌雪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看你那什麼與我斗?」

「還有,我真真有些想念我那可愛的廢物弟弟了,不知道他能否能活過這次族比呢?真叫人期待啊。」

山頂上,屠雄聖尊嘴角掀起了一抹詭異的弧度,「呵呵,龍百瀾,躲了這麼久,終究還是被我找到了,這次你無論如何也要將東西交出來了。」

說話間,屠雄聖尊的高大身影竟然就詭異的消失在空氣中了,只有那飄渺的聲音還隱隱回蕩在山頂。 百元林內,原本應該寂靜安寧,然而這幾天百元林內的則是有些雞飛狗跳,牲畜不安。

不是一棵棵大樹時不時的被打斷轟然倒塌,就是突然有個人突然飛上樹枝與鳥兒蹲在一起。

「星辰拳!」一聲清朗的暴喝之下,一棵與夜凡齊腰粗樹榦再次轟然倒下,樹上的鳥兒如同驚弓之鳥一般四處飛去。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自然就是那個正在一臉認真的粗布少年,夜凡了。

夜凡這幾日全部都是日出而練,日落而歸,真的累了就去小溪里泡一下,起來還是接著練。

這幾日他不僅練過了星辰拳法,而且還將夜影步練的小有所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