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它們引出來一些吧!」

在說話間,柳銘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冥鬼重刀,緊接著體內的生死真元轉化為死亡之力,隨著他揮起冥鬼重刀對著那一處山洞橫掃轟出。

一道足足有著一丈多長的死亡刀芒呼嘯間便轟入山洞之內,震耳的轟鳴瞬間從山洞之內響徹爆發,位於山洞口處的大地龍蜥都被驚動了!

吼!!

在這一擊之下,在地龍窟中瞬間響起好幾道憤怒的嘶吼聲,緊接著在狂暴的土屬性妖元涌動間,幾頭身形都有著兩三丈長的大傢伙,瞬間從山洞內沖了出來。

這些大地龍蜥通體都是土黃色,身上有著如同鎧甲一般的鱗甲覆蓋著,那鱗甲甚至還閃爍著淡淡的金屬性光澤。

而它們的背脊和尾巴都有著尖銳的骨刺,額頭上更還有著一根尖銳的獨角,那尖銳的獠牙和四肢的利爪,也都有著鋒芒閃爍!

據說大地龍蜥體內具有一絲稀薄的真龍血脈,所以頭上才會長出一根獨角,而這根獨角異常堅硬,還蘊含著極為精純的土屬性能量,可用於煉製一些特殊的寶器,所以這根獨角是大地龍蜥身上除了妖核之外,最為珍貴的材料。

而衝出來的大地龍蜥一共有七頭,每一頭幾乎都有著三階圓滿的妖元波動,在看到柳銘跟洛凌嬌兩人之後,便嘶吼著對著兩人猛衝過來。

「這些傢伙的防禦比較強大,但是獸魂就顯得比較脆弱,可以用靈魂力轟擊它們的獸魂,然後攻擊它們脖子或者小腹,那是它們的要害!」洛凌嬌看著猛衝過來的那幾頭大地龍蜥,迅速對著柳銘說道。

「這個我明白,動手吧!」

柳銘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在說話間從他眉心處直接掠出一道音魂刃,瞬間轟擊在最先沖向他的一頭大地龍蜥的腦袋上。

在這傢伙發出痛苦的嘶吼,身形忍不住一顫之時,柳銘直接展開『掠天步』,身形在一晃之間,便化為一抹殘影臨近這頭大地龍蜥。

隨著柳銘身後浮現出霸王虛影,在『天刀·霸王破』施展開之後,冥鬼重刀瞬間橫掃斬在這一頭大地龍蜥的脖子上。

那凌厲的刀芒在崩碎大片鱗甲之後,一把切入這頭大地龍蜥的脖子,差點就將這傢伙的脖子都給斬開了!

而這頭大地龍蜥在這一刀下,原本因為獸魂遭受攻擊所發出的嘶吼聲,也是戛然而止,隨著脖子被切斷,它的身子在抽搐幾下后便失去了生機!

短短瞬息間,一頭有著三階圓滿層次的大地龍蜥,就這樣被柳銘給瞬殺了!

雖然柳銘此時沒有展開『逆靈奪天』增幅修為,但他所爆發的戰力,已經足夠碾壓這些大地龍蜥。

畢竟,他的靈魂力可是達到元府境中期巔峰的層次,況且他還擁有強悍而霸道的噬靈魂火!

吼!!

在柳銘擊殺這一頭大地龍蜥之後,另外一頭大地龍蜥嘶吼間對著柳銘轟出一爪,在狂暴的土屬性妖元爆發之際,那利爪上更是涌動著驚人的妖元鋒芒!

但在下一刻,在這頭大地龍蜥這一爪要轟到柳銘之時,後者瞬間抽出冥鬼重刀,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而那一爪則是轟在他斬殺的大地龍蜥身上,瞬間將其轟飛出去!

而另外一邊,洛凌嬌的戰鬥方式也跟柳銘也大徑相同,在她的魂力蛻變成冰魄魂力之後,所能爆發的靈魂攻擊也是極為可怕。

雖然洛凌嬌的魂力強度只有靈竅境巔峰而已,但是以冰魄魂力凝聚成音魂刃進行攻擊,對這些三階層次的大地龍蜥也是具有極為可怕的殺傷力。

所以,當洛凌嬌爆發出強悍的魂力攻擊,再配合她本身就同樣可怕的戰力,這些行動比較遲緩,只是防禦有些強悍的大地龍蜥,面對洛凌嬌的下場依舊是被碾壓!

幾乎是在柳銘秒殺一頭大地龍蜥之後,洛凌嬌也隨之擊殺一頭大地龍蜥,緊接著兩人在另外幾頭大地龍蜥圍殺過來之時,再次爆發攻擊與之廝殺在一起,狂暴的能量波動不斷從這一處地方激蕩而起,廝殺隨之拉開序幕! 「這個不是問題,我只是想問……你確定要這麼做嗎?」葉皓軒定定的看著蕭海媚問道。

「確定,現在美顏的產品已經遠銷歐美,它缺乏的就是知名度,我想只有這樣才能提升美顏的知名度。只有提高知名度,才能趁熱打鐵,把美顏做大。」蕭海媚道。

葉皓軒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蕭海媚所說的不錯。現在美顏的聲望如日中天,沒有聽說過它的人還真的不多,但美顏只是一個新近崛起的公司,知名度不高。也只有上市,才能打響美顏的知名度,讓它一舉成名。

「好,這件事情我回頭找武老走動走動關係,應該不是問題。」葉皓軒沉思了片刻便點點頭應了下來。蕭海媚向來有想法,聰明大膽,敢做敢拼,這一次也確確實實的是一個好機會,不能錯過。

「謝謝你,咯咯,姐姐真的沒有白在你身上大把撒錢。」蕭海媚嬌笑一聲,有些挑逗似的挑著葉皓軒的下巴。

就在這個時候,蕭海媚的手機響了,她拿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她向來什麼事情都不避諱葉皓軒,就算是接電話,也是當著葉皓軒的面。

只是剛剛說了幾句話,她的神然劇變,原本言笑盈盈的臉微微變得蒼白,雙眼顯得有些空洞。

「怎麼了?」葉皓軒吃了一驚。他很少見蕭海媚這麼失態,看她的樣子,似乎是有些恐懼,他拿過蕭海媚手中的手機,只見上面已經提示了盲音,通話記錄里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碼。

「媚媚,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葉皓軒沉聲問道。

「他又來了,他真的是陰魂不散。」蕭海媚喃喃的說。

「誰?」葉皓軒問道。

「謝心傑。」蕭海媚艱難的說出了這幾個字。彷彿這個名字是她一直揮之不去的惡夢一般。

「那個混蛋,他怎麼又回來了?看樣子,上一次我下手太輕了,對他太仁慈了。」葉皓軒神色驟然變冷,這個謝心傑,還真的陰魂不散啊。

「他約我在帝景宮見面,如果不去的話後果自負。怎麼辦?」蕭海媚定了定神,有些六神無主的說。

總裁強制愛 謝心傑是蕭海媚的前夫,也是她心中揮之不去的惡夢,之前如果不是葉皓軒,她這輩子幾乎都要毀到那個人渣的手裡,所以她心裡一直存在有陰影。她現在以為她早就擺脫了以前的惡夢,但是沒有想到那個人渣又象是陰魂一樣的纏了上來。

「不要擔心,區區一個謝心傑而已。我陪你一起過去見他,我要看看他到底在耍什麼花招,如果他敢對你有一點不恭,我保證能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葉皓軒攬著她的腦袋安慰道。

蕭海媚努力的點點頭,她伸出雙手,把葉皓軒環抱在懷裡,這個男人,是她現在唯一的依靠。

帝景宮一間包廂中,謝心傑打扮的人模狗樣的,他一襲西裝革服,這身西裝是法國著名的某西裝大師為他量身打造。而他的手腕上帶的勞力士則是世界限量版,每一塊都價值不菲。

在清源最後一次見到謝心傑的時候,他就象是一個喪家之犬,被葉皓軒教訓的象孫子一樣,只是沒有想到他搖身一變又變成了一位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天知道這個人渣到底又傍上了哪個大人物的大腿。

葉皓軒和蕭海媚趕到的時候,這孫子在拿著一瓶價值不菲的紅酒在牛飲,他的行為暴露了他暴發戶的本性。

「呵呵,這不是我們的蕭總嗎,好久不見了。」

看到蕭海媚進來,謝心傑哈哈一笑,把手中的酒瓶丟到了一邊,他直接忽略了葉皓軒。

他看向蕭海媚的目光里多了一絲驚艷,他一直沒有發現,這個女人原來這麼有味道,他現在有些後悔當初那樣對她了。

「謝心傑,你到底想幹什麼?」蕭海媚冷冷的說。

「不幹什麼,只是那麼久沒有見你了,想你了,所以就約你出來坐坐。」謝心傑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我跟你的夫妻緣分已斷,我這次之所以來,也就是為了來告訴你,以後不準在打擾我的生活,我跟你沒有一分錢的關係。」蕭海媚冷冷的說。

「唉,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麼個薄情寡義的人。」謝心傑故做遺憾的嘆了一口氣道「現在你的公司做大了,就翻臉不認人了,如果讓別人知道美顏的總裁是這麼一個人,外界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你。」

「謝心傑,你也有資格說薄情寡義這幾個字?」蕭海媚冷笑了一聲,對這個人渣她感覺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當初這人渣做的事情人神共憤,他竟然還有臉說自己薄情寡義?

「怎麼,我說錯了嗎?現在美顏總價值是一個天文數了吧,怎麼不見你接濟接濟你的前夫?」謝心傑厚顏無恥的說。

「你還是個男人嗎?」葉皓軒終於忍無可忍了。

「你這個混蛋給我閉嘴。」

謝心傑恨恨的盯著葉皓軒,他無法忘記是誰破壞自己的大事,他也更無法忘記葉皓軒當初給他的折磨,如果不是這個混蛋……自己也不至於會走到這一步。

「該閉嘴的是你吧,不管她以前跟你有什麼關係。但是她現在是我的女人,這是她最後一次見你,目的就是為了告訴你,以後不要在打擾她。你現在有話就說,有屁就放。」葉皓軒沉聲道。

「你給我閉嘴,這是我跟她之前的關係,你最好不要插手。我警告你,不要把我當成以前的謝心傑,我身後的人你得罪不起。」謝心傑指著葉皓軒喝道。

只是他這個動作登時把葉皓軒惹毛了,葉皓軒一把抓住他的右手,輕輕一撇,咔嚓一聲輕響,伴隨著謝心傑的一聲慘叫,他的一根手指已經被葉皓軒硬生生的扯斷。

「你敢動手,你知道我的靠山是誰嗎?說出來嚇死你,你竟然敢弄斷我的手……」謝心傑忍著疼痛對葉皓軒狂吼道。

「說說是誰,說不定我認識。」葉皓軒冷笑一聲,一把將謝心傑推到了一邊。

「蕭海媚,你最好把你的姿態放低一點。這裡是京城,不是清源,你真的以為這個小白臉可以保得了你?」謝心傑獰笑著盯著蕭海媚道。

蕭海媚攔住即將上去暴打謝心傑的葉皓軒,然後冷冷的盯著謝心傑說:「我對你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不管你背景有多大,我只想對你說一句,以後能滾多遠就滾多遠。」

「呵呵,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的不顧及一點夫妻之情?」謝心傑忍著手指的疼痛獰笑道。

「你我之間,還有夫妻之情可言嗎?」蕭海媚笑了,她冷冷的說「給你一個機會,把你今天的目的說清楚。」

「好,我叫你來也不是為了破鏡重圓。你現在的美顏前身有我的股份,現在我不要別的,就要我之前的那些股份。」謝心傑喝道。

「你腦袋被驢踢了吧。」蕭海媚冷笑一聲:「之前離婚的時候,你凈身出戶,在說,美顏是我一手打造出來的,跟你有毛的關係?你敢在無恥一點嗎?」

「我就是這麼無恥,你又不是第一次認識我,給股份,我們的事情就此扯平,你小白臉弄斷我手的事情我也不追究了。否則,我保證你明天會看到他的屍體撒遍京城。」謝心傑冷笑道,提到股份,他的手似乎不那麼疼了。

「謝心傑,如果這就是你找我的目的,那我只能說你這個人無可救藥了。」蕭海媚搖搖頭,挽著葉皓軒輕聲說「走吧,以後這個人死了也跟我們沒有一點關係。」

「蕭海媚,你真的不給?」謝心傑冷笑道,他似乎一幅吃定了蕭海媚的樣子。

「多跟你說一句話,我都感覺噁心。」蕭海媚冷冷的說。

「如果你不給,我保證這些照片,明天一早就會流遍互聯網。哈哈,我以前和你是夫妻的時候拍的特寫,你還不知道吧。」謝心傑冷笑一聲,他甩出一大堆的照片。

這些照片都是蕭海媚和謝心傑在一起的照片,她神情震驚,她和謝心傑結婚幾年,從來不知道他這個人竟然變態到這種地步,竟然悄悄的偷拍下兩人房事的照片。

「哈哈,我要讓所有的人都知道,美顏國際的老總,在床上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蕭海媚,一日夫妻百日恩那,我相信會有很多人會對這照片感興趣的。」謝心傑得意的大笑。

「照片是合成的。」葉皓軒拍拍蕭海媚的肩膀。

蕭海媚微微怔,剛才她怒氣攻心,根本沒有想到去鑒定那些照片,經葉皓軒一提她才注意到,這些照片是經過PS高手合成的,每一張照片仔細分辨的話都會找到痕迹。

「就算是合成的,但有些人也會相信的。哈哈,我想有很多人會很樂意欣賞美顏國際女總裁在床上的玉照的,很榮幸,男主角是我。」謝心傑大笑了起來。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現在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葉皓軒冷冷的說。 第311章失聰

楊間和許峰兩個人前一刻還在針鋒相對,一副你瞅我不順眼,我瞅你不順眼,準備擼架的姿態。

但隨著馬路附近的山林之中傳來那聲幽幽的哭聲時,兩個人卻是不約而同的停下了爭執,幾乎是下意識的神經緊繃起來,看向了那個哭聲傳來的方向。

這個哭聲代表著什麼彼此都很清楚。

哭墳鬼就在這附近。

而且很有可能已經盯上了自己這些人。

之間從許峰和那個鴨舌帽男子的對話之中就可以分析的出來,從公交車上下去的鬼雖然是有幾率離開,但也是有可能下車的鬼並未徹底離開,還在這附近徘徊。

眼下這種情況就是後者。

「這個時候你別搞事,有什麼事情之後公交車上解決。」

許峰冷冷的說道,他不再理會楊間,而是轉而留意起了那個哭聲。

「那也得看你能不能活著回到公交車上了。」楊間輕輕一笑,對他這種威脅並不放在心上。

面對鬼他十分忌憚,但是面對人,他覺得自己現在是有囂張的資本。

只可惜,自己面對鬼的時候比面對人的時候要多,很難有囂張狂妄的機會。

「真不知道你這個新人哪來的勇氣,你也是當過馭鬼者的人,對於厲鬼的級別劃分不會不清楚,這東西靠哭聲就能殺人,再具備一定的自我遊走性,如果放在外面的話直接就能定義為A級,這種級別的鬼總部的檔案里都沒有收錄多少,能單獨解決這種級別事件的馭鬼者,國內掐著手指都能算出來。」

許峰也是非常有經驗,一眼就將這哭墳鬼直接定義為A。

除了難得爆發的S級靈異事件,目前為止A級靈異事件已經算是最高級了。

「身為新人,你根本就沒有可能接觸的了這類事件,想說大話,你還不夠格。」

楊間冷靜道:「你這樣貶低新人,是覺得自己活到現在很了不起么?有時候馭鬼者可不是看活的時間長短來判斷強弱的,你有能力的話早就下車了,幹嘛一直被困在鬼車上面。」

「都別說話了,這個時候還有工夫對噴,也不看看什麼情況,哭聲已經傳過來了,想辦法自保吧,撐過這一次襲擊,等到公交車再次發動我們就安全了。」鴨舌帽男子這個時候非常嚴肅的說道。

現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兩個人突然腦袋一熱鬥了起來。

否則出現了意外,搞不好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嗚嗚~!」

哭聲依然不停的在附近響起,聲音乾澀,嘶啞,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處處透露出一種莫名的詭異,之前剛聽到的時候還沒有什麼,但是隨著哭聲的繼續響起,楊間莫名的有種也想跟著一起哭的感覺,

眼眶裡已經有眼淚在打轉了。

嚴肅的臉上也開始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種悲傷的神情。

楊間感覺到了自己的這種變化,雖然極力剋制,可自身卻不受控制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如果繼續下去的話他很快就會和之前下車的那些人一樣跟著這個哭聲一起哭出來,然後就在哭聲之中死去。

沒有多想。

他往後退了一步,直接退回了自己的鬼域之內,試圖用鬼域隔絕這種哭聲。

哭聲並未徹底的消失,而是聲音一下子降到了最低,若有若無,如果不是認真聽的話幾乎是聽不到的。

「鬼域起作用了,雖然沒有完全隔絕這哭聲,但卻能消除大部分的影響……」楊間微微鬆了口氣。

自保的話鬼域的作用性很大,靠著鬼域他多次在靈異事件面前保住的性命。

只是靠鬼域的隔絕也並未完全有用。

才隔絕了沒有一分鐘,楊間就發現鬼域內哭聲又迅速的開始變大了,不知道自己是被那哭墳鬼針對了,還是所有人都是這樣,這種那詭異的哭聲本來就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增強的。

「大,大哥,你剛才怎麼突然消失不見了,這,這裡是哪啊,我想回家,我不想死在這裡啊,那個哭聲又出現了,現在怎麼辦?」

在鬼域內的張浩這個時候還沒有適應眼前這種情況,聽到那可怕的哭聲之後嚇得人都變了樣。

經歷了之後才知道這哭聲的恐怖之處。

其他兩個女生沒什麼好說的,抱在一起瑟瑟發抖,低頭啜泣著,看著樣子精神不崩潰已經算是很好了。

「來樣子你們很難活著離開這裡了,有什麼遺言的話趕緊用電話錄音吧,到了這個節骨眼,你們隨時都有可能會死,我也幫不了你們太多。」楊間瞥了一眼就沒有多理會。

三個普通人可以活到現在已經算是一種奇迹了。

拉一把之後也只能這樣了。

沒有成為馭鬼者,面對這種靈異事件真心很難存活下來,或許早點死對他們來說是一種解脫,好過時時刻刻遭受這種恐懼和威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