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知道想要文斌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需要下狠心磨練他,你的確已經做到了最好,我只是有些擔心,若真的有一天,文斌出事了,我爺爺,我爸媽會不會受得住,他們會不會怨恨我一輩子。」

雷正陽有些歉意的說道:「盈菲,這個我不能給你承諾,文斌作出這個選擇的時候,他就應該知道,進入揚天盟,雖然可以提升自己,變得更強,但也有可能被人斬殺街頭的,每個人做出選擇的時候,都應該承擔選擇的所有後果,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

每個進揚天盟的人都是想找到一條更快捷的崛起之路,但更多的人卻是成了戰場中的犧牲品,每一個成功的人,腳下踏著的都是血淋淋的屍體,這就是黑暗世界的殘酷。

北城幾戰,揚天盟死亡人數也不少,雖然誕生了幾大戰將,聲望在整個黑道響動,但那些死去的人,還有誰記得他們的名字,這就是現實了。

—————–

——————-

每天一萬二的更新,極需要大家的支持,大家不要吝嗇了。

什麼月票,推薦票,打賞,催更票,統統都都送上來吧 五顆星星?這是什麼官?袁世凱知道這肯定要比他在這裡見過的所有人的軍銜都要高,而且看周圍人對他恭維的態勢,想必應該是那位的公子少爺什麼的吧?

袁世凱又向後看了看,眉頭微微上揚,臉上露出一副驚異的樣子,不錯,袁世凱看到了自從開戰以來就全副武裝的cf士兵,其中兩個人跟隨著小希等兩名狙擊手去充當觀察手和通訊組,兩名士兵在門外站崗,嚴禁任何人出入,至於剩下的兩人,只剩下兩位美女了,小馨和小玲,他們現在也只能穿上防彈衣以及自己特有的作戰服裝,不過小玲倒是覺得自己的服裝作戰不方便,因此便賴著小馨將她的衣服做了一套給她,不過這樣兩人看起來也挺搭配的,樣子蠻養眼的。

原來這小子好這口,看來又是一個敗家公子,就算他老爹打出來了江山又如何?袁世凱實在是不相信連身邊護衛人員都是傾國傾城的美女的人能守的住,不過這也正好符合他的利益,那位的後人越草包越笨蛋就對他越有利,而且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他將會為自己送上一套完美的嫁衣,讓自己能有更大的空間去發揮自己的才能。

「呵呵,這位是?」袁世凱雖有猜測,但那也只是猜測,真實的答案也不是什麼謎團,只要一問便會知道,他不會傻的有機會了解對方的身世也不去做。

「袁大人,林大人,這位就是我們新一軍的軍長,也是目前海南的最高指揮官,王林五星上將。」高成在旁邊小聲提醒道。

身為小黑屋第一批成員,怎麼能看不出袁世凱的想法?這傢伙一定是覺得軍長是個敗家子,只會玩弄女人,就連警衛人員也是美女。這種想法其實不只是他袁世凱一個人有,當初高成也有這種想法,但是在這兩位美女講解,並且親自演示和他們對練以及帶隊攻防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這兩位美女不僅僅是表面上的好看,而且還都是棘手的傢伙,身上的本事並不是他們可以相比的,直到後來幾年的學習中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十名教官中,有五人都是軍長的貼身護衛,而且這五人論單兵作戰能力,絕對是王者中的王者,聽說軍長身邊共有十個這樣的護衛,八男兩女。雖然很懷疑軍長是怎麼把這些人拉到自己身邊,並且這麼忠誠於他的,但身為一個軍人,很理智的將這一想法深深的埋在了心中。

「什麼?軍長?」袁世凱的腦袋朦的一下變的有些空白,在之前的談論中知道,對方在這裡只有一個軍,但具體的編製人員數量還不太清楚,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絕對有上萬人。

既然這裡有一個軍,那麼這裡的最高指揮官肯定是軍長了,雖然他們的編製有些不同,但不能否認的是,這種編製的確很適合軍隊,既容易管理又容易調遣。不過此時見到了這個年輕的小夥子,並且讓自己認為是個敗家子的人就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袁世凱一時有些吃不消,如果說他是那位的公子的話,那麼他相信那位既然積累了那麼多的資金,年紀肯定要比自己大上五到十歲,上位者操勞的事情比較多,對身體的要求也比較高,袁世凱覺得只要自己能等到那位死了,那麼將會有自己的舞台出現。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千想萬想的也沒料到這傢伙竟然會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如此年輕,僅有二十多歲的年齡,這叫自己如何等的了?是降還是走?一時間袁世凱腦袋裡出現了一條十字路口,到底該往哪邊走呢?

「林大人,袁大人,在下不喜歡拐彎抹角,有什麼事喜歡直來直去,今天在這裡我也就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是戰是降二位好給個痛快話,你們也看了我們的防禦陣地,回去之後好儘快的安排進攻戰術,以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這裡事情還多著呢。」王林表面上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結果,但內心卻是逼著兩人投降,或者是變相的逼著兩人投降,他要的就是兩人回去一人,派出一隊士兵前來攻打,然後自己在展現出自己的實力,迫使他們不得不降。

「王大人,這件事情來的有些太急了些,請容許我等商議幾天再做決定。」袁世凱緩緩說道,從現在開始,他有些懷疑林泰曾告訴他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了。

「袁大人,在下剛才也說了,是戰是降還請給句痛快話,我不喜歡浪費大家的時間。」王林繼續追問道。

「這不是件小事,我等不能草率決定,那是對數萬將士們生命不負責。」袁世凱繼續說道。

「呵呵,我明白袁大人心中所想,不如我們來場對抗演習吧。」王林將自己早已推某好的計劃說出,先前的做法全是為了現在的鋪墊。

「對抗演習?」林泰曾與袁世凱二人一同驚訝的說道。

「是的,對抗演習,不過這場演習還是會死人的,我又不希望看到大漢民族的人在這場演習中死去,所以請二位大人回去之後,將那些混在北洋軍中的滿清公子們挑出來進攻,那些人都什麼德行大家都知道,另外你們也不要告訴我北洋陸軍裡面沒有貴族士兵或者軍官。」王林微笑著說,似乎這已經是決定好了的事情,現在再說的只是條件而已。

「王大人,你覺的這樣公平嗎?貴族士兵什麼德行你也知道,你覺的那些貴族士兵們能打得過你們嗎?」袁世凱有些著急了,急切看一下新一軍的真實實力是他想要的,而且在不犧牲自己精銳士兵生命的情況下能看到更是他想要的,但是讓那些貴族士兵們來進攻就有些為難人了,這裡的陣地構造的如此嚴密,別說那些貴族士兵了,就連自己真正的精銳士兵也不一定能打的過來。

「袁大人還是太心急了啊,聽我把話說完再做決定也不遲。我允許你們的兵力是我們的十倍,也就是說如果你們出一百個人,我們最多只能出十個人,依次往上推,袁大人覺得這樣可以嗎?」王林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副極為詭異的笑容。如果這樣的條件還不答應,那他就是個傻蛋,在這裡時代以十倍的兵力來進攻,勝利的機會絕對不低。

「好,林大人你帶我手令回去交給芝泉,要他找五百個貴族士兵,另外把這裡防線的情況都告訴芝泉,他會知道怎麼做的。」袁世凱狠狠的點了點頭,將回去布置任務的事情交給了林泰曾,他要在這裡看一看王林到底有什麼資本在這裡橫行?如果這能以少十倍的兵力贏了那些滿清貴族士兵,自己投降了又如何?重要的是自己見到了他的真實實力。

林泰曾點了點頭,接過了袁世凱的手令便隨著兩名海軍士兵踏上了歸程,心中同樣充滿了期待,但又為王林的做法感到一些不理解,不知道他到底是胸有成竹還是意氣用事?在這場所謂的對抗演習結束之後便會知道真象。 對於宋文斌,雷正陽已經做到了該做的,揚天盟也不可能為他做出例外,這不是雷正陽的性格。吞噬小說網零點看書

三天之後,許四、孫虎石順利幾人在雷正陽的帶領下,來到了雷家的研究室,在這裡看到了花韻霞,雖然當初在尼亞國的時候,他們之間都已經見過,但時間卻已經過去一年多了,不過花韻霞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孫虎。

當初孫虎可是在她身邊保護了幾個月,驚喜的叫道:「是虎,沒有想到以前的破孩子,現在已經都長大了。」

可不是,一年前的時候孫虎才剛剛踏入這個圈子,青澀而嫩稚,但是現在,無論孫虎出現在哪裡,都沒有人敢覷他,他的身形高大威猛,臉色冷漠,身上無時無刻不帶著濃濃的戰意與殺機,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強悍的人。

「花姐,見到你很高興,我也沒有想到,竟然可以在這裡看到你。」

花韻霞看著雷正陽笑道:「姐夫,你是想讓虎進行第一次實體開吧,看樣子我也要努力了,虎可是對我有恩,我不能恩將仇報的。」

雷正陽沒有理會這女人的嘰歪,就算這第一人不是孫虎,花韻霞也要努力做到最好,這可是他重生以來,最渴望到來的一天,因為這金龍力量的軟體,對他實在太重要了。

等到金龍被激醒,那這片區域的力量,怕是不再屬於月兒,而是屬於金龍了。

雷正陽回頭特別的交待道:「虎,你不要抗拒,順其自然,就如進入夢境一樣,任心緒翩飛,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這可以算是一個未知的試驗,在沒有實體成功獲得力量之前,雷正陽都不會徹底的放心下來,所以孫虎的第一次,就猶為重要。

「姐夫,整個開過程大概需要三天,虎留下來就行了,你們可以走了,三天之後過來接他,這三天我會守在研究室寸步不離的。」

孫虎躺入了恆溫箱,花韻霞開啟了開軟體功能,月兒的臉上帶著幾分頑皮,開始了輸入數據,而研究室里燈火立刻撲騰閃爍,看樣子強大的電力終於開始運轉了,而視屏中的孫虎,已經陷入了虛幻的境界中。

這的確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所以雷正陽並不准備也在這裡等上三天,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倒是隨著他一起來的幾人都有些好奇與不解,連冷悠然也問道:「雷少,就這樣的硬體設施,就可以提升人體的潛能,真的可以么?」

石順利也說道:「雷少,虎三天後出來,真的變得更強大?」

這也是眾人渴望想要知道的問題,雷正陽解釋道:「這款潛能開儀雖然可以提升人的力量,但也要看機緣與各人的體質,有些人可以提升,有些不能提升,有些人提升得很大,有些人提升得很,這具有不定性。」

「而且這開儀真正的力量還沒有覺醒,如果有一天它覺醒了,那他會自動的挑選可以提升的人,不需要試驗這麼麻煩了。」

「覺醒?老大,怎麼你說的像是科幻電影一樣?」

雷正陽搖頭笑了笑說道:「好了,現在什麼話也不要說,待虎出來之後,讓他親自給你講,或者那種體會還深刻一些。」

三天,就等三天之後吧

眾人回到了揚天盟,而雷正陽被冷悠然拉著回到了清華別墅,沒有辦法,知道雷正陽回來,家裡幾個妹都亂套了,冷悠然受她們所託,要把雷正陽拉回來,這麼久不見,回京了竟然不來看看她們,莫非心裡就從來沒有想過她們么?

冷悠然當然也想雷正陽過來,這幾日雖然相處的時間比較多,但是卻沒有私自的空間,男女之間的思念,除了情話,還需要實際的溝通的,所以今夜,她想讓雷正陽住在這裡,讓她有一個表現的機會。

現在不是假日,清華別墅很安靜,冷悠然開了門走進去,立刻撥通了幾女的電話,雷正陽進屋坐了沒有多久,門口就已經傳來氣喘吁吁的呼吸聲,然後是洛洛的聲音傳來:「雷哥,雷哥人呢?」

洛洛出現了,幾月不見,這個女人變了很多,最大的改變就是以前的她像根瘦黃瓜,現在至少也像個茄子了,人長胖了不少,不對,也不能說是胖,是因為青春的育,她整個人開始豐滿起來,特別是胸部,都已經有了很強烈的惹火程度了。

「雷哥」看到雷正陽,就已經一個飛撲過來了,這一點倒是與之前一點也沒有改變,還是如此的孩子氣,如此的撒嬌膩人。

在洛洛的身邊,跟著兩女,正是孫雪呤與葉傾城。

孫雪呤沒有太多的變化,只是黑飄飄的披在肩膀后,卻是多了幾許城市的時尚美感,葉傾城卻是比以前似乎成熟一些,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了宋盈菲那種慧智的氣息,這會兒看到他,並沒有像以前一樣的,橫鼻子豎眼的挑毛病打擊,只是眸里精光一動,然後溫和的點了點頭,算是問好了,並沒有打擾到洛洛的依賴與親近。

在雷正陽的臉上左右各吻了三下,洛洛才滿足的從他的身上下來,叫道:「雷哥,你太狠心了,怎麼可以這麼久不來看我,洛洛都想死你了。」

雖然動作是一樣的,神態也是一樣的,連說話的語氣也是一樣,但對雷正陽的衝擊,卻是截然不同,因為這個曾經的女人,現在已經開始長大了,身體也育初有規模,如此的親膩,讓雷正陽的腦海里,陷入了香艷的誘惑中。

「雷哥出去做事了,擔擱了一些時間,這不前幾天才回來,若不是悠然拉我過來,我估計要先忙幾天才有空過來看你們,怎麼樣,大家都過得好么,雪呤,你呢?」

孫雪呤從走進門,就一直看著雷正陽,這會兒被他一問,倒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答道:「我很好,就是被洛洛纏得頭疼,這丫頭太想你了,每天使勁的叫喚,真是讓人有些受不了。」

冷悠然笑道:「可不是,若說白天叫也就算了,這丫頭連晚上也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叫春想男人了呢?不過洛洛的確已經長得差不多了,如果正陽有興趣,今晚就把她這朵花給采了?」

洛洛把身體坐正,把胸脯挺得更是宏偉,似乎想要告訴雷正陽,她的胸已經很大了,她已經很成熟了。

雷正陽卻是笑了笑說道:「我與洛洛的承諾可是等她畢業之後,不然她就要罵我大色狼了。」

其實幾人都知道,不要說現在,就算是再早兩年要了洛洛,這丫頭也不會反抗的,這會兒說不定都已經做了母親了,雷正陽的堅持,並不是因為他不喜歡洛洛,只是不想傷害她,洛洛長相絕美,那副勾人的青春模樣,是男人都受不住的,更何況這丫頭總喜歡**他,好幾次差點勾出火來。

洛洛說道:「只要雷哥想,洛洛隨時都準備獻身,雷哥,人家現在每天吃木瓜,可都是為了你呢?」

豪門遊戲:搶來的新郎 冷悠然說道:「洛洛,你的胸不了,不要再大了,要是變成巨無霸,那以後會很麻煩的。」

洛洛看了雷正陽一眼,說道:「只要雷哥喜歡就好,我常看到雷哥偷偷的盯著悠然姐的胸脯,不就因為悠然姐的胸比較大么?」

冷悠然被嗆了,雷正陽也被嗆了,這個問題還真是不適合在這麼多人面前討論,說道:「洛洛啊,雷哥喜歡大適中的,這要看身材來的,若是一味的求大,那就失去美感了,現在的洛洛越來越美,我相信以後也是。」

洛洛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三女,問道:「雷哥,是不是像傾城姐一樣才叫完美啊,那以後我就向她學習了。」

雷正陽有些頭大,但真是有些怕了這個女人了,只得點頭,說道:「差不多就這樣子了。」

這一次葉傾城瞪了一個白眼過來,似乎在說,拿我來瞎比喻,欠罵了是么?

但是在她的心裡還有另一個不能泄露的想法:知道本姐的身材完美了吧,以前不姐是飛機場么,現在你還敢這麼說么,本姐可是36d了。

冷悠然止不住的笑道:「洛洛向傾城學習就對了,不管是身材還是氣質,或者說那些與生俱來的冷艷,都是最惹人心動的,只要洛洛學了一兩樣,yin*你的雷哥,那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看著雷正陽瞪眼過來,冷悠然立刻插開話題,叫道:「雪呤,正陽今天在這裡吃飯,咱們去做些好吃的,洛洛與傾城就陪他說說話,難得來一次,咱不能虧待他的,得把他侍候好了。」

這個時候,雷正陽的手被洛洛牽著,才有時間開口與葉傾城說話,當初離開京城去香港的時候,葉傾城可是還躺在醫院裡,的確是需要關心的。

「傾城,身體怎麼樣了,真是不好意思,當初有急事離開,沒有辦法去醫院看你,你現在還好么?」 鎮遠艦上,所有海軍水兵全部被帶到了各自的休息室或者儲物倉內,甲板上此刻站著的正是由段祺瑞挑選出的五百名全部由滿清貴族士兵組成的軍隊,他們站在這裡意氣昂揚,似乎就是戰場主宰而已。

不過他們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他們來軍隊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什麼刻苦訓練報效國家,而是負責來監視整個北洋軍隊的動態,以防不測,這是老佛爺由內心的對漢人的不信任所造成的。

不過這個袁世凱看起來也挺懂事的,每當有剿匪任務又或者什麼鎮壓任務的時候,總會先把這些滿清貴族士兵們給挑選出來,然後組成一營兵力,等到最艱苦的戰鬥過去了之後,到了收工的時候才會讓他們出來拿頭功,這也是滿清貴族士兵們為什麼樂的願意這麼配合袁世凱的原因,以至於今天就要被賣了還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段祺瑞點了點頭,看著這些以為又要去搶所謂的頭功的兵老爺們,覺的有些好笑,還真是以為什麼好事都會從天上掉下來砸到他們頭上,既然如此,那就再砸你們一次吧,直接把你們給砸死了就安心了。

段祺瑞將所有預定計劃與這些滿族士兵們說了一下,聽完這話之後,眾人怨氣連天,甚至連一個剛到部隊不到一年的小兵蛋子也敢直接開口大罵段祺瑞,而段祺瑞卻也不敢因此而還口,只能在心裡暗暗記下,不知待會你們去了之後還有沒有心思在罵我?

「段長官,你要給我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不然我會將這件事情如實的告訴老佛爺,一切後事就全由她老人家定奪了。」一名軍官站了出來,他是這裡的滿人最高指揮官,同時也負責將情報上傳。滿清八大族赫舍里氏人,赫舍里阿穆爾。

「阿穆爾大人,有些事情呢我覺的您還是聽我講完再做決定也不遲。」段祺瑞嘴角微微上揚,見赫舍里阿穆爾點頭之後繼續道:「袁大人現在可就在那邊呢,而且那邊有我們的人,他們差不多已經控制了五分之一的人,而我們對面的那片防區,正是他們所防守的區域之一,袁大人已經來了口信,說首先登陸海南的軍隊必須是滿族士兵,這個頭功必須是你們的,我們搶不起,也不敢搶啊。」

說到這裡,赫舍里阿穆爾兩眼直冒金光,恨不得現在就飛奔過去,有了這次頭功,家族一定會將自己視為金星,而且想要與自己搶地位的其他幾位兄弟就都要靠後站一站了,畢竟自己這個可是實打實的戰功,靠自己的努力一點點爭取來的。嗯,阿穆爾就是這麼想的,絲毫沒有在意這些功勞全部都是由漢人士兵們拚死流血所換來的,而且就算他們死了也是得不到任何東西的,名譽,金錢,一切都是浮雲。

「嗯,段長官,我明白了,你就放心吧,有我們八旗子弟在,這些反賊還翻不了天,我這就帶著弟兄們去滅了他們。」赫舍里阿穆爾一臉大義凌然的樣子,覺的這件事情好像沒了他們八旗子弟根本就完不成似的。

不過這八旗子弟兵,放在三百年前他還相信,因為那個時候的八旗子弟兵才是真真正正的士兵,也是一個個敢打敢拼的士兵,雖然段祺瑞與那些滿族人不同族,也不同心,他們來了被視為漢族再一次被異族統治的象徵。但是有一點不能否認,那就是當時的八旗子弟兵的確是一支強有力的作戰部隊,至於現在,不提八旗子弟兵還好,只要一提起便會成為人們暗地裡笑話的把柄,三百年前祖宗們的勇猛已經被這三百年來的榮華富貴所埋沒,他們,已經不再適合統治大漢民族了。

「阿穆爾大人,雖然那片防區是我們的,但還有一點需要注意,你們可能會遭到阻擊,不過人數不會太多,袁大人已經命令那邊防線陣地的士兵們全部撤下了陣地,那邊好像只有一棚人是那個賊首的心腹,到現在也還沒能被我們征服,所以你們去了一定要小心。」段祺瑞故作關心似的提醒道。

什麼?一個棚的敵人?這叫敵人嗎?我們好歹也有五百多口子人,滅了他們一個棚數十人還是沒一點難度的,自己幾斤幾兩自己清楚,更何況如果連這點人也滅不了的話,那他還有什麼臉面活在這個世上?

看著五百滿族士兵登船出發,段祺瑞臉上更像是笑開了花,站在鎮遠艦指揮艙內,與林泰曾談論著在那邊的所見所聞,因為他覺的,能讓袁世凱做出這樣的決定,那邊那位一定不簡單。

「報告,那邊正在登船。」瞭望手發現新情況后立刻報告,鎮遠艦的位置也是經過林泰曾回去之後調動過的,這個位置能讓位於指揮部內的袁世凱等人清楚的看到艦上情況。

「高成。」王林語氣頗重的喊著,戰爭就要開始了,他不得不認真起來,此戰既是立威之戰,也是測驗十大護衛戰鬥力的時候,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如果讓敵人衝破了防線,派上去兩個班,拿上四五挺機槍上去突突一陣就搞定了。

「到。」高成大聲回答道,苦練數年,就為了等著今日的到來,此刻他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只想在戰場上檢驗一下自己的實力,聽到王林喊著自己的名字,他便覺的自己的機會來了。

「命令你部,全體轉移238線陣地待命。」王林極為認真的命令道。

「什麼?轉移227線陣地待命?」高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238線陣地,是先前已經預設好的防守阻擊二線陣地,一線陣地自然是這裡,被稱為127線防禦陣地,227線防守阻擊陣地距離這裡並不遠,只有三公里左右,目的是為了防止敵軍一旦突破防線,戰士們可以迅速轉移到227線防守陣地拖延敵軍進軍腳步,使大部隊能夠從容的進入到在327防線設立的完備防禦陣地。

「執行命令!」王林故作用重口氣說道。

旁邊的袁世凱等人也被嚇了一跳,他這是要幹嘛?雖說先前說好了的兵力為自己的十倍以下,但袁世凱倒是覺的王林遵守不遵守這個規定沒什麼關係,袁世凱要看的是,王林投入了多少部隊,又用了多長時間才能解決這五百滿族老爺兵們,只有這些綜合數據才是他最想看到的。而現在王林將防線上的士兵們全部撤走,那戰線由誰來防?

「小馨,小玲。」王林看了看小馨,心中隱隱有股暗痛,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搖了搖頭,說道。

「是,指揮官。」小馨、小玲異口同聲的回答著,極為整齊,就像是一個人發出的一樣。

「你們去準備一下,告訴小希他們,這條防線由你們十個人來守。」

「是,指揮官。」

看著小馨小玲走出指揮部,王林內心深處暗暗說道,一定不要讓我失望。

ps:趁著晚飯時間碼的這張,晚上看下還有沒時間,如果有的話會在更一章,如果沒時間就只能等明天了。 葉傾城白了雷正陽一眼,有些嬌嗔的問道:「你現在才知道關心我啊,一走就是幾個月,不聞不問的,我還以為你已經不認識我們了呢?」

雷正陽說道:「那怎麼可能呢,我就算是忘記所有人,也忘記不了你們幾個大美女啊」

葉傾城臉色一紅,說道:「就知道油嘴滑舌,專揀好的說,喂,洛洛可是想得想得快要成為林黛玉了,這一次回來準備給她什麼補償啊?」

雷正陽搖了搖頭,說道:「最近還是有很多事要做,估計不能留在這裡太久,補償的事只能以後慢慢的還了,傾城,看到你沒事就真是太好了,怎麼樣,還沒有與家裡人和解么?」

葉傾城臉色微微一變,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裝著漠不在意的說道:「有什麼好和解的,反正就這回事,我的幸福我作主,他們要插手,我是不會回去的。35」

施洛洛說道:「雷哥,你不會忘記了吧,葉家人可是把傾城姐交託給你了,你有責任照顧她一輩子的,你剛才不也說了,傾城姐是世上最完美的女人,怎麼,你還不樂意擁有她么?」

「我偷偷的告訴你哦,最近追求傾城姐的男人很多呢,有幾個還找到了別墅,在門口放了很多玫瑰花呢,雷哥可不要讓人家捷足先登了,不然要是把傾城姐丟了,你就真的虧大了。」

雷正陽輕輕的笑了一下,看到葉傾城盯著他,不由解釋了一句,說道:「傾城的確是越來越有種女人的柔性,真的很美,那些男人追求你,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既然你決定掌握自己的幸福,我一定支持你,看上什麼樣的男人說一聲,我可以幫著給你家做工作。」

這話一出,葉傾城嘴巴都嘟了起來,這個男人是不是太沒有良心了,當初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可是被他帶離葉家私奔了的,現在竟在不聞不問的,不把她當回事了是吧

葉傾城看著雷正陽,說道:「怎麼,嫌我麻煩了,不準備履行諾言了是吧,當初你把我帶出葉家的時候,可是說過會好好的照顧我的,現在有些朋友看到我,還問我孩子是不是生下來了,雷少大人,你污衊了我的貞潔,現在就想把我棄之不理了?」

雷正陽立刻擺手,說道:「不會,不會,照顧傾城這樣的大美女,那當然沒有問題,不過上次的事也是沒有辦法為之,傾城應該不會介意才是,不然就真的影響你一生的幸福了,你知道,我這人名聲不太好,與我糾纏在一起,會敗壞你名譽的。」

「現在才擔心,是不是晚了一點,現在很多人都認為我葉傾城是雷家三少的小情人,再說了,我現在身無方分,用的都是你給的生活費,的的確確是在被你包*著,現在與你糾纏的女人少么,連人家宋盈菲這樣傳統的女人都願意給你當老婆,我這個小情人,也不過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情罷了。」

雷正陽笑道:「傾城,好了,咱們是最好的朋友,不要說這些喪氣話了,只要你需要幫助,說一聲,我都會馬上來到你的身邊,你知道,我是真心想幫你的。」

葉傾城心中有些微微的暖意,說道:「那好吧,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不客氣了,現在有時間么,帶我回去一趟吧,怎麼說名義上你是我的男人,是我肚子里孩子的父親,現在我也只有找你了,我要回去與家裡人把事情說清楚,如果他們真的不願意鬆口,那以後我就給你當小情人算了,反正與林家的那混蛋比起來,你還算是勉強合格,便宜他還不如便宜你呢?」

「好啊,好啊,雷哥,你又要有艷福了。」施洛洛巴不得,現在他們姐妹四人,大姐冷悠然已經成了雷哥的女人,二姐孫雪呤估計也跑不掉,她自己更是沒有想過要跑,只是這三姐葉傾城,卻是具有不定性,受葉家的影響太重了,若是她真的決定當小情人,那就真的太好了,她們四姐妹這輩子都可以不用再分開了。

「好了,過來吃飯,正陽,聽說你最喜歡吃紅燒排骨,雪呤可是為你做了一大盤,還有洛洛的糖醋魚,絕對正宗,大家快過來開動了。」

施洛洛一下子站了起來,拉著雷正陽的手,把他推到了葉傾城的身邊,小聲的笑道:「傾城姐,你看這種生活多好啊,有個高超廚藝的姐姐做飯,還有一個知冷暖的姐姐關心,你就下定決心吧,做雷哥的女人算了,找個時間入入洞房,像悠然姐一樣,現在多幸福啊」

葉傾城臉紅如酥,喝道:「不要胡說,洛洛你想入洞房,沒有人攔著呢,我才不會這麼便宜男人呢,想占我便宜,總得拿出點誠意出來吧」

「有,有,雷哥很有誠意的,你看他眼裡多深情啊,傾城姐就沒有感覺到么?」

「有么,我真的沒有感覺到,我覺得他那不是深情的眼神,倒像是色狼的眼神。」葉傾城一說完,自己首先忍不住的笑了。

施洛洛卻沒有覺得色狼有什麼問題,反而給了雷正陽找了一個理由,說道:「在傾城姐這樣的絕色美女面前,只要是男人,都想變成色狼的,這說明傾城姐姐的魅力大嘛」

葉傾城這些日子的確改變很多,越來越有女人味了,與以前那種爭鋒相對的小女人脾性絕然不同,也許那一次的住院,讓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吧

而且與以前那時的小女人打扮不一樣,這會兒的葉傾城越來越有種趨向都市流行的裝飾,她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再是學生,而是一個都市麗人,更有青春成熟的誘惑力。

「你們在說什麼呢,說得這麼開心。」看著兩女笑眯眯的走來,冷悠然不解的問道,自從葉傾城出院回來之後,她已經很久沒有露出這樣的笑臉了,這個男人不愧是清華別墅四人的頂樑柱,只要有他在,屋裡才有開心的歡顏,才有那種愛的溫馨。

以前的葉傾城對雷正陽態度如何,冷悠然不太清楚,但是出院后的葉傾城,那眼裡失神與失落交纏的思念,卻不經意的表露著她糾結的心,也許有些東西,都在慢慢的發生著改變。

「還不是為了傾城姐與雷哥的事,他們啊,就像是一對冤家,前段時間弄得傳言紛紛,說什麼肚子弄大了,害得我盯了傾城姐幾個月呢,沒有想到是騙人的,你說要是咱們別墅里多了一個baby,那該有多好啊」

洛洛這話一出,三女皆是崩潰,可以說是既羞又澀,冷悠然有些受不住的說道:「洛洛,生孩子可不好玩,很辛苦的,不過若是洛洛有這個意願,我作為大姐,倒是很願意支持的,相信雷家人也會很高興的。」

其實冷悠然都已經三十歲了,這會兒她是真的需要一個孩子,來填補心靈的這種空虛,情愛雖然寄托在雷正陽的身上,但是她也清楚,這個男人能給她的,並不太多,如果有一個小孩子,那她的生活會充盈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