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運,你要不要,入後宮為妃。」

他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但薛運立刻感覺到了。

這話,不是說給自己聽的。

她隨著祝烽的目光,也轉頭看向自己的身後,周圍那沉沉的夜色,好像圍上了一層厚厚的幕布,有一種讓人窒息的壓迫感。

她輕聲道:「皇上,你,是在跟什麼人說話?」

祝烽道:「跟一個,早就聽到了朕說話的人。」

「……」

「這個人,精彩絕艷,多智近妖,將倓國皇帝,南蠡王,北蠡王,甚至,將整個倓國都玩弄於鼓掌之中。」

「……」

「他那麼重要,可這麼多年來,卻從不現身,幾乎讓朕,都遺忘了他的存在了。」

「……」

「現在,該現身了吧。」

(本章完) 再次寒暄了幾句之後,楊天和慕青他們自然是留在了這裡,再過三天時間,就是傲威傭兵團的等級評定大會了,楊天和慕青被當做了特邀嘉賓,他們被安排居住的傭兵工會的區域之中,傲威傭兵工會在這個晚上氣氛顯得有些躁動,楊天來這裡的消息瞬間就傳開了,所以傭兵的心裡都焦躁不已,都期望著楊天可以出現,到那個時候,不管是利用什麼樣的理由,都要跟楊天戰鬥一場,以出出心裡的惡氣。

但是結果讓他們非常的失望,楊天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間之中,根本就沒有出來過,在這三天時間之中他過得非常的悠閑,不出去自然也就不會惹出什麼事情了,傲威傭兵工會的這些傭兵一個個恨的是牙痒痒,楊天是一個膽小鬼的傳言很快就傳開了。

「楊天,他們竟然都在那裡說你是一個膽小鬼。」趙岩雖然也沒有出去,但是那些傳言都像長著翅膀一樣的飛了過來,趙岩剛剛聽到這些傳言之後,就想要衝出去跟那些人理論,但是卻被楊天給阻止了。

「不要理會。」楊天只是說出了這幾個字,但是趙岩的怒火依舊沒消,楊天是膽小鬼?他們竟然說楊天是一個膽小鬼,難道他們的眼睛都瞎了不成?

齊樂雲看見趙岩依舊是那麼的氣憤,不由得笑了,「你生什麼氣?到底是不是膽小鬼那也是有機會證明的,到時候到底誰是膽小鬼就清清楚楚了。」

趙岩不由得一愣,根本就沒有明白是什麼意思,楊天悠閑地坐在那裡,慢慢的喝著杯中的茶水,示意趙岩坐在那裡,「要是出去理論的話,那麼別人正好可以抹黑楓葉,機會還有很多,也不要急在一時。」趙岩心裡的怒火這才消失了一些,心裡也是非常的感動,不管在什麼時候,楊天的心裡都想著楓葉,楓葉的那些傭兵心裡將楊天當做是神,果然是沒有錯。

「星級評定大賽上面,我肯定是要出場的,我不去找麻煩,那麼麻煩也會自己找上門的。」楊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齊樂雲則是無奈的搖搖頭,槍口沒有對準你你還要自己撞上來,既然他們非要送死的話,那麼楊天也不會客氣的。

三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傲威的傭兵將楊天的形象貶低得一文不值,什麼虛有其表,什麼怕死,什麼膽小鬼之類的話語都朝著楊天的身上按,,楊天都不為所動,根本就不出門,這樣的結果讓傭兵覺得楊天也不過如此,傲威的那些傭兵團原本就對楓葉搶奪了自己的生意感覺到不滿,當然要儘力的貶低楊天了,只要將楊天給毀了的話,那麼楓葉就自然地玩完了。

就這樣三天之後,外面的傳言是鋪天蓋地的,趙岩知道楊天的心裡是自有打算的,但是還是非常的生氣,要不是楊天表示不要在意的話,他早就衝出去跟那些人拚命了,沒有人可以這麼肆無忌憚的貶低楓葉的少爺。

星級評定的這一天,傲威傭兵工會之中是熱鬧非凡,傭兵一個個都是熱血高漲,對於楓葉的怨氣在這個時候似乎也發泄了出來,外面是人來人往,傭兵一早起來都是精神抖擻,楊天從窗戶口朝著外面看去,看著外面那些興高采烈的傭兵,神色沉靜。

「我們走吧。」這時候慕青走了進來,開口說道,楊天的目光掃去,這一瞬間慕青感覺到一股冷意,是從心底升起的冷意,但是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楊天。」慕青不確定的喊道,楊天朝著他看去,雙眼之中是閃閃光芒,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從慕青的身邊走過,慕青一時之間就愣在了那裡,好久才回過神來,最後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看來楊天的好脾氣也是有限度的。

呼聲漫天,人聲鼎沸,楊天剛剛的走進比賽場地,就感覺到熱浪朝天,這樣的場景讓楊天響起了多年之前的情景。在藍卡帝國還在的時候,在亞蘭傭兵工會之中,他帶領著楓葉傭兵團邁出了第一步,就是參加星級評定大賽。同樣是跟著差不多的場地,同樣是一些熱血沸騰的傭兵,同樣的是喊聲震天,星級評定大賽不管是在哪一個帝國,都是傭兵工會的頭等大事,都代表著有些傭兵團會冉冉升起,有些傭兵團會黯然落幕。

此時基特會長早就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坐好了,滿臉帶著斯文的微笑,看著下面熱血沸騰的場景,上次那個出言不遜的男子也坐在他的身邊,看來他的職位似乎是副會長,看見楊天走過來之後,基特微微一笑,,做出了一個手勢,身邊那個男子滿臉陰沉之色的站起身來,將慕青和楊天他們領了上去,這樣的高台楊天並不陌生,都是傭兵工會的只不過是不同的帝國而已,這裡的設施幾乎都差不多,這裡是全場最高的位置,有人上去自然是會引人注目的。

慕青滿臉微笑的坐下,齊樂雲則是抱著妖妖坐了下來,緊接著是趙岩,而小東西自然是待在楊天的肩膀上面,小眼睛看著檯子下面熱鬧非凡的場景,似乎是非常的好奇,楊天剛想要坐下的時候,不想基特一揮手,全場立刻就安靜了下來。楊天只得站在基特會長的身邊,感受著四周傳來的眼神,基特會長微微一笑,開口說起話來,看起來這麼斯文的一個人,但是說話的聲音卻是非常的洪亮,傳遍了比賽場的每一個角落。

「今天是傲威傭兵工會的一個大日子,大家都非常期待的星級評定大會,我知道此時你們都已經等不及,有些躍躍欲試了,但是在這之前,讓我介紹一下尊貴的客人,他你們應該不會陌生的,他就是楊天。」

基特滿臉微笑的說著,在說完這些話之後,全場依然是非常的寂靜似乎是有些冷場了,但是基特會長根本就不以為意,「楊天,你來跟這些傭兵說幾句。」基特會長瞬間就將楊天推上了前台,楊天淡淡一笑,沒有絲毫的扭捏,這樣的情況讓基特會長目光微閃。

楊天朝著前面走了一步,四周的目光立刻朝他掃來,全部聚集在楊天的身上,楊天的嘴角微微一扯,他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有人似乎就等不及了,「你就是那個楓葉一直掛在嘴邊的楊天?」一個很大的聲音傳了過來,楊天的眉頭微動,沒有說什麼。

「楓葉的那些人將你吹成了神,我看你也不過如此啊。」

「就是啊,在傭兵工會這些天,也沒有看見你有膽量走出來,什麼神啊,我看是一個屁神。」趙岩一聽這些話就要衝上去,但是齊樂雲飛快的將他給拉住了,,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衝動,這裡可是在傲威的傭兵工會之中,趙岩使勁的咬咬牙,僵硬著身體坐在了那裡,使勁的壓制著心裡的怒火。楊天依舊沒有說話,就站在那裡,台下的非議之聲立刻就排山倒海的壓來。

「楓葉的人竟然還有臉站在這裡,搶我們那麼多的生意怎麼也沒有看見你們要臉。」

「楓葉的都是一些厚臉皮,你們看見這個楊天嗎,站在這裡也不說話,喂,你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全場響起了一陣鬨笑聲,全場的鬨笑聲之中帶著無盡的惡意,楊天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難看,而基特會長也沒有要給他解圍的意思,就安靜的站在那裡,任由那些傭兵破口大罵,趙岩此時是氣的滿臉通紅,齊樂雲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裡,目光停留在楊天的身上,慕青坐在那裡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而那位副會長的臉上露出了陰沉沉的笑意,很明顯看見楊天現在這個樣子,他心裡非常的高興。

「他就是一個膽小鬼,估計他爹娘沒有好好地教育,為,你爹不會也是一個縮頭烏龜吧?」

楊天的眉頭一動,目光朝著那裡看去,在一陣鬨笑聲之後,那個人繼續開口說道:「都說楊家是一個什麼樣了不起的家族,我看也是言過其實了,三天時間都躲著不出來,我看楊家都是一些縮頭烏龜,我看……」那個傭兵的臉上一臉的張狂之色,在哪裡喋喋不休的說的非常的起勁,但是下一刻,他已經徹底的下是不見了,身體似乎是被什麼東西一下子就吞噬了,他周圍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但是他們的身上臉上都沾滿了那個傭兵的鮮血。

基特的神色一沉,但是依舊沒有說話,楊天手掌慢慢的鬆開,目光朝著四周掃去,清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詆毀我是可以的,但是膽敢詆毀我楊家,楊家的親人,那麼就得死。」全場一下子就駭然了,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寂靜不已,所有人的心臟似乎被一隻都給捏住了,然後又飛快的鬆開了,一股熱血朝著所有人的腦海之中衝去。 基特的神色一沉,但是依舊沒有說話,楊天手掌慢慢的鬆開,目光朝著四周掃去,清冷的聲音在空中響起,「詆毀我是可以的,但是膽敢詆毀我楊家,楊家的親人,那麼就得死。」全場一下子就駭然了,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寂靜不已,所有人的心臟似乎被一隻都給捏住了,然後又飛快的鬆開了,一股熱血朝著所有人的腦海之中衝去。

「楓葉的,你竟然膽敢在這裡殺人。」

「楊天,這裡是傲威帝國,不是你楓楊帝國。」

「就算你是楊天又能怎麼樣,你以為我們就會害怕嗎?」

「有種地話就來打一架好了,來啊。」

傭兵的情緒一下子就被激發了出來,死了一個人在這些見慣生死的傭兵眼裡根本就算不得什麼,但是死在了這樣的場合,而且還是在眾人的面前,死在了楊天的手中,這樣的事情,他們是不管怎麼樣也接受不了的。

一雙雙的眼睛似乎是被鮮血染紅了,一聲聲怒吼在下面響起,只要基特會長一聲令下,估計所有人都會朝著楊天衝去,楊天神色冰冷的看著下面蠢蠢欲動的傭兵,神色沒有絲毫的變化,雙眼之中依舊是無盡的冷意,要是時間可以倒流的話,他依舊會選擇出手,一樣會將那個傭兵絞殺,他的親人永遠都是他的逆鱗,不可辱,不可碰。

慕青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楊天會突然就出手,而且絲毫也不拖泥帶水,在這樣的時間和場合,這樣做無疑是像傲威傭兵工會宣戰了,慕青臉色微沉,但是也沒有說什麼,這件事情自始至終他都是一個旁觀者,楊天怎麼樣跟他沒有絲毫的關係。

一邊的副會長在楊天殺人的時候就要衝上去,但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困住了,齊樂雲的目光淡淡的掃去,副會長不由得打了一個哆嗦,基特會長自然是注意到了齊樂雲的動作,明白這個少女也不好惹,而趙岩在齊樂雲出手攔住副會長的時候,飛快的沖了出去,站在了楊天的前面,臉色通紅,對著下面的傭兵大聲的吼道:「媽『的,想要打架的話就來找我趙岩好了,楓葉的事情跟少爺沒有絲毫的關係,我是楓葉傭兵團團長的兒子,你們心裡有怒火的話他娘』的找對人好不。」

那些傭兵的情緒再次被挑了起來,趙岩的出現讓楊天的神色一冷,「回去。」楊天命令道,趙岩卻是沒有絲毫的退讓,就那麼站在了楊天的身邊,楊天牙齒一咬,再次冷聲說道:「回去。」

「我不回去。」趙岩咬牙說道,臉上露出了倔強紅之色,楊天一揮手,就將趙岩的身體朝著後面狠狠甩去,趙岩有些狼狽的跌坐在椅子上面,楊天再次手一揮,趙岩就被困在了椅子上面,任他怎麼樣的折騰,根本就站不起來。

「楊天。」趙岩大聲的喊道,楊天沒有再去理會他,回頭看著那些激動的傭兵,楊天還是沒有說話,此時基特會長看見場面似乎是有些控制不住了,於是沉聲說道:「楊天,你剛才的行為是在挑釁嗎?剛才那個人說的話卻是是有些過分,但是你出手似乎是太過狠辣了一些。」基特會長的話傳遍了全場,所有傭兵都在那裡大聲的喊道:「會長,給他一點教訓。讓他知道知道傲威的傭兵工會也不是好惹的,讓楓葉的滾出傲威帝國。」

一聲聲吶喊聲在全場響起,齊樂雲嘴角勾起,露出了不屑之色,趙岩坐在椅子上面只能幹著急,楊天突然之間笑了,「侮辱楊家之人,死,這是我做事的原則。」楊天淡淡的說道,雖然化雨不大,但是聲音全場的人都可以聽見,言語之中的張狂和霸氣讓那些傭兵一陣錯愕,楊家之中要是品性真的很差的話,那麼那些人這麼的說楊天沒有意見,但是楊家人一個都是頂天立地的,性格純良,誰要是惡意詆毀的話,楊天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你有你做事的原則,但是這裡也有這裡的原則。」基特會長臉色陰沉的說道,楊天哈哈大笑起來,目光朝著下面看去,「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身體已經升到了空中,朝著中間的擂台上面落去,精瘦的身體就那麼的站在擂台之上,但是身上卻是散發出一股讓人壓抑的氣勢。

「我楊天就站在這裡,有不滿的,不服的,想要挑釁我的,想要跟我打架的,你們都可以上來。」楊天的話讓現場瞬間就安靜下來,有什麼人敢在傭兵工會之中說出這樣的話來?有什麼人敢在成千上萬的傭兵面前出此狂言?有什麼人敢就這麼一人站在擂台之上,要知道這裡可不是其他的地方,這裡可是傭兵的世界。

嗖嗖嗖,在楊天的聲音落下之後,已經有幾道身影站在了擂台之上,那幾人對楊天是怒目而視,基特一看自然是明白了楊天是什麼意思,於是大手一揮說道:「既然要開戰的話就如你所願吧。」此時,星級評定大會還沒有開始,但是讓人更加熱血沸騰的另一場戰鬥已經拉開了序幕。

楊天就這麼靜靜的站在擂台上面,在他的面前有三個孔武有力的男子站在那裡,他們的臉上都散發出一股殺氣,剛才楊天直接動手殺人無疑是給了他們一個非常響亮的耳光。「三天時間龜縮不出來,還真的讓我驚訝不已。」其中一人用不屑的語氣說道,然後冷冷一笑,「難道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楊天冷笑,他知道出手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知道自己這麼的做會激起所有人的怒火,自然知道自己這樣做之後要面對什麼樣的場景,,他要是想將楓葉和那幾個帝國只見的矛盾化解的話,那麼自己的姿態必須要比他們高,當觸及到矛盾,爭鬥和爭端的時候,對話雙方的地位自然是不會平等的,誰將對方給壓倒的話,那麼他就是一個勝利者,而楊天要做的就是這個勝利者,那麼他首先要將這些傭兵的銳氣給消去。

「不要跟他在這裡廢話了,將他解決之後還有評定大會要參加呢。」另一個傭兵有些厭煩的說了一句,幾人立刻就亮出了自己的武器,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戰氣,在一聲聲怒吼之中他們朝著楊天快速的沖了過去,將手中的武器高高的舉起,使出全身的力氣,朝著楊天狠狠地砸去。他們的攻擊將楊天的退路完全的封死了,讓他根本就,沒有地方躲藏。

楊天根本就不需要躲藏,他也根本就沒有想過要躲藏,那幾個傭兵的蜂擁而至直接將楊天給壓在了下面,趙岩此時被束縛在椅子上,只能在哪裡大聲的叫喊著,「楊天。」齊樂雲則是微笑不語,臉上沒有露出絲毫慌張之色,他是了解楊天的,她心裡非常的清楚,那些人想要傷害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啊。」一聲聲慘叫聲響起,那些朝著楊天攻擊而去的人被一股力量給彈開了,一個個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朝著後面快速的飛去,砰砰砰,連續幾聲落地聲音響起,那些朝著楊天攻擊而去的人此時已經非常狼狽的摔落在地上,身體只是稍微的動彈了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站起來,但是可以看出來他們還有呼吸的,只是摔地之時非常的重,他們此時受了很重的傷。

楊天還是靜靜的站在那裡,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看著全場寂靜的傭兵,「怎麼?難道就只有這麼一點點實力嗎?」

那些傭兵憤怒了,於是再次有幾個人衝上了擂台,楊天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來吧。」幾人身上立刻散發出強大的戰氣,一起朝著楊天攻擊而去,場面看起來似乎有些滑稽,楊天就是他們挑戰的目標,不斷的有人朝著擂台上面衝去,但是下一刻直接摔下了擂台,不斷地有人在此衝上了擂台,傭兵的吶喊聲在這裡此起彼伏的響著。

「殺了他,殺了他。」一聲聲吶喊聲在空中回蕩,戰鬥將所有人的情緒都挑了起來,這場戰鬥之所以會發起的原因已經被人拋之腦後,楓葉和傲威的矛盾此時也被人給遺忘了,此時所有人的心裡都只有那個少年的存在,所有人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打敗楊天。

楊天這次出手自然是有分寸的,給了這些挑釁的傭兵沉重的打擊,但是卻沒有傷害他們的性命,傭兵們一波又一波的衝上去,楊天現在就是他們要挑戰的目標,要是誰可以將楊天打敗的話,那麼他們將會成為一個英雄。慢慢的,這場戰鬥似乎是變質了,已經拋開了恩怨,拋開了矛盾,這場戰鬥只是為了榮譽而戰,只是為了打敗這個少年而戰。

基特會長看著面前這麼火爆的場面,臉上露出了錯愕的神色,原先那股蕭殺的氣氛消失了,原本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似乎已經不見了,場面變得要融洽多了,傭兵的吶喊聲也在發生改變,基特會長的目光終於是停留在那個少年的身上,「該說他這些都是天生的嗎,天生的就有著這麼強大的掌控力?」 第2577章朕,是否應該對你回禮?

「現在,該現身了吧。」

當聽到祝烽的這句話的時候,薛運驀地感覺,自己的心臟緊縮,連呼吸都窒住了。

但,這並不只是因為她的心情緊張。

更是因為,周圍的氣氛一瞬間變得緊繃,好像周圍那漆黑的夜色就是漆黑的幕布,而這一刻,那幕布猛的緊縮,無形中將他們每個人都纏繞起來。

呼吸和心跳,彷彿都被壓制住了。

她睜大了雙眼,看著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色。

只見沉沉夜色中,慢慢的走出了一個人。

這個人,一身漆黑,就像是從夜色中凝結出了這麼一個人,也幾乎與夜色融為了一體,而當他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們,被閃耀的火光照亮身形的時候,祝烽的眼睛里,閃過了一點光芒。

他說:「你終於出現了。」

對方仍舊沒有說話,只靜靜的站在那裡。

雖然一身漆黑,可這個人眼睛卻格外的亮,就像是夜空中的星子,更有一種穿透人心,直看穿人的靈魂的力量。

他看了看祝烽。

然後目光,移向了僵在那裡,全身彷彿都失去知覺的薛運。

兩個人的目光相匯的時候,雖然一句話都沒有,可祝烽明顯的感覺到,連身邊的篝火,彷彿都劇烈了起來。

而直到這個時候,周圍的那些士兵才猛地發現,居然有一個人,在他們全無知覺的情況下,竟然闖入了營地,而且出現在了皇帝的面前。

頓時,全都操起兵器圍了上來,有人大聲喊道:「有刺客!」

就在這時,祝烽一抬手。

眾人立刻停在了離他們還有幾丈遠的地方,幾個親兵緊張的道:「皇上——!」

祝烽道:「都退下。」

「皇上?!」

「朕說了,都退下!」

「……」

眾人對於黑夜中不知哪裡出現的這個人,而且突然就出現在了皇帝的面前,感到非常的驚恐。

可是,皇帝都這麼說了,他們也不敢違抗。

只能一步一步的退開。

但,眾人也不敢怠慢,都守在周圍,緊張的盯著那個漆黑而高大身影。

這時,他慢慢的抬起手來。

眾人的心立刻都提了起來,所有的人無聲的握緊了挎在腰間的刀柄,但下一刻,卻見一雙蒼白的大手從漆黑的衣袍當中滑了出來。

對著祝烽行了個禮。

「拜見皇帝陛下。」

「……」

祝烽的目光閃爍,緊盯著那雙手,也緊盯著那雙手的主人。

直到他抬手動作的時候,祝烽才看清,這個人穿著一身漆黑的斗篷,連他的臉,也是大半隱藏在了兜帽之下,只露出了一點線條剛毅的下頜。

而他一開口,那聲音卻意外的好聽。

乾淨利落,彷彿鉦鳴。

口氣雖是恭敬,可在恭敬中,卻透著一股不卑不亢,甚至,隱隱的倔強,如同他此刻的身形,即便對著祝烽行禮,也是挺拔如松,彷彿泰山壓頂也不能讓他彎一下腰。

祝烽看著那雙蒼白的手,道:「那朕,是否應該對你回禮?」

「……」

「可是,朕該用什麼樣的禮,才能配得上你的功勛呢?」

「……」

對方只是沉默著。

過了好一會兒,才又抬起手來,慢慢的摘下了頭上的兜帽,露出了真容。

(本章完) 基特會長看著面前這麼火爆的場面,臉上露出了錯愕的神色,原先那股蕭殺的氣氛消失了,原本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似乎已經不見了,場面變得要融洽多了,傭兵的吶喊聲也在發生改變,基特會長的目光終於是停留在那個少年的身上,「該說他這些都是天生的嗎,天生的就有著這麼強大的掌控力?」

慕青也是在那裡一陣的低笑,「楊天啊楊天,你的身體之中到底應藏著什麼?會不會最後傲威的傭兵工會都會被你給收入囊中?」其實慕青的這些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要是沒有人可以打敗楊天的話,那麼這些血性十足的傭兵,就會對楊天刮目相看,強大的力量,在這個世界可以說明一切。

副會長看見場面似乎有些失控了,緊緊的咬著牙齒,想要強行的將枷鎖給沖開,但是,齊樂雲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要在掙扎了,沒有用的。」副會長心裡一驚,下意識的朝著基特會長看去,齊樂雲則是淡淡一笑,正好和基特會長的目光對上。「會長也打算要出手了嗎?」齊樂雲的手指慢慢的移動著,似乎是在空中畫著什麼,基特會長瞬間就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受到了壓制,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你……」基特會長也不好明說,他能告訴別人,傲威傭兵工會的會長,在一瞬間就被人給制住了,身體根本就無法動彈?

齊樂雲微微一笑,「要是會長想出手的話自然是可以的,但是你也不要著急,自然會給你機會出場的。」齊樂雲在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掃了一眼慕青,慕青急忙擺手說道:「你放心,我是不會出手的,我只喜歡看戲而已。」

「最好是這樣子。」齊樂雲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將目光再次移開了,嘴角一直帶著淡淡的微笑,目光一直跟隨著場地之中的少年,趙岩此時已經安靜的坐在那裡了,也不再想著要衝上去了,就這看著齊樂雲的身影,突然內心升起一股苦澀。

他跟這個女人的實力相差的實在是太遠了,楊天一揮手就將自己的困在了這裡,自己不斷是幫不上絲毫的忙,更是差一點成了累贅,而齊樂雲雖然是什麼話也沒有說,但是一瞬間就將傲威傭兵工會的會長和副會長給制服了,趙岩非常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就沒有這個實力,要是沒有齊樂雲在的話,他還能怎麼去守護楊天的安全,想到楊天在被那些人圍攻的時候,臉上露出的淡淡笑容,趙岩知道,自己的實力跟他相差太遠了。

妖妖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齊樂雲的懷裡,雙眼之中根本沒有什麼擔憂之色,就那麼看著楊天,楊天在下場的時候就將小東西扔給了齊樂雲,小東西一陣齜牙咧嘴,表明自己心裡的不滿,齊樂雲也是非常不爽的說道:「你以為我就很想碰你嗎?」小東西當下就想要給齊樂雲來一口,但是想想最後還是放棄了,直接的跳到了妖妖的肩膀上面,妖妖也沒有在意它的舉動,和人類比較起來,除了楊天之外,小東西還是喜歡跟魔獸在一起。

在底下歡呼成一片的時候,那些傭兵不知道的是,此時他們的正副會長已經成為了別人手裡的人質,而且是在沒有做出任何反抗的情況之下,基特會長站在那裡,臉上露出陰晴不定的神色,楊天的出手給了他強大的震撼,雖然知道他是傳言之中的魔獸師,但是正在見他的時候,基特會長才正正的領悟到。

擂台上面的戰鬥依舊在繼續著,雖然不斷地有人被轟下了擂台,但是不斷地有人朝著擂台上面衝去,那些熱血的傭兵不斷地朝著上面衝擊而去,根本就沒有停止步伐,但是不管是什麼人,不管有多少人,擂台上面的那個少年也就站在那裡,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的腳步都沒有移動一下。

這樣的情況讓傲威的傭兵心裡有一股挫敗感,此時擂台下面已經躺著幾十個人了,但是他們竟然沒有將楊天撼動絲毫,只能說上來挑戰的人實力太差了,連統領級別都沒有,想要撼動楊天,不是開玩笑嗎?

當四星級的傭兵團團長被轟飛之後,終於是有人坐不住了,此時傲威傭兵工會的五星級傭兵團團長正坐在自己的區域之中,這些年以來傭兵工會的實力有了很大的提高,現在五星級的傭兵團團長實力都已經達到了統領級別。那幾個五星級的傭兵團長原本是不想參加進去的,但是現在要是他們出場的話,傲威傭兵團將會被人徹底的瞧不起。

楊天在將那些傭兵轟飛之後,目光朝著那些目瞪口呆的傭兵看去,大聲的說道:「就只有這麼一點點實力嗎?」那些傭兵非常的想罵人,但是此時卻是說不出口,他們心裡的強者此時都躺在了地上,但是楊天還是站在那裡,沒有移動一步。

「讓我來會會你。」一個強勁有力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雷他之上,楊天的眉頭微微一挑,統領級別?「讓我也來會會你。」再次一個聲音響起,緊接著又一個人影站在了台上,在遠處端坐的兩個五星級傭兵團團長在跟他們對視一眼之後,也是雙雙的來到了擂台之上。

傭兵們一下子就傻眼了,「那不是五星傭兵團團長嗎?竟然一下子上去了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