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另4與f-22=

接下來兩天,軍情局先後三次分別「提審4機組的8飛行員,詳細詢問了與f-22交了詳細得不能再詳細的交戰報告。

作為試驗部隊飛行員,梁國翔等人完全理解軍情局的做法。

第一次與f-2222作用,對其他飛行員也有非常重要的幫助。

怎麼利用梁國翔等人的交戰報告,那是軍情局的事情。

讓梁國翔等人不理解的是,調查結束后,軍情局並沒放他們歸隊。

後到的2機組的4名飛行員昨天就離開了基地,軍情局以「調查尚未結束」為由,把梁國翔與朱榮輝這2機組的4名飛行員留了下來。

這下,不但梁國翔不滿,連朱榮輝也非常不滿。

昨天晚上4人找到基地司令官「說理」,結果是不但沒讓他們歸隊,基地還將他們「軟禁」了起來。

看了眼站在門邊地衛兵。梁國翔隨手摸了張二筒。想都沒想就丟了出去。

「胡了!」坐在對面地狄泊清立即推倒面前地麻將。「清一色對對胡。外加一杠。極品。一百六!」

梁國翔皺了皺眉頭。掏出兩張紙牌丟給了狄泊清。

「打了一晚上。就狄泊清手氣好。」坐在梁國翔下手地朱榮輝翻開了該他摸地下一張牌。「這不。明明輪到我自摸了。又被老梁一炮點走。」

「哎。不玩了。」梁國翔推掉了麻將。「沒手氣。沒心情。」

「梁哥。不玩還能幹什麼?」狄泊清揣好兩張紙牌。說道。「出又出不去。上廁所都有人跟著。這才上半夜呢。」

「不玩也好,大家都沒心情。」楊晉傑碰了下狄泊清,說道,「聊聊天吧,等下早點睡覺,說不定明天一早就讓我們歸隊。」

「老梁,你說軍情局那幫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鬼才知道。」梁國翔架起了二郎腿,「談了四次話,報告也寫了,還不讓我們走,老天爺都搞不清楚軍情局到底想幹什麼。」

「也許是為我們好。」楊晉傑把凳子拖了過來,「怕我們再次被擊落,落入敵人手裡吧。」

「小傑這話有道理。」狄泊清也坐了過來,「落在釣魚島上的那架f-22況。軍情局肯定擔心我們落入敵人手中,泄露機密。」

「為什麼不把試驗特種部隊的人也軟禁起來?」

「特種部隊終歸是特種部隊,而且他們也撤回來了。」

「難道我們就比特種兵差?」梁國翔冷哼一聲,「老子再沒骨氣,也不會向敵人招供,大不了死在海上。」

「老梁,你這麼說就意氣用事了。」楊晉傑立即說道,「國家培養一名飛行員就很不容易,我們這些試驗部隊的飛行員更是比金子還要寶貴。說實話,比起犧牲的戰友,我們不應該抱怨什麼。」

房間內頓時安靜了下來,梁國翔的情緒也平靜了許多。

開戰前,誰也沒有想到會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僅梁國翔摔領的j-13b中隊就損失了8架戰鬥機,7名飛行員陣亡、2受重傷。雖然還不知道其他戰鬥機中隊的損失情況,但是梁國翔覺得不會低到哪裡去。

一年前,共和國空軍與海軍航空兵以近乎完美的行動打垮了印度。

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共和國在一夜之間擁有了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空中力量。軍隊內部也出現了相同的聲音,驕傲之情溢於言表。

作為功臣,梁國翔等人成為了共和國的英雄。

雖然接下來的訓練同樣艱苦,但是參加過第四次印巴戰爭、特別是取得了戰果的飛行員漸漸產生了自大傲慢的情緒,認為老子天下第一、無人能敵。

驕傲,遲早要付出代價。

冷靜下來后,梁國翔不得不承認,共和國距離空中強國還有很遙遠的距離。

日本空中自衛隊僅僅是美國空軍的學生,作戰力量以防禦為主,並不具備強大的打擊能力。此次戰爭的交戰範圍非常有限,沒有涉及國土防空、遠程奔襲等高難度戰術,本土幾乎沒有受到威脅。在此情況下,還打得如此艱難,如果與美國爆發全面戰爭,結果將更加

目。

要想成為真正的空中強國,共和國要走的路還非常遙遠。

「明天我設法給項鋌輝將軍打個電話,看看能不能讓我們儘快回去。」朱榮輝也很是感嘆,「參不參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回去后,就算讓我們去掃廁所,也能做點貢獻吧。」

「試一下也好,軍情局再牛比,也要給項鋌輝將軍面子。」

「最好給張韋昌將軍也打個電話,讓海航向軍情局施壓。



「實在不行,找空軍幫個忙,讓我們以空軍飛行員的身份參戰。我們在巴基斯坦飛過j-10b,能夠馬上適應空軍的戰鬥機。」

來勢洶洶:奪情總裁 「得了,空軍會收我們?」

「就算空軍肯收我們,我們也不能去。給海航丟了面子,今後我們別想在海航混了。」

「不管怎麼樣,我們得想辦法回去。這鬼地方呆久了,能把人憋出病來。」

「想辦法,想辦法,我們不是在想辦法嗎?」

「要怪,只能怪我們沒討個好老婆。要是成了某個將軍的乘龍快婿,軍情局的人敢這麼對待我們嗎?」

「對了,老梁不是試驗部隊的金牌王老五嗎?」朱榮輝眨了眨眼睛,笑著說道,「我們哥幾個也不能看著梁家絕後吧,怎麼說,也得替老梁打點打點,儘快幫老梁摘掉『王老五』這頂帽子。」

「對,對,對!」楊晉傑立即附和,「聽說試驗部隊醫務室來了個將軍女兒,人長得不錯不說,眼光還挺高,把追求者都沒放在眼裡。老梁出馬,一個頂倆。我們回去后好好張羅一下,開個聯誼會什麼的,撮合撮合。」

「這事我來辦。」狄泊清拍了拍胸口,「怎麼說,我也是過來人,當年追我家媳婦的時候,那可是出了名的。」

「出名?」梁國翔冷冷一笑,「出的都是臭名。有一次半夜到人家樓下唱情歌,被潑了洗腳水,第二天出門口罩都戴了三層,生怕被人認出來。」

「是不是哦?還有這回事,我們怎麼沒聽說過?」

「這還算好的,還有一次……」

「梁哥,你這就不厚道了。」狄泊清趕緊打住梁國翔,「不管怎麼說,梁哥的事就是我的事。除了洞房花燭夜之外,其他的都包在我身上了。」

「說話可得算話,我們都等著吃喜糖。」

「還要喝喜酒,鬧洞房。」

眾人正聊得起勁,一名空軍少尉軍官趕了過來。

「各位首長,陸司令請你們過去。」

梁國翔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其他3也立即起身。

五分鐘后4飛行員跟著少尉軍官來到了基地司令陸曉勇上校的辦公室。

「聽說,你們玩了一夜的麻將?」

「陸司令,我們一直在聊天,麻將是擺在那裡看的。」朱榮輝挺著胸脯回答道,「為了時刻保持最佳戰鬥狀態,我們不但連夜商討作戰戰術,還專門借來一副麻將,考驗我們的精神鬥志!」

「得,得,得!」陸曉勇笑著搖了搖頭,「玩就玩吧,我又不是你們的上級。剛收到消息,你們可以歸隊了。」

「現在?」梁國翔立即瞪大了眼睛。

「對,飛機已經替你們準備好了。」陸曉勇看了4,說道,「空軍借給海航的j-10b,你們飛過這種戰鬥機,沒問題吧?」

「沒問題!4立即齊聲回答。

「出發前,把這個帶上。」陸曉勇4硬幣狀的物品丟到了辦公桌上,「不是我給你們的,是軍情局給你們的。你們參加過第四次印巴戰爭,應該知道怎麼使用。」

看到桌上的物品4飛行員微微皺了下眉頭,隨即各拿起了一個。

那是裝有劇毒化學藥品的注射器,只要將正面貼在皮膚上、用力摁下背面,就能將可以在30秒內殺死一個成年人的毒藥注射進體內。

「沒別的事,你們就回去吧。飛機4機庫裡面,飛行服在飛行員更衣室。」陸曉勇晃了晃手,甚至沒有目4離開。

懷著複雜的心情4飛行員離開了基地司令辦公室。

換好飛行服,坐進戰機的座艙,梁國翔的心情平靜了許多。

軍情局放他們歸隊,卻給了他們用來自殺的注射器,不但表明軍情局不希望他們落入敵人手中,還表明海航嚴重缺乏飛行員、特別是經驗豐富的飛行員。

這場戰爭,到底奪走了多少共和國飛行員的生命?

梁國翔沒有想這個問題,他只知道,回到戰場上,他們將面臨更加嚴峻的挑戰。

軍人開始動員,兄弟們也動員起來吧,砸俺月票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三菱正雄和三島采夫這種級別的公司高層也只能在身後陪伴。

其實依著東條安藤的身份背景,就算是和吳越省的副省長見面商談都沒有任何問題,但畢竟談睿所處的位置很重要,想到自己要達到的目的,東條安藤就能夠放低姿態,恭恭敬敬地陪在談睿身側。

「東條總裁,說實話,我對你今天約我出來打球很好奇,按理來說,像您這樣的身份就算見到我父親都不必如此謹慎,我感覺你似乎有點太過拘謹了,其實大可不必,我們談家不像是某些天朝家族那樣,對你們島國是有什麼成見的。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我們都要向前看不是。」談睿揮杆打出去一球后,微微一笑說道。

「對,談市長英雄高見,說的一點都不錯。」

東條安藤跟隨談睿向前走去,微笑著道:「我這個人交朋友從來不看身份高低的,我是什麼身份,你又是什麼身份,這個很重要嗎?你們華夏有句古語: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覺得很不錯,性格脾氣合不來,那怎麼也談不到一起,就像談市長所說的那樣,咱們大家都要向前看不是嗎?至於說到我這次過來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和談市長交個朋友。」

「交朋友?」

談睿今天心情明顯不錯,面帶笑容的緩步向前走去,「東條總裁,你說的這個交朋友我很喜歡。我和三菱先生就是朋友,當然也希望和你做朋友。不過既然是做朋友。是不是就應該坦誠相對呢?東條總裁,我要沒記錯的話,你在燕北省那邊的銀槍糧業剛剛被我們國家查封取締,是誰讓你們公司落到那種局面,咱們都心知肚明不是。」

「沒錯。」

東條安藤臉上浮現出一種獰笑,絲毫沒有掩飾的意思,當著談睿的面,東條安藤彷彿故意表現出這種憤怒似的,手中握著的球杆也不由在空中回蕩起來。

「銀槍糧業是我東條家族的企業,誰想竟然因為某些宵小而變成這樣。其實我們銀槍糧業生產出來的銀槍食用油。不跟不像是現在宣傳的那麼不堪。真的要是偽劣產品的話,我們銀槍食用油能有那麼大的市場嗎?這全都是因為蘇沐妒忌我們的產業,是燕北省的武氏地產想要取代我們,所以蘇沐和武則魚這兩個人狼狽為奸。將我們銀槍糧業給坑害的。」

談睿平靜向前走著。臉上笑容依舊。沒有被東條安藤這種憤怒所蠱惑的意思,「蘇沐和武則魚這兩個人心腸夠歹毒的,不過這也難怪。誰不知道蘇沐就是個野心勃勃的野心家,他為了能夠上位,那是不惜廣植黨羽,培植親信。武則魚就是最好例子,要不是有蘇沐在背後撐腰,你以為武則魚能做到這種地步嗎?

再說東條總裁,你在燕北省的失敗也不冤枉。你或許還不知道吧,燕北省那就是蘇沐的主戰場。不說蘇沐的人脈,就說蘇沐的老丈人葉安邦,那可是堂堂燕北省的省委書記。你說人家有個當省委書記的老丈人在,又有什麼可畏懼的?蘇沐想要對付誰,難道說燕北省的人還敢阻攔不成?所以說,你的失敗情有可原。」

「但是……我不甘心。」東條安藤滿臉怒意。

這話說的很為實誠。

東條安藤如何能甘心?不說別的,光說小澤吉葉他們那群忍者的損失就夠讓他心疼,更別說銀槍糧業這麼下蛋的金雞就這樣被毀掉,那相當於在割東條安藤的肉。

「談市長,既然你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那我就不藏著掖著。用你們天朝人的話,咱們應該坦誠相待。我這次過來也知道你和蘇沐關係不對,也知道令尊和葉安邦之間關係不怎麼默契。所以我想要和你聯手,咱們將蘇沐拿下來,斷了他的前途。你放心,這件事成之後,你們談家是想要和我們東條家族繼續合作也好,或者只是當作這次是個交易,一次性結束也罷。我都不會有任何怨言。我就是咽不下心中的那口惡氣,所以讓他連本帶利給我還回來。」

東條安藤明確表態。

夠坦白。

說真的,東條安藤提出的建議很誘惑,談睿不是說不想答應,但有些事能做,卻不能說,有些事能說,卻不能做。談睿微笑著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但這刻表露出來的態度,卻已經讓東條安藤心花怒放。

「不知道東條總裁你這次過來,準備如何大展拳腳啊?」

「談市長,我知道你們正準備對紫州機場進行擴建,而我們東條家族對機場建設項目有著很豐富的施工經驗。我還知道這事是你們省發改委的蘇沐在負責考察,如此的話我的提議便是咱們將這個項目給拿過來。我們東條家族願意幫助談市長,你讓我們出資金也好,你讓我們出技術也行,我們只要能讓蘇沐摔進大坑裡就成。

一旦這個項目在談市長手中完成,我相信憑談市長的能力,再以此為跳板,成為紫州市的市委常委是沒有任何意外。一旦能早日成為紫州市的市委常委,對你未來發展也大有好處吧。」東條安藤笑眯眯道。

嘖嘖,別說東條這個提議還真是挺誘人的。

談睿是知道自己的情況,霍祭文給自己說過可以將自己調出去后提為地級市的市委常委,然後再想辦法往回調。只不過談睿一直都沒有明確點頭,他不甘心在這裡失敗,他一直在等待機會崛起。現在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假如說談睿真的能將這個項目主持好的話,必然能獲取到大大的政績,霍祭文也能為自己說話不是。

關鍵是談睿能藉此機會狙擊一把蘇沐。

誰不知道蘇沐是這個機場項目的負責人,趁著蘇沐還沒有給出解決辦法之前,就將機場擴建調子定下來,然後再做其餘的事情,這個很難嗎?不難,完全容易的很。

以前談睿就想過這事,現在有東條安藤這麼一個強勢金融集團當後台,談睿就更加能做成這事。想到這裡談睿就眉開眼笑起來,只是就在他剛準備點頭的時候,他的秘書從不遠處拿著手機急匆匆走過來。

「什麼事?」談睿皺眉道。

「市長,出了點意外,是申紹偉主任的電話。」

「我是談睿。」談睿接過後淡然道。

「談市長,我這邊發生點意外,我想要向您彙報下。」

「說。」

「是這樣的,就在剛才機場方面突然下令讓我們征地小組離開機場,並且說我們征地小組所做的任何事都和他們機場沒有關係。我打聽了下,原來是蘇沐今天早上在周邊村落進行考察的時候,碰到了我們一個征地小組,所以蘇沐直接找上的張道理。然後張道理就讓機場對我們下達了驅逐令,談市長,我們現在怎麼做?」申紹偉急聲道。

談睿眼神陡然寒徹如刀。

該死的蘇沐。

又是你在搗鬼。

機場征地小組是談睿的主意,是他為機場擴建進行的提前安排。就算沒有東條安藤今天到訪,談睿都準備對機場進行擴建,誰讓這是霍祭文在主抓的。霍祭文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自己能抓住節省財政支出這個點,對機場進行擴建,從中謀取到足夠的政績。

還有就是霍祭文很清楚,自己這樣做最起碼雷鳴驚是不會反對的,畢竟張道理是雷鳴驚的人。張道理那邊能早日建成一個大機場,雷鳴驚會不高興嗎?所以說霍祭文就將這事安排給談睿,談睿也意識到其中隱藏的巨大政績,所以就不遺餘力的去做這事。申紹偉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談睿給安排過去的。

征地小組掛在機場名義下是最好的。

但現在呢?

這個征地小組竟然被機場方面否定驅逐,別說其餘的,就說申紹偉以這種狼狽不堪的姿態回到市政府,你讓談睿的臉往哪裡放?好好的征地小組朝氣蓬勃的前去機場,如今卻灰溜溜的回來,誰見到都會對談睿嗤之以鼻吧?

而這又是蘇沐在背後搗鬼所致。

「你們先不要著急回來,繼續留在機場那邊,這事我來協調解決。」談睿冷聲道。

「是。」申紹偉趕緊答應下來。

掛掉電話后,談睿轉身望著東條安藤,臉色肅然,「東條總裁,我想我們應該找個地方好好的聊聊,浮石水源對紫州機場擴建項目將如何支持,你覺得如何?」

「樂意奉陪。」東條安藤喜笑顏開。

談睿這邊會採取什麼樣的對策,蘇沐不知道,現在他從機場回來后,就直接前往省委。如今既然分管這個事情,就必須要和簡承諾好好聊聊。簡承諾到底是什麼態度,蘇沐必須把握住。

雖然說蘇沐做事是會就事論事,但畢竟他身在官場,不可能不講究規矩不是。簡承諾是團系的,多少會對蘇沐有所照顧。但不要忘記,是簡承諾在照顧蘇沐,而不是蘇沐在照顧簡承諾。

等到什麼時候你蘇沐能照顧別人的時候,才能隨心所欲的就事論事。

這就是官場現實。

蘇沐早就不是什麼愣頭青,要連這個都不清楚的話,還能繼續走下去嗎?再說蘇沐也知道簡承諾不是一個喜歡無事生非的人,省委既然給出新建機場這個說法,那麼就肯定有一定的可取之處,蘇沐想要聽聽簡承諾的理由。(未完待續。。) 樣在做參戰準備的還有試驗特種部隊的官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