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血斧貫空,刑戰已經變身,本尊神相貫通天地,其化身為一尊血色的遠古大尊,那是以其大道力量與靈力凝聚出來的變化,看上去像是傳說中的刑天大尊,長戚在手,剛猛無匹,戰血激蕩九萬里,咆哮間如雷於九天間驚響,彷彿要將這天破開,破滅一切!

「唔啊!!」

頭頂陰雲重重,籠罩了連綿三千餘里,彷彿天都要被打塌。

那裡,進行著幾近神戰般的可怕戰鬥,遠不是如今的孟星元可以插手進去的。

一道道【冰河時代】從他手上扔出,完全不計消耗。若非顧忌太多,此刻他就應該使用【大師級符道捲軸】的力量,將頭頂上的那些妖尊通通撕裂。

無盡的毀滅力量充斥著這片天地,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無盡陰風咆哮,戰血正燃。

戰至此時,無論是哪一邊都沒有後退的可能了,不拿出百分之一百二的實力,一個分神,就有可能在這場大戰中喪命,甚至最後靈魂都被絞殺,徹底消失在天地間。

「唔吼!!」

孟星元咆哮,徹底激發了血脈變身。

非但如此,這回他是完全變身,在沖入了一片凶獸海洋,陷入了重重圍殺之後,孟星元回望後背,沐雷阮冰心等人已被衝散,再看不到他們的身影,暴躁之下孟星元也再顧不得什麼,當即激發饕餮血脈,完全變身!

化身饕餮!

三十六重的【吞食天地】,已讓孟星元的境界達到,可以以身化形,成為這天地間新生的一頭饕餮獸,行走世間!

此前,他一直不敢輕易嘗試,不僅因為完全變身的血脈力量消耗極大,而且由人身,到饕餮獸身,這其中的變化著實太過驚人,孟星元自己都覺得悚然。

這可不僅僅只是血脈二字可以搪塞過去的了。

論血脈,妖族大妖們才是鼻祖,可你見哪個妖修一言不合就能變身,化為他們血脈源頭始祖的形態,大搖大擺行走世間的?

也就是由純血凶獸蛻變的妖王,擁有這種切換自如的變形能力,但妖王那是現原形,也不是就變成它們在遠古時代的老祖宗的模樣啊。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孟星元的這個技能都太過驚人。

而且,那是饕餮獸啊,這世間已經絕跡,縱是有饕餮的血脈在人世間遊走,那也是駁雜的血脈後裔,連饕餮千萬分之一的本源血脈都不知有沒有,怎能跟他這種幾乎就是純種饕餮相提並論?

一個不慎,這樂子可就大了。

好在這片戰場夠混亂,眼下對於他而言,身邊除了自己,就是敵人!

既是敵人,當殺盡,除盡!

「唔吼!!」

一聲低吼,如驚雷在這片區域炸響。

一股氣息爆發,渾然天成,正是由孟星元的身上散發出去。

他雙臂伸長,變得粗壯,長出了鱗甲,獸毛,雙條手臂完全化為了獸掌。雙腿也在延伸,化為後足。身體骨骼在這一刻,更是傳來一陣「噼哩啪啦」,如干炒黃豆的聲音,他的軀幹也在急劇變化著,頭頂獸角伸出,最後連他的面容都一併發生異變,變成了一張猙獰的獸臉!

說來緩慢,但這種種變化卻在剎那之間完成!

變身!饕餮獸!

「吼!!」

無盡的力量從這具新身體的各個軀幹位置傳來,那可怕的力量感,讓孟星元瘋狂咆哮起來,以泄漏自己內心的歡暢。

而這一聲非常自然而然的咆哮,卻化作最致命,最可怕的武器,迅速將周圍大片的凶獸,低等異種生命震死!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

這一吼,等若於【嘯天】的力量!

但孟星元很清楚,這就是自己抒發心意的一聲興奮長嘯而已,就如他人身時,高興會大呼,會大叫,此時他的狀態也是如此,這一聲咆哮,明明應無半點攻擊意圖才是,卻發揮出近似於血脈天賦技能【嘯天】的力量,一下收割大片的異族生命!

「這是【嘯天】的力量?」

很快孟星元就明白過來了,獸瞳之中異色一閃,為了印證自己的想法,他突然大口一張,底下無盡的岩漿,居然直接飛起,沒入他的口中,而後孟星元彷彿吐口水一般,將這些岩漿的壓縮體,一枚赤紅岩漿球噴出,噴向凶獸群,頓時猶如大日落下,無盡的熱量在那裡爆發,都不用說這突然爆發的力量,單單是那恐怖的溫度,都燒得一干白毛凶猿嗷嗷怪叫,同時燒死成片的異種生命。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

「果然沒錯,當我成為了饕餮,那些所謂的血脈天賦技能,就變成了我的本能。」

孟星元驚喜,「難怪在踏入功法大圓滿時,原先的血脈天賦技能一個沒增,原來是沒有增多的必要,當我化身成為饕餮的時候,我便掌握了一切饕餮應該掌握的力量。饕餮即我,我即饕餮!」

剛剛,那就是【吞噬】這個技能的更深層次應用。這會,孟星元意念一動,卻是有無盡的混沌氣息在他周圍瀰漫,從他的皮毛之間溢出,擴散向四面天地,這些混沌氣不是金鐵,卻勝似金鐵,但凡被這些氣體籠罩,無論是異種生命也好,還是白毛凶猿族也罷,通通消彌,形體融化,只片刻,便消散在天地間,死得毫無波瀾。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師級生命,獲得500點殺戮點!」

……

這是【混沌洪流】的進階應用!

原本的混沌大河,變成了混沌氣,而這些混沌氣更加可怕,消骨蝕肉,只在等閑之間。肉身變態如白毛凶猿族,在這些混沌氣面前竟也是毫無抵抗力,直接就死了,最後連渣都沒有剩下!

「太可怕了!」孟星元自己都震撼到了。

這種力量,簡直堪稱變態!

在他發威的同時,可以看到,四周圍的白毛凶猿也好,亦或是那些異種生命,突然之間全都戰慄起來。

孟星元目色一閃,馬上意識到這是因為自己散發出去的饕餮氣息,來自高等生命對低等生命的天然壓制。

原本就不堪的凶獸、異種生命們,如今在他面前,更加不堪了。

「殺!!」

他沒有深思,四蹄邁動,掀起滔滔煞氣狂潮,如虎下山,撲向了凶獸潮中,兇猛得一塌糊塗。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凶獸一頭,獲得3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大靈師級生命,獲得1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聽到有人在呼喊他,孟星元這才從殺伐中回過神來,當下解除了變身狀態,重新化為人形。

「小師弟,小師弟……」

遠遠傳來,似乎是南風禹的聲音。

恍惚間回過神,感受著自己的肉身狀態,孟星元當即疼得抽氣。

「嘶……」

因為支撐長時間的饕餮身作戰,再變回來,孟星元肉身多處軀幹被撕裂。還好【不死之身】的效果還在,快速幫他修復,但他一身血氣,也是虧損得厲害。

「這種肉身,消耗真可怕。」

孟星元都不見得自己剛剛吞噬了多少滴異血,甚至連庫存中的珍貴黑血,都被他吞掉一滴,以維持變身狀態。

饕餮變化對血脈力量的消耗,著實太過恐怖。

正想著,南風禹的身影突然閃現過來,見到他還活著,頓時大喜:「太好了小師弟,你還活著!」 「師兄。」孟星元過來。

南風禹卻一下怔住,「這……都是你乾的?」

底下,還是無盡的熔岩世界。岩漿在咆哮,如火龍蜿蜒於大地之間,赤紅、灼熱一片。

而就在以孟星元方圓三百里,岩漿河卻被阻斷,因為有無盡的白毛凶猿死屍墜落,橫陳在那裡,每一頭白毛凶猿的屍身都不小,堆積成山,直接如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山脈一般,將岩漿河堵住。岩漿還在那裡汩汩冒泡,一點一點地要將這些屍體沖走,或者焚凈,但這速度,很慢。

南風禹回望四面八方,到處都是凶獸的屍體,還有那種星藍巨猿,比白毛凶猿還要高大,體型還要魁梧,卻依舊陳屍在那裡,鮮血不斷湧出,匯聚成河,沖入岩漿河之中,卻發出「嗤嗤」聲音,在被岩漿的熱力蒸發,發出刺鼻血腥味道。

「我滴乖乖,你殺了多少?十萬?還是百萬?」

南風禹一陣發傻。

孟星元卻是問道:「大師兄那邊戰況如何?還有,其他人都沒事吧?」

這會,他回過神來才發現,四面八方的凶獸已經很少了。他的身影被四周圍這無盡的屍山血海遮掩,也沒有凶獸再來找麻煩。南風禹這般輕鬆過來,還能站在這裡聊天,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獸潮,好像潰敗了……

「還好。」南風禹道,「四師妹和沐雷那小鬼受了重傷,不過無性命之虞。我還好一點,這才能出來尋你。至於大師兄那邊……已經快要結束,不出意外,應該是我們這邊贏了。」

孟星元一訝,「那頭大妖王呢?誰能斬殺得了它?」

「就是那頭大妖王,現在還在支撐。」南風禹道,「不過它也是強弩之末了,如今乾月魔君,蕭無道還有大師兄都在圍攻它,此獠雖強,但在三大強者的圍攻下,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這倒是個好消息。

孟星元眼睛一亮,頓時道:「走,去看看!」

與沐雷等人會合,見到孟星元無事,二人也是一陣欣喜。

旁邊,蔚山和虛火道人也退下了戰場,只不過二人頗為狼狽,特別是蔚山,一條胳膊還在流血,身上也是傷痕道道,他身上那套聖甲如今顯露出來,上面裂痕道道,此時聖甲正在自主修復,只不過這個速度非常慢,看上去他就是經過一場激烈的死斗,也許還不只是一場。

「太好了,還好你沒事,否則老滕可能會撕了我。」蔚山笑道,對孟星元安全無事也是頗為欣喜。

「要收網了么?」孟星元問道。

蔚山目色一閃,笑道:「不錯,唯一的麻煩,就是那頭已臻尊者巔峰的白猿妖王。就剩它了,孤木難支,在冀三人的圍攻之下,估計這頭畜生也堅持不了多久。斬殺倒不一定,這種級別的生命若是一心要逃,就憑冀三人可攔不住它。不過就算是逃,此獠也一定會付出血的代價。不管怎麼說,此戰是我人族贏了,不過這獸族祭壇由誰來摧毀嘛……」

蔚山嘿嘿笑了兩聲。

孟星元目色一閃,手中卻是出現了好幾枚療傷聖丹,全是高等仙丹級別的,完美品質,說是生死人,肉白骨有些勉強,但絕對是最頂級的療傷聖丹,遞給了蔚山等人。

「這是……」看著孟星元手上的仙丹,蔚山眼睛明顯亮了起來。

都不用孟星元介紹,他馬上明了。因為只是輕嗅他手上丹藥的丹氣,頓時神志一片清明,便是自己身上的傷口,都彷彿有了自主意識一般,在蠢蠢欲動,向他自身發送著訴求,要讓他一口將這丹藥吞下!

「別客氣,一會才是硬戰,將傷養好了吧。」孟星元道。

「那老道我就不客氣了。」虛火道人嘿嘿笑著,第一個不客氣,從孟星元手中接過丹藥,一口吞下。

「你這老貨……」蔚山笑罵著,神態有些扭捏,頗為不好意思,卻在孟星元堅持下,將丹藥拿走。

沐雷幾人就更不用說什麼了,同門師兄弟,親如一家,客氣反倒顯得生份,丹入喉,頓時沐雷阮冰心眼睛大亮,只覺得四肢通泰,整個人都要升華了。

「走,找獸族祭壇去!」

系統出品的療傷仙丹,效果好得出奇。一枚丹藥吞下,原本還有些萎靡的蔚山猛然站起,目中精光矍爍,一馬當先在前面開道。

一群人振奮。孟星元所給的仙丹,雖然沒讓他們的傷勢馬上恢復,卻一下好了不少,甭管是皮肉傷還是道傷,都在以肉眼可視的速度恢復著,可謂神奇之極。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靈宗級凶獸一頭,獲得6000點殺戮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