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宇文成都一旦戰力全開,可是能夠達到五行境九重的絕強存在啊!

區區陰陽境九重,能夠算得了什麼?

「暴君,此次是我邪月會失算了,哼,我們走!」

三道黑影依舊高傲,呼喝一聲,居然異想天開,妄想逃脫!

「逃得了嗎?」

嘴角微微上揚,李承乾眼角滿是戲謔之色。

「雷縛!」

只見宇文成都一聲厲喝,雷霆化鎖鏈,呼吸之間,便是將三道黑影禁錮在了虛空之中。

「殺!」

緊接著,便是十三個九天雷神衛齊齊躍馬而起,人人一柄長槍,裹挾著雷電之威,轟擊而上!

砰!砰!砰!

十三柄雷電之槍,瞬息之間,便是將三道黑影轟爆!

「恭喜帝主,九天雷神衛殺戮值足夠,現全體提升至陰陽境一重!」

哦豁?

李承乾終於是明白了宇文成都為何要故意禁錮這三道身影了。

他這是在給九天雷神衛留著當經驗怪啊!

乖乖!

十三個陰陽境一重護衛左右,李承乾頓感聲威大震!

「走!」

呼喝一聲!

李承乾一行再度動身。

奪心絕寵:二婚嬌妻很搶手 策馬揚鞭,直入邊境,一路之上,李承乾眼睛里也是進不得沙子,但凡看到有宗門弟子胡作非為的,儘是殺無赦!

並且讓緝夜衛給武運司傳令,連其宗門一道,連根拔起!

大唐內部的清理,勢在必行,這些個,李承乾就權且當做是開胃菜了!

……

大半個月後,李承乾終於是趕到了邊境。

一入邊境之地,李承乾便覺一陣頭大如斗。

到處都是流民。

亂糟糟的,望之,不覺讓李承乾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感。。

咚!咚!咚!

又是一陣陣戰鼓轟鳴之音不斷,李承乾放眼望去,又一支大軍進駐邊關! 「讓開,讓開,讓開!」

砰!砰!砰!

不多時,便是一支軍隊開路,一眾大將朝著李承乾這邊疾步趕來。

一眾流民不知所以,只能隨著軍隊的驅逐,往一邊靠去。

「末將拜見大王!」

秦瓊、尉遲恭、羅通、張遼、武松、魯智深、夏侯惇、張郃、吳用、公孫勝、周青,共計十一將,以秦瓊、尉遲恭為首,後面分兩列擺開,恭敬叩首,跪迎李承乾!

再後面,就是周青攜帶出世的七位火頭軍將領了。

「嗯?張昭等人呢?」

李承乾眉頭緊皺,沉聲發問道。

說實話,看到邊關處,如此多的流民無處安置,李承乾是有些惱火的!

要知道,張昭可是早李承乾兩天出發的!

應該起碼已經到此兩日有餘了。

這流民問題,一看,就沒有絲毫動靜。

此刻,更是連面都不露,著實讓人火大!

「這?」

秦瓊等人面面相覷間,不知該如何作答!

實話實說,他們根本從未見過張昭等人!

可現在,能這麼說嗎?

「微臣張昭有失遠迎,還望大王恕罪!」

恰在此時,流民之中,忽有八道髒兮兮的身影衝出。

一個個披頭散髮,宛若饑民、乞丐一般!

「張昭,你們在搞什麼?」

李承乾眉頭緊蹙,語氣卻是比剛剛要緩和了許多。

這樣看來,似乎張昭等人沒有懈怠。

「回大王,此處不是議事之地,還請大王入關再說!」

張昭恭敬拜伏於地,趕忙急聲道。

「也好!」

望了望眼前雄壯巍峨的界關,李承乾微微點了點頭!

界關,原本大易王朝的邊境關卡!

亦是整個葬巫河下游的南北分界線。

故稱之為界關!

「拜見大唐人王!」

「求人王給予我等安生之地啊!」

「求人王…」

與此同時,外界的流民、百姓們也是反應了過來。

趕忙一個個躬身下拜,甚至有膽大之人,還在混亂之中,似在請求著什麼。

「諸位,你們都是孤王的子民,待得孤王入城,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耳邊的嘈雜聲雖大,但,李承乾卻是清楚的知道,這些人,想要的是什麼!

雙手張開緩緩下壓,字字鏗鏘,不覺有一種氣勢撫平了紛亂,流民百姓心中有種無言的信任感升起。

李承乾不知道,這便是暴君聲望帶來的好處…

暴君聲望越高,李承乾在百姓中地位越高,直到巔峰時,李承乾便是天,一言定鼎天下!

就這樣,李承乾一行,在眾將的簇擁下,往界關之內行去。

一路上,道路極為阻塞,走了好久,才到了界關帥府!

「先說說界關的布放情況吧!」

眼下,事情很多,李承乾只能是一件一件來。

第一件事,李承乾的關注點,便是放在了界關布放之上!

界關,兩處為山脈環繞,亦是以兩處山脈為基石,築起的一座雄關!

東西縱橫三千里!

一眼望不到邊!

光是朝北的主城門便有數十個,偏門就更多了。

真要防守起來,李承乾還真擔心手中的軍隊不夠用!

「回大王,現今,除了幾十個主城門都有軍隊駐防之外,其餘偏門,難以抽出兵力去協防!」

秦瓊踏前一步,苦笑搖頭。

李承乾也不意外,繼續發問:「現在有多少大軍?」

「回大王,如今界關之內,彙集了大唐全部兵力!」

「大唐血屠軍有十五萬!大唐牧邊軍有二百萬!大唐衛國軍暫無!」

之前四方征戰,各軍也是折損不少,這個數字,也算是在李承乾預料之中。

咚!咚!咚!

一聲接著一聲的敲擊著桌案,李承乾神色頗為苦惱。

界關東西縱橫三千里,何其之廣闊,區區兩百一十五萬大軍,如何夠用?

便是每一里城牆,安排一千人防守,那都需要足足三百萬大軍才夠!

就三百萬大軍那都是緊巴巴的,連輪換或者補充的兵力都沒有!

萬幸的是,這一次巫族來犯,兵力並不多,目前的話,還不用考慮整體防守。

「大王,末將有一個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就在李承乾苦惱之際,尉遲恭又是瓮聲瓮氣的道。

「說!」

「大王,此次來襲的,不過一位巫王,三十萬巫族戰士,咱們何須防守?」

「大王給末將十萬大軍,末將必定將這些巫族於界關之外全部斬殺!」

尉遲恭拍著胸脯,高聲請戰!

瞳孔之中,儘是殺機瀰漫,凶戾非凡!

「好!」

李承乾頓時眼前一亮!

先下手為強,他喜歡!

同時,尉遲恭也是打開了李承乾的定向思維!

是啊,憑什麼他就要被動防守?

主動出擊,不香嗎?

「傳銅牌緝夜衛,孤王要知道巫族大軍到哪了!」

「報,大王,巫族此次由空蟬巫王率三十萬大軍殺來,預計,三日後,將會抵達界關之外!」

不多時,便有銅牌緝夜衛來報。

「空蟬巫王?沒聽說過!」

搖了搖頭,不再糾結,這次巫族全面開戰,定然不會就只是玄陽巫王、赤雲巫王兩位來襲。

「這樣,尉遲恭,你下去準備一下,命十萬大唐血屠軍,五十萬大唐牧邊軍積極備戰,後天一早,孤王親自率軍將這支巫族大軍誅滅!」

既然決定要禦敵於國外,李承乾便是當機立斷,以兩倍之兵力,下定決心,定要一戰滅殺三十萬巫族大軍,打出大唐的威風來!

「諾!」

尉遲恭猙獰一笑,當即便是興奮的離去。

「秦瓊,孤王出征之後,界關軍務,由你統領,除了問題,孤王拿你是問!」

「諾!」

秦瓊面上稍顯遺憾。

早知道,他就先請戰了。

也就不用留守界關了。

「張昭,接下來,說說你的事吧?」

處理完軍務,李承乾便又是扭頭望向張昭。

他倒要看看,這老貨最近這兩天到底在幹嘛?

把自己弄成這個鬼樣子。

「大王,這兩天,微臣與幾位同僚特意扮作流民,便是為了好好探查一下流民以及百姓的心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