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塵與在場眾人,相繼的眺望而去,那是煉魂山脈深處。

在哪裡,霧氣漫天,一道黑光,詭譎神秘,快若長虹的飛來。

「嗡~」

正在眾人狐疑那一道黑光是什麼,這裹挾著古老詭異氣息的黑色光芒,就停在了深淵上空。

兩點血紅色的光芒,於那黑光內一閃一閃,形如地獄餓鬼睜開的雙眼。

但凡要這兩點血色光芒盯上的在場修士,沒有哪一個不是亡魂皆冒,汗毛聳立。

「我不能動了?」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全場頓時一片死寂。

…… 氛圍瞬間沉重起來。

那詭譎神秘的黑色光芒,高高的漂浮在頂空,當中幻滅不定的兩點血色亮光,一如是某種禁忌生靈的眼眸瞳孔,鎖定之下,在場的一百多名年輕修士驚奇的發現到,自己的身軀彷彿是被禁錮住了一般的無法動彈。

便是位列天人境的徐小妖,還是有著青帝長生體,金光咒加持的蕭塵,一樣是神色劇變,動彈不得。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蕭塵呼吸緊促,一遍遍的運轉著道宮之力,全身法力,可不管怎麼掙扎嘗試,終究逃不出那上方黑色光芒散發出的禁錮之力。

壓抑的氣氛沒有持續多長時間,悚然血腥的畫面就是拉開了序幕,只看頂空懸浮的那一道黑色光芒,呼哧的拖動著一片的古老符咒,邪惡波動的俯衝而下,被這黑色光芒淹沒掉的那十幾名年輕修士,頓時也就發出了慘不忍睹,刺耳欲聾的凄厲嚎叫聲。

「嘩啦啦~」

須臾的,黑色光芒又是吞噬掉了十幾個年輕修士。

這根本就像是一頭跑出了九幽地獄的洪荒野獸啊,它肆無忌憚的吞噬著現場的身影。

在蕭塵和徐小妖的注視內,百餘名的年輕修士,這一會的功夫就無一倖免的灰飛煙滅掉了,一根骨頭渣渣也沒有剩下。

吞掉了這一百多名年輕修士的黑色光芒,毫無疑問的用那兩點血光盯上了徐小妖還有蕭塵。

「……該死!該死!都是你這混蛋害的。」

徐小妖的臉蛋蒼白一片。

蕭塵無語了:「這個時候了,你還在這裡埋怨是我害的,我說你是腦子進水了吧?這能是我害的嗎?你還是趕緊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化解這一場危機吧。」

說這話的時候,那閃爍著兩點嗜血紅光的黑色光團,已經是逼近到了蕭塵,徐小妖跟前。

強烈抨擊到靈魂的死亡陰影,附骨入髓,無孔不入的籠罩著兩人。

這麼猛烈磅礡的死亡陰影下,換做是誰也會心生恐懼,肝膽俱裂。

徐小妖閉上了眼睛,她是無可奈何了,那黑色光團前,連動彈一下都不能,這除了坐以待斃,祈禱著會有奇迹發生,她也沒什麼選擇了。

「呼哧」

似乎並沒有什麼奇迹發生。

黑色的光芒,一口淹沒掉了徐小妖還有蕭塵。

陷入到黑色光團的包裹里,蕭塵覺得有著一種古老狂暴的能量,想要把自己的血肉靈魂化為烏有。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掛在蕭塵腰間那一枚綠色寶葫蘆,煥發出了一種難以描繪,照破黃泉的絢爛神光,流轉烙印在這綠色寶葫蘆表面的那些道紋符咒,也是熠熠燦燦,亮如星辰!萬道的瑞彩霞光橫掃出去,把蕭塵周身的那些黑色光芒驅散一空!

這個時候,蕭塵確切的看到了一盞燈籠!

這燈籠由白骨雕琢鑄就,散發出的光芒,則是猩紅烏黑,詭異邪惡。

模糊的,在這白骨燈籠內還有著一道鬼影閃爍跳動。

「……怎麼可能……這是什麼神物?」

兀的,那要綠色寶葫蘆的光芒照耀到的白骨燈籠內,傳出了難以置信的尖銳聲。

蕭塵眉頭淺皺,綠色寶葫蘆會在這個時候自主復甦,倒是出乎他的預料。

但這可是太古靈寶天尊佩戴之物,如今自主復甦,不管那白骨燈籠是什麼妖邪之物,也休想與綠色寶葫蘆的光芒相挺抗衡吧。

要蕭塵更感興趣的還是,那白骨燈籠里跳動的那一道鬼影是什麼,居然還能發出嘶吼聲。

「嗡~」

綠色寶葫蘆神光無量,道音震天,映照的八荒乾坤,九天十地一片通明扭曲。

內部充斥著一道神秘鬼影的白骨燈籠,左右上下的搖擺浮沉,看起來猶如是在掙扎,想要逃脫,可沒堅持多長時間,就是讓吸到了綠色寶葫蘆中去。

危機到此化解,蕭塵擦去了額前的冷汗。

徐小妖沒有死,只是昏了過去,此刻躺在那地面上,蕭塵要想有心的話,隨時都可以趁虛而入的殺了這個小丫頭片子。可話說回來了,要蕭塵殺一個昏迷不醒,沒有一點反抗力的小丫頭片子,那也不是大丈夫所為之事啊。

「這白骨燈籠,想來不是尋常之物。如今落到了綠色寶葫蘆里,對我是起不到什麼威脅力了。」

低頭看了眼亮亮晶晶,無塵無垢的綠色寶葫蘆,蕭塵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煉魂山脈。

風塵僕僕的趕了一天的路,蕭塵途徑一座城鎮時,找了間客棧住下。

窗外,月光明亮,滿天星斗。

蕭塵坐在床榻上,把意識沉入到綠色寶葫蘆里,見到的是一方霧氣昭昭,氤氳無窮,壯闊浩瀚的巨大空間,那一盞散發出妖異血色光華的白骨燈籠,就漂浮在前方。

此刻的白骨燈籠,相當安靜。

蕭塵卻不敢掉以輕心,問道:「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要是聽得到,我想與你談一談。」

在綠色寶葫蘆復甦之後,散發出的光芒籠罩下,這白骨燈籠里有著鬼影跳動,還發出過尖銳刺耳的咆哮聲。所以蕭塵心裡清楚,這白骨燈籠不是一件普通法器,自己要是可以與這白骨燈籠達成一種聯繫的話,就能知道不少事情。

幾個剎那流逝掉,白骨燈籠古井無波。

蕭塵凜然:「你這是想要拒絕與我交流嗎?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這綠色寶葫蘆的神威,你也是見識過的,要是你不配合我的話,我也只能動用一些強硬手段了。」

事實上,蕭塵根本就沒有能力復甦這綠色寶葫蘆的力量,那綠色寶葫蘆在煉魂山脈中自主復甦,也純粹是一個意外。

可白骨燈籠不曉得這一點啊,在聽到蕭塵要復甦綠色寶葫蘆的神威之後,古井無波,古老詭異的白骨燈籠內,瞬間有著一道虛幻不清,神秘猙獰的鬼影冉冉升起。

這鬼影的一雙眸子,鮮紅異常,森然喋血,彷如可以看穿人的皮肉肺腑,直達靈魂。

蕭塵沒有進入綠色寶葫蘆,只是意識沉入在這綠色寶葫蘆里,可就是這樣,在那白骨燈籠里升起了那一道詭異神秘鬼影之後,蕭塵也覺得遍體生涼,頭皮發麻。 映照出赤紅烏黑光芒的白骨燈籠中,那形態模糊,扭曲猙獰的神秘鬼影,宛如這一盞白骨燈籠的燭火燈芯,但從這神秘鬼影身上,又源源不斷的迸發瀰漫出一種古老磅礡的不祥之氣。蕭塵萬分的肅然,看來自己猜測的不錯,這白骨燈籠的確是可以與之交流的。

按下了心頭的動容詫異,蕭塵語氣鄭重的道:「我想知道你是什麼人,為何在這白骨燈籠內。這白骨燈籠又是什麼東西。你要是乖乖配合,一五一十的把這些問題告訴我的話,我可以確保不會傷害你。反之,你會付出慘痛無比的代價來。」

神秘鬼影桀桀冷笑:「卑微不值一提的螻蟻蚍蜉,什麼時候也敢來威脅翱翔於九天之上的滅世巨龍了?小子,你識趣的話,即刻把本座放出去,這綠色寶葫蘆縱然詭異可怕,但也困不了本座一生一世,待本座逃出這綠色寶葫蘆,那就是你魂飛魄散,生不如死之日啊。」

蕭塵泯然一笑,置若罔聞。

這白骨燈籠要是可以逃出綠色寶葫蘆,自己也不會這麼鎮定自若的和這白骨燈籠進行溝通了。

無論這白骨燈籠有什麼詭異禁忌之處,面對這出自太古靈寶天尊的綠色寶葫蘆,那也別想掀起什麼波浪來。

「究竟是回答我的問題。還是要我復甦這綠色寶葫蘆,把你煉化成虛無泡影,你自己選擇。」不急不躁,心平氣和的,蕭塵回道。

神秘鬼影一下子沉默了,綠色寶葫蘆復甦之後的威力,它是親身體會過的,到了這綠色寶葫蘆里后,它也嘗試過逃竄離開,可遭受到的那一股力量鎮壓,要它不敢相信這樣一件神秘無上的法器,怎麼會掌控在一個道宮境一重的螻蟻小子手中。

要是蕭塵真的復甦綠色寶葫蘆的力量,後果無疑是不堪設想的。

「……小傢伙,我們還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這樣吧,本座可以給你一場天大的造化,要你百年之內,問鼎大能巨頭行列,而你要本座從這綠色寶葫蘆內離開,如何?」

少頃的思考,神秘鬼影發出了蠱惑之聲。

大能巨頭領域,這是修鍊一道的巔峰層次,只有站在大能巨頭級別,才稱得上超級強者!玄天域也好,天州三千域也好,大能巨頭領域都是許多修士窮其一生也觸及不到的至高級別,百年之內問鼎大能巨頭行列,那更是諸多絕世的天驕人傑也難以做到的。

修道之人,參破陰陽,扭轉造化,採補天地之力,壽元上,自然比凡夫俗子要久遠得多,天人境的修士,都可以存活兩百多歲了,金丹境的修士,活個三四百歲也不是問題。百年的光景,對於大部分修鍊之人而言,就是彈指一揮間。

要百年之內踏足大能巨頭級別,這不亞於凡人登天,河水逆流了。

可如果真有一個百年之內,就可以入駐大能巨頭領域的機會擺在眼前,那種誘惑,是蕭塵也抗拒不了的。

但蕭塵沒有上當,有著太古道家靈寶天尊的道法傳承,有著隕仙嶺內的那一尊古之大帝分身,問鼎大能巨頭領域,在蕭塵這裡來說,那是遲早的事情,蕭塵所追求的,是比大能巨頭領域還要絕巔無敵的層次,區區大能巨頭領域算的了什麼。

「人的耐心都是有限的啊,我不是三歲孩童。你還是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只有這樣,你才要機會離開這綠色寶葫蘆啊,否則你就有被煉化掉。」

一字一頓,斬釘截鐵的,蕭塵警告道。

神秘鬼影大怒,那鮮紅欲滴,喋血殘暴的眸子,彷彿要生吞活剝了蕭塵一般。

「該死的小子!」

「你真想知道本座是誰嗎?」

「知道本座的身份,對你而言,可沒什麼好處。」

厲聲的,神秘鬼影說道。

「這就不用你來關心了。」蕭塵曬然。

「那好。」神秘鬼影妥協的講述起來,道:「一千年前,玄天域之上誕生出一個蓋世無敵的大魔頭,你小子可知。」

「知道一些吧,一千年前的那個大魔頭為禍四方,屠戮生靈,結果遭到玄天域域主和三大一品仙門掌教聯袂討伐,戰鬥的區域,就是這煉魂山脈。煉魂山脈也是因為那一場大戰而衍生出來的一片大荒。」蕭塵答道。

「嘿,本座可是親眼目睹了那一場大戰。什麼玄天域域主,什麼三大一品仙門掌教,要是單打獨鬥的話,他們是不可能獵殺的了那大魔頭的。」神秘鬼影桀桀笑著。

蕭塵肅然:「你這麼推崇那大魔頭,該不會和那大魔頭有什麼關聯吧?」

「要說關聯的話,他是本座調教出來的啊。」神秘鬼影語出驚人的道:「在沒有遇到本座之前,那小子還只是一個庸庸碌碌,資質平平的毛頭小子呢。有了本座的護持傳授,幾百年的時光,他就站在了玄天域巔峰領域啊。

獵殺這小子的時候,豈止是玄天域域主,三大一品仙門掌教,起碼還有上百尊大能巨頭一起掠陣,才得以成功啊。」

一千年前,那引得玄天域域主,三大一品仙門掌教征伐的大魔頭,是這神秘鬼影調教出來的?乍然聽到了這樣秘辛的蕭塵,轉眼間的駭然後,那就是懷疑了,笑道:「你說的這些,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我可不敢相信。」

「相不相信本座,看你小子自己的了。」神秘鬼影淡然的道。

蕭塵豎眉:「先不管一千年前的那個大魔頭是不是你調教出來的,你就直接告訴我你是誰好了,還有這白骨燈籠又是什麼品階的法器。」

「此乃荒塵骨燈,隸屬上古禁器,能夠煉殺萬物,勾魂索魄。本座的話,是這荒塵骨燈的掌控者,在一場大戰中,肉身隕滅,一縷殘魂躲入到荒塵骨燈內,久而遠之,就與這荒塵骨燈融為一體了。」神秘鬼影解釋道。

上古禁器?

蕭塵可以感受到這一盞白骨燈籠的不凡之處,要說是上古禁器,那自己可是撿到寶了。 荒塵骨燈,蕭塵是沒有聽說過,但這要是上古禁器的話,那價值就是超乎想象的。

在這個時代,但凡是牽扯到上古時代的東西,都是可以吸引到大批強者趨之若鶩的爭奪廝殺。

至於這神秘鬼影說他是荒塵骨燈的掌控者,是因為與人交鋒,才肉身破滅,一縷靈魂寄宿於荒塵骨燈之內,真假都是無關緊要的,有綠色寶葫蘆鎮壓荒塵骨燈,蕭塵還有什麼可以懼怕的。

公主殿下嫁到 但轉念一想的,蕭塵意識到,把這一件藏匿著神秘鬼影的荒塵骨燈鎮壓在綠色寶葫蘆,也不是長久之事,自己還是要想出一個一勞永逸的法子,既可以把這荒塵骨燈變成自己的法器,也可以壓制住這神秘鬼影。

「道家「八大神咒」中,金光咒,天雷咒,逆生神咒外,還有五大神咒秘術,涉及著五種截然不同的領域。

當中那一道「熒惑天魂咒」,剛好就是可以奴役驅使萬靈的法門啊。只不過我才道宮境一重,能夠領悟三道道家神咒,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了。這一道「熒惑天魂咒」,還是等我到了天人境的時候再行參悟。」

「在沒有參悟出那「熒惑天魂咒」前,這荒塵骨燈就封存在綠色寶葫蘆為妥。」

思忖好了怎麼處理荒塵骨燈的蕭塵,意識果斷退出了綠色寶葫蘆。

搖曳在荒塵骨燈里的神秘鬼影,怔了怔的大喊道:「小子,你想知道的,本座全都告訴了你。你還不打算放了本座嗎?」

「啊!可惡的小子!你給本座等著呀,待到本座恢復自由,我是不會放了你的!」

半晌得不到回應的神秘鬼影,歇斯底里,猙獰畢露。

但其實,蕭塵壓根就聽不到綠色寶葫蘆里的嘶吼長嘯,即便是聽到了,也不會放了這神秘鬼影。

……

翌日,煉魂山脈。

身形枯瘦陰森的黑袍老嫗,從天而降的落在了一個絕美照人的妖媚少女身前。

見到少女安然無恙,黑袍老嫗鬆了口氣:「其他人呢?」

徐小妖的心情鬱悶非常,咬了咬紅唇的把自己追殺蕭塵,接著飛來一道黑光,吞掉了所有人的經過描繪了一遍。

「婆婆,我被那黑色光芒吞掉之後就昏了過去,醒了之後才發現自己沒有死,在此之前,婆婆帶來的十多名天幽教弟子,和在場一些年輕修士,都是要那黑色光芒吞噬的屍骨無存。」

提到這裡,徐小妖含糊不清的道:「我和那個混蛋蕭塵,是最後要那黑色光芒吞噬掉的。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我才可以活下來。

但我醒了之後四處查看,也沒有尋到那個混蛋蕭塵的蹤跡,可我有種預感,既然我都僥倖活了下來,那個混蛋十有八九也可以活下來。」

鬼婆婆神色狐疑:「怪哉,那小子不呆在風雷閣內,怎麼跑到這煉魂山脈里來了?就算是來了,以他木系靈體的身份,風雷閣也不會不派出護道者跟在那小子身旁啊。」

徐小妖頜首微點:「這一點我也覺得古怪,可從始至終我也沒發現有風雷閣的強者,要不然我也不會追殺那個混蛋到這裡來。」

「對了婆婆,那藏匿在空間裂縫裡的機緣造化,可曾得到?」

徐小妖問道。

「你見到的那一道黑色光芒,正是藏匿在這煉魂山脈深處空間裂縫裡的機緣造化。」鬼婆婆答道。

「什麼?這……」徐小妖瞪目結舌良久。

「那東西從空間裂縫裡飛出的一霎那,就是釋放出一種詭異的能量,把在場眾多強者一起困在了原地,還有不少強者直接是被那東西吞噬掉。」鬼婆婆道:

「我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擺脫了那東西留下來的能量迷霧。而且到此刻,老婆子我也沒搞清楚,那黑色光芒內到底是什麼東西。」

徐小妖越發的震驚了:「婆婆您的修為,在教中也是首屈一指的,玄天域上也可以稱得上超級強者,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

幾天的閉關修鍊,蕭塵的修為,水到渠成的提升到了道宮境二重的地步。

他離開客棧,來到大廳內坐下。很快的,蕭塵就聽到了一些議論,說是這方圓千里,盤踞著大大小小十幾支賊寇,經常的劫掠過往修士,有時候還會入侵周邊村鎮,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都是做得出來。

在這些賊寇里最強的又數那惡狼山,血虎寨!這兩座山頭聚攏的賊寇要有上千人,而且有著道宮境,天人境級別的賊寇強者坐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