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梓良親自開車,送劉伯陽和恩英回自己住的地方,那是一棟規模不算大但是很氣派的別墅,劉伯陽饒有興緻道:「行啊老萬,幾天不見,都在zz市買上別墅了?」

萬梓良苦笑道:「陽哥您可別笑話我了,這哪是買的,我租的而已。我也是沒辦法,咱們堂口跟zz佬干仗,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把他們收拾服的,得做好持久戰的打算,我要是帶著兄弟們天天住賓館,也得花老鼻子錢了!」

劉伯陽一點都不驚訝,他就是為這件事兒來的,可其實萬梓良嘴上說的只是一方面,他在這裡弄了棟別墅,也是目光長遠的表現,將來爆熊堂打下了hn省,劉伯陽肯定會讓萬梓良當這個省的老大,萬梓良在這裡安家落戶還不是早晚的事兒,提前弄棟別墅住著也是熟悉環境。

「陽哥,你這次打算住幾天?國外的事兒忙么?」萬梓良問。

「呆個兩三天,幫你和兄弟們擺平這邊的事兒就走。國外的事兒就那樣吧,現在老八和老九替我盯著,應該從出不了岔頭!」劉伯陽道。

「哦!是林哥告訴你我這邊有點棘手的吧?早知道不跟他說了,害你跑一趟,其實我一個人能擺平!」萬梓良略有愧疚道。

「什麼話,咱們兄弟都是一家人,有事兒當然要一起出力。說說這邊的情況吧,hn省到底有多少幫派,現在跟你對著乾的又有哪些?有過幾次的交手?結果如何?」

「hn省的黑幫是不少,但大部分都不夠格跟咱們戰魂堂硬碰硬,我當初帶著兄弟們一過來,就有不少幫派選擇投誠,但我知道其中一部分是牆頭草,說話跟放屁一樣,根本不足為信。現在跟咱們對著乾的幫派主要有三伙兒,一個是宋寶根、馬長洲組建的『麻紗幫』,在zz市勢力很大,也有個數萬人的樣子,手上有真傢伙,不好硬拔!宋寶根和馬長洲都是刑滿釋放份子,後來搞布料批發,強買強賣,壟斷市場,逐漸發家了,現在是zz市的第一大幫。另外一個是周勃龍帶領一幫混碼頭的傢伙建立起來的『勃龍幫』,混的不如宋寶根和馬長洲大,但手底下馬仔更多,整個zz市任何一個閑散人員都可能被他們利用,我們已經跟他們打過三場了,但沒有一場佔到便宜,周勃龍手下有十二個能打能殺的狠角色,早年干苦力的,現在號稱『十二金剛』,名字很傻吊,但是確實有兩下子!」萬梓良一一做著介紹道。

「還有一個呢?」劉伯陽問。

「還有一個是洛陽幫,是洛陽最老的一批混黑頭目常國威建立的,道上號稱『常爺』,但是洛陽幫在zz市沒有勢力,所以暫時可以忽略不計。」萬梓良道。

劉伯陽點了點頭,看來這hn省的情況確實比較複雜,劉伯陽單是聽這些介紹就覺得裡面道道兒很多。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己征服過的省份和城市,好像也沒有哪一個是一帆風順的。

「陽哥,你知道咱戰魂堂的兄弟在hn省作戰,最大的麻煩是什麼嗎?」萬梓良又道。

劉伯陽問道:「是什麼?」

「不是咱們的兄弟干不過他們,說句大實話,我也不是吹牛逼,我手下爆熊堂的這幫兄弟,個個都是過江龍級別的,一個干他們三個zz佬不是問題,可麻煩就在於咱們也就只能憑家裡這幫兄弟了,我就帶了七千人過來,跟他們兩個幫派差不多兩萬多人打,虧就虧在這兒了!」萬梓良道。

「那你沒想過在這邊招點人?」劉伯陽問。

「我哪敢啊,陽哥你不知道,hn省是全國出了名的貧窮落戶生,在這裡講計劃生育那一套是沒用的,家家戶戶生好幾個孩子,屁大點兒小孩兒就出來打工,社會上坑蒙拐騙的閑散人員到處都是,這樣的人能招進咱們戰魂堂?而且zz市很多人都患有隱性乙肝,那幫人沒錢查沒錢治,國家也管不過來,只要有一個這樣的人混進咱們戰魂堂,多少兄弟都被他禍害了!」萬梓良道。 劉伯陽點點頭,對這些情況有所了解,便不再說什麼了。沒過多久,萬梓良帶著劉伯陽和恩英順利抵達自己的住處,這是位於zz市南部的某座別墅區,但一點都不偏僻,前面就是一條繁華的商業街,燈紅酒綠的ktv酒吧之類,一眼望去比比皆是。萬梓良告訴劉伯陽,從家裡帶過來的那些兄弟就被他安置在這條商業街上,而這條街也是目前爆熊堂的根據地之一,萬梓良把別墅選在附近,也是為了加強對堂下兄弟們的控制和聯繫。

「陽哥,先去家裡坐坐,把行李放下吧,回頭我讓人安排安排,給你們接風洗塵。」萬梓良殷切的說道。

劉伯陽笑道:「不用,那麼客氣幹啥?這趟過來主要是辦正事兒的,我看看能幫你就盡量幫你,你不用整別的景。」

萬梓良道:「話不能那麼說,陽哥你來一趟不容易啊,磨刀不誤砍柴工,既然你來了,就客隨主便吧,嘿嘿!」

劉伯陽莞爾,沒想到獨當一面的萬梓良進步這麼大,說話辦事都比以前更加的成熟了,他明白萬梓良是出於一片好心,便也不好推辭了。

別墅里正在百無聊賴的幾名爆熊堂心腹小弟看到老大的黑色賓士回來,趕緊都出來迎接,萬梓良把劉伯陽和恩英的行李接過來交給他們,指著那棟氣派的房子道:「陽哥,就是這裡啦!」

「呵呵,你還挺有眼光的,房子不錯嘛!」劉伯陽贊道。

幾個人一同走進去,沒想到在這別墅院子的最裡面,還有一個巨大的游泳池,一個只穿著三點式的漂亮女孩兒像條美人魚一樣在裡面舒舒服服的暢遊,劉伯陽一看就明白了,打趣道:「老萬,你媳婦?」

萬梓良嘿嘿笑道:「媳婦算不上,就那麼回事兒唄,藝術學院的,才泡上沒幾天呢!」

游泳池中的漂亮女孩兒看到萬梓良帶著兩個陌生人進來,趕緊從水中游上來,拿過毛巾一邊擦頭髮一邊往這邊走,小臉上充斥著驚訝,「叫陽哥,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過的,我大哥楊青帝!」萬梓良指著劉伯陽作介紹道。

女孩兒馬上乖巧的叫道:「陽哥好!」

劉伯陽笑著點點頭:「叫什麼名字?」

「陽哥,我叫崔鶯鶯!」女孩兒脆生生道。

「嗯,好名字,老萬有福啊,交了你這麼個漂亮的女朋友!」劉伯陽笑道。

「謝謝陽哥誇獎!」崔鶯鶯嬌紅著臉蛋兒,一臉欣喜。

「你還傻愣著幹什麼,趕緊進去穿衣服啊!給陽哥和恩英妹妹沏茶,這麼大的人了,這點事兒還用我教!」萬梓良一副大男子主義的樣子「訓斥」道。

「喔!」崔鶯鶯馬上乖乖的轉身去了,劉伯陽看著她窈窕的身段兒,實在哭笑不得,這丫頭難道就不知道冷嗎?春寒料峭的時節,僅穿著三點式泳衣就敢從露天游泳池中出來,身上的水都沒擦乾,只能說現在社會上的這些小姑娘們是越來越生猛了。

——

萬梓良把劉伯陽和恩英請進去坐,與他住在一起的都是爆熊堂中數一數二的好手,除了喪彪和潘勇外,還有三個人,一個叫大虎,一個叫毛毛,最後一個叫小華,他們都是跟著萬梓良出生入死好幾次的,其中那個叫大虎的人劉伯陽認識,去年年底開年會的時候,這個人曾經作為爆熊堂的香主去過東北,沒想到現在被萬梓良帶到hn省來了。這五個人面對著劉伯陽都顯得很激動,跟在萬梓良後面任勞任怨,唯恐照顧不周。

在萬梓良的別墅里稍微休息了一會兒,萬梓良打電話安排了一桌酒席,又親自駕車帶劉伯陽和恩英一起出去吃飯,席間劉伯陽聽萬梓良詳細說了一下爆熊堂與周勃龍團伙駁火的經過,老萬確實吃了不少虧,就在一個星期前碼頭火拚的時候,爆熊堂還損失了二十多名兄弟。

「老萬,沒想著把場子找回來?」劉伯陽笑著問萬梓良道。

萬梓良夾了一塊兒糖醋鯉魚放進嘴裡,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恨恨道:「想啊,怎麼不想!我早就想好了,等這幾天緊張的風聲過去,帶上兄弟們,直接跟周勃龍正面開戰!我不想跟他耗了,也耗不起!前幾天跟老李老龍他們通電話,那倆傢伙已經分別把tj市和hb省拿下大半了,就我他媽的還在這裡沒啥進展,臉都丟盡了!」

「正面開戰啊,你想出好辦法了?」劉伯陽問。

萬梓良搖搖頭道:「目前還沒,做好了硬碰硬的打算。陽哥,不是我腦子懶,關鍵咱們來到人家這地方,屬於過江龍,而面對的是幾條胃口同樣不小的地頭蛇,要的就是一鼓作氣,不然士氣再而衰三而竭,拖下去更不好打!」

「哈哈,你現在還會用成語了。其實這事兒也不急,既然我過來了,咱們就先從長計議,戰魂堂混到今天,多少敵人都被咱們掃平了,這hn省的也不會例外。」劉伯陽很平靜的笑道。

「嗯!反正陽哥你來了,我就有了主心骨。——別忙說話啊,來!吃菜,豫菜我雖然吃不習慣,但是在全國還是很有名的!」

——

一頓飯吃了很久,萬梓良好久沒見到劉伯陽了,歷經風風雨雨,他們之間的感情自然是比親兄弟還親,有說不完的話。酒喝了不少,光是茅台就喝空了八瓶,最後若不是兄弟們和恩英、崔鶯鶯一起攔著,他倆還能繼續喝。

外面的天色逐漸暗下來了,兩人已經喝得暈頭轉向,這第一天想必是啥都幹不了了,萬梓良為盡地主之誼,要帶著劉伯陽和恩英去酒店對面的ktv坐坐,那家ktv的名字叫「皇朝」,是zz市最大的一家ktv,裡面各種娛樂服務都提供。當然。萬梓良知道劉伯陽不好那一口,他之所以要帶劉伯陽進去,只是想炫耀一下自己的功勞,證明他帶著家裡兄弟們千里迢迢來到hn省,也不是一無所獲的,還是拿下了一些場子。

劉伯陽不想拂了萬梓良的好意,便帶著恩英和他一起來到皇朝,開了間貴賓包廂,萬梓良一上來就自告奮勇點了支歌,用閩南腔唱起了葉啟田的《愛拼才會贏》,雖然走調極其嚴重,但是極大的帶動了氣氛,包廂里歡聲笑語不斷,連劉伯陽都被逗樂了。

萬梓良唱完之後,晃晃悠悠的把話筒放下,很爺們的把上衣脫下來扔在沙發上,對著劉伯陽笑道:「那啥,陽哥,我上個廁所,讓鶯鶯給你們唱一個,這小娘們長得好看,唱歌更是一流的哦,不比貂蟬嫂子差!」

崔鶯鶯從後面拍了他一把,鼓起小嘴兒露出嗔怪的樣子,萬梓良瞪她一眼,大咧咧道:「娘的,讓你唱你就唱,平時不是總想出來唱歌嗎?今天到你發揮的時候了!」

崔鶯鶯也不再矯情,不好意思的拿起了話筒,劉伯陽笑對喪彪毛毛等人道:「你們扶著他去廁所,老萬連走路都不穩當了。」

喪彪等人趕緊走上來,萬梓良卻大剌剌的一揮手:「不用,我沒事兒,你們呆著!」說著就不讓任何人扶,走出去了。

ps:說件事兒,對於昨天對塵埃落定兄的傷害,以及整個hn省看書的朋友,我表示深深的慚愧和抱歉。其實寫書是一件很頭疼的事兒,不寫真實的人名地名,會讓大家覺得沒有真實感,可一旦寫了,又會牽扯這樣或那樣的事兒,很多事情我也只是道途聽說而已,當不得真的,兄弟們有意見可以提出來,不要見怪就好,得罪之處萬望海涵。通過這件事兒也讓我長了個教訓,以後再有類似的情況,我會注意,絕不再犯! ()人這輩子必須懂得認清現實,識時務者為俊傑,這話對劉登科而言,那就是至理名言如果不是因為認清了現實,現在的他或許壓根就沒有可能出現在這裡,要知道在外面等候著彙報工作的人,可是有著十幾個之多自己能夠進來,絕對不是因為長的好看,而是因為他的主動投靠

只有準確的站隊,才能夠收穫勝利的果實

「蘇縣長,您放心,我們縣教育局的工作絕對不會亂,而且我已經將這幾年的工作做了詳細的編輯,全都在這裡這其中有關農民工子女的就學問題是重點,蘇縣長,我認為咱們縣應該免除他們的借讀費,還有那些雜七雜八的費用,該廢除的就要廢除另外我提議,在咱們縣,尤其是挨近黑山鎮的城區,興建一座農民工子女學校

這個學校可以有著兩方面的分類,第一便是為農民工子女解決就學難的問題,只要是農民工子女都可以前來學校就讀;第二我想是不是可以考慮下讓農民工也能夠前來就讀,簡單說就是建立一個類似技校這樣的班級,能夠為農民工補充知識的同時,讓他們好的為社會做出貢獻」劉登科說道

言之有物,這便是劉登科給蘇沐的印象

一直以來蘇沐都認為劉登科是在玩投機,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個人還真的是很有本事的不說別的,光說興建這個學校便能夠看出來

蘇沐現在最需要的便是這樣的人別管你是不是有著鑽營的想法,但只要你能夠幹事,真正的做好工作蘇沐便會毫不猶豫的用你

「劉局長,現在縣教育局的問題你也知道了,我只有兩個要求第一,縣教育局不能亂,你要暫時肩負起領導教育局的重任,確保縣教育局一切正常運轉;第二便是農民工子女就學的問題,借讀費是必須廢除的,之前學校收取的,也要如數全額返還給孩子們窮什麼不能窮教育,這是我們的惟一方針」蘇沐說道

「是蘇縣長,我回去就召開會議,落實蘇縣長你的精神」劉登科說道

「不要搞那些冠冕堂皇的虛的,一定要務實至於興建農民工子女學校的問題,你暫時先拿出一個規劃出來,沒有必要著急動工還有我的建議是,既然是學校就沒有必要非得讓農民工和他們的子女共在一個學校中可以考慮成立專門的技校,比如說像是夜大那樣的形式,農民工欠缺的是知識理論,而並非是實踐經驗,這個要區分對待」蘇沐說道

「是蘇縣長」劉登科恭聲道

「那就這樣,去忙這些文件你拿回去看看」蘇沐說著便遞過去一個檔案袋,劉登科急忙接過來,而就在兩人手指有所碰觸的瞬間,蘇沐的官榜便隨即開始旋轉起來

親密度數值:七十

蘇沐嘴角斜揚,看來這個劉登科對自己的好感是倍增的,七十的親密度儘管還沒有達到八十那種可以信任的標準,但卻也算是不低了

只是沒有想到,劉登科的隱疾竟然是脊椎有問題想想下也是,換成是誰,見了人之後總是要彎著腰問候,不出毛病都怪想到這裡,蘇沐便在劉登科即將離開的時候,笑著說了一句

「劉局長,你要是沒事的話,就去醫院檢查下,你的脊椎可能有些毛病不過不打緊,稍微治療下就能夠好」

「是,蘇縣長」

直到走出辦公室,劉登科都沒有弄明白蘇沐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蘇沐還懂醫術不成?不然的話他為什麼會看出自己的脊椎有問題那?劉登科知道自己的脊椎還真的是有些毛病,最近老是疼痛難忍不說,有時候疼的是直不起腰來看來真的要找個時間去醫院拍個片瞧瞧,別自己剛升了官,身體卻出現問題,那就太糟糕了

「聽說沒有?這次咱們縣的案子真的是鬧大發了」

「那是,要是不鬧大發才怪了那一個縣長,兩個副縣長,十個科級幹部,這手筆不是一般的大」

「我聽說這次市紀委的調查組之所以能夠這麼利索的便將人和證據都弄到手,是因為有著聶書記的配合」

「噓,小點聲,你想死是不是?」

上門女婿 「我也就給你嘀咕嘀咕,再說了這事不是明擺著的嗎?要不是有聶書記點頭,市紀委調查組能夠這麼快便將人帶走?就算是證據都要搜尋好幾天有這好幾天做緩衝,不信趙縣長找不到求解的門路」

「只是不知道這次到底市裡會怎麼辦這事」

「管他那,現在咱們只要抱住蘇縣長這個大腿便是」

「你們說這下一個會不會是我那?」

……

當劉登科走出去后,蘇沐並沒有馬上讓人進來,而是稍微安靜了會就在他安靜的時候,樓道中突然傳出來的切切私語聲,清晰的聽到他耳里不得不說這些聲音是很小,換做正常人的話是沒有可能聽到的外面那些人也只是等的無聊,隨意在閑聊著,但蘇沐卻偏偏聽到了

是啊,這次的事情真的便像是你們所說的那樣,如果不是有著聶越書記的配合,如果不是有著他的點頭,李樂民他們就算再精明能幹,都別想在一晚上就將所有的證據拿到手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由此能夠看出來一個縣的一把手,對縣裡的執掌力度強弱帶來的利弊是不同的聶越真的要是軟弱些,就算有著這樣的事,都未必能夠一下子盪清趙瑞安的勢力

「權力,始終是最為誘人的」蘇沐自語道

別人掌權是用來做什麼的,蘇沐管不著也沒有那個心情去管但他掌權是為了為民請命的,就沖這點,他便會毫不猶豫的去爭官場之中,你不去爭,到最後只能夠被狠狠的踩在腳下沒錯,在那裡都能夠為民謀福利,但要知道,官位的不同,謀求的這個福利便會有著多少之分

能夠最大限度的實現心中抱負,蘇沐是絕對不會壓制的

想到這裡,蘇沐便恢復清醒,繼續開始讓人進來

官榜的確是蘇沐現在手中的大殺器,擁有著官榜,他很快便能夠分辨出來,誰是可信的,誰是虛偽的,因為不管怎麼說,親密度數值是不會說謊的你要是心裡想著的是虛偽的,而僅僅是表面上露出來笑容,通過親密度數值很快就能夠分辨出來實際上蘇沐也真的是分辨出來了

比如說開發區管委會的副主任鄔梅,作為第一個投靠蘇沐的人,她現在的親密度數值赫然為八十,已經真正的成為了可以信任的人

而在鄔梅之後前來彙報工作的是縣文化局局長鄭大軍,這個仍然歸屬於蘇沐管轄的局長,儘管嘴裡說的是天花亂墜,但真正當官榜顯示出來的親密度數值為二十的時候,蘇沐便在心底宣判了他的死刑

第四和第五個,蘇沐用在的是縣衛生局的局長遲封和縣招商局局長范昌盛身上,讓蘇沐預料的差不多的是,遲封和鄔梅一樣,親密度數值赫然為八十,屬於可以信任的畢竟遲封的上位,那是蘇沐點頭的,這點遲封是心知肚明的,也早就暗暗的將自己歸入了蘇沐這隊

倒是范昌盛這人,給予蘇沐的感覺是那樣的不遠不近,雖然前來彙報工作,但心底彷彿並不是很為樂意說不樂意,又害怕因此遭受到蘇沐的刁難所以他的親密度數值便為很中立的五十

其實對於范昌盛這人,蘇沐是沒有多少好感的,沒錯,范昌盛這人是不錯,儘管是站到趙瑞安那隊的,但他從來沒有做過任何虧心事,也沒有跟著趙瑞安胡鬧只是不胡鬧歸不胡鬧,他卻沒有任何建樹在范昌盛擔任招商局局長后,邢唐縣的招商便沒有任何進展

一個老好人,不是蘇沐衡量官員的標準,他要的是能力

不過現在的蘇沐只是一個沒有入常的副縣長,這些人事任免和他是沒有多大關係的縣裡有縣組織部長,有專管人事的黨群副書記,和他有什麼關係蘇沐要做的只是在心底先有著一張名單,只要這張名單搞到手,那麼其餘的事情都能夠押后再說知道誰可信,還怕沒有提拔的機會嗎?

「杜廉,讓其餘人都回去」蘇沐淡然道

在將官榜的五次機會用完后,外面的天色差不多也暗下來,就算在平常,這個時間點也是該下班了蘇沐自然沒有理由再繼續接見他們,該有的威勢還是要表現出來的

再說真要細看的話,你會發現蘇沐這天接見的人,都是很有意思的沒有一個跨越了規矩的,全都是屬於他分管和他所能夠影響到的機關

「好」杜廉點點頭道

蘇沐站在窗前伸了一個懶腰,市裡面到現在都還沒有一個定論出來,估計是在為邢唐縣的位置爭搶,但那些和他已經沒有關係,在趙瑞安這塊攔路石被踢走後,他總算是能夠大展拳腳了 可就當萬梓良出去不久,崔鶯鶯點的歌都還沒開始唱呢,忽然咣當一聲,包廂的門被撞開,幾個彪形大漢帶著一股風闖進來,將一個滿臉是血的人往裡面一丟,那人四仰八叉攤開,渾身醉醺醺的酒味兒,正是萬梓良!

喪彪潘勇毛毛大虎等人騰的一下站了起來,恩英和崔鶯鶯的臉色也瞬間都變了,唯獨劉伯陽端坐在沙發上沒動。

「老萬,別給哥哥丟人,自己站起來!」劉伯陽輕描淡寫的說道。

貴賓包廂的桌子是那種小方格嵌著玻璃的長條桌,挺結實的,萬梓良的身體砸上去竟然沒碎,他哼哼的爬起來,啐了一口帶血的吐沫,罵道:「媽了個逼夠狠的,見血了,多少年沒人敢這麼打我了!」

雖然萬梓良血流滿面,但只是皮外傷而已,眉骨讓人踢了個豁口,鼻子也破了,他抹了一把臉上的血,剛想爬起來,對方一個高大的漢子上前一腳踩在他身上,傲然道:「你他娘的口氣還不小!知道老子們是誰不?媽的敢撞我,瞎了你的狗眼!」

劉伯陽聽明白了,肯定是萬梓良剛才搖搖晃晃的走出去,一不小心碰到了這幾人,結果他們的火氣還真不小,直接把萬梓良打了一頓扔進來了。

崔鶯鶯嚇的不輕,小臉都白了,趕緊掏出手帕上去給萬梓良擦血,然而卻被萬梓良不耐煩的推開。包廂里的喪彪毛毛等人早就炸了,紛紛把衣服撩開,拔出雪亮的三棱刮刀。

三棱刮刀這種東西揚名於八十年代北方一些二線城市的黑幫鬥毆,這種原本用於機加工的工具刀含碳量高,極其的堅韌鋒利,別說是人體了,就算是薄鋼板都能一刀刺穿。捅在人身上,巨大的三面凹槽同時放血進氣,方便你快速拔出並刺第二刀,被這種刀刺中的傷口,很難縫合,就算長好了也是一堆疙瘩肉,極其醜陋。

在如今這社會,道上混的已經很少有人敢用三棱刮刀了,一時攜帶不方面,二就是傷個人也沒必要那麼狠,用砍刀就足夠了。可萬梓良手下爆熊堂的兄弟不一樣,都跟著老大萬梓良學的做事狠辣果決,砍刀斧頭那種東西用的不順手,每人都倒騰了一把大號兒的三棱刮刀,用硬皮鞘裝著別在腰裡,干仗的時候一亮,別人的氣勢就先減了三分!

所以對方那幾人看到他們露出來的三棱刮刀后,明顯一愣,為首的一個一撩上衣,從后腰拔出一把黝黑的鐵傢伙,嘩啦一聲推彈上膛,大喝道:「艹你們媽的還敢亮傢伙,我看誰敢動,我一槍崩了他!」

劉伯陽撇撇嘴看了這幾個傢伙一眼,怪不得敢這麼囂張呢,原來身上帶著槍啊!對於這樣的二百五,他實在是不準備親自出手,對他們動手都嫌掉價!所以劉伯陽乾脆兩眼一閉,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剛才那頓喝的確實有點多,他的頭也有點暈乎乎的。

喪彪毛毛等人一看對方的傢伙是真的,頓時也不敢輕舉妄動了,他們終於明白為什麼身手不俗的萬哥會被打,一定是剛才被人用槍頂著頭才挨揍的!

拿槍的漢子年齡不大,一臉張狂,手舉著槍點著眾人,鄙夷道:「你們他媽的都知道怕了吧,識相的就給大爺我跪下!尤其是你,有眼無珠的醉鬼,磕仨頭給老子道歉,順便跟你這幫朋友好好商量怎麼賠償你景爺我,老子我長這麼大,還沒有一次是被人白撞的!」

嗬!這下他們的目的更清楚了,揍人事小,拿支槍耀武揚威的進來是訛錢的!

萬梓良抬頭看了看姓景的這位好漢,咧嘴笑了,他晃晃悠悠的爬起來,毫不畏懼的一步一步走向持槍漢子,先是看了看他手中的傢伙,揶揄的說道:「說話那麼亮堂,我還以為你拿的是真傢伙,原來是把狼狗啊!這種破玩意兒點煙我都嫌火小,你拿來嚇唬我?老子拿ak47干你娘的時候,你tm還在吃奶呢,就用這玩意兒唬我,嗯?!」

最後這一聲「嗯」,是帶著強烈的質問語氣,可這位姓景的拿槍漢子卻被萬梓良的氣勢鎮住了,又氣又怕,攥著槍柄的手心都有點出汗,本來也不是多大的事兒,就是去側所的路上被撞了一下,他們欺萬梓良喝多了,打一頓還想訛幾個錢,誰想卻碰上這麼個不怕死的!

萬梓良見對方眼神閃爍,更近一步,用兩隻手指夾住槍管兒,頂在自己太陽穴上道:「來,別怕,有種你就往這裡打,我的腦漿會濺你一臉,不過你們幾個今天也別想出去了,我兄弟們的刮刀也不是吃素的,對不對,毛毛?」

話音剛落,後面早已忍不住的毛毛喪彪等人瞬間走了上來,手裡抄著三棱刮刀,對準持槍漢子身邊的一個傢伙一刮刀下去,直接扎進了大動脈,那人根本來不及反應,當場慘叫一聲,血噴如注,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

崔鶯鶯何時見過這樣血腥的場面,嚇的陡然發出一聲尖叫,就連恩英的臉色也有些泛白,劉伯陽輕輕拍拍恩英的肩膀,指著點唱台道:「去,把音樂放大點兒!」

恩英會意,起身去調音量了。

姓景的那幫人徹底傻眼了,誰能想到萬梓良手下這幫人如此的生猛,一句話不說就動手,而且下的還是死手,毛毛用刮刀戳翻那個倒霉的傢伙后,嫌他慘叫聲音太大,上去對準他的胸口又是一陣猛刺,那人嘴裡的血嗤嗤往外冒,不一會兒就瞪大眼睛了,毛毛這才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罵道:「艹!」

與此同時,萬梓良捏住槍管兒的兩隻手指順勢一翻,大拇指就握住了****擊錘,姓景那人嚇的猛扣扳機,可子彈哪裡打得出來,萬梓良胳膊往回一拽,那把粗製濫造的模擬狼狗就到了萬梓良手裡,姓景的傢伙還在徒勞的勾動食指。

萬梓良奪過狼狗的一瞬間,猛一腳踢在姓景的褲襠上,姓景的這傢伙就捂著褲襠蹲下了,臉色慘白,動也動不了。

還剩兩人,見狀腿都軟了,撒腿就想往外跑,可喪彪潘勇等人早就衝上去攔住去路,幾腳踹翻,三棱刮刀照著胸口和後背就狠狠紮下去,包間里全是噗噗的力氣刺入皮肉的聲音和被捂住的慘叫聲!

僅剩的兩人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就被活活戳死了,三棱刮刀帶下來的血肉濺的包間到處都是,崔鶯鶯已經捂住臉不敢看了,萬梓良卻曼斯條理的蹲在姓景那傢伙的身前,掏出一根煙,就用那傢伙的狼狗點上,淡淡道:「你他媽剛才跟我說什麼?再說一遍吧。」

姓景那傢伙嚇的褲子都尿了,包間里一股濃濃的騷臭味兒,牙齒打顫道:「大……大哥,我錯了,請你看在金龍哥的面子上,放我一馬吧!」

「金龍哥?那個金龍哥?」萬梓良微微皺眉。

「就在前面第三個包廂,侯金龍啊!」姓景的哭喪著臉道。

「哦,就是周勃龍手下號稱十二金剛的老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