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浩天一下迥異於剛才,對著憐香說道:「嗯,憐香,公子這是來帶你回去的。」

「浩天,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回去再說。」邊上的秦國泰神色凝重的對秦浩天說。

秦浩天看著周圍虎視眈眈的郡守府的人。點了點頭。

秦國泰看著滿面不善的吳宗義,終究秦國泰在這個時候還是不希望和他把關係搞砸了。走到了吳宗義的面前,對著他抱了抱手道:「郡守,對不住了。」

吳宗義冷冷的對著秦國泰說道:「你好自為之……」

看著秦國泰、秦浩天等人離去的身影。吳海仁還是有些不甘心的說道:「父親,就這麼方他們走了?」

吳宗義狠狠的瞪了吳海仁一眼,說道:「你還敢說,還不是你惹出來的事情?」

吳海仁很是委屈的對著吳宗義說道:「父親,我也是實話實說!就這麼的讓他們離去,以後我們郡守府的顏面都丟盡了。」

「那你還能如何,這兩人的實力都不弱,而且秦家也還有不少的高手,真的衝突起來,對我們來說,也很不利。」

說著,吳宗義淡淡的一笑,意味深長的說道:「不過,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了!」

在回去的路上,秦浩天看著秦國泰神色無比凝重的樣子。對著他道:「父親,你還在擔心郡守的事情么?」

秦國泰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說道:「哎,浩天你有所不知。我們孫、李、秦三家能在林原郡站穩腳跟,也還是多靠了郡守府的幫助。否則,我們三家的實力雖然尚可,卻還是無法抵禦天心盟。所以這一次我們秦家和對方鬧翻了,對我們秦家確實是很不利。」

秦浩天對這也有所的了解,略微的思忖了一番,對著秦國泰說道:「父親,無妨,如果以後秦家有麻煩,浩天,義不容辭。」

秦國泰等的就是秦浩天這一句話,在得到消息趕往郡守府的時候。秦國泰已知道,如果自己無論如何都得在秦浩天和郡守府中有所抉擇。到最後,秦國泰毅然的選擇了未來前途不可限量的秦浩天。現在他的選擇總算的有了回報。

秦浩天自然知道,這一次是因為自己,秦家才會和郡守府有衝突。作為秦家的子弟,秦浩天自然是責無旁貸了。

在秦家住了一晚后,秦浩天謝絕了秦府上下的再三挽留。帶著藍可欣、夢依然、柳清瑤、東方冰兒幾女踏上了回程。只是這一次,其中又多了一個人。那個人自然是秦浩天的丫環憐香了。

看著秦浩天所在的馬車漸漸遠去。秦家的大公子秦峰望著秦國泰說道:「父親,你說四弟真的會向著我們秦家么?萬一您的選擇是錯誤的,我們秦家……」

秦國泰深深的吸了口氣,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我的選擇是對的吧!我們秦家再也受不起折騰了。但是我還是相信我的眼光是不會錯的。」

秦浩天在將四女送回了蒼龍學院后,就在學院附近找了一處深山廢棄的洞府開始閉關了。在蒼龍學院附近的深山中,有許多前人留下的洞府,秦浩天撿了現成的。倒是省卻了不少的麻煩。

秦浩天將小龍召喚了出來。看著涎著嘴望著自己的小龍,秦浩天給它吞了一塊晶石。掂了掂它的頭道:「小龍,老大我要閉關了,老大我的安危現在就全靠你了。」

小龍聞言,對著秦浩天吐了吐蛇信,似乎在說:「老大,你就放心吧!」

秦浩天在交代完一切后。開始為這一次突破作準備了。他自然知道,這一次的突破和以往不同,其難度也遠遠的超過了以往的程度。他似乎都不敢怠慢。

拿出了七七四十九塊中品的玄石,擺下了聚靈陣。說來,這還是秦浩天第一次用這麼多的中品玄石來擺下聚靈陣,說來這還是非常的奢侈的,但是為了這一次突破,秦浩天還是豁出去了。好在,秦浩天在混亂平原滅了三大勢力,得到了中品的玄晶礦,他還是耗得起的。

在秦浩天將聚靈陣給啟動了以後。周圍的天地元氣瞬間的以秦浩天為中心凝聚了過來。盤膝坐在陣中的秦浩天瞬間的感到周圍濃郁的天地元氣。 騎著自行車兜風,這種事情陳青雲似乎也好久沒有做過了。98帶著卡瑞拉,兩人在主幹道上慢悠悠的閑逛著。

「感覺怎麼樣?與你想象中一樣嗎?」陳青雲笑著問道。

「差不多吧!被人騎車帶著的感覺真的很不錯。」卡瑞拉閉著眼睛,感受著迎風的速度。

路過天橋下面,卡瑞拉讓陳青雲停車。

「把你的錢包給我。」

陳青雲也沒有多問,直接將錢包給了卡瑞拉。

後者翻開了一下錢包,無語道:「你平時都不怎麼帶錢的嗎?怎麼才只有這點,而且還沒有卡?」

「我不怎麼喜歡帶那些東西。身上只帶夠吃飯的錢就足以了。你想買東西?」陳青雲問道。

卡瑞拉搖頭道:「不是,我只邊要飯的人覺得可憐,想施捨一點而已。」

「…………」陳青雲無語,哪有拿別人錢包施捨的道理啊!

卡瑞拉還真是說做就做,拿著錢包來到那個賣場的男人面前,直接將錢包丟下走人,還真是夠瀟洒的。

對方的瀟洒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上,陳青雲很悲哀的瞄了一眼錢包,然後重新騎車載著卡瑞拉前行。

「我有點餓了,找個地方吃飯吧!」過了一會,卡瑞拉說道。

「還吃飯?我的錢包剛剛已徑被人施捨出去了,現在拿什麼吃飯啊!」陳青雲無語道。

「不要著急嘛!你沒有,我有啊!」卡瑞拉笑著說道。

大冬天,跑出來騎自行車,還把錢包施捨給別人了。陳青雲覺得這麼做是不是有些太二了?

既然是陪著卡瑞拉,吃飯的地方自然是由卡瑞拉來選了。雖然附近飯館比較多,但卡瑞拉並沒有立刻就決定吃什麼。而是讓陳青雲載著她在附近轉悠了一圈。

最後,她指著一家炸臭豆腐的門市,說道:「就吃那個吧!」

油炸臭豆腐」對於某些人來說就是天崩地裂的慘案,很多人都無法接受這個口味。好在陳青雲生猛不忌,沒有半點影響。

店面不是很大,三十多平方米,生意倒是很紅火。許多人排著隊等待炸臭豆腐。

卡瑞拉先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陳青雲在人龍中等待。分工明確,十分鐘后,兩人吃到了味道正中的油炸臭豆腐。

「好香啊!我喜歡吃這個,可是皇室的廚師不會弄。勉強弄出來的也不是這個味道。真該在這裡帶個廚師回去。這樣想吃什麼立刻就會有了。」卡瑞拉說道。

卡瑞拉還真是沒有說假話,足足吃了兩盤臭豆腐這才停嘴。陳青雲沒有想到,卡瑞拉居然會對這種東西情有獨鍾。

東西吃完了,飲料也喝光了,也是該付錢的時候了。

看到卡瑞拉望向自己,陳青雲無奈道:「別看我。剛剛我的錢包是怎麼沒的,你應該最清楚。你自己不是有錢嗎?」

卡瑞拉聳了聳肩膀,壓低聲音說道:「我是有錢。可是,我忘記帶了。」

「行」算你狠。」陳青雲總算是明白了,這妞第三件想做的事情恐怕就是吃霸王餐吧?

不管怎麼樣,對方的目的達到了。現在兩人身上身無分文,哪怕是只有二十多塊的臭豆腐錢都付不起。

陳青雲站起身走向了老闆。卡瑞拉心中一驚」這傢伙不會是打算自首吧?

然而,當她弄明白陳青雲想要做什麼的時候,心臟一陣抽搐。這傢伙實在是太極品了。

陳青雲又要了兩盤臭豆腐,回到座位,開始大吃起來。

「你的心還真是寬。居然到這種時候還吃得下去。」卡瑞拉笑著問道。

「好不容易吃一次霸王餐,不吃飽就被人追,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你要不要再吃點?」陳青雲一邊猛吃,一邊問道。

已經吃下去兩盤的卡瑞拉搖頭道:「不吃了。我已經吃飽了。那你多吃點吧!慢慢吃,不著急的,我等你。」

陳青雲停了下來說道:「你先出去到前面的必勝客等我。我過一會去那裡找你吧!」

門市這麼小,而且老闆又在門口炸臭豆腐,想要無聲無息的溜走,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說了,距離他們不遠處還有一個隨時準備過來結賬的服務員。前有狼」後有虎,陳青雲自己離去尚且是個問題,就更不要說帶著卡瑞拉一起逃跑了。

可是,卡瑞拉一點都不領情,搖頭道:「那可不行。我是一個講義氣的人」怎麼可以丟下你不顧。要跑也要一起跑,那才有意思。」

講不講義氣都是小事,有沒有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陳青雲現在才發現卡瑞拉其實是一個挺讓人蛋疼的女人。知道趕不走對方,陳青雲只得想其他的對策。

想問題這麼一小會,陳青雲就將兩盤臭豆腐消滅掉了。然後就在卡瑞拉以為兩人可以走了的時候,陳青雲又炸了聽天由豆腐回來。

「呃……你好能吃啊!」卡瑞拉由衷的讚美了一句。

陳青雲笑著點頭,說道:「這都是小意思。這兩盤吃下去,我也就差不多了。你做好跑路的準備了嗎?」

「隨時準備著。」卡瑞拉玩笑道。

陳青雲一邊吃臭豆腐一邊想著,這都什麼事啊!堂堂的希臘公主居然跑到一個小油炸豆腐店來騙吃騙喝。

很快,陳青雲將東西都消滅掉了。接下來,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一旦脫身失敗,那麼迎接他們的將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陳青雲對卡瑞拉點點頭,後者立刻明白了,兩人一同起身走向老闆。

遇到陳青雲這麼能吃的主,老闆還是平生第一次。不過,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人。吃得多,代表著他賺得也多。

看到陳青雲再次端著盤子走過來,熱情的招呼道:「小夥子,還要多少?」

「再來兩盤好了。那個誰……你去把我的車開過來,把車上的兩瓶極品茅台拿出來。我有點想喝酒了。」陳青雲轉頭對卡瑞拉說道。

「稍等。我這就去辦。」卡瑞拉與陳青雲交換了一下眼神過後,推門走了出去。

「小夥子,剛剛的是你女朋友?」老闆閑問道。

「不是,只是我的秘書而已。」陳青雲笑著說道。「大叔,你能不能專心一點,都有些糊了。」

老闆不知道有詐,心中還略微有些驚奇。現在自己的生意已經好到如此地步了?這個男人居然帶著秘書專程過來吃。

時間不大,卡瑞拉推著那輛自行車來到了門前。

「這女人真是無藥可救了啊!推個自行車過來做什麼?」陳青雲嘟囔了一句,推門走了出去。

老闆笑著搖搖頭,看來娶媳婦真是不能娶外國妞。在語言溝通上存在障礙,交流起來十分的麻煩。

陳青雲走了出去,快速的坐上車,然後再老闆差異的眼神下載上卡瑞拉然後揚長而去。

「這兩人還真是有意思,有車不開,居然騎自行車。」老闆笑著說道。

「老的……那兩個人沒有付賬。」服務員來到老闆的身後,提醒道。

「什麼!那稱不早說,還不給我追!居然敢在老子這裡吃霸王餐。」老闆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陳青雲騎車的速度也是很快的,耽櫚了這麼長時間,早就出了老闆的視線,對方怎麼可能追得上他。

「不huā錢吃東西的感覺可真好啊!」卡瑞拉高興的歡呼。

陳青雲無語,這妞怎麼會有這麼不良的嗜好。

「我們再去吃點甜點吧!」卡瑞拉建議道。

「…………」陳青雲滿頭的汗水,難道要將整個中海吃遍嗎?那自己以後還要不要在中海混了?

原本是決安不管卡瑞拉說什麼,都絕對不能再跟她胡鬧下去了。無奈對方都要使出坐地打滾的招數了,最後只能妥協。

隨後,兩人吃了霸王冰激凌,啃了霸王肯德基,最兇悍的是洗了霸王澡。多次作案屢試不爽。

不過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在一家超市作案結束,人家報案了。

超市裡面有監控器,所以這兩個小賊被清晰的記錄下來作案的過程。再然後,陳青雲就接到了仇小爻的電話。

「大哥,我剛剛到家。累了一整天,難道你就不能讓我安穩一會嗎?你是不是顯得蛋疼,沒事偷什麼東西。偷就偷吧,還別人拍到臉。你就不能有點職業〖道〗德嗎?簡直就是給小偷隊伍丟臉。」仇小爻氣憤的說道。

「哈哈,只是意外。我就是為了讓人發現啊!好了,困了就早點睡吧!」陳青雲笑著說道。

現在被人報警了,卡瑞拉總該安穩一點了吧!

「等等,你身邊的女人是誰?倒是蠻溧亮的。」仇小爻問道。

「一個朋友。」陳青雲說道。

「什麼朋友?今天晚上準備帶進賓館的那種朋友嗎?」仇小爻問道。

「…………」陳青雲無語。

「我真的掛了,很忙的。」陳青雲說道。

「你忙,這話說出去有人信嗎?我明天的考核,你不會還打算攪亂吧?」仇小爻問道。

「小爻,我這是為了你好。你的確是沒有達到要求。你之所以能走到這步,完全是運氣。」陳青雲說道。

「是嗎?不管怎麼樣,我總得試驗試驗,否則我會不甘心。所以,明天你只要觀戰就好了。如果你做不到,我現在就以偷竊罪把你和那妞抓起來,考慮一下吧!」仇小爻陰笑道。 用中品玄石作為啟動聚靈陣的啟動玄石自然和低品玄石是有很大的不同了。秦浩天可以感到這中品玄石比起低品玄石還是好上了許多。那濃郁的天地元氣是以前的好幾倍。從玄者期要突破到玄師期是要許多能量作為支撐的。對能量的渴求,是前面的數倍有之,好在秦浩天現在也算是有準備了。

在秦浩天洞府的附近,狂風大作。一絲絲的天地元氣從四周向著秦浩天的所在滾滾的流淌了下去。

秦浩天丹田內的三顆玄珠瘋狂的轉動了起來。如長鯨吸水的一般吸取了周圍的那些天地元氣。

三天了,整整三天了。秦浩天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一直在重複的吸收著天地元氣。秦浩天丹田內的三顆玄珠瘋狂的轉動著。滾滾的玄氣通過秦浩天的筋脈被秦浩天丹田內的玄珠吸納再吸納。那洶湧的玄氣被吸入秦浩天的身體內,撐的秦浩天的筋脈都有些的難受。但是這些,秦浩天都堅持的忍耐住了。那天地元氣進入秦浩天的體內,就好像進入了一個無底洞的一般。沒有激起一絲的浪花。

到了第三天的過後。秦浩天就感到周圍的天地元氣似乎是越發的稀薄了起來。但是秦浩天在這個時候,只能是加大了玄氣的吸收。為丹田內的三顆想玄珠融合提供能量。在秦浩天體內的三顆玄珠此時已化為了液態,在互相的融合著。只是這個融合是一種非常漫長的過程。秦浩天此時已是汗流浹背了。身上的肌肉在發生著顫抖。但在這個時候,秦浩天仍然是在堅持著。他知道,在這個時候,如果一但是泄氣,那就前功盡棄了。

只是在這個時候。秦浩天發現聚靈陣能為自己提供的天地元氣越來越稀少了。秦浩天連忙的將自己在學院賽內得到的造化丹拿了出來。放進了嘴裡。

一股洶湧的能量瞬間的在秦浩天的體內滋生起來。源源不斷的為秦浩天提供新的能量。

秦浩天丹田內的三顆元珠在這個時候融合到了關鍵的時候。三顆玄珠的能量凝聚在一起,瞬間向著天橋屏障衝擊了過去。

天橋是玄者期突破到玄師期一個很關鍵的關卡,只有在突破了這道關卡后。秦浩天才算是有希望進入玄師期。但是想要突破這道關卡又談何容易。千百年來,止步於玄師期的修鍊者成千上萬,可想而知,就是這麼一個小小的關卡想要突破,又多麼的困難。但是對秦浩天來說,無論是有多麼的艱難,他都要踏出這一步。

秦浩天將所有的能量都凝集在了一起,不住的向著那道膈膜發起了衝擊。每一波的衝擊,那種伴隨而生的巨大痛苦,讓秦浩天有些生不如死的感覺。但是在這個時候,秦浩天還是強忍了下來。為了突破,這種痛苦,對秦浩天來說,又算的了什麼呢!

突破再突破,這是秦浩天此時唯一的信念。造化丹為秦浩天提供的能量,讓秦浩天有信心去博這一搏。

他感到自己的皮膚似乎受到體內能量的肆孽后,寸寸的龜裂了開來。一絲絲的血液從秦浩天的而身體內滲透了出來。但是秦浩天此時卻似乎是渾然不覺的一般。仍然孜孜不倦的組織力量突破著。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秦浩天身體皮膚龜裂的地方越來越多,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森森的白骨。

可是秦浩天似乎渾然不覺的一般,仍然在突破。

不住的衝擊下,秦浩天感到那天橋的隔膜似乎有些鬆動了。

但是秦浩天感到有些心悸的是,自己現在所能運用的能量似乎漸漸的在減少。能量在減少,說明,秦浩天現在有些難以為繼了。如果能量不夠的話。又談何突破呢!秦浩天沒想到自己擁有聚靈陣,擁有造化丹,可是仍然是面臨著失敗。

「不……我不甘心……」一股怨念從秦浩天的身體內散發了出來。

秦浩天組織起了全身所有的玄氣,再度對那天橋發起了攻擊。對於秦浩天來說,他以身俱來就有一種不服輸的個性。

也許是因為秦浩天那種不服輸的個性,。秦浩天感到天橋似乎有所鬆動。那天橋「嘶!」的一下清脆的「咯吱」聲。

「好機會……」秦浩天正準備凝聚全身所有的能量,再度的對那天橋發出攻擊的時候,卻愕然的發現。自己身上的玄氣有些難以為繼的感覺。

「娘的……」秦浩天此時真的有些絕望的感覺。

「啊……」秦浩天發出了劇烈的長嘯聲。不甘……憤恨……絕望,盡在他這一長嘯當中。

也許是感應到了秦浩天這一聲當中那強烈的不甘。秦浩天的吞噬之劍飛到了他的面前。直直的插在了秦浩天的面前。散發出了一絲絲無形的光暈。

秦浩天明顯的能感覺到一股洶湧的能量從體外向著他匯聚了過來。秦浩天將那些能量凝聚了起來。凝聚在自己的丹田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