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完之後,她向巫后青兒一笑,然後走到殿門外,向外面招呼:「你們怎麼還在哪裡畏畏縮縮的。還不向武神像禱告去?」

被她催促著,一群大約150人的白苗族女子,這才期期艾艾地魚貫入殿。她們倒不是不想去禱告。但是巫后青兒一直站在殿中,她一身聖潔的氣質自然發散,形成一種純潔而神聖的氛圍,散發著一抹精神的濃郁香氣。神聖而自然。可親而威儀。這讓這群改信的白苗族女子,再也不方便走入神殿之中。

但是如今有了蓋羅嬌的帶頭作用,又被外在和內在的因素催促著。壓抑了一個白天和一個晚上的白苗族女子,再也忍耐不住了。紛紛進入殿堂,跪在武神像的周圍,低垂下頭,默默禱告起來。

立即,依照她們各自的信徒等級,武神神格做出回應,賜予她們不同階段和等級的神術。無邊的神威,是另一種的安全感,緊緊地包裹在祈禱的眾人,令每一個女子的臉上都露出了輕輕的微笑,好似沉浸在幸福之中。

禱告最少整整持續了一個小時,最多是三個小時。一般而言,等級越低的信徒,禱告的時間越低。當然這只是平常現象,到了芳靈一級,整個信徒的身心都信奉著武神。同時又舒展自身的個性,根本不用禱告,每時每刻都在向武神輸送著大批巨量的信仰之力。供給給胡飛,轉化為他的神力,支持著他的神級。

禱告完畢之後,這些白苗族女子陸陸續續地走出神殿。有些還向青兒問候,有一些則乾脆看都不看巫后一眼,自顧自地離去。

「哼!這群沒有禮貌的傢伙們!」阿奴生氣了,一雙顧盼生輝的眸子里全是忿忿不平。

巫后青兒卻沒有任何言語,只是低垂著眼瞼,長長的睫毛在她白玉的臉龐,灑下濃重的黛影。一如她此時的心情,沉鬱苦悶。

「哎,轉信武神的趨勢已經勢不可擋了。即便是我守在這裡,也無法阻止人心的變化。而今蓋羅嬌將軍已然改信,不久之後,只怕全族人都要信仰胡飛,而忘記女媧。別看阿奴現在堅決,她不過是少女的單純性子,是最容易改信的一群人。」

「女媧娘娘,我該怎麼辦?」青兒的祈禱,好似石牛入海,得不到半點回應。

這完全是必然的。胡飛的群芳譜必定要屏蔽了她的信仰。若非這般做,必定能讓女媧娘娘感受到這裡的情況,進行再一次的神降。如果在神界群芳譜中大肆破壞,那麼胡飛必然會損失慘重。

「女媧娘娘……」在青兒祈禱的同時,胡飛也在念叨著這個名字,他的眉頭同樣深深地皺著。 如今的仙靈島上,已經沒有春夏秋冬。只有春天,桃花爛漫,雕梁玉棟,小橋流水。

原本島上的丹修女仙,在秩序之龍的各種手段下,已經明了胡飛的強大。轉而改信武神,成為了胡飛的信徒。在原本的仙劍奇俠傳的世界之中,成仙得道之難,簡直是萬中無一。而在群芳譜這個神界里,她們只要誠心信仰胡飛,就能獲得絕大的力量,並且各個貌美如花,青春永駐。

改變信仰,說簡單也簡單,說困難也困難。蓋因人心比天高,最是變幻莫測。像胡飛這樣,把握住本心,明心見性的能有多少呢?

一般而言,改變信仰的難度,比讓一個無信仰的人轉變成信仰者的難度,要高得多。能將這些女仙改變過來,秩序之龍可謂功不可沒。胡飛反而是一點也沒有操心。

他操心的事情,比這種改信的「小事」,要嚴重得多。

胡飛此次仙劍奇俠傳一役,不僅得罪了大日如來佛祖,而且搶了女媧娘娘的血脈,裝入了神界群芳譜之中。三皇之一的伏羲大帝的16級投影,還因他而死。可以說是和東方神系,結下了深仇大恨。

「三皇之一的伏羲,神級高達20級,又有先天八卦陣圖在手,擅長演算推理。如來佛祖座下萬千羅漢、菩薩,不計其數。女媧娘娘更是6大聖人之一,神威莫測。」胡飛現在想想,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居然把東方神系的幾位可數的大神,都統統得罪了個遍!

他雖然領悟我之意念,絕不懼怕。但是此時思考,也覺得壓力甚大。

女媧聖人就不必說了。但凡聖人,都是無敵的存在。胡飛和其相比,簡直是螻蟻之於大象。即使仰起腦袋,也不能觀其一二。實力差距之大,已經超出了想象的範圍。

如來佛祖哪怕是萬分之一都不到的意念,都讓胡飛險些迷失自我,加入西方佛教,成為武佛。萬幸他能夠在最後關頭,絕地反擊,取得心靈勝利。

一個原因是在於他的底蘊,有了冥冥的武道至高規則附體於武神格,導致了佛念也不能壓服的幽藍神火。另一個原因,是在於他的氣運深厚。無限神殿身為超神器,能夠壓制氣運。他身為無限之子,本身氣運之濃厚,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除此之外,他可算是一無是處了。

在高達21級的如來佛的意念面前,小小的下位神,6級神級,簡直是完全可以忽略的東西。混沌神軀更是無用,直接被意念刷散。

還有那人皇伏羲,儘管是光桿司令一個,但是能推會算。想象一下,你得罪了一個能掐能算,算無遺策的對手,而且這個對手是高達20級的大神。你會有什麼感想?

偏偏胡飛還將他得罪的狠了。因為胡飛的引誘,玄黃功德龍袍離身,導致伏羲最大的助力:16級的天帝伏羲投影,被無限神殿暴然襲擊,化為灰飛。投影就相當於自己的一部分。胡飛間接地導致了伏羲的死亡,轉而言之,就是殺害伏羲的兇手!

更為關鍵的是,玄黃功德龍袍被甚寶封印壓制。這可是防禦聖寶啊!就是因為它,伏羲本體才放心大膽地讓投影去煉化和他同神級的存在——八忿天尊的。

這種深仇大恨,如何能消除得盡?

伏羲對無限神殿沒有辦法,難道對他這個小小的6級神靈,還沒有辦法么?

所以胡飛打掃完戰場,出了仙劍奇俠傳的世界之後。他再也沒有像往常一般,讓本體來到地球現世,盤踞在汶河路的起始公會1號基地之中。而是輾轉到了無限神殿的副本世界惡魔大陸。

惡魔大陸比其他世界,跟無限神殿的聯繫更加緊密。胡飛見過玄奧大法師,歸還了他給予的傳送門。然後便縮在屬於自己的勢力城堡之中。他決定等著風聲一過,再來出頭。

至於現在嘛,打死他都不會出去的!

惡魔大陸,原本是英雄無敵世界經過神戰之後,毀滅掉的最大一塊陸地所演變而來。在這塊大陸上的至高神,便是混亂之龍。它被無限三祖神之一的甚寶忽悠之後,轉而和無限神系聯盟。算是無限神系的盟友。

只是平常的時候,它並不在惡魔大陸上棲息著。而是到其他世界打秋風,搞破壞。混亂之龍神級頗高,乃是標準的上位神。本身亦帶著混亂屬性。

混亂屬性和虛無屬性,是兩大最適合穿越世界,保持力量的屬性。當然和無限神殿是沒法比的。在無限神殿之中,神的實力基本不變化。而具有混亂屬性和虛無屬性的神靈,神力也會衰減,只是比其他屬性的程度要小得多。

混亂之龍,是一種很特殊的神靈。它吸收信仰,但是同時他身具混亂和毀滅的規則,毀滅世界,切合規則也是它增長實力的一種修行方式。

在真實的神系中,沒有任何得益,因為無聊就想著毀滅世界的傻×大魔王是不存在的。

神注重威嚴,更注重利益。

惡魔大陸,比之原先的英雄無敵世界,要小得多了。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各方勢力已經飽和。這一塊大蛋糕,被無限神系和混論之龍一方瓜分完畢。

整個惡魔大陸,共有32座城池。

其中14座惡魔城,由惡魔領主所有。

12座惡魔城,加上1座學院派塔樓沉,為玄奧大法師統領。

胡飛掌握著1座精靈自然城,1座人類聖堂城,還有1座地獄惡魔城。

剩餘的2座城池,分別是亡靈幽鬼城,黑暗地牢城。

但是經過仙劍奇俠傳一役,胡飛掌握的城池數量由3座,增加到了5座。原因在於「放縱的一家人公會」的會長放縱的蛇魔,其實便是黑暗地牢城的城主。而邪念骸骨王則主宰著亡靈幽鬼城。

胡飛殺了這兩個人,他們的逝去,便帶來了權利的真空。繼而被早有準備,一直虎視眈眈的玄奧大法師,閃電般地入侵,奪得了這兩個城池的所有權。

胡飛回到惡魔大陸之後,玄奧大法師便將這兩座城池原封不動地還給胡飛。搞的胡飛很感動,他又欠大法師一個大大的人情。

胡飛認識到自己的處境危險,也不方便長期駐紮在人聲嘈雜的無限神殿之中。所以他一出得仙劍奇俠傳的世界,便來到惡魔大陸,挑選了一座風景最美麗自然的精靈自然城,駐紮下來。

原先他任命著名的精靈英雄,幻影射手格魯作為此間的城主。胡飛並沒有因此撤銷掉他,反而讓他兼管新增的亡靈幽鬼城,和黑暗地牢城。

而他則選了一處幽僻的密室繼續閉關。一日的安排緊湊無比,沒有一刻休息的時光。

上午,他遁入神界群芳譜,教育一干信徒,增長她們的信仰等級。

下午,是他體悟自我,感悟境界的時間。

上半夜,他要去無限神殿的中心神文巨書前,進行神界品質提升。然後學習新神術,並且通過我拳的意志,不斷改良,企圖製造出適合自己的全新神術。

下半夜,他整理各種資料,制定包括外交,個人發展的方針和計劃。比如查閱查閱無限神殿系統中的論壇;琢磨著如何應用那一塊無限神殿的地皮;如何攢神力結晶,還給玄奧大法師;管理投影,管理屬神等等。

此時,已經到了上午。

「哈……」胡飛伸了一個懶腰,從古色古香的大床上坐起身來。昨夜他思考琢磨得乏了,便來到神界仙靈島之中。與趙靈兒雙擁睡下。

現在醒過來,趙靈兒卻已經不在身邊。這是胡飛的神界。他心念一動,便知道趙靈兒此時正在為自己準備早餐。

混沌神軀不會感覺到餓,也不會餓。

因此胡飛站起身來,來到廚房,牽起趙靈兒的手:「來,大好春景,隨為夫走走。」

「可是,我為你煲的粥……」趙靈兒面現難色。

「這有何難?讓她們照看著就好了嘛。」胡飛呼喚過來一位女仙。囑咐她詳加照看鍋中的粥后,便拉著趙靈兒走出水月宮,徜徉在仙靈島。

趙靈兒的母親叫做青兒,而她本人的本名就叫做靈兒。後來逃出南疆,為了掩人耳目,故取了一個漢姓。因此便姓了趙。

她依舊是那一副經典裝扮。

一襲對領素色半臂,上搭靛藍色兜胸,腳上一雙素色繡花鞋。髮型是左右分扎的雙丫馬尾,系著青色絲帶。 頂級婚寵:薄少,放肆愛 她的頭髮烏黑髮亮,宛若黑色珍珠的光澤。然而當她激發女媧血脈,變作人身蛇尾的夢蛇形態時,她的頭髮就會變作紅色。如同鮮血一般的色彩。從清純轉變得有些誘人。

只所以做這副打扮,全因胡飛表示喜歡。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就是這個道理了。

清風拂面,水波不興。

空氣中是花草的自然芳香。

趙靈兒挽著胡飛的手臂,白皙清純的臉龐,一如粉荷露垂,杏花煙潤。她將頭依靠在胡飛的右臂上,神情中蕩漾著幸福的光彩。

兩人默默無語,行走在玉石鋪就的長廊之中。這種長廊縱橫整個仙靈島,乃是秩序之龍依照胡飛的意思,將仙靈島打造成天庭宮闕的數個小工程之一。

順著青白玉石長廊朝前走,一路上繁花似錦,蜂飛蝶舞。兩人又轉了幾個彎,過了幾棵茂盛的蒼翠大樹。忽然一陣聽到一陣歡笑。

「青兒姐姐,你來捉我呀,來捉我呀!」

「別跑,你個小狐狸……」

胡飛和趙靈兒相視而笑,兩人又加快了幾腳步。須臾,便見到在這一朱漆綠瓦的長亭之中,一位古裝少女和一位女童,圍著亭中的玉石桌子追逐嬉笑著。 這位古裝少女,一襲青衫,行動間,衣袂漂浮,宛若楊柳岸垂柳,裊娜婷婷,嫵媚嬌俏。

而那位女童,有著毛茸茸的狐狸尾巴,頭頂著尖尖的狐狸耳朵。穿著精緻小唐裝,一雙大眼珠子靈動活潑,神采飛揚。

見到胡飛和趙靈兒聯袂而來,女童頓時驚喜的歡叫一聲:「靈兒姐姐。」繼而如音符一般,在空中蹦跳著,投入趙靈兒的懷抱。

那位古裝少女亦急急趕來,一個萬福,輕柔嬌媚的聲音立即婉轉在胡飛耳畔:「小青見過公子,見過靈兒姐姐。」

說起來,趙靈兒的年歲哪有眼前的這位小青大?只是由於她被萬蛇袋裝入其中,全身法力消耗一空。恰巧這個時間,趙靈兒亦被收入進來。婉言相勸,讓小青重新看到了出去的光明。

這種安慰人心,帶給人們希望的舉動,尤其像小青的姐姐。是以小青在脫困之後,立即對趙靈兒稱呼姐姐。

沒有錯,這位青衣古裝的少女,便是百年蛇精小青。她的姐姐就是千年白蛇精白素貞。只是小青被放縱的蛇魔裝入萬蛇袋神界之中,一直不得脫困。胡飛殺了蛇魔,取得萬蛇袋。這才將其解救出來。目前就居住在神界仙靈島之中。

而至於這位小狐狸女童子,則更是意外之喜了。她名叫蘇媚,本是隱龍窟狐妖女和蛇妖男之女。仙劍奇俠傳時代2中的氣運女主之一。但是放縱的蛇魔掃蕩隱龍窟時,將她的母親殺死。將她的父親裝入萬蛇袋之中。

由於她本身半蛇半狐的血統,也被勉強收入萬蛇袋。胡飛殺死蛇魔,又在無限神殿的暗金神文巨書旁,將神界萬蛇袋分解成規則,提升自己神界的品質。恰巧就救下了她。

現在,她和小青一齊生活在仙靈島,和趙靈兒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

算起來,胡飛絕對可以算是蘇媚的救命恩人了。是以小女童對趙靈兒抱有極大的好感。對於胡飛更是傾慕有加。

果然蘇媚再抱過趙靈兒之後,又鑽出小腦袋來,抱住胡飛的大腿。用粉裝玉砌的小臉蛋摩挲著胡飛的衣服,口中則發出清脆嬌憨的聲音:「胡飛哥哥,媚兒也好想你哦……」

胡飛呵呵一笑,彎下腰將其抱在懷中,然後站起來。讓蘇媚坐在自己的臂彎之上。

蘇媚梳著一頭牛角髻,赤足,顯得純真至極。一頭紅褐色的長發,柔弱地披在她的肩上,如童話一般夢幻。她的一雙眸子,不是黑色,而是嫣紅色。散滿星辰,流光溢彩。

可愛柔嫩的小臉蛋上,兩條纖細的柔眉,調皮的小鼻子,玉頰生暈,櫻桃小嘴。雖然年紀不大,已經顯現出日後嬌媚妍麗,俏美活潑的大美女的影子了。

四人結伴,又自歡愉一番。綠色泛濫,群花吐芳的仙靈島上,蕩漾著美好的笑聲。

單論女性信徒,胡飛此次在仙劍奇俠傳的收穫,也是頗豐。趙靈兒、小青、蘇媚被他安排在仙靈島。巫后青兒、蓋羅嬌、阿蠻被他安排在白苗山。林月如、沈欺霜則在另一處天地之中,接受著秩序之龍的教育。

除此之外,還有蝴蝶精彩依,蜘蛛精毒娘子,金蟾鬼母柳媚娘。如今前者,被胡飛安置在曼陀山莊,和王語嫣、王夫人一道生活。終日管理著曼陀花園。而後兩者,則在阿紫統領的星宿海。她們本身都是毒物成精,配合星宿海,也算是相得益彰。

這11位女性信徒之中,又以趙靈兒的信徒等級最高,為狂信徒。其餘依次下降。林月如最低,連偽信徒都算不上。

不過胡飛並不著急。他知道這一切都需要時間,信仰如同牧羊,需要培養和耐心。如此短的時間之內,趙靈兒能夠晉陞為狂信徒,他已經很高興了。雖然還沒有達到使用花間賦的神通,提升為芳靈的時候。但是胡飛相信,這個時刻已經不遠了。

似乎一眨眼,就到了下午。

胡飛離開神界群芳譜,回到惡魔大陸的精靈自然城之中。在特別為他開闢的院落之中,遮天蔽地的綠樹蔭下,他靜靜地盤坐在一方蒲團之上,閉目冥思。

自從知道境界的重要性之後,胡飛便決定痛下苦功,每天都拿出十分之一的大量時間,來鞏固境界,打磨心境。

他現在已經知道,一個人的實力,不僅僅只是表面上的「力量」。比如內力、真元、神級、魔力容量、鬥氣量,這些只是一方面。是構架力量大廈的基礎基石。

但是除此之外,還有「境界」這個重大的影響因素。

一個「力量」強大,「境界」低下的人,就如同孩童手中拿著衝鋒槍。只能算是揮霍「力量」,不僅不能將「力量」最大化地發揮出來。而且更可能被「力量」的衝鋒槍的後座力反噬。

但是當「境界」高於或者匹配「力量」時,每一份的力量都能夠被合理細緻地利用起來。甚至在戰鬥中,生命攀升至最濃烈的頂峰,會靈光一現,超長發揮。

當「境界」高於「力量」時,最典型的現象,是創造新招數,將原先的「力量」添加進自己的獨特屬性,將其轉變成最適合自己的「力量」。

除了「力量」、「境界」之外,還有一個因素,也影響著「實力」。

那便是——「氣運」。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這一點乃是萬世萬界的公理,不得反駁。

惡魔大陸惡劣的天氣,在精靈城中似乎就變得婉轉柔和很多了。略帶著溫熱的風,吹得胡飛背後的綠樹沙沙的作響。林蔭的光斑晃動著,撲灑在胡飛的面龐,更反襯出胡飛的安穩如山,堅如磐石不為外界所動的心境。

心中天地。

有天,有地,有海。

天,一塵如洗,清澈空靈。

地,烏黑沉重,深邃寬博。

海,一望無際,浩瀚無垠。

藍色的海水和天空交相輝映,在視線的極限,是天藍和海藍的融合,海天一色。海水是境界的表象。海水越寬越廣,越藍越深,就代表著胡飛的境界越來越高深莫測。

當有一天,海水將整個的天地都填滿,就是胡飛成就超神的那一日了。

深沉的海水之中,也並非空無一物。在無盡深的海底,沉眠著一個巨人!

每當胡飛靜心冥思,進入心靈天地之中。這位巨人就會猛的睜開雙眼,然後海面出現駭浪滔天,波濤洶湧。巨人站起身來,極目遠眺。那麼深廣的海水,還只是堪堪沒過巨人的小腿,翻滾的白色浪花擊打在巨人的膝蓋之處。

這個巨人通體藍晶之色,比天之藍,海之藍更深邃幽靜,冷漠嚴肅。當他一睜開雙眼,整個天地都似乎一亮,神的威壓籠罩全部。在這一刻,他就是主宰,唯一的主宰。

心靈主宰,那就是——我。

自從那場和如來佛祖意志的心靈之戰,胡飛便發現自己的心靈天地之中,出現了這一個大巨人。每當他靜靜冥思,進入心靈空間,他就會化身成為這個巨人。他的視野就是巨人的視野,他捏一捏拳頭,巨人也自捏一捏拳頭。

他成了藍晶巨人。

這簡直匪夷所思。胡飛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情況。

他諮詢過甚寶,得到的回答也是不確定——「每個人的心靈空間都是不一樣的景緻。只有把握住自我,才可以開闢出這種空間。事實上,這是神的念頭。天高不算高,人心最為高。人心變幻莫測,更何況神靈?」

「那麼,這種心靈空間究竟是什麼?」

「世界。」甚寶當時的回答,「按照理論來講,所有的神靈都可以成為21級至高神。但是並不是所有的至高神,都是創世神。只有真正把握住自己的心靈空間的至高神,那麼她/他的心靈空間,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這也是創世的一種方式。」

「世界?!」胡飛詫異。然而更令其驚疑不定的是,他猛然發現,自己的武神神格不見了!

他的這枚武神神格,居然就這樣消失無蹤了!

一個神靈,把自己的神格給弄丟了?這話要說出來,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就如同一個人走著走著,把自己的腦袋給弄丟了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