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要前往此台所在之地,非常的不簡單,無論是蓋世霸主巔峰,亦或者是天仙修士,都必須得捕捉一種名為隱天獸的存在,方能找到地方。

根據秦南心中猜測,他前世留下的那一滴血液,很有可能就在這至尊血台裡面。

數個時辰之後,秦南抵達了第七天地聖區附近。

他沒有進入那幾座懸浮在天穹中的大城裡面,而是運轉起戰神仙瞳,掃視了一遍。

「這裡至少有七個無上道統的弟子,還有三十種古族的弟子……」

秦南心中暗道,駐足半響,一身氣勢,才猛然爆發,化作了一道耀眼青光,以著迅雷不及掩耳沖入了入口之中。

不少強者都被驚動,只是抬頭已看不到任何身影。

數十息之後,秦南的身形,出現在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里。

只見到,四周的大地,滿目蒼夷,溝壑縱橫,無比狼藉,虛空中還有一些尚未消散的仙術氣息。

上方的天穹,灰濛濛一片,像是蓋上了一層薄紗。

秦南有所察覺,抬手打去了一道仙光。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當這道仙光飛到一定高度之後,就直接消失不見,整個過程中沒有泛起任何力量的波動。

就算是秦南的戰神仙瞳,也未看出任何端倪。

這片天空涉及到的層次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境界。

秦南搖了搖頭,不再多看,收斂氣息,散發神念,朝著東方飛去。

很快,一天過去了。

秦南的身形,在一片古老的森林中穿梭。

在這期間,別說是隱天獸了,他就連一頭妖獸都沒見著。

「要是冥亡在這,恐怕就方便了……」

秦南心中浮起一道念頭。

看來等以後有機會,還是得去降服一頭大妖。

有的時候,可以幫幫他,更多的時候,可以當他坐騎。

最好是仙龍,他記得上次站在小蟲的頭頂,就非常愉快。

只可惜,九天仙域的龍族少之又少,仙龍似乎有點不太好找。

雖說小蟲已經飛升九天仙域了,但修為還是有點低,需要在穹宇太荒宗多多磨練。

「嗯?」

胡思亂想中的秦南,腳步忽而一頓。

他剛才感知到,遠處傳來了好幾十股仙術的淡淡氣息。

秦南眼底掠過了一道光芒,立刻提升了速度。

數十息之後,在秦南的眼中,出現了一片方圓數百丈的草原,上空有著十道身影,正在交鋒著,其中四位都是蓋世霸主初期,餘下都是天仙巔峰。

再其不遠之處,則有著一個閃耀著仙光的木牢,困著一頭形如古馬,毛髮雪白,四肢健碩有力,雙眸光輝流轉的妖獸。

這,正是隱天獸!

「這周圍暗中,還有不少人在盯著啊,兩位蓋世霸主大成……嗯?一位絕世天才級別的蓋世霸主?」

秦南眼中的白火一晃,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來到了那木牢之上,一掌拍出,將那木牢震碎,身形穩穩的落在了隱天獸背上。

隱天獸雙蹄抬起,劇烈掙扎,發出了咕咕咕的聲音,秦南身上氣勢散發,瞬間將它威懾。

這一幕,發生的太快了,不少人都愣了一下。

他們確實沒有料到,竟然會有人在這個時候出手,難道他不知道會遭到圍攻么?

「爾敢!」

正在交鋒中的四位蓋世霸主初期的存在,迅速反應過來,厲喝一聲,單手結印,仙術打出。

秦南直接一拳。

轟!

磅礴浩瀚的勁力,猶如萬龍爆發,這四位蓋世霸主初期存在,臉色勃然大變,但是已經來不及反應,被一一震飛出去,受到不小創傷。

「好強的修為!」

暗中不少修士,都被一拳給震懾了。

「閣下好魄力,現在就敢霸佔隱天獸!」

一道洪亮的聲音響了起來,一位腰間纏著獸皮,濃眉大眼的光頭大漢,還有一位身形淡薄,只有一隻眼睛的黑髮老者,相繼走出。

他們兩人,都是蓋世霸主大成的存在!

「嗯?你是……」

那黑髮老者看到秦南之時,自然一眼就看穿了秦南的真正相貌,神色不禁怔住。

他總感覺這個面孔,好像在哪裡見過。

「死!」

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

兩位蓋世霸主大成的存在,都清晰的感受到,在那遠處的森林之中,爆發出來了一道驚天殺氣。

隨後就見得,一名滿頭紫發,身穿藍紋長袍的青年,手持一柄古老仙劍,以著可怕的速度,直斬秦南。

「一拳焚天!」

秦南再次打出,只是那拳尖上,迸發出來了白色火焰。

兩者相撞,一聲巨響,無數的罡氣,激蕩開來。

紫發青年一連退了五步,看著那附在劍尖之上,仍然在燃燒著的白色火焰,眼中露出了一絲異色,道:「先前倒是沒有看出來,你竟是弄焰一族的絕世天才!」

此時,那兩位蓋世霸主大成的存在,也發現了這位紫發青年。

光頭大漢的瞳仁,頓時微微一縮,道:「你莫非是……劍王一族的少族長,劍驕?」

劍驕瞥了他一眼,體內問道之法運轉,渾身上下散發出來了驚人劍意。

「如此正好,上次與祝焰一戰,未能盡興!今日,就讓我再來領教領教你們弄焰一族的弄焰手段!」

劍尖一挑,直指秦南。

就在這一刻,一道大笑聲卻從遠方響了起來。

「哈哈哈,終於碰到一頭隱天獸了,劍驕道友,我們一起出手吧!」 「小艾,那不是……」

清歡和冠桃兩人看見季皓宇,當下紛紛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這個人自從上次出現在二中校園之後,她們就再也沒見過他,此時他又突然出現,兩人難免有些意外,本來這麼久過去了,小艾又不曾主動提起,她們還真的差點把這個人給忘了。

好在他長得帥,所以再見面,兩人和其他人一樣,一眼就把季皓宇認出來了。

簡艾無奈的抿唇嘆氣,看著清歡和冠桃說到:「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兩人聞言,神色木訥的點了點頭,腳下卻是誰也沒動,只目送著簡艾朝季皓宇走去。

來至近前,簡艾發現季皓宇今天開的不是昨天那輛寶石藍的跑車,當下便開口問:「我的行李箱呢?」

季皓宇臉上的表情微微一僵,俊眉輕挑:「什麼行李箱?」

簡艾微愣,看著季皓宇眨了眨眼:「我昨天把行李箱落在你車上了。」

季皓宇聞言不禁仔細想了想,昨天簡艾下車的時候,好像真的沒拿行李箱。

「好像是……」季皓宇勾唇露出一抹帥氣的笑容:「你怎麼不給我打個電話,我都不知道。」

簡艾凝眉看他,似乎在看季皓宇是不是故意的。

半晌,見他表情毫無破綻,簡艾不由開口:「你不是來給我送行李箱的?那你來幹嘛?」

「我接你放學啊。」說著,季皓宇拍了拍身後的跑車車身:「上車,送你回家。」

簡艾聞言,環視了一下周圍同學們投來的若有似無的目光,末了嘆了口氣,乖乖的上了車。

她發現,這季皓宇貌似發現她的軟肋了,就是在人多的場合,自己不會跟他吵架。

而生氣的是,簡艾也知道自己這性格,至少在公共場合,她覺得還是不要被人看熱鬧。

「北城?」

季皓宇側頭看著簡艾問。

簡艾系好安全帶,一手杵著車窗邊緣支著腦袋,聞言語氣淡淡的應:「去碧海豪庭。」

今天中午母親就給她打電話,知道她已經從京城回來了,讓她晚上去小姨家,家裡包餃子吃。

季皓宇挑眉點了點頭:「去阿姨那。」

簡艾聞言不禁側頭看了季皓宇一眼,沒搭理他。

路上等紅燈的間隙,簡艾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昨天的事,你處理好了嗎?」

一想到昨天季皓宇臉上的表情,簡艾就還是有些擔心,因為上次的事情讓她心裡生出了些危機感,總覺得季皓宇有更神秘的故事。

她就是有點好奇。

不是關心他。

嗯,絕對不是。

「沒事了,已經解決了。」季皓宇難得的沒有逗趣簡艾,反而很平淡的揭過。

這無疑更讓簡艾生出疑心,因為若是平常,季皓宇肯定會藉機說一些『關心我?』之類的屁話,而不是這般雲淡風輕,就像是……不想和旁人深聊此事一樣。

簡艾看著季皓宇的側臉,嘴唇微微動了動,這時,口袋裡的電話響了。

氣氛被急促的鈴聲打斷,簡艾斂了心神接起。 一名渾身穿戴著銹跡斑斑,沾染了不少血液,散發著一股股古老氣勢的中年男子,扛著一把彎月狀大刀,從遠處走了過來。

雖然秦南以及在場其他人,都不認識此人,但是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無比恢宏,乃是一名蓋世霸主巔峰的存在!

劍驕眉頭微微一皺。

面對一位強敵,他是不願意和別人一起聯手的。

不過,他最終什麼也沒說,左手結印,右手舞劍,地面上無數顆的小草,頓時被一股無形的劍意,斬成了一片片粉碎。

「劍回九曲!」

劍驕再一次出手了,身形化作了漫天殘影,每道殘影都朝著秦南斬去了一劍又一劍。

而且,他的每一劍,都彷彿是代表了這片天地來執行規則,有著一絲審判的意志。

中年男子見狀,聳了聳肩,又對著秦南咧嘴笑道:「小兄弟,待會最好主動把隱天**出來,不然我興奮起來,那可是必須要染血的!」

話音一落,他出手了,彎月大刀的刀身上,亮起了一道又一道各不相同的金藍色符號。

刷刷刷!

四面八方的虛空中,驟然浮現出來了一尊尊身騎戰馬,手持長刀的虛幻身影,排列整齊,殺氣騰騰。

中年男子的一身氣勢,也驟然一變,彷彿成為了上古混亂大時代之中的無敵之帥。

道術,萬將伐敵咒!

濃眉大眼的光頭大漢,也法印一結,施展道術。

如果是一般情況下,他們絕不會三人聯手,但秦南壞了某種『規矩』,只要秦南還騎在隱天獸身上一息時間,那麼他們就絕不會留情。

唯獨那黑髮老人,眉頭緊鎖,仍然在想著。

這張面孔,他太熟悉了,而且他有種非常強烈的直覺,這個青紅色頭髮的青年,絕不簡單!

「此人,肯定完了……」

四周暗中修士,還有剛才被擊敗的那四位蓋世霸主,見到了眼前這一幕,都搖了搖頭。

他們已經看了出來,眼前這名青年,頂多只有蓋世霸主大成修為,即便也是一位絕世天才,也根本無法抵抗這三人絲毫。

「大龍橫天!」

就在這時,秦南出手了,體內兩門問道之法,同時運轉,他的整個身形,也幻化成為了一頭巨龍,衝天而起,撕碎劍意。

「震道刀訣!」

巨大龍爪,抓住斷天刀,斬出無數刀氣,凝聚驚人大勢。

轟轟轟!

一道道驚人爆炸聲響起。

秦南獨自一人戰三人,竟然完全沒有處於下風。

「劍來劍往,劍起劍落!」

劍驕手法忽而一變,將仙劍豎在自己面前,雙指併攏,從劍柄之處,向上划至劍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