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裡近乎全部的同學,都對新來的寧葉琪的第一印象不錯,充滿好感!寧葉琪本身,就是有著這種和善的魅力。

然而前排卻有兩個女孩,對她的到來並不表示「歡迎」!

馬曉玉輕輕撅著小嘴兒,有些神傷的看著寧葉琪那絕美的身影,再回頭看看與她明顯有故事的劉伯陽,心中忽然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心裡對劉伯陽很是氣憤,那個大壞蛋,他果然不是個好東西,怎麼一天到晚就會招惹女孩兒!他把自己當什麼?既然有了女朋友,為什麼還要吻自己!!

由於心中不忿,委屈,她的兩隻玉手緊緊的捏住一支碳素筆,手指過於用力,以至於有些發白……

而她旁邊的馬可兒,看到姐姐這副委屈傷心的樣子,心中頓時憤憤不平,該死的楊青帝,我剛喊了你「姐夫」,你就敢這樣對我姐姐啊?!

不管這女人是誰,只要有我馬可兒在,你們一定別想有好結果!

講台上,匆匆來到教室的楊芸萍到現在才整理好自己的教案,對身後發生的一切還恍然未覺,此刻她輕輕捋了捋那被汗水打濕的秀髮,對著下面的學生們笑道:「同學們,實在不好意思,老師有點事情耽誤了上課,大家見諒哦!呵呵,我們今天的課有幾件大事要解決,當然在這之前,我要向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她便是來自w市的寧葉琪……」 「寧葉琪同學,請向大家介紹一下你自己吧!」楊芸萍笑容可掬的讓出講台,對著寧葉琪道。

然而當她扭頭看到寧葉琪那微微泛紅的眼睛的時候,馬上就愣住了,丫頭之前還好好的,怎麼自己稍沒留意,她就哭了?

楊芸萍剛想問什麼,卻見寧葉琪已經輕輕的抽動了下瓊鼻,對著她頷首一笑,道:「嗯,謝謝老師!」

說著就大大方方的邁著步子走上講台,對著下面的同學微笑說道:「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寧葉琪,來自w市,非常高興能來到北x中學就讀,跟大家成為同學。請大家在以後的日子裡,多多關照……」

既然是自我介紹,就少不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話。然而坐在下面的劉伯陽卻感到驚奇無比,幾天不見,這丫頭的性格也轉變太大了吧?怎麼聽她說起話來,好像變得成熟了許多?

班裡那群男生自從聽到寧葉琪開口說話的那一刻起,頓時對她的好感就更加強烈了!

這美女不但長的堪比仙子,連說話的聲音也是無與倫媲啊!用出谷黃鶯、清甜悅耳這些鳥毛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她的萬人之一!

當場就有不少男生急躁的抓耳撓腮,如果這女孩兒跟陽哥沒關係的話,自己說啥也要追她試試啊,哪怕追不上被她拒絕都心甘情願!自己只要能跟她說句話就好……

馬曉玉眼睜睜看著寧葉琪作自我介紹,心頭忽然又有酸澀,饒是她把寧葉琪視為競爭對手,可也不得不承認,講台上這女孩兒確實是漂亮,聲音確實好聽,自己自愧不如……

寧葉琪在講台上簡短几句話說完之後,非常從容的對著大家鞠了一下躬。班裡的男生立馬對她報以熱烈的歡迎掌聲,許多女孩子也都對這位女姐妹的到來表示歡迎,笑著對她鼓掌。

大家不單是看劉伯陽的面子,最主要也是真心的看好寧葉琪,班裡能轉來這樣一位比之馬家姐妹花也毫不遜色的美女,傳出去自己臉上也有光彩啊!

而唯獨馬家姐妹花有些不舒服,馬可兒回頭憤憤的瞪了笑的最歡的佟文一眼,小嘴兒一撅,銀牙一咬,豎起一根食指鄙視他。嚇得佟文立馬訕訕的放下手,縮著脖子不敢再拍。

佟文可招惹不起這位小祖宗,且別說她老子牛逼的很,就連她自己發起飆來,自己都招架不住啊……

「哼!」馬可兒不忿的看了寧葉琪一眼,心裡嘀咕:「不就是長得漂亮點嘛?有什麼好炫耀的?」扭頭對著姐姐馬曉玉道:「姐姐,別怕,有我在,她就不會把你的楊青帝搶走!不信她就試試!」

馬曉玉黯然道:「可兒,別亂說話,我跟楊青帝什麼關係都沒有……」

馬可兒一聽不樂意了,憤憤不平道:「姐姐,你笨嘛?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敢承認?你就眼睜睜看著那姓寧的把你老公搶走?」

「我……」馬曉玉想反駁,可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了。

「你什麼你,姐姐,我現在就要你一句實話,你要是敢說你對楊青帝一點意思都沒有,以後你的事,我就再也不管!你晚上一個人躲起來哭我也不管!但你如果心裡真的有他,那我就不能眼睜睜看你受他們欺負!咱們馬家的人,什麼時候被別人這樣不當回事兒了?」馬可兒越說越氣道。

「……」馬曉玉欲言又止,最終無聲的低下頭,她知道妹妹說的話都是為了她好,所以此刻再也偽裝不出來,眼睛紅紅,算是默認。

馬可兒徹底氣壞了,可看著姐姐的樣子,她又充滿心疼,楊青帝,你個大壞蛋!多少人追我姐姐都追不到,你可倒好,我姐姐主動喜歡你你都不知道珍惜,你氣死人了!

講台上的楊芸萍等大家鼓掌完畢后,笑著走到寧葉琪旁邊,柔聲道:「寧葉琪同學,現在教室里位置都已經調好,你今天剛到,我也沒來得及給你找好位子,這樣吧,你先去後面找一張空桌好嗎?等明天我就想辦法把你調到前面來!」

讓一個女孩子坐在後面,是非常難為情的,因為那裡通常坐的都是些不學習愛搗蛋的混混男生!但楊芸萍現在也沒辦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誰讓前面的位子都坐滿了,所以她只能許諾明天再給寧葉琪調開。

「嗯!」然而她卻不知道,寧葉琪聽到這話,心中卻是歡喜的很,她正巴不得呢,這樣一來可省了她不少麻煩事!

她含笑對楊芸萍點了點頭,然後直接朝著教室後面走去。

在大家詫異的目光中,只見她徑直走到了劉伯陽的桌前,輕咬嘴唇,指著劉伯陽旁邊的空位問道:「這位同學,裡面有人嗎?」

霎時間,班裡所有的學生的目光都牢牢鎖定在寧葉琪身上,就算大家都料到她跟「楊青帝」必有關係,可也沒想到她會這樣大膽、這樣直接啊!

然而此刻的寧葉琪卻是帶著堅毅的表情,不顧臉上的灼燒,堅定的站在那裡,等待劉伯陽的回答。

她心裡明白,既然自己已經徹底放棄一切,不顧老爸寧華天的大怒反對,私自千里迢迢來到了這裡,為的就是尋找劉伯陽,在他身邊爭取一席之地!自己的一顆芳心早就豁出去了!

既然劉伯陽永遠都不可能追求她,那就只能她自己敢愛敢當了!自尊可以不要,但是劉伯陽不能不要!

自己不再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只想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其他什麼都不重要!

「有啊。」可是誰想,劉伯陽竟然不假思索的如此回答。

寧葉琪愣了一下,實在沒想到劉伯陽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不給自己面子,拒絕的這樣乾脆!

她心裡忽然有些酸溜溜,點頭道:「哦。」

可又有些不甘心,問道:「是、是誰啊?那位同學今天沒來?」

「呵呵,就是你嘛!」劉伯陽呵呵一笑道。

寧葉琪恍然回過神來,感情這傢伙在逗自己呢!他果然還跟以前一樣,就算蒙了大難,性格都沒改變!

不知為何,看到笑容依舊的劉伯陽,寧葉琪心中竟然有種莫大的欣慰和知足,就怕他家裡遭遇大難會變的想不開,現在看來,是自己白擔心了!

於是寧葉琪堅定的指著劉伯陽裡面的位子對楊芸萍說道:「老師,我可以坐裡面嘛?」 蘇霍伊有些累了,哪怕他是個飛行狂人,也經不起今天這樣的連續出動,從早晨到現在他已經連續出擊了三次,中途只下飛機給某仙人打了個電話並跑步上了趟廁所,其餘的時間全都熬在了機艙里。

這樣大強度的飛行對體力的消耗是相當大的,哪怕是自詡為鐵人的蘇霍伊都有點吃不消了,一隻手扶著操縱桿,另一隻手熟練的拆開巧克力的包裝,然後像饑民一樣迫不及待地就將大約500克巧克力吞了進去。

吃飽了肚子之後,蘇霍伊感覺稍微好了一點兒,但也僅僅是好了一點兒而已。他的眼睛又酸又脹像針扎一般的疼。沒辦法,換誰半個鐘頭眼皮都不眨一下對著海面看,也會是這個結果。

蘇霍伊並不是在搜索敵艦,實際上在第二波次攻擊結束之後,英美聯合艦隊就已經高速向北機動了,很顯然他們是在跑路,反正等蘇霍伊的小夥子們重新加油掛彈返回戰場時,他們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了。

能勞煩蘇霍伊繼續親自出動,無非是巴西列夫的要求,巴西列夫的艦隊跟兩支前導編隊失去了聯繫,老頭如今是心急如焚,不得不要求蘇霍伊和他的小夥子再出動一次幫忙找找線索。

八艘無畏級戰列艦可不是一個小數字,曾幾何時,俄羅斯用了舉國之力也只造了七艘無畏艦。如果一仗就丟掉了八艘,巴西列夫非得上吊不可。

蘇霍伊也跟老頭一樣著急,畢竟八艘無畏艦涉及到近九千人的生死。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什麼。你問八艘無畏怎麼會有九千人?菜鳥了不是。甘古特每一艘的定員都在1100人左右,四艘德國戰巡平均載員也差不多是這個數字,加起來可不就是差不多九千人!

但是讓蘇霍伊比較無語的是,他的人已經在事發海域搜了個遍,落難的英國水兵發現了不少,但是自己人卻一個都看不見。小鬍子有時候都懷疑巴西列夫這是在故意耍他玩兒!

無奈之下,蘇霍伊不得不擴大了搜索範圍,自然而然這也讓他更加辛苦。可是就算擴大了搜索範圍依然沒有收穫。八艘無畏艦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

蘇霍伊在座艙里打了一個哈欠,準備再往前搜索十幾海里就返航,因為他的燃料不多了。不得不說,小鬍子的運氣真心不錯,他返航前的最後一次搜索竟然有了收穫。

向前飛了一段,穿過了一片積雨雲之後,前面的天空中濃煙滾滾,甚至隱約間還能聽到轟隆隆的爆炸聲。蘇霍伊趕緊降低高度去看個明白。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海面上十幾艘戰艦攪在一起殺成一團,此起彼伏的重炮齊射真心是相當的震撼。有一次飛濺起來的水柱幾乎都要碰到蘇霍伊的翼尖了。

很快蘇霍伊就識別出下面的軍艦,四艘德制戰巡和四艘甘古特正在對抗5艘女王和另外三艘英國戰巡。蘇霍伊頓時鬆了口氣。趕緊拉起高度,然後讓後座的副手給巴西列夫發電報。

而就在蘇霍伊手忙腳亂的發電報時,戰場上的情況進入了一個拐點,之前勢均力敵的態勢被打破了!

厭戰號一直跟隨在旗艦伊麗莎白女王號後面向敵人的二號艦德弗林格爾號射擊,雖然一直沒能取得什麼像樣的戰果,但也沒讓德弗林格爾占什麼便宜。直到進行到第十五輪齊射時,厭戰號終於開張了!

這是漂亮的一擊,當381毫米穿甲彈掙脫炮膛的束縛一舉越飛15公里的距離砸在德弗林格爾號附近的海面上時,8根壯麗的水柱衝上了天空。

「跨射,保持住,再來一輪,快!」

厭戰號的槍炮長興奮地吶喊了起來。因為這一輪跨射太漂亮了,八枚炮彈的散布相當的小,有兩發炮彈一發落在了德弗林格爾的左舷,另一枚則落在了右舷稍遠處,幾乎就是跟德弗林格爾打了一個照面。

在厭戰號的槍炮長看來,德弗林格爾已經被鎖定了,只要他的運氣不是太糟糕,在接下來的齊射中就應該能取得戰果。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快,必須搶在德弗林格爾改變航線之前完成致命的一擊!

很快,在槍炮長的催促下,厭戰號又打出了新一輪的齊射,不過很遺憾,依然是脫靶,而且跟之前的失之交臂比起來,這回連跨射都沒有了,全都是近彈!

就在厭戰號的槍炮長懊惱不已罵罵喋喋問候炮手們的母親時,接下來的一幕讓他有些莫名其妙。沒有遭受到打擊的德弗林格爾號速度莫名其妙的就掉了下來,然後竟然慢慢的脫離了戰列線,似乎是受傷了?

英國人納悶了,明明他們都沒有碰到德弗林格爾,那貨怎麼就退出戰鬥了?難道是出了機械故障?

很可惜這個猜測不對,導致德弗林格爾退出戰鬥的不是什麼機械故障,而是實打實的受到了重創。厭戰號打出跨射的那一輪齊射中,其實德弗林格爾就中彈了!

可能有同志要問了,作者君你這不是扯淡么,明明是跨射,跨射不就是沒打中么?那德弗林格爾是怎麼受傷的?

跨射確實代表沒有直接擊中目標,請注意,「直接擊中目標」這幾個詞兒很重要,沒有直接擊中目標不代表不能擊中目標。很簡單的道理,物體以一定的速度衝撞到另一種介質中時方向和速度都會發生變化。

炮彈也是一樣,當它以一定的角度和速度沖入海水中時,不可不免的方向會發生變化。一般而言對於普通炮彈來說,這種方向變化是隨機的,可能朝任意一個方向繼續前進,但有時候運氣差了喝水都會塞牙縫。比如二戰前鬼子就玩命的研究歪門邪道的「水中彈」,指望利用「水中彈」繞開敵艦堅固的防禦帶。直擊軟肋。

而這發沒有直接擊中德弗林格爾的這發近失彈在海水的作用下轉向了。轉向了德弗林格爾號脆弱的船底。繞過了水線附近的重裝甲。這發炮彈擊穿了薄弱的船殼,一直衝到鍋爐艙里才不甘心的爆炸了。

這一次爆炸讓德弗林格爾號一半的鍋爐歇菜,高壓蒸汽和沸騰的熱水瞬間就殺光了鍋爐艙里的一切生命。據事後負責前往鍋爐艙搶險的損管隊員回憶,整個鍋爐艙里瀰漫著一股肉香,這種很有食慾的味道讓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下半身都選擇了吃素。因為一旦聞到那種蛋白質散發出的香氣,他們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到當年的那一幕。

德弗林格爾號其實是幸運的,中彈之後,他及早的脫離了戰場。很僥倖的避免了後面的屠殺,算是撿回了一條小命。而當時留在戰場上的那些軍艦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德弗林格爾號退出戰鬥之後,薩梅科夫和雅辛的壓力山大,本來他們就處於絕對的劣勢,而現在連場面上所謂的數字上的均勢都沒有了,接下來很有可能他們將會被吊打!

那時,薩梅科夫和雅辛的心情都是沉甸甸的,很簡單,現在留給他們的選擇不多。艦隊主力遲遲不見蹤跡,而場面上的形勢卻愈發的惡劣。甚至他們連主動撤退恐怕都做不到!

為什麼不能撤?其實不是不能。而是跑不掉。四艘甘古特的速度太慢了,幾乎沒有可能在女王級面前跑掉。而雅辛撤不下來。薩梅科夫也不能單獨逃命,他如果不管不顧地跑了,那雅辛真心會被屠殺。薩梅科夫做不出這種沒節操的事兒!

所以薩梅科夫和雅辛只能咬牙支撐,期望傳說中的艦隊主力能儘快趕到戰場吧!

實際上夠嗆,由於譯電員的錯誤,巴西列夫帶著艦隊的主力走向了錯誤的方向,而且越走越遠,就算蘇霍伊能及時糾正這個錯誤,巴西列夫趕回戰場也需要時間。也就是說薩梅科夫和雅辛避免不了被吊打了!

確實是一邊倒的吊打,當德弗林格爾退出戰鬥之後,伊麗莎白女王好和厭戰號集中火力猛轟興登堡號,在短時間內興登堡號就頻頻中彈。

興登堡首先被女王號的152毫米副炮連連點名,其中一發直接摧毀了興登堡的測距儀,瞬間就讓興登堡號喪失了還擊的能力,緊接著又摧毀了興登堡號船身中部的救生艇和交通艇,在這附近炮位戰鬥的水兵很是享受了一陣木片雨。

這還是輕的,就在興登堡號的槍炮長試圖用前主炮上的測距儀恢復戰鬥時,一發突如其來的381毫米穿甲彈準確地掀掉了前主炮的天靈蓋,帶著巨大的動能,這枚穿甲彈擊穿了炮塔的兩層甲板和防火門,在炮塔下的吊籃里爆炸了。

頓時,一股子氣浪瞬間就掀掉了興登堡的前主炮,這個數百噸重的鐵疙瘩像坐土飛機一樣飛離了艦身,落在了幾十米開外的海面上,那一刻坐在司令塔里的薩梅科夫心都涼了,以為接下來他將會和這艘戰艦一起消失在海面上。

當時的情況確實是相當的危急,一號炮塔的爆炸不光是摧毀了這座炮塔,連帶著還影響了後面的二號炮塔,一號炮塔飛出去的時候,將正準備開火射擊的二號炮塔的兩門主炮撞成了麻花,而且一號炮塔爆炸引發的火災很快就向前部彈藥庫和二號炮塔蔓延,隨時都有引發殉爆的可能。

在這個萬分危急的時刻,二號炮塔的炮長奮不顧身地下達了向彈藥庫和炮塔注水的命令,當近千噸海水湧進來之後,興登堡號的前半截身子已經浸泡在了海水當中。

後來查明,女王號的這一彈直接殺死了一百多人,還有一百多人間接死於注水和火災。總而言之,這一炮讓興登堡號變成了殘疾人,哪怕薩梅科夫再不情願也只能退出戰鬥。

戰場上的形勢又一次惡化了,八打六的優勢就相當大了,而起必須看到之前塞德里茨號已經受到了重創,一座炮塔已經被點了天燈,戰鬥力僅剩下八成。而接下來她將和毛奇號一起受到四艘女王級的重點照顧。形勢是岌岌可危!

不過首先遭殃的還不是這兩艘戰巡。畢竟她們的防禦比後面四艘甘古特好太多了。甘古特在面對超無畏的時候,幾乎就是裸奔。在激烈地對射中,不要說381毫米和343毫米巨炮,連152毫米副炮都能讓他們吃苦頭。

很快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就連連中彈,中部船舷是一片火海,熾熱的火焰讓甲板彎曲變形,最後一塊塊的翹了起來。不得不說俄國戰艦的工藝水平真的是夠嗆,不客氣地說就是豆腐渣工程。

比如日俄戰爭期間。參與第二太平洋艦隊遠征的俄國隨艦工程師就回憶本國戰艦的工藝一塌糊塗,鉚釘沒打結實,新船就四處漏水,鍋爐材料不合格,導致故障百出。總而言之,日本海戰俄國人輸得那麼慘,除了戰術和人員訓練以及長途遠征的問題之外,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造船工藝太湊合了。

雖然日俄戰爭之後毛子吸取了經驗教訓,但是薄弱的工業實力擺在那裡,短短十來年別想有什麼大的改觀。總而言之。甘古特級從設計之初就相當湊合,建造工藝更是相當的一般。可能欺負前無畏很給力,但是面對正牌無畏的時候,真心是有力不逮。

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起火的時候,二號艦甘古特號也不好受,因為天氣逐漸變壞,她那過於靠近水線的副炮炮廓幾乎就沒辦法使用了。之前一個浪頭打過來的時候船首附近的炮廓就大量進水,因為來不及關閉炮廓,一個沒跑掉的可憐蟲竟然被活活淹死了!

實際上副炮沒辦法使用還只是一個小問題,就甘古特級那16門120毫米副炮只能給敵人撓痒痒,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真正要命的還是主炮的不給力,怎麼不給力呢?精度太差了!

三聯裝主炮確實看上去很好很強大,看上去火力超群,但是為什麼海軍強國英國和德國之前都沒有採用呢?反倒讓義大利、奧匈帝國這樣的二流貨色搶到了前面?難道真的僅僅是因為英國人保守,而德國人盲從嗎?

肯定不是,因為三聯裝主炮在當時確實是有問題的,因為身管之前的間距太小(肯定比雙聯裝的小),齊射時三門火炮產生的炮口風暴會互相干擾,導致炮彈的準確度大大降低。在沒有發明延遲擊發裝置之前,這個問題幾乎是無解的(除非放棄齊射)。

而英國人對精度很重視,一番實驗之後就暫時放棄了三聯裝炮塔,而俄國人因為追求火力密度(在日本海戰中吃虧的教訓),毅然決然的就當了小白鼠,所以甘古特級看上去火力很強大,但實際上犧牲了精度。

所以從炮戰開始,甘古特級別看打得風風火火,但真心沒啥建樹,基本上就只能當聽炮仗了。總而言之,他們對英國人的威脅不大,反倒是英國炮手打得很准,勝利的天平不斷地向他們傾斜!

而這裡又不得不指出甘古特最要命的問題所在了,這艘船的總體布局很成問題,四個炮塔一線排開,船首船尾各一個,后煙囪兩邊各一座,可以說整條船百分之九十的長度都被炮塔和輪機艙佔據了,簡而言之,這樣的布置方式大大拉長了防禦面積,在噸位的限制下,必然只能削減裝甲厚度。

將軍嫁我 這也就是為什麼甘古特兩萬多噸的排水量只有區區229毫米主裝甲的最重要的原因。到了甘古特的改進版瑪利亞皇后級時,俄國人為了增加裝甲不得不削減了鍋爐艙的數量,就那防禦也不過是德國戰巡的水平。

而且,像甘古特這種布置方式更要命的是大大增強了被彈面積,只要任何一處中彈都有可能導致這艘船完蛋。就比如現在,當馬來亞號的穿甲彈命中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船身中部后煙囪附近時,要命的情況發生了!

這發穿甲彈輕而易舉的撕開了229毫米的裝甲,一頭撞進了鍋爐艙,瞬間這裡就被摧毀了,高溫高壓的蒸汽馬上就向兩座炮塔方向涌過去,幾分鐘之後鍋爐艙的大火還沒有撲滅,三號炮塔里儲藏的發射葯就因為溫度快速上升而發生了爆炸。

用甘谷特號艦長奧諾普科夫的話說:「一個火球從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中部沖了出來,就像一道撕破天空的閃電……瞬間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就斷成了兩截,我不得不命令立刻轉舵,以避開她頑強挺立在海面上的艦尾……」

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帶著一大半水兵沉入了冰冷的波羅的海,而就在她的姊妹艦目睹這一切還目瞪口呆的時候,打擊是接踵而至。奧諾普科夫很快就中招了,聲望號準確的擊中了他所在的司令塔。250毫米厚的裝甲完全不能阻止對方的穿甲彈,劇烈地爆炸后,彈片橫掃了整個艦橋。奧諾普科夫本人也被彈片削掉了一條大腿,暈死過去的他再醒過來時正和滿面煙塵的水兵一起擠在救生艇上,他的座艦甘古特號也步彼得巴普洛夫斯克號的後塵永遠的留在了波羅的海鬆軟的海底。

ps:鞠躬感謝尤文圖斯同志! 「這個……」楊芸萍傻了,她也沒想到這新來的丫頭如此不矜持,竟然堂而皇之的主動要求跟男生同桌,而且那男生不是別人,竟然是「楊青帝」……

如果說這班裡有哪個男生最讓楊芸萍打心眼兒里在意,無疑就是劉伯陽了!自從上次痛經的事兒——劉伯陽背她去了醫務室之後,楊芸萍面上沒有多大改變,可心裡早就對劉伯陽另眼相看!

劉伯陽的體貼,劉伯陽的溫柔,讓楊芸萍感覺那一點也不像個男人應該具備的!

如果劉伯陽不是自己的學生,如果他再年長几歲,楊芸萍很可能就……

眼下看到寧葉琪主動要求跟劉伯陽同桌,楊芸萍雖然不情不願,但還是礙於老師的面子,笑道:「當然可以,劉伯陽同學,你聽到了嘛?寧葉琪同學主動要求跟你坐同桌哦!呵呵,人家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你可要不許欺負人家,要好好照顧人家哦!」

寧葉琪一聽,俏臉泛紅,輕咬著嘴唇不敢再出聲,只是偷偷瞅了劉伯陽兩眼。泡-書_吧()

而劉伯陽也輕輕瞥了寧葉琪一眼,只見這妮子豐盈挺拔,兩條**柔滑細嫩,臉上掛著羞澀的笑容,彷彿比半個月前在s中見到時更加漂亮了,於是對著楊芸萍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老師,我哪敢啊!」

楊芸萍聽完,臉上布滿笑容,可心裡卻在恨的牙癢,這個可惡又好色的傢伙,自己絕饒不了他……

然而就當寧葉琪快要坐到劉伯陽旁邊的時候,班裡忽然響起一個不和諧的聲音:「慢著!」

只見馬可兒豁然站了起來,指著寧葉琪道:「你不許坐那兒!」

寧葉琪怔了一下,低頭看看劉伯陽,再看看義憤填膺的馬可兒,心裡登時明白了**分!

以前劉伯陽在s中的手段她不是沒見過,這傢伙兩天就能把宋千夏搞定,眼前這位不用說,一定也是劉伯陽這傢伙在這裡的相好之一了!

只不過寧葉琪竟然能把自己豁出去,就證明她早就把劉伯陽三妻四妾的事兒看開了,所以此刻也對著馬可兒毫不示弱道:「為什麼?」

「不為什麼!你不配!」馬可兒理直氣壯道。

旁邊馬曉玉尷尬的臉都燒紅了,拚命拽住妹妹的手,小聲求她道:「可兒你別說了,快坐下……」

馬可兒甩開姐姐的手,怒道:「現在不說,什麼時候說!媽的,都讓人欺負到家門口來了!姐姐你要軟到什麼時候?」

說完,她抬起身,直接指著寧葉琪的鼻子喝道:「我說,你是哪裡來的不要臉?有沒有羞恥?剛來你就找男人坐同桌,你懂不懂什麼叫女孩子的矜持?這班裡沒桌子了嗎?」

寧葉琪傻了,從小到大,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她不懂矜持,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表現太過分了?

可是她轉念一想,不對啊!對方這麼說,不就更加印證了自己心中的猜測,她也喜歡劉伯陽嗎?

憑什麼你喜歡,我就不能喜歡?你這是赤果果的吃醋加挑釁!

我委屈夠了,你當我好欺負?

只見寧葉琪也玉面寒霜,憤憤道:「你罵誰呢!你才是沒教養!我坐在這裡怎麼了,老師和劉伯陽都沒有說什麼,你叫什麼?你若是喜歡,你也可以坐這兒啊!你自己勇敢不起來,罵我有用嘛?」寧葉琪是乖乖女出身,論及口舌的靈便程度,是萬萬比不上馬可兒的,她甚至連句罵人的話都不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