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九九操縱著大蛇帶著一群小怪轟掉了一些塔狀的建築物后,鬆開了滑鼠,往椅子上一躺,笑眯眯的看著秦洛,說道:「爺,要不要奴家侍候你沐浴更衣?」

「—-不用了。」秦洛尷尬的說道。

「那你怎麼樣換衣服?」

秦洛低頭看了看身上的黑袍,說道:「應該還可以穿一天吧?」

「如果你覺得沒問題,那就沒問題。—–不過我聞著有一股酸味。」

「———」

「那就換了吧。」秦洛說道。

王九九笑了笑,從秦洛的行李箱里取出另外一條藏青色長袍。

她解開秦洛的長袍鈕扣,小心翼翼的脫掉他的黑袍,準備幫他換上乾淨衣服的時候,鼻子皺了皺,說道:「有股怪味。」

「不可能吧?我昨天晚上才洗過澡。」秦洛說道。他昨天收到武勇秀的彙報后,沒有立即跑回去見王九九。而是先在厲傾城的幫助下泡了個熱水澡。

身上的那股濃厚的荷爾蒙味道應該洗乾淨了才對,怎麼可能還有呢?

王九九大笑,說道:「秦老師啊,你不要這麼坦白嘛。我還沒說是什麼味呢,你就自己全招了。」

「———」

秦洛這才知道,又被這女人給陰了。怎麼她們的每一句話都帶有陷阱呢?讓人防不勝防,一不小心就掉進去了。

王九九幫秦洛換好了衣服,然後又去洗手間擰了條幹毛巾幫他擦臉。

秦洛沒辦法刷牙,好在酒店提供漱口水,她倒了小半杯餵給秦洛,讓他清潔口腔。

一切收拾妥當,王九九才自己洗漱了一番,然後和秦洛一起去樓下吃早餐。

兩人下樓的時候,厲傾城張博趙子龍武勇秀等人已經在餐廳等候了。

武勇秀看到秦洛和王九九相攜而來,便情不自禁的去偷瞄厲傾城的臉色。

卻沒想到她面不改色,只是一臉笑意的看著朝他們走來的一對仿若情侶的年輕人。

武勇秀心裡大是欽佩。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是清楚的,沒想到秦洛不僅僅搞定了厲傾城,而且還又殺了個回馬槍去搞定了王小姐—-這是不是就是人們常說的,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可是,大妻和小妾之間怎麼能夠這樣的和平相處呢?他是怎麼做到的?

「王小姐,昨晚睡得還好嗎?」武勇秀站起來,主動和王九九打招呼。

「還好。謝謝。」王九九笑著道謝。

「王小姐,你好,我是中醫協會的工作人員。歡迎來到巴黎。」張博也站起來,伸手和王九九打招呼。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他心裡還很是掙扎了一番。

剛才武勇秀向他們介紹過這個姓王的小姐,而且還特別的點了點她的身世。張博擔心這個女人過於傲慢,會無視自己這些小嘍啰的問候。

好在,王九九的表現還算是大方得體。

她伸手和張博握了握手,笑著說道:「謝謝。你們這次做的事情實在是大快人心,給我們華夏人爭了一口氣。辛苦你們了。」

「趙子龍。秦洛的鐵杆粉絲。歡迎王小姐來到巴黎。」趙子龍說道。

「謝謝。我和你一樣,也是他的粉絲。」王九九打趣著說道。

男人一個個的站起來和王九九打招呼,王九九也禮貌應對。終於,王九九的視線在厲傾城的臉上停留下來。

「厲老師。你好。」王九九主動問候厲傾城。

厲老師?

眾人不解。

「我是燕京醫科大學的學生。厲老師在創辦傾城國際之前也是醫科大學的老師。」王九九笑著解釋道。「雖然厲老師沒有教過我們的課程,但是,我卻久仰厲老師大名。」

「是惡名遠揚。」厲傾城坐在輪椅上,仰起臉看著王九九,笑著說道:「王九九,我也知道你。聽很多人說起過,很特別的女學生。」

「謝謝厲老師誇獎。」

「我現在已經不是老師了。我比你大幾歲,如果不嫌棄的話,叫我一聲厲姐吧。」

「好的。厲姐。」王九九喊道。

秦洛一路上還擔心這兩個女人之間鬧矛盾,畢竟,王九九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在厲傾城那邊消磨時間的。沒想到兩人之間沒有敵意,反而相談甚歡。

現在,竟然已經姐妹相稱了。

「辛苦了那麼長時間,你們也應該休息休息了。巴黎的風景還不錯,你們今天可以到處看看。」趙子龍笑呵呵的說道。一龍雙鳳,看起來雖然令人羨慕。但是想必也會有不少讓人為難的事情吧。

趙子龍也是存心的想看秦洛出糗,看看他是如何的把這兩個性格迥異的女人給聚攏在身邊的。

王九九很是心動。能陪秦洛在巴黎遊玩一番,確實是件十分誘人的事情。

「九九剛來巴黎,你帶她出去看看。」厲傾城看出王九九的心事,對秦洛說道。「我的腿走路不方便,就不過去了。」

「沒關係。厲姐姐,我推你好了。」王九九笑著說道。

看到這一幕,這群光棍男人大是羨慕。

貨比貨,得扔。人比人,氣死人。都是男人,怎麼區別就這麼大啊?

在趙子龍等人的推薦下,他們將羅浮宮博物館做為遊玩的第一站。

盧浮宮,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大、最著名的博物館之一。玻璃架金字塔為地標的羅浮宮博物館,是數以萬計的觀光客必定前往的朝聖的世界藝術寶庫之一,三萬件館藏珍品讓人大開眼界,留戀忘返。

雖然館內人流如潮,但是,雙手綁著紗帶的秦洛以及坐在輪椅上的厲傾城仍然引人矚目。而王九九的青春漂亮也讓他們這個三人小隊伍增色不少,吸引了不少遊客的眼球。甚至有不少年輕人跑上來要和王九九合影,還有的直接開口要她的電話號碼。

王九九一一拒絕,讓無數男人傷心而歸。

「九九的追求者還真多。」厲傾城笑著說道。

「要是厲姐站起來,他們都不會多看我一眼。」王九九謙虛的說道。一邊說話,一邊推著厲傾城率先進入了古希臘與古羅馬藝術館。

剛剛進去,厲傾城的眼睛便立即被裡面傑出的藝術品給點亮。

「在古希臘和古羅馬藝術館中,有兩件備受世人讚美的最矚目的不朽作品,一是「薩姆特拉斯的勝利女神」,二是愛神「維納斯」。薩姆特拉斯是希臘的勝利女神,知道的人非常少。而愛神「維納斯」卻廣為世人所知。」因為他們三人是獨自旅遊,沒有導遊,所以厲傾城主動擔任起翻譯。

厲傾城的眼睛注視著坦胸露乳表情端莊自然的維納斯雕像,說道:「維納斯」能收藏在盧浮宮是很偶然的。1820年,希臘愛琴海米洛島上的一位農民在挖土時發現了一尊美神。消息傳出,正好有一艘法國軍艦泊在米洛港,艦長得知消息后立即趕到現場,想買下,卻沒有現金。結果,「維納斯」被一位希臘商人買下,並準備運往君士坦丁堡。眼見寶物就要失去,法國人不甘心,立即驅艦前去阻攔。雙方發生了混戰,結果使珍品遭到損壞,雕像的雙臂被打碎。雙方爭執不下,後由米洛地方當局出面解決,由法國人用錢買下雕像,貢獻給法國國王。就這樣,「維納斯」被運到法國,在當時立即引起轟動。—-雖然法國人的行徑有些野蠻,但是,也從這件事情當中看出他們對藝術品的狂熱愛好。這件事情傳出去后,並沒有給法國的形象抹黑,反而為他贏來了藝術之都的美名。」

秦洛盯著維納斯的胸部,心想,這算什麼美神啊。還不如厲傾城的好看—

王九九欽佩的說道:「厲姐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看書。」厲傾城笑著說道。「只要你想知道的,都能在書上找到答案。」

「愛情呢?」王九九問道。

「愛情沒有答案。」

王九九抿嘴笑笑,沒有說話。她的視線情不自禁的投向不遠處的一個女人。

在高大的薩姆特拉斯的勝利女神,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女人格外的引人矚目。

紫色的眼影,艷紅的嘴唇,黑色的指甲,犀利的眼神。很朋克的裝扮。奇怪的是,她的身上卻穿著一條淡紫色上面綉有大朵玫瑰帶有濃厚華夏風情的旗袍。

第一眼看過去,有些不倫不類。可是,當你再次看過去的時候,卻發現她竟然將另類和古典這兩種極端文化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真漂亮。」王九九稱讚著說道。

(PS:還是一樣。不討紅包討紅票。) 女刺客一愣,關於裝扮的事情,她確實沒太在意,看來以後得多注意一下了。

不過,這小子這麼說是在誇我長得漂亮嗎?

女人都是愛美的,女刺客也不另外啊。

女刺客嫵媚一笑道:「小哥,你真的覺得我好看?」

陳范又補充了句:「以後叫我陳范,集市上一般不會稱呼歲數小的人為小哥的。」

「好吧,陳范,那個我叫。。。小麗!」

小麗當然不是她的真名字了,只是隨口取的。

陳范嘆氣道:「換個名字吧!」

「為什麼?」

「隔壁街有個三陪小姐,也叫小麗。。。」

女刺客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過了會她才悠悠應道:「那叫小紅怎麼樣?」

「剛剛忘了說了,小麗有個好姐妹也叫小紅!」

「額。。。」女刺客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機,嚴重懷疑陳范是故意捉弄她的。

可是隨後想想,陳范沒理由這麼做啊,惹怒她對他沒好處的。

女刺客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我叫阿冷,這次是真的。」

陳范這回沒再說什麼了,點頭道:「阿冷姐,狼肉切好后,記得抹上鹽掛起來風乾。」

「哦!」阿冷點頭應道,過了會,直到陳范走遠,阿冷才抬起頭道:「這小子有點意思!」

沒過多久,劉銘就做好了一桌子的菜,過來喊阿冷和陳美香出來一起吃晚飯。

陳美香心地善良,也沒有什麼心機,對於新來的三人很是歡迎,尤其是對阿冷姑娘,更是百般關心。

「你們這一路過來真是辛苦了,哎,這年頭的日子是越來越難過了,那裡都不安全。」陳美香聽完阿冷等人的闡述后,不由的感慨萬分。

劉銘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阿冷看:「是啊,可苦了你們了。」

陳范的想法有些不同,看著中年夫婦問道:「李大叔,李大嫂,剛剛聽你們說,134號生存區發生了重大變故?到底是什麼變故?」

李建偉嘆氣道:「還不是這次風暴邪潮給鬧的。」

劉銘連忙扭頭問道:「是邊界位移出現了變異的凶獸嗎?」

李建偉搖頭道:「如果只是一般的凶獸,大家還能應付,最不濟請安全區里的軍隊出來清繳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事,實際上是出現了一種四不像的怪物,太可怕了,人還沒走進就被劈成了兩半。」

陳范神色一變,連忙問道:「李大叔你說清楚一點,人都被劈成兩半?傷口是不是整齊劃一,還有那些怪物是不是手很長很細,腿很短很粗,臉上的五官全部都扭曲在一起?」

李大叔愣了愣道:「對,對,陳范,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你去過我們那?」

劉銘和陳美香齊齊將目光對準了陳范,追問道:「是啊,陳范,你什麼時候去過134號生存區的?」

陳范趕忙想了個理由解釋道:「我沒去過134號生存區,是上次外出幫白老大做事的時候,正好碰到兩個從那邊逃出來的人說的,所以跟李大叔核實下。」

李建偉點頭道:「原來如此,那兩個人估計也是從我們那逃出來的。哎,這怪物實在是太厲害了,安全區里出動了一隻軍隊都差點被怪物殺的全軍覆沒,後來出動了機械戰警才暫時把那些怪物給擊退。不過從那以後,安全區里的財團為了保存實力,就下令放棄生存區,採取防禦作戰的方針,不管我們這些流民的死活,大家被逼得沒辦法,才冒著生命危險出來逃難的。」

邊上的李大嫂抽泣道:「可憐我們流離失所,連家都沒了,我們還算運氣好能活著到這裡,有很多人直接就死在路上了。」

「是啊,大家分散出逃,有的人慌不擇路逃進了無人區,直接慘死在裡面。」說到路上的慘狀,李建偉依然心有餘悸,難怪剛進來的時候精神狀態很萎靡。

陳范悄悄用眼神詢問阿冷,那些怪物你見過沒有?

阿冷搖了搖頭,表示她也沒見過那些怪物,她是半路上出現的,直接挾持了李大叔夫婦,然後到了這裡。

看氣氛有些沉悶,劉銘連忙拍手道:「不說這些了,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以後你們在我們這裡不用再擔心受怕了,咱們一起過好日子。」

「對,對,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大家吃飯吧!」陳美香和顏悅色道。

眾人這才拿起碗筷開動了起來,劉銘把注意力都放在阿冷身上,夾了一大塊肉放在阿冷的碗里,一臉殷勤道:「阿冷姐,多吃點肉!」

阿冷微微一笑道:「謝謝!」

這一頓飯吃得很溫情,對於阿冷來說,這個地方只是人生多個站點中的一站,但無疑是最讓她覺得感動的地方,因為可以確定遇到了一個好心人家。

吃完晚飯後,李建偉夫婦勤快的幫忙收拾碗筷,打掃衛生,工作態度確實讓人滿意。

劉銘領著阿冷去後院挑房間,後院五個房間,陳范三人各住了一間,剩下兩間其實也沒什麼好選的。

但是劉銘這廝是帶著目的來的,他希望阿冷能住在他的隔壁,這樣他可以近水樓台先得月。

但結果卻出乎意料,阿冷選擇了靠近陳范的那個房間。

劉銘有些沮喪的問道:「阿冷姐,你確定要住這間?」

「對,有問題嗎?」

「沒,問題是沒問題,你高興就行。」劉銘硬著嘴皮說道。

阿冷伸手推開房門,打量了一下,很快就確定了窗口的位置,這是做刺客、殺手養成的習慣,每到一個新環境,必定要先確定一下撤退的路線,從窗口出去,邊上正好有一根房梁,沿著房樑上到房頂,不出半分鐘就能逃到外面去。

阿冷很快就規劃好了路線,轉身對劉銘說道:「劉銘謝謝你了,時候不早我有些累,先去休息了。」

「哦,那阿冷姐,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帶你去集市上轉轉。」

「明天再說吧!」阿冷含笑關上了房門。

劉銘不由的嘟囔道:「怎麼突然換了一副模樣,來之前還對我拋媚眼呢?現在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難道女人都是這個德行?」

其實是阿冷聽了陳范話,不打算用感情去欺騙和利用劉銘。 陳范收拾完回屋后不久,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陳范開門一看,居然是阿冷。

「這麼晚了,有事?」

阿冷剛洗過澡,一張完美無瑕的臉呈現在陳范面前,顯得無比光彩奪目,講真的,這個女人不應該當刺客,應該去當歌星。

阿冷輕聲道:「你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坐?」

陳范遲疑了一會,還是將阿冷請進了房間。

阿冷饒有興緻的打量著陳范的房間,玲瓏有致的身材時不時扭動著,勾勒出誘人的弧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