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如何,先看看再說。

「嗯?」

剛剛飛出只有數十里,秦南的眼神,便是一凜。

因為他感覺到,在那方圓三百里開外,有著四名修士,兩名大帝,兩名武祖,身上分別有著六塊、三塊、二塊、一塊天絕龍爪。

不止如此,這四位修士,皆是運轉了瞳術一類的探查之術,盯住了他。

「原來如此,差點把那件事情給忘了。」

秦南嘴角微微一勾。

他區區一位『武祖』,身上有著三十八塊天絕龍爪,在這空間裡面,就像是黑暗裡面的一簇火焰,格外耀眼,會將所有的目光等等,全部吸引過來。

「看來都很謹慎……」

秦南等待了一會,發現這四名修士,沒有出手,也未離開,搖了搖頭,往前繼續飛去。

「這片空間,的確有點像是寶地,都已經行走了數百里,還未引來任何的殺機。」

秦南觀察著四周,心中暗道。

至於身後一直緊隨的四個『尾巴』,他則是沒有理會絲毫。

只要不是大帝七重以上的巨頭盯住他,他就無需有任何的動作。

嗚嗚嗚。

就在這時,一陣金色的大風,從遠處刮來。

這種大風,沒有任何的危險,反而吹在身上,還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覺。

「這大風中的佛意,要比其他上面的佛意,都濃厚一分,可以跟著過去看看。」

秦南眼睛微亮。

還未等他動身,一道略有熟悉,也非常陌生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之中,突兀響起。

「你……是秦南?」 心裡沒多大起伏,老太太本就對她這個女兒感情淡薄,之前兩家住的這麼近都鮮少來往,這搬走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舍。

「我問你,你大姐最近都幹啥呢?咋人影都瞧不見一個?」老太太懶得再問搬家的事兒,眼下她心裡找著王允梅才是正事。

「我大姐沒在家嗎?」王允芝做出驚訝狀:「不能吧,她平時白天不都在家呢嗎?我昨兒還看見了呢!」

「胡扯,我昨兒上午九點去看了一眼,大門鎖著!」老太太道。

「我是十一點去小賣鋪買醋的時候看見她的,估計是你去的時候人沒在吧。」王允芝道。

老太太自是不信,她天天去都鎖著門,小閨女去買個醋都能碰上?

唬誰呢?

「你說實話,她是不是躲著我呢?」老太太瞪著眼睛問。

「媽你這話說的,你又不是吸血鬼,她躲你幹啥?」

王允芝話裡有話,在嘲諷老太太。

老太太在氣頭上,沒聽出王允芝話里的意思,只開口道:「行,你不告訴我是不?那你回頭告訴你姐,李霞現在懷孕了,讓她痛快把房契給我送回來,要是因為這事兒李霞生氣上火傷了肚子里的孩子,我跟她沒完!」

王允芝本來打算扯幾個謊趕緊把老太太給打發走就行,誰知道她竟說出這種話,拿孩子威脅大姐?

「媽,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吧?房子是我姐花錢買的?憑啥拆遷了就得還給他們?你就是上法院告去也不佔理!」

「你從小偏心大哥和允發也就算了,也沒有這麼欺負我們兩個閨女的,當初我姐那還多給了十萬呢,夠意思了!」

老太太一聽,出聲嚷到:「她那是知道要拆遷了,故意坑你弟弟的!」

王允芝回懟:「誰讓允髮結婚沒錢你不拿,大哥也不拿,你們就跑去跟大姐要?大姐一個人帶倆孩子,你們不幫襯也就算了,如今弟弟結婚她還得給拿出十萬?不坑他坑誰?要我是大姐,我也坑他!」

「允發就是活該,從小到大就知道佔便宜,這次讓他長點記性!」

「誰沒得天天讓你們欺負?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你回去告訴王允發和李霞,眼下車房都有了,那是大姐給的二十萬買來的,得知道感恩,給肚子里的孩子積點德!」

老太太讓王允芝懟的一愣一愣的,四個孩子里,王允芝的性子最是軟和,平時說話都沒個大聲的時候。

而在王允芝的心裡,如今大姐家比任何人都重要,誰也不能欺負了去,自個媽也不行!

老太太不佔理,臉紅了半晌只能撒潑:「我不管,你告訴你姐,必須把房契給我拿回來,不然我不認她這女兒了!」

一急,竟是放了狠話。

話一出口,老太太自個也後悔了。

她就是在不得意閨女,卻也沒有斷絕關係的心思。

王允芝更是一愣,心瞬間被傷的透透的,看著老太太半晌,道:「媽?你知道你自個說啥呢嗎?」

這話好歹沒讓大姐聽去,不然不得難過死?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百佛石窟

短短四字,非常虛幻,響起來的時候,沒有一丁點武祖之力和大帝之力的波動,就彷彿憑空出現在秦南腦海一般。

「你是何人?」

秦南臉色一凜,目光掃向四周。

能夠做到這等地步,對方定然不是簡單人物。

「哈哈,秦南,還真的是你啊,你且稍等數息,我現在便過來見你。」

這道虛幻聲音,大笑一聲,再度響起,那從遠處吹來的佛風,不知為何,在無形之中,變得一陣一陣,更加快速。

「過來見我?」

秦南眼睛微微一眯,身形沒有動彈。

雖然很有可能,這是一個陰謀,但是這個聲音,的確讓他覺得非常熟悉,絕對是他的熟人。

所以,他還是想要留下來看看對方的廬山真面目。

就在這個時候,兩百八十里開外。

「這位道友,依我看來,眼前此人,只是一個武祖巔峰而已,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不如你我二人,一起聯手,屆時全部平分,如何?」

一名與雲霧融為了一體的大帝巨頭,目光看著秦南,終於下定了某個決心,對著遠處傳去了一道神念。

「可以。」

沒過多時,那名大帝巨頭,也傳來了神念。

雖然眼前這個青年,區區武祖,就具備了如此大量的天絕龍爪,顯得有些詭異,但是三十八個天絕龍爪,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縱然有些風險,他們也可以搏一搏。

「你我二人,分別從他左右出手,將他一舉鎮壓。三,二,一,動——」

與雲霧融為一體的大帝巨頭,眼睛一亮,再度傳去神念,他體內的大帝之力,開始飛速運轉。

遠處的那名大帝巨頭,也是如此,蓄勢待發。

然而,他們那個『手』字還未說出之時,異變突生。

只見到,那一陣陣遠處吹拂而來的佛風,驟然變的無比猛烈,呼嘯整個天地,猶如巨獸仰天狂吼。

在那半空之中,一道道浩瀚的佛意,接連捲來,不過多時,就在秦南的不遠處,凝聚成為了一尊高達三十丈,通體金芒的身影。

「這是——」

兩位蓄勢待發的大帝巨頭,臉色猛然一變。

他們在這金色身影上,不僅感受到了一股遠超他們的佛道威壓,他們還察覺到,在這身影的體內,竟然有著一股極為深邃的魔道氣息。

眾所周知,佛魔不兩立,可是這尊金色身影,完全打破了常理。

這,到底是哪位前輩?

難道,這位前輩也盯上了三十八個天絕龍爪?

「不愧是被稱之為『異數』的存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體內的氣息,竟然如此可怕,哪怕是現在的我,都仍然感受到心悸。」

這尊金色身影,雙眸中有著無數符文,不斷流轉,看著秦南,彷彿看到了一些,忍不住驚聲嘆道。

他這番話,沒有一丁點虛假。

當年在中州的時候,最讓他佩服的,不是什麼石青凡之流,而是秦南。哪怕如今到了半神之國,他也仍然覺得,就算是盛驚天等等人,也不如秦南。

「什麼?異數?心悸?」

遠處的兩位大帝巨頭,聽到這一番話,頭皮頓時一麻,心中竄起了無數的寒意。

連這金色身影,都這般敬佩,為之心悸,那這個青年,絕不是什麼武祖境,而是一尊恐怖巨頭。

就在剛才,他們居然還想洗劫這個青年。

當然了,無論是金色身影,還是秦南,都是完全不知道,在另外一邊,有著兩位大帝巨頭,被徹底嚇住。

「你是……佛陀陳自來?」

此時的秦南,看著這道金色身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此人,的確是昔日中州,帝榜排名第三的陳自來。

可是,剛才說的那一番話,無論是語氣,還是措辭等等,和以前的佛陀陳自來,完全不同,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樣。

「有點不敢相信吧?當年帝命爭奪戰的那些事情,想必你也知道,在來到半神之國后,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情,於是就成了今天的這樣子。」

「當然了,雖然我已不是當年的佛陀陳自來,但是我依然是你認識的那個陳自來。」

陳自來取出了一瓶珍貴靈酒,遞給秦南,滿臉笑容。

在源道天山內的這段時間,這還是他第一次發自內心的喜悅。

秦南點點頭,接過靈酒,喝了一口。

對於當年在帝命爭奪戰上,陳自來『敗』給魔女芊芊,離開中州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不過,你怎麼在玄神空間裡面?」

秦南思索一下,岔開了話題,眼中露出了絲好奇。

要知道,在這數日之前,源道天山都處於消失狀態。

「這個的確是命運吧,當初偶遇一間破廟,砸碎了幾個佛像,重新修好,沒料到這樣一件小事,就通過了百佛大帝的考驗,便破例來到了源道天山,繼承十二天罡密藏之一的百佛傳承。」

陳自來解釋道。

「十二天罡密藏?這是什麼?」

秦南神色一愣。

「你不知道?差點忘了,此次是挑選源道天山傳人,一些其他的事情,不會告知你們。」

「在源道天山內,有著數百險地,上百寶地,其中有十二個寶地裡面,乃是除去了源道天山之主的傳承之外,最為強大的十二處傳承,又名為十二天罡密藏。」

「除此之外,還有三十六地煞密藏,只不過遠遠不如十二天罡密藏。」

陳自來緩緩說道。

「原來如此。」

秦南眼中閃過了抹光芒。

從陳自來到來的那一瞬,他就已經看到,在陳自來體內,有著一股磅礴佛意,一道浩瀚魔意,互相共存,互不影響,哪怕陳自來尚未證帝,恐怕也可以抗衡大帝一重。

若是徹底融合,將會更加恐怖。

如此看來的話,這十二天罡密藏,想必都是不凡,遠遠超於其他傳承。

「秦南,不好意思,這裡的百佛傳承,已經被我取走了,不過這些天絕龍爪,對你應該很有用,你全部拿去吧。」

陳自來忽然想到什麼,大手一翻,手掌上多出了三十一個天絕龍爪。

這百佛空間內的不少地方,他都探索過,自然搜刮到了不少龍爪。

「不行,無天道台對你也有很大的裨益,這些龍爪你得自己留著。」

秦南想也沒想,直接拒絕了。

在中州的時候,他對陳自來的印象就非常好,他也非常欣賞陳自來的性格,如今再見,已是幸事,怎能拿走其他重要之物?

「秦南,你我之間,何須客氣?我現在百佛傳承,還未完全領悟,真正領悟的時候,源道天山已經關閉了,也上不去無天道台,你若不拿,我便毀了這些。」

陳自來毫不猶豫,抬起手掌,佛光盪開。

「那我收下,以後欠你一個人情。」

秦南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絲無奈之色,將天絕龍爪收走。

同時,他的心裡,也微微溫暖。

三十一個天絕龍爪,在如今的源道天山內,已經是一筆極為珍貴的財富。

「秦南,在半神之國的時候,你有遇到過魔女嗎?」

陳自來輕輕吸了口氣,才開口問道。

彷彿問出這句話,已經耗費了他很大的力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