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非功過,也無需後人評說。

只是小吱還有那片幽藍瑩草花海,她還是得抽空查探一下,這伽藍幽塔里似乎也藏了不少秘密。

眸色漸深,無數的問題實在是讓她有些頭大。

垂眸握拳,自己還是太弱了,待到比賽結束,就立刻前往百川學院,修鍊也好,副職也好,自己總要先過了考核才行。

更何況,澈口中的逆天功法還被封印在百川學院之中,唯一適合自己的功法,無論如何也要搞到手。

……

在艾莉絲暗下決心之時,古瓷正在高台之上坐立不安。

他已經許久都沒有聽到管家報來有關皇甫希晨的消息了,反倒是艾莉絲一路高歌猛進,雖然艾莉絲出來前系統還未刷新,可之前的記錄里,艾莉絲的總積分也高居榜首。

如今,艾莉絲更是提前出了浮空之地,想必已經煉製出了比賽用的法器,可皇甫希晨卻沒了絲毫動靜。

這讓先前與皇甫希晨一同謀划暗害艾莉絲的古瓷心裡十分焦急,可如今艾莉絲與那尊貴之人同在一處,他還真拿她沒有辦法。

而且自己先前自作主張修改了比賽規則,怕是已經引起來人不悅,若再有什麼小動作,怕當真要激怒那人了……

一想到這樣的後果,古瓷就周身一顫。

現在,他也只能寄希望於管家能給他帶來點好消息了。 這場煉器大賽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對於會場中的觀眾而言,這場比賽不過持續了四天的時間,可對於浮空之地的參賽選手而言,這場比賽卻足足持續了二十天之久,獸潮的出現更是令他們身心俱疲。

好在,絕大部分的參賽者還是能分清比賽與生命的關係,在面對危險的時候能夠及時地捏碎傳送石逃離出來,不過在比賽結束之前,浮空之地內是否有著死亡之人卻是未嘗可知。

只能等比賽結束后再一一統計。

此時,比賽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一天,未遇上獸潮的參賽選手也陸陸續續地出了浮空之地。

榜首已然刷新,在倒數第二天里,艾莉絲以104分的高分高居總榜首,這讓尚處於煉器師級別的參賽選手們也熄了爭勝的心思,只憑藉浮空之地的珍惜礦石煉製了屬於自己的法器之後就退了出來。

艾莉絲的這104分除了先前統計過的73分之外,還有後續在浮空之地內又待了五天的場地分,剩下的26分則是來源於技巧分。

由於所用材料的珍惜以及混沌冥爐和伽藍幽塔的相助,艾莉絲此次煉製,除了手法、火候、色澤、性價比稍稍欠缺,分別得了0.5分,1.5分,0.5分和1.5分之外,其他六項皆是滿分兩分通過。

而煉製出八階可進化的地神器更是讓其得到了10分的額外加分。

總共統計為104分,雖然離滿分的160分還有不小的差距,但艾莉絲的爐鼎分可是因為無法劃定混沌冥爐的等級而歸為了零分,而其又沒凝聚出本源之火,這才在這兩項上失分不少。

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是艾莉絲沒有得到混沌冥爐,此次比賽是否能成功煉出一個法器還未嘗可知。

因此,艾莉絲對於自己這個煉器學上的新人,能夠取得這般成績,已經是極為滿意。

在這最後一天里,除了對爭得第一無望的參賽選手之外,浮空之地內,還有著想要做最後一搏的煉器師,沐景顏便是其中一位。

九曲迷宮盤旋迴轉,有著數不清的入口,每條入口所見所遇都不相同。

梅老和皇甫希晨遇到了巨蛇凶獸,艾莉絲和澈遇見了幽藍花海,而沐景顏一行則很是幸運,一路上只遇到了不少藏寶之地。

只是這些地方的寶貝,遠遠沒有艾莉絲在神秘空間中得到的異寶珍貴,可對於他們這些零散的參賽選手而言,已然是一筆巨大的收穫。

因著材料的豐富,在前行的幾日中,眾人也一一煉製了屬於自己的參賽法寶。

光頭大漢融岩煉製的是防禦類的四階法寶——青冥燈,讓眾人有些訝異的是,這青冥燈的造型竟然是蓮花狀的,這點讓藍溪抓住調侃了許久,不過檔位功能在低階法寶中算得上極品。

一檔為越階防禦,在燈燃起之後,一刻鐘之內,持燈者可絕對防禦超出其等級兩級別的對手的攻擊;一檔為氣息隱藏,在青冥燈散發出無色霧氣后,可將持燈人的氣息身形全部隱藏,一個大等階的差距內絕對有效。

這兩檔都是十分有效的防禦功能,倒是與融岩不善與人為敵的性子完美契合。 但由於火焰爐鼎分不高,所煉製的法器等階也不算高的緣故,融岩只得到了73分的成績,倒也算不上弱,只是離頂尖還有好長一段路走。

安南安北兩兄弟則煉製的是兩樣輔助類法器,等階稍稍比融岩高一點,可是由於檔位的緣故在五階中屬於比較墊底的存在。

這兩件五階低級輔助類法器分別是水火靈鏡和水火靈扇。生成的兩個檔位的性能倒是一致,一者為凝聚元靈之氣的極品輔助修鍊屬性,一者卻是大小縮放的雞肋屬性。

安南安北兩兄弟的煉器方式跟別人不太一樣,他們是一同進行煉製的,或許因為是雙胞胎又共同成長的緣故,兩人在煉製過程中可以做到心靈相通,法器煉製成功后也會帶上兩種截然相反的屬性。

正是由於這樣的屬性,兩人的法器才比融岩高出一階,可這樣的屬性卻很容易帶來雜質,生成雞肋屬性。

不過麒麟大陸上火與金屬性的人較多,凝聚的功能能夠被再度放大一些,綜合評分的話,二人在浮空之地內的得分為74分,比融岩高上一點。

年紀最小的藍溪,則出乎眾人意料地煉製了一把極為張揚的大刀——藍月旋風刀,連名字都起得比別人風騷許多,等級卻是不弱,竟達到了五階高級,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到六階。

那柄大刀刀身烏黑,可在某種角度之下卻泛著詭異的藍光;刀頭呈月彎半弧形,刀背平厚帶紋,刀刃平滑鋒利;刃長八尺六寸,握把一十五寸,把柄頂端還綴一晶石結晶,張揚奢華地很。

檔位雖中規中矩卻極為實用,一者力量加持,二者速度加持,再配上大刀本身的霸道鋒利,倒是把極為難得的寶貝。

藍月旋風刀的煉製成功讓藍溪很是滿意。也因著這一武器,讓藍溪一舉奪得了85分的高分,使他即便是在競爭如此激烈的比賽之中也能佔據一席之地。

只是…偏頭看向仍在煉製的沐景顏,藍溪心中的傲氣就徒然消散了許多,這已經是沐景顏煉製法器的第三天了,也是浮空之地關閉前的最後一日。

生靈之爐內的物件已基本成型,便只差檔位的塑造與溫養,距離器成應該是不久了。

那物件看上去像是件佩飾,圓狀玉佩中似有龍形翻湧,只是因爐內不斷升騰的煙雲而看不分明,幾縷絲絛垂下,憑自添上抹柔和之色。

別看東西看上去不大,可先前造成的轟動卻是不小,憑藉著生靈之爐和稀有礦產的輔助,又加之運用本源之火,沐景顏這次的煉製也是向著高階法器進發的。

經過他先前的探測,這次比賽的頭名獎勵中有他急需的東西,因此哪怕前有艾莉絲的排名,他也要努力拚上一拼。更何況,他相信自己的煉器水平。

至於尋找救命恩人一事,暫時是顧不上了,地底世界沒了獸潮的威脅倒不必過於強求。但他相信,若是有緣,自然能與恩人再次相見的。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心中的恩人和他現在所要超過的榜首,其實是同一個人。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轉眼就快到了浮空之地關閉的最後時刻。

地下空間,一處房間的角落裡,少年低低的嗓音響徹起來,很小心地沒有驚擾到正在凝檔的沐景顏。

「大石頭,你說景顏哥他到底什麼時候能煉製完成啊,這浮空之地都快關閉了,他再不從煉製過程中脫離出來,恐怕就出不去了。」少年低低的聲音里透著焦急。

「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景顏小兄弟心裡肯定有譜,咱們還是靜靜等著,別驚擾了他。」大漢的聲音也同樣低低的,生怕打擾到沐景顏的煉製。

一旁的安南安北雖然沒有吭聲,可同樣的面容之上也染上了同樣的焦急之色。

最後的時間裡,幾人雖然早已煉製出了自己的參賽法寶,可見沐景顏的煉製還未結束,便都不約而同地留了下來給沐景顏護法,沒有一人抱怨,也沒有一人選擇離開。

這片空間之內雖然暫時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可這份幽暗的感覺總還是讓幾人心底隱隱有著擔憂,他們實在不放心將沐景顏一個人丟在這裡。

之前是沐景顏護著他們,現在,該是他們護著他了。

「唉…景顏哥,你可要快點煉製成功啊。」少年殷殷期盼著。

或許是少年的期待情緒過於強烈,亦或許是剛好到了煉製的最後關頭,少年話音剛落,生靈之爐就忽然爆發出一陣強光,大片的水汽忽而升騰而起,又在瞬間消散了去。

「成了!」藍溪眼前一亮,揚聲歡喜道。

伴隨著少年的歡喜,從消散的水汽中緩步走出一溫潤男子。男子手中輕托一玉質佩飾,唇角勾著微微的笑意。

「這些時日辛苦大家了,守護之情,景顏定會銘記在心。」手持靈佩不好行禮,沐景顏只是溫潤地開了口,眼含感動之色。

眾人則擺擺手,示意不必掛懷,轉而皆將視線移到沐景顏手中的靈佩之上。

「景顏哥,你這煉製的是什麼好東西啊?給我們講講唄。」性子最為跳脫的藍溪來了興緻,央著沐景顏介紹一下他的法器,眾人也皆眼含好奇之色。

見尚有時間,沐景顏也未過多推辭,簡單地給大家介紹了一下。

「此物名為靈紋水佩,是六階中級輔助類法器。」淡淡一笑,六階中級,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失敗率可算是相當高,不過幸好,自己還是幸運地將其煉製出來了。

「那景顏小兄弟,這法器的檔位又是什麼啊?」融岩撓了撓頭,也插了一嘴,由於身份不高,他還沒有近距離觀察過六階的聖靈器呢。

「三檔分別為聚靈,聚元和偽裝,算是沒有雞肋屬性。」沐景顏微微笑著,眉宇間也溢著點點喜悅之色,沒有雞肋屬性的六階中級聖靈器,就算是在他先前…也可算是排前五的存在。

「什麼叫算是啊,這簡直就是極品嘛。」藍溪聞言輕呼道。

「輔助類修鍊法器最重要的就在於凝聚靈氣和元氣,而且雙檔位的凝聚效果要比單檔位還要強上許多,還加上了特殊技能偽裝,這絕對是六階里極品中的極品啊!」

藍溪越說越興奮,就好像這等強大的法器是他煉製出來的一般。

「這還要多虧了生靈之爐的輔助,不然我也沒辦法煉製成功,只是可惜,最終還是沒能突破榜首,只是達到了持平的狀態,要想脫穎而出,怕並不容易。」

想到銘牌之上與艾莉絲一樣的分數,沐景顏心底也有著隱隱的擔心。 「景顏哥煉製出來的自然是最好的,我倒不相信那叫什麼沈明瑤的女子,能煉製出比景顏哥的靈紋水佩還高級的法寶,她的分數高恐怕也只是因為有其他分數的加分吧。」

藍溪在浮空之地之行中,可算是成了沐景顏的忠實小迷弟,如今,自是無法忍受一個女子竟然會比自己的偶像還要優秀。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溪,莫要固步自封了才是。」

沐景顏見藍溪對他的維護有些失了理性,不由開口提醒著。

「知道了知道了,只是那沈明瑤看上去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吧,怎麼可能煉製出太高階的法器,那樣她得是個多變態的人物。」

藍溪說著知道了,可還是不住地嘟囔著。

他今年都十七歲了,沐景顏的優秀他還能夠接受,可若說那沈明瑤竟能在小小年紀取得那般成就,他是萬萬不信的。

沐景顏見狀也不好多說什麼,小溪的閱歷還是淺了一些,他這種性格,以後說不得要吃虧啊。

「我說,這時間不早了,要不咱們先出去吧。」

融岩見狀摸著頭說道,且不論究竟是誰更加優秀,如今趕快離開這裡才是最為重要的。

「好。」

眾人應聲過後齊齊捏碎了手中的傳送石,這片幽暗空間中瞬間閃現出五道白光。

片刻后,白光消散,幽暗空間再度沉寂了下去。

……

當五道白光出現在會場之上時,這場在浮空之地內的煉器角逐幾乎已經快要拉下帷幕。

天風城內,最後一絲日光也緩緩沒入了地面。

日光隱去,燈光未起,數道光芒幾乎是在瞬間閃了眾人的眼睛。

這些都是壓在最後一刻回來的參賽者,只是有人垂頭喪氣,有人笑逐顏開,看上去拖到最後的結果也是悲喜不一。

令古瓷十分心驚的是,直到現在他還沒有得到皇甫希晨的半點消息,這比賽都到了最後時刻,也不知這四皇子到底如何了。

而且,皇甫希晨身邊那陰鷙男子至今沒有什麼動靜的舉動,也讓他很是疑惑。

重生之萌妻有毒 他自是不知,因為梅老此行有著私慾,便早知會了那陰鷙男子不必插手。

相比起有名無實的四皇子,自是靈王的話更重要一些,即便是對於星月王朝的皇室暗衛而言,也不例外。

不過這梅老早就成了不明力量手中的血屍傀儡,陰鷙男子對梅老的過度信任也是讓他日後後悔不迭。

一聲銅鑼響后,這次浮空之地內的角逐便宣告終結,剩下的就只是統計成績和頒獎的繁瑣事項。

當然,對於一些人而言,也是讓他們最為期待的環節。

有了銘牌,數據統計地很快,本次一共13597參賽,中間退賽與最後完成任務後上交銘牌的有12246人,這也就意味著有351人永遠地留在了浮空之地中。

至於是死亡還是失蹤,則無人知曉。

萬幸的是,這些人中,除了一同消失的皇甫希晨和梅老之外,其餘皆是些平民人家的孩子,不然的話,古瓷愈發怕是無法交代。

但這四皇子的失蹤也始終是件壓在他心底的大事,看來等比賽結束后,他免不得得去求助帝都那人的幫忙。

只是自己的先前所為,是否激怒了那人還未嘗可知。

如今他的處境,還真是十分艱難啊。 在銘牌系統的幫助下,排名很快便有了結果。

融岩和安南安北進入了前五百,這在萬名煉器師的角逐下已然不弱,自是皆喜笑顏開。

藍溪的名次還要靠前一些,竟擠進了前一百,只是看藍溪臉上的鬱悶表情便知,他對自己的名次還是有些不太滿意。

不過他也知道,這次比賽來的都是各地的年少天才。

若不是因為比賽賽制的更改和不明獸潮的出現,以及他們在誤打誤撞之下進入了那神秘的地下空間,恐怕自己單是擠入千名就很是不易。

或許是因為有了過高的期望,才使他心裡有了些許的落差感吧。

除了自己的成績之外,眾人最關心的便是此次煉器大賽的頭名花落誰家。

雖然艾莉絲化名的沈明瑤早已顯示在系統榜首,可艾莉絲提前離開浮空之地,則讓結果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在煉器一途上從來不缺乏天才,絕地反擊雖然少卻並非沒有,因此,對於最終的成績排名,眾人心裡還是十分好奇的。

果不其然,現下煉器師工會就面臨了一個巨大的難題。

在這一次的賽制改革中,竟然出了並列第一的雙黃蛋,使得統計人員都有些面面相覷。

「什麼?並列第一?不是總分一樣的話就看技巧分嗎?連這麼點事都要問我,我還要你們作甚?」

古瓷這邊正在為皇甫希晨的事情頭大呢,此時一聽到統計人員前來稟報比賽結果出了問題,一掌拍在桌子上,語氣中的陰戾直直讓統計人員打了個寒顫。

忽而,他目光微頓,放緩了語氣。

「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你且細細說來,那並列第一又是何人?」

倒不是他轉了性子,而是他忽然想到,之前管家那邊傳來的消息是沈明瑤一直佔據榜首。

如今出現了並列第一,豈不是說有人與那黃毛丫頭比肩了?

難道是皇甫希晨用別的方式出來了?

如果是那樣的話……可就太好了!

若皇甫希晨並未在浮空之地內出事,那麼困擾他許久的難題便自然迎刃而解。

他現在,迫不及待地想要聽到面前來人能帶給自己期待的好消息。

「稟…稟大人,那位於榜首之人,分別是川城藥材商人沈曜之女沈明瑤和……和來自百木城的沐景顏。」

來人顯然還未從先前的畏懼中脫離出來,稟報起來都有些畏畏縮縮的。

他是這月工會裡剛來的新人,原本他還好奇,為何近距離接觸工會裡「大人物」的好機會會落在他頭上。

可當他真正近距離接觸到古瓷后,他才知道為何大家提起這位工會裡的「大人物」,都是一臉的后怕和抗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