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有人又道。

話聽起來,彷彿是在為孟星元打抱不平,但這人話里話外,那譏諷的意味卻是如此地明顯露骨,幾乎不加掩飾。

「是極是極,是騾子是馬,總要拉出來溜溜。具體如何,一查戰功便知!我現在倒是好奇這位孟道友的成績了。一星靈宗,不靠他人,也沒有團隊,卻能從戰場上走下來,這似乎……」一人說著,話到末尾,卻不明言,只是嘿嘿笑了幾聲,徒增人猜想,隱晦意味十足。

「嘿嘿……」

旁人也嘿嘿笑了起來。

一星靈宗,沒有隊友,也沒有外援,卻在一場超級宗師都隕落過不止一位的大戰當中存活了下來,個中緣由,還用細說?

兩個家,逃兵!

在他們想來,這位所謂的「孟道友」,應該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見危險就躲,看到強大凶獸存在就跑的那一類人。

否則,以他一星靈宗的修為,又如何能支撐到現在,還完好無損地回到冒險者公會裡來?!

趨利避害,爽是爽了,也活了下來,但今日,註定他要丟人!

在這些人的料想當中,別說與任風的風神兵團團隊積分相比,拿楚中天團隊的六千五百四十三萬積分來跟他比,都是在欺負他!

「這小子最終所得戰功,不會只是我們的一個零頭吧?孟星元?這個名字,日後恐怕在公會內部要臭了。」眾人心中想道。

「你們!」風小鈴終於擠了進來,站在孟星元身後,目睹這一幕,當即氣急。

她可是親眼目睹過孟星元的變態之處的,

逃兵?那絕不可能!

一旁,宮墨月也是黛眉微皺。

只是她看向孟星元那淡然的身影,不知怎地,芒心頓時安靜了下來。

「逃兵?誰都有可能當逃兵,但這傢伙……」宮墨月的大眼睛瞬間彎起,如月牙,煞是好看。

她可是親眼見識過孟星元的凶暴的!

逃跑?躲藏?怯戰?那怎麼可能!

「說別的都是虛的,公會積分,戰功,才是實打實!」有人嘿嘿陰笑道。

「我現在倒是有些好奇,這位孟道友斬獲幾何了。」

「來來,各位,讓一讓,先讓一讓,讓孟道友先來,今日,咱們來開開眼界!」

「對,開開眼界!」

「哈哈……」

有人帶頭,就有人起鬨。

孟星元漠然,順著分開的人潮,不急不徐,踱步上前。

「喲,這氣度,還真是沉得住氣啊。」

「呵呵,也就是這會了,沉不住氣又能怎樣?一會戰功公布……嘿嘿,那可有的好看了。」

「你們為討好歐陽公子,當眾這樣踩其他人,真的好?」

「也不是我們願意啊,他自已作的,怪誰?!」

說著話,孟星元已經走上高台,將自已的冒險者勳章遞過去,「我要領取戰功,兌換成相應的積分。」

「哦,好的……」

台後女子順手接過,埋頭便要辦理。她很是隨意地掃了孟星元一眼,嘴裡敷衍著,卻是馬上頓住:「是你!」

女子手握孟星元的日耀勳章,就這麼愣住。一臉的驚容,瞪大著眼睛,直勾勾盯著孟星元。

「我們……認識?」孟星元漠然的臉上露出一絲詫異。

他看著眼前女子,劍眉微皺,眸中露出一縷思索,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這名女子。

「我認識你,你是那個『變態』!」女子驚呼,回過神來,嘴裡的話,幾乎是不經過大腦,脫口便說出!

孟星元的臉色,瞬間就黑了!

變……變態?! 看著孟星元黑下來的臉色,女子自覺失言,訕笑兩聲,慌忙擺手要解釋。

這真是失誤。

因為這女子,正是先前負責統計孟星元兇獸擊殺數量的那個女的。

隱藏在背後觀察了他十幾天,這女子無疑是非常了解孟星元的變態之處的。心中對其的定義,也直接從「強者」二字,變成了「變態」。

這會突然見到孟星元,下意識地她就喊了出來。

一下,就顯然尷尬了。

旁邊的人一下笑噴。

歐陽清三人卻是皺起眉頭,看著那女子驚愕的面容,心中隱隱覺得有哪裡不對。

孟星元擺擺手,明顯不想多廢話,直接道:「行了,就當你認識我了,快點吧,將我的戰功兌現,全部兌換成公會積分。」

「好,好的大人……」女子忙不迭點頭。

接過日耀勳章,驗明身份,女子開始忙活,在她身後,是一支龐大的運作團隊,統計,驗明,計算,匯總……井然有序。

照道理說,以人為工具的統計方法,難免會有錯漏。

更何況那是在戰場,獸潮攻城,那是何等浩大且混亂的場面,想做到零誤差,那根本不可能。

不過,冒險者公會的實力,還在所有人的想象之上。

他們的統計隊伍,也各有自已的一套方法。

靈光跳動間,大概小半刻鐘過去,那女子終於折身回來。

手拿著孟星元的勳章,態度更加恭敬,幾乎是雙手捧著,將他的日耀勳章歸還。

「大人,這是您的勳章。」

「嗯。」孟星元點頭接過。

女子繼續道:「大人您一共擊殺妖宗二十三頭,大靈師級凶獸二十一萬五千五百四十三頭,靈師級凶獸四十萬一千四百零三頭,靈師級以下數目太多,難以統計,便按一億戰功統計。摺合公會積分,大概可以兌換六億。」

「您此次所獲的公會積分……」女子艱難地咽了口口水,「總計三十二億七千八百萬。」

「唰!」

整座大殿,剎時間安靜了下來!

空氣都凝固了!

所有人在這一刻,盡皆默然,啞然,神情獃滯,兩眼發直,連本能的呼吸都忘了。

「多……多少來著?!」

半晌,終於有人回過神來,卻是表情崩潰,語氣震撼地開口道。

「三……三十二億七千八百萬?!我沒有聽錯?!是……三十二億?!」

「我腦袋有點蒙……是不是我剛剛耳朵出現幻覺了?是,是三十二億,不是三十二萬?!」

事實上,在女子說出擊殺數目的時候,所有人就已經蒙了。

妖宗……二十三頭?!

別看在場的,大多都是一個大團的團長,副團長之流,每一位,都至少是靈宗級別的修為,但同在宗師級,人族的宗師,跟妖族,獸族的宗師,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同等的境界,獸族妖宗,絕對可以虐殺人族的靈宗。這不僅僅是因為身體緣故,更因為血脈的關係!

哪怕再不願意承認,獸族宗師級比人族強,甚至是強上數倍,這都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想打退一頭妖宗,都是千難萬難的事情。擊殺?那簡直就是做夢!

能修鍊到靈宗之境的,不可否認,每一位靈宗都應該是天縱奇才,資質不凡,而且手段,壓箱底的招式,底牌,那也絕對少不了。

活到他們這個層次,即便不是千年老怪物,也至少是活過百年了。

而像楚中天,歐陽清這種,就更了不得了。背後靠著大勢力,還怕得不到什麼寶貝,沒什麼特殊手段?!

但跟妖宗們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太遠。

血脈這種力量,根本不是普通人類可以想象的。

無論是生而為妖的妖宗也好,還是那些後天蛻變,擁有了智慧,擁有了血脈力量的妖宗獸王,沒有一個是人族靈宗可以輕鬆對付的。

獸族的平均實力,不是比人族強,而是強得多!

楚中天之所以能獵取到整整六千多萬的公會積分,他擊殺的唯一那頭妖宗獸王,出了很大的力!

當然,這頭獸王如何擊殺,很值得商榷。至少,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以他的修為,想擊殺掉一頭獸王,無論這頭獸王是否是剛剛突破妖宗之境,也絕不可能做到。

鑒於他的身份背景,眾人沒有出聲質疑,反而是為其大唱頌歌。

因為即便有人幫忙,能被公眾的情報認可,將擊殺歸為楚中天的功勞,這本身就是一種強大的證明。

楚中天能在這麼多前輩高人面前高高地抬起頭,得意滿滿,很大原因,也是因為這頭妖宗獸王!

然而……

他那還只是一頭,孟星元這邊,是整整二十三頭!

二十三頭的妖宗!

瘋了?!

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不少人下意識地馬上便要質疑。

只是後面那女子公布出來的數據,更加震撼!

大靈師級凶獸二十一萬五千五百四十三頭?

二十一萬?!

靈師級凶獸四十萬一千四百零三頭?

四……四十萬起底?!

靈師級以下,還因為數目太多,難以統計,直接被折算成一億戰功?摺合成公會積分,可以兌換到整整六億的公眾積分?!

再聽到後面那個以「億」計的數字,所有人,都瘋了!

「轟!」

腦海彷彿有一座火山在噴發,咆哮。這些團長們,此刻眼睛都快瞪了出來!

一股熱血從腳底板直衝天靈穴,直衝頭骨蓋,這一刻,所有人的腦漿都要沸騰了!

「這怎麼可能!」

歐陽清第一個喊了出來。

他先前,還等著看孟星元的笑話,也把話說得太滿,哪成想這成績一出來,反倒是他自已成了笑話。

這一巴掌來得太快,也太迅猛,太突然,突然到讓他直接喪失了理智。

「這一定是假的!三十二億?你怎麼不幹脆點,直接說一百億?如今戰功排行第一的天鷹團,團長鷹天狂鷹老帶領的整支團隊,所獲還不過六億出頭。三十二億?那整整是五倍之數!難不成這小子一人可以頂鷹老,整個天鷹團的五倍?假的!這一定是假!」 「三十二億?你怎麼不幹脆點,直接說一百億?如今戰功排行第一的天鷹團,團長鷹天狂鷹老帶領的整支團隊,所獲還不過六億出頭。三十二億?那整整是五倍之數!難不成這小子一人可以頂鷹老,整個天鷹團的五倍?假的!這一定是假!」

歐陽清面紅耳赤,極力地反駁著。

其他人反應過來,也馬上質疑。

「三十二億?我沒聽岔吧?!天鷹團鷹老他們的五倍?五倍還多出來兩億?!」

「瘋了!這冒險者公會的統計人員,肯定是瘋了!這麼離譜的數字都說得出來,這不是瘋了還能是什麼?!」

「孟星元……孟星元……這怎麼可能,一個今天才聽說過的名字,擁有可以比肩靈尊級大能者的實力?妖宗二十三頭,大靈師級凶獸二十一萬五千五百四十三頭,靈師級凶獸四十萬一千四百零三頭,靈師級以下數目太多,難以統計……也只有那些靈尊前輩們,才有可能做到吧?一個一星靈宗,這哪裡有可能!」

「會長!快請會長出來!你們的統計系統出現了問題,快讓人來處理!三十二億的公會積分,不能便宜了這個小子啊!」

「對啊,快讓人出來處理。統計出了問題,這數據,絕對不能作數!」

「快看著那個叫孟星元的小子,別讓他跑了!三十二億,可不能便宜了他……」

整座大殿,一下轟然炸開。

呼喊聲音如若風暴狂潮,一浪高過一浪,引起巨大震動。

最終,一位公會的大人物降臨。明白始末,驗證一番,卻是馬上離去。

因為,數據根本無誤!

「無……無誤?!」

要求重查的眾人傻眼,不敢相信這一消息。

「無誤?那豈不是說……這數據是真實的?這個叫孟星元的小子,他真的斬獲了三十二億的公會積分?!」

許久許久,眾人依舊是回不過神來,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最終,千言萬語,化作了一句話。

「我……我艹!」

「這怎麼可能!」楚中天此刻的臉色,跟吃了死孩子一樣難看,「三十二億,都是他自已賺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