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大千宗就將第一輪排名賽定在三十六個時辰。

最為可怖的是,在這三十六個時辰內,所有參與者都不會休息,除非自甘落於人后。

而且,和淘汰賽一些規則一樣,凡是參與者在這三十六個時辰內都不得服用任何丹藥,如果被發現違反規定的話,那麼直接清除所有積分,判為淘汰。

所以,對於所有參與者來說,排名賽不但考驗他們的爆發力,也在考驗他們的持續力和恢復能力。

第二天,戰羽來到演武場。

在眾人畏懼的目光下,他走到簽筒前,伸手從裡面抽出了一根簽,只見上面寫著個三號,意思就是,他被分到了三組。

許久之後,三百多人才一一抽籤,然後分配開來。

最後,戰羽所在的小組裡面一共有九十二人。

接下來,他們就來到了第二十三號擂台。

兩個監事長老不屑的看了戰羽一眼,說道:「好了,小組排名賽即將開始,當我點燃那柱香之後,你們就可以登台了!」

聞言,眾人朝著不遠處看去,只見那裡放著一尊大鼎,大鼎裡面插著一根巨大的紫雲香。

隨後,一個監事長老便走到大鼎旁,點燃了紫雲香。

另一個監事長老宣佈道:「排名賽開始,此香可以燃燒三十六個時辰,燒盡之後比試就正式結束!」

寵妻有癮:總裁請吃藥 說完,兩個長老便坐到了擂台旁。

此時,擂台下,九十一個大千宗弟子竟然齊刷刷的都將目光聚焦在了戰羽身上。

戰羽滿臉無奈,笑道:「沒人上?那我就不客氣了!」

其他人都點了點頭。

戰羽便慢悠悠的走上了擂台,可是許久之後,竟然不見有人上來挑戰。

看到這一幕,兩個監事長老的面色已經陰沉到了極點,看到一個外人在大千宗耀武揚威,他們的老臉都在發燙。

不只他們,就連多數圍觀者也都憤怒不已,紛紛對擂台下的九十一人喝罵,當真是怒其不爭。 看到群情激奮,戰羽暗覺可笑,向下方喊道:「沒人來嗎?沒人挑戰的話你們就直接認輸算了,這樣我可以直接成為三組第一名,你們也少了個對手不是?」

他算是為眾人指了一條明路。

而下面的九十一人正好就是這個意思,但他們又害怕被長老責備,所以一直在踟躕,無人敢出頭。

可是,聽到戰羽的話后,那兩個監事長老卻不幹了,他們兩人在眾多觀眾的喧囂聲中站立而起,指著那九十一個大千宗弟子厲聲呵斥。

「你們這群小兔崽子,真是窩囊廢!同樣是人,你們為什麼要怕他?上啊,車輪戰都打不過他?」

堂堂長老都拉下面子說出了車輪戰』這種話,可見他們當真已經被氣的不輕。

聞言,那九十一人集體哀嚎,紛紛在心裡暗罵:「這兩個老東西是真沒有親眼見過戰羽有多變態啊,這不是要坑死我們嗎?」

這一刻,所有人都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局面。

無論監事長老怎麼罵,他們就是低著頭,一聲不吭,誰都不願意拿自己的前程開玩笑。

而兩位監事長老也是執拗,罵累了便坐在那裡,眯著眼睛,死活不宣布戰羽直接晉級。

時間久了,戰羽也盤膝坐在了擂台上,而那九十一人同樣坐在擂台下。

四周的觀眾全都傻眼,誰都沒想到竟然是這種啼笑皆非的場面。

「瑪的,一群沒出息的東西!」有人大聲怒罵。

「丟盡了我們大千宗的臉面!」

……

……

那九十一人對這些只會說風涼話話的人充滿了鄙夷。

「瑪的,一群連參賽資格都沒有的人也好意思罵我們?你們厲害你們也不上啊……」其中一人低聲回應。

當然,他的話只有身邊的幾個人能夠聽見。

時間一點點過去,紫雲香越來越短。

眾圍觀者罵累了,覺得索然無味,全都跑到了其他演武場。

很快,日落西山,夜幕降臨。

演武場周圍到處都是火把,將天地間照的通明。

此時,其他擂台上下都是熱火朝天,只有戰羽所在的地方清凈無比。

兩個監事長老相互看了一眼,恨恨的對著下方九十一個大千宗弟子喝道:「你們就在那裡耗著吧,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最後便將你們全都淘汰!」

聽聞此話,眾人紛紛低語。

「長老肯定是在嚇唬我們,我就不相信他們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們這麼多人被淘汰!」

「是啊,更何況咱們組還有兩名長老親傳弟子,那兩個監事長老肯定不會為難他們的。」

隨後,眾人就拿定了注意,不論監事長老怎麼威脅,怎麼誘惑,他們就是不上台。

就這樣,他們三方又開始耗時間。

無趣的鬥爭再次繼續。

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眼看一炷香已經燒了一半,可擂台下的九十一個人依舊毫無動靜。

兩個監事長老終於著急了。

只見其中一人想了想,便開口說道:「排名賽並未規定你們不能一起上啊!」

聞言,九十一人愣了一下,有人滿臉疑問,道:「還有這種事情?」

他們相互看了一眼,頓時有些意動了。

「瑪的,咱們一個個上肯定不是戰羽的對手,但是一起上,我就不信打不過他!」有人惡狠狠的說道。

此刻,戰羽滿腦門黑線,他覺得這兩個長老太不是東西了,為了把他淘汰,竟然什麼卑鄙招數都能用的出來。

就在這時,他突然看見,一直坐在擂台下的九十一人站了起來,一個個摩拳擦掌,朝著擂台走來。

此刻,一些觀眾注意到了這裡的動靜,紛紛大呼小叫的跑了過來,很快,擂台周圍又是人滿為患。

「卧槽,九十一對一啊!這……」有些人震驚無比,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瑪的,這群沒出息的,憋了一天多,竟憋出了個這麼沒出息的辦法,還不如直接宣布戰羽勝利呢!」

「很明顯,兩位長老是想要將戰羽直接淘汰出局啊!」

「嗯,想讓他出局,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他打殘,甚至廢了,至少在剩下的十幾個時辰內不能再有戰鬥力!」

「可惜啊,一個強者即將隕落了!」

「你們有沒有想過,萬一這九十一個大千宗弟子被戰羽打敗呢?」一個低矮男子轉了轉眼珠子說道。

聞言,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惡狠狠的對著他罵道:「放屁呢你?這九十一個人都是我們大千宗在分神境前期這個階層裡面最精銳的弟子,怎麼會同時被一個人打敗?」

低矮男子訕笑道:「各位大哥,我錯了,我腦子有問題,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

就在他們談論之際,那九十一人已經將戰羽圍了起來。

要知道,擂台很大,別說容納一百人了,就是三百人也能同時施展開來。

「嘿嘿嘿~幻霄派的餘孽,這次就別怪我們狠辣無情了,長老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將你淘汰,看明白了嗎?」一個面白如紙的男子怪笑道。

「你現在認輸,直接退出比試的話,我們可以饒你一次,怎麼樣?」有人提議道。

戰羽冷笑,搖了搖頭,說道:「儘管來吧,只希望你們使出全力,不然會更加丟人!」

「猖狂!」聞言,大千宗眾弟子皆怒,紛紛喝道。

就在這時,一個站在戰羽身後的高大男子突然沉聲喝道:「殺!」

只見他甩動手中的大斧,直接施展最強的招式砍了下去。

頃刻間,一道巨大斧影攜著令人心悸的威力猛然斬下。

與此同時,圍在戰羽周圍的大千宗弟子紛紛祭出兵器,隔著很遠的距離就施展出了至強的攻擊力。

這一刻,所有人都能看見,擂台上刀影翻騰,劍光紛飛,十八般兵器之影紛紛顯現。

頃刻間,它們就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眼看就要將戰羽轟殺。

擂台四周一片歡呼。

「變態終於要死了!」

「惡魔終於要伏誅了!」

「幻霄派惡賊終於要含恨而終了!」

……

……

眾圍觀者的眼中似乎已經出現了戰羽被斬殺成渣的景象。

可是,接下來的畫面卻出乎意料,讓他們徹底崩潰,連認知都瞬間坍塌。

只見戰羽一聲冷哼,立刻運轉黃級戰技裂岩掌。

他將真力運轉到極致,一掌擊出,百掌相隨,短短的剎那間就打出了足足千掌。

在場之人,沒有幾個能夠看清楚他是怎麼做到的。

兩個監事長老暗呼不好,他們覺得事情似乎完全脫離了設計的軌道。

此時,只見千重掌影自戰羽身邊迸發而出,直接轟向了九十一個人大千宗弟子。

頓時,狂風呼嘯,氣勁磅礴,一股股亂流在擂台上涌動,讓人如同置身於萬丈深淵之中,被深深的恐懼完全籠罩。

『轟轟轟~』

只見掌影猶如海浪般,全都轟在了九十一個對手身上。

此時此刻,九十一道慘叫聲接連響起,讓人震驚,令人發懵。

鮮血從他們口中狂涌而出,竟在空中匯聚成了一片血幕,在落日的餘暉下,顯得是那麼的猩紅妖艷。

此時,擂台四周一片寂靜。

眾圍觀者腦海中儘是空白,甚至有人直到現在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風,蕭瑟。

吹動的是無盡的悲涼。

只見九十一具殘軀像是炮彈一樣,從擂台上倒飛而出,重重的砸在了眾多圍觀者身上。

頓時,圍觀者也被殃及,摔倒了一片。

慘!慘!慘!

有些圍觀者甚至失聲痛哭,因為他們的信念徹底崩塌了。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九十一個精英都打不過一個外人?」有人垂淚。

「難道這預示著大千宗即將走入落寞嗎?」有人失音。

此刻,那九十一個人全都身受重傷,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儼然是無法再戰了。

而戰羽為了避免太過驚世駭俗,並未將那九十一人的余招轟散,而是撐開防禦戰機,硬生生的扛了下來。

此刻,他也是遍體鱗傷,口鼻溢血。

不過,這些都只是做給外人看的而已,實際上他受的只是皮外傷,根本沒有什麼大礙。

只見他半跪在地上,氣喘吁吁,直翻白眼,似乎就要死了一樣。

「幸好那個變態也受了傷,不然就真的沒有天理了!」有人看到了戰羽的慘樣,恨恨的說道。

而剛才那個說戰羽可能會打敗九十一個大千宗精英的低矮男子徹底傻眼,連忙轉身溜走,害怕被身邊眾人當成烏鴉活活打死。

這一刻,兩個監事長老徹底傻眼,他們原本憋了壞招,想要將戰羽廢掉。

可沒想到竟會是這種結局,眼看九十一個精英幾乎已經不可能繼續接下來的戰鬥了,他們的一顆心頓時冰涼無比。

「為什麼會這樣?」一個監事長老喃喃自語。

另一人狀若瘋狂,站立而起,對著戰羽吼道:「你這小畜生作弊,我要將你驅逐出演武場,廢除比試資格!」 聞言,戰羽當真是憤怒無比,大千宗的這些長老都太不是東西了。

「這位長老,你那氣急敗壞的樣子當真可笑!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我作弊了?」他輕叱一聲,厲聲問道。

那名口口聲聲要廢除戰羽參賽資格的監事長老不屑的呵斥道:「你一個分神境初期小修士,怎麼可能同時擊敗九十一名同境界的精英弟子?沒有作弊,說出去誰會相信?」

聞言,下方眾圍觀者也紛紛吼道:「就是啊,你一個小修者憑什麼能夠做到這些?」

質疑之聲不時響起。

「而且你也是在不久之前才覺醒的靈脈之力,況且你的靈脈連品階都沒有,憑什麼能夠擊敗我們大千宗的精銳弟子?」有人高聲喊道,直接將戰羽的老底揭了出來。

聽到這句話,現場一片嘩然。

要知道,雖然有很多新進弟子已經得知戰羽身具『無品靈脈』,但還有更多人並不知道這些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